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夜半惊魂】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2/15 2:59: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夜半惊魂

第九章:楼道怪婴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炸毛了,整个人被这道无比尖锐的笑声吓了一跳,也不管什么发出声音会不会犯了忌讳,直接大声惨叫起来,朝着楼下疯狂的跑去。完整版【夜半惊魂】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结果在我转身要跑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声轻叹,“我以为只有你不会嫌弃我的。”

  不知道为啥,在身后那声轻叹响起来后,我原本已经迈出去的步子又僵在了原地,有些不好意思迈出步去了,就停在那儿。

  怎么说呢,当时的心情特别奇怪,我完全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总之就是特别矛盾,心里很害怕,但却又不想要走。

  见我停下来了,身后的那道声音也缓和了不少,“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难道你就不想要见见我吗?”

  我沉思了一下,还是不敢回头,因为我想起来之前在网上查的资料,秀秀是自己把自己的肉一块块割下来自杀的,而我刚才在楼梯上摸到的那些粘乎乎的东西,我怀疑那些可能就是秀秀割下来的肉。

  那也就是说,现在站在我身后的秀秀绝对不是人样,很有可能保持着死的时候那种凄惨的模样。

  “我知道了,这也怪不得你,我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的确见不了人,你走吧,唯独是你,我不想要害。”身后秀秀轻声的开口说道。汇金地

  我下意识的相信了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挺难受的,总感觉自己好像是很对不起秀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开口说道,“我并不嫌弃你啊。”

  “那你回头看看我好吗,就一眼。”秀秀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楚楚可怜,那种感觉很难让人拒绝。

  我想着,算了,再恐怖又能怎么样,至少我以前是真心喜欢她的,就当是为了祭奠以前的青春吧。

  一想到这,我就想要回头去看一眼,心里想着,看一眼又能怎么样,现在这种情况,秀秀想杀我不是易如反掌吗,她又不想害我。

  但不知道为啥,我心里却又有另外一个念头,那就是我回头的话,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究竟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又不知道,总是下意识的不想要回头。

  这时候秀秀的声音又从我的背后传来,“怎么了?你回头看看我吧,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网站huijindi.com

  我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怎么去回答秀秀的问题,我的确是不想回头,但却又怕这样惹恼了她,她起了杀心就不好了,只好开口说道,“当初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那时候的我们有未来吗。”秀秀冷声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的冷笑声,我感觉自己内心涌上来一丝寒意。

  我就琢磨着要继续拖时间,就开口说道,“那你后来为什么又要去,去当……”

  “小三是吧。”秀秀开口说道,“谁都有自己的生活,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要多说了,你现在告诉我,你究竟回头不回头吧。”

  话说到这里,秀秀的声音中已经带着一股子急不可耐了,她越是急不可耐,我心里就越是不想要回头去看她。

  “好吧,既然你不想回头看我的话,那你走吧。推荐huijindi.com”秀秀的情绪却又忽然稳定下来,冷声开口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很是失望的情绪。

  我这人最受不了这样了,总感觉自己不回头确实很对不起她,我竟然相信自己内心的不安,而不相信诚心放我一马的秀秀。

  一想到这,我就扇了自己一巴掌,开口说道,“对不起,我这就回头。”

  身后一片寂静,就在我想要回头的一瞬间,一只大手直接扳住我的脑袋,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不想死的话,就别回头。”

  “大洋!?”我有些惊喜加错愕的开口说道,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地方捡到大洋。

  说实话,我心里已经对牛十三没啥期待感了,我这都遇到鬼多久了,他都还没有进来救我,估计是怕了。

  大洋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知道从哪抓了一把白灰一样的东西在我的脑门上一撒,然后皱着眉头在我身上摸来摸去不知道摸什么,被他这么一整,我赶紧开口说道,“你他妈的干嘛呢,神经病吧。完整版【夜半惊魂】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想活命的话就闭嘴。”大洋冷声开口说道,说完就继续在我身上摸索着,我见他这么严肃,也没有阻止他,虽然心里挺好奇他这时候为什么会到这,但觉得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不过我很好奇的是,在大洋过来之后,身后的秀秀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我正想回头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大洋从我的怀里把牛十三给我的那块玉给拿了出来,一把朝着窗外丢走了。

  见那块玉被大洋给丢了,我也急了,赶紧开口说道,“你干嘛呢,那是我的护身符。”

  “你这傻逼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这血玉是护身符?妈的这没害你都算是不错了,还护身符的,带着这玩意儿在鬼眼里就跟夜晚里面开着手电筒一样显眼。”大洋没好气的开口说道。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啊?”我愣了一下,一下子没能够缓过神来,照大洋这么说,牛十三给我那块血玉是在害我?没理由啊,他不是帮我的吗?

  大洋见我正在发呆,就开口说道,“行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送死来的吗?”

  大洋的语气有些不爽,就好像是我给他惹了天大的麻烦一样。

  我见他这个样子,刚想开口说一下这两天的事情,大洋就伸手捂住了我的嘴,我闻出来了,大洋的手上有一股糯米粉的味道,我最喜欢吃糯米团子,经常自己在家做,对这味道再熟悉不过了。

  刚才大洋往我脑袋上撒的应该就是糯米粉了。

  大洋对着我开口说道,“一会儿我数到三,你就憋着呼吸,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不要呼吸,一口气往楼上跑,找到第二个房间,进去后就在里面等着我,记住了,千万不能呼吸,不然连我也救不了你!”

  就在这时候,那一直没有动静的秀秀忽然开始发出疯狂的尖叫声来,“去哪了,你去哪儿了!?”

