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落花不解伊人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8/2/10 19:22:2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落花不解伊人苦

第001章 飞来横祸

  夏晚晚站在包厢门外,正准备敲门,房门却突然打开,黑暗的房间内,伸出一只大手,下一刻便扼住她的脖子,将她强行拽进去。汇金地

  包厢的大门,猝然紧闭。

  “唔……放开我……救命……”夏晚晚魂飞魄散,拼命挣扎,可身体笨拙的她根本不是对手。

  她怎么都没想到,姐姐打电话让她来夜总会送件大衣,还能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

  “敢给我下药,你找死!”黑暗中男人嗓音低沉沙哑,如同从地狱醒来的恶魔。

  夏晚晚呼吸上不来,完全不明白那男人在说什么。

  “就这么想被我上是吧?”男人的话语里充满浓浓的戾气,仿佛有什么疯狂的东西,随时要冲出来。

  “唔,不要……”夏晚晚快要窒息,但男人的意思,她懂了。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即便不懂,男人手上的动作,也足以让她知道自己遇到了色狼!男人炙热的手,已经钻进了她的衣服,如毒蛇一般侵扰。

  她拼命的挣扎,手中的皮草掉在地上。

  “不要?这么费劲心思,现在说不要?晚了!”男人的理智渐渐散去,发狠的说完,猛得用力,剥落了怀中女人的衣物。

  夏晚晚浑身泛凉,却怎么都不是那野蛮男人的对手,只是短短的几秒,就感觉身后有什么刺进她的身体。

  “啊……”

  如频死的灰鸟一般发出尖利的叫声,夏晚晚身体软绵绵的扑在包厢内的长桌上。

  男人被药效激发出来的凶兽本能,终于找到了释放的出口,甘之若饴的进行着最原始的动作。

  “畜生!”夏晚晚泪如雨下的咒骂,略微有些挣扎,引来的就是男人更汹涌的怒意。网站huijindi.com

  最终,她只能忍受。

  身体仿佛被利刃割开,血顺着大腿流下。

  绝望和疼痛让她像个无助的幼兽,不停的摇着头,可身后的男人仿佛机械一般,一次一次撕裂她的身体。

  疼……

  生不如死。

  整个昏暗的房间,只能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她越来越羸弱的气息。

  就在夏晚晚如木偶一般疼到麻木,险些晕倒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全身一颤,那灼烧的温度烫得她再度清醒。

  与此同时,她身后的男人仰天坐下,在沙发上静默了下去。《落花不解伊人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夏晚晚身上一轻,连看也不敢往后看一眼,颤抖着拽起长裤,慌不择路的往外跑,狼狈的逃出夜总会。

  冬月的寒风暴雪,比来时更大了。

  天寒地冻,夏晚晚拖着沉重的身体疲惫的走着,如同行尸走肉。

  等回到夏家,已经凌晨。

  她全身都是雪水,毛衣早已经结冰,冷的像冰块一般。

  庆幸的是父亲和继母都睡了,没有人训斥她。

  在浴室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身体,她虽然笨,但今晚发生了什么,她还是知道的。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要去了身体!

  曾经有无数的人嘲笑她,说她又丑又蠢,不可能有男人要,她也觉得这辈子恐怕要孤独终老。

  可现实却给了她更沉重的一击,身子脏了,还不知道是谁弄脏的。

  躲在被子里哭着了一夜,她正迷迷糊糊的睡着,房间的门被猛得推开。

  “死胖子,让你给我送的皮草呢?想冻死我是吧?”刚从夜总会回来,满身酒气的夏诗晴,一脸跋扈的问道。

  “我给你送了,可你不在……”夏晚晚赶忙收了眼泪,低头回道。

  “那我的大衣呢,你放哪去了?”夏诗晴怒声问。

  “丢,丢包厢里了……”夏晚晚顿时无比忐忑,只怪她逃走得太匆忙,弄丢了夏诗晴最喜欢的大衣,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阅读huijindi.com

  啪!

