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总裁太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2 7:15:04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太冷

一、悲惨新婚夜

城北别墅区,一栋栋白墙红瓦的独立两层小别墅并不奢华,但有着浓厚的英式风情。说明huijindi.com别墅前都有绿茵茵的草坪和浅紫、粉红若干颜色的藤蔓蔷薇。风轻轻一吹,空气弥漫了淡淡的香味……

冷家别墅是这里最豪华的一座。碧绿色的琉璃瓦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清晨,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暖暖得照在了世间万物上。

别墅房间的大红喜床上,躺着一个穿着红色婚纱的女子,她有着一张红似樱桃的小嘴,水灵灵的大眼睛,瀑布似的长发散落在床上,不管怎么看,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她就是冷家新进门的新娘夏筱纤。可是从她的脸上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的气息:两眼空洞得看着天花板,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像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躯壳。《总裁太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三天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她不吃不喝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三天,然而,这三天时间却没有一个人踏进来关心一下。她的死活,似乎都与这家人无关。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似乎到现在也想不明白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三天前,父亲为了商场上的利益,把自己嫁给了那个自己不爱他,他也不爱自己的男子。

传言这个冷家大少爷俊逸非凡,有着天使一样的面孔,只要稍眨动一下眼皮,都会让看到他的女人所晕倒。再加上冷家的财势与权势,想高攀的女人多得到计其数,只要能嫁给他,那些名媛哪怕是削尖脑袋挤破头也愿意。

偏偏天不如人愿,最终,冷皓枫娶到的女人,却是自己。一个从来就没对他有过一丝感情的女人!

当自己第一眼看见冷皓枫的时候,无可否认,他真的很帅,可是帅气的面容下面包裹的,却是一颗黑得会反光得心。阅读huijindi.com

因为极度不满父母擅自给他安排的这门亲事的冷皓枫,在婚礼下,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她的身上。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在众人面前出尽洋相。

能忍的,都忍了,如果不是为了妈妈,自己早就当场扯下头纱大步离去了。好不容易才熬到婚礼结束,以前终于可以安静得休息一下,但是让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回到新房没多久,房间里竟然冒出一个陌生的男子……

于是,第二天的报纸头条新闻里,登得全是有关冷家新娘新婚之夜的事情。众人对此纷纷猜测,字句间全是对新娘的嘲讽,甚至连她的妈妈也被牵连其中。

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母就必有其女!

没错,夏筱纤的妈妈谢思语从年轻的时候,就被人灌上了各种不雅的称号。当年生下夏筱纤的时候,苦于没钱养孩子,所以,她想尝试着去跟人谈生意,没有想到第一次谈生意,就遇到了个不怀好意的男子,男子不停得向她敬酒,把她灌醉后带到了酒店的客房里……

从此之后,她名声扫地,然而恶梦远远不止这些,甚至牵连到了女儿夏筱纤的身上。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别人纷纷猜测着夏筱纤的爸爸是谁,为什么她没有爸爸。是不是连谢思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女儿的爸爸是谁!

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舆论,她病倒了,想到自己死后年幼的女儿没人照顾,所以,在夏筱纤十六岁那年,她带着女儿找到了夏明彬,也就是夏筱纤的亲生父亲。可是这个时候的夏明彬已经娶妻生子,还有一个比夏筱纤小两岁的女儿。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儿,夏明彬当然很是怀疑,还偷偷得拿了夏筱纤的头发去做了亲子鉴定,然而,结果让他很是失望,夏筱纤的的确确是他自己的女儿。

从此之后,她们两母女就一起生活在夏家,可是,面对这种复杂的关系还有大妈、妹妹的讨厌,她们两母女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是可想而知的。

在夏筱纤二十岁这年,夏明彬提出要把她的婚姻作为筹码来换取商场上的利益时,她并没有极力反对,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反对的权力,只是提出如果我嫁给了冷皓枫的话,你们以后不能再欺负我的妈妈。为了妈妈,不管是什么条件,自己都会答应。汇金地

妈妈前半辈在别人鄙视的眼光中度过,自己能做的,就是让她的下半辈子活得光彩起来。哪怕是用自己一生的幸福交换,也是值得的。

原以为离开了夏家,不但可以为妈妈带点利益,还可以离开那个暗无天日的家庭,可是最终让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嫁到冷家后,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跟出了火坑,而是换了个火坑而已。

经过这件事情后,冷家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冷得可以结冰。冷皓枫更是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不过这些,并不是夏筱纤所在乎的。而她最想知道的是:当天新房里的那个男子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加害自己?或者说,他是谁安排的?