  在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周围的气息变得粘稠而又血腥起来。

  耳边也响起一道又一道的婴儿啼叫声,还有秀秀歇斯底里的怪诞笑声。

  在这本就黑暗的别墅内显得无比的突兀恐怖。

  “一!”大洋开口说道。

  我记住他刚才说的话,赶紧呼了一口气,把自己肺里的废气全都吐出来。

  “二!”大洋的表情有些严肃起来。

  我连忙吸了一大口气。

  “三!”在大洋说出三的瞬间,我转身朝着楼梯跑去。

  在我刚转身的时候,整个人都差点吐出来了,我看到了秀秀,应该是疑似秀秀的存在,因为我只能在那个东西身上勉强看出一个人形。

  因为那东西全身通红腐烂,就好像是身上的皮肉全都被割下来一样,她正在漫无目的的在客厅里面到处乱转,而大洋则朝着她的方向跑去。

  我想起来之前大洋和我说的,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管,憋着一口气跑到楼上去!

  我刚跑到楼梯边,忽然看到一个浑身通红的婴儿从楼梯上往下爬,一看那婴儿,我就知道这肯定是脏东西了,也不敢继续往前了,憋着呼吸偏到一边,试图给它绕道。

  在它经过我脚边时,我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气透过我的小腿往我身上涌去,全身瞬间变得冰凉冰凉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第十章:梳头

  那个鬼婴似乎没有看到我一样,从我的身边走过,我不清楚为什么自从大洋来了之后,楼下的秀秀和这个鬼婴似乎都看不到我了,不过应该是那洒在我脑袋上的糯米粉起了作用吧。

  虽然心里对目前发生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但显然现在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既然大洋让我在楼上等他,那我就等他来了再问好了。

  在鬼婴走后,我赶紧朝着楼上跑去,因为被鬼婴耽搁了一下,现在我肺里已经有些翻江倒海了,如果不是因为呼吸一下就有生命危险,这时候我绝对是要忍不住呼吸出来的。

  强忍住眩晕感,我冲上了二楼,到了二楼后,我也蒙了,因为大洋和我说的是二楼第二个房间,但这里的房间设定是两排的,也就是说二楼数过来第二个房间是有两间的……

  到底是哪一间?

  但此刻从脑袋上传来的眩晕感已经容不得我再去多想什么了,我想着赌一把吧,再留在走廊上肯定是死路一条的,还不如赌一把,随便找个房间,这样起码也有百分之五十的生还率不是吗,我直接打开左手边的房间,打开门进去后,赶紧把门给关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在我进去后,我也开始环视着四周的布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得利用起能让自己利用的东西才可以。

  这房间挺大的,房间的布置虽然已经显得有些荒芜,但还可以看得出来,在以前的时候,绝对是十分奢华的。

  房间的正中心是一张红木床,而在床边摆放着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也同样是红木做的,上面镶嵌着一面镜子,从镜子里面看到,我的脸因为被糯米粉撒了,看起来煞白煞白的,就跟逢年过节时我妈给我奶奶烧的纸人一样。

  听说带镜子的房间都挺邪门的,在看着那面镜子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慌得,不过还是没敢往外面走,毕竟刚才已经从二楼走下来一个鬼婴了,我可不敢保证二楼还有没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这个房间里面暂时没有东西,也就是至少现在我是暂时安全的。

  静下来后,我也开始担心起大洋来了,毕竟在上来前,我是看到大洋朝着秀秀过去的,俨然一副要跟秀秀拼命的模样。

  不过大洋的出现却让我这两天提心吊胆的内心平稳了不少,相对于看起来靠谱的牛十三,我其实还是更愿意相信看起来挺不靠谱的大洋的。

  而且听大洋说,牛十三给我的那块玉是血玉,一个害人的玩意儿。

  说我是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这意思我要死还不明白就真的是脑残了,显然牛十三不是要帮我,而是要害我的。

  我忽然内心感到有些侥幸起来,还好刚才牛十三找我要生辰八字的时候,我妈电话打不通,不然还真的有可能出事。

  想起来一些书上写的,自己的生辰八字不要随便透露给别人,这果然是正确的。

  仔细想想,我身上遇到的这些事,似乎还真的和牛十三还有他爹有很大的关系,不管是什么,都是他们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的。

  但问题又来了,如果他们真的害我的话,那他们怎么确定我当时去鬼街的时候会找上他们呢?

  一个个问题好像一团团乱麻似得让我纠结起来。

  不过到现在来说,可以肯定的是,牛十三绝对没有安好心。

  毕竟听那块玉的名字“血玉”就可以听得出来,的确是邪门玩意儿,更何况那块玉看起来的确很诡异,玉身上竟然还沁着血丝,真是闻所未闻。

  我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容易就轻信于人了。

  就在这时候,整个别墅里面都响起一道无比尖锐的惨叫声,是那种带着颤音的惨叫,似乎在哭泣,又似乎在尖叫,听起来又好像是在笑。

  那声音听起来怪诡异的,弄得我心里有些害怕,我琢磨着自己可不能在这里傻乎乎的窝着,不然非得把自己给吓死不可。

  但着实是找不到什么事情来做,我只好在脑子里面开始背乘法口诀,试图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别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不知道为啥,背着背着,我就感觉房间里面开始有些冷起来了,我打了一个哆嗦,站起来,刚站起来,就感觉有一股尿意上来了,还好房间里面有厕所,我拧开厕所的门,打算上厕所。

  上厕所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心惊肉跳的,生怕从马桶里面钻出来一只手什么的,而且尿完也不敢去冲,同样是这个道理,生怕冲水冲下来的都是血。

  从厕所里面出来后,什么也没发生,这让我心里的不安也少了一点,因为有些冷,我就想着在房间里面找些东西。

  但很快,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麻,越来越冰,到后来连站着都有些困难了。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为啥,我忽然哼的冷笑了一声。

  冷笑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面显得特别的突兀,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冷笑声给吓到了,然后更让我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发现我的身体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走到了梳妆台前,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很是温婉,妩媚的笑了一下。

