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有本诗集这样写白水,你可知道?

2018/1/14 20:50:55 来源:爱白水 []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是以诗歌的名义,说明huijindi.com从古城长安集体出发!

我首先庆祝《长安风诗歌十人选》正式出版,这些小众的诗歌,能有四次精彩的结集出行,让人心生温暖。这必须感谢以“诗歌义工”自称的诗人何超锋的热情和执念。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是结集,是记录,也是留念;是激励,是碰撞,也是再度出发。因其小众,有本诗集这样写白水,你可知道?编辑部也不会有很多印制。1000本书,被十个诗人每人最多100本瓜分,留在市场上的就算凤毛麟角。

庆幸的是第三次、第四次结集,均有白水籍诗人入选。2017年初第三部出版,白水籍诗人段遥亭入选。2018年初第四部出版,白水籍诗人郭学谦入选。

白水诗人如何写白水,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你可知道?

让我们一起走进新入选的郭学谦的诗歌。

他的诗歌的特点是这样的——

郭学谦笔中的白水:

——选自《这个夏天没有水》,这但愿成为永久的记忆,在2017年暑期,一个以水命名的县城,却没有水,你经历过吗?

——选自《当我孤独而逝》,诗人以爱的口吻,化身为槐树,几千年的生长与折磨。我们不得不承认思念与孤独是一种存在的理由,网站huijindi.com此消彼长,才得如此盛状。

——选自《麦子熟了》,展现了淳朴、伟大、勤劳的白水人民的生存状态,只是一帧画面就将一种生存状态展现无遗。

——选自《一个诗人搅动一个民族的狂欢》一诗,他说林皋湖就是白水的汨罗江,而这样的山水,必然要锻造几个诗人。诗歌一旦成型,却有着别样的存在?

——选自《水声》,有本诗集这样写白水,你可知道?你听过一个叫“腰家河”的地方吗?这条河流温柔静默,确是中国万千河流的一支。

——选自《五一,白水刮了一场风》,这样的风创造了北国风光,那么洒脱自如,那么信誓旦旦,你可曾亲历过?

——选自《光影里的农村》,据说这首诗写于脱贫攻坚的途中,听听这些回响,或许能够揭示一些脱贫的密码。网站huijindi.com

——选自《早春,秋末白水有一片 别样的风景》,纵目的朋友看过来,你可还记得这种风光?白水的包容美丽,潜力魅力一览无余!

……

不再在一一赘述!

对于白水人来说,这本书,您确实值得拥有。

郭学谦说,诗歌太过小众,大多人并不喜欢阅读,所以只能给喜欢的人。

一是赠予痴情诗歌的文人。

二是送给经常为《四圣文学馆》中的文章转发点赞赞赏的朋友。

三是卖给愿意留存的读者(仅有30本)。

前两者均可于上班期间,到郭学谦工作的办公室领取。第三种添加微信号购买,每本定价36元,邮寄46元。汇金地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好友,微信红包购买。

愿您诗意般地栖息!欢迎关注四圣文学馆!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豪门老公深爱33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老公深爱33天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豪门老公深爱33天目录预览:第1章逃婚第2章感觉还不错第3章变被动为主动第4章假扮女朋友第1章逃婚一辆黑色的奔驰在Q市的马路上急驰着,俞晓看着窗外不停闪过的城市风景,一脸的郁闷。挣扎了两个月的时间,哭过,闹过,跑过,可她终究没有逃过这一劫。想着一会儿见面之后,就要跟那个从未谋面的男人去领结婚证,心里就泛起无尽的哀伤,为自己,也为罗毅。手上突然传来一阵震动,俞晓低头,是手机短信,罗毅发来的。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母亲,俞晓轻点开了信息

  • 有生之年,在劫难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有生之年,在劫难逃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有生之年,在劫难逃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要动,求你了第二章:计划提前第三章:失去生育能力第四章:脖子上的吻痕第一章:不要动,求你了新婚夜,即使已经天黑了,陆家庭院里还是热闹依旧。宾客还对新郎官不依不饶,一副非要把他喝倒的架势……而婚房里,她姣好的身体只穿着露骨情趣内衣,那是她最好的闺蜜特意给她从国外带来的,而此刻……享用的人却不是陆赫原。“喜欢我从后面进入你吗……”男人的声音低沉,魅惑,薄唇微微勾起,让自己的气息轻轻的传递到她的耳垂上。