终于,夏筱纤坐了起来,她不让自己再这样下去。汇金地一定要追查出那个男子是谁,好还清自己的清白。

她换了件衣服后,轻轻得走出了房间。

二、离婚协议书

冷家是有钱的,眼前的景象一片奢华,所有的设计都充满了浓郁的意大利味道,单单一个摆设的花瓶,就足以让穷人家过上一辈子的幸福生话。

沙发上,坐着一个穿戴着珠光宝气的妇人,全身上下都渗着一种让人无法靠近的威严。她就是冷家的女主人龙雪梅,当夏筱纤走出来的时候,她没有扭过头来看,眼里却不经意得流露出锐利的锋芒。

看到这种眼神,夏筱纤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刚刚靠近桌边,报纸上的赫大的字映入了夏筱纤的眼帘:新婚之日论为下堂妇,豪门新娘让人笑话百出。

看到这里,夏筱纤内心苦笑了一声。

“醒来了也不跟太太问声好!在你眼里还有没有太太的存在!”龙雪梅旁边站着的下人王姐突然声大气粗得指责起夏筱纤来。

看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连个小小的佣人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怎么说,自己也算得上是冷家挂名的“少奶奶”。

不过,夏筱纤还是礼貌性得叫了一声:“妈妈早!”这也是作为人媳妇应该做的事情。

熟料,龙雪梅却突然冷冷地道:“请叫我冷太太!”

冷太太?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夏筱纤心里划出一丝悲凉,顿了一下,才道:“冷太太好。”

“嗯!”龙雪梅从鼻孔里只是嗯了一声。冰冷的表情依然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接着,她突然从桌下拿出了一份文件,“啪”得一声,扔在了夏筱纤面前的桌子上,冷冷地道:“把这份协议书签了吧!”

“协议书?什么协议书?”夏筱纤纳闷道。

龙雪梅拿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了起来,尔后才道:“你打开来看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夏筱纤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心里忽然有股不对劲的感觉。拿起来,白字上清清楚楚得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她顿时傻眼了起来。

才结婚三天,就要离婚了。很可能,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新娘。虽然早就料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得快。

“冷皓枫要跟我离婚?”她重复了一句道。不知道是因为不信,还是因为不舍。

“夏小姐,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我想不用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你听吧?”龙雪梅的语气极度不满起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她把身子靠在了沙发上,一副鄙视的样子。

夏筱纤垂下脸,其实不是自己不想签下这协议书,而是如果自己离开了冷家的话,那夏家在商场上就会失去势力,从而,自己希望妈妈能过上好日子的希望也就破灭了。

妈妈的前半生为自己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自己不能再让她这样痛苦下去,所以,为了妈妈,再大的苦自己都要忍下去。

见她站在那里久久不动,龙雪梅有些不耐烦了:“怎么?不签?你是舍得不冷家少奶奶的地位呢?还是认为没有在冷家捞到一分好处,不肯离开?”

夏筱纤抬起了头来看着龙雪梅,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说自己嫁给冷皓枫只是为了换取妈妈的幸福,她会相信吗?

