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私密记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2/13 9:02:0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私密记忆
第二章 变态的手段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张峰也不例外。小说私密记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张峰的秘密就是他拼图一般的记忆。

或许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相信,张峰居然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张峰这个名字,还是他从渔民家里包咸鱼的一张残破的报纸上看到一个出车祸的人的名字,觉得挺顺耳的,顺手拈来用了。

一年前,他被几个渔民救起,一年之前的记忆,就好像被删掉的程式一样,毫无记忆。

我是谁?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可对于张峰来说,确是他迫切的想知道的答案。

半年前,脑袋不小心磕在了门框上,一阵眩晕过后,他记起来了一个名字,吴安,他相信,这个他唯一能够记起的名字,跟他一定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离开了渔村,来到了东湖市,之所以选择在东湖找,因为在东湖,吴是大姓,据说姓吴的就有近百万。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光东湖市,叫吴安的就有五十个。

张峰知道,仅凭着这一个名字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他不知道有关这个人的任何事情,只是一个名字,见过了几个吴安之后,他彻底失望了。第一个叫吴安的是东湖大学的一个教授,五十多岁的一老头,见面之后,他说根本就没见过张峰。第二个吴安,看到张峰就把他抱住了,热情万分,狂吻不已,非说张峰是他爱人,cao,张峰见过那人之后,刷了二十几遍牙,依然觉得恶心,张峰不相信,自己失忆前会喜欢男人?第三个一见面,张峰就雷住了,居然是个女人,风骚妩媚的坐台小姐,说不上几句话,纤细的小手就往他下体摸,吓得张峰赶忙逃走。第四个更离谱,关在三院里,著名的精神病研究中心,他在里面已经被人研究了五六年了,一见面,就指着张峰说:“你是我孙子!”气得张峰都差点抽他了。

这半年来,张峰见了四十九位吴安,他有些泄气了,只剩下一位了,见过之后,如果还不是,就意味着希望破灭。

不过,这半年来,张峰也不能说全无收获,最起码,认识了一位好兄弟,叶风。汇金地

第一次见到叶风,是在一个菜场附近夜市摊上,找了一天吴安,张峰饥肠辘辘,点了龙虾,叫了扎啤,正吃着,不远处,嘈杂声响起。张峰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五个光着膀子的壮汉,正围着一男一女,为首的一个男人,是个光头,胸前纹着一只虎头,手里拿着一根棍子,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在男人的面前晃动着:“叶风,你小子胆子不小,老子的妞,你都敢碰?”

叶风陪着笑脸:“光哥,小红妈妈生病了,她只不过想回家看看!”

叶风的话还没说完,光头抡起棍子就是一下:“去你妈的!”

叶风一声惨叫,脑袋就见红了,叶风捂着流血的头,似不甘心:“光哥,你们这不是逼良为娼吗?”

“老子的事情,你也敢管!”光头怒极,说着,抡起棍子,朝着叶风的脑袋疯狂的砸去,叶风也不示弱,一把抓住了光头的棍子,鲜血模糊了他的眼睛,闻到血腥的叶风,就好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抓着棍子,抬脚对准光头的下体就是一脚,光头没想到叶风敢还手,这一下子,踢中了他的命根子,光头嗷叫着,在原地蹦跳着。

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了,光哥是这一片的地头蛇,手下几十号兄弟,光头的手下一看老大被叶风打了,知道叶风就是一个穷打工的,没什么背景,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叶风一看这阵势,知道坏了,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只能拼死一搏了,他疯狂的挥舞着从光头手里夺来的棍子,大叫着,看到发疯的叶风,几个壮汉一时近不了身。

缓过来的光头,双手捂着裆部,豆大的汗粒直流,他叫嚣着,尖利的嗓音,划破夜空的宁静:“叫人,叫人。”

三个壮汉围着叶风,另外一个一溜烟的跑开,不到几分钟,呼啦啦的来了十几号人。

正在夜市吃东西的人们,看到此情形,吓得东西也不敢吃了,付钱走人,喧闹的夜市,突然之间,变得死一般寂静。阅读huijindi.com

叶风被十几号人围在当中,他彻底的吓闷了,他身边叫小红的女孩子,吓得浑身如筛糠。

十几双冷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叶风,手里挥舞的棍子,慢慢的垂了下来,他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外面,他多么希望有人能打电话报警,要不然,今天他九死一生。

