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鬼夫夜夜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3 21:13:10 来源:网络 []

书名:鬼夫夜夜撩

第一章 梦魇

额上沁出细细的汗珠,我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可身体难以动弹。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在迷糊与燥热之间,两瓣冰凉轻轻点在了我的额上,又游走过眼角,鼻梁,嘴唇,最后停在了我的耳垂,慢慢地吸吮,舔舐……

“嗯……”顿时全身酥麻,我不禁哼出了声。

“吴怡,吴怡。”低沉的声音一遍一遍响在我的耳边。

“嗯。”我回应着。

紧接着我便感到重物压在我身上,唇舌缠绕之间,一双同样冰凉的大手试图解开我的上衣,我靠着意识与本能一手护着自己,一手握住了那双冰凉。

可不一会儿,头脑缺氧,这种零距离的接触让我飞入云端,火热的身体碰到的凉爽格外舒服,我不禁伸手抱住了冰凉,直到下面的痛感将我拉回现实。《鬼夫夜夜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可除了风吹动的窗帘,什么也没有……

我坐起身来,缓了好一会儿了。又做这种难以启齿的春梦了,难道是高三的压力太大了?

我叫吴怡,无父无母,从小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如今已十八年。

爸爸妈妈对于我来说就是个没有情感的词汇,每每提到这,奶奶像是怕我伤心,总是念叨着“过去的就不提了”,其实我也并不觉得难过。

奶奶懂一点阴阳秘术,村里有的人叫奶奶“菩萨”,每逢遇病遭难,都会找她化劫。

也有的人又叫奶奶“罗刹”,每次化劫的人,都得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与奶奶交换。

可能是遗传的原因,我也总是遇见一些匪夷所思的怪事,房梁上的红尸,井口边的女子,夜晚耳边的惊呼声,窗外的吊死鬼……

他们每次都好像是盯着我贪婪地看,凶神恶煞,想要向人索命。可又好像是在犹豫着躲避什么。汇金地

这些鬼怪在我身边从没有靠近,又从没有远离。

我也是习以为常了。

迷迷糊糊地起身,迅速地洗漱后出门。

好友蔡琳已在路口了,我拉了拉包,快步冲上去。

学校与村子一道石桥相连,三年,四周的景物一点儿没变,正在我这样想着,跨过石桥,映入眼帘的竟是阴气森森的坟场,灰色的墓碑一排接着一排矗立在那儿,哪儿还有学校的影子。

我扭过头,可身后的石桥也不见了。

顿时像有一道雷电劈在了我的身上,从头到脚,一阵发麻,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深吸一口气,四下望了望,竟没有一处是熟悉的。《鬼夫夜夜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和蔡琳都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穿梭在坟场的枯枝败叶中。

突然,我注意到其中一个墓碑——

奶奶!

我奶奶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墓碑上?

不仅是奶奶的,村里所有人的照片都在!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感觉身边的空气都骤降了两度。

一路走着,沿道两排都是墓碑。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不是村子的后山吗?

我们从村里出来一直往出村的方向走,可为什么我们竟到了村子的后山!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蔡琳突然声音颤抖地喊了起来。

“吴……吴怡,你看。”沿着蔡琳指的方向。

枝桠上滴着血,血迹从远处到此还没断,一直向前,我沿着血迹一路望了过去,也没有什么发现。阅读huijindi.com

我沾起一滴血,是新鲜的。凑到鼻前闻了闻,除了一股腥味儿,一无所获。

我屏住呼吸。

几声婴孩的啼哭传入耳中,而且是从血迹的尽头传出来的。

“过去看看。”我压低了声音。

大气都不敢喘,一步一步唯恐踩碎了枯枝,惊动了前方的不明物体。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啼哭声越来越近了,好像就在前面,心像是被揪了起来,我迅速拉起蔡琳蹲了下来,以墓碑为掩体。

竟是黄皮子!