“不过我要告诉你,这协议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你签也一样,不签也一样,结果都会被我们扫地出门。识相一点的,签了,说不定皓枫心情好还会支付一点赡养费给你,不签的话……哼!那你也就怪不得我们了。”

如果自己真的签了的话,那么回来夏家,不用说,等待自己的,绝对是一阵咒骂!签与不签都是一种错,从一开始,在自己答应嫁给冷皓枫的时候,就已经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就在夏筱纤啄磨签与不签的时候,外面突然走进了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就是她的新婚丈夫冷皓枫,那长相非凡能迷得能让所有女人都窒息。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使人微微靠近都觉得寒冷。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妖艳的女人。女人精致的五官,经过胭脂水粉的修饰,使人更有一种脱俗的美丽。当自己目光和她接触后,夏筱纤却明显得感到了嘲讽和敌意。

虽然夏筱纤从来就没有跟她见过面,但是自己认得她,她就是现在当红的女模特蓝菲琳。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夏筱纤心里咯噔一阵,目光落在他们身后的几个佣人提着的行李时,顿时全都明白了过来——

她是来取代自己冷家大少奶奶的地位的。

结婚才三天,他就马上换妻了!冷家的人果然个个都是冷酷无情的。

不过,如果他们是想看到自己哭哭啼啼像怨妇一样的表情,那么,他们想错了,我夏筱纤没有那么低溅!怎么会为一个自己不爱的男子伤神呢?

夏筱纤站在那里,表情很快便自然得没有一丝异样,看着冷皓枫和蓝菲琳两个人,就像在看一对普通的恋人一样。

而龙雪梅在看见蓝菲琳之后,脸上的表情不自然得皱了一下,儿子这几天天天带不同的女人回来,现在还要公然让一个三流女星住进来。让外面的记者看到后,又将会是一阵炮轰。

“妈妈,离婚协议书她签了吗?”冷皓枫冷漠得问道。就是用简单的一个“她”字来形容夏筱纤,似乎连她的名字都不愿叫出来。

龙雪梅简单地道:“还没!”

“没有?”冷皓枫皱头一皱,马上看像了站在一边的夏筱纤。

这时,他身边的蓝菲琳撒起了娇来:“哎呀,皓枫哥哥啊,你不是说你已经跟她离了婚了吗?我才答应搬进来的,可是现在……”说到这里,龙雪梅的眼泪已经像决堤的河流一样奔涌了出来。

演员就是演员,这眼泪说掉就掉,根本就不用渗杂一丝的真感情进去。谁都看得出蓝菲琳只不过是演戏而已,目的就是要把夏筱纤赶出冷家,好巩固一下自己在冷家的地位!

三、净身出户

冷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可是她想尽千方百计来才走到这一步的,如今,只有一步之遥了。

听了龙雪梅的话后,冷皓枫冷冷地道:“夏筱纤,你还站在这里干嘛?签字啊!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忘了你的名字怎么写了吧!”

夏筱纤身子微颤,面对这种无心的男子,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留恋的,签就签吧,爸爸那边自己到时再想办法赔罪是了。

想到这里,她拿起笔正想签下去的时候,心里却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想了一下,她道:“是不是签完,我就可以马上离开了?”

这些东西还是问清楚再签的好。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不敢肯定冷家的人会不会轻易得放过自己。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在你走之前,我不希望你带走冷家的任何一样东西!”冷皓枫的话就像一把无情的刀子一样,深深得激荡着夏筱纤的灵魂。

夏筱纤转过头来,用同样的态度回答:“你放心,我现在就离开,冷家的东西别说我不会带走,就算你要我带走,我也不会要!”

对于自己来说,这场婚姻,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只要一看见与冷家有关的东西,自己就会想起这件事情。但是,自已万万没有想到,冷皓枫似乎并没有就这样放过自己一样,他双眼在自己的身上游离了一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道:“是吗?你确信你真的不会带走冷家任何的东西?”

夏筱纤定定得看着他,不知道他意有所指的是什么东西。

“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身上穿的?那是今天刚换上的衣服,他该不会是连衣服也不肯给自己吧!而偏偏自己的衣服在酒店换婚纱的时候就脱下来了,如果现在要把衣服还给他们的话,那岂不是要自己一丝不留得走在大街上?

冷!

