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今日20180524推荐小说之《书名:唇色诱人》李白余菲菲在线全文阅读

2018/5/25 0:42: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唇色诱人

主角:李白、余菲菲

第1章 尤物表嫂
  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把这事怪到了我头上,每次喝醉了酒就打我,骂死的为什么不是我。推荐huijindi.com

    我五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左腿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打小班里的同学都欺负我,叫我死瘸子,我变得非常自卑,感觉我爸说的对,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我。

    升县高中后学校离家很远,表哥可怜我,让我借宿在他家,因为我是农村人,腿又瘸,表嫂特别不待见我,家里所有家务活全扔给我干,起初她内裤丝袜什么的还自己洗,后来也都扔给我洗。

    表嫂长得非常漂亮,是个瑜伽老师,身材好的没话说,尤其她又喜欢穿黑丝袜和细高跟,配上紧致的ol装显得特别性感。

    我活干不好的时候她就拿裹在黑丝袜和细高跟里的脚踢我,踢得特别疼,但我心里感觉非常舒服,有种特别的快感,我知道,我变态了。

    没事儿的时候表嫂就喜欢在客厅练瑜伽,每次看着她紧身裤里圆润的臀部和结实的大腿摆出各种性感的姿势,我都感觉感觉血直往头上涌,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偷偷在卫生间拿表嫂刚换下来的内裤和丝袜发泄一番。

    有天晚上放学我淋了雨,第二天早上发高烧起不来,就给班主任发了个请假短信,闷头继续睡。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外头有响动,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进贼了,立马吓醒了,也没敢吭声,听出是表哥和表嫂的声音后我才松口气,但立马发现他俩声音不对,有些怪怪的。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我没穿鞋,赤着脚起身趴门缝往外看,只见表哥光着身子抱着衣衫不整的表嫂从卧室出来径直走到阳台,把表嫂上身衬衣一拽,一把按到了落地窗上,嘴里喊着,“**,你不是喜欢刺激嘛,今天就让大家看看你的骚样儿!”

    表哥把表嫂丝袜撕成一条条的拽到大腿上,将表嫂光溜溜的上身死死按在玻璃上,抱着表嫂的屁股猛烈冲击着,嘴里不停地骂着**,表嫂嘴里虽然说着不要不要,但叫声里说不出的享受,不停地摇着头。

    我拿手捂着嘴,生怕自己叫出来,心想表哥和表嫂真会儿玩啊,这光天化日的,万一楼下或者对面居民楼有人一定能看个一清二楚。

    我看的口干舌燥,心砰砰直跳,没想到平日里高冷的表嫂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手也不自觉地伸到了裤子里。

    表哥坚持没一会儿就不行了,颤抖着身子结束了战斗,表嫂气的拿白眼直翻他,骂了声中看不中用就把衣服披上了,弄得我挺失望的,只看到了她的白屁股,没能看到她耸翘的胸脯。

    表哥嘿嘿笑着说,“宝贝儿,等我出差回来的,弄点皮鞭捆绑啥的,绝对让你欲仙欲死。”

    表嫂边整理衣服边问他多久能回来,表哥说,“我也不知道,最少得一个月吧,到时候就你和小白在家,你多照顾照顾他。”

    表嫂哼声说,“就记得你那个瘸子表弟。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表哥说的小白就是我,我名字叫李白,跟诗仙李白同名,听起来挺吊的,但家里人都叫我小白,我挺烦的,感觉档次瞬间下滑了很多,跟蜡笔小新的狗一个名。

    听到表哥要出差,我又怕又喜,怕的是表哥走后表嫂肯定会变本加厉的虐待我,喜的是家里就剩我和表嫂了,孤男寡女的,说不定能发生点啥。

    要搁以前我肯定不敢想,但刚才那一幕让我知道表嫂表面的高冷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她骨子里跟那些骚女人没啥两样,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表嫂跟白天一样撅着屁股趴在落地窗上,但在她身后猛烈冲击的人不是表哥,是我。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内裤黏糊糊的,我赶紧换下来洗了才去上学。

    过了两天表哥就收拾行李走了,走前给我塞了三千块钱,告诉我好好学习,替他照顾好表嫂,我心里挺舍不得他的,虽说我俩是表亲,但他打小拿我当亲弟待。

    去车站送他的时候我没忍住哭了,气的表嫂当着众人的面儿拿脚踹我,骂我窝囊废,就知道哭。

    跟我想的一样,表哥走后表嫂对我更差了,早饭晚饭全都交给我做,做不好她就拿细高跟踹我,给我踹的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儿的。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每天晚上吃完饭表嫂就一反常态的拿着手机摆各种可爱的姿势,说话还嗲嗲的,起初我还以为她得了神经病,后来才知道她那是在直播软件里直播呢。

    她的直播间叫午夜小猫咪,她经常摆弄出一些露骨的姿势,说一些露骨的话,让粉丝们给她打赏,给她钱。

    有一次我偷看她直播,被她发现了,她就骂我:你要是敢把我直播的事说出去,我就把你赶出去!