它的嘴里竟然叼着一个血淋淋的娃,一双血红的眼透露着凶光警惕地环视着。

在排除了危险之后,将嘴里的猎物放下,紧接着从石洞中又走出了好几只,其中一只体格大得惊人,像成年的藏獒。

它们围成一个圈,将婴儿围在中间,像是在商议着什么。

是在商量着要先吃哪部分吗?我不寒而栗。

紧接着它们便围着孩子转起圈来。

现在的局面可以说是进退两难。别说去救孩子了,自己都可能成为腹中之物。

突然那几只黄皮子停住了动作,转过头来望向我们这边,我心里暗道不好,可也抱着侥幸没有动弹。

他们只是没有目标地望着,应该很快就会回过头继续他们的仪式了。

我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冷汗划过我的背脊,没有注意到我们吧。

突然蔡琳大叫:“快跑!”

啊,这一下彻底暴露了目标,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将背上的书包一丢,转头就跑。

可蔡琳还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与黄皮子对视着,我心里不禁咆哮,黄皮子都要追上来了,还在那里呆着干啥?

“蔡琳!”我大叫了一声,示意她快跟上。

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被吓蒙了吧。

我回过头来,拉起蔡琳的手臂就往后拖。

忽然我的手臂反被箍住,是蔡琳!

她的力气出奇的大,拉起我就往地上扳,我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又一把将我按住,翻身坐在了我的腰上,将我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上,我瞬间动弹不得。

耳畔传来沙沙声,那几只黄皮子用之前的阵势将我们围了起来,都是一双双猩红的眼,油亮的皮毛。

此时的我头皮发麻,双手还被紧箍着,一点力都使不出。

我绝望地看着蔡琳,她却一脸冷漠回望着我。

蔡琳到底怎么了!或者说……她是不是蔡琳?

突然,我脖颈被湿乎乎的舌头舔舐着,我费力地转头,是那只大如藏獒的黄皮子,它每舔一口,都享受得卷一下舌头,仿佛尝到了人间美味,淌出的口水已经打湿了我的衣领。

第二章 鬼上身

黄皮子像是酝酿了很久,终于张开大嘴,露出满嘴尖牙,我紧紧地闭上眼,咬紧牙关,清楚的感觉到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抖。

“噗!”

我还能清楚地听到尖锐刺穿肉体的声音,湿热的液体喷在了我的脸上,眼睛闭得太紧,竟是挤出了眼泪。

液体顺着我的脸滑到了耳际,耳边传来黄皮子“嗷嗷”的惨叫声,这才发现脖颈处并没有想象中的痛感。

睁开眼,看到的竟是倒地抽搐的黄皮子,腹部的热血汩汩地冒着,脚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见此状,其余的黄皮子都垂着尾巴,呲着牙,发出“呜呜”声,群龙无首,再也嚣张不起来,转身逃窜了。

此时紧紧箍住我的手臂也松了,失去知觉的双手瞬间有了阵阵麻意,蔡琳软软地瘫在了我身上。

“蔡琳,蔡琳……”我抱着她,尽管用力地摇着,她也没有半点反应。

“她受了邪,只是暂时晕倒,莫要管她。”这时我才看到对面站着的男人,身体高壮,穿着一身奇特的道服,手中执着一把木剑。

“贫道陈猛,路过此地,发现这里被人施了法,你们是被迷了心智呀。敢问你们平时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我细细数着,这十八年来,我的圈子之小,平日待人也诚诚恳恳,从来没有对人恶语相向过,更别说得罪了谁。

我摇了摇头。

突然,陈猛一个飞身,跳入了旁边平地,对,孩子!

我转身望过去,陈猛一手将孩子托起,另一只手试探着孩子的鼻息。

陈猛把孩子给我抱着,蹲身拉起了蔡琳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个起身将蔡琳背起,又提起了旁边的黄皮子,“走,我送你们下山。”

霎时感觉自己安全了很多,我谨慎地跟在陈猛身后。

一路上走着,我也了解了很多。

陈猛是茅山的道士,而对于黄皮子,他说,他们本就是有灵性的生物,最能为恶人所利用,村子后面的山被他们茅山道士叫做黄皮子山,而这些东西竟然敢去村子里叼小孩,陈猛笃定村子里绝对有人在养黄皮子。

我突然想到了,前些天村子里有人家鸡舍遭到了洗劫,鸡的死法不仅残忍还一致,完整的尸骨,腹部却有一个大大的血窟窿,里边的内脏全都不见了,从最柔软的腹部下手。

当时便有很多人猜测是黄皮子干的,可平日里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又不太确定,消失的内脏就变成了迷一般的存在。

陈猛又说,黄皮子不仅偷袭家禽,最可恨的就是它还能附在人体身上,俗称为“撞客”。

前些日子,那个得癔病的妇女,明明自己的孩子在襁褓中,可就是吵着闹着要孩子,后来才知道,这个妇女的丈夫在山上砍柴的时候,掏了一窝小黄皮子回家,剥了皮吃掉了,那皮毛就摊开摆在了院子里。

难道是黄皮子回去复仇了?