可是,在菜场这一片,有谁敢惹光头,都怕光头秋后算账,没有一个人敢见义勇为,伸出援助之手,只能躲在远处,眼睁睁的目睹这即将发生的惨案。

“给我往死里打!”光头一声令下,这帮人一拥而上,叶风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已经被人踢到在地,黑压压的一片人,围着叶风,只听着棍棒声夹杂着叶风的惨叫声。

小红被人拉到了光头的跟前,光头一手捂裆,一手用力的扇在了小红的脸上:“臭婊子,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一巴掌打得小红嘴里直流血,光头还不解气,腾出捂着裆部的手,抓着小红的头发,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扇着小红的脸,小红的脸,不一会儿肿得就跟猪头一样,她哭着,求饶着,可是没用,光头越打越气,手打疼了,从旁边一个小子的手里,抢过了木棍,劈头就要打。

眼看着这一棍子就要打下去了,小红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落在光头的手里,这次肯定死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有力的胳膊抓住了光头的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光头一愣,扭头一看,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高过他两头,长得白白净净的,一看模样,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大学生,光头冷笑一声:“孙子,老子的事情,你也敢管!”

一听光头叫自己孙子,张峰怒从心中起,想起了精神病院那个叫吴安的人喊他孙子的事情,正窝着一团火呢?

“你找死!”张峰说着,眼里闪过一道慑人的寒光,手从光头的手臂上轻轻滑过,一把抓住了光头的的大拇指,嘴角微微一动,只听得咔吧一声,传来光头的惨叫声,他手里的木棍落地,大拇指松松垮垮的垂在那里。原文huijindi.com

站在光头身边的一个小子心里骇然,刚刚发生的一切,他看了个真切,张峰只是轻描淡写的这么一用力,光头老大的大拇指就断了。

看张峰文弱的样子,怎么也想不到他出手这么变态?

听到光头惨叫声的那帮小子,全都围了过来,一个个眼里放射凶狠的寒光,这帮小子,是这一带的地痞流氓,最擅长的就是打架闹事,从来都是他们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看到他们老大被人折断手指,他们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张峰一把抓起光头的领子,光头呻吟着,疼得眼泪都下来了,十指连心呀!

“放了那对男女!”张峰冷冷的盯着那群人。

“你说放就放,你算老几,放了我们老大!”

张峰眼里闪过一丝冰冷:“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讨价划价!”话音刚落,只听得光头又一声惨叫,他的食指垂落下来。

光头的手下一个个心里打了冷颤,他们在菜市场这一片混,什么样的狠角色没见过,可看到张峰如此对付他们老大,他们经不住有些心怯了。

“快放人呀!你们想看我的手指全部都被折断吗?”光头哭喊着。

光头的手下不得已,只得放了人。版权huijindi.com

叶风从地上爬起来,血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小红哭着扑到了叶风的怀里。

看到他们放了人,张峰松开了光头,在光头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光头好像一个皮球一样在地上滚了几圈。

光头哭着滚到了他们的手下跟前,脸都变绿了,破锣一般的声音扯开了喊道:“给我干死他!”

光头的手下,一窝蜂一样的冲了过去,张峰看他们冲过来,不紧不慢,从地上捡起光头掉落在地上的木棍,拿在手里,用力一捏,让人惊愕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木棍中间被张峰捏着的部分,顿时变成了木屑,飘飘散散的落在了地上。

光头的手下看到这一幕,吓呆了,赶忙停住了冲击,有个小子,立功心切,冲得太猛,没刹住,一下子冲到了张峰的跟前,扑到了张峰的怀里,吓得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张峰跟前:“大,大哥,饶命呀!”他怕得要死,生怕自己跟那木棍一样。

这么骇然的手段,谁能不怕?这还是人吗?

