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夫君是鬼还有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3 23:38: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夫君是鬼还有毒

第1章 走马上任

我叫秦瑶,今年二十三岁,表面上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其实不然,准确的说,我所出生的整个秦氏家族,都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来历。说明huijindi.com

大约从两百多年前吧。

我的家族就开始了一个神秘的传承,鬼医,专门服务于阴阳两界,给死人摸脉,帮活人消灾。

不说别的,单说我爷爷,我太爷爷,都是阴间叫得上名字的大阴差。

而我,作为我们鬼医家族,根红苗正的姑娘,打小的志愿也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死后也在阴间谋个一官半职,不在受轮回之苦。

然而。

想象是美丽的,现实却是……更美丽的。

七月半鬼节。网站huijindi.com

深夜,我正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恍惚间,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收到了一份来自阴间的公文,令我即刻前往古代,任职走阴使。

什么鬼?

还不待我反应,我的魂魄已经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见到了我去世多年的爷爷,从这老货笑的蔫坏蔫坏的嘴脸上,我就知道这事跟他脱不了关系。

“我说,老头子,我这阳寿还没尽,怎么就收到了阴间的任职公文,不是,古代……什么鬼?阴间什么时候包揽穿越时空的业务了?”

我连珠炮似得的问。

爷爷笑眯眯的道:“阿瑶啊,你是赶上政策了,下放任职阴差,不一定非得阳寿尽了不是,总之机会难得,多少人抢破了头想去,都不行,这还是你堂哥秦守,托关系给咱家跑下来的福利,等你回来,阴间仕途肯定一片光明。”

“秦守?我哪个堂哥?”

我一时没想起来,我们老秦家近年枝繁叶茂,旁支脉系的子弟,除了过年能照一面,平时都找不着影子,我还有这么能耐的堂哥?而且名字还这么有尿性。

“喏,这是你堂哥的照片。”

爷爷递给我一张照片,我一看,却发现这照片上有两个人,一胖一瘦。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待我定睛在一看。

我靠!

“我堂哥好帅,这颜值,这身材,咦,他身边这个死胖子是谁呀,能不能给P掉?”

我认真的建议道,不然有损画风。

谁知爷爷凉凉的白了我一眼,“那个死胖子才是你堂哥,那个瘦的,是你赶尸族族长叶群……丫头,你要是好好完成这趟差事,让你堂哥介绍给你啊,单身的。”

靠,美男计都用上了。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听头顶传来一个似男似女的声音。

“时辰到了。”

什么时辰到了?

“啊呀……”

下一刻,我身子一沉,就从梦里惊醒,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颠簸的驴车上,天空黑漆漆的,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阿瑶啊,莫怪爹心狠,也是给逼的呀,你弟弟是家里唯一的根苗,不能就这么没了,你且先在这呆着,过两天爹有了钱,肯定还把你赎回去,成不?”

一个男人的声音,絮絮叨叨的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起头,才看到赶车的人。

“爹……”

我特么张嘴就喊了一声爹,别提多顺口了,一喊完,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不过也就在这一瞬间,我脑子里忽然多出了一大片,不属于我的记忆,秦瑶,女,十五岁,出生古代,大宇王朝,桃花村。

任职,走阴使。

居然真的……穿越了。

还是架空历史大宇王朝?

我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也就这副身子的父亲,才想起,家里为了给弟弟看病,准备将我卖掉。夫君是鬼还有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据说卖给一个……

“阿瑶,到地方了……莫怪爹呀!”

男人叹了口气。

我抬起头,就见驴车停在了一处漆黑的建筑前,没有任何灯火,只依稀看到门前站着一个萎顿的身影。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拿出了二两银子。

接下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就这么被二两银子给卖了!

“阿瑶,去吧。”

我被推下驴车,瘦瘦小小的身子骨,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在陌生的街头。

然后,我耳边传来一个沙哑干涩的笑声:“嘎嘎,你该感谢我……毕竟在这个时代,想要做什么,总要有个正当的营生不是……走阴使阁下,您说对吗?”