    我很生气,索性我也申请了个小号,到她的直播间去,装作她的粉丝。

    每天看她那么诱惑的姿势,我就受不了。

    那天我直接往账户里充了一千块钱,一口气儿给她刷了五百的礼物,她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劲儿的说着谢谢亲爱的,我心想真是个拜金女,见到钱知道叫亲爱的了。

    我调戏了她一会儿突然心里一动,给她发私信说:“美女,给你刷这么多礼物,能给张裸照不。”

    她回了句哥哥你坏死了,问我最多能打赏多少,我说这得根据你发照片的尺度来,实话告诉你,我是房地产老板,不算多富,但三四千万还是有的,要看爽了,给她打赏个十万八万的都不成问题。阅读huijindi.com

    表嫂一听顿时兴奋起来,问我真的假的,我说:“当然真的,没见我出手那么阔绰嘛。”

    她没再回我,我以为被她看穿了呢,但没一会儿手机一震,见她给我发来一张照片,给我看的差点喷血,只见表嫂发过来一张穿着透明黑纱情趣内衣的自拍照,是她站卧室里落地镜前照的,虽说三点被遮住了,但照片中清晰可见表嫂半圆的胸部和修长结实的大腿。

    我感觉血往头上冲,立马来了感觉,手不自觉的伸到了下面,开始撸了起来。

    见我没反应,她问我,“这张怎么样。”

    我强忍住冲动,又给她刷了两百块钱的礼物,说:“这张照片尺度太小了,能不能发张裸照?”

    发过去后她没再理我,只是自顾自的在直播,我有些心急,跟她说,“你要不愿意就算了,我去给其他女主播刷去,好多人还求着我看她们直播呢。”

    见我离开了房间,表嫂急了,私信我说她没说不给,问她要真发我,我能给刷多少钱,我一见有戏,顿时兴奋起来,很大方的说,“起码五百。”

    她用撒娇的语气回复说,“人家这么好的身材就只值五百啊,怎么说也得八百吧。今日20180524推荐小说之《书名:唇色诱人》李白余菲菲在线全文阅读

    我心想她够贪的啊,一张照片就八百,外面找个商务模特弄一下才多少钱啊,不过为了装的很有钱,我很痛快的答应了,说,“八百就八百。”

    她要了我qq号,加上后说让我等等,手机没存照,一会儿直播完了现拍发给我。

    等待的时候我既焦急又兴奋,过几分钟就跑趟厕所,趁机看眼表嫂卧室的情况,后来估计被表嫂听到了,伸出头来骂我说,“李白!你十点前要不睡觉我抽死你!”

    为了规范我作息,表嫂规定我十点前必须关灯睡觉。

    我见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关了灯躲被窝里玩手机,等表嫂直播完后我直接在扣扣上给她发了个两百的红包,问她现在能给我拍照片了吧。

    表嫂给我回了个害羞的表情,说,“你坏死了,等我五分钟。”

    果然,不到几分钟她就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我一看顿时热血沸腾,鼻血都差点飚出来。
第2章 惊人的秘密
    只见照片上的表嫂一丝不挂,是侧着身子对着镜子拍的,修长的美腿和臀部的完美曲线分外诱人,但遗憾的是上身表嫂抱着一个抱枕,把整个胸前给遮住了。

    我强忍着激动回她说,“美女,你这不耍我嘛,咋还把上头遮住了。”

    表嫂直接给我发过来语音,说,“哥哥,看你猴急的,咱总得一张一张来,你把这张的礼物给刷了呗,你刷完我再给你发更好看的。”

    我心想表嫂可真够贪婪的,不过一想到接下来的照片更劲爆,我也不管啥钱不钱的了,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绑定好银行卡后直接给她发了个红包。

    她见我只给她发了九十九,骂我抠门,不过立马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看到这张照片我差点兴奋的炸了,感觉血直往头上涌。

    这次的照片里没了抱枕,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丁字裤,虽说表嫂故意把灯的光线调暗了,但胸前的圆润还是一览无遗。

    我心里忍不住赞叹,经常运动的身材就是不一样,看着就有弹性,想着平日里高高在上打我骂我的表嫂竟然拍这种照片给我看,我心里说不出的暗爽,从被子下面掏出私藏的表嫂的黑丝袜对着照片狠狠的爽了一发。

    接下来几天晚上我都会在关灯后躲被窝里偷偷看会儿表嫂的直播,刷几个礼物,调戏下她,我还特地把昵称改成了“白哥哥”,听她嗲嗲的叫着“谢谢白哥哥”我心里就特别的爽。

    看完直播我都会对着她发给我的那两张照片弄一发,给表嫂纳闷的直嘀咕,说这几天家里用纸怎么这么快。

    俗话说,常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天表嫂结束直播后我照常准备好卫生纸,翻出表嫂的照片打算爽一下,结果这时门眼儿突然传来一阵细小的响动,我心里立马咯噔一下,猛地把手机塞到被窝里,但还是晚了,表嫂撞开门的同时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拽着我被子一掀,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手机,照我脸上就是一巴掌,指着我就骂:“李白,几点了?!”

    说完她照我身上又蹬了一脚,接着低头去翻我的手机。

    我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一个劲的说我错了,伸手去抢手机,表嫂一脚把我踹开,我一下瘫在床上,心想完了。

    表嫂看到手机上自己的照片后瞬间火了,神情都扭曲了起来,眼神里似乎都要喷出血,尖着嗓子吼了声,“李白!你活够了吗!”

    话音刚落,她一下把手机甩到了我脸上,正好砸我右眼上,我顿时感觉眼前一黑,疼的眼泪立马出来了。

    表嫂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疯了般抓起桌上的木质书架不停地往我身上砸,我抱着头蜷缩着身子任由她打,不知过了多久,表嫂打累了才停下来,披散着头发抹了下头上的汗,让我跪在地上,怒不可遏的问我说:“照片是哪儿来的,你是不是偷翻我手机了?”

    我点点头嗯了声。

    表嫂拿高跟鞋踹了我一脚,说:“我是你嫂子你知道吗?!”