  “你知不知道那衣服几万块!”夏诗晴一巴掌扇过去,将夏晚晚本来就胖的脸打得更肿了。

  反正她这个妹妹,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在家里就是个人肉沙包,打骂不还手,她心情不好,自然要多打几次出出气。

  手机突兀响起,夏诗晴一看,是周森,顿时语气一变,温柔道,“周帅哥,怎么一大早想起我了?”

  对面显然愣了一下,随即才说,“夏小姐,昨晚你的大衣落在三少的包厢,三少希望亲自见你一面,有些事情跟你谈谈。”

  “三……三少要见我?”夏诗晴下意识的吞了口吐沫,声音轻颤的问。

  这位周森,是沈家三少沈崇岸的特助,光拿他号码,她就费了很多时间,当然,跟特助套近乎,不还是为了他身后的沈崇岸。

  燕京富人圈这些未婚女子,但凡心思活络点的,哪个不盯着沈家三少这块肥肉。

  周森以为夏诗晴被吓到,“对于昨晚在包厢的事,三少真的很抱歉,请夏小姐一定要过来,三少希望同你私下解决。”

  “我……我随时有时间。”夏诗晴还没搞清楚状况,可听到周森一直好言好语,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敢多问,生怕露馅。

  下午,果然周森就来接了夏诗晴过去。

  一顿饭的功夫,夏诗晴如同做梦,没想到,沈家三少是要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

第002章 孩子归我

  夏晚晚自从那晚的事后,每晚做噩梦,白天各种走神,精神状态差到极致。

  而这些天来,更是各种反胃呕吐,折磨得她几乎死去。

  她坚持不住了,跟父亲夏国海要钱,想去医院检查。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继母吴春华在旁阴阳怪气的冒出一句。

  夏国海砰的一声将筷子甩到餐桌上,“丢人现眼的东西,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是哪个野男人的?”

  “我不知道他是谁……”夏晚晚不知道自己是否怀了孕,可一听到野男人几个字,顿时想起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结结巴巴的回复道。

  夏国海本以为自己这女儿又蠢又笨,不可能发生怀孕的事,谁知,竟然是真的。

  他猛得站起来一巴掌,就扇在夏晚晚肉嘟嘟的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眼泪在夏晚晚眼眶打转,无数委屈尽在喉中,却无从解释。

  明明她是受伤害的那个,爸爸却根本不过问,只顾着打她!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不知羞耻的东西!”夏国海愤怒的低吼。

  外面都传说夏家有个蠢女儿,长得又丑又胖,害的他脸都丢尽,也罢,现在竟然还做出未婚先孕的事情,这要让外人知道,他还怎么做人?夏家还怎么在燕京立足?

  “爸爸,是那个人喝醉了,我……”夏晚晚一看父亲发怒,试图把事情说清楚。

  夏诗晴正好在旁,见这幅情景,心里咯噔一下。

  死胖子不会真的怀孕了吧?那岂不是沈崇岸的?

  这些天,她已经清楚了来龙去脉,原来沈崇岸找她做女朋友,正是因为将她误会成了那天晚上在包厢里睡了的女人。

  她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当即就承认了。

  但她也清楚,真正被沈三少睡了的女人,是夏晚晚!

  猪一样的胖子居然能跟三少上了床,她都快疯了,如果再怀上三少的孩子,那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王伯,将这个下贱东西给我赶出去!以后都不许她进门!就当我没这么个女儿!”夏国海气得差点心脏病发,暴跳如雷的说道。

  “是,老爷。”王伯带着两个佣人上前,丝毫不留情面把夏晚晚拖向门外。

  砰!

  大门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夏晚晚拼命的拍打着夏家的铁门,可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人冻的瑟缩。

  她不过18岁,怀了孕,没了家,她该去哪里?

