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前妻归来:总裁靠边站 全文免费阅读

2018/2/11 19:01: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前妻归来:总裁靠边站

【第一章】 出狱

北岸郊区的半山腰上,这座建筑已有多年的历史,门前的几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北岸第二女子监狱。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那扇沉重而生锈的铁门被推开,夏暖看到了门外的世界,觉得那般陌生,眼睛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光线,毕竟监狱里只有黑暗。孤雁在天空中扑展着翅膀,风一吹,对面路边的落叶婆娑起舞,心底里油然而生了一丝凄凉。

“夏暖,你因为表现良好所以提前一年出狱,出去之后要好好做人,你还年轻。”女狱警看面前这个美貌的女子,惋惜叹气。

夏暖冲她微微勾唇,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出了大门。心中暗嗤,她好好做人得到的是怎样不公正的对待,而那些不好好做人的,却都在外面快活着。

风依旧吹着,夏暖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有些凉了。前妻归来:总裁靠边站 全文免费阅读这个秋似乎特别没有生机,除了随处可见的落叶,空气中都是冷冷的气息。三年前,她知道了他和她结婚的真相,心如死灰,求死不能,却换来三年的牢狱之灾。

而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她在监狱里等到了他的一纸离婚协议书。签了字,从此毫无瓜葛,夏暖竟觉得有一丝轻松,但她只恨为何没有一刀将他解决了,这样即使要她陪葬,她也心甘情愿。而如今,受苦的只有她而已。

沿着道路越走越远,夏暖贪婪地呼吸着着新鲜的空气,已经三年了……天有点冷,她搓了搓手,手掌粗糙的触感,令她心中一滞。黑暗的牢狱生活,已将她过去的骄傲渐渐磨平。前妻归来:总裁靠边站 全文免费阅读

虽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但是她也获得了新生。夏暖望着太阳所在的高空,虽乌云密布,依旧挡不住阳光。

一辆马萨拉蒂突然停在她的面前,车门被打开。一身西装戴着眼镜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斯文有礼开口:“夏小姐,上车吧。”

夏小姐?夏暖心底冷笑。笑三年前浩洋一直喊她季夫人的,现在他改口叫她夏小姐了。

夏暖没有上车。阅读huijindi.com只是接着问道:“他呢?”她轻声开口,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未见半分波澜。

简浩洋只恭敬回道:“季总忙,走不开。”

夏暖冷笑,忙,忙着和他心爱的人一起吧,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夏玫思。

“浩洋,那宇昂在哪,我想见他。”夏暖道,她入狱时宇昂还不到一百天,只记得是个粉嫩的小男婴,不知道他得多高了,会喊妈妈么?喜欢吃什么?

简浩洋垂眸,依旧谨慎地答道:“小少爷他很好,乖巧聪明,季总也很疼爱他。”

是么,疼爱?她眼底皆是嘲讽之色。当年,他和她结婚,她怀上了孩子,她是多么单纯的开心啊。来自huijindi.com殊不知,他原来是要用他们孩子的脐带血,给夏玫思治白血病。哪怕医生说只有20%的匹配率,他依旧愿意为了夏玫思尝试。一个治病工具的孩子,他会疼爱么?

长久的分离,夏暖克制不住想念:“我要见我儿子!”

简浩洋支支吾吾半天,说道:“这个,您要问下季总的意思!”

夏暖冷眼望过去,“我会的。”在监狱的日日夜夜,除了相思,她亦坚定了一个信念,不管多难,她也要想办法夺回孩子的监护权。否则,难道让她那个面善心恶的妹妹当后妈吗?

想到这,夏暖突然问:“季明泽,他结婚了吗?”

问完,她忍不住蹙眉,她问的真可笑。她与季明泽离了婚,季明泽自然是迫不及待地要回到夏玫思身边的了,她简直就是明知故问,自取其辱。

简浩洋也只淡淡地回道:“季总他今天结婚。前妻归来:总裁靠边站 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

还真是巧了,夏暖唇角一勾,看不出是笑还是其它的意思。她抬起眼帘,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岱,淡淡开口:“谢谢你,浩洋。回去告诉你老板,谢谢他派人来接我出狱。”

说完,还未等简浩洋反应,她反提着行李包转身就走。秋风将她身后的落叶扫起,平添了一丝孤寂,更显得她的背影纤弱,有着无尽的苍凉。

简浩洋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夏暖是一个很倔强的人,即使她如今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夏家千金,可骨子里的高贵与坚韧、自尊,不会允许她接受任何与季总有关的施舍。