    我低着头不停颤抖着声音说我错了。

    表嫂冷哼声说:“错了?错了就行了?你现在能偷我的照片,以后就能把我的人给偷了,我这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啊!”

    我一听表嫂要赶我走,赶紧哭着求饶说,“表嫂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表嫂神情冰冷,没有丝毫的同情,一把把我拽起来,拉到客厅里,打开门用力把我推了出去,冷冷说:“回去问你那醉鬼老爸要一万生活费,要不然就永远别回来。”

    说完她删掉照片顺手把我手机扔了出来,砰的一声把门摔上了。

    我在门外哭着敲门说我错了,恳求她饶过我这一次,但是表嫂压根不理我,我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被赶出去以后,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只能在网吧里凑合过夜,顺便买几个包子对付一下,白天还是照常去学校上课。

    这样过了有两三天,那天放学后我先去买了俩包子才往网吧走,路过一家西餐厅的时候发现一个身影特别的眼熟,很像表嫂。

    她当时戴着副黑色的大墨镜,穿着一身黑色修身连衣裙,大波浪卷儿随意的披散在肩头,虽说看不清她的脸,但从衣服和举止上我能断定是表嫂。

    她在门口玩着手机不时抬头张望,好像是在等人。

    这时一辆香槟色的宝马车停在了表嫂跟前,车上下来一个瘦高的男生,表嫂立马迎了上去,笑着挽住了那个男生的胳膊。

    我有些震惊,那个男生明显不是表哥,表嫂为什么跟他动作这么亲昵?!

    因为那个男生背对着我,我也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他们进餐厅后我就蹲对面一边啃包子一边等。

    过了很长时间他俩才出来,看到那男生脸的时候我直接呆住了,竟然是我们学校的花大少沈俊良,我同桌余菲菲的男朋友!

    沈俊良长得挺高挺帅的,家里很有钱,比我们高一届,在高二混的很开,是我们学校很多女生的暗恋对象,听说他初中时就谈过好几个对象,而且都特别漂亮,之所以跟余菲菲好,也是因为她是我们高一最漂亮的女生。

    看着沈俊良搂着表嫂的腰,我顿时五雷轰顶,知道表嫂是出轨了,而且还是出轨的一个中学生!

    我一时间有些不敢接受,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俩人有说有笑的,嫣然一副小情侣的模样,沈俊良的手还时不时的在表嫂耸翘的臀部上游走。

    我偷偷的跟着他俩,感觉非常的气愤,心想亏我这几天还对表嫂抱有愧疚之情,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他们俩经过一片待拆迁的平房区时,沈俊良拉着表嫂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胡同,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一处拐角,沈俊良见没人,一把把表嫂按到了墙上,扑上去就亲,手一下掀起表嫂的裙子,在她白皙的大腿上来回摸着,另一只手在表嫂的胸前用力的抓着。

    沈俊良的呼吸越累越重,动作也越来越粗鲁,身子紧紧的把表嫂压在墙上。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热血沸腾,既有愤怒又有种偷窥的快感,没想到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表嫂竟然任由一个高中生如此蹂躏。

    我手不自觉的有些发抖的摸向自己的裤兜,碰到兜里手机的时候我心里顿时一动,连忙掏出手机对着他们俩录了起来,直到小视频拍了好几分钟,我这才停下。

    他俩越亲越火热,沈俊良的手顺着表嫂的腿一路摸到了表嫂的私密位置,伸手要拽表嫂的内裤,被表嫂一把抓住了,说:“你疯了么,光天化日的。”

    沈俊良不死心,说:“这儿又没人。”

    表嫂一把推开他说不行,接着整理下衣服,左右看了一眼,我吓得赶紧往回一缩头,以为她看见我了,转身跑了。

    跑出去好远我才停下,心里有些挣扎,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表哥,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找表嫂谈谈,看看她啥态度。

    我没回网吧,直接回了家,坐楼道里等表嫂,心想如果她今晚不回来了的话我就这事儿告诉表哥。

    但我等了没多久,表嫂就回来了,见到我后脸立马板了起来,说:“钱要来了?”

    我摇摇头说没有,表嫂一脸厌恶的说,“没钱就给我滚。”

    进屋后她刚要关门,我一把把门推住了,说我有话跟她说,她瞬间火了,照我腿就一脚,说:“说你妈,没钱赶紧给老娘滚。”

    我见她这态度,有些生气,说,“钱我没有,但我有个视频。”
第3章 表嫂的服务
  表嫂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说什么视频不视频的,她要的是钱,让我赶紧滚。

    我没说话,直接掏出手机把手机里的视频播给她看,表嫂脸色瞬间一变,一把把我手里的手机抓了过去,看了几秒后立马回身甩了我一耳光,满眼怒火,颤抖着身子说:“你跟踪我?”

    说完她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用高跟鞋跺了个稀碎。

    我看着近乎暴走的表嫂心里吓得不轻,但还是强做出镇定的样子,说:“表嫂,你把手机踩碎了也没用,我早就在邮箱里留好备份了。”

    表嫂有些气急了,一把抄起脚上的高跟鞋,扬手要往我脸上扇,我下意识的一缩脑袋,但此时她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接着一指屋内,让我进屋。

    进去后表嫂反手把门锁上,眼神冰冷的盯着我说:“这件事除了你外还有谁知道?”

    我说我谁也没说,就我自己知道。

    表嫂这才松了口气,说:“钱我不要了,只要你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别告诉你表哥,我就让你继续住在这里。”

    经历过这几天乞丐般的生活,她说的这个条件确实很让我动心,我想了想,小声问她说:“表嫂,那你以后还跟沈俊良来往吗?”