这个冷皓枫还真是人如其名,根本就毫无人性可言。

“怎么?不舍得脱下来?还是说你不敢光着身子走出冷家大门?我想,你当然是不舍得脱下来啦,因为像你这样的女人,又怕什么一丝不留走在大街上呢?像你这种出了名的女人,想必整个城里也有不少的男子都见过了你的身体吧!那你还有什么好装矜持的?就算装了,也不会有人信啦。”

“你……”夏筱纤被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看着冷皓枫那带着猥亵的眼神,自己的身子就像已经被他凌辱过了一样。

旁边那个蓝菲琳更是得意了起来。原来传言都是真的,冷家刚进门的媳妇真的沦为了下堂妇,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还不敢相信,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证实了,于是,她火上添油道:“是啊,反正报纸杂志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夏筱纤新婚之夜约会男子啊?你这光着身子和不光身子走出去,别人一样会带有色眼镜看你,我看,你还是干脆一点吧!”

但冷皓枫听到她说的这句话后,脸色马上拉了下来,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挖自己的痛脚了。这件事自己可以说,但别人说就不可以!

收到了信息的蓝菲琳马上把头低了下来,因为她还不想死在冷皓枫的手里,自己刚搬进冷家,飞上了枝头还没有做成凤凰呢,又怎么可以自毁前程呢?

冷皓枫转过头来,冷冷得看着夏筱纤:“怎么?不想脱吗?还是要我来帮你脱?”

夏筱纤恨恨得看着冷皓枫,之前知道他是冷酷无情,但不知道原来可以无情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可以称作无耻!咬了咬牙齿她道:“你放心,你的东西我说过不要就不会要。”说完,她转过身子朝房间走去,幸好自己嫁过来的时候,妈妈把自己之前比较喜欢的衣服拿了几件过来,不然的话,这次可能就真的要光着身子离开了。

冷皓枫啊冷皓枫,你怎么就可以这般冷酷呢?你这样做是因为对那件事情的忌恨吗?还是你天生就爱羞辱别人?

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后,夏筱纤再次走了出来,大厅里,蓝菲琳正若无旁人得坐在了冷皓枫的身旁,冷皓枫轻轻得爱抚着怀中的佳人,并在她的耳边一阵呢喃。夏筱纤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似苦,又似带点酸味。

“现在,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包里有没有带着你们冷家的东西?”还没有等他们开口,夏筱纤便自己担出了问题道。

冷皓枫眼睛扫视了一番夏筱纤手里那个小小的袋子后道:“不需要!”就算她真的要带走冷家的东西,这么小的一个包又能装得了什么,就算里面塞的全是钱,那也值不了几个,自己想要羞辱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没有必要再跟她对抗下去。

夏筱纤提起了小包包,头也不回得就离开了冷家的大门。自己是悲哀的,然而自己又应该是庆幸的,因为虽然自己嫁给了他,但是守住了自己的洁白之身。没有让清白让这个男子侵犯,真的可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四、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出来之后,她不敢回家,只要一回到家,必定就会受到爸爸和大妈的指责。他们掏空心思把自己嫁给冷皓枫,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落到了鸡飞蛋打的下场。

就这样漫无目的得走着,不知道要走到哪去,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容得下自己。

七月的风是闷热的,却如刀子般锋利得割破了夏筱纤孤独单无助的身子。终于,她像一个孤魂野鬼在这个热闹的街市里游荡了两个钟后,停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

冰冷的泪水终于滑过她玉瓷般的脸颊,残留在脸上的泪水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易碎的陶瓷娃娃般。与这个强悍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回去吗?可是……

大妈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的,即使爸爸肯放,她也不肯!她就像是一只毒蝎子般侵食强占了原本属于她和妈妈的一切。自己比她的女儿要大两岁,排资论辈,也应该是妈妈做大的,她做小的,可是……

当年如果不是她在其中耍了手段的话,妈妈不会被爸爸抛弃,自己也不会被灌上私生女的称号。原本以为回到爸爸的身边,苦命的生活就可以结束了,可是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另一个痛苦的开始!

妈妈成为了他们眼中多余的人,自己成为他们利益的工具。

痛,已经刺穿了夏筱纤的整个心脏,伤到最后,她却笑了起来,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表达方式不是哭,而是笑!