***

北岸市。

这一日最热闹的地方应该就是季家大宅了,因为今天是北岸赫赫有名的季家集团总裁与夏家千金的大喜日子,宾客们都是这北岸有头有脸的人物。

宴客的大厅,四处皆是以粉色玫瑰布置着,空气中都透着浸人的芬芳。谁都知道,夏家千金夏玫思,最喜爱的花便是玫瑰,可见季明泽对她有多重视。何况她已有孕月余,此时是喜上加喜,婚礼自是要大肆操办的。

人声鼎沸,杯觥交错着,屋内柔色的灯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灯束再一闪,转到台上,此时主婚人正在按稿演说着本已拟定的说辞,记者在台下一顿猛拍,今日的头条非此事莫属了。

新郎穿着一身法国特制的西装,剪裁得当,浑身散发着高贵与清冷的气息,而新娘则着穿着及地的白色婚纱,腰间系着蝴蝶结,露出精致迷人的锁骨,可爱又不失性感。二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相配,此刻的他们绝对是现场最耀眼的星光。

只听主婚人道:“季明泽先生,你愿娶你身边这位美貌的小姐为妻,并一生爱护她,尊重她,携手共度一生么?”

季明泽的一双黑瞳下闪着凛然英锐之气,宛如雕琢般的俊脸上未见一丝表情,他绝美的唇形张了张口,脑海中闪过的却是另一个女子穿着白衣婚纱的画面,瞬间有些愣神。

所有人都在等着新郎的回答,可他竟然走神了。夏玫思小脸有些通红,低声提醒道:“明泽。”

季明泽只望了她一眼,勾唇而笑,眼神中带着一丝宠溺,“我愿……”话声还未落,只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慢慢转向那个正走着红地毯步入大厅的人,只见她一袭浅绿的长裙,如泼黑般的长发随意散落着,身形纤细,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明亮的眸子,巴掌大的小脸有一丝苍白,绝美的容颜如三年前一样,丝毫未变。

她接受着周围投过来的眼光,却没有一丝的畏惧。

真好,今天是他们的大喜日子,看,这儿布置得多温馨,他们多么幸福。夏暖莞尔,笑容背景有一丝苍凉。

宾客中已经有人认出她来了,指着她窃窃私语道:

“她不是夏家大小姐吗?”

“就是她,之前因为蓄意伤人坐牢了,怎么这会出来了?”

“八成是来闹事的,前夫与妹妹的婚礼,啧啧,有好戏看了……”

所有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那些记者早已按捺不住,对着夏暖拍了几张特写,这个女人虽然衣着简单,但却气质出众,美得不像话。更有甚者话筒已经举到夏暖的跟前,大多数人都知道夏暖的来头,今天这个日子本就搞得北岸满城风雨,如今夏暖的出现更是另事件上升了一个级别的爆炸性。

不知道为何,随着夏暖的到来气氛似乎都凝固了,季明泽看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有一丝厌恶地别过脸去。

夏玫思心中忐忑着,夏暖……她怎么来了,她不是应该还在坐牢吗?

夏玫思精致的小脸上浮上了一丝愁容,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夏暖竟然敢来!拳头紧紧握起,眸中已是凛然的神色,但她一向以名门淑女的身份自恃,再怎么慌乱也只能表现出平静的模样。

【第二章】 前夫的婚礼

夏父与夏玫思的母亲此时也发现了夏暖的到来,反应如出一辙的惊讶。

身为伴娘的夏雨嘉最先道:“姐,我叫保安轰她出去。”夏雨嘉看着夏暖的神情,简直要把她吃掉一样。

夏玫思摇头,她只抬眸看着季明泽,只见季明泽对着两旁的保安道:“你们是怎么做事的,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放进来么?”他的目光如十里寒冰,另人不禁一颤。

保安得令冲了出来,请夏暖离开,但夏暖只是冷冷一笑,她的目光看着季明泽,她的前夫。又看着夏玫思,这同父异母的妹妹,当年她抢了妹妹的男朋友,如今季明泽又回到了她的身边……看,佳偶天成,他们才是最适合的一对。