陈猛把我们送到家中,“就此别过……正是微凉好夜色,山上该出来活动的都出来了,我还得上山。”他握了握别在腰间的木剑。

直到天色黑尽,奶奶才从外边回来,我将自己的遭遇从头至尾地给她讲述了一遍。

奶奶并不惊讶,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能够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那是一种天赋,又是一种负担。如今你已经成年了,这种能力没有随着时间消逝,反而增强了,竟然让你莫名走入后山。是时候抑制这种能力了。”

第三章 相亲

“嗯?那有什么办法吗?”我往奶奶身边蹭了蹭,认真地听她讲。

“世间万事有因有果,有动有静,阴阳相合而万物又生。”奶奶一脸淡然,我却在旁边听得一脸茫然。

“也就是说,现在的你缺少平衡点,需要找一个相生之人。”

想到了村里时常有大人带着小孩来找奶奶,奶奶会根据孩子的生辰八字找到对应的人选作为孩子的干爹。

“是认个干爹啥的吗?”

奶奶没有说话,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过几日,你就去见他吧,我给你约个地点。”

我点点头答应了。

隔日,来到指定地点,是一条狭窄又阴森的小巷子,巷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家瑜巷144号。

是一家简约的咖啡馆。

我局促地坐在位置上,毕竟对方还是未曾见过面的人,掏出包里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呼。”深吸一口气,不过只是建立一个关系而已,没必要这么紧张。

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微微笑了一下,“你好,我叫吴怡。”

在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间隙,从镜子里瞥见一双眼带着一抹笑意一直看着我,瞬间觉得尴尬。

收回了镜子,转过头。

诶?人呢?可咖啡馆里只有我一个人呀。

应该只是错觉。

我挑起一小勺奶泡,慢慢地抿了一口,挺顺滑的,口感不错。

又继续搅了起来。

“玛奇朵一口喝会感觉更好。”桌前撒下一片黑影,抬头,对上了一双孤独与深沉交织的眼,皮肤很好,长得也很帅。

就从这年轻的模样来看,应该不是我要等的人。

他是在搭讪吗?我没有说话,埋下头继续搅拌。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我等的人并没有如约而至。

“在等人吗?”男人并没有离开,而是说着便拉过凳子坐了下来。

“嗯……”我心里不禁暗叫,说了在等人,为什么还要坐下来。

“在等谁呀?”我一直埋着头,余光瞥见他白皙的手随意地搭在桌上。

“干爹。”脱口而出,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僵硬了一下。

沉默,安静。以至于勺子碰到陶瓷的声音都显得格外的大。

不想理会他复杂的眼神,

“我打个电话。”说罢我便走出店铺。

“你好,我是吴怡,请问你是百里赦吗?”

“嗯。”从来没有通过电话,感觉声音挺低沉的。

“我现在在咖啡厅靠右边的橱窗,请问你……”

“我到咖啡厅了,靠右边的橱窗。”

嗯?

我转过头,看着刚才的小伙子,坐着正在打电话。

我一时无语凝噎,直接僵在了门口。

不该是按照生辰八字来认干爹吗?这……

相生之人……

奶奶这是让我来相亲呀!

他一直拿着电话看着我,我慢慢挪步过去。

“你……如果要找干爹的话,我想我不合适。”男人带着一丝冷意。

这下误会大了……可……虽然帅但也不能对人一脸藐视啊!

