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蚀骨阴缘:棺人,我不嫁在线阅读

2018/2/6 20:46: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蚀骨阴缘:棺人,我不嫁
第一章 警花居然被拐卖给一个丑八怪

二零一七年夏八月初,我乘车跟我未婚夫一起出去玩,我妹妹在后驾驶座递给我一瓶水。蚀骨阴缘:棺人,我不嫁在线阅读

我喝了之后,靠在副驾驶车窗上,听我未婚夫说什么话。

我忍不住想听,但什么都听不清,浑身都跟着飘起来,像是飘在云端,云端…

昏昏沉沉中,我好似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原本以为一件美事,却在我还来不及高兴的时候,后背突然一阵剧烈的痛楚,我整个人一下子痛得清醒过来,一睁眼发现,一张丑脸在我面前放大。

“啊!”

我尖叫着推开他,但他一个反手就把我两只手给摁倒上面去了。

我以前练过跆拳道,抬脚去踹他,但无济于事。

那男人终于肯放开我,向下一看,咧了咧嘴:“不错,挺烈性。”

我如遭雷劈,整个人回神了好一会儿。

不,不可能,我明明是跟妹妹出去旅游的,我都准备和我男朋友结婚了,怎么会,怎么会!

但是那个男人粗粝的手掌摩擦过我的肌肤,一切都这么真实。阅读huijindi.com

不,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毁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四周是一个破旧的窑洞,有一个土炕,炕上还有很多零碎的东西,我随便抓了一个黑乎乎的在手里,紧紧地捏着。

“你跟了我,我会对你好的。”他站起来,沉声背对着我说道。

他个子很高,身形很好,一身肌肉看得我有点虚,趁着他背着我的时候,忍着疼“蹭”的一下窜起来,拿着手里黑乎乎的东西,使劲儿的冲着他的头砸过去!

“砰”的一声,不是他被我砸倒,而是我跪在了地上!

刚刚那一瞬间,我身上好似压了千斤重担,压得我根本起不来身!

男人回过头,他丝毫不在乎我刚刚差点儿砸破他的脑袋,甚至还爽朗的大笑两声:“好,好,是我聂狰的女人!”

我费尽力气挣扎,但连肩膀都动不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没见到他拿什么东西压着我啊!

我费尽心思的往旁边看,但什么都看不到。

“你听话,我就放了你。版权huijindi.com”男人拍了拍我的头,笑着说:“你啊,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儿的。”

说着,我浑身一轻,能站起来了。

我当时一股邪火窜起来了,觉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侮辱,只想着狠狠地报复他,恰巧他的胳膊就在我面前晃,我浑身轻松起来的下一秒,直接扑上去,狠狠地张口对着他的胳膊咬下去!

“嘿!”

但没想到,他动作比我还快,一个手刀砍我脖子上,我当时就爬炕上起不来。

“小媳妇这么热情?”男人蹲下来,拎着我脖子直接把我整个人都拎起来,我当时浑身没劲儿,只能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去你妈的……”

老娘迟早亲手杀了你!

我家世代都是警察,我这一身硬脾气是我爸惯得,吃软不吃硬,但是我面前这个男人,看上去似乎比我更硬。

“好。”他笑了一下,眉毛跟着挑了一下,我发现他长得五官端正,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生了很多疮,还有很多疤,才看的丑。

但他的动作比他的脸更丑!

他一甩手就把我甩到炕上去了,紧接着就拿着绳子绑起我了,似乎是因为我刚才的反抗。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绳子很紧,我身子骨都要散架了,硬是一声不吭。

一整个晚上,我被他折腾的浑身无力,但他也没好受到哪儿去,我这爪子和牙口都好得很,得了空就死死的挠他咬他。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知道自己浑身都疼。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我弄起来。

“起来,起来!”