  “想回去吗?”就在夏晚晚懦弱的蹲在角落,以为自己要死在这个冬夜里时,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夏晚晚颤抖的抬头,便见夏诗晴看乞丐一般睥睨着她,来不及多想,慌忙对着夏诗晴点头。

  “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夏诗晴说完,死死的盯着夏晚晚的肚子。

  就在刚才,她忽然醒悟,这孩子应该是她的。

  既然她已经代替夏晚晚成了三少那夜的女人,为什么不能代替夏晚晚成为三少孩子的母亲?

  如果多一个孩子,她嫁入沈家,就多了一个制胜的筹码。

  “什么事?”夏晚晚不知道夏诗晴是不是又要算计她,可她懦弱自卑惯了,这会又没有其他办法,抓住救命稻草般看着夏诗晴,冻得牙齿打颤的问。

  “生下孩子后,把孩子给我。”夏诗晴说。

  “不,不行!”夏晚晚捂住自己的小腹,本能的摇头。

  “蠢货,你生下孩子,自己能养活吗,再说,你觉得爸爸会不会让你生下来?要么生下孩子给我,要么你跟孩子一块冻死,自己选!”夏诗晴看着眼前无用又丑陋的胖子,眼底满满的戾气。

  “……好……”夏晚晚迟疑,觉得夏诗晴说得也有道理。

  夏晚晚被夏诗晴带去孕检确定真的怀孕后,将她带到了租来的一个地下室。

  在这里,肚子一天一天变大,而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呆滞。

  人生所有的期盼就是回家,前提却是生下肚子里那个强奸犯的孩子。

  苦,像肝胆碎裂拧出的苦汁。

  五月的时候,夏晚晚的肚子已经很大,加上本来的肥胖,行动不便,夏诗晴担心孩子出事,终于将她接了出来。

  数月的地下生活,夏晚晚出来的时候身上散发着久处阴暗的霉臭味道,脸色苍白如鬼,夏诗晴嫌恶的捂着鼻子,“给你找了家私人医院,去待产,好好生下孩子,懂吗?”

  夏晚晚木讷点头,就被扶上一辆面包车。

  前面司机带着耳机边摇边晃的开车,突然前方出现一辆殡葬车,俨然失控……

  “我靠,不要!”司机猛地抬头惊呼一声。

  夏晚晚随着司机的声音望过去,便见一辆车子朝着他们冲过来。

  嘭!

  巨大的撞击声,让夏晚晚彻底失去了意识。

第003章 南柯一梦

  夏晚晚陷在一个盛大的梦境。

  在梦里,她叫夏冉,变了样子,有窈窕的身姿,出众的能力,受人追捧,被人所爱。

  人影穿梭,无数的画面一一晃过,仿佛度过了一生。

  璀璨却又短暂的一生。

  夏冉在最好的年华里,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但没想到,几年后,却发现男友一直有外遇。

  直到公司庆功宴上。

  她在大屏幕放出了男友和美女下属在办公室里发生的十八禁的画面。

  男友大受刺激,在慌乱中将夏冉推倒。

  她脑袋摔在大理石台阶上,血瞬间流出……

  那一刻,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漫天盖地的血,涣散的眼睛,恐怖的场景,越来越近,仿佛要覆盖下来。

  夏晚晚猛地睁开了眼,片刻后,眸中的画面,才逐渐清晰。

  微微侧头,她看到周围,有几个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满脸不耐烦的夏诗晴。

  “产妇醒了!”一个女护士大声说。

  “快,让她赶紧生。”夏诗晴来了精神,凑过来。

  两句人声彻底的将夏晚晚从混沌中拖回现实。

  小腹传来的阵痛,更让她头脑快速的变得清醒。

  这里是医院。

  此刻,她正在手术台上,准备生产。

  “你们干什么?”她虚弱的开口。

  “蠢货,生孩子啊,你自己出车祸不要紧,差点害死孩子,既然醒了就赶紧给我生,别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夏诗晴低骂。

  夏晚晚愣住,原来,脑海里有关夏冉的一切,只是车祸后的一场梦。

  梦终究散去。

  困顿无力的现实摆在夏晚晚面前,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不下来。

  “用力生!打了那么多营养液,都喂了狗吗?”夏诗晴在旁催促,恶狠狠的说。

  夏晚晚看了眼夏诗晴,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反了天了,你敢瞪我!”夏诗晴没想到夏晚晚竟然敢瞪自己,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夏晚晚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问题,在家里对夏诗晴逆来顺受惯了,怎么就突然想发火呢。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发过脾气,永远唯唯诺诺,懦弱无能。

  医生心急火燎的说,“夏小姐,别打她了,孩子胎位不正,得剖腹。哎,这肥得跟头猪似的,真麻烦!”