    表嫂眼神瞬间犀利起来,冷冷说:“这是我自己的事儿,跟你没关系,你装作不知道就行。”

    一想到沈俊良的手肆意在表嫂身上游走的那一幕我就非常的不甘心,不明白同样作为一个高中生,凭什么他既有个校花对象,又能勾搭上表嫂这种极品尤物,而我却只能任由同学和表嫂辱骂。

    看着面前一副趾高气扬神情的表嫂,我内心顿时升出一个邪恶的报复念头,生出这个念头,我的身子都情不自禁的抖动起来,颤抖着声音跟表嫂说:“表嫂,你要想继续跟沈俊良来往,也想我帮你瞒着表哥的话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表嫂冷冷的说,“大了你的狗胆了,你还知道提条件了。”

    骂归骂,说完她还是问我什么条件。

    我紧紧攥着拳头,手心里全是汗,指甲已经掐到了肉里,鼓足勇气颤声说:“你跟沈俊良做过的事,也要跟我做。”

    我话音刚说完,表嫂照我胸口就是一脚,给我踹的半天没喘上气来,她撕着我耳朵破口大骂,“死瘸子,你疯了吧?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我心想话已经说出口了,都是死,索性闭着眼小声说:“你要不答应,我就把视频发给表哥,然后再发表到网上。”

    表嫂气的脸胀红,说信不信报警来抓我。

    我颤抖着身子说:“抓吧,正好我把录像也交给警察。”

    “你……”

    表嫂见我软硬不吃,犹豫会儿态度终于软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我说:“实话告诉你,别以为拿你表哥要挟我我就怕你,你那个表哥压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外面的事儿我全都知道,还有,我跟沈俊良在一起就是为了骗他的钱,我俩从来没上过床。”

    我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心想骗谁呢,都亲成那样儿了还没上床,还说表哥不是好东西,真会编。

    表嫂见我不信,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跟你上床我是不会答应的,我最大的让步就是用手帮你,而且每周只能一次,要不你就把视频发给你表哥吧。”

    我见她态度坚决,心想用手也行啊,那也够爽的了,点点头说,“行,那一言为定。”

    等我洗完澡后表嫂就穿着睡衣去了我屋,让我躺床上脱下裤子来,接着蹲在旁边开始伸手帮我,我心跳陡然加剧,血直往脑袋上冲,不敢相信平日里高高早上的表嫂此时竟然蹲在我帮我解决生理需求。

    因为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加上表嫂的手实在太白太嫩了,没几下我就缴械了,表嫂一脸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一边抽纸擦手,一边说:“跟你那个废物表哥一样没用。”

    我躺床上闭着眼睛美的不行,在她起身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喊住她说,“表嫂,你下次能穿丝袜和职业短裙来么?”

    表嫂冷声说:“美的你!”

    说完一下摔上了房门。

    她嘴上虽这么说,但第二周来的时候却真穿了丝袜和黑色职业套裙,一副ol的装扮,我瞬间来感来的不行,这次好半天也没解决,表嫂有些急了,答应我摸着她的大腿,这才很快结束。

    这次直接给我爽飞了,晚上做梦都是甜的,脑子里全是表嫂紧致顺滑的大白腿的触感。

    从此以后我每周都特别期盼周末的来临,盼望着表嫂的服务。

    她每周还是会跟沈俊良见两次面,虽说每次都不在外面过夜,但我心里还是非常的不舒服,而且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还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我爱上表嫂了。

    后来我才知道表嫂跟沈俊良也是在直播上认识的,粉丝榜第一位那个打赏最多的就是沈俊良,表嫂确实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的,但至于俩人发没发生过关系这个还不确定。

    我心想表嫂不是喜欢钱吗,那我以后就使劲赚钱,她也就会对我好了。

    我对表嫂越来越喜欢,对沈俊良自然也就越来越讨厌,每次见到他装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在我们班门口给余菲菲送东西,我就特别的生气,感觉他就是个披着光鲜外表的衣冠禽兽,我敢肯定,除了表嫂和余菲菲,他肯定还勾搭着其他的女人。

    要不是答应过表嫂,我非跟余菲菲揭穿他不可。

    那天他又来给余菲菲送东西的时候,我们班几个女生在旁边小声议论说,“沈俊良真帅啊,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我没忍住,小声嘟囔了句,“帅个屁,渣男一个。”

    其中一个叫马惠的女生听到后笑着说:“李白,你是不嫉妒人家长得帅啊。”

    我哼了声没说话,她问我,“你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不。”

    我说:“有啥不敢的,沈俊良就渣男一个。”

    我说完马惠和那几个女生捂着嘴偷笑,我有些纳闷,见她们望向我身后,我也赶紧回头,只见余菲菲正铁青着脸看着我,我脸顿时一红,刚想说话,余菲菲抓起桌上的课本就砸到了我头上,骂我说:“死瘸子,你刚才说什么?”

    这时正好上课铃响了,老师也进来了,她才不解恨的瞪了我一眼,小声说让我等着。

    好在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我就逃也似的跑出了教室,怕她找人打我。

    下午上学的时候我郑重给她道了个歉,说我上午的话是无心的,让她别跟我一般见识。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很痛快的原谅了我,说没事儿,我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第一节课上了一半的时候,余菲菲突然把脸凑过来,笑着说:“李白,我给你带了个礼物。”

    我很惊讶,受宠若惊的说,“真的假的啊。”

    她点头说真的,说完一把拽开我的裤子,闪电般把个圆鼓鼓的东西塞到了我裤子里,接着猛地缩回手,隔着我裤子用力的一拍,我屁股上顿时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同时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立马扑鼻而来。

    余菲菲迅速的举起手,大声说:“报告老师!李白拉裤子了!”
第4章 校门口受辱
    她刚说完,班里的同学哄的一声笑了。

    我脸噌的红了,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往我裤子里塞的是臭蛋,而且是非常臭的臭蛋,片刻间臭味就蔓延到了整个教室,班里的同学也笑不出来了,捂着嘴干呕,骂我真恶心。

    老师也闻到味了,捂着嘴一脸厌恶的看着我,呵斥说:“李白,你上厕所为什么不打报告?!赶紧给我出去!”