我浑身都被他折腾的散架了,此时他大力抓着我肩膀,死活把我拉扯起来,丢过来一个红色连衣裙:“你穿这个。”

昨晚上我的衣服都被撕扯掉了,而这个红色连衣裙褪色严重,我顺着他掏过来的方向看了一下,那个衣柜里堆着很多衣服,大小尺码都有,看来被绑过来很多人。

我慢条斯理的起来,穿衣服,屋子里没镜子,我就自己拿着盆洗了一把脸,现在我也才有时间看一眼那个男人。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把我绑架过来,并且强了我的男人。

他身高足有一米九,高我一头,浑身腱子肉,眉毛高耸眼眸精锐,看上去像是一个武夫,而且脸上还有很多纵横交错的伤疤,上面还有瘤子,所以看上去很丑。

“好了就走。”他看我一眼,直接拉着我手腕就走。

我也不反抗,顺从着他走。

我是想明白了,我打不过他,只能顺从他,然后偷偷跑掉,他拉着我走,我顺势就观察这四周。

等我跑掉了,一定要带着更多的警察来,把这个拐卖妇女的破地方一锅端了。来自huijindi.com

典型的农村,而且是偏远少数民族的农村,每个妇女都穿着黑色和藏蓝色的衣裙,头上用一片翠绿或者是鹅黄色的叶子包裹着,皮肤黝黑,我打量她们的时候,她们也在打量我。

同时,她们的身边还有一些男人,看到我就对我吹口哨。

“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聂狰突然回头冲我低吼一声。

我这人脾气犟,反手就给他拧了下手腕,但下一秒直接一把被他拽怀里去了,脑袋磕他怀里磕的我一阵疼。

我俩磕磕绊绊闹了一路,他把我带进了村子最里面的一个庙宇里。

庙宇里头坐了一个老头子正在抽旱烟,聂狰把我带进去,老头子看了我一眼,吐出一口气儿来,沙哑的问:“聂狰,她扛不住。”

“扛得住!”

聂狰推了我一把:“您老来吧,就是她了!”

老头子看了我一眼,抬起手指在我额头上摁了一下,说了一声“好了”,转身就继续抽旱烟去了。

聂狰转身拉我就走,我被搞得莫名其妙,心里暗骂:真是个傻逼村子。

我心里刚骂完,突然脚下一软,“砰”一下跪地上了!

第二章 小男孩怀孕

我怎么还腿软了呢?

当时我们还没出小庙宇的门儿呢。

聂狰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凝眉瞪了我一眼,“噗通”也跟着跪地上了,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说什么“老祖宗莫怪,她刚来不懂规矩”,过了好几秒,我腿上才有劲儿。

但还没等我说话呢,他一把拽起我胳膊拉着我就走,一边走一边骂我,我当时浑身冰寒一片,没力气回骂,他转身就在我身上拍了两下,恶狠狠地警告:“下次再敢对老祖宗不敬,我就抽你!”

妈的,等我出去了的,看谁抽死谁!

“不好了,聂狰,不好啦,我小儿子中蛊了。”一个妇女哭天抢地的跑过来,拽着聂狰喊:“你快去看看吧!”

中蛊?

什么跟什么啊!

我想着呢,聂狰反手拉着我就走,我被他拉着没时间逃跑,一路跟着去了那个妇女家里。

一进屋我也吓了一跳。

我一个警察,抓过杀人犯逮过吸毒人,就是没见过这样诡异的情况。

一个小孩细手细脚的倒在地上,他的肚子却涨的像是八九个月的孕妇一样,肚皮上面青青紫紫,青筋都在跳。

青筋跳一下,小孩儿就抽一下,小孩儿边上还绕着几个大人,都说这土话,我听不懂,总之很危险。

我第一反应是带这小孩去医院,第二反应是能不能趁乱逃跑。

但聂狰根本没给我机会。

“这是孕毒蛊,要去蛊村找草药。”聂狰一拍大腿:“时间快来不急了,也就今天一个晚上,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

我直接张口说:“我来照顾孩子,我以前是护士。”

我是忽悠他们的,我就想等聂狰不在了就跑,因为我发现这些人,除了聂狰一身腱子肉之外,剩下的都是普通人,应该比较好对付。

恰好,此时门口进来个人,身上罕见的穿着西装,像是教书先生的模样:“你们这是干嘛呢?我说过多少次,小孩要送医院去!”