  夏晚晚咬唇,医生的羞辱言语,比夏诗晴的巴掌还伤人。

  她的确很胖,体重超过一百五十斤,走在路上就仿佛是游走的肉球!

  太多的人嘲讽她,拿她当玩笑,但她早已习以为常,近乎麻木。

  可刚才,医生的讥讽,让她浑身的毛孔都张开,血冲到脑门里,她看向旁边推车上的手术刀。

  如果她可以站起来,她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刺烂医生的嘴。

  “不过她体型太胖,缝合上很困难,这意味着剖了很可能危及大人安全,家属得补签一个字。”医生赶忙补充道,她可不想担责任。

  “没事,人死了,不会让你们中心负责,不过,小孩一定要保住!”夏诗晴冷血的说。

  夏晚晚直直的盯着夏诗晴,这女人的心肠真够歹毒的,全然没把她当人。

  只是,为什么夏诗晴会那么在意孩子?她想拿孩子干嘛?

  来不及多想,小腹突然一痛,手术刀在她的肌肤上划开一道口子。

  疼……

  漫长的手术开始。

  夏晚晚反反复复的在生死间挣扎,如遭受凌迟般,全身被冷汗打湿,长发黏在脸颊,直到一声嘹亮的哭声响彻产房。

  “生了生了,男孩,五斤一两!”医生确定是男孩,称了体重交给夏晚晴,夏晚晴满脸笑容,抱着孩子走了。

  “别把孩子带走,那是我的孩子……”夏晚晚虚弱的呢喃,视线却很快变得模糊,再次陷入昏厥。

  等她再醒来,已是深夜。

  全身动弹不得,每一处皮肉都在疼,疼到让夏晚晚绝望,真想一死了之。

  可她似乎听到一个美丽的女人,附身在她耳边低语。

  要活下去。

  要让那些垃圾一般的恶人,也尝尝绝望的滋味。

  对,要活下去。

  半个月后,夏晚晚仿佛从地狱爬出来,吃尽了苦头,却凭借着强大的毅力,实现了康复,可以下床自由行走。

  在卫生间,她掀起病号服,第一次,看到了腹部的伤疤。

  那伤疤像一条蜈蚣蜿蜒的趴在她凸起的肚皮上,丑陋又可怖。

  看着这臃肿又丑陋的身体,夏晚晚竟比任何时候都厌恶。

  “如果我瘦下来,会漂亮吗?”莫名的,她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而这个念头,以前从没有过。

  据医院的人说,他们撞到的车是一辆运尸车,里面的尸体是一名年轻女设计师,名字就叫夏冉。

  难不成是对方在自己身上回魂?

  夏晚晚摇了摇头,这肯定只是巧合,毕竟,她只是依稀的记得夏冉的一些事,而关于自己身为夏晚晚的记忆,她都记得。

  摸着肚子上的伤疤,她想去看看儿子,母子连心,让她感到焦虑。

  可从她躺在床上到下床,时间过去大半月,孩子会被抱去哪呢?