  当时我的鸡皮疙瘩都出来,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笑啊,这种笑容如果在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的身上看到,那绝对是赏心悦目的,但要是在一个男人的脸上有着这样的笑容,却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贼鸡巴熟练的打开梳妆台,从里面拿出一个化妆包,打开化妆包,拿出一把梳子,开始对着自己的头发慢慢的梳了起来。

  但我的头发是中发,虽然能梳,却也只能梳一下,但镜子里的我却是很温婉的一点点的往下梳,下面即使没有头发了,还是往下面梳着。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猛然发现,镜子里面出来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个女人在梳头发,这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任何赞美女人的词语都能够用在她的身上。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旗袍,长发披肩,正温婉的梳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照着镜子的时候,总感觉镜子里面的自己正在看着自己,这个时候,我我也感觉到镜子里的女人一直在看着我。

  很快,她拿起桌子上的口红,在我以为她要给自己抹口红的时候,却发现她把口红给放进了抽屉里,而是拿过一把剪刀,将自己的手指头划破,手指头上很快就涌出鲜血来。

  她就把这些血轻轻的抹在自己的嘴唇上,那张原本无比清秀端庄的脸颊开始变得妖异起来。

  “咯咯咯咯!”我就听到一道银铃般的笑声,镜子里的女人正盯着我,轻笑着。

  而那声音,却是从我的喉咙里面发出来的!

  我根本不可能发出这种声音,这绝对是女人的声音,但的的确确从我的喉咙里面发出来的。

  这时候的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来了,想要站起来离开面前这镜子,但不管我这么努力,我的身体却依旧还是没能被自己操控起来,只能无力的看着镜子里那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对着镜子这面的我笑着。

  镜子那边的女人在无声的笑着。

  镜子这边的我,却在诡异的发声。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女人的笑容,心里一惊,这哪里是笑,分明就是无声的哭!

  镜子那头的女人,似水的眼眸中蕴含着幽怨,憎恨,悲伤,绝望的情绪,却唯独没有一点儿带着生机的欢愉。
  
第十一章:两个大洋

  我感到一股无比剧烈的恐怖和绝望朝着我的脑门涌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自己动起来?

  我拼命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却丝毫没有用,我的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在那里诡异的摸着自己的脸颊。

  而镜子里面的那个女人脸上的笑容也越加的诡异疯狂起来,在某一个瞬间,镜子里的女人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然后伸出她那只苍白的手,朝着镜子这边的我抓来。

  我下意识的想躲,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动,而镜子里的女人那双手也慢慢的到了镜子的前面。

  然后从镜子里面伸了出来。

  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以我多年的生活经验,我知道我尿了……

  而镜子里面的那只手则是继续往前,苍白修长的手慢慢的托住了我的脸,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抚摸情人一样。

  我吓得浑身发麻,只能在原地不停的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开了,砰的一声响,让我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身体又重新回到了我自己的控制,而刚才那托住我脸的手也瞬间消失不见,镜子里的女人又重新变成了我。

  镜子里的我满脸苍白,就好像是殡仪馆里面的尸体一样,但是嘴唇却出奇的红,我知道那一抹红,是我自己的血抹上去。

  进来的人是大洋,大洋瞅了我一眼,也吓了一跳,开口说道,“你咋了,嘴唇咋这么红。”

  还没等我回答他,他就直接拿出一张符贴在了外面那扇门上,然后想了想,又咬破自己的中指,用中指流出来的血在门上又画了几道符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上。

  看到大洋这么累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去责怪他刚才让我来这个房间,结果差点让我被鬼勾走的事情了。

  我就开口问了,“你咋来这了?”

  大洋没好气地说道,“你竟然还好意思问我这个问题,要不是我来救你,你现在应该早就已经成为别人养的鬼了。”

  “什么意思。”我愣了一下,赶紧开口问道。

  “其实我上次去你们学校找你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的魂魄天生就适合当鬼来养,要不是咱们很熟,上次说不定连我都忍不住把你给害死,当作小鬼养了。”大洋开口说道。

  “我的魂魄?”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选择相信了大洋,就赶紧开口询问。

  我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我的魂魄这方面的问题,毕竟只有知道自己的症状,以后才好去预防别人。

  “你的魂魄带有一种属性,那就是供给阳寿,这种鬼将很稀有,基本十万个养鬼人里面,可能也就只有十来个有这样的鬼将。”大洋耐心的给我解释道。

  “供给阳寿?这是什么意思?”我开口说道。

  “就是表面意思,这种鬼将的学名叫做吞灵鬼将,就是可以吞下那些认可自己的鬼魂,视对方的修为强弱,能够为自己补给三到十年的阳寿,而这些阳寿能有十分之一转到饲主的身上。”大洋开口说道。

  我一听,差不多就明白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谁不想要长寿,谁不想要自己能够长而久的活在这世上,古往今来,有多少帝王追求过长生。

  我就开口说道,“那有什么办法补救没?”

  “我也纳闷了,那天我去找你玩,心里就很好奇,以你的属性,按理来说,只要是个修道人,都可以看的出来,在很小的时候就应该被人养成小鬼了啊,怎么能活到现在呢,王盼当时是觉得你身边肯定有高人相助,不过我还是在你的身上做了些手脚,让别人不至于一眼就看出你来,但没想到还是被人给看出来。”大洋开口说道。

  我想起来之前的牛十三,和那个老头,如果面前的大洋说的是对的话,那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也是想害我的。

  也不知道牛十三和那个给我送钱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不过想想应该不是,因为牛十三在见到那个赶尸人的时候,并没有上去解救我,而是选择了跟在后面,估计是那时候他还不想让对面知道还有一个人在觊觎我。

  一想到这,我就感觉事情已经差不多明白过来了,虽然不知道给我送钱的人究竟是谁,但牛十三是想害我的就绝逼没跑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大洋说我能活到现在是有可能有高人相助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面竟然浮现出那个在我家楼道里面打伞的女人。

  因为我发现,虽然在楼道里面打伞这事显得有些不正常,而且后来她还表现出和那个在我家假扮老头的脏东西有关系,但我就是对她弄不起什么敌意来。

  就在这时候,大洋忽然错愕的看着我,开口说道,“怎么回事,你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没多少年阳寿了。”

  话音刚落,大洋就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算些什么,算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睁开眼睛皱着眉头开口说道,“怎么可能,上一次我看到你的时候分明还看到你有七十八年的阳寿,这才过了两年,你身上的阳寿怎么就只剩下三天了。”

  “三天?”我愣了一下,我是知道自己的阳寿被那个人买的差不多了,但没想到自己竟然只有三天的阳寿了。

  那也就是说,按照我现在的收入,三天差不多能赚四百,只要那个人给我四百块钱,我就得要死了?