  • 一夜相思絮满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夜相思絮满城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一夜相思絮满城目录预览:001捉奸在床002毁容003好大一朵白莲花004她不可以睡我的床001捉奸在床“贱人!”陆采薇在睡梦中被人狠实地一记耳光掴到地上,她捂着被打痛的左脸抬头,正对上丈夫顾东城愤怒的眼睛。“东城?”她有些发懵地看着他,又问:“我怎么了?”“陆采薇,看看你干的好事,居然还有脸问我怎么了?”顾东城指着床的方向,眼里杀气腾腾。陆采薇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才见原本自己躺的床上,居然还有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看到此时情景正吓得浑身哆嗦

  • 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目录预览:第1章未来老公是渣男?第2章把脏手拿开!第3章凭什么娶你?第4章毫不怜香惜玉第1章未来老公是渣男?叶歆婷掏出钥匙才发现,门没锁,是虚掩着的。忽然,一声甜腻夹杂着暧昧的呼唤钻入她的耳朵。“赫……”“赫,让我帮你吻干,好吗?”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叶歆婷轻轻推开了门。就在玄关不远处,一个男人斜对着她站着,抬眸刚刚好能看见男人精壮的胸膛上,红酒正在诱人的滑落。已然衣衫不整的红衣女郎,一手端着红酒

  • 青隽寂凉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青隽寂凉城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青隽寂凉城目录预览:第1章她若醒不过来,你便只能给她陪葬第2章自然是让你受一遍瓷儿之前所承受的第3章把她拖进那条黑巷子第4章池隽,瓷儿受过的,我替她一寸一寸讨回来第1章她若醒不过来,你便只能给她陪葬医院里,白色的灯光很亮,打在同样白色的墙壁上徒然生出一种冷凉的错觉。身材姣好的女人穿着一袭明艳的红色长裙,海藻般的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纤弱的肩头,精致的过分的脸蛋上描绘着一种浸在骨子里的骄傲,站的笔直的脊背彰显着女人的倔强。她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却始终

  • 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目录预览:第1章爱至最深处第2章他是谁?第3章全程搜捕她第4章被他撞了第1章爱至最深处窗外谧静,夜色迷茫,远处暖黄的路灯,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生命像流水,这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再不开心也没用。”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小时,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她早已经司空见惯。自

  • 冷院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冷院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冷院目录预览:第1章雨夜新婚第2章再相见第3章风流韵事第4章真心话第1章雨夜新婚风雨寒夜,刺目的闪电和轰隆的雷声在远处隐隐绰绰,大雨倾盆像是要淹没整片郊林。有马车越过雨帘急急进入这片晦暗之中——百里锦墨从马车上下来,红色飞鱼服已经被雨水打透,佩在身侧的绣春刀在雨水下弯着冰凉的弧度。他是锦衣卫指使,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百姓亦或是官员,没有一个不对他闻风丧胆。上官素音缩在马车的角落里,一身鲜艳的喜服被雨水打的猩红。她眸子黑白分明,高贵美丽与生俱来

  • 兽性总裁小猎物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兽性总裁小猎物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兽性总裁小猎物目录预览:第1章求你,放过我第2章特意来破坏婚礼第3章她依然爱着他第4章情妇第1章求你,放过我齐洛格被折腾了整整一夜,三年来,她已经数不清多少次被那个男人这样折腾了。记忆中,每次她喊疼,他都会更加凶狠的对待她。她不明白,这是因为男人的征服欲,还是因为他爱她呢?是不是越爱的人,就越有激情,就越会不遗余力的想要睡服她?“小东西,要不要?”“小东西,是不是一辈子都忘不了我?”“记住,除了我,不可以让任何男人碰你!”她的耳边似乎还回

  • 流年记得我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流年记得我爱你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流年记得我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踹她的肚子第二章永无尽头的偿还第三章强行引掉第四章快,快抢救第一章踹她的肚子“走开,不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跑上天台,对众人说着。陆靳南追上来,紧张道:“别冲动,绾绾!”慕绾绾发疯的眼睛突然定睛在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身上,笑着指着她说:“叫她过来陪我,快点儿!”“慕小姐,这是有七个月身孕的孕妇,我们叫别人过去,你看……”“不行!就要她就要她,快!”陆靳南盯着那个挺着肚子脸色苍白的女人,怒斥

  • 闪婚萌妻太撩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萌妻太撩人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闪婚萌妻太撩人目录预览:楔子深入内部第1章首长逼婚第2章母女设计失败第3章吃里扒外楔子深入内部“咣当!”一声,机场审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白迟迟被吓的一激灵,三魂七魄都移了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被非法拘禁了?不知所措地站在洒满夏日阳光的审讯室,她惶恐不安地朝前看去。审讯桌前一个男人正襟危坐,身上周正的军服,肩膀上的两杠三星无声地诉说着威严。他的脸很刚毅,因为长年的训练脸呈古铜色,五官深刻,那厮不是欧阳清又是谁?仪表堂堂,卓尔不群的男人,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