他走进来,盯着那孩子一脸心疼,却无意间看到了我,顿时瞪大了眼:“聂狰,你又从外面买女人了!你这样是犯法的!”

说这,他走过来,对我说:“我叫白玉堂,是这里的支教老师,来了半年了,你放心,我会说服聂狰……”

“白老师,走远点。”聂狰却一把推开白玉堂,声音发冷:“我这拳头可不长眼。”

说这,那几个人就把白老师给摁住了。

期间我一直低着头没说话,其实我心里兴奋的不行,但是我怕暴露自己的想法,所以一直没敢抬头。

有一个支教老师,就有一个传话筒,只要我跟我家人联系上……

“做梦!”

聂狰突然重呵一声,说道:“这是我女人,入了我聂家的庙堂的,你敢带她走,我就敢屠了你满门!”

说着,他硬生生拉着我走。

“我还要照顾小孩呢!”我尖叫着说:“那小孩没人照顾不行!”

“用不着你!”他冷笑一声,扛着我就走了。

我发现他特别喜欢用那种能一下子把人制服的姿势,我被他扛起来整个人都挣扎不得,最后我发现他扛着我上山,坚硬的肩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顶着我小腹,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但怎么打他骂他都没有。

“聂狰哥哥,你放人家下来嘛。”最后,我硬咬着牙和他撒娇:“人家真的扛不住了,人家昨晚好累,现在也走不动,这样好难受。”

我都八百年没跟人撒过娇了,说话生硬而又别扭,但聂狰却浑身一僵,很吃我这套似得,直接把我放下来了,但还是一只手拉着我,我就咬着牙跟在他身后跟着。

他带我走的是一座陡峭的山路,说实话,我以前也就攀攀岩之类的,还是有专业人士执导的,现在走这里,几乎要我的命。

但他走的虎虎生威,几乎都是拽着我走了,我心想,便宜在眼前,不吃白不吃。

“聂狰,你背人家走嘛。”我贴着他手腕儿晃:“人家走不动。”

“那这么娇气?”他粗声粗气的问,继而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直接把我背上,带走了,果然,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一撒娇什么都妥了。

我贴在他颈窝贴着,眼睛不断的四处看,扫过四周,打量着这里的场景。

我得记住这里的地势,然后好逃脱。

然后我就看到聂狰带着我过了一个桥,这个桥有点古怪,两边儿都放着一个石碑,聂狰带我过来这边儿上写着“鬼村”,那边写着“蛊村”。

怎么着?这蛊村是人家地盘?

聂狰小心翼翼的背着我过去,然后跑到了一个大山悬崖峭壁的背后,踩着砂石,他把我放在一个树下,然后自己去挖草药。

“这里经常会有人过来,你在这里给我放哨。”聂狰掐了一下我的后脖领,眯着眼睛威胁我:“我被逮了,你也跑不了。”

“我不跑。”我故作天真:“我跑不动啦,我就坐在这儿等你。”

聂狰看了我一眼,才转头过去找草药,他找草药很认真,专挑石缝里找,过一会儿就会回头看我一下。

其实我真跑不动了,也没打算跑,聂狰这个体格,背着我爬上爬下气儿都不大喘,我要跑了他抓我回来分分钟的事儿,到时候肯定更难熬,不如我最开始就装怂。

看我老老实实坐着,聂狰也不管我了,专心攀岩去找草药,我眼睁睁看到他徒手爬上四五米高的悬崖峭壁,去抓草药,看得我腿肚子直抽抽。

这我要是真跑了,没多远就会被抓回来的。

“喂,喂?”