第004章 想见见儿子

  夏晚晚走出病房,打算先回夏家,夏晚晴带走了孩子,肯定知道孩子的下落。

  匆匆忙忙走出医院,却在医院门口,撞到了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还来不及反应,两个膀大腰圆的保镖从侧旁冲了出来。

  “你干什么的!”保镖粗声粗气的嚷,没有轻重的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推开。

  夏晚晚眼睛冒星,腹部的伤口又开始疼,那保镖松开手后,仰头便摔了过去。

  本以为会摔在地上,却撞到一堵肉墙上。

  “恩?”一个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夏晚晚头顶响起,言语里带着莫名的厌烦。

  夏晚晚稳住身形之后,吓得赶紧退开,竟然撞了人。

  侧头,便看到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再往上,目光停留在男人的面庞上。

  俊朗不凡的五官,一双琉璃色的桃花眸,里面没有歧视只有冷意。

  但那目光,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着对面的两个保镖。

  “沈三少……”其中一个保镖,认出了男人,高大的身体缩起来,仿佛老鼠遇见猫,神色拘谨。

  “向她道歉。”沈三少清冷的吐出两个字。

  保镖连连鞠躬,陪着笑脸朝夏晚晚道歉。

  夏晚晚好奇,这沈三少原来面冷心热,不过他到底是谁,能让保镖怕成这样。

  仔细的再打量两眼。

  似乎,声音有点眼熟,可一时半会儿竟想不起在哪见过。

  两个保镖道完歉赶紧走了,夏晚晚努力的微笑,向沈三少说道,“谢谢。”

  沈三少却自顾自的脱下黑色的定制西服。

  夏晚晚疑惑,当着她的面脱衣,这是玩哪出?

  难不成沈三少口味重,对她产生了兴趣?

  当然,这只是她的腹诽,口味再重,恐怕也看不上她。

  “替我将衣服扔掉。脏了。”沈三少将西服抛给夏晚晚,迈步离去。

  夏晚晚目瞪口呆,片刻后,只觉怒意冲顶!刚才,只有她碰到他的西服,他在嫌她脏!

  “姓沈的……”回过神的夏晚晚气冲冲的追上去,一声咆哮脱口而出。

  声音刚冒出来,夏晚晚下意识的捂住了嘴,脚步也停了下来。

  她到底在做什么?

  去找沈三少那贵气冷峻的男人讨说法?

  她很想问问自己从哪里来的胆量。

  扔了西服,夏晚晚回了家。

  推开门,吴春华、夏诗晴还有父亲夏国海都在家,不知道商量着什么,一家人看上去其乐融融。

  夏晚晚面无表情穿过客厅,开始一个个房间的找孩子,可能情急,摔得门有些响。

  “你站住!翻箱倒柜的,干什么!”夏国海怒斥一声。

  夏晚晚脚步顿住,这个父亲,将她赶出家数月不闻不问,哪有资格当她的父亲,要训斥,也轮不到他!

  念头一起,瞬间眼神怨怒看了眼父亲。

  “你……什么眼神?”夏国海吓了一跳,语气竟哆嗦了下。

  他难以理解,一贯以来躲躲闪闪的夏晚晚,眼神怎么变得这么吓人了?

  被恶鬼缠身了吗?

  “你,还敢瞪我,要不是你姐姐替你说好话,你以为你能回来!”夏国海气得发抖。

  夏晚晚没理会,继续迈动步子走了。

  夏晚晴让她回来,不也是因为她按照要求,生了孩子!

  上了楼把房间都找遍,她不得不认清事实。

  孩子不在家里!

  他们到底把孩子送去哪了?

  没找到孩子,她快速下楼去找夏诗晴,准备当面找她问个清楚,谁知,夏诗晴率先说道,“你个傻子,倒会挑日子回来,待会儿记得不要乱说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嗯?”夏晚晚心中疑惑。

  今天是什么日子?

  夏诗晴轻哼,直白的说,“你孩子的父亲要来提亲,不过嘛,现在他是我的男朋友,算了,你这蠢得跟猪一样的脑袋,哪懂这些,说了也白说,总之不论什么时候,都给乖乖闭嘴,不然我让爸爸再次赶你出去,让你死在外面!”