  我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然后让人炼成鬼将,听说被人养成小鬼,或者炼成鬼将,那可是进不了轮回的,永世不得超生,我就赶紧开口说道,“有什么办法补救的没?”

  大洋皱起了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你这两天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想着也没什么好瞒的,就把这两天那些事情,包括赶尸人在内全都告诉了大洋。

  大洋听完后,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开口说道,“原来如此,那事情应该还是简单的,听你说的,你的阳寿只是这两天被夺走的,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帮你试试看,能不能把你失去的阳寿给招回来。”

  “这个能招回来?”我迫切的开口说道。

  大洋点了点头,“应该是可以招回来的,毕竟你的阳寿是这两天才被夺走,算时间应该还没到一月一次城隍统计阳寿的时候,只要城隍那边没有记录在案,那就完全没有问题。”

  我赶紧拿出手机打算给我妈打个电话问问我的生辰八字,这次电话打通了,我妈很快就把我的生辰八字给我了,还问我要这个干啥呢,我就说想给她找个媳妇,这不,拿了八字去算个命,和的话过年就带回家。

  我妈这才消停了。

  从我妈嘴里把生辰八字问出来后,我这才看着大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刚看到他的时候,他的眼里带着无比强烈的渴望,但一晃神那种渴望的感觉就消失了。

  就在我刚要告诉他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也蒙了,应该我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大洋!

  我下意识的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大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这傻逼去哪了,不是告诉你在第二个房间里面等我的吗?”

  我没有回答大洋的话,而是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这个大洋。

  怎么会有两个大洋?
  
第十二章:鬼打墙

  电话里面的那个声音无疑是大洋的,而现在大洋却站在我的面前,并不是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感觉自己的后背开始发麻了,两个大洋?

  不可能啊,为什么会有两个大洋?

  一个人能有两个吗?绝对不可能,那么也就是说,两个大洋里面有一个是假的。

  那事情就更加复杂了,今天晚上我遇到的大洋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而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大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已经有些完全摸不清楚头绪了,如果说有一个假的大洋,那么这些天我遇到的人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也是假的呢?我所得到的信息又有几条是真的呢?

  我快要被逼疯了,我连忙把电话给挂掉了,我觉得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这条线索完全可以摸出事情的真相来。

  这时候大洋见我一脸莫名其妙看着她,也有些莫名其妙,说,“你咋回事?瞅我干嘛。”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没啥。

  不过我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清楚了,面前的这个大洋应该是假的,毕竟这个房间的确是有些诡异,我应该是进错了房间,毕竟按照之前大洋和我说的,那个所谓的二楼第二个房间应该是安全的,而我进来后所遇到那个镜子里的女人,绝对是无比危险的存在。

  只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个假的大洋来到这房间后,那个镜子里的女人就消失不见了呢?

  这时候大洋也开口说道,“成了,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吧。”

  我知道重头戏来了,之前牛十三也找我要生辰八字,而这个大洋同样也想要我的生辰八字,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想要我的生辰八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拿到我的生辰八字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

  这时候我心里已经萌生了想要逃跑的冲动,毕竟面前的这个大洋绝对是想要害我的,我再继续留在这里肯定对我是有害的。

  但关键是现在我已经被堵在这房间里面了,甚至我怀疑刚才大洋进来,在门上画的那些符箓就是防止我逃出去,或者别人进来救我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已经是瓮中的鳖了。

  既然跑不掉,我肯定不会傻逼到暴露出来我已经知道他是假大洋的这件事了,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先和他虚与委蛇,趁机打听出一些他的计划,然后找机会跑掉。

  我就开口说道,“刚才我打电话问了,我妈说她也不确定我几点生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应该是下午三点到五点生的。”

  其实我是早上两点钟生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能说出来。

  当然我很好奇的就是,对方明明已经知道我是哪一天生的,一个个时辰试过来不就可以达到目的了吗。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来确定我是几点生的呢?

  那也就是说,想要达到最后的目的应该是有一些条件的,比如说从我的嘴里亲口说出自己的生日时辰,又或者说条件所需要的代价非常大,大到他只能试几次,所以不能贸贸然的来试。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以后无论是谁,我都不能告诉对方我真正的生辰八字,这样至少我会安全一些。

  听我说完大洋就皱起了眉头,“申时吗?不,也就可能是未时,酉时也有可能。”

  而在大洋皱眉头的时候,我也开始有些下意识的往窗子边靠去,毕竟这里也就只有二楼,跳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事,小时候逃课从二楼跳下去还少吗。

  最主要的是门那边我虽然不太肯定大洋是不是做了手脚,但我绝对不能去冒那个险,我可以肯定自己逃跑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把握不住的话,我可能就真的跑不掉了。

  就在这时,大洋忽然开口说道,“王盼你等会儿,我先帮你把命给续了,然后咱们就走,这里有些危险。”

  我点了点头,“可以!”