就这样,张峰在一伙地痞流氓的手里,救下了叶风跟小红。

第三章 模特妹妹

叶风跟小红是同乡,同一年来东海打工,叶风去了工地做小工,小红去了酒店做服务员,可后来叶风才知道,小红被光头那伙人逼迫,做了坐台小姐,叶风虽然愤恨光头,可他这个人,生性胆小,可脑子却好使,计划好一切,准备带着小红逃离东海,却不想,被光头他们堵住了,这才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后来叶风送小红回家,自己又回到了东海,有了张峰在,叶风谁也不怕了,自从那次之后,光头他们见到张峰和叶风,都是绕着走,叶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活得像个人过。

叶风端起了酒杯,跟张峰碰了一下:“兄弟,这一杯,我敬你!”叶风很开心,今天,小红从老家打来了电话,说她结婚了,她可以开始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特地让叶风感谢一下张峰。

张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真替小红感到高兴!”

叶风一咂嘴巴:“看到小红得到幸福了,老子那顿打,没白挨!”

张峰端起酒杯:“大哥,感谢这么久以来,你对我的照顾,来,老子敬你一杯!”

在张峰看来,认识叶风,是他的人生新的开始。

失去记忆之后,张峰就好像一张白纸一样,他的人生,是个空白,这个世界,除了小渔村之外,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全新的。

在这段日子,叶风教会了张峰很多事情,带着他在工地上干活,学会了抽烟,赌博,说脏话,甚至,还带着他去了洗头房见识了一番,叶风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他跟很多打工的一样,只能靠这种方式解决自己的性欲。

相比那个淳朴的小渔村来说,东海就复杂的多了。

张峰这张白纸,被叶风涂抹的乌七八糟的,张峰却一点也不在乎,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个什么人?说不定,比现在还粗俗不堪。

根据张峰骇人的手段,叶风曾经猜测,张峰以前可能是黑社会老大,或者,是个很厉害的特种兵,还有可能是某个很牛B的杀手集团的杀手。

张峰不知道,他对自己的过去,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是谁?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他的头,就疼得厉害。

这一天,收工之后,叶风带着张峰去洗浴中心洗了澡,却没有像以前一样洗完澡了再按摩,而是带着张峰换上一套整洁的衣服,离开了洗浴中心。

一路上,张峰跟叶风的打扮,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们两个人的穿着,怎么看怎么别扭,两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两套西装,这两套西装是叶风和张峰在逛超市的时候买的,叶风的显大,穿着松松垮垮的,张峰的显小,穿着紧绷绷的,不是不想买合适的,就剩这两套了,特价,两套西装,才两百块钱出头。

张峰不在乎,在工地上,干得都是又累又脏的活,穿着这套整洁干净的西装,他已经很知足了。

叶风今天似乎很高兴,去了蛋糕店买了蛋糕,一看价钱,张峰直咋舌,叶风平时对自己抠得要命,买个衣服都舍不得,却买这么贵的蛋糕,张峰知道,今天不是叶风的生日,难道是他女朋友?

怎么从来不曾听叶风提起过?

“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张峰跟叶风出了蛋糕店,破天荒的打了的,叶风不舍得打的,没办法,怕挤公交把蛋糕挤坏了。

叶风诡秘的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他们去了火锅城,这个点,正是吃饭的时候,人很多,相当热闹,张峰晃动着脑袋,叼着一根烟,踢掉了鞋子,把脚架在了凳子上,这些恶习,都是跟叶风学,要不是桌子上有火锅,他能把脚架在桌子上。

叶风一看,踢踢张峰:“穿上鞋,这味!”叶风说着,用手捂着鼻子,意思张峰的脚太臭。

这是怎么了?他们住的工棚比他这脚可臭多了,再说,刚洗完澡出来,怎么可能臭呢?

张峰也不争辩,听话的穿好了鞋子,嘴上的烟头被叶风强行夺下:“今天不许抽烟!”

“大哥,今天这是干什么呀!这接待规格都快赶上接待外宾了!”

叶风咧开嘴巴笑了:“你还别说,就算是外宾,我也不见得这么伺候!一会你只管吃,不要说话,还有,你的吃相要注意点,别他娘的跟几百年没吃过一样!”