  夏晚晚脑中一道闪电劈过似的,有些疑惑终于明朗,眼中翻滚起怒意,但随即强忍着压了下去。

  跟夏诗晴撕一场没有任何好处。

  以前的她,不单在夏诗晴眼中,在所有人眼中,她长得像猪,脑子也像猪。

  但以后,不会了。

  再也不会这样卑躬屈膝的过下去,她要过得跟夏冉一样,活得像个人。

  这时,管家过来通报,说是沈家来人了。

  夏诗晴激动莫名,带着家人立刻迎到门外。

  车进了院子,司机匆匆跑去开门,一个矜贵的伟岸身影,从车后座下来。

  夏晚晚抬眼便认出了来人。

  竟然是在医院遇见过的沈三少!

落花不解伊人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落花不解伊人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娱乐女皇:独家潜规则6章

    原标题:娱乐女皇:独家潜规则6章小说名称:娱乐女皇:独家潜规则第六章算了只能是罢休。顾思齐的身份,不容她嫁。这个圈子里,要是戏演得好,身家稍微清白,女星上位总裁,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那《西游记》里娇俏的鸳鸯公主,虽然没有迷住唐僧,但迷住了东恒的影视总裁,总裁离婚再娶公主,公主生个女儿,一家也算和乐。可是顾思齐,他不仅仅是霸道总裁,究根结底,是煌煌将军之子。这影视集团总裁,只是他一个小小标签罢了。更重要的身份,更重要的事儿,还有太多太多……许亦晴想明白了,失笑。自己上辈子,为何就痴了呢?最后还为了

  • 首席专宠:诱惑替身妻6章

    原标题:首席专宠:诱惑替身妻6章小说:首席专宠:诱惑替身妻第6章好友安妮莫小薇这几天因为脚伤,只能乖乖呆在医院。本来她觉得这样也好,陪着妈妈,能为妈妈做些可口营养的饭菜。只是林静娴很心疼女儿,只许她在床上躺着,连上个厕所都担心,所以小薇也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好吧,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也能……好好想想未来。所以当陈安妮来探望小薇的妈妈的时候,看到小薇一身病号服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吓得直接扔下手里的鲜花,冲了上去,大力的摇晃着莫小薇的手臂:“小薇你怎么了?小薇!小薇你醒醒!”莫小薇无奈的翻了一个

  • 谁许帝心薄尽欢6章

    原标题:谁许帝心薄尽欢6章小说名称:谁许帝心薄尽欢第六章内情她的一连串长笑让他莫名其妙又有些心里不安,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她澄清碧波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绝望呢?就在那一瞬间,他心软了,心底仿佛有个什么声音在提醒他,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让自己后悔的事?”他喃喃自语,是什么,是亲手毁了和雪殇的情吗?可背叛的是她,她一早就跟了澹台写意,为什么还要反过来指责他!“贵妃身体抱恙,她生辰想要看故国的舞,那么就由你来跳吧,那一日四国使臣都来,朕要你赤足!”凌寒曦的嘴角泛着残忍的弧度。“你卑鄙!”澜雪殇猛然抬

  • 于林深处等你6章

    原标题:于林深处等你6章小说书名:于林深处等你第6章秦商的羞辱雨越下越大,我原本就裸露在外的胳膊此时被雨水打的越发的冰冷,我看着那辆银白的车,它停在了我的不远处。车窗摇下,我看到了秦商那张冷峻的脸。似乎是为了提醒我,秦商冷着脸猛按了两声喇叭,然后提高了声音说道:“怎么,这就是你们陈家少奶奶的待遇?还是你们陈家的家规要求你一定要站在门外不给进门?”我窘迫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让他看到我这样狼狈的样子?老天爷,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折磨我。秦商的表情很嘲讽,他肯定是在开心看到我这么狼狈

  • 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6章

    原标题: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6章书名: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强取豪夺的手段多得去七年推倒个小同学,男的,同班,说他偷亲七夕。戚暖看儿子板着的小俊脸,问女儿,偷亲哪了?七夕举起自己的小肉爪子给妈妈看,脆生生说:“他亲了我的手。”戚暖哭笑不得,亲了一下小手,儿子就要推人了,谁给他的脾气,怎么这么有个性!七年两手插着校服的裤兜兜,不认错。妈妈说他比七夕晚出生两分钟,他是弟弟要听姐姐的话,还要保护好姐姐。他都不偷亲同班的女同学的,只有女同学偷亲他,但他很绅士,不计较。反之偷亲七夕的,就是流氓!戚暖