夏暖笑着,笑自己当年的天真,笑自己傻。

她并不是来闹事的,她只想来看看她的孩子。

“我要见宇昂,见到他,我就走。”夏暖的语气不容置疑,她的目光紧接着又扫过坐于贵宾席上的夏培江与苏曼文。她的父亲竟对她熟视无睹,甚至不愿正眼看她,他身边的女人,还是与多年前同样的嘴脸,红唇涂得发亮,总另人感觉很恶心。

夏暖的心早已被伤得千疮百孔,已经刀枪不入了,早已不会在乎这些无谓的人。她只冷看着季明泽。

苏曼文扭着妖娆的身姿离开贵宾席,他很满意季明泽这个女婿,自然是不希望任何人来破坏她女儿的幸福,来到二位新人面前,开口道:“明泽,快将这些不相干的人赶出去,今天是你与玫儿的大喜日子,可别误了良辰。”

夏雨嘉附和道:“是啊姐夫,赶紧将她赶出去吧。今天来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瞧她一身破衣服的模样就觉得晦气!”

季明泽幽冷的目光散着的寒气,“还不将她带走!”

保安一拥而上,架着夏暖的手要将她拖走。

夏暖挣扎着,想要甩开那几个保安的手,但她只是一个弱小女子,哪里敌得过他们的蛮力。但她决心一定要看到孩子,所以奋不顾身地反抗着,狠狠地在其中一个保安手臂上咬了一口,又将在另一个保安裤裆上踢了一脚,使得他“哎呀”惨叫一声。

宾客中已有人嘲笑出声来,看这个女人跟疯了一样,哪里还有当初夏家千金的样子。

夏玫思道:“明泽,算了吧,怎么说夏暖也是我姐姐,让她留下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她亲昵地拉着季明泽的手臂,大方得体地笑着。

旁人纷纷夸她大度,不愧是名门小姐的风范。

“姐姐!”身后的夏雨嘉气得跺脚,她很讨厌夏暖,片刻都不想看见她。

季明泽只是不经意间拉下她的手,笑道:“我只是不希望别人来破坏我们的婚礼。”

他此时才正眼看了看夏暖,那一双剔透的眸子里,带着憎恨,带着仇视,还有一丝漠然。

那样的目光,似乎要看到他的心底里去,季明泽从来没有见过她如今的模样,不过一切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怪不得任何人。

“季明泽,我没有兴趣来闹事,我只希望见宇昂一面。”夏暖的态度很坚决,她的背挺得直直的。这个娇弱的身躯似乎蕴含着很大的能量与气场,另周围的人不敢小觑。

季明泽勾唇,魅惑地一笑,目光中的凛然之色悄然划至她的脸庞,锁在美丽的瞳孔之上,冷淡地开口:“你若求我,我还是会答应的。”

夏暖心中的火气涌了起来,微咬朱唇,须臾只是回道:“宇昂是我的儿子,你没有权利阻止我见到他。今日若不让我见他,你觉得这婚礼还能成吗?”

夏暖冷笑,她环顾四周,看着满堂的宾客,“今日来的都是北岸有头有脸大人物,你也不想闹出什么笑话吧,何况今日还有记者朋友在场。我夏暖光脚不怕穿鞋的,明天的头条不管怎么写对我都没有任何损失!”

好啊!胆量见涨了。

季明泽心中笑着,这个女人还真不是吃素的,竟然敢威胁他,他欲开口说些什么。再次被夏玫思阻止了,夏玫思轻轻拉着他的衣服,温柔道:“明泽,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我不希望在这么特别的日子里有不美好的回忆。”

季明泽黑色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光,最后对着一旁的站着的中年男子道:“刘管家,去将小少爷带下来。”

“是。”

刘管家从左边的楼梯上了楼,宾客中再次涌起闲言碎语。

知情的人都清楚,季明泽三年前曾与夏暖结婚,夏暖从自己妹妹手上抢过这个男人,只可惜,刚生下孩子不久,夫妻就开始闹矛盾,最后夏暖因为持刀将季明泽捅至重伤而被送进监狱,而她的父亲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她与夏家已经半分瓜葛都没有了。

在上流社会里,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也没啥好奇怪的。但是对于夏暖,恐怕没人不知晓她的名气,容貌冠艳整个北岸,学业也是一顶一的出众,当时她已经进入夏家的集团公司上班,外界有传言她将会是夏培江的财产继承人。