    我当时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跟老师解释说:“老师我没拉裤子,是……”

    “出去!”

    没等我说完,老师指着门外大声吼了声,让我课也不用上了,直接滚回家去。

    我红着眼看了眼一脸得意的余菲菲,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刚才明明说已经原谅我了。

    在眼泪忍不住的时候我猛的站起身出了教室,一边走一边哭,往学校外走的时候保安还上来拦我,问我去哪儿,但闻到我身上味道后立马跑回警卫室关上了门。

    路上的行人碰到我后立马躲开,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我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哭,恨不得钻到地上的裂缝中。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拉裤子的事儿在整个学校都传开了,所有人见到我就跑,边跑边说屎王来了。

    我进教室后所有同学都躲到了后黑板那,嚷嚷着叫我滚出去,直到班主任来了,骂了他们几句,他们才回了座位。

    班主任把我叫出去批评了一顿,说我怎么能上课的时候在教室里拉屎呢,我声音哽咽说我没有。

    班主任懒得听我解释,不耐烦的说,“行了,以后注意啊,回去上课吧。”

    回座位后余菲菲扬着头,满脸自得的看着我,我带着哭腔小声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余菲菲狞着脸说:“因为你嘴贱。”

    我心里说不出的委屈,我说的本来就是个事实,沈俊良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刚出大门口,立马被几个人堵住了,领头的正是沈俊良。

    沈俊良撕着我衣领把我撕到墙根,照我身上就是一顿踹,问我为什么对余菲菲说他坏话。

    我缩着脖子侧身贴在墙根,小声说我不是故意的。

    沈俊良一把拽住我头发往墙上狠狠撞了几下,说:“**,我弄死你是不也可以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被撞得眼前发黑,眼里一下噙满了泪水,小声求饶说我错了。

    沈俊良说,“行,既然你知道错了,那你就得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样吧,你不是嘴贱嘛,你站校门口中间抽自己十个大嘴巴子,我就饶你了。”

    我瞥眼看了眼人头攒动的校门口,哀求他说:“良哥,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身后一个黄毛冲上来照我胸口就是一个飞踹,摸起一块儿石头在手里颠着,骂着说:“**的,赶紧的,要不然另一条腿也给你砸断。”

    我看了他手中铅球般的石头,心中说不出的恐惧,颤抖着身子走到校门口,站在来往的人流中,抬起手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沈俊良他们乐的哈哈直笑,沈俊良大声冲我说:“用点力,**的,没吃饭啊。”

    我紧闭着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内心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

    周围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此时都停下来看热闹,偷笑着窃窃私语,其中有好多我们高一的人,幸灾乐祸的说,“这不是高一六班的屎王嘛,有意思啊,搁这儿耍猴吗。”

    保安见门口堵了,出来问咋回事儿,我也没理他,扇完十耳光后转身往外走,转身的那一刻我终于没忍住,眼泪决堤而出。

    刚拐过一个路口,就听到后头有人喊我,我回头一看是刚才的黄毛,就他自己一个人,走过来踹了我一脚,说:“瘸子,明天来学校给我带五百块钱,听到没?”

    我抹了下眼泪,说:“我刚才不已经扇了自己耳光了吗,为什么还问我要钱。”

    黄毛上来照我头就一巴掌,说:“**的,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不把钱拿来老子弄死你。”

    说完他瞅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我咬着牙盯着他比我还要矮小的身影,紧握着拳头,想要狠狠的冲上去打他一顿,但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街口,我都没敢迈出去一步。

    吃饭的时候表嫂注意到了我脸上的伤,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在学校里被人打了。

    我低着头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自己摔的。”

    表嫂冷哼一声,语气说不出的轻蔑,“废物就是废物。”

    说完她起身去了厨房拿了个东西出来,往桌上一扔,我抬眼一看,见是把剖鱼刀。

    表嫂冷冷的说:“谁要再敢打你你就拿这个捅他。”

    我看着桌上泛着银光的剖鱼刀,心里有些打颤,但怕表嫂看不起我,还是伸手把刀拿过来揣了起来。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把表嫂给我的剖鱼刀和三百块钱带上了,前段时间因为给表嫂刷礼物,钱都刷没了,只剩这三百了。

    余菲菲到了教室后伸头看了看我的脸,讥笑着说:“呀,你脸好了啊,那么打都没事儿,可见你的脸皮得有多厚。”

    我没敢看她,也没敢还嘴,怕她再叫沈俊良打我。

    好在她嘲讽了我几句就没再搭理我。

    下早读后突然听门外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是黄毛,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出去。

    余菲菲明显认识黄毛,冲他招了招手,黄毛冲她笑了笑,叫了声嫂子好,接着指指我,说来找我的。

    余菲菲冷哼说:“叫你呢,还不赶紧的。”

    我没理她,手伸到书包里,一手攥着三百块钱,一手攥着剖鱼刀,心里不停的挣扎,额头上的汗也密密麻麻的渗了出来。

    黄毛见我没动,不耐烦了,指着我骂了两句,作势要进来,我吓了一跳,噌的起身往外走。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下意识拿出来的东西,是那三百块钱,心里顿时泛起一股酸楚,忍不住苦笑,心想他们说的对,我就是个废物,骨子里就是个废物。

