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黄宾虹凭什么说“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

2018/1/14 8:06:55 来源:心一文化传媒 []

夏清鎏 70cmx128cm

黄宾虹凭什么说“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

知道有诗和远方,但先要在残酷的生存竞争里活下去,修学无余暇。黄宾虹凭什么说“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几千年书画流派纷呈、大师林立、图式无穷,吾辈如何进山探得宝,出山立门户,任苦学也无望。

放眼不少价高卖得俏的书画家,赖主流名位靠机构运作凭一招鲜吃遍天,一生研学又如何?

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有着“北齐南黄”的说法。“北齐”指的就是以画虾闻名于世的巨匠齐白石,而“南黄”指的就是山水画大师黄宾虹。有人说,“齐白石是建了一堵墙,把很多人挡在外面;而黄宾虹则是开了一条路,让很多人能走进来”。

生活照

△ 黄宾虹40岁时

△ 与北京新闻记者

△ 南社第一次雅集合影

△ 1954年,摄于杭州灵隐寺

△ 20世纪50年代作画于杭州

△ 1932年与友人摄于四川

△ 1941年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馆第一次毕业合影

△ 1947年与友人摄于北京

远远地看着或想着宾老的书画、宾老的身影,现今之辈与他遥相比对,一些人太懒惰太圆滑太愚笨,所以画难出彩,更难画出无愧于时代审美的名作。

一生的艺术之路,注定是孤独的

熟悉黄宾虹山水画的人都知道,最初他的山水被称为“白宾虹时期”,似乎在黄宾虹看来,中国的山水画并不需要太多的颜色,“黑”与“白”是他作品中最主要的颜色,而“黑”是中国画中的一个修养,是积墨而成的,一般积三遍墨即“死”,但黄宾虹能积十遍还看得到纸纹,后来画坛上有人戏称他为“黑宾虹”。

曾经,黄宾虹与父亲开办过一间制墨作坊,一边制模一边研究墨史,慢慢了解了各种墨的特点,也许是因为这段经历,使得黄宾虹对墨的用法了如指掌,以至于晚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原文huijindi.com

在今天看来,很多黄宾虹的佳作都被奉为精品,但在当时却并没有得到画界的认可,一般人都不理解而且看不懂。当人人都在讨论改革艺术之风,黄宾虹却被看作是食古不化的代表。

黄宾虹一生的艺术之路注定是孤独的,他对中国绘画的独特理解,其实是按照自己愿望去做的。同时代的人不一定能够理解和接受。所以好像是注定一批艺术的创新者和开拓者生前必然是孤独的。

1890年,他27岁,在安徽歙县,上马驰山野,下马勤习画。一次到达洪村,他借到一幅元代画作,带回家临摹,骑马疾驰过潭渡桥时,因赶路心急,猛冲到桥头一家小屋,人马俱伤,仍坚持三天将画临完,及时如期归回人家。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这种学习态度,放到如今的世道,科技网络时代,有如此多的学习资源,却无人问津,是何等悲哀啊!

1910年黄宾虹移居上海,成为一家古玩店老板,有次家中被盗,收藏的最心爱的古印一夜间没了,让他的古玩店元气大伤,这对他打击很大。

不久,黄宾虹有了隐士之心回到了安徽,或许世外隐居是他内心真正向往的生活。黄宾虹变卖了家产,无声无息地回到安徽,在贵池的池阳湖边买了几亩水田,过起了世外隐居的生活。此时,他的画作中的笔墨开始变得浓重了。

这一时期他的绘画笔墨开始变为黑而密的积墨,彻底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很少有人喜欢,黄宾虹对于绘画的研究也渐渐游离于时代之外。但好景不长,两年后一场洪水打碎了他的归隐梦,对于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来说已算是十分残酷了。

黄宾虹当时面临的是艺术上无人认可,归隐的愿望又毁于天灾,生活四处漂泊。汇金地从少年学画到人生沉浮,从满腔热血到心静如水。在60年生命中黄宾虹真正体会了什么叫世事沧桑。

如果看他不同时期的作品会发现,早期清新淡雅的笔墨已无法表达他的心境,仿佛只有浓黑厚重的笔墨才能完全表达他的感情。但从某种意义上看,黄宾虹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幸却是他艺术上的大幸。

“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

此后黄宾虹开始四处讲学。1933年春天,70岁的黄宾虹只身一人来到四川清城山,四川的青城山,是中国的道教名山。山间林木青翠,诸峰环峙,丹梯千级,曲径通幽,素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自古就是文人墨客长留之地。推荐huijindi.com

当他走到半山腰时,突然下起了小雨,山间烟雨蒙蒙,远处的峰峦时隐时现。这种神奇的自然景象,让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黄宾虹心头为之一动,就在这一瞬间,他仿佛悟到了什么,于是他不顾浑身湿透,忘情地攀登浏览。