最后一句话,瞬间引起了我注意。

我抬起头,一盏煤油灯亮起。汇金地

我才看清说话之人的样貌,是个老的就剩下一把皮的老头,如果不是我从小跟鬼类打交道。

还以为从哪冒出个老鬼呢。

“你知道我的身份?”

微有些诧异。

顺便,我又重新捋了遍,脑子里混乱的记忆。

老头笑着点了点头,闪烁的煤油灯下,老实说,他笑比不笑还恐怖。

“自然,昨日我收到阴间的公文,得知远方有一位走阴使要过来,让我接应着……不想是个女娃娃,嘎嘎嘎……”

边说,他又恐怖的笑了起来。

“那么说,我家里弟弟生病,然后迫使父亲卖掉我,都是你一手安排?”

我问。

老头承认道:“算是吧,不过,也不算卖掉,只是把你送给我做学徒而已,刚才那是给你半年的工钱,打今儿起,对外,咱们是师徒,对内,你是走阴使,老朽不才,便是你的助手了,另外,我无名无姓,却是有个绰号,叫老鬼,你唤我老鬼就可以了。”

老鬼,倒是挺贴合的。

我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眼前这个悲催的事实,转而又问:“学徒,学什么?对了,你是做什么营生的?”

老鬼笑着,拿着煤油灯转身进了屋。

只在漆黑的风中,留下一抹淡淡的余音。

“义庄。”

呼……

一阵冷风吹来。

我抬腿赶着也进了屋,只是一跨过门槛,我头皮唰的一下就麻了,卧槽,就见屋里的正堂上,齐齐整整的摆放着一排排的棺材。

一共八副。

有新有旧的。

“嘘……”

老鬼转身朝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用他颤颤巍巍的语调,叮嘱我道:“走阴使阁下,走路的声音可以小点,尤其深夜,会吵到他们的。”

他们?

我目光僵硬的看了看堂内的八副棺材。

片刻才缓过劲来:“好,好……”

老鬼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不光他们,后院的也是,一般都是乡里乡亲的……不过走阴使阁下才刚上任,具体的,明日再说也不迟。”

想到这义庄里,此刻满满都放着尸体,我登时背梁子紧了紧。

赶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你说吧,对了,义庄里没别的灯火了吗?黑漆漆的……”

怪不习惯。

老鬼摇头:“走阴使阁下说笑了,尸体怎么会喜欢光亮,就连这盏油灯,也是专门为走阴使阁下点的,平日我都是摸黑行动。”

“好吧好吧……”

我认命了,这条件也太差了。

我估么着,我跟老鬼在哪好好畅谈一番,忽然就听义庄外,传来一个细细小小的声音:“老鬼,出事了……”

闻声。

老鬼瞬间转身出了义庄,那动作别提多麻溜了。

不过我猜,可能他是怕外人惊扰了义庄里的……东西。

第2章 通灵人

我也赶忙尾随着出去,就见义庄的门口,一个年轻人,一副抖抖索索的样子,提着一盏灯笼,一见老鬼来了,登时脸上跟见了亲妈似得。

“狗蛋,瞧你这出息,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老鬼斥责了一句。

被唤作狗蛋的年轻人,一脸苦相:“您老这儿,我是能不来就不想来呀,不过今儿实在是出事了,不得不来。”

“说重点。”

“好好,重点,重点就是……赵家的那个公子,刚去了……”

“赵家公子!”

这下,老鬼的那张干树皮脸,也露出了几分惊异:“那赵公子没病没灾的,怎么就死了呢?”

