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2:12: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第八章

手机突兀的响个不停,罗齐接通电话,是一位患者家属:“宋小姐,您好,嗯,汪女士怎么了?嗯,好,我今天在医院,可以,到了你给我电话。汇金地

刚挂断电话,凌如兮又收到一条短信。

她没太注意的打开,

“小东西,别忘了你今晚该尽的义务。”

凌如兮一怔,心咯噔一响,握紧手机的手指变得突兀,脸色唰的变白,她惊颤,以为可以幸免逃过几天,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却以迅耳不及掩耳之势。

义务?床奴?金钱?她已经陷入了不堪回首的旋窝之中。凌如兮咬紧唇瓣,没事的,只要能治好父亲的病,什么都能咬牙忍过去。

可是昨晚的浩劫、蛮横的掠夺,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罗齐看在眼里,只是一记电话的时间,她突变的脸色让他不禁担心:“小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的心像是被刀刮一般,疼的无可附加,她摇摇头,直奔长廊外,罗齐跟在身后,生怕她出了什么事。

………

天空细雨朦胧,韩萧云蹲下抚摸着小泽的照片。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他真的后悔,因为第一次见小泽心动的神情,他才鼓励小泽去告白。

该死的,那日的告白居然成了小泽的坟墓。

当他接到陌生来电的时候,电话那端是警察冰冷的声音:“韩先生,我们警方在三叠路发现一具尸体,搜寻到身份证的残留,我们怀疑死者是韩先生的弟弟韩泽。”

“你说什么?”

当时韩萧云一怔,电话那端到底在说什么?尸体?死者?他弟弟?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警方再次申明:“韩先生能来现场辨明下死者的身份吗?”

他握紧手机,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冲出公司,他几乎飚车到三叠路。他震惊,那个被烧的焦烂的尸体是他弟弟吗?

小泽是俊俏的,可是眼前的黑糊糊的一切,让他几乎惊颤,不….他认不得小泽,但是那死者手上紧握的首饰盒他却一眼就认出。

当初小泽亲手设计的戒指,还只出现在画纸上,是他为了鼓励小泽告白,亲自飞到法国,将画纸变成精致的白金戒指。

小泽给它取了个名字——如兮,其一,是凌如兮的名字,实则是小泽对那个女人悻悻念念的思念。阅读huijindi.com

‘如兮’,好一个‘如兮’。

想至此,韩萧云紧握双拳,他恨凌如兮,唇边扬笑:“小泽,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当初她怎么对你的,我让凌如兮一笔一笔的还回来。”

助手打开雨伞,为韩萧云撑起一方晴空:“总裁,天色渐暗,回去吧。”

韩萧云不舍得站起,望着小泽唇边的笑意,他告诉小泽:“小泽,那一天不会等太久的。”

韩萧云转身,坚毅的身影渐渐消逝在墓园,助手上前为他打开车门:“总裁,请进。”

他俯身,姿态优雅的坐进,助手熟稔的发动布加迪,‘叱’的一声,消失在暗淡的夜幕下。布加迪里,韩萧云双手环胸,侧过头看着窗外渐渐亮起的灯火,低声问:“短信发了没?”

“已经办好了,总裁。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那女人什么动静?”

“目前还没收到任何消息。”

“噢?”他挑眉,俊美的容颜间是一抹深不可测的阴霾,计划才刚刚开始而已。

“医院那方办的怎么样?”

“我们已经施压院方不准接纳凌如兮的父亲。”

他点点头,韩萧云几乎封杀了凌如兮所有的关系网,逼着她走投无路,但是,要做就做全套,最残忍的莫过于什么?

就是给她一点希望,却让她看到绝望。

她以为星云医院为什么肯接纳她父亲?韩萧云只要稍稍放点消息出去,院方便依事照办,但是…只要他摇摇头,她便立马滚出星云医院。

“她今天的行踪呢?”

助手机械的汇报着:“上午从酒店出来后,凌如兮便去了医院。”

他闭目聆听,整个计划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之后呢?”

“下午她去了中央广场。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她去那干什么?”

“卖画,boss”

“卖画??”他微睁眸,轻笑:“果然是把她逼到死角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凌如兮像是遇到了熟人,之后她便和那熟人一起去了医院。”

“熟人??”韩萧云挑眉,她身边居然还有不怕死的熟人?“男的还是女的?”

“一名男士。”

韩萧云的脸色沉下,良久,唇边居然微微上扬,讥诮道:“是吗?”