  事实上我已经更加靠近窗子了,心想一会儿你做法的时候,还能拦得了我跑不成。

  不过我不太确定面前的大洋到底是不是真的,决定还是最后再试一下,我在自己的兜兜里面偷偷的把手机给关机了,然后把手机拿出来按了两下,开口说道,“要不我再找我妈确定一下吧,咦,我手机没电了,大洋,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大洋嗯了一声,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自己的口袋,一边摸一边咦,小声的开口说自己手机咋不见的。

  我一听就确定了面前的这个大洋肯定是假的了,我就继续开口说道,“那就算了吧,你先弄着,我在这等你。”

  “也只能这样了。”大洋点了点头,然后就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张纸来,我看了下,那张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一些我看不懂的字,然后大洋又从怀里很宝贝的掏出来一个铜铃铛,就盘坐在地上,掐指不知道算什么。

  我这时候已经走到窗户旁边了,看着面前念念有词的大洋,知道这时候已经是我能够跑的最佳机会了,我就伸出手去,慢慢的推开一点窗户,这时候我心里是非常紧张的。

  生怕开窗子发出的声音太大惊动了大洋,好在这别墅虽然长久没人住,但窗子的质量似乎很不错,至少我推了一下,只发出一点点细微的声音,这还是我离得近,大洋那个位置绝对是听不到什么东西的。

  一确定后,我这心里也吊了起来,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慢慢吞吞的推开一点窗户后,直接用力一推,整个人朝着楼下跳去。

  落地的时候,我看了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不过还是可以确定这里是后院,因为我刚才是从前门进来的,跳下去后,我听到了有人骂了一句我操,就是我刚才呆的房间里面发出来的。

  我也不敢回头去看,直接撒腿就跑。

  跑到后院的墙那,用力一抓,整个人就从后院的墙上翻了出去,翻出去后,心里也不敢大意,拼命的朝着外面跑去。

  就听到背后不停的传来大洋的声音,“哎哟我操,你跑什么啊!”

  我不敢回答,连路都不管了,就一直闷着头往前跑,我觉得中考那会儿考长跑我都没有现在跑得这么快过。

  跑了一会儿,身后也没有大洋的声音了,但我依旧还是不敢继续回头,而是朝着前面跑去。

  但跑着跑着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我发现自己慌不择路的一顿乱跑,竟然跑到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知道的路,但我还是不敢停下来,只好咬着牙拼命的朝着前面跑。

  跑了有一会儿了,我才真正的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我发现跑得路越来越熟悉,但心里却丝毫没有因为认识路而少了恐惧感。

  因为我发现自己跑着跑着,竟然又跑到了往别墅走的那条路上了,刚才我和牛十三就是从这条路过来的。

  该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听老家的人说,遇到鬼打墙的时候千万不要慌,越慌越找不到路,这时候应该停下来,确定了路,再走。

  但我哪里敢停下来啊,谁知道我身后现在有没有东西在追我,刚才在楼下所遇到的一切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秀秀不停的想要我回头,显然我回头肯定就会发生一些坏事。

  不过要是再往前走,不就又跑回去了吗,我牙一咬,觉得自己还是回头看看吧,这往前跑根本不是事啊。

  就在我打算回头去看看身后有没有人在追的时候,一道很是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别回头,也别走路,往你的右边走。”

  我一听,懵了一下,这声音好像是那天打着伞来我家的那姑娘发出来的。
  
第十三章:的哥的奇怪举动

  我刚想回头去看,就听到她和我开口说道,“不要回头,看到我对你我都不好,你只要听我的就可以了。”

  “你到底是谁。”我实在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这两天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的程度。

  “以后你会知道的。”她顿了顿,开口说道,“如果你想补回你失去的那些阳寿的话,可以去成都十陵那找个叫杨羽的人,他会帮你的。”

  话音刚落,她就开口说道,“好了,快走,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她话刚说完,我就听到从别墅的那个方向传来一阵无比尖锐的诡异惨叫,在这黑漆漆的夜晚中显得无比的渗人。

  我打了一个哆嗦,连忙按照她的指示朝着自己的右边跑去,右边是一片杂草地,刚才踩进去的时候,也不知道踩到什么,软绵绵,粘乎乎的很恶心,我强忍着恶心拼了命的朝着前面跑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记得我跑到一个十字路口后,就实在是跑不动了,坐那缓了一口气,这附近我知道,算是我们市内人比较少的地方了,我琢磨着这么晚了肯定打不到车了。

  正苦恼着的时候,一辆车来了,我赶紧拦了出租车就坐进去了,刚坐进去,就感觉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这两天身上事情发生的有点多,当时我就吓了一跳,开口说道,“咋这么冷。”

  “空调开的太低了。”的哥对着我笑了笑,然后伸手把空调给关了,这才好了不少。

  一路上我都没和的哥说话,但的哥却时不时的瞄车子的后视镜,我就开口说道,“你瞅啥呢?”

  的哥笑了笑,开口说道没事,就是有些好奇为啥我这么晚了还在这停留,还一脸着急的样子,是不是遭贼了。

  我就说可不是吗,这年头强盗太嚣张了,刚才差点被追上了。

  的哥就开口说道,“也是,你这还带个女朋友的,大半夜的的确要小心点。”

  “什么女朋友?”我愣了一下,开口询问道。

  的哥笑了,“就是坐后面的那个啊,是她让我来这的,刚才还让我停下来的,哥们你可真鸡巴够爷们,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想到让自己女朋友先走,前些天有个人,也是这样,但那狗逼直接把自己女朋友留下了,自个儿跑了,唉,当时我开车路过的时候,听着那女孩的哭声,心里就发慌。”

  车后座?什么车后座?

  我愣了一下,马上晃过神来,车后座还坐着人?

  而且还是她让这出租车的哥来的?