“这谁知道,您还是过去看看吧,最近村儿里事多,全指着您呢……咦,这女娃子是……”

狗蛋这才注意到了我。

“新收的学徒,老秦家的。”

老鬼淡淡一语。

狗蛋一咧嘴:“老秦家还真是舍得,不过这女娃子胆儿也肥,快走吧……”

“容我拿上家伙什。”

说完,老鬼折回义庄,背着个箱子,我们三个,赶着就朝村里的老赵家走去,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才到。

老远,就听到了老赵家的哭声。

同时,也拜我脑子里,原主的记忆所赐,知道这死了人的老赵家,来头还不小,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家。

赵老太爷二十岁就得了秀才,虽然之后屡屡落地,一辈子只做了一个秀才,却也无碍他读书人的影响力。

儿子孙子,皆是童生贡生。

虽没什么屁用,但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已经算是书香门第了。

“……不过,这老赵家什么都好,就是抠门呀,跑义庄传话这种事,居然才给两个大子的传话钱,虽说读书门第清廉吧,可也没见过他们这么抠的,听说那赵家大嫂子,吃瓜子都不吐皮儿的……”

一路走,一路听着狗蛋,吐的一手的好槽。

我暗暗有点想笑。

吃瓜子都不吐皮儿,这都多抠呀?

不过说话间,我们已经踏进了赵家的大门,清一水古典的土房,几乎从这一眼,我就看出了这一村的经济水平。

幻灭呀。

我吃馒头再也不剥皮了。

顺便说一下,老鬼除了义庄的营生外,还包揽各村的白丧,尤其那种死的不明不白的。

据说老鬼有个绝活。

舌尖一舔死者的脚底板,就知道死者的魂魄状态,能辨吉凶。

呕……

先容我吐一口。

“老鬼,你来啦,快给看看,我这孙子是怎么,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这突然,突然之间怎么就没了?”

赵老爷子给人搀扶着,差点没伤心激动的泪如雨下。

满屋子就更是愁云惨雾了。

老鬼没说话,转身挑帘子进去了,我也尾随进入,才看到,死者还没装棺,大概太仓促无棺可装。

不过,当我看清里间,那赵公子的样貌时,却是惊的差点没站稳。

都说赵家抠门。

特么怎么没人说,这赵公子……长的也太帅了,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虽身板单瘦,可样貌却真真是端正好看。

肤若凝玉,薄唇如桃。

狭长的眉眼紧闭着,但长长的睫毛,却如两把小扇子般垂着。

他此刻死了,可若是活着,睁开眼笑了,那该是何等钟灵碧秀的人物。

萌萌哒正太。

“可惜了。”

思量间,老鬼已经要正式上工了,而老赵家的人,也都知道老鬼的规矩,当即麻溜的就脱掉了赵公子的一只鞋。

露出了洁白的脚底板。

然后老鬼朝着那脚底板,就伸出了一截舌头。

好吧,虽说我很吐槽老鬼的法子,但不得不说,老鬼是个成功的通灵人。

只是,当老鬼轻舔了一下死者脚底板后,面上开始露出了几分古怪。

“怎么样?”

所有人的望着老鬼,而老鬼的神色,则越发的古怪了,片刻,他起身,摆了摆手,道:“老赵家的,你们且先退出去,我有几句话跟我这小徒儿说。”

老鬼也算有几分威望。

赵家上下,果真退了出去。

屋子只剩下了老鬼跟我,还有床上赵公子的尸体。

“怎么回事?”

我看着老鬼问,隐隐猜出,难道这赵公子死的有什么不对?

果然,老鬼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道:“我这舌头天生通灵,一舔便能感知到魂魄的情况,可这赵公子……”

“如何?”

“没魂。”

最终,老鬼淡淡一语。

我却哭笑不得:“没魂,人若没魂就不是人了,刚死的人,怎么可能会没魂?”

“不得不说,老朽做这行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希望走阴使阁下,能帮我解惑。”

老鬼幽幽的道。

“解惑,我吗?”

我古怪的指了指自己。

老鬼点头:“不错,难道公文上没有告诉走阴使阁下,您是有资格查阅本地生死薄的吗?”

可以吗?