这女人果然是只狐狸,想起那双桃花眼,他便感到忿忿。

第九章

韩萧云漆黑如墨的双眸微冷:“我倒要看看那男人到底能呆到多长时间。”

“还有件事,总裁。”

“什么?”韩萧云示意助手继续说下去:“宋小姐来过电话。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他蹙眉,是宋雨欣,提及她有些意兴阑珊,但是,她才是他的正牌女友,不是吗?人前大家都知,韩萧云虽然生性冷清、不羁,身边的莺莺燕燕不断,但是有一个女人的地位是永远不变的,那就是宋雨欣。

“她有什么事??”

“夫人身体有点不舒服,她带夫人去医院了。”

母亲身体身体不适,韩萧云一怔,该死,怎么现在才汇报他?

“掉头,去医院。”

………

“伯母,头还疼吗?”眼前的女人红艳的雪纺衫,胸前雪峰高耸,波浪卷发,整个人足以用‘妖艳’形容,天气很热,宋雨欣一脸不耐,但碍于是陪汪曼荣看病,又不得不隐忍心中的烦躁。

汪曼荣是谁?韩萧云的母亲,她未来的婆婆,哄好女人,当然是她最拿手的。

“一到这个日子,我整个人就不舒服。”汪曼荣轻叹,一身珠光宝气,两人走在一起,够气派,一进医院,便引来无数目光。

“伯母,您别担心,我给罗医生联系好了。”宋雨欣用纸巾捂住鼻子:“这医院的药水味就是刺鼻。”忍不住多嘟囔几句。

“小云呢?”

其实不用多猜,汪曼荣也能想到,今天是她小儿子的忌日,小云定是去了墓园,她在家里为小泽祭奠,每当这几日,她总是头疼不已。老毛病持续了几年。

“我给他打了电话。”一提及韩萧云,宋雨欣就有气:“助手接的,不过我想炎应该很快就会到的吧。”

两人交往多年,他居然还没有娶她的苗头?想至此,宋雨欣有些恹恹,该死,要不是陪汪曼荣,她才不想进出满院子药水味的地方,来之前,特意喷了点香水。

宋雨欣闻闻自己的衣裳,身上没有香水味,她会浑身不自在。

“妈。”韩萧云走近汪曼荣身边:“您怎么了?”他蹙眉,得知母亲身体不适,他立马赶来。

宋雨欣环胸:“萧云,你真的好忙噢。”

他看也没看她一眼,径自扶住母亲的身子:“我带您上去。”

“雨欣给我联系了医生。你这孩子,别把雨欣给落下了,小泽走了,你又忙,我身边又没什么人照顾,今天要不是她,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小泽走了…

彼此一怔,韩萧云的心渐渐沉下:“走吧。”

凌如兮倦意重重,从昨天到今天几乎都没吃点什么,伴晚的时候收到韩萧云的短信,她整个人精神恍惚。

罗齐一直跟在身后,小兮的脚步缓下,眼前忽的苍白,她的步子不稳,脚下一软,正要跌倒之时,罗齐见状立马扶着凌如兮。

她的身子跌跌撞撞落入罗齐的怀抱,彼此的呼吸炽热,罗齐有些心跳不稳,支吾的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还是扶你到旁边休息一下吧。”

她眉心微蹙,乖巧的点点头。

只是凌如兮感觉到不远处一记炽热的视线在注视着她,但她并未过多察觉,只是不知,医院的长廊上,韩萧云扶住汪曼荣与她擦肩而过。

眼前一幕让他意外,以为这女人躲在哪个角落哭着?昨夜那个苦苦哀求他的女人、那个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今天就趟进别个男人的怀里。

该说她城府深还是怎样?

这女人天生就是个狐狸精,勾引他弟弟不说,可是他那单纯的小泽,居然被这女人给迷惑了。

小泽说她很美、很纯,他一直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不敢靠近。但是小泽不知道这柔软的面孔之下隐藏着怎样的据信否侧?

为了钱,她可以前一秒脱光衣服上他的床,下一秒凄凄楚楚的与别人亲密无间、耳鬓厮磨。

韩萧云轻哼,浓厚的恨意更加油然而生。

黑暗中沉默的眼睛,幽暗的瞳仁,暗藏着兽性,可眼前却浮现女人的娇美的具体,这是男人对女人最基本的情欲。

她的身子微颤,难以承受的接纳着他,那场性爱,几乎让他失控,怎么也要不够。

罗齐刚放下凌如兮,手机又响个不停,是宋雨欣,罗齐为难的看着小兮:“小兮,你休息一下,我的病人来了。”

“你去吧,小齐哥,我没事的。”

“真的没事?”他很是担心,但是凌如兮苍白的面容间还露出一抹淡淡的轻笑:“没事,你去忙吧。”

…..