雨,在这个时候淅淅沥沥得下了起来。闭上眼睛,她仰起,再次笑了起来,任雨和泪融合在一起,一滴一滴得溅落在地上。

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红绿灯变换了多少次。

嘟嘟……

旁边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夏筱纤这才回过了神来,转头看向车子。那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一眼看去,很拉风。

这时,车窗摇了下来,车子里面的那个男子对她道:“要上车吗?”

这个男子,犹如一尊完美的雕像,无可挑剔的轮廓勾勒出傲挺的鼻子,一双如大海般透亮的深遂眸子闪过一丝淡淡的惊讶。

他认识自己吗?还是说,他只不过是一些喜欢挑逗女孩的流氓?夏筱纤没有去搭理他,转过身子,就想离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男子又说话了:“上来吧,你要是再淋雨的话,就会生病了。”

“我生不生病与你有什么关系?”夏筱纤很是不客气,平时自己就很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公子哥了,加上自己此时的心情,真的很想找个人痛痛快快得发泄一下。

但是,男子听了她的话后,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依然淡淡得笑道:“按理论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关系。”顿了一下,他又突然道:“不过……冷皓枫是我的朋友祝逸辰,我现在劝朋友的妻子珍惜自己的身子,这样不算过份吧!”

夏筱纤心里咯噔一阵,他是冷皓枫的朋友?

努力回想起婚礼的那天,没错,他的确在场合上出现过,只是当时的自己心情糟糕透了,根本就没有心情却留意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男子,还是有一点映象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劝过冷皓枫不要玩得太过份的人。

现在的他看起来,似乎更加得迷人,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但是,他毕竟是跟冷皓枫有关的人,现在,世界上任何一样跟他有关的东西,自己看了都觉得讨厌。所以最后,夏筱纤还是很不客气地扬了一下手中的袋子道:“哼,你没看到吗?我已经跟冷家没有关系了,所以,你的关心,就请收回去吧!”

什么?她跟冷家已经没有关系了?虽然这是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像冷皓枫这种冷酷无情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接纳得了一个对他不忠的女人呢?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新娘嫁进去,才三天的时间,就被赶出来了,而且,从她现在的情况看来,冷家似乎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好处。

真是可悲的女人!

见她这般执着,祝逸辰也就不好再坚持了。他道:“那好吧,不过,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找我!”说着,他抽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夏筱纤。

夏筱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来。卡片上面写着“祝氏集团董事长”。她瞬间惊呆了起来。真没有想到,原来他就是祝氏集团的董事长!之前,自己听来了不少有关这个大公司的事情。

祝逸辰十九岁的时候就丧父了,公司全都压在了年幼的他身上,原本,企业界所有的人都等着看祝氏集团怎么倒的,可是没有想到,结果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祝氏集团不但没有倒下,反而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扩展了不小,到现在这个时候,世界各地都有着他们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

只要听过有关祝逸辰的消息,那些人都不得不对这个年轻有为的小子竖起大拇指。

在夏筱纤还在站原地发呆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了。祝逸辰对她笑道:“记住,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说完,他一踩油门,扬长而去了。

祝逸辰,原来,他就是自己一直所祟拜的祝逸辰,之前还以为,他只不过是跟偶像同名同姓而已。没有想到……

这回,夏筱纤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拿着那张卡片,她如获至宝得紧紧攥在手里。

嘟嘟……

身旁再次传来了汽车的呜叫声。夏筱纤回过神来,以为是祝逸辰又开回来了,当她转过头来的时候,结果却大大让自己失望起来。这次停在她身边的,不是祝逸辰,而是冷皓枫。

冷皓枫走下了车,脸冷得就像千年的冰山一样,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可夏筱纤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他来这里干什么?自己不是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吗?

“不错嘛!这么快又和另一个男子纠缠不清,看来你真有两下子!”俊美的脸上扬起了一丝冷笑。使得这个雨天变得更苍凉冷漠起来。

五、你是我的傀儡娃娃

既然他要这样认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越是解释,就越成了掩饰,最好的办法就是随他怎么说去。夏筱纤别过脸,冷冷地道:“我的事情,好像与你无关吧!”因为自己已经离开冷家了。

“无关?谁说跟我无关?”