    我出去后黄毛扇了我两巴掌,说:“**的,你磨蹭什么呢。”

    说完他跟那几个人把我拽到了厕所里,问我钱带来了没。

    厕所里当时有俩人在窗口吸烟,看到我们后扭过身来好奇的看热闹。

    我掏出钱来说带来了,黄毛抓过去一看,回身照我头就一拳,说:“**的,不是让你拿五百嘛。”

    我苦着脸说:“我只有这么多了。”

    我刚说完,黄毛抬手又是一拳,这一拳正好捣在我鼻子上,鼻血顿时泉水般涌了出来,流的我满身、满地都是。

    黄毛一见立马呀的大叫了一声,说:“流血了啊,不好意思啊,来,我帮你洗洗。”

    说完他一脚给我踹跪在地上,撕住我的头发就按到了黄臭的厕坑里,一股作呕的味道吞噬而来,我咕噜着嗓子用力挣扎,想张口求饶,但却说不出话来,反倒喝了好几口脏水。

    黄毛死死地按着我的头,哈哈的笑着,他身后的人也都跟着笑,仿佛看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儿一般。

    “哥们儿,过分了吧。”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黄毛这才松开我,我猛地起身,跑到水龙头儿那儿打开开关用水冲头,一边冲一边干呕,感觉胃都快要呕出来了。

    黄毛没管我,歪着头看向刚才替我说话那人,说:“你他妈谁啊,老子的事儿你也敢管?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间厕所。”

    帮我的就是刚才在窗口吸烟的那俩男生,一个长得黑黑的,体格很壮,另一个戴着副眼镜,穿个白衬衫,头发有点长,显得文质彬彬的,加上嘴里叼着的烟,给人一种雅痞的感觉。

    黑壮男生叼着烟笑着说:“你能不能让我走出这间厕所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走不出高一的教学楼。”
第5章 对余菲菲的邪恶报复
  黄毛和他身后的人听完这话不仅没害怕,反而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像看傻子似得看着黑壮男,说:“小逼崽子,你他妈当老子跟你吹牛逼玩呢。”

    说完黄毛一把抄起门后的拖把冲了上,照黑壮男身上就抡,同时他身后的人也都冲了上去,黑壮男和眼镜男俩人也没怂,扔了烟就踹黄毛他们,但终归是寡不敌众,很快就被黄毛他们打地上了。

    黑壮边还手边说:“操你们妈的,等死吧。”

    说完他猛地爬起来,用力撞开人群,快速的推开门跑了出去,站走廊上放声大喊:“我是刘斌,老子被人打了,都他妈给老子出来!”

    黄毛一脚把地上眼镜男的眼镜踩碎,一手拎着拖把棍,一手撕着眼镜男的头发就往外走,讥笑着说:“咋地,叫人啊,赶紧叫,我看谁敢来帮你。”

    他话刚说完脸色就变了,因为此时整栋楼突然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呼声,伴随着的是震耳欲聋的咚咚咚的脚步声,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整个楼层都在震动。

    我伸头往外看了一眼,只见走廊两边一大帮人正快速往这边涌来,好多人正从教室里往外跑,因为门太小了,有些人索性拉开窗子跳出来,没一会儿就把整个厕所门口和大半个楼层塞了个满满登登。

    这还不算,楼梯口那儿也传来了脚步声,楼上楼下的人也都涌了上来,在了楼梯口挤成一坨,伸着脖子往里看,大声叫嚷着。

    黄毛和他那几个手下吓得脸都白了,话都说不出来了。

    眼镜男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把夺过黄毛手里的拖把棍,扬手在他们身上就是一顿抽,一边抽一边骂:“操你们妈的,不牛逼嘛,不牛逼嘛,再给老子牛逼啊。”

    黄毛他们被抽的抱着头嗷嗷直叫,刘斌身后的其他人也冲上去照他们身上一顿踹。

    刘斌在旁边瞪着眼大声喊着:“老子叫刘斌,给我记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想起来我们高一的老大就叫刘斌,竟然就是眼前这其貌不扬的黑壮男生。

    看着他昂头蔑视着黄毛他们的样子,我不禁有些自卑起来,忍不住羡慕,心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一样啊,一句话就能把整栋楼的人喊出来替我赴汤蹈火。

    这时走廊尽头办公室里的老师听到动静跑了出来,看到外面的场面也吓了一跳,大声喊着问我们干嘛呢,不想被开除的话就赶紧散开。

    人群这才散了,因为是高二的来我们这边惹事儿,老师也没追究,警告了黄毛他们几句,就让他们走了。

    刘斌走的挺匆忙的,我连句谢谢都没来的及说,所以下课后我去了他们班,跟他当面道谢,他一脸不在乎的说:“没事儿,我不是为了帮你,我就是看不惯高二的跑我们高一这来装逼。”

    我犹豫了一会儿,掏出刚才黄毛落下的那三百块钱递给他,他有些纳闷,说:“你这干嘛啊。”

    我鼓起勇气说:“斌哥,我以后想跟你混。”

    刘斌扑哧一声笑了,说:“你搞笑的吧?”