  当时可把我吓得不轻,不知道咋的,原本感觉有些暖起来的车子又让我感觉冰凉冰凉的,我深吸了一口气,总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

  但我就是不敢回头,我就强笑着开口说道,“什么女朋友啊,我只有一个啊。”

  “啊,坐后面的那个不是你女朋友吗?”的哥说着还转头看了下,但又咦了一下,开口说道,“奇怪,刚才你一上来就站起来从后面抱着你的脑袋呢,我心里挺好奇的,还一直看着后视镜,咋一转眼就不见了。”

  我一听,心里吓得不行,照这出租车的哥说的,刚才我上车,后面肯定有什么东西,而且还抱着我的头,当时我脸都吓白了,就想起了之前牛十三和我说的,镜子里都能看到鬼的原型,就开口说道,“你从镜子里看看,还能看到不。”

  的哥这时候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说啥也不肯看镜子了,也不敢停车把我丢下去,就一直哆嗦着开车。

  我也吓坏了,一路上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

  好不容易到我家了,的哥一停,直接打开车门往外跑,连车子都不要了,我一看他跑了,也赶紧打开车门往外跑。

  虽然我觉的家里挺危险的,但既然决定要去成都了,身上没钱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还是跑到家里,把自己藏起来的一百多万给拿出来,又拿出来去年公司旅游自己去买的一个旅游包,把这些钱全都放进包里。

  反正这钱我也已经用了,再多用一点也没啥,爱死不死。

  拿了钱后,我就朝着楼下跑去,找了我们市里最大的一家洗浴中心,去里面泡了两个小时澡,等后面实在是没人了,又跑去大厅这才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直接就提着包去银行里面把钱存了,存钱的时候,银行那个收银员看着我的表情别提有多精彩了,我估计当时我要是肯的话,都能直接把她给上了。

  存完钱,我又去网吧里面上网买了张今天最近一班去成都的机票,赶紧打车朝着机场跑了。

  现在的我真的没有路走了,我压根不知道出现在我身边的是什么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和我说的,去成都十陵找个叫杨羽的人。

  或许他能有救我。

  按理来说,现在的我是不能相信任何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说的话,我下意识的就选择了相信。

  到了机场后,我找了家肯德基,吃了点东西,就办了乘机手续登机了,坐飞机的时候心里还害怕着,万一一些脏东西跟着我上飞机了,那我可真的是被瓮中捉鳖了。

  这种害怕之意一直持续到飞机降落,我这才好了不少,心里琢磨着成都离我那儿还是有段距离的,飞机都要飞两个多小时,脏东西暂时应该是跟不过来了吧。

  然后找了辆的士,和的哥说了句去十陵,这才感觉到一股困意涌上心头。

  车子刚开了一会儿,我也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这十陵虽然我不太了解,但应该最起码也是一个镇吧,一个镇这么大,我应该怎么去找那个叫杨羽的人啊!

  就在这时候的哥也开口说道,“哥们,听你的口音应该不是我们四川这边的人吧,去十陵玩吗?那有亲戚?”

  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去那找个人。”

  “还真有亲戚啊,我也是十陵的,你找谁,我看看认识不。”的哥很是自来熟的开口说道。

  我就开口说道,“杨羽你认识吗?”

  “月经哥?”的哥愣了一下,然后直接停车,对着我开口说道,“你下去。”

  “干啥啊!”我被的哥一下子给弄迷糊了。

  “下去,再不下去我报警了啊!”的哥的表情有些奇怪,怎么说呢,带着一种深深的忌惮,就好像那个在他嘴里说出来的月经哥很恐怖的样子。

  我就纳闷了,开口说道,“我说哥们,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你把我放下去,我咋办,要不这样吧,我再给你二百块钱。”

  “两万都没用,你给我下去!”的哥的语气带着一丝凶狠威胁的感觉,似乎我要不下去,他就要拿刀砍我了。

  我见他有些不对劲,连忙下车了,刚一下车,还没等我关车门呢,的哥就直接开着车跑了。

  我就日了狗了,这什么情况,咋说走就走呢?

  不过很快我也意识到问题了,之前的哥一直挺不错的,自来熟,但就在我说出杨羽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说翻脸就翻脸。

  也就是说,那个叫杨羽的人有问题。

  具体有什么问题我是不清楚,但肯定是有问题,不然不可能一听到他的名字,连钱都不赚了。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在我说出杨羽的时候,的哥说了句月经哥,我想那个月经哥应该就是我要找的杨羽了。

  但一个人咋好好的取这名字啊。
  
第十四章:闭门羹

  后来我在路边等了好久才又找到一个人拼车,也是去十陵的,一听我要去十陵,那坐车的哥们马上就来兴趣了,开口问我去十陵干嘛。

  我这时候也学聪明了,不敢说自己是去找杨羽了,天知道这个杨羽做了什么缺德事,的哥一听到他名字就发慌。

  我就和他闲扯了一会儿,一边闲扯的时候一边在自己的脑子里面整理着这两天的事情。

  说实话,这两天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只能顾着疲于奔命,根本闲不下来去思考一些问题。

  现在闲下来了,一个个问题也都开始冒出来了。

  我可以肯定牛十三绝对是对我不利的,但关键在于牛家人到底在我的这件事情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为什么要引诱我去那间别墅,后面又不出现了呢?

  毕竟他这个举动想来是有所图的。

  然后就是大洋,我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高中同学似乎好像还挺懂这些的,以前我觉得他八成就是个酒肉和尚之类的存在。

  说实话,现在我能够联系的到,并且求助的好像就只有大洋了,但那天那个假的大洋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敢肯定到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不是真的大洋。

  这也是为什么我出了别墅就没再联系大洋的原因。

  然后就是那个害我的人究竟是谁,似乎那个别墅,赶尸人,秀秀,都和他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个在出租车上抱着我脑袋的脏东西又是什么情况,听的哥说的,是她叫来的出租车,也就是说她是帮我的?

  牛家人,那个楼道里打伞的女人,大洋,假大洋,想要买我命的人,赶尸匠,秀秀,还有那镜中的女鬼,这些角色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样的呢?