张峰呵呵傻笑着:“大哥说了话,小弟自当遵从!只吃不说!”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火锅汤料翻滚着,却始终不见有人来,叶风脸上原本的欣喜,慢慢的变成了焦灼。

“大哥,你不会是被人放鸽子了吧!”

“去你的乌鸦嘴!”叶风转头看向门口,猛然间站了起来。

只见门口的方向,走进来了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猛又帅气,一看那身穿着,就知道是有钱人,高帅富形容的就是他这种人,男人旁边站着一个高个美女,张峰目测,怎么着也得有一米七五开外,好高呀!黄蜂腰,细长腿,姣好的面容,性感的装扮,一进门,就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球,已经开始有不忿的女人,在拽她们男伴的耳朵了,耳朵拽得生疼,却依然阻挡不了他们看美女的欲望。

好美呀!张峰忍不住了咽咽口水。

这样的美女,只可能在电视上看到,现实中,张峰还是头一次见到。

让张峰欣喜若狂的是,美女居然朝着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张峰的心,顿时狂跳起来。跟叶风去洗头房见识过几次之后,他纯洁的心,开始被欲望占满了,缺德的叶风说,不想张峰把男人最为重要的处男之身献给小姐们,一向只准张峰只看不做,张峰心里清楚,叶风是抠门,不舍得花钱让张峰舒服。

越来越近,美女走到跟前的时候,张峰已经能够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了,张峰有些神魂颠倒了。

叶风请那对男女坐下,回头一看,火大,张峰这小子,口水都流了出来了,太不给他长脸了,干咳了两声,张峰却好像没听到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美女。

叶风气得用手在张峰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张峰被敲了一下,疼得用手摸着脑袋:“你干嘛打老子?”

叶风听张峰开口就来脏话,真后悔带他出来,气呼呼的瞪了张峰一眼,张峰伸伸舌头,赶忙闭上了嘴巴,擦了一把嘴边的口水。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妹妹,叶欣,这位是我好兄弟张!”

听叶风一介绍,张峰一愣,叶风这么锉,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的妹妹,而且个子还那么高,张峰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叶欣,真的好美。

叶欣横眉一扫,打断叶风的话:“哥,我没兴趣认识你的狐朋狗友!”

“叶欣,你!”叶风气堵。

高帅富用手捂着鼻子,翘着兰花指,眼睛挑剔的看着周围的人们:“吆!这地方,乌烟瘴气的,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吗?亲亲,你知道的,我肠胃不好,在这种不干不净的地方了,会拉肚子的!”

张峰一听这话,顿时火起,他这话,摆明就是说这里的东西,不是人吃的,死娘娘腔,有钱了不起吗?转头一看叶风,叶风朝他摇摇头。

叶欣拉过了高帅富的手:“我们坐一会儿就走!”

“叶欣,这可是老哥专门为你准备的,我连生日蛋糕都给你买了!”叶风一听妹妹不跟他吃,一下子就着急了,这顿饭,可是他下了血本置办的。

“哥,我不是说过了不用你为我过生日吗?你非得!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叶欣小脸气得通红。

“唉!小妹,大哥这是一片心意,你知道这蛋糕多少钱吗?”张峰忍不住了插嘴道。

叶欣横了张峰一眼:“谁是你小妹?”

“叶风是我大哥,你是他妹妹,你当然是我小妹了!”

“吃你的!”叶风瞪了张峰一眼,心道:你就别再添乱了。

得,还不让管,张峰还真是饿了,牛肉一下锅,还不等煮熟,就被他撩起来放进了嘴里,爽,张峰一抬手,叫服务员拿来了冰啤,一口菜,一口酒,从来没有像现在吃得这么过瘾过。

叶欣厌恶的看了一眼张峰,张峰吃得热了,脱下了西装跟衬衫,只穿着个背心,光着膀子。

高帅富看到张峰臂膀上的纹身,吓得靠在叶欣的怀里:“亲亲,他有纹身!”