“好一副恩爱的模样嘛?”

良久,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凌如兮警惕的颔首,心咯噔一声,眼前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恩客——韩萧云。

深邃的眼眸,紧紧锁在凌如兮的身上,带出狠绝的冷意,如同一柄锐刃狠狠插入她的胸口。凌如兮倒抽一声冷气,不知所措。

如果让小齐哥知道了那个协议,告诉了父亲,父亲要怎么承受,自己的女儿为了钱,出卖肉体。

思及此,凌如兮看向韩萧云的眼神多了一抹哀求。

请你别说。

韩萧云微微眯了眯双眼,看着凌如兮的眼里透露出一抹冷然讽刺,果真是一个浪荡的女人,用这么惨淡哀求的眼眸望着他,是想要哀求什么?哀求他别说出两人的交易让那个男人失望?

韩萧云心中冷哼,看着凌如兮的眼神的厌恶更甚。

“罗医生,伯母又要麻烦你了。”宋雨欣忍着不快,耐着性子扶着汪曼荣跟在韩萧云的身后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

作为韩萧云的未婚妻,她一直都以优雅高贵示人,就算是小小的一个医生,宋雨欣都可以做到谦和有礼,这也是宋雨欣可以一直保持韩萧云正派女友的身份的手段之一。

男人嘛,总是喜欢出的厅堂,上的了床的女人。

罗齐见到人,伸手碰了碰凌如兮,轻声说道:“我走了,待会有空再回来找你。”

“嗯。”

“宋小姐,韩老夫人,请这边来吧,老夫人感觉还是那么疼痛吗?”罗齐领走宋雨欣跟江曼荣。

他们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凌如兮转身想要离开,她很害怕,韩萧云要是说些什么传到父亲的耳朵里,父亲会怎么样伤心,她一点都不敢冒险。

“没想到,你的行情挺好的,那医生给你多少钱?”

闻言,凌如兮胸口一窒,猛的回转身子对上那双冰冷的眼眸:“韩先生,请你说话尊重一点?”

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韩萧云轻笑出声:“我以为,尊重这个词不适合放在你的身上,才刚从我的床上爬下来,就迫不及待的跟这个医生好,凌如兮,我不介意解约,我有洁癖,不喜欢跟别人用同一个女人。”

“你,不是的,我没有,我跟小齐哥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凌如兮心里难受得快要窒息,她想要骂这个人,她明明,明明给出去的是清白的身体。却要遭受到这样的屈辱。

“最好是这样,我只是告诉你,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如果你做不到,我不会勉强。”

“韩先生,你的要求,我可以做的到,那么,我可以走了吗?”惨白着小脸,却带着异常的坚强,凌如兮命令自己,一定要撑住,就算是再大的屈辱,只要父亲没事,她就满足了。

韩萧云冷笑:“凌如兮,摆出这么迫切想要离开的样子是给谁看?别忘记,是你求我帮的你,否则,你的父亲,现在恐怕躺家里等死了吧!”

凌如兮原本苍白的小脸更是白上几分,她只觉得浑身冰凉:“韩先生,你借钱给我,我很感激,但是请别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可以吗?”

“呵,伤人?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样的话已经构成对你的伤害,我以为我的五百万可以为我带来一个听话的女人,可是看你的样子,却像是一个驯服不了的小猫,难道这样的小猫不会突然间给我一爪?或者,我得考虑取消合约。”韩萧云带着残忍,他就是要看到她难受,看到她哭。

小泽……

“韩先生,请别,我道歉。”颤抖着嘴唇,凌如兮整个人都在发抖,仿佛被风雨摧残的花絮,随时会飘零。

“挺好,懂得道歉,那么,也请别忘了今晚的义务,我很是期待。”

凌如兮的身子随着韩萧云话里的寒意抖了一下,想到晚上将要面对的事情,喉咙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哽住。

应该乖巧的应承吧,但是,她真的没办法,强烈的屈辱,无边的寒意,不断的侵蚀着她。

飞快的奔跑,将那个高大的身影甩在身后,直到快到父亲的病房,凌如兮才停下飞奔的步伐。

将那个人扔在那里跑走,恐怕会很生气吧,晚上,她再道歉吧,在医院,真的没办法跟他多待一会儿。那个人的存在,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她失去了清白的身子是多少肮脏。