  这些都让我有些琢磨不清。

  当然最让我徘徊在脑子里不散的一个问题就是,之前在那个二楼的假大洋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关于我灵魂属性的那些事情,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事情就有些大条了。

  说实话,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但听那个假大洋说的,似乎这几批人都是围绕着我灵魂的特殊属性围绕在我身边的。

  也就是说,我一天不把这问题解除掉,这些问题迟早还会再找上我的。

  最关键的是,假设假大洋说的话是真的,那么按照他的说法,我的阳寿不多了,似乎没有几天就要死了。

  这点是最关键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女人让我来找杨羽,说杨羽可以救我的时候,我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她。

  因为除了来找杨羽,我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

  在车上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来什么东西来,反而自己把自己弄得更纠结了,索性也不去想了,继续和那个乘客一块儿聊天去。

  过了半小时,下车的时候,那哥们还给了我个手机号码,说是有事可以联系他,相见就是有缘。

  我琢磨着出门在外,多认识个人,多条出路,也没拒绝,就接过他的名片,自己背着个包在大街上发呆。

  说实话,我还真的找不到杨羽这个人,这么大一个地方找个人比让我赚一百万都还要难,那个女人也没给我个联系方法,这就让我特别被动。

  很快我就想到刚才我说了杨羽的名字,那个出租车司机奇怪的举动,我琢磨着这个杨羽在十陵这里应该是挺有名的,找个人问问,说不定能问出什么来。

  我就在这附近找了个骑三轮车的,这几天的经历也让我有了一个社会经验,那就是每个地方消息最灵通的绝对是这些骑着交通工具满地方跑的司机。

  上了三轮车,我就对三轮车司机开口说道,“哥们,认识杨羽吗?我是他亲戚,过来找他,没找到他家地址。”

  “原来是月经哥的亲戚啊,得了我知道了,我带你过去吧。”那骑三轮的马上就开口说道。

  我一听,好像这个杨羽还挺有名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就琢磨着在找到杨羽之前的确是应该得好好的了解他一下。

  我就开口说道,“兄弟,我这来到这,就一直听你们说什么月经哥,这里面有啥故事吗?”

  “没,这是我们这给杨半仙取得一个外号,就叫月经哥。”那骑三轮的还挺会聊的,见我问我,反正开车也无聊,就继续和我扯着。

  “说起杨半仙,别说我们十陵了,整个龙泉驿的人都知道他,我们这家里撞了邪的全找他,基本上他都可以解决,就是他每次都喜欢把撞邪的事情从头到尾和人说了,把人吓个半死,每次收费又特别高,所以我们这都这么说他,来了你怕,不来你更怕,一来必定出血。这可不就和月经似得吗,我们这就都叫他月经哥了。”

  听那骑三轮的说完,我也差不多了解了这个叫月经哥的人了,感情是这么一回事啊,虽然最后说的那个收费是有些问题,但大多数他做的事不就是驱魔辟邪吗,怎么说也是个正道人士,刚才那载我的的哥咋一听到他名字就让我下车啊。

  我就把这问题也问了,骑三轮的就笑了,这事情说来还真有些讲究,镇里的人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事。

  那开出租车的的哥姓黄,家里排行老三,大家都叫他黄三。

  这黄三平日里做人也老实,开出租车几十年,也没做过带人绕远路之类的缺德事,但就是有一点不好,不孝。

  其实也不算是不孝,就是娶了个瓜娘们儿,他那瓜娘儿们平时也不照顾他妈,只顾着自己去茶馆打麻将,结果有一天,他在外面接客的时候,他妈在家犯病了,直接死了。

  事后听医生说,那时候如果他老婆在家的话,吃点药这事就过去了,他妈也根本不会去世的,但就是因为她老婆出去打麻将了,结果就整出这事情来。

  当然,如果这事就这么结束了,镇里的人也都不知道,但在他妈头七那天,他家里就开始发生事情了,首先他妈的房间里面就一直传出来咳嗽声,然后就是那些买来的纸钱要么根本烧不掉,要么就是点的香烧的特别快。

  当时黄三吓得不轻,就找了月经哥解决这事,月经哥也的确把这事情给解决了,但月经哥就有一点不好,嘴巴大。

  这事情本来就八卦无比,一被月经哥知道,这全镇的人也都知道了,最后黄三在十陵也混不下去了,带着自己老婆灰溜溜的搬其他地方了,家里现在还空着呢。

  听他说完,我也清楚了,难怪刚才那的哥看到我就让我下车,这其中还有这一环,也是我运气不好,正好遇到黄三,遇到其他人肯定给我载十陵来。

  说着说着,三轮车也停了,停在一个小楼前面,骑三轮的人和我说杨羽就住这里面,让我自己找他,既然是来找杨半仙的,也不收我钱了。

  下了车后,我看着面前这三层楼的小楼,心里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进去,但想想来都来了,总不可能到了门口就打退堂鼓吧。

  咬了咬牙,闷着头就往里面走。

  结果我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唐装的青年人正坐在院子里喝茶呢,一看到我进来,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脱了自己的千层布鞋,上来哗哗哗的朝着我的脑袋就拍了好几下,一边拍着一边还把他手里拿着的茶壶往我脑袋上倒着,口里念念有词。

  “滚出去!”
  

夜半惊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夜半惊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与“鹿”同行,这组设计全部猜对就能解开这个春天的秘密

    冬天,冬天,冬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就要告诉你。让衔花的鹿儿诚邀您步入舞池,让“招行小可爱”将心中深藏许久的秘密偷偷地告诉您!嘘!别急!先放一张大图,请我们一起欣赏欣赏!没错,温州招行18岁啦!葵馨瓯越,十八而冠!问logo中“18”的造型是什么?点击空白处查看答案大拇指!猜对了吗?如果你感到满意,就为我们点赞,点赞,点赞!问logo有哪几部分组成?点击空白处查看答案LOGO由大拇指、金葵花与江心屿三种元素组成,色彩上使用葵花金与招行红。问logo组成含义是?点击空白处查看答案左

  • 12 张动画角色的拟人图,全认出来的举手!