我严重地感受到他对我的嫌弃。

我内心不禁涌起愤怒,直视他的双眼:“如果你是来找媳妇的,我也不合适。”

对方两眼复杂,注视着我,我霎时感觉全身阴冷,是由内而外的一阵寒气。

“我可能需要回去喝口热水,再见。”今天的见面十分不愉快,我连来的目的都不确定,真是恼羞成怒啊。

我起身,转过店门口,用余光瞥见男人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凳上。

呵,阴冷,古怪。

当我生完闷气之后才发现我忘记带包了,再回头时,只剩下阴冷潮湿的小巷子,哪儿还有刚才的咖啡馆。

刚才的位置只有一面泛旧的老墙,用红漆映着斗大的数字,“144”。

再拨打百里赦的电话,已然成了空号,徒留我一人在这阴冷的巷子打寒战!

夜晚。

夜晚,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突然一阵冷风吹来,撩起了我的窗帘,可我清楚地记得窗户被我关得严严实实的。

我不禁内心阵阵发凉。

忽的自己就这样躺着动弹不得了,我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身边的被子被掀起了一角,紧接着我感觉,有人躺到了身边!

一处冰凉碰到了手臂,我小心地眯着眼,模糊间一个男人正侧着身子背着我。

再睁开眼时,百里赦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太多疑惑正想说,百里赦却将食指放在自己的唇上,霎时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了。

他的脸慢慢凑近,我的心也跟着“砰砰”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轻轻地含着我的耳垂,低声说道,“过几日,我来娶你。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百里赦的人了。”说完便消失了。

早晨起床,我都分辨不出,昨晚是如梦的真实,还是真实的梦?

可在穿衣服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书桌上昨日忘记的包。

还有在右手虎口处的红色花纹,难道是压出的红印?我用力搓了搓,可花纹不仅没有褪掉,反而更加清晰,我仔细看了看,是一株血红的花,如纹身一般。

第四章 灵女

当我把手上的印记给奶奶看的时候,奶奶对着印记反反复复看了很久,告诉我,这是舍子花,开在冥府三途河边,通往幽冥之狱,而这对于我来说是成年的标志。

我还是一头雾水,不太明了,阵阵追问着。

奶奶叹了一口气:“你是灵女的后人。”

传说女娲补天之时需要炼就有天地人三性的五彩石,而光是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远远不够,就差人的灵气。

一个姑娘知道了女娲的难处,在炼石的那天,女孩纵身跃进了火塘。

女孩是跳火自杀的,她的魂灵坠入了炼狱,而炼狱的鬼王不忍看到这女孩再受煎熬,就将她纳入府邸,从生死薄上化除姓名,停止轮回。

灵女就是专门贡献给鬼王当小老婆的,很不幸,我就是其中一个!

当一个人告诉我这样的事时,我简直觉得荒唐可笑,可这是奶奶给我说的,怎么可能跟我开那种愚蠢的玩笑!

但我还是不敢轻易地相信。

我就像被判了死刑,绝望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被主宰,每一日我都会想这是一个死缓囚徒最后的自由,每一夜我都会想这是在家里睡的最后一夜。

可正当我准备着接受将要到来的一切时,却过了几天寻常日子,如往常一样和蔡琳一起上学,放学。不过就是在这期间,我清楚地感觉到,我被黄皮子跟踪了。

它们黄色的身影无时无刻地都跟着我,出没在我的身后。

又到了村口的石桥,可还没上桥,我就看到了迎面扑来的浓浓雾气,虽然村子靠山,平日里经常会有起雾的情况,但从来没有像这样大过,能见度不过五米。

我止步不敢向前,总感觉迷雾里藏着些不干净的东西。

“嗯……怎么不走了?”

“你……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吗?”我瞪大眼睛看着蔡琳。

蔡琳也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反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与其让她和我一起害怕,还不如不告诉她。

我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走向迷雾。

村子里空荡荡的,竟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偶尔的风吹起某家门前的纸灯笼,扬起些许尘土。

明明是五月份的天,此刻却是给人阵阵寒意。

在交叉口与蔡琳分别,我匆匆往家里跑。可一路上就是没有人,没有买卖的小贩,没有孩提的喧闹,没有妇女的饶舌,没有耕作的男人……

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突然想到了那日在山上看到的墓碑,我如脚底生风,跑得越来越快,耳膜随着剧烈的心跳鼓胀着,我重重地喘着粗气,把门推开。

“奶奶!”没有回答。

所有的房间一切也如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甩开背包,冲向后院。

奶奶的尸体!