我正想着呢,突然身后传出来一点声音,我侧过头一看,才发现是个穿着藏蓝色布裙的小姑娘,长着一张娃娃脸,很喜人。

“我带你逃跑啊。”

她压低声音跟我说:“我给你指路。”

我当时端端正正坐在树下,眼角使劲儿往后瞥才能看到她,心里犹豫有点不知道该不该信任她。

“你要是不跑的话,马上就要给他生孩子啦!”那个小姑娘继续焦急的说:“他脾气可不好了,都弄死三个女人了,你再不跑就是第四个。”

蚀骨阴缘:棺人,我不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蚀骨阴缘 或 棺人 或 我不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蜜宠甜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

    原标题:蜜宠甜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小说名:蜜宠甜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8章:要娶别人“这下周市长的二千金可是自取其辱了呢。”顾子铭笑了下,望向尹薄言的眼中满是揶揄。作为尹薄言自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顾子铭可是时刻都尽职尽责的关心着他这位好兄弟的情感成长。在林夏伊出现之前,他有多少次都怀疑会把尹薄言这块好货烂在自己的手上。但幸好,如太阳般光辉的林夏伊同志,出现在了尹薄言的生命里。还硬是从这心如寒石的男人的心中,挤出了一丝缝隙!“没事不要在我面前瞎晃悠。”听到顾子铭方才的调侃,尹薄言冷冷瞥了

  • 洪荒之盘古传人8章

    原标题:洪荒之盘古传人8章小说名称:洪荒之盘古传人第七章叔侄夺权(下)忙忙碌碌的又过去了一周,妈妈的病情已经好转,而爸爸依然处在昏迷当中。午后还在翠轩行忙碌的我接到了云翔表哥的电话,他告诉我爸爸突然发生异常,刚送进了抢救室让我尽快赶到医院。等我赶到医院,医生还在奋力的急救着,只能和云翔表哥在抢救室外焦急的等待。过了不久手术室的门由内推开,我忙上前拉过走出来的医生,问道:“医生,我爸爸怎么样?”医生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我尽力了,你们节哀顺变吧。”可能是医院里每天都会发生死亡,这些对医生来说已经习

  • 绝品太子8章

    原标题:绝品太子8章小说:绝品太子第八章误服WHP-2A新药“咦,这是你的手机?”梅儿顿时面色一动,拿起张强放在桌上的那个I9100G的三星手机。这款手机也是梅儿喜欢的种类,只是张强的这个是深蓝色的,梅儿喜欢的是那种粉红色的,款式一样,只是颜色不同。当时在商场梅儿犹豫了好久,都没有舍得买,这款手机可是好几千元呢,相当于她好几个月的工资。最后还是在那个营业员的白眼下,放下手机默默走出商场。说来也是可怜,梅儿长这么大,还没有手机呢,现在这个年代哪个和她这么大的没有手机?在卫校时,那些同学基本上都有手

  • 假面佣兵王8章

    原标题:假面佣兵王8章小说名字:假面佣兵王第8章女老板“他是精英高中的老师,叫刘芒。刘备的刘,光芒的芒。白晓琳的新欢。”钱小美不敢得罪郑国栋,便实话实说。“刘芒,一个穷老师。白晓琳挑男人的眼光,怎么越来越差了?”郑国栋的眼神里充满轻蔑。钱小美小声笑道:“这话要是让你老婆听到,你就有麻烦了。“郑国栋瞪了钱小美一眼,接着,他朝白晓琳那边走去。“晓琳,你来了,你今天的气色很不错。”“谢谢,国栋,恭喜你儿子满月。”白晓琳站起来,递给郑国栋一个红包。“你太客气了、、这位先生怎么称呼?”郑国栋明知故问。“我

  • 绑个千金当老婆8章

    原标题:绑个千金当老婆8章小说名字:绑个千金当老婆第八章给我滚!不一会儿,马涛四人就在操场一角碰了头,马涛说道:“徐子枫打了猴子,后来又屡次惹我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三人忙点头,陈大伟捏着拳头说道:“马少,你放心,等下午放学,我找机会狠狠干他一顿,打得他满地找牙!”马涛摇头道:“打是必须的,但在在人背后打没什么意思,要在人前才丢脸!老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没有?”老鼠晃了晃头,眼睛一亮,说道:“马少,徐子枫中午一般都在食堂吃饭,那我们也去食堂打好饭菜,在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装作无意间将饭菜倒在他的