后来出了那样的事…………有人看戏,有人惋惜。

夏暖的目光注视着楼梯,只见刘管家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走了下来,怀里的孩子穿着白色小衬衣,外面是黑色小马夹,虽然婴儿肥还未被褪去,但也显得精神又帅气。在灯光的照耀下,他那层次分明的茶褐色头发顶上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光,细长的眼睛,单眼皮,眸子看着满堂的人,没有一丝胆怯。

夏暖的心是激动的。她终于看到了宇昂,她的孩子。

曾经在无数个梦里梦见过他,果然跟她想象的一样,他拥有着精雕细啄般的脸庞,有纯澈的双眼,带着与生俱来的非凡贵气。

“宇昂……”夏暖刚欲要冲过去,季明泽便命人将她拦住了。她的泪宛转落下,一直紧紧地看着孩子。她多想摸摸他的小脸,抱抱他。

季宇昂也在注视着她,只当她是一个漂亮的阿姨。可是今天是爹地的结婚日子,这个阿姨为何哭了。

季宇昂转过脸奶声奶声地开口,“刘叔,这个阿姨是谁,她刚刚在喊宇昂的名字。”

刘管家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回答,只道:“她是过来参加季总婚礼的。”

季宇昂小脸上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但大人说的话想必一定是真的。他又继续道:“阿姨哭了,她长得多漂亮,为什么要哭。”

夏暖泪流满面,她距离孩子有着十多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就像隔着千山万水,无论如何她都无法跨越似的,心中如针扎一般的疼。她拼命地想要挣脱保安的手,但是她真的做不到。

宇昂,我是你妈妈……

她在心里默念了千百遍,她不知道如何向孩子开这个口,若是孩子知道她有一个曾经坐过牢的妈妈,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伤害。

季明泽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招手示意刘管家将孩子抱走。

夏暖看着孩子远去的身影,瞬间觉得手脚无力,心疼到无法呼吸。

一道冷冷地声音落下:“孩子你也看了,可以走了吧。”

夏暖嫣然一笑,看着季明泽,笑容中带着一丝嘲讽。她轻启朱唇,开口一字字道:“祝你们到老。”

说完便转身而走,走得那样绝决。她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

离开季家之后,夏暖走着去中心医院。

离开监狱的第一天,如愿以偿见到孩子,她还是很开心的。

三年又零八天,在监狱中的她不知是如何渡过的。那儿只有黑暗与肮脏,四处皆是腐朽的气息。如今的她,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终于是自由的了。

前妻归来:总裁靠边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前妻归来 或 总裁靠边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清宫大内紫禁城,旧梦依稀,往事迷离

    故宫自明代永乐帝兴建以来,至今有五百余年的历史。明代的北京城有三重,都呈长方形。最里面的叫宫城,亦谓紫禁城。天帝所居的天宫称为紫微宫。皇帝自命九五之尊,所居住的宫殿命名为“紫禁城”。紫禁城里住过明清两代二十四个皇帝,明代十四个,清代十个。其威严与神秘,代表着朝代的核心,象征着无上的君主尊严。是为绝对的禁地,自然不轻许庶民百姓靠近。辛亥革命以后,王朝倾覆,政治翻新。紫禁城失去了极权色彩,宫城和珍藏逐步呈现在人们面前。不少人对巍峨的宫阙和炫目的瑰宝叹为观止。而绝大多数人难以身临其境,只在剧中对其了解

  • 天珠鉴定与由来

    天珠鉴定与由来天珠藏语叫(si)汉语译为“斯”或“瑟”,又称“天降石”。在《藏汉大辞典》里天珠的解释为:“亚玛瑙,猫睛石,一种宝石,俗称九眼珠。入药能治脑溢血”。最早的天珠为象雄天珠,象雄天珠诞生于古代横跨中亚及青藏高原最强大的文明古国--古象雄王国,它是雍仲本教的圣物,是藏族七宝之首”由于老天珠过于量少宝贵,全球仅几千余颗,商场供需失衡下,近年来,后人以相似的矿源模仿制造,其认定为天珠自身并无好坏之分,只有品相凹凸及磁场巨细之分关于天珠新老;按照天珠的年代划分,分为老天珠和新天珠。天珠的年代是

  • 紫砂壶大师告诉你什么是好紫砂?