其实,不怪他,她没有这么资格去怪罪,她还得谢谢他,要不是他,父亲的医药费,真的不知道从哪里来。怪来怪去,只能怪自己不够坚强。

肩膀被人拍了拍,凌如兮抬头,见是负责父亲病房的护士,她手中端着药水,凌如兮知道她是要去给父亲挂点滴。

“凌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难看。”护士小姐很热情,端着药水还停下来问候凌如兮一声。

望着护士精致的脸,凌如兮扬起笑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凄凉:“我没事,只是很担心父亲,一起去吧。”

“会没事的,凌小姐,要对自己的生活有信心哦。”护士小姐朝凌如兮眨眨眼,灵动的眸子晶亮美丽。

凌如兮浅浅笑道:“谢谢你。”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撒旦索情 或 女人别想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宠上恶魔小顽妻7章(第7章 重寻出路)

    原标题:宠上恶魔小顽妻7章(第7章重寻出路)小说名称:宠上恶魔小顽妻第7章重寻出路她将目光收回来,落在自己的手臂上,上面被鸡毛毯子打过,出现了一条一条的伤痕,火辣辣的疼。她闭上眼睛,默默叹了口气,或许,她需要重新寻找出路了……十八岁,女孩最美好的年龄、最花样的青春,她身为唐家的三小姐,却需要苦寻出路,想想都觉得讽刺呢!说出去,任谁都不会相信吧?可是怎么办呢?她再乖巧、再怯懦、再丑陋,最终还是被唐德明他们摁在了砧板上,动弹不得,只能等死。她不想死,她不甘心!所以就没有办法了呵,她必须重寻生路。或许

  • 万界相亲群7章(第七章 小目标,挣他五万)

    原标题:万界相亲群7章(第七章小目标,挣他五万)小说名字:万界相亲群第七章小目标,挣他五万没想到扁鹊回复得非常快:“刚练健身操呢,怎么了?”“我妈得了个病,这边的医生说不治的话七天之内就没命了。”“什么病?”吴小龙飞快在网上找了一堆有关肠梗阻的资料传过去,不到一会儿,扁鹊就回复过来:“就这小毛病,还死人,你们那医生都干嘛的?”吴小龙回复:“有办法治吗?”“洒洒水啦!”扁鹊语气轻松加自在。不到片刻,扁鹊那边就发过来红包说:“照这个方子给你妈煎药喝,不出三天,保证药到病除。”吴小龙万分激动的点开红包

  • 九阴武霸7章(第七章 各怀心事)

    原标题:九阴武霸7章(第七章各怀心事)小说名:九阴武霸第七章各怀心事“不可!”皇族少年大惊失色,一把去抓聂风,可惜已经晚了一步。他没想到竟然有人不怕死。也怪聂风表现的贱贱的,让他放松了警惕。“唉呀!怎么就跳下去了。”众人反应过来后,纷纷跑上悬崖观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都没想到聂风性格如此刚烈,说跳就跳,这是一点点机会都不给别人啊。“就这么没了?”风信子捂着胸脯跑到悬崖往下观看,头好晕!不由得暗叫可惜,即使那小子不是什么九阴天脉,起码长的蛮好看的,而且那玩意也够大。要不是天阳子这老头厉害,说不定她

  • 夺妻蜜爱狼总裁7章(第7章 她自杀了)

    原标题:夺妻蜜爱狼总裁7章(第7章她自杀了)小说名字:夺妻蜜爱狼总裁第7章她自杀了“砰!”浴室门关上的瞬间,洛小希无力的瘫了下去。今天的一切变故来得太突然,她甚至在幻想,这是不是一场噩梦?为什么还不赶快醒来?可是,当她看到自己身上那些丑陋的青紫的痕迹时,她知道,那不是梦,那是残忍的事实!欧辰,那个叫欧辰的男人,毁了她的一生!浴室豪华宽大,超大的浴缸,泛着银光的洗漱台,流线型的按摩床,甚至还有酒柜,还有四面的落地的镶金嵌银的玻璃镜子,所有的一切,都将她的影子折射出一道道,将她身上的青紫的痕迹无限的

  •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7章(第7章 霍司琛有强迫症)