老实说,从收到公文到现在,我还没仔细阅读里面的条款呢,当即,手中就多了一卷公文。

我仔仔细细的将上面的条款看了一下,发现,其中一条还真是,走阴使,可观看本地生死薄上……死人的名单。

还真行。

“让老朽大开一下眼界吧。”

老鬼笑的比哭都难看的道。

既然如此,权利当然不用白不用,当即,我从老鬼的箱子里,拿出了香烛黄纸,点燃,这算是走阴的一种流程。

我十几岁就跟我爷爷走阴,对此并不陌生。

我肉身盘膝坐在地上,魂魄随着燃烧的香烛离体而出,然后我魂魄的手上,就多了一本书,定睛一看。

可不就是本地的生死薄。

这玩意我还是第一次摸,有点小兴奋的翻开,就见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满了人名,不过活人的信息,都加了密。

死人的倒是能看到。

我很快,就在里面找到了赵家公子的大名,赵初。

只是我一看赵初的生死讯息,差点惊的没把生死薄掉地上。

第3章 鬼缠

“怎么会这样?难道重名,不对啊,信息是正确的,桃花村,赵家次孙,赵初,男……可为什么……”

香炉内的香烛燃完。

我魂魄瞬间回到肉身。

“怎么样?”

老鬼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问。

我看着老鬼,苦笑道:“尽管这个结果有点无厘头,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生死薄上显示,这赵公子……一个月前就死了。”

生死薄是不会有错的。

一个月前就死了的人,特么今晚才咽气,那这一个月活着的是什么?鬼呀!

老鬼也是眉头紧锁,沙哑的道:“若我猜的没错,这赵公子应该是一个月前,阳寿就尽了,至于后来,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占据了他的肉身,替他活了一个月……走阴使阁下,我觉的这件事,我们暂且还是不要沾手的好。”

最后,老鬼忽然收拾起了家伙什,抬腿就要跑路。

要知道,老鬼做通灵人不是一两天了。

半辈子通灵人的经验和预感,绝对不是我这个新兵蛋子能比拟的,连他都嗅到了这其中的凶险。

我就更扯犊子了。

只是我俩的跑路大业还没彻底展开。

“呼……”

一阵阴风吹来。

但这房间门窗紧闭,哪来的风呀?更诡异的是,房间内的烛火,就在这一刹那,忽然变成了幽绿色。

扑闪扑闪,摇晃不定。

照的床榻上的赵公子,一张俊俏的死人脸,越发神秘诡谲。

更恐怖的是。

原本被认定死亡的赵公子,就在这样恐怖的情况下,一只手忽然动了,一把就抓住了老鬼的胳膊腕子。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幽幽而起。

“不想死,就帮我做一件事。”

我紧紧盯着床榻上的赵公子,虽心惊,不过很快也就平定了下来,姐怎么说也是鬼医,阴间册封的走阴使。

都说人怕鬼三分,鬼惧人七分。

既然不得已对上了,那我们决不能认这个怂,而老鬼,在短暂沉默后,似乎也跟我一个想法。

就算胳膊腕子还被死死抓着。

但脸上的正气却是不减,冷声道:“不管你是妖是邪,别跟我们来这幺蛾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若是胆敢祸害人命,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定降了你。”

“先把老鬼松开。”

我冷声一喝。

“呵……”

那个声音轻轻的一笑。

“倒是两个硬茬子……我也无意祸害人命,只想你们帮我一个忙,若帮成了,咱们自然相安无事。”

这鬼到是有商有量的。

我嘴上冷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我们两个,你一个,若非要兵对兵将对将的,也未必就输给你。”

“哼……”

那个声音淡淡一个鼻音。

只道:“先看看这老家伙的手臂,在来与我谈判吧。”

话落,屋子里的烛火瞬间恢复了正常,那死死抓住老鬼胳膊的手,也软软的松开了,那东西应该是离开了。

但他最后一句,明显是威胁居多。

我赶忙上前去查看老鬼的胳膊。

老鬼虽本就瘦的皮包骨,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可他到底是活人,就见他发黑的皮肤上,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斑斑点点。

而这些斑斑点点,最熟悉的莫过于老鬼本人了。

“尸斑。”

不仅如此,这尸斑还有蔓延的趋势,恐怕熬不到天亮,老鬼就是死人了。

“该死!”