    判断一把紫砂壶的好坏。我们一般都要从泥,形,工,款,功,或者形神气韵等方面来进行考量,不过也因人而异,每个人审美观念不同、认知水平的差异在面对同一把壶的时候,对这把壶的评价也会千差万别,也有可能观点完全对立。俗话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对于我们刚入行的新手来说怎么判断,相信谁的说法呢?我们可以依靠紫砂壶大师的判断标准来衡量一把紫砂壶的好坏,大师是圈内公认的紫砂壶行家,他们的审美、认知都代表着市场的风向标,因此看看大师眼中好壶的标准,对我们以后选购紫砂壶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下面我

  • 河北秦皇岛碧霞宫举办恭贺泰山圣母碧霞元君圣诞活动

    中国公益记录者在线河北讯(公益记录者李东杨)2018年6月1日,农历四月十八,河北秦皇岛碧霞宫举办了恭贺泰山圣母碧霞元君圣诞活动。祈愿碧霞元君福绥海宇,恩泽人间,保国清平,佑民安康,为众生祈福,消灾延寿,求福求财,解灾度恶。据了解,碧霞元君,全称为“东岳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居天妃宫,道教尊为“天仙玉女碧霞护世弘济真人”、“天仙玉女保生真人宏德碧霞元君”,“金光普照天尊”等。因坐镇泰山,又称泰山圣母碧霞元君,俗称泰山娘娘、泰山老奶奶、泰山老母、万山奶奶等,是道教中的重要女神,也是中国历史上影响

  • 元素|不可或缺的7大中式元素,让家里的中式装修羡煞旁人

    春花秋月竹影娉婷,古卷青灯书墨飘香。自古以来,中式古风情怀便受到许多文人墨客、儒士名仕的钟情和喜爱。时至今日,许多朋友的家中或是已经是中式装修,或是已经加入了大量的中式元素。小编想说,中式空间想要一鸣惊人羡煞旁人,最主要的便是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中式七大元素。字画/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字画起源久远,作为国人传统文化的精髓,其“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特性,足以给整个空间带来独步当世的文化氛围和气质情怀,在客厅或是书房或是玄关,挂上一副字画,整个空间的美感顿生。桌旗/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

  • 12经络的作用说明汇总,关键时刻可救命!

    中医上讲一通百通,一堵百堵,如果经络有很多的气节点堵塞,疏通则会一点点将经络的气节点化解,疏散,排出体内,从而百脉通,除百病。今天找到了人体十二经络的作用、疏通方法、要穴等,集合在下面一次分享给大家。一、膀胱经人体有三大排毒的途径:第一条:通过输尿管把尿液排出的通道,这是体内排出毒素的最大一条通道。第二条:通过大便把内体脏东西排出体外。第三条:是毛孔,通过发汗把体内的毒素排出去。膀胱经是掌控尿液和汗液这两条通道的,所以这条经络一定不可以被堵住,另外,膀胱经是直接连接脏腑的,膀胱经是从眼部的精明穴

  • 赌石现场,这块975克的莫湾基料子,竟然赌出冰阳绿戒面级别?

  • 我多想,哭了有人安慰;累了有人依靠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心也跟着感觉到了疲惫,人生日复一日,有多少时刻,是发自内心感觉到快乐,有多少时刻,是切切实实感到幸福。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带着伪装的面具,强颜欢笑,对谁都是一副坚强的样子,别人问起,也总是习惯说没事。可是到了人群散尽,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那些疲惫和孤独感,就像洪水一样向自己涌来。想哭,却怕没有人安慰,想靠,身后却没有坚实的怀抱。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会了假装坚强;每个人,都能够把自己心里最苦涩的一面,藏在最深的心底,不会轻易拿出来,只是在深夜的时候,

  • 经说法灭的原因:习学世间戏论,舍出世间诸佛正教

    经说法灭的原因:习学世间戏论,舍出世间诸佛正教佛临涅槃记法住经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我涅槃后第十百年,吾圣教中,戏论坚固。我诸弟子多勤习学种种戏论,舍出世间诸佛正教,所谓契经、应颂、记别、讽诵、自说、缘起、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及与论义;精勤习诵世间戏论,所谓王论、贼论、战论、食论、饮论、衣论、乘论、我论、淫论、男论、女论、诸国土论、诸河海论、诸外道论,由乐此等种种戏论,令诸沙门、婆罗门等轻毁退失我之圣教。于我正法毗奈耶中,当有如斯诸恶苾刍、苾刍尼等,不善修习身戒心慧,更相忿争谋毁诽谤

  • 行书《清平乐·村居》,我已沉浸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