张峰一听,火大,把酒瓶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放:“老子有纹身碍你他娘什么事了?法律有规定不准纹身吗?”

叶欣轻轻的拍拍高帅富的胸口:“亲,你去车里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那你要快点呀!”高帅富不舍的看了叶欣一眼,在她嫣红性感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张峰心里很不爽,好好的一棵白菜让猪给拱了,羡慕嫉妒恨。

高帅富一离开,叶欣也跟着站了起来:“哥,我得走了,奉劝你一句,以后交朋友,最好选择一下!”叶欣说着,狠狠瞪了张峰一眼。

第四章 吴安死了?

张峰一听这话,沉不住气了,就要站起来,被叶风一把按住,他回头看着叶欣:“我交什么朋友,我心里有数。你怎么着?上次就跟你说了,让你跟这娘娘腔分手,怎么?大哥的话,你当耳旁风?这死娘娘腔,有点爷们的样吗?你不要告诉我,你要跟这种人生活一辈子?”

“他怎么了?他怎么了?我就不明白了,我交个男朋友你都要管?我知道,你供我读书不容易,用了你的钱,就得受你管,好,既然这样,今天我就全还给你!”叶欣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你的事情,我不管,我的事情,你也不要再管了!”叶欣说完,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你,你,你!”叶风气得浑身直抖,抬手就要掀翻桌子,张峰一看,急了:“大哥,冷静!你掀翻了桌子,要赔钱的!”

叶风松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拳头用力的砸在了桌子上:“这还是我妹妹吗?她怎么变成了这样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叶风哭了,心,很痛:“我容易吗我!我十六岁就出来打工,我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她,我爸走的早,我妈的身体又差,我就这一个妹妹,我不管她,谁管她呀!”叶风说着,从张峰的手里抢过了啤酒,一通猛灌。

酒多话就多,叶风拉着张峰的手:“张峰,你知道吗?很多人都说,我跟叶欣不像是亲兄妹,她那么高,老子这么锉,那还不都是干重活给压的长不了个!叶欣是我们村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我们那山村,几百公里家见不到汽车的影,交通基本靠走。都说叶欣是山村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她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你哥我乐疯了,我妹妹有出息了,考上大学了,光宗耀祖呀!”

张峰喝口酒,朝着叶风竖起了大拇指。

“高兴过后,我慢慢冷静了下来,她学的是艺术类,每年光学费就要一万多,还不包括生活费,买颜料,买设计材料的费用。第一年上学,我辛辛苦苦积攒下的钱,去掉了一半。日子艰难呀!我清楚的记得,那年,高烧发到四十多度,我愣是没去医院,去不起呀!一去,至少得好几百块,我心疼呀!就这么强咬着牙,死扛了过去!”

“大哥!”张峰眼睛红了。

“现在好了,她大学快毕业了,找工作了,我轻松了,可却不省心,你说她找什么不好,偏偏找个死娘娘腔,我第一次见了,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觉得叶欣变了,变得只认得钱,钱是重要,可钱能买来幸福吗?我就不相信,她是真的喜欢那死娘娘腔!”叶风说着,又一通猛灌。

张峰也不拦着,或许,叶风喝醉了,心里能好受点。

“我的心里痛呀!”叶风说着,用手捶打着心口。

张峰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叶风,跟叶风生活在一起的这几个月,他深知活人不易,就拿他们来说,一年到头,干得累死个鸟,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工钱,这就是社会现实。

不是别人太现实,是这个世界,太残酷。

要不是跟叶风一起在工地上干活,不要说去找吴安了,他生存都是问题。

叶风醉了,张峰第一次看到叶风喝得这么醉,从火锅店出来,张峰背着叶风,手里拎着蛋糕,蛋糕盒在他的手里晃动着,张峰知道,这盒子里,装着的是叶风对叶欣的心。

第二天下雨,工地上不开工,这一个月来,都是大晴天,张峰每天都开工,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找吴安。

他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前面四十九个都不是,估计这个吴安,可能根本就不在东海。

叶风醒了过来,昨天的悲伤,一扫而空,叶风是个乐天派,就算生活再艰辛,他也总是乐乐呵呵的。

叶风伸伸懒腰:“下雨了,好呀!可以休息一天了。怎么?你打算再去找吴安?”