老鬼一脸苦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想不到我通了一辈子的灵,到今日止了,走阴使阁下,我们应该惹上了厉害的东西了,不要管我,莫要帮他做什么事,怕是助纣为虐,给自己惹上不相干的因果呀。”

我跟老鬼,虽然前后才认识一个小时不到。

他人长的磕碜点,可从这句话上,我就知道,这老头儿人不错,至少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奸猾之辈。

而且好歹是阴间给我安排的搭档。

“……我不能看着你死。”

“老鬼,怎样了……”

屋外,老赵家的人还等着呢,突然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一呼啦一下就闯了进来,老鬼赶忙遮住自己的胳膊。

好在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

“老鬼,怎么不说话,我孙儿……”

赵老太爷一脸的焦急。

偏生这赵公子的事,我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你孙子一个月就死了,这一个月,活在他体内的,其实是另一个人。

他也未必肯信呀。

“老赵家的,我且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半晌,老鬼幽幽的道。

赵老太爷哪里有不应的。

“你说。”

“一个月前,你孙儿可出过什么事,之后……他为人处世可与平常有什么变化?”

“这……”

倒是赵家的一个叔伯,急声道:“一个月前,阿初不是独自到村口散步,后来就找不着了,等夜里才回来,说摔了一跤,可之后,一直好好的,跟平日一样,循规蹈矩的。”

我跟老鬼对看了一眼。

猜到,怕也就是那个时候,这赵家公子,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赵家公子了。

“这事……”

“这事你别管,我替你料理了,无非是个遗愿未了有些道行的野鬼罢了,放心,我有分寸,”我蛮横的截断了老鬼的话茬。

仗着自己腿脚灵便,提起他手边的箱子,就出了老赵家。

并按照脑子里记忆。

我很快就跑到了村口的位置,此刻已经是深夜时分,周围万籁俱静,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寻了个空地。

拿出箱子里的黄纸和香烛,用打火石点燃。

当火苗子点燃的瞬间,我看到,我的跟前,不知何时,就站了一个人,这人一身布衣长袍,苍白的面容,眉目如画。

不是女子,却是比女子还要俊美上几分。

可不就是刚才那个东西。

“扮的还挺像,你根本就不是赵家公子,不是吗?”

我讽刺的道。

那东西微微的挑了挑眉,不说话,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良久才道:“我是谁不要紧,帮个忙,咱们就相安无事,我不想害人的。”

第4章 你到底是个神马

我紧紧的望着他,问:“说吧,要我帮你什么忙,伤天害理的可不行。”

“放心,不伤天也不害理,你转过身,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你会看到一个半山坡上,有棵梧桐树,树下的正面位置,有块大青石,你将石头搬开,里面有东西,帮我拿出来就可以了。”

男鬼淡淡的道。

口气在没了之前威胁我们时的强势,到像是在求我办事似得。

我撇了他一眼。

“就这么简单?”

男鬼点头:“就这么简单,都说了,不伤天,也不害理,办好了,咱们就相安无事。”

昏暗的烛光下,男鬼微微一笑,因为之前被老鬼的笑虐过,忽然觉的,这真鬼笑的也不难看。

反而莫名带着一种,从容不迫的娴贵之态。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那真正的赵公子是怎么死的,你害死的吗?”我知道,我突然问这个问题。

可能会惹恼这个东西。

但谁让我就是个直肠子的姑凉,有些话不问出来,肚子疼。

所以问完之后,我肚子不疼了,就是脑门有点发虚,我这么揭人家不光彩的事,会不会恼羞成怒,一下把我KO掉。

不过老鬼的箱子里有瓶子黑狗血,不知道能不能用。

我正思量着,随时准备着一场厮杀。

就见几步外的男鬼,幽沉的看着我,最终淡淡道:“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摔死的,你信吗?”