    我说不是,我是真心的。

    他眯起眼,眼神里说不出的讥笑,说:“我认识你,你是六班李白,回去吧,我这儿不收怂包,而且还是动不动就拉裤子的怂包。”

    说完他哈哈的笑着转身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瞬间跌倒谷底,说不出的难过,我才知道他刚才那句话是真的,他并不是为了帮我而帮我,他只是看不惯高二的在他地盘撒野,我在他眼里跟在别人眼里一样,是个废物。

    我紧紧的攥着那三百块钱,下楼的时候不知不觉间眼泪就模糊了眼眶,我竟然还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和刘斌成为朋友,想来实在可笑,我这种人,谁会愿意跟我做朋友。

    回教室后余菲菲看到我冷哼了声,语气说不出的鄙夷,说:“瞧你那窝囊样儿,我要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了。”

    接下来几天黄毛再没来找我的麻烦,我以为上次那事儿就这么了了,但那天下午放学,刘斌领着眼镜男突然来了我们班,把我叫了出去。

    我见刘斌的一条胳膊打着石膏,吊在肩上,有些意外他胳膊怎么断了,但也没敢问他。

    刘斌这次态度好了很多,拍拍我肩膀说,“别怕,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晚上有空耳没,想请你吃个饭。”

    我一听更惊讶了,但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刘斌说有个小事儿要让我帮忙,要是我帮他,以后我就是他兄弟,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

    我顿时激动起来,心脏噗噗直跳,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话,高一老大竟然要认我当兄弟,我连什么事都没问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我问他要怎么帮他,他指指自己断了的胳膊说:“李白,你知道我这胳膊咋断的不?”

    我摇摇头。

    他眼里泛起一股凶光,说:“沈俊良干的。”

    我啊了一声,有些惊讶,问:“为什么啊。”

    旁边的眼镜男没好气说:“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上次斌哥替你出头的事儿,沈俊良替黄毛报仇来的,所以这事儿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我心里不免有些愧疚,郑重点点头说:“斌哥,我肯定帮你,啥事儿你说就行。”

    刘斌神情变得有些可怕,说:“他不是弄我嘛,我就弄他的妞儿。”

    我心里暗暗一惊,他们这是要对余菲菲下手啊,有些害怕的说:“斌哥,这,这不好吧。”

    刚说完,眼镜男一拍桌子,怒道:“有什么不好的,说白了,斌哥这手是为你断的,你要不想帮也行,那就把你的胳膊也敲断。”

    我吓得咕咚咽了口唾沫,头上汗都出来了。

    刘斌笑着说:“你别怕,我就稍微惩罚惩罚她,给沈俊良提个醒儿,不会有啥事儿的,你只要负责把她骗出来就行,其他的不用你动手。”

    我犹豫了会儿,看了眼一脸阴沉的眼镜男,想到我很快就能不再被人欺负了,一咬牙,点点头说:“行,斌哥,我帮你。”

    刘斌一听顿时哈哈笑了,勾着我脖子说:“够意思,以后你就是我刘斌的兄弟了。”

    刘斌把地点设在了一处废弃工厂,让我想办法把余菲菲骗过去。

    周六那天中午我给余菲菲打了个电话,说英语老师让我们下午去补课,问她去不去。

    我俩英语都不好,以前也经常周末去英语老师家补课,所以她也没怀疑,问我几点,我说两点,今天不在英语老师家,换地方了。

    她也没问什么地方,说:“行,那你一会儿来我家等我吧。”

    挂了电话后我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后背都被汗湿透了。

    到点后我就去她家楼下等她,她下来后我也没敢看她,她也懒得理我,跟我后头走。

    见我俩越走越偏僻,她有些警觉的说:“这咋还走这儿来了,今天在哪儿补课啊,为什么不在老师家了?”

    我紧张的汗都出来了,说:“今天人多,老师家放不开,就换地方了,不远了,就前面那个工厂。”

    余菲菲哼了声,说:“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叫人撕了你。”

    到了工厂门口的时候她环顾了一眼,说怎么在这么个破地方,我说这里地方大,还不要钱,是老师家的一个亲戚帮找的。

    余菲菲身子没动,突然说:“这课我不补了,我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就跑,我一下急了,起身去追她,知道她肯定猜到什么了,要是让她跑了我就完了。

    就在她跑到前面胡同的时候,突然从里头窜出来两个人,一下给她扑倒在地上了,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那俩人不是别人,正是刘斌和眼镜男,他俩见我愣在那儿,骂我说:“看你妈啊,还不快过来帮忙。”

书名:唇色诱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唇色诱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信息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以婚谋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婚谋情在线阅读书名:以婚谋情目录预览:第3章破罐子破摔第4章操办婚事第5章满足你第6章她的身份第7章造谣全凭一张嘴第3章破罐子破摔之前敢说那些故意气他的话,是因为她自己也被宁菲菲的颠倒黑白给气糊涂了,否则,她哪里来的胆子敢那么顶撞。两人不知沉默了多久,期间赵靖川似乎一直盯着她,等到确定如果自己不开口这个女人确实不会主动跟他说话之后,他忍着怒火,用眼神威慑着她。“害的菲菲受伤,大嫂不觉得自己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纪如栩微微一颤,“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想要打我,我伸手去拦,她就自己

  • 小说:情丝难断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丝难断在线阅读小说名:情丝难断目录预览:第3章痛晕第4章小三上门第5章哪来的陆太太第6章当面害人第7章陆寻不要她了第3章痛晕“你受伤了?”说着,聂易施上前一步,拉着林昔就要仔细查看。林昔不愿意,两人拉扯之间,聂易施不小心碰到她的伤口。“嘶,痛啊,你轻点行不行。”她痛的脸上一白。“去医院。”聂易施心下一慌,马上松开她的胳膊,改去拉她的手,想要带着她走。“站住!”一道冷漠的男声传来。陆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玄关没开灯,他的身影隐在黑暗里,如果不出声,他们并不会发现他。他向下走了几步