平日里奶奶也是俯身在这里喂兔子的,几只兔子也正围在奶奶的身旁,一滩血液在奶奶身边玫瑰花似的在地上蔓延开来,几只白兔的毛已被染红。

胸口传来阵阵痛意,泪水早已抑制不住,我痛叫出声。

脑子发蒙,鼻涕不停地淌,随意地用手抹着,我双腿无力地跪倒在奶奶身旁,伏在奶奶身上,双肩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浑身瘫软,无力地握起奶奶的双手,已经冰凉,忽的,我注意到,一张黄色的牛皮纸从奶奶的手中滑落在了旁边的血泊中。

我立刻警觉了起来,奶奶死前握着这张纸,说不定是留下的什么线索!

双手颤抖着将沾有血迹的牛皮纸慢慢展开。

熟悉的墨迹,这种墨汁是每次奶奶占卜算命时才用的,难道是奶奶算出了什么?

第五章 遗书

我颤抖着手,将叠好的纸条展开。

“嫁予鬼王百里赦,是幸免于黄皮子毒手的唯一出路,好好活着。”

短短的一句话奶奶是抱着怎样的绝望写下的?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奶奶的死绝对与黄皮子有关!

不,不管是谁干的,先报警。

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掏出手机,可一格信号也没有。我拿着手机,心急如焚,院前院后都走了个遍,还是没有信号。

我愤怒地将手机抛在了地上。

“吴怡!吴怡!”

蔡琳一脸焦急地跑进来,正想开口说什么,却看见了我怀中抱着的奶奶。

蔡琳什么也没说,坐在我了旁边。

我的头脑十分混乱,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当我头脑清醒过来时,天色已晚,凉风四起。

“黄皮子干的。”我打破沉静。

“我爸妈不见了,不,准确地说是全村人都不见了。”原来蔡琳也在旁边抹着眼泪,声音早已沙哑。

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们得离开这里。

我放下怀中的奶奶,和蔡琳废了好大的劲才将她抬回房间安放在床上。

仍然是双腿无力,但我还是强忍着身体的难受和蔡琳走出了房门。

到处都是灰黑色的,村子里没有一处人家开着灯火,原本喧闹的夜市也是沉静一片。

一个好好的村子怎么说没就没了?此刻的我们就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正在不知所措之时,后山传来阵阵声响。

很嘈杂,像是在火中燃烧的枯枝“啪啪”作响,响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

“快躲起来。”蔡琳拉着我就近在草垛旁蹲下。

这声势浩大,难不成是成群的黄皮子?他们是今天下午就来过村子了吗?为什么只有奶奶的尸体在,其他人全都不见了。

那么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奶奶算出了村子的浩劫,可又无能为力,留下几字遗书,最后……自杀了?

种种猜测在我的头脑中浮现出来。

蔡琳蹲在我旁边,我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她瑟瑟发抖地身体。

声响已经离我们很近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吆喝的小贩,嬉闹的小孩,饶舌的妇女,耕作的男人……

他们都在队伍里,可……全都行动迟缓,像死鱼一样翻着白眼,全身脏兮兮的,衣服上满是新鲜的泥土,就像是刚下葬的人从坟墓里爬出。

等等,难不成他们真是从后山的坟里爬出来的?

忽然,蔡琳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爸!妈!”

蔡琳冲到她母亲的旁边,拉起衣角,一声一声地唤着。

忽然,她母亲的脑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转了过来,对着我们一呲牙,“嗷嗷”地嚎叫了起来,紧接着其他的村民也都转过头来,各个哀嚎着。

我拉起近乎失去理智的蔡琳,没命的往前跑。

身后传来跑步声,他们也追了起来,被抓住的结局是什么?被吃掉吗?或者说被咬伤然后跟着大队伍在街上无目的的行进?