“摔一跤就死了?”

“难道你没听过,阎王让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吗?”

不错,生死簿上,赵家公子的确一个月前,阳寿尽,看来真的是意外摔死的,命中就有这么一劫。

算了,我点了点头,按照男鬼的指示,一路朝一个方向走。

就着手里微弱的蜡烛,果真看到一个山坡的半山腰上,有棵梧桐树,我爬到梧桐树下,还真看到了一块大青石。

只是这大青石,未免也太大了吧,足有桌子那么大,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抬的动,这男鬼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

好在山人自有妙计。

我就地寻了一根木棍子,大概足有我胳膊这么粗,利用杠杆原理,撬在了那块大青石上,可就算这样,也几乎费尽了我吃奶的力气。

终于轰的一声,大青石总算给我撬开了一个缝隙。

一跺脚一咬牙。

大青石直接给我撬下了梧桐树。

轰隆隆的滚下了山坡。

我低下头,大青石下,那男鬼交代要的东西,也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名贵的紫檀匣子。

两只手捧那么大。

不过这匣子有残缺。

就见那雕花名贵的盖子上,狠狠的插着一根银色的发簪,这发簪直接戳破了紫檀匣子的盒盖,甚至贯穿了盒底。

足可想见,当初将簪子插下去的人,用了多狠的力气。

而这簪子,同样看上去也很名贵,是那种双飞叶古典发簪,发簪的柄部,还镶嵌着一颗蒙了尘的蓝宝石。

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

这些都是男鬼的生前之物吗?

我猜测着,心里担忧老鬼,转身赶着就下了小山坡,而那个男鬼,则一直都在村口的位置站在,甚至连站姿都没有变过。

当他听到我脚步声,方才自黑暗中转过身来。

“东西拿到了吗?”

“拿到了,你得信守承诺,放过老鬼,”我微有些喘息道。

男鬼人畜无害的一笑,俊朗的眉眼,在暗夜下,清楚而明了。

“自然,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再说,那老头是此地的通灵人,他死了,阴间不会不查,我还不想自惹麻烦。”

原来如此。

“东西呢?”

“在这里,”我这才把紫檀匣子拿了出来。

男鬼望着我手里的匣子,眼皮跳了跳,我看得出来,这东西应该对他很重要,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到那插在匣子上的银色发簪时。

眸中明显又划过一抹淡淡的哀伤与恨意。

这股恨意很复杂,带着一种人性化的纠葛。

我不禁猜测,这银色发簪的主人,应该跟他关系匪浅,簪子,女人用的东西才对。

不会是他妻子的吧……瞅这簪子戳下去的狠劲,多半是背叛了他,然后又被他捉奸在床,于是乎,狗男女强强练手,对他先奸后杀,谋财又害命,抛尸还不给立碑……

就在我脑子里,YY的狗血剧,马上就要成形时。

男鬼终于说话了。

“把匣子打开。”

他的嗓音,很低沉。

我为难道:“匣子给这银色发簪卡死了,打不开。”

“那就把簪子拔出来。”

男鬼这次的声音,低若蚊蝇,仿佛他话音的深处,正叙着一股无法言喻的蛊惑。

对,拔出来!

然而当时我脑子里因为想的太多了,脑容量有点不够,居然出于逻辑的惯性,单手握在了那银色发簪的簪柄。

而我不会看到,黑暗处,男鬼眼底此刻正燃烧着灼烫的激动与兴奋。

更不会知道,我将惹上了一个我要用一辈子来后悔的大麻烦。

手腕用力。

大概我有点急于摆脱这个男鬼,所以我一发力,就没头没脑的用了全力,就听紫檀匣子内传来,嘎吱一声,清脆而明亮。

至少听在我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在然后,簪子就被我稳稳的拔了出来。

不清楚我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只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心里莫名开始变的紧张,仿佛我无意的闯了什么不自知大祸。