这天晚上,回到成都的黄宾虹,一进宿舍就拿起了画笔,一口气画了十几幅《青城烟雨图》。

这些画,就是那个晚上,黄宾虹心中的青城山。他用浓淡干湿的笔墨,将青城山烟雨蒙蒙、清幽湿润的意境描绘得淋漓尽致。

随后,他在寄给友人的信中写到:“坐山中三移时,千条飞泉令我恍悟,若雨淋墙头,干而润,润而见骨,墨不碍色、色不碍墨也。”此后,他称自己的这种山水为“雨淋墙头”。推荐huijindi.com

正是清城山给了黄宾虹超乎想象的内心自由,同时,他找到了中国绘画的自由,可以说是他的审美和清城山本身特征不谋而合地融在了一起。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他与一些日本画家互相通信、赠画。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他被困北平城,日伪邀任伪职婉拒不就,庆贺八十大寿老人不出席,甚至日本著名画家委托日本画家专程来探望,坚拒不见,并说:“私人交情再好,没有国家的事情大”。

1938年起,所有书画题款皆署予向,不再使用宾虹之名,直到抗战胜利后,重新启用宾虹名字题款,一直用至生命尽头。宾虹之名,自1912年起到1938年已用二十六年,而日本侵华的这整整八年,被他自我封存了。

之后黄宾虹回到了上海,已到古稀之年的黄宾虹意外地收到了北平古物陈列所和北平艺专的邀请,初到北平,黄宾虹沉浸在喜悦中,与上海相比,或许只有北平才能让他的艺术之路不再孤独。

但此后,北平沦陷,北平艺专被迫停课,这一时期,黄宾虹对自己多年的创作进行了深入地思考。虽鲜有人认同其美学价值,识者廖廖无几,他依然故我探索画道,与古籍、画笔为伴,深入梳理总结出数十年创作心得“五笔七墨”。

经历动荡之后,黄宾虹开始在北平古物陈列所讲课了。此时北平的画家还是不接受他的绘画,嘲笑黄宾虹的山水画为“漆黑一团的穷山水”。当初对北平的向往和理想再次受到打击。黄宾虹在北平没有任何根基,生活也很拮据,而他从不愿意以卖画为生,话说回来,就算出于无奈要去卖画也没人欣赏。

艺术上隔阂使得晚年的黄宾虹在北平倍感孤独,对于北平这座城市他已没有太多的奢望。两年后,1948年,85岁的黄宾虹突然收到了国立杭州艺专的邀请。现在杭州西湖栖霞岭31号的黄宾虹纪念馆成为了黄宾虹人生中最后一个居所。来到杭州后,黄宾虹心境从来没有这样安然。

1952年,年近90岁的黄宾虹得了白内障,对于一个画家来说,视力受到影响意味着艺术生涯也就差不多了,但黄宾虹还在借助放大镜画画。

在常人看来,眼睛看不清东西了,近乎是一种乱画状态。但黄宾虹就是用心在画,把自己山水画重新带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纵观黄宾虹的一生,他从事过很多职业,官吏、鉴定家、报社编辑、古董店商人等,尽管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过绘画,但是他从未做过职业画家,甚至从不出售自己的画作,他并不在意市面上流行的绘画风格。可以说黄宾虹的这条绘画道路是独一无二的。