“这是东海最后一个吴安了,大哥,我不想找了。”

叶风知道,张峰已经没有信心了,不是不想去找吴安,而是害怕再次失望。

叶风从床上翻了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到张峰跟前,看着张峰:“走!”

“大哥,干什么?”

“找吴安去。就算这个不是,见了,死心了也好,总比在这里瞎想要好。”

“大哥!”张峰心里一阵激动,紧紧的握住了叶风的手。

去的这个地方在东海的东北方向,而张峰他们的工地在西南方向,没有直达的公交车,转了四五次公交,用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了那个地方。

这里距离市中心已经有些远了,张峰和叶风下了公交车,雨已经停了。

张峰朝着周围看去,沿街两边布满了各种店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杂货铺,五金店,饭店,面馆,应有尽有,比张峰他们打工的那个工地附近的菜市场不知道要热闹上几百倍。

张峰没有地图,找路,基本上靠嘴问,看到路边一个烟摊,他走上前去,买了包白沙,开包,自己一根,叶风一根,给卖烟的递上一根:“大叔,跟你打听个人,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吴安的!”

卖烟的老头接过了香烟,抬头看了张峰一眼,眼里的神情很奇怪,不过,看到张峰还算懂礼貌,他干咳了两声,把烟塞在嘴里,张峰乖巧的赶忙给点了火,老头深深的吸了一口,那烟气进去老半天不见出来,一看就是个老烟枪:“你找他干什么?”

这样的问题,张峰在寻找吴安的过程里,被问了上百遍了,他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是这样的,吴安的表弟是我一朋友,他拖我给吴安带些东西过来。”

老头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还是只见烟气进去,不见出来,张峰感叹,真乃高人也,头一次见人这么抽烟:“你来晚了!”

“什么意思?”张峰一惊。

“一年前就死了!”

“一年前就死了?”老头这话一出,张峰更加惊讶,他记得自己失忆,也是一年前的事情,叶风从背后凑过来,小声的说道:“可能你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张峰点点头,接着问老头:“他怎么死的?”

老头叹口气:“唉!太可怜了,临死,连个尸体都没有!”老头说着,从他放钱的铁盒子下面拿出了一张旧报纸,递给了张峰。

原来这吴安经常在老头的烟摊买烟,吴安又是个热心肠的人,这些年,没少帮老头的忙,老头家的煤球没有了,他家去买的时候,顺便帮老头带些,老头要去市区走亲戚,每次他都是免费送上一段路。吴安走后,老头伤心了好久,这张报道吴安的报纸,他一直保留着。

跨海大桥?车祸?

张峰看到这几个字眼,眼前一阵眩晕,他的头莫名其妙的疼了起来,他扔掉了报纸,双手抱头,捂着头蹲了下来。

“兄弟,兄弟,你怎么了?”叶风赶忙扶住张峰。

“头,好疼!”张峰痛苦闭上眼前,眼前不断晃动着几个零碎的片段,一个告示牌上,吴安的名字在晃动,告示牌上还有一张照片,晃动得厉害,他根本看不清楚,他越想,头疼得越厉害,他用拳头用力的砸着脑袋,那脑袋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兄弟,听我说,别想了!”叶风扶起了张峰,他知道,每次张峰一想那些事情,他的头就疼的厉害。

张峰猛的睁开眼睛,他站了起来,头疼慢慢的减弱,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汗水已经湿透了衣服。

“他怎么样?要不要送医院?”老头从地上捡起了那张旧报纸,用惊奇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白白净净古里古怪的年轻人,看他刚刚痛苦的样子,一定是得了什么重病,要不然怎么会如此。

张峰慢慢缓了过来,他喘着粗气,看着老头:“大叔,吴安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他有个老婆,在前面路口那边卖早餐,不过现在已经收摊了。”

“我想见见她,请问她住在哪里?”张峰看到那张报纸,心里断定了这个吴安,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要不然,看到那张报纸上的报道,反应不会如此的强烈,或许,找到吴安,可能就能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想到这里,张峰和叶风按照老头指的路,朝着一处民宅走去。