这股没来由的紧张,越扩越大。

“轰……”

毫无预兆。

头顶一声滚雷响过,我仓皇抬起头,刚才明明天气很好啊,怎么会打雷,是的,这雷来的邪性。

几乎瞬间就聚拢到了我们头顶的上空。

天地变色。

并伴着呼啸着的冷风,冰凉刺骨,我一手捧着紫檀匣子,一手握着银发簪,呆呆的望着天空,忽然,又一个惊雷闪电划过天幕。

偌大的天地间,登时一明一亮。

也借着雷电的光芒,我一眼看清站在我面前的男鬼,他身姿高挑,长袍飞舞,白皙俊美的面孔上,目光内跳跃着兴奋的火焰,薄唇愉悦的仰着。

整个人都开始变的深不可测。

夫君是鬼还有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夫君是鬼还有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以婚谋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婚谋情在线阅读书名:以婚谋情目录预览:第3章破罐子破摔第4章操办婚事第5章满足你第6章她的身份第7章造谣全凭一张嘴第3章破罐子破摔之前敢说那些故意气他的话,是因为她自己也被宁菲菲的颠倒黑白给气糊涂了,否则,她哪里来的胆子敢那么顶撞。两人不知沉默了多久,期间赵靖川似乎一直盯着她,等到确定如果自己不开口这个女人确实不会主动跟他说话之后,他忍着怒火,用眼神威慑着她。“害的菲菲受伤,大嫂不觉得自己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纪如栩微微一颤,“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想要打我,我伸手去拦,她就自己

  • 小说:情丝难断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丝难断在线阅读小说名:情丝难断目录预览:第3章痛晕第4章小三上门第5章哪来的陆太太第6章当面害人第7章陆寻不要她了第3章痛晕“你受伤了?”说着,聂易施上前一步,拉着林昔就要仔细查看。林昔不愿意,两人拉扯之间,聂易施不小心碰到她的伤口。“嘶,痛啊,你轻点行不行。”她痛的脸上一白。“去医院。”聂易施心下一慌,马上松开她的胳膊,改去拉她的手,想要带着她走。“站住!”一道冷漠的男声传来。陆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玄关没开灯,他的身影隐在黑暗里,如果不出声,他们并不会发现他。他向下走了几步

  • 小说:夜狼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狼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狼目录预览:第三章我的客人竟然是……第四章选择第五章冲突第六章回到学校第七章谢雨男约我去湖边第三章我的客人竟然是……遇见她是我在这里工作了差不多两周的时候。那天客人出奇的多,走了一波,又来一波。我们几个男侍被安排去一个包厢里陪酒,陪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走,我整个人都已经累的精疲力竭的,要玩骰子,喝酒,唱歌……全程还要强颜欢笑,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客人们玩累了回去睡觉了,我们还要继续工作,等待着被安排到下一个包厢陪酒……真感觉有点不是人干的活。我在更衣室里喝

  • 小说:春色无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春色无边在线阅读书名:春色无边目录预览:第3章乖乖听话第4章单独相处第5章被发现了第6章提出补偿第7章帮我个忙第3章乖乖听话李毅嘬了下牙花子,心想刚才郑雅丽的表现虽然有些古怪,却并没有带着仇恨和愤怒,反而话语里带着一丝戏谑。如果昨晚真的跟郑雅丽发生了什么,郑雅丽自然不能这么从容面对。可又一想,自己摸裤裆的时候里面并不湿,但又有明显的精味,这证明确实射过,可又没射在裤裆里,定然不是自己做春梦跑马而是酣战之后将子弹射在了战场上。刚才已经跟郑雅丽碰见了,旁边又没有其他人在,郑雅丽没有兴师