在黄宾虹生命弥留之际,曾对身边的亲人说过,“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你们看着吧。”自黄宾虹1955年去世到2005年,正好50年,2005年以后,中国在艺术品市场中黄宾虹的拍卖纪录不断被刷新,当年黄宾虹那句话果然没错。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绝望游戏》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绝望游戏》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绝望游戏第19章解救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手机里小恶魔发来的信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廖智真的是小恶魔?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可是,班里的同学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愤怒的举着手里的武器,冲着廖智喊道:“曹尼玛的小恶魔,老子总算找到你了,今天你他么别想活着走出教室!”“折磨了我们这么久,我就算是坐牢,也要砍死你!”“对!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大家一起杀了他,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红包微信群了!”随着大家逐渐高涨的情绪,廖智越来越害怕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十九章福曌少年明月摇头,然后又点头,然后头更低了。“你摇头又点头是何意?”“明月不大会说话,不知道主子想听什么答案,怕惹怒主子。”楚子晏无奈一笑,咳了咳:“你就说你心里的答案。”明月抓了抓头,装傻。楚子晏:“那换个说法,如果以后让你经常来陪本王说话,你可愿意。”“愿意啊!”赵明月脱口而出,看楚子晏吃惊,他又低下头来,“小的不该说愿意吗?”“那倒不是,只不过……”他静静的望着她,声音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019你们俩认识啊?跟凤姐交代了一声后,我连忙去更衣室将工作服换了下来。为了防止在路上碰到孟岐,我还特意走楼梯离开。而今天的事情,也让我意识到,虽然在会所上班,可以让我赚到比在其他地方更多的钱,但我不可能永远待在这儿。我碰到孟岐的事情,绝对不会只是一次个例。今天晚上我能躲过去,但要是第二次、第三次,我还能每次都躲过去吗?饶是生活在北京这个城市,最可怕的东西不是空气污染,不是三环四环五环的堵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玲珑璞玉重生妃第十九章主子有请玉清落顿觉无趣,不管是这丫头还是乌冬,两人都是生手,做了坏事也不知道好好的掩饰掩饰。这样明显的陷害,沈鹰和闻天这两个精明的男人,肯定是看出端倪的了。接下来,估计已经用不着她了。果然,那小丫头细微的动作,立刻惹得闻天脸色铁青,他豁然抬头看向乌冬,沉声问,“这事和你有关?”“闻天,你什么意思?”乌冬冷笑连连,“你的意思是,彭应身上的毒是我下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呵,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018章再起事端“小姐,小姐,该喝药了。”绿晴端着熬好的药走了进来,红锦将洛无忧从床上扶了起来。黑乎乎的汤药,闻之令人几欲作呕,洛无忧闻着那味道,眉也未皱,仰头咕嘟咕嘟全都灌了下去。“小姐快含颗蜜钱。”“不用了,绿晴,你去娘那边看看,吩咐下去,谁都不许乱嚼舌根,否则我打烂她的嘴。”“是,小姐。”绿晴看了看洛无忧,微微犹豫一下,这才转身,临到门口,复杂的看了一眼洛无忧,微微咬唇,反手替二人将门关了起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19章:他的兴趣龙乐乐还在努力的拿着毛巾,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身旁的男人在盯着她。而且,他的手也慢慢伸了过来。当指尖触碰到她的肌肤。龙乐乐猛地低头:“你干嘛?”他该不会又要使坏,把她拉到水里去吧?刚想着,端木爵的手已经环绕上了她的蛮腰,使劲将她搂了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乐乐身体僵住了……坐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的抓着浴池边缘,试图从他的双腿上离开。而他却死死的搂住她的腰身,偏偏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第19章经不起她如此轻手一拨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尴尬。“你的手,好冰。”晓楠红着脸,低声说话,试图想要缓解这份尴尬。“嗯。”生涩的景医生沉声应了一句,根本不敢再去多看她一眼,手有些僵硬的在她暖暖的衣服底下蠕动着,尽可能的不去碰她那丝滑如雪的肌肤。…………尴尬窘迫的检查,终于结束。“你的心跳频率有些不正常,速度过快,你还是花钱再好好检查一遍吧。”景医生收起听诊器,宣布检查结果。“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强宠乖乖小萌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强宠乖乖小萌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强宠乖乖小萌妻第19章愠怒这是一间并不大的寝室。里面有一张标准的双人床和一台电视。小星看到里面摆着许多秦骏的私人用品。这应该是他临时休息的地方。小星爬上了那铺着洁白的床单的床,侧身躺下后,鼻端就闻到了枕头上残留的秦骏的气息。小星拉过被子盖好,闭上了眼睛。今天,她确实有些累了!当小星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被子被人撩起。接着闭着眼睛的她就被拽了起来。“快起来!”头顶上传来了秦骏的声音。“让我再睡一会儿!”小星眼皮没抬起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之深感天意》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之深感天意》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之深感天意第19章谈判第19章我铁了心装傻到底,我看着陈总你正了神色,我说,“陈总,你说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整我,搞出来这些事,也戏耍了陈总您。”海栋集团的董事长,54岁坐到这个位置也不是没脑子的,他听了我的话面色一顿,“你是什么意思?”他还保持着抓着我的头发的动作,但是力道却小了很多,我小心的把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拿出来,后退一步,抬起头来看着陈总,不卑不亢的开口,“陈总,那天在休息室,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妻会上瘾》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妻会上瘾》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妻会上瘾第19章苏美茹探病叶晓晓和沈晨峰吃完午饭后回了病房。沈晨峰给李美凤又检查了下,说她恢复的很好,好好调养身体,以后注意饮食,过段时间就能出院。叶晓晓总算是松了口气,“谢谢你啊,晨峰,有你在,我就放心了。”病房外传来脚步声和争吵声。“对不起,这是特护病房,没有得到允许,你不能进去!”“什么特护病房?我来看看病人,还得审批吗?知道我是谁吗?”“不管是谁,都不能随便进去!”叶晓晓听出来了,这声音是苏美茹的!她来做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