从喧闹的街区,朝前走五百米,有个拐角,从这窄窄的胡同里走进去,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楼房,这些楼房,大多五六层高,间距都很小,最多不过三四米远,只能摩托车、板车之类的通过,汽车无论如何是开不过去的。楼层高,楼房间距小,地面长时间见不到阳光,即使在这样的艳阳天,胡同里也是湿漉漉的,靠墙的地方,长满了青苔,很滑溜,没来过这里的人,一不小心,很容易摔倒。

私密记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私密记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2018首届中国书画春晚广西会场

    人人书画网讯:农历大年初六,在温暖的春风里,南宁孔庙的春节庙会活动依旧热烈的举办着,唱民歌,唱地方戏、舞龙舞狮、体验中国古代科举考试等等各种传统文艺活动一场接一场地精彩上演,热闹非凡;市民们扶老携幼来参加庙会,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快乐,连空气中都仿佛漂浮节日的喜庆气氛。值此新春佳节之际,2018中国首届书画春晚广西分会场在南宁孔庙举行了书画获奖者揭晓仪式。此次活动得到了全国十多个省市书画爱好者响应,经过组委会的辛勤评选,共选出十大书法家和十大画家。上午十一点,南宁电台主持人主持了本次活动。首先,20

  • 潮州大桥:客户爸爸口中五彩斑斓的黑

    闪闪发光的潮州大桥自建成以来就频频出现在潮州人的朋友圈里。自「潮州大桥」通车以来,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都被这座“网红桥”刷屏了。作为潮州市新的标志性建筑,仅此一点,就足以引起人们的关注。兜里也第一时间去感受韩江上第四座跨江大桥,并制作了下面一小段视频📹▲兜里独家原创视频然鹅这篇原本展示潮州大桥恢弘气势的文章拖到了今天,并做了大幅改动因为到了夜里,潮州大桥亮起五颜六色的灯光,emmm…无不让我跳戏,让我陷入了沉思🌚这不就是客户爸爸口中「五彩斑斓的黑」?…不禁想问潮州大桥本身很low吗?不,一点也不

  • 春节假期中国人都把钱花哪了?

    数说中国人春节假期:今年过年你把钱花哪了?为期一周的春节假期已经画上句号。买年货、出境旅游、体验文化大餐……这个假期,民众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消费也更多元化。今年春节,大家把钱都花在哪了?一组数字揭晓答案。资料图:一家餐厅推出的半成品菜品。冷昊阳摄老字号餐饮企业年夜饭预订率达95%以上民以食为天。在春节假期,吃出新高度更是国人十分看重的消费需求。年夜饭、团圆饭、亲朋宴成为春节餐饮市场主角。商务部数据显示,各地年夜饭预订火爆,一些老字号餐饮企业年夜饭预订率达95%以上,秦皇岛各大酒店年夜饭上座

  • 命好的女人才能嫁得好 你做到吗?

    1谁说命好是别人给你的?是你有好父母、有好老公,有了贵人就能打包票你一生好命、幸福?好运气或许是天生的,但真正的命好靠的还是你的后天努力。每天打开微博微信,我们总能看到很多名媛名人不断登上头条、封面、上电视广告,她们有多美满的家庭生活、她们永远保养得宜比明星还要美丽,她们总是提着最新款的包包,穿上你不会念的品牌衣服,她们让许多女孩羡慕又嫉妒,希望自己也能变成她。许多女孩看到她们完美生活的报导后,总是叹了一口气说:唉,为什么我的命没她那么好?但其实,你看到的也只是表面,别人快不快乐,你又怎么知道呢

  • 去NiMaDe过年!