夏筱纤不解,再一次回过头来看着他。只见冷皓枫扬起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道:“你忘了吗?你还没有签字呢!”

哦!对啊,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之前说要回房换衣服,要虽换完后,提着包就走人,连协议书都忘了签,敢情,他现在就是来找自己补签的吧!只是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自己不记得签,难道他也不记得了吗?

夏筱纤很爽快地道:“那好,我现在就签给你!”只要字一签下去,自己就自由了。但是,偏偏事与愿违,就在她要拿过协议书的时候,冷皓枫却一把缩了回来道:“但是我现在,又不想给你签了!”

“你……”夏筱纤一愣,脸色刹时间苍白了起来。两眼不解得看着冷皓枫,这不是他想要的吗?为什么现在却又要反悔?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得放过你?夏筱纤你嫁给了我,这辈子生是我冷皓枫的人,死也是我冷皓枫的鬼!”

夏筱纤气得咬紧牙齿,两眼气得都快发红起来:“你这个变态!”

“变态?没错,我就是个变态!但是你还不是得乖乖得任我玩弄于股掌?这辈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都休想甩得掉我,做我一辈子的傀儡娃娃吧!”说着,他拉起了夏筱纤的手,丢进了副驾驶室。把门给锁了起来。

“开门,我要下去!”夏筱纤对着他怒吼了起来。

“想要下去,可以啊!但是,即使我放了你,你大妈会放过你吗?”冷皓枫的话突然把她给点醒了。

是啊,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得选择,离不离开冷家,自己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也许在冷家呆着,还能为妈妈带点安宁的日子。

这下,夏筱纤终于安静了起来。冷皓枫见她不再反抗,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开着红色的轿车,在雨中疾驰而去。

……分割线……

相隔几个小时,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冰冷无情的家。龙雪梅还是那样以高傲的姿态坐在沙发上品茶,仿佛这世上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但蓝菲琳却有些忍不住了,她咬了咬嘴唇,两眼死死得瞪着跟着冷皓枫后面的夏筱纤。

她不是被赶出去了吗?为什么才隔了几个小时又回来了?现在,究竟她是大少奶奶,还是自己是大少奶奶?

夏筱纤的神情有些淡漠,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辱骂?痛打?还是说“从此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下人?”

爱情小说里的人物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自己也只有认了!谁叫自己这么倒霉,遇到了这样变态的男人。

“哒令,你怎么又把她给带回来了啊?”蓝菲琳急得在那里直跺脚,哭丧着的表情让男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冷皓枫走了过去道:“你别急。我把她带回来,并不是让她跟你抢地位的。”

要说到抢地位,也是她来跟自己抢,而不是自己跟她抢吧!不过无所谓,像这样的地位,谁稀罕?

蓝菲琳听了他的话后,整个人都拨开云雾变青天起来,马上双手缠上了他的脖子道:“哒令,你对我真好,但是……你现在叫她回来做什么啊?难不成……是做我的佣人?”

冷皓枫轻笑了一声,轻捏了一下蓝菲琳的小下巴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夏筱纤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我不反对!”

“真的吗?”蓝菲琳一听,整个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又是一阵若无旁人得偎依在冷皓枫的身旁。

恶心!夏筱纤打第一眼看到他们亲密得举动就觉得恶心极了,甚至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肮脏”两个字!上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公平?把自己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这个蓝菲琳,俨然她现在就是是冷家大少奶奶了。这样的提议她也说得出口。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狠!只要自己做了她的佣人后,就任由她来宰割了是吧!

哎,即使是又怎么样,早已是自己预料之内的事情了。但是冷皓枫接下来的话,却很让夏筱纤感到意外。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我们冷家挂名的少奶奶,最近有关我们冷家的负面消息实在是太多了,我不希望到时再被记者偷拍到有关她当下人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不是代表冷皓枫还是对夏筱纤留有一丝情面呢?

听了冷皓枫的话后,蓝菲琳略有不满得嘟长了嘴巴:“你不是说出去找她就是为了要她签离婚协议书吗?”