  • 爱你已是黄昏时6章

    原标题:爱你已是黄昏时6章小说名字:爱你已是黄昏时第6章破鞋而已肮脏的话传入唐溪的耳中,她觉得污了自己的耳朵。从没想到赵煜城能恶心到这个地步。她憔悴的脸止不住的冷笑。“怕,我当然怕,人碰到会咬人的疯狗谁不怕呢?”这一番话,瞬间激恼了赵煜城。指着唐溪破口大骂:“唐溪,你算什么东西,今天就算是顾子霖在我面前,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我觉得赵总您说这句话前该先想一想,靠着我上位的您,算什么东西?”唐溪反问道。她就算脾气再好,也忍不了这个人面兽心的小人。当初是赵煜城利用她,盗取了顾氏企业的机密文件,然后

  • 时光知我情深6章

    原标题:时光知我情深6章小说名称:时光知我情深第六章:被陷害唐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累了,双腿都有些发抖,本来就有些浮肿,这下似乎更厉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动了胎气,肚子一阵一阵的疼,不过推开门看见易凡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她心里忽然就轻松了很多。“你回来了?”她想问候一下他,问问他有没有受伤什么的。然而下一秒,易凡手里的一堆照片,噼里啪啦就朝着她摔了过来。她来不及躲闪摔倒在地,易凡走了过来,盯着她的眼神里全是恨意,“谁给你的胆子,敢背着我去偷男人?!你不是不想离婚吗?你纠缠着不肯跟我离婚,就是为了拿着我

  • 假如不曾爱上你6章

    原标题:假如不曾爱上你6章小说名字:假如不曾爱上你第06章失落庄南风伸手,拉过了苏小豆的手,将戴在她手指上的心脏检测仪给扶正。“小豆,你要是想哭就哭出声来,别太压抑了,就算是全世界的所有人都抛弃了你,我还是会陪着你的。”庄南风看起来十分的疲累。他说出来这样的话,怎么能不让人感动。“没事的,小豆,你的手术是我做的,我做的很认真,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好起来,就可以去抱抱你的宝宝了。”苏小豆想哭,可是嗓子却是干哑的疼痛着,只要她一用力,就觉得周身的伤口像是新刺入的一样,让人难以承受。病房的门,被秦谨给

  • 你的薄情毁我情深6章

    原标题:你的薄情毁我情深6章小说名字:你的薄情毁我情深第6章:最痛快的惩罚人流是无痛,许薇没遭受太多痛苦,可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孩子从体内剥离,好像心也被器具给挖了一个洞,空荡的厉害。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江淮,倒是方佳妮一直守着,跟着医护人员把许薇送去病房,便在一旁的陪护床坐了下来。她白长直的双腿交替,姿态高傲又风情,把玩儿着涂的鲜红的指甲,撩着眼角似笑非笑的斜睨着许薇。“人流的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方佳妮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就像刀子戳在许薇空洞洞的心窝处:“想来也没遭什么罪,无痛人流呢,要说

  • 越姐代婚6章

    原标题:越姐代婚6章小说名字:越姐代婚第六章被逼吃打胎药她被拖到医生面前。“先生,我们急诊室是不做人工流产手术的。”医生的话让秦雪眼睛一亮,但却很快又黯淡下去,就算孩子今晚能保住,明天严朗一样会带她到医院来打掉孩子。“东子,去买打胎药。”严朗冷声对旁边的保镖说道。秦雪眼泪流的更凶,她再次看到了男人的残忍和无情,竟连一晚上都不想再等待。严朗没有在医院里就让秦雪吃下打胎药,而是带了回去。“不要,严朗别让我吃,求你,我知道错了,你饶过这个孩子吧!”当看到严朗手中的药片时,秦雪再次哀求起来,她真的不想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