    原标题: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7章(第7章霍司琛有强迫症)小说: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第7章霍司琛有强迫症“我乐意,我还打算拿着那些钱住遍大街小巷的酒店旅馆呢!想睡哪就睡哪!”她懒得去跟他抱怨家里发现的事,也不需要他的同情和怜悯,反正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等这段婚姻结束,一切就重新开始。他还算有绅士风度,两只手提着她的行李箱和化妆箱,只给她留了一个背包。尹浅夏走在后头看着他伟岸的背影,那么重的行李在他手里好像很轻巧似的,轻松的就拧走了。把她送回去之后,他估计有事要忙,被几个电话催促去了公司

  • 天狱战神7章(第七章 杀神指)

    原标题:天狱战神7章(第七章杀神指)小说名字:天狱战神第七章杀神指易天露出茫然的神色,对凤姨说道:“怎么了?”凤姨抿嘴笑道:“你小子不会跟踪本阁吧?连兽火的事都知道。”“呃呃。我只是恰好需要兽火而已,根本不知道什么啊!”易天无语的说道。凤姨看了看易天那无辜的样子,又想到这小子是一个连根脉都没有的废材,怎么可能跟踪他们天凤阁的强者呢!“是这样的,本阁的强者深入天风森林中,捕捉到一头幼年的妖兽赤焰狮,那赤焰狮体内正好就有兽火。本来本阁是打算广邀本镇有实力之人,于七日之后进行拍卖的。”凤姨解释道。“赤

  • 无敌护花近卫7章(第七章 把你们经理叫来)

    原标题:无敌护花近卫7章(第七章把你们经理叫来)小说名:无敌护花近卫第七章把你们经理叫来凌雨就和没看到一样,径直拿过银行卡,走出了银行。“住的地方,住的地方。”凌雨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忽然,他眼前一亮,前面有一个售楼处。凌雨快步走上前。进了这家售楼处。一个女销售员见到凌雨进来,和妈妈桑似得,一股风的吹了过来。“呦,先生,请问您是要看什么房子?”女销售员眨着眼睛,声音那个甜。“奥,我想买一处房子,要稍微便宜点的。”凌雨随口一说。“便宜点的?”女销售有些不满,不过便宜的房子也得钱啊,“那您看下这些房子

  • 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7章(第7章 打你个缸裂)

    原标题: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7章(第7章打你个缸裂)小说名: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第7章打你个缸裂之前还盛气凌人的丫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丫鬟双手握拳,像在给自己鼓劲儿。叫嚣道:“桃晴雪,你个缩头乌龟,光逞口舌之快,有本事你出来啊。”她相信自己主子的实力。以她主子桃心莹,武者四重的武技,难道还打不死那个丑女?想到这儿,丫鬟忍不住,又得意的来了一句:“又傻又丑的笨蛋,怕了吧?”云子桑护着桃俊阳,担心的看着桃晴雪的方向。门打开了,众人一脸鄙夷的看着门内。桃晴雪慢慢的走了出来。“桃心莹,你来得正

  • 阙歌图7章(第7章 利用)

    原标题:阙歌图7章(第7章利用)小说名:阙歌图第7章利用一场雨,冲淡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那些躲在暗处的百姓们看得真切,也是怕的真实。这样的场面,令人寒毛竖起,惊心动魄。马车并没有回到原来的客栈,而是弯进了一个小巷子。任长央是最后一个下了马车,她抬头一看,那棵几乎压到房梁上的大樟树就立在大门一边,那弯下的树枝极为茂盛,也是完全掩盖住了那门匾上秀气的三个字。莫水院。进去之后才意外发现是别有洞天,蜿蜒曲折的石子小道,奇形怪状的假山,就算是没有鲜花相称,也丝毫不减风雅之气。是个静养的好地方。“任姑娘

  • 绝世倾城,将军狂宠小蛮妻7章(第7章 长大我娶你)

    原标题:绝世倾城,将军狂宠小蛮妻7章(第7章长大我娶你)小说名字:绝世倾城,将军狂宠小蛮妻第7章长大我娶你“我叫冷墨轩。”冷墨轩锲而不舍,走到女孩身边,微微弯腰看着女孩的动作。这次清荷急眼了,猛地站起身转头,谁知道就那么撞进了男人的怀抱,抬起的头好不好的就和男人微微低下的头靠在一起,那张小巧可爱得樱唇也顺势贴在了男人性感的薄唇上。瞬间,满山绿色皆不在,清新空气无人闻。良久,两个都已经愣住了的人才快速分开。冷墨轩此时火烧云一样的面颊更是火烧般炙热,那双深邃的双眼此时也是到处乱转,双手更是没地方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