  • 小说:夜狼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狼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狼目录预览:第三章我的客人竟然是……第四章选择第五章冲突第六章回到学校第七章谢雨男约我去湖边第三章我的客人竟然是……遇见她是我在这里工作了差不多两周的时候。那天客人出奇的多,走了一波,又来一波。我们几个男侍被安排去一个包厢里陪酒,陪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走,我整个人都已经累的精疲力竭的,要玩骰子,喝酒,唱歌……全程还要强颜欢笑,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客人们玩累了回去睡觉了,我们还要继续工作,等待着被安排到下一个包厢陪酒……真感觉有点不是人干的活。我在更衣室里喝

  • 小说:春色无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春色无边在线阅读书名:春色无边目录预览:第3章乖乖听话第4章单独相处第5章被发现了第6章提出补偿第7章帮我个忙第3章乖乖听话李毅嘬了下牙花子,心想刚才郑雅丽的表现虽然有些古怪,却并没有带着仇恨和愤怒,反而话语里带着一丝戏谑。如果昨晚真的跟郑雅丽发生了什么,郑雅丽自然不能这么从容面对。可又一想,自己摸裤裆的时候里面并不湿,但又有明显的精味,这证明确实射过,可又没射在裤裆里,定然不是自己做春梦跑马而是酣战之后将子弹射在了战场上。刚才已经跟郑雅丽碰见了,旁边又没有其他人在,郑雅丽没有兴师

  • 小说:女总裁的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女总裁的妙手仙医在线阅读书名:女总裁的妙手仙医目录预览:第三章隐秘第四章有办法了第五章老黄的苦衷第六章解围第七章九种解法第三章隐秘陈霄他们所在的秀峰市,只是一个地级市罢了,算是中小城市,消费和收入都不算高,一百万,都足够在市里买两套房了。这对于一个收银员来说,更是一个天文数字。陈霄怎么也想不通,刘芸芸怎么会欠下如此大的一笔债务。“债主是什么人?”陈霄继续问道。“我只听说是省城的一个老板,具体是谁我这种小喽啰也没可能知道。”光头大汉被抓住了把柄,此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见陈霄脸色一

  • 小说:娇蛮萌妻赖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蛮萌妻赖上门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蛮萌妻赖上门目录预览:第3章检查第4章帮我第5章关系第6章告白第7章醉酒第3章检查沈雁南发誓他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他被一个肮脏的女人给毁了,今天就是他的耻辱。此时沈雁南浑身僵硬,这个女人刚刚是嫌弃他的吻恶心所以才吐了出来?该死,明明他才是那个更应该要嫌弃的那个人,他现在觉得更加恶心了,感觉要被这一股浓烈的异味窒息死亡,终于忍受不住,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花司卿吐出来之后人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事,强吻了别人,还将人踢晕了过去。天哪,怎

  • 小说:婚不由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不由己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不由己目录预览:第三章嫌你脏第四章不配做许太太第五章金丝雀第六章怒意第七章期待第三章嫌你脏许临有些燥郁的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陆尔被扔出去之后,包厢里又恢复到原来的气氛,几乎所有人都自动屏蔽了刚才的事。许临放下酒杯,却不经意间看到了门口处一件掉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发了短信要那个女人给他送衣服来,本来还想说今晚能看一处好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安然。一想到这,许临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莫安然,后者正左拥右抱的坐在女人堆里,许临更是觉得空气都变得不新鲜起来,他继续看着

  • 小说:参见九千岁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参见九千岁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参见九千岁目录预览:第三章绝世小正太第四章狮子大开口第五章十里红嫁妆第六章婚礼和葬礼第七章再遇小正太第三章绝世小正太“绿篱,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他们今天找我去根本就不是去商议,他们早就决定了,只是没想到我会答应的这么干脆。这个亲,我是想结也得结,不想结也得结啊!”落苒苒满不在乎的伸了伸腰,刚才一直低着头,弯着腰,真是累死她了。“那,那小姐你可以说你也不嫁啊!老爷,老爷他”绿篱说着,也没了声音,老爷怎么会帮小姐呢?他肯定是巴不得啊!一想到自家活泼可爱的小姐就

  • 小说:说爱我时别眨眼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说爱我时别眨眼在线阅读小说:说爱我时别眨眼目录预览:第二章解救第三章失业第四章偶遇第五章重逢第六章威胁第二章解救Fox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夏甜甜陷在绵软的沙发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红酒。她本不喝酒,更谈不上什么酒量,几杯红酒下肚,她就面色红晕,醉眼迷离了。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见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走了过来,坐在她的旁边。“小姐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来,哥哥陪你!”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红酒瓶,倒了满满一高脚杯,然后一只手猛地扳过夏甜甜的头,一手拿起酒杯向她口中灌酒。夏甜甜反应过来时,口里已经

  • 小说:天黑请摸鬼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黑请摸鬼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天黑请摸鬼目录预览:第三章摸到罐子会开花第四章小三子回来吧第五章半瞎的那只眼第六章要学先背老黄历第七章纸人泪【1】第三章摸到罐子会开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正躺在爷爷的小屋里,外面天已经大亮了,门没有关,伸头看外面,青烟袅袅,爷爷正在做早饭。我起来,正好爷爷端着早饭进来,见到我,笑了一下,招呼我坐下吃饭。我的头还有点晕,不过对于昨晚的事情,记忆还是很清晰,当时看着爷爷,感觉非常奇怪,先没坐下来,而是问他老人家,昨晚是怎么回事。结果老人家看看我说:“你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