冷皓枫看了夏筱纤一眼:“但是我现在又不想离了!我要留她在我的身边,慢慢得玩!”

听到慢慢玩三个字的时候,夏筱纤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在确定她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后,蓝菲琳这回终于释怀得笑了起来。

既然不是少奶奶,也不是下人,那她的身份是什么?

冷家多余的人吗?

没错,夏筱纤对他们家来说,真的是个很多余的人。

“夏筱纤,你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冷皓枫的傀儡,如果我要玩弄你的时候,你最好第一时间给我出现!”

原来,留下来的目的就是要做他的傀儡娃娃!

夏筱纤咬了咬嘴唇,却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自己拒绝了,那妈妈……

为了妈妈,不管是多大的委屈,自己都要忍下去,哪怕是无止尽的痛苦,也要坚持。

看着这一家人:龙雪梅的冷漠,冷皓枫的无情,还有蓝菲琳的得意……夏筱纤内心不得不仰天长叹了起来,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摆脱这一切呢?这个冰冷无情的冷家,表面看起来像天堂,可实际上却是一个人间的地狱!

总裁太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太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情入深牢:爱妻别松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情入深牢:爱妻别松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情入深牢:爱妻别松手目录预览:第2章你说没关系了,我就信吗?第3章别再死乞白赖地跟着我第4章我现在就去傅氏找他第2章你说没关系了,我就信吗?“我会还你钱的!傅郁淮,我真的会还钱的!”她猛然朝他扑了过去,一把握住了他的两条胳膊,死死攥住,然后开始疯了似的摇晃着他,一下一下,极尽全力,喊得歇斯底里。他浅浅眯了下眸子,下一秒,直接挥手将她扫翻到厚厚的雪地中。“我的衣服很贵,碰脏了,恐怕你赔不起。”他的声音阴冷至极,似乎比头顶狂舞着的白雪都要冷上几分

  • 小说爱你别来无恙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爱你别来无恙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爱你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002章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第003章离婚后,做我的情人第004章你终会后悔第002章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顾盛夏看着,听着,浑身僵硬的无法动弹,只是心中却没有过多的感受。对于这段感情,她从没任何期望。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席念琛虽只很随意的坐在古铜色的真皮沙发上,可偏偏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霸气和强势弥漫了出来,让人想无视都难。顾盛夏微微顿下脚步,没再去看男人,而是转过身,站姿端正,低垂眼帘,语带恭敬的朝着坐在正中间沙发上一位头

  • 小说爱上邪魅流氓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爱上邪魅流氓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爱上邪魅流氓目录预览:第2章莫名其妙的被流氓带走第3章求求你不要我第4章来大姨妈了不能滚床单第2章莫名其妙的被流氓带走本来就不认识。但是,我一听到黑龙帮,我就知道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听说黑龙帮的头头可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莫非就是这个吴天昊?可是,我跟他根本就不认识的,他抓我干嘛呢?“你……”那流氓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主要是,我要问问清楚,他们抓我干嘛。我咽了咽口水。壮着胆问:“不管你们是哪谁,我知道你们是道上混的,而我

  • 小说爱你藏在心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爱你藏在心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爱你藏在心底目录预览:第2章重遇第3章一千万第4章算你识货第2章重遇她已经身无分文了吗?“即使身无分文的你,也可以从员工做起嘛。我们华谦时尚不会嫌弃你的!”又是“啪”的一声,莎华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五个手指樱“……”韩萱草抓住莎华甩过来的手,用力把她推开。“我韩萱草还轮不到你嘲讽。记住,是我韩萱草不愿呆在这个恶心的地方,而不是你炒了我!”韩萱草瞪了林谦一眼,转身离开会议室,走出了公司。大门口,装修的工人正在拆着水晶字招牌,那朵象征萱草品牌的四叶花标志