    1.神似的四企鹅2.童年回忆系列3.莫名和谐4.可爱又迷人的反派5.《狮子王》系列6.莫名帅气?7.这俩也有8.热门CP9.换种画风10.我哭爆11.猜猜这个?12.童年viaboredpanda

  • 07思维模型:设计思维—斯坦福的创新课

    德国SAP是全球领先的企业商务应用、IT服务、商务分析、云、移动商务和数据库技术提供商。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有87%都是SAP客户,全球76%的交易都与SAP的系统相关。全球120多个国家的超过19,300家用户正在运行60,100多套SAP软件。SAP对一个理论非常重视,DesignThinking设计思维,SAP不断通过设计思维重构其业务,包括用户体验、商务套件、产品、云和行业。除了在内部应用设计思维外,SAP还将设计思维方法论传授给它在各行各业客户,推动了《设计思维》全球化并在北京、上海

  • 茶“九”不分家,正月初九拜天公品好茶

    正月初九俗称“玉皇诞”,闽南与台湾俗称“天公生”,汉族传统农历节日之一。这一天是天界最高神祇玉皇大帝的诞辰,传言天上地下的各路神仙,在这一天都要隆重庆贺。玉皇的生日,人们都会举行祭典以表庆贺,自午夜零时起一直到当天凌晨四时,都可以听到不停地鞭炮声。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汉族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那么这一天又有何习俗呢?祭拜仪式闽南与台湾地区不少民众,尤其是乡村十分崇拜玉皇大帝,所以拜天公的祭典,相当隆重,自初九的凌晨开始,一直到

  • 贾宝勤:春天的雷声

    春天的雷声华州贾宝勤春天的天空掠过朵朵乌云,携着阵阵劈雷响彻天宇。那一声声霹雳,如同擂动欢快的战鼓。那声声震响自天而降,一阵阵,一串串,直上心头。在心中激起滚洪涛,浪头汹涌,此起彼伏。那动人心弦的雷声,如同一面引航的旗帜。汇聚起浩浩荡荡的大军,向着宏伟目标迈开大步。那动人心弦的春雷,催开神州大地的繁花无数。让冰封的土地解冻,让沉睡的生命复苏。赞美春天的隆隆雷声,鼓起追赶超越的劲头。唱响团结奋进的战歌,紧跟伟大时代的旋律。(二〇一八年二月十九日)

  • 超低价出售爱奇艺会员为何能盈利?中间只差一张窗户纸!

    很多人羡慕别人网赚,苦恼自己没有技术,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晒幸福!其实在互联网上赚钱赚的就是信息差和平台差,在网络上赚钱不需要你会多牛X的IT技术,也不需要你有多少的资金。很多想在网络上赚钱的朋友就是因为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网赚思维,就拼命的去钻技术的牛角尖,最后被死死地困在技术迷宫中不得自拔。接下来就给大家分享一下不用多么牛逼的技术,照样日入过百.......前天与一个粉丝交流,他正在在操作“卖爱奇艺vip会员”,每天的收入都稳定在80元以上,他赚钱的方式有点傻瓜型,因为有句话是真的很有哲理性,就是

  • 文化视角:几副修心对联,终生受用

    读书随处净土;闭门即是深山寻求内心的真正平静又何必在乎身在何处呢?内心焦躁不已,到哪里都一样的。不从本心着手,求取于外人、外物的安抚又有什么用呢?陶渊明写过“心远地自偏”,心若不远、不安、不静,想要“悠然见南山”,又怎么可能呢?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

  • 开足马力!海利尔集团新春“收心会”找差距再出发

    人勤春来早,实干正当时。为推动今年各项工作开好头、起好步,2月21日节后开工前一天,下午2点,海利尔集团召开节后重点工作会议,总结梳理一二月份工作,同时部署下一阶段工作,动员全体员工收心、鼓劲、加压,为实现”新三年、创双百“的战略目标奋发前行。海利尔集团董事长唐学书女士、集团顾问贺天华、总裁于兴君、集团各事业部负责人和员工共计100余人出席会议,重庆、合肥、天津、成都等分公司通过视频参会。一月份指标完成情况公示会议在财务数据中心详细精准的数据公示中拉开帷幕。随后,集团各版块负责人上台进行了201

  • 世界最大假学历工厂曝光,BBC说英国人花了数百万英镑购买假学历

    BBC4报道,上万名英国人,花费了几百万英镑在巴基斯坦的一个“学历工厂”购买假学历。学历造假,俨然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购买者包括了在NHS就职的医生、护士和一系列其他工作人员。学历买卖的真相Axact,号称世界上最大的IT公司,经营着一个数百个假冒在线大学构成的学历造假网络平台。这些假大学的名字诸如:BrooklynParkUniversityandNixonUniversity,大学网站上有微笑着的学生照片,甚至还有假冒伪劣的学校新闻和学校荣誉。根据BBC4频道的一个调查,2013和20

  • 年俗|正月初十至廿六东莞观音山——观音开库

    观音开库日鸿运滚滚来东莞观音山,自然风光秀丽,文化底蕴厚重,民俗风情古朴,是源远流长的观音文化发祥地,更是岭南文化的杰出代表。【观音山年度盛事观音开库财源滚滚】参加观音开库法会免费结缘功德殊胜2018瑞狗迎春,吉祥如意。东莞樟木头观音山观音寺将于农历正月初十至廿六(上午10:30至11:30)连续举办“观音开库”赐财利生法会。届时,观音山观音寺高僧大德将携两序僧众为十方善信祈福,诵经洒净,打开菩萨金库散财,泽被众生,享财运亨通。❆借库时注意事项有哪些?1、当天头晚或早上起来要沐浴更衣穿干净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