  • 总裁,请走开8章

    原标题:总裁,请走开8章书名:总裁,请走开第八章:坦白从宽因为乔宇哲的一句话,俞静雅忐忑不安的盯着房门,生怕待会儿乔宇哲把房门一脚踹开,进来给她抹了脖子。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却没心工作,不停地翻找有关乔宇哲的花边新闻。俞静雅发现,乔宇哲的花边新闻从来没有露过正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影响力,所以狗仔队即便拍到了正面照片也不敢刊登。看了这些和乔宇哲闹绯闻的女人,俞静雅不得不啧啧称奇,他怎么会这样有本事,能认识那么多不同行业的女人。不知道是看的太入神,还是房间的高级地毯消音功能太好,乔宇哲都走到沙发前坐下

  • 国宝盗案8章

    原标题:国宝盗案8章小说名称:国宝盗案八逃离陌村沈晨雨摇头说:“不可能,村长虽然想得到文大爷的东西,但是绝对不会乱来的。”文大爷说道:“没什么不可能,钟孝全竞选村长的时候我就反对过,这小子,就是个衣冠禽兽!咱们村的钱不知道他贪了多少。”“我还看见他和一个叫三儿的人商量什么呢。”“三儿?”沈晨雨和文大爷都是一凛。沈晨雨对我说:“这个三儿是我们村出了名的流氓,原来在城里打工被抓过好几回。现在他回到村子里,又开始祸害村子了,可惜我们这里没有派出所,没人抓他。”文大爷叹了口气:“看来钟孝全是想让三儿来偷

  • 太古争仙8章

    原标题:太古争仙8章小说:太古争仙第十二章:雷霆宝骨古语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段流传下来得古语本不全,天地本不全,三生之后本有四,四后有五。以此衍生大千根基。三足古鼎内,老龟仔细揣摩着那一丝洪荒气息,那丝气息是如此得强大,只是短短一丝而已,却包含了太多得信息。第四幅神魔图引出现得意味,想必只有那些太古存活下来得神魔才知道其蕴意。光阴如箭,岁月如梭。转眼间三年匆匆,蛮荒里修士越聚越多。几乎每个时辰都会有数队势力进入这片蛮荒,这片蛮荒变得更加危险和混乱。每天都有修者尸体被其他修

  • 就是我8章

    原标题:就是我8章小说名:就是我第八章无奈的段誉无量剑派原来分为东、北、西三宗,北宗近数十年来已趋式微,东西二宗却均人才鼎盛。无量剑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自于大宋仁过年间分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获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五场斗剑,赢得三场者为胜。由于北宗这数十年来逐渐的衰败下去,在十年前却是彻底失去了这斗剑的资格。所以这五年斗剑已经与北宗没什么关系了,只是东西两宗互相比斗罢了。今日又是东、西宗比武之日,此时练武厅东面坐着二人,上首是

  • 抢个高富帅8章

    原标题:抢个高富帅8章小说名:抢个高富帅第九章重逢“我后悔了,我应该丢下你一个人的。以前我讨厌你,现在我讨厌我自己了。”张迟暮飙车起来心里烦躁不安。他来到收银台拿出信用卡说道:“付款,就三零三那一桌。刚才太匆忙不好意思啊!”“你好!先生。你女朋友已经付款过了。”服务员微笑地回答张迟暮的问题。“什么?刷我的卡,把她的钱返回去。”张迟暮脸色苍白觉得自己犯大错了。“我怎么能让她请客,这下她怎么看我?”张迟暮在心里懊悔的情绪一直在游走。可是他肚子疼,】也不可能先付款才去解决问题。张迟暮离开了餐厅,他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