  • 小说:女总裁的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女总裁的妙手仙医在线阅读书名:女总裁的妙手仙医目录预览:第三章隐秘第四章有办法了第五章老黄的苦衷第六章解围第七章九种解法第三章隐秘陈霄他们所在的秀峰市,只是一个地级市罢了,算是中小城市,消费和收入都不算高,一百万,都足够在市里买两套房了。这对于一个收银员来说,更是一个天文数字。陈霄怎么也想不通,刘芸芸怎么会欠下如此大的一笔债务。“债主是什么人?”陈霄继续问道。“我只听说是省城的一个老板,具体是谁我这种小喽啰也没可能知道。”光头大汉被抓住了把柄,此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见陈霄脸色一

  • 小说:娇蛮萌妻赖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蛮萌妻赖上门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蛮萌妻赖上门目录预览:第3章检查第4章帮我第5章关系第6章告白第7章醉酒第3章检查沈雁南发誓他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他被一个肮脏的女人给毁了,今天就是他的耻辱。此时沈雁南浑身僵硬,这个女人刚刚是嫌弃他的吻恶心所以才吐了出来?该死,明明他才是那个更应该要嫌弃的那个人,他现在觉得更加恶心了,感觉要被这一股浓烈的异味窒息死亡,终于忍受不住,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花司卿吐出来之后人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事,强吻了别人,还将人踢晕了过去。天哪,怎

  • 小说:婚不由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不由己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不由己目录预览:第三章嫌你脏第四章不配做许太太第五章金丝雀第六章怒意第七章期待第三章嫌你脏许临有些燥郁的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陆尔被扔出去之后,包厢里又恢复到原来的气氛,几乎所有人都自动屏蔽了刚才的事。许临放下酒杯,却不经意间看到了门口处一件掉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发了短信要那个女人给他送衣服来,本来还想说今晚能看一处好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安然。一想到这,许临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莫安然,后者正左拥右抱的坐在女人堆里,许临更是觉得空气都变得不新鲜起来,他继续看着

  • 小说:参见九千岁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参见九千岁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参见九千岁目录预览:第三章绝世小正太第四章狮子大开口第五章十里红嫁妆第六章婚礼和葬礼第七章再遇小正太第三章绝世小正太“绿篱,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他们今天找我去根本就不是去商议,他们早就决定了,只是没想到我会答应的这么干脆。这个亲,我是想结也得结,不想结也得结啊!”落苒苒满不在乎的伸了伸腰,刚才一直低着头,弯着腰,真是累死她了。“那,那小姐你可以说你也不嫁啊!老爷,老爷他”绿篱说着,也没了声音,老爷怎么会帮小姐呢?他肯定是巴不得啊!一想到自家活泼可爱的小姐就

  • 小说:说爱我时别眨眼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说爱我时别眨眼在线阅读小说:说爱我时别眨眼目录预览:第二章解救第三章失业第四章偶遇第五章重逢第六章威胁第二章解救Fox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夏甜甜陷在绵软的沙发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红酒。她本不喝酒,更谈不上什么酒量,几杯红酒下肚,她就面色红晕,醉眼迷离了。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见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走了过来,坐在她的旁边。“小姐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来,哥哥陪你!”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红酒瓶,倒了满满一高脚杯,然后一只手猛地扳过夏甜甜的头,一手拿起酒杯向她口中灌酒。夏甜甜反应过来时,口里已经

  • 小说:天黑请摸鬼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黑请摸鬼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天黑请摸鬼目录预览:第三章摸到罐子会开花第四章小三子回来吧第五章半瞎的那只眼第六章要学先背老黄历第七章纸人泪【1】第三章摸到罐子会开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正躺在爷爷的小屋里,外面天已经大亮了,门没有关,伸头看外面,青烟袅袅,爷爷正在做早饭。我起来,正好爷爷端着早饭进来,见到我,笑了一下,招呼我坐下吃饭。我的头还有点晕,不过对于昨晚的事情,记忆还是很清晰,当时看着爷爷,感觉非常奇怪,先没坐下来,而是问他老人家,昨晚是怎么回事。结果老人家看看我说:“你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