    NiMaDe在哪里?打开谷歌地图,输入NiMaDe找到两个地方,去这两个地方过年如何?是什么样的体验?我很好奇,请跟我一起来探究竟。1欧洲荷兰的NiMaDe这个NiMaDe看起来不错噢,绿油油的一片田野,大片的农田,是一个农场吗?它在哪里?位于荷兰中部,如果要去怎么去呢?找到附近的两个机场,最近的是埃因霍温机场,看看有没有飞机到达,嗯,去携程查一下机票。发现不合适,中转太麻烦,携程推荐是北京直飞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经过查询确认,这确实是最方便的路线。南航和厦航在大年三十都有直飞,还赶得上。价格不

  • 关于“人养玉,玉养人”,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答案

    玉石是一件有“灵气”的物件,自古就有“玉养人”的说法,所以,玉石一直是众人追捧的一件灵物。那么,自古流传下来的“玉”对人体有什么影响呢?古人云:"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玉乃通灵之物,得之,养之,爱之、信之,久而久之,玉因人而润泽,人因玉而忠厚。人玉合一,相得益彰。和田玉黄沁挂件“人养玉,玉养人”的说法,是指玉石饰品经长期佩戴和把玩后,玉石本身的品质和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改善。人养玉,是指玉饰品经人们长期佩戴会“越戴越透,越戴越亮,越戴越绿”,其中“透”,“亮”,“绿”分别指其透明度、光泽和颜色的变化

  • 书单 | 治愈你的假期综合症

    年饭吃好了么?红包收好了么?在外玩好了么?醒醒!要上班了!赶快收收心吧~一份轻松治愈假期综合症的书单献上!Part1《你的努力必定成就更好的自己》内容简介:本书主要叙述了14岁的“学霸”、班长、让老师垂爱、令家长骄傲的女生“宁小静”发挥特长、帮助同学提高学习成绩、克服心理障碍,最终共同进步,同时收获纯真友谊,共同面对生活学习挑战的故事。宁小静懂事、乖巧、人缘好,是深受同学和老师喜欢的好学生,她用自己的善良和热心帮助着身边的人,她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努力就会有回报,神奇的是,所

  • 谈判中最顶级的技术——学会与“蜥蜴脑”对话

    说服,是沟通的艺术,是谈判中最顶级的技术。在社会交往中,你总会遇到一些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每当意见出现分歧或冲突的时候,你更希望能够说服别人。然而,因为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一方,或总习惯于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所以说服别人便显得格外困难。那么,如何更好地说服别人呢?说服的两大挑战:一是说服别人做他们本不想做的事;二是说服他们不做他们本来想做的事。人类的天性就是模仿跟从,因为模仿跟从在古代是最有利于生存的策略,所以人类天然的渴望找到领袖倾向、山寨倾向。因为这是植根在心智程序里,并且

  • 小叶紫檀之中医养生

    人是依赖自然万物而生存的,与自然界有着天然的联系,人体小环境与宇宙大环境丝丝相通,许多花花草草、树根树皮都可以做为“药”祛病疗病、防病抗病。红木是非人工种植的大自然产物,吸取日月之精华,收山水之灵气,形成了重、硬、细、少的名贵木材特性。不仅是制作高档家具的好材料,也是人类养生保健的宝物。紫檀药效众多,成百上千年后可成材,从古中医的角度理解,是集日月之精华,平衡阴阳的佳品。在《本草纲目》中记述小叶紫檀有镇心,安神,舒筋活血,消炎止痛等功效。佩带小叶紫檀饰品,可具有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及感应,如增强免

  • 建盏如何挑选:茶不挑盏,但是人挑盏

    “茶有百种,盏有千样”,都说建盏是最佳的茶器,但是那么多的茶,那么多的盏,究竟要怎么搭配才是最合适的呢?相信这是大多数的盏友都会有的疑惑。今天就带大家详细来了解一下。1、喝茶的技法不同,选择的茶盏不同点评茶的方式不同,选择的茶叶也会有所差异,不同的茶盏在这个过程中也起到了点缀的作用。如果说,雨前龙井讲究观看茶叶的沉浮,选用的肯定是琉璃或者是玻璃杯。如果说,红茶选择什么杯子比较好,自然是白瓷更能够看出红茶的色泽。为此,好茶要配好杯子。近几年来,建盏发展颇为迅速,以建盏为器皿的喝茶风潮风靡起来。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