我拉着蔡琳跑到三岔路,转向左,可迎面而来的还是阵阵黑影,往右,也是同样的场景。

这才看到,四面八方的黑影已将我们团团围住,我们……无路可走了。

头皮发麻,冷汗从额头冒出,我向后退着,不知所措。

接下来的该是一个一个疯狂地将我们扑倒,然后争抢着啃食吧?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想法。

可这些村民就在这个时候都停了下来,杂乱的人群从中间分开,都靠边跪下了。

我瞪大了眼,这又是玩的哪一出?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将呼吸都放轻了不少。

后山,亮起了红光,就像是放火烧了起来。

那光映得蔡琳的脸火红火红,照得她绝望的脸,我心疼地将她的泪痕擦干。

火光从后山一处一处地延展到村庄,每家每户的灯笼都莫名地亮了起来。

隐约地,我看见一个黑影从村子里走了出来,心莫名揪紧。

穿过人群夹道,这下我能够辨别了,应该是个男人,修长高大,而我所认为的黑影不过是因为他披上了一层黑色斗篷。

黑影停在我面前,取下斗篷的帽子,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右手摸着左肩。

但令我惊讶地是,她居然是个女的。

而且这个人我并没有见过。

女人跪在地上停留了几秒,站起,转身向后山。

我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后山更是火红了,而且渐渐传来一阵锣鼓声。

锣鼓声渐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从村里出来的是大红色轿子,队伍如长龙。

蔡琳在旁边比我还惊异,我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们处在三岔路口,黑影看着前方,而地上的行尸走肉都是一动不动地低着头颅。

所以,逃!

鬼夫夜夜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夫夜夜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神仙为何不敢正面对抗自己的坐骑?每次都要孙悟空去诱敌?

    (蜗牛看西游第1693期)文/陈猛《西游记》中有一个很有意思又很让人费解的现象,那就是那些让孙悟空无可奈何需要神仙大佬前来帮助降妖的时候,都要让孙悟空去把妖怪引出来,小时候每次看到电视剧中这样的情节都很不解,为何要多此一举?神仙作为妖怪的主人,不是应该强势出现在妖怪面前一招秒杀吗?解开这个谜团,我们先看看孙悟空都做了几次诱敌之饵。书中最典型的两次诱敌是观音收服红孩儿和弥勒收服黄眉怪。这两次诱敌不仅是简单的叫阵引诱,而是使用了秘法。观音到达号山,做好了一切准备和铺垫之后,在孙悟空手心里写了一个迷字

  • 唯一敢敲诈如来的妖怪是谁?如来还拿他没办法!

    (蜗牛看西游第416期)文/牵着蜗牛散步在西游世界里,如来的地位那绝对是杠杠的,可以说没人敢轻易挑战他的权威。孙悟空最初是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结果人家翻个手掌,就把他关了五百年徒刑。孙悟空经过深刻反思,最后得出结论,这大神不能惹,惹了就有大麻烦。因此,在取经路上,孙悟空对如来是相当的敬畏。观音是七佛之师,理起来,可以称为如来的启蒙老师,可是,在如来面前,依然恭恭敬敬的,早请示晚汇报。玉帝是三界之主,够厉害了吧,也是对如来相当客气。如来把孙悟空压在五行山下后,很客气地请他吃午饭,又让他冠名,又请他坐

  • 你最好的闺蜜,还在联系吗?

    主播:可儿生命中有一种陪伴没有血缘关系01也貌似找不到任何联系它可能从最初的半块橡皮开始从你考试抄到的两个选择题开始也可能从你起初最讨厌的集体宿舍开始从离你最近的办公桌开始不知何时相识更不知因何缘起从陌生到相知从相知到密不可分这种关系就是闺蜜02手机里有彼此的电话号码,圈子里有刚发的新动态,你忙你的,我做我的,我们就像互不相干的陌生人。其实,我知道,你有你的事情要处理,他有他的工作要完成。不联系,不代表就忘记;不问候,不代表不关心。闺蜜之间有时跟爱情真的好像啊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原来不仅仅是

  • 人为什么总是迟到?

    本栏目由金主爸爸魔方手游PuzzleCosmo独家赞助我都这么有趣了你就关注一下前言每个人身边都可能有一个习惯性迟到的朋友。他们甚至迟到得非常准时:总是比约定的时间迟半小时,让你不爽又无法责备。但除了爱迟到之外,他们可能在其它方面又是一个具有责任感的人。首先:习惯性迟到不存在一个根本原因。过度礼貌,乐观主义,多任务处理以及其他很多因素都可能造成习惯性迟到。我们的生命中总有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可能是我们的朋友,家人或者其他什么人,我们愿意赴汤蹈火,为他/她做任何事情。然而正因为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个

  • 合适的鞋,只有脚知道;合适的人,只有心知道!