  • 小说只许爱我一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只许爱我一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只许爱我一个目录预览:第2章惨淡的童年第3章吻的惩罚第4章突然的温柔第2章惨淡的童年吟风就是想不明白,明明紫滢的身世是那么的凄惨,但是为什么她不会有痛苦的表情,为什么不会有不满的情绪,不会发脾气,不会哭,不会笑,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外面的一切事物都与她没有关系一样。吟风就不惯她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想激怒她,想尽一切办法的激怒她,可是都没有成功过,越是做不到,他就越想挑战。所以这几年来,紫滢一直被吟风的欺压下生活着,紫滢和他生活在一起都十二

  • 小说宝贝:为你钟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宝贝:为你钟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宝贝:为你钟情目录预览:第二章尝尝她的厉害第三章冤家路窄第四章:这就怀孕了?第二章尝尝她的厉害香港最繁华的商业中心,高耸的大厦一座连着座。阳光也格外的刺眼,照在身上越发感到炽热无比。大厦的整个外观,是采用玻璃的材质,阳光打在上面,更让人睁不开眼木蓝岚付了车钱,下车之后用力的将车门狠狠的甩了回去,便霸气的朝着夏木商贸集团的大厦走去。擦肩而过的男男女女们都穿着合适的职业套装,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而唯独大厅里的木蓝岚,则身穿一件T恤加牛仔短裤,如此休闲

  • 小说我愿与你蜜恋今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我愿与你蜜恋今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我愿与你蜜恋今生目录预览:第2章酒吧一夜2第3章酒吧一夜3第4章酒吧一夜4第2章酒吧一夜2苏莹半响后才缓缓的抬头望了望张明,都还没看清楚张明长什么样就挥挥手说:“想坐就坐吧。”说完又端起杯只顾自己喝着。“小姐似乎心情不好?”张明像小人得志一样的笑了笑后挨着苏莹的身边坐下后试探性的问着。“别提了,陪我喝酒。”苏莹好像抓到了酒逢知已一样,抓起旁边的酒杯递给张明说着。张明看着苏莹酒后白净的脸出现一抹红晕十分诱人,干咳几声。忙拿起酒像献殷勤一样的为苏莹

  • 小说绝世惊华:逆天薄情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绝世惊华:逆天薄情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绝世惊华:逆天薄情妃目录预览:第二章:穿越了第三章:玉奴的来历第四章:这里的环境第二章:穿越了金面男子这时才走了过来,望着昏迷的玉奴,他从袖中取出来一粒黑色药丸,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不知道这粒失忆丸管不管用。心中这般疑惑,但是他还是弯腰,撬开了玉奴的嘴巴,喂她吃了下去。一旁,跌坐在地上的小铃铛早已吓得面无血色,战战兢兢的望着金色面具男子,想哭却又不敢。金面男子自然是看到了小铃铛,他松开了玉奴,朝小铃铛走了过来。小铃铛望着朝自己靠近的金面男子

  • 小说终不似少年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终不似少年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终不似少年时目录预览:第2章:协议第3章:闺蜜第4章:诡计第2章:协议是了,她不是他的妻子,当然没有资格怀上他的孩子。谢如羽取出药,默默吞入腹中。没有水,药片卡在嗓子里,又疼又苦。季同孤看着谢如羽吞下避孕药,从桌上拿起一叠文件,扔在她面前。谢如羽低头看过去,是份协议书。协议内容很简单,只有三条。第一条,谢如羽心甘情愿在叶涵身体康复后,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她。第二条,作为第一条的回报,季同孤将负责她弟弟谢如轩治疗肾病的全部医药费。第三条,谢如羽从即日

  • 小说只做校草的娇俏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只做校草的娇俏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只做校草的娇俏妞目录预览:第2章第3章第4章第2章“嗯。”阿威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算是你救了我,那么,为什么你要跟我睡在一起,还占我便宜埃”诗诗不题解的看看着阿威说道。同时,在说这话的时候,似乎还是咬牙切齿的看着阿威说着。“呃……这个,似乎不能这么讲。”阿威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才好。“为什么不能这么讲。”诗诗只要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跟一个陌生的男人抱在一起睡觉,心里就直抓狂埃虽然陌阿威长得似乎还不错的,可是,……这,……这成什么问题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