    有多少缘,从相濡以沫转变到相忘江湖;有多少情,从海誓山盟演变到萍水相逢。缘来是你,缘去是空;心字好写,人心难懂。人情有冷暖,日久才见人心;世态有炎凉,患难才见真情。对你好的人,不是对谁都那么好;一直守着你的人,才是难得的一腔深情。人生最长久的拥有,其实就是珍惜。知缘惜缘才得真缘,将心比心才有知心。人在俗世,最重要的是心态。难过时不说,因为说了未必有人懂;受伤时沉默,因为只有自己的心在疼。不落泪,不一定没伤痕;不表明,不一定没感受。有些现实承载着残酷,卸载着不近人情;有些东西拼命的珍惜,失去时毫不

  • 关于广州嘉东2018年清明节放假安排的通知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春分后十五天是清明节,又叫踏青节,中国传统节假日之一,是祭祖和扫墓的日子。走进清明的怀抱,领略春光的美好。笑看桃花的妖娆,静听溪水的欢笑。远望青山的棉远,沐浴阳光的灿烂。品味季节的变换,歌唱生活的圆满。

  • 娜姐说文玩:你的玩法,决定了你的橄榄核包浆效果

    想要这样的橄榄核雕吗?玉化后,颜色红润清澈,透明度高。还是喜欢下面这样的?颜色偏深棕色,玉化了也是很漂亮的。什么造成了这种橄榄核色别的差异?这个其实有很多原因造成的,先说个人体质的问题,比如说胖瘦,肉食还是素食主义,干手汗手...等等都会影响...▼比如干手的人,汗水不够,无法完全渗透橄榄核,因此不是包浆的原因,是上色的过程中颜色没有上透,后期玉化颜色偏棕。▼又比如吃的清淡的人,汗水中的盐分少,玩出的包浆也会更透。除了体质无法改变的因素,更重要的原因是什么?每个人的体质不可能一样,更重要的还是把

  • 虽然每年都拍花,但是这些花你认识几种呢?

    生活家们拍花的季节,眼前的花是什么花?据说,90%的人是不能认清的。如果你不信,↓请先进入下面这个花痴测试环节↓下面是常见的桃花杏花李花苹果花樱花海棠梅花瞅瞅你能认出几个?这都是谁?哪个单位的?今天我们就给大家讲讲【街上很容易邂逅】的树梅+桃+杏+李+梨+早樱+晚樱+玉兰花1.梅2.桃3.杏4.李5.梨6.早樱7.晚樱8.白玉兰玉兰花的特征是花朵较大,长椭圆形或披针状椭圆形像这样的高形树,花一般开的比较散,小景拍特写,以及拍大景都是极好的~逆光拍小景,塑造线条的同时又令画面更加的通透。大景拍,可

  • 为清明节辩护

    又是一年清明节,又有一些媒体围绕着“是该回家上坟还是外出旅行”,吵起来了。有人说,中国人以孝为天,清明节祭祖扫墓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不回家上坟而跑出去旅游,既不尊重传统也不孝敬祖先,根本就是大逆不道。老实说,这种话题猫史官向来是不大情愿参与的,因为无论你说什么都会招人喷。但这次,我想就“清明节上坟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传统”这个观点,简单地反驳几句。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几千年来,中国的祭祖礼仪一直在变化,清明节的内涵也一直在变化,它本来就是个随风而变的民俗节日,没有什么非死不可的硬规定。因此,自己不读书

  • 细说芽庄沉香。

    越南两大沉香产区最富盛名,一是惠安,另一个就是芽庄了。芽庄是越南东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依山傍水,气候宜人,盛产鱼虾燕窝。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出产的沉香更是让全世界的沉香爱好者趋之如骛。越南芽庄沉香的特点就是不管香气是浓是淡都那么的纯净清澈,芽庄沉香为珍稀品,货源稀缺,得之不易,极具收藏价值。芽庄沉香的气味特点1、芽庄沉香的味道香味很浓厚,感觉上带有淡淡的“黄土沉”以及“奇楠”的味道。因为芽庄所在的纬度、气候以及地理方面,就是盛产奇楠的地方,所以在仔细品闻时,芽庄的味道带有同样的特色。2芽庄沉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