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毒后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03:00 来源:网络 []

小说:毒后

第三章 施针救人

赵中然带着顾心凝来到赵天宇的屋中。阅读huijindi.com

窗户上遮着月影纱,整间屋子的光线阴暗了很多,两名婢女服侍在赵天宇的榻前,神情沉重而谨慎,生怕有任何的差池。

“姑娘,请。”赵中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旁的婢女立刻搬来绣墩让她坐下,然后默默的退到一旁。

顾心凝走上前,她没有急着坐下,先是仔细的观察了病人一会儿后,伸出如玉的素手扒开了赵天宇的眼皮,只见病人瞳孔涣散,看来病得不轻。

她神色微微一凝,这才落座,手指轻轻的扣在了赵天宇的手腕上。

赵中然见顾心凝的表情凝重,心里有些忐忑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情绪有些不宁。网站huijindi.com

片刻,顾心凝缓缓收回自己的手,回头对赵中然道:“还请赵大人先出去,我要给令公子施针,旁人不便在场。”

赵中然愣了愣,他想了想也只能是病急乱投医,姑且相信罢,想到此赵中然对房内的婢女道:“你们都跟着我出去!”

赵中然领着两名婢女还有管家离开了屋子后,顾心凝冷眸含着讽刺的笑意,从针囊中抽出一根银针,轻轻刺入赵天宇的百会穴,又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填入赵天宇口内。

过了片刻,赵天宇脸上的暗红色渐渐褪去,冰凉的四肢也开始有了暖意。

顾心凝再次取出一根金针,不紧不慢的刺入了他的小腹中。

“唔……”赵天宇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抽回金针放回袋子里,顾心凝嘴角微微一扬,事情很顺利。

她走出屋子对等候在门外的赵中然说道,“赵大人进去看看吧,人已经醒了。原文huijindi.com

“什么?”赵中然惊讶,没有想到长安中群医束手无策,她居然能让赵天宇醒来,真是太神奇了。

赵中然跑进屋子,果然一直昏迷不醒的赵天宇睁开眼睛,虚弱而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爹?”赵天宇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在梦中他还梦见了一个美人。

“宇儿,你终于醒了。”赵中然喜出望外,他抱住赵天宇,这可是他们赵家唯一的独苗。

顾心凝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父慈子孝没有打扰,这时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不屑的传来,“你就是今日接榜弄伤我赵府家丁的女人?”

顾心凝悠然侧目,“是。”她眯缝着眼睛打量着来人。说明huijindi.com

此人应该就是赵中然的女儿赵妤凝了。

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飞扬跋扈,不通情理。

赵妤凝没有想到被府里的人捧上天的女人,居然比自己还漂亮,她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佯装不屑地哼了哼走进了屋子。

顾心凝冷眸微斜,赵妤凝这种性格就算入了宫,也很快会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深宫似海,愚蠢无脑是大忌!

赵妤凝没有想到赵天宇真的醒了,她眸子里,难掩兴奋之色,喜极而泣,“弟弟,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

赵天宇红着眼,他看了看赵中然,又望了望赵妤凝,忽然皱起了眉头,“爹,是不是有个仙女救了我啊?”

“什么仙女!就是刁民一个。”赵妤凝微怒,心道就她那个样子也叫仙女吗,真是可笑!

赵中然瞪了一眼赵妤凝,“凝儿,怎么说那位神医也是天宇的救命恩人,你不得放肆!”

赵妤凝樱红的唇瓣微微蠕动,委屈的看了赵中然一眼,不再说话。推荐huijindi.com

“看来赵公子没事了。”顾心凝不知何时已走进来,伫立在一旁,巧笑嫣然的望着屋子里的三人。

赵中然一脸的感激,他起身拱拳,深深的一拜,“多谢神医救命之恩。”

“赵大人不必客气。”顾心凝落落大方,并没有因为赵中然称呼自己为神医而沾沾自喜。

“爹,原来真的是仙女啊!”赵天宇见到顾心凝白衣飘飘,容颜倾国倾城。

顿时色心大起,他刚刚在朦胧见就看见有一个白衣仙子在床边,没有想到会是真的。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什么神医,不过是凑巧罢了。”赵妤凝神情不屑,杏眸瞥了一眼顾心凝,幽幽的哼了哼。

“凝儿!”赵中然的语气重了几分,他瞪着她,“你先回去,明日再来看你弟弟。”

“爹!”赵妤凝气急,反正她就是看不惯顾心凝,总觉得她突然出现不怀好意。

“出去!”赵中然愠怒。

赵妤凝眼眶一红,委屈羞愤的跺着脚,然后狠狠瞪了一眼顾心凝,转身离去。

“神医不要见怪,小女是被我宠坏了。”赵中然有些歉然道。

顾心凝摆手,轻描淡写道:“无碍,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令公子的病还没完全好,还需要施针三日。”

赵中然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对一旁的婢女吩咐道,“别愣着,快去给神医准备住的地方,一定要好生伺候着。”

婢女也有些慌乱还从未见过赵中然如此重视一位客人,忙不迭的跑去准备。

赵天宇生性好色,一听顾心凝居然还要住下简直心花怒放,谁让她长得如此清艳绝伦,神色透着如天山冰雪般的冷,可是骨子里却有一种媚,让男人看一眼就放不下。

顾心凝心底冷笑道“赵中然为官还算是本分,可是却有这么个不争气的无耻之徒做儿子,只怕是早晚要被他给害死的。

婢女领着顾心凝去了隔壁的院子,没有想到她住的地方紧挨着赵妤凝的院子,想来赵妤凝知道此事后,一定很快会来找她的。

这也正合了她的意!

果不其然,她才刚刚坐下没休息一会儿,赵妤凝就吵吵嚷嚷的走了进来,她站在闭目养神的顾心凝面前,冷哼道:“你到底是谁?住在我们赵家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想攀龙附凤,做我弟弟的妻妾吗?”

赵妤凝感觉认为,像这种女人,为的不过就是借机飞上枝头变凤凰罢了!

“哦?赵小姐气急败坏的来找我,原来是担心我会嫁给令弟啊。”顾心凝嗤声冷笑。

“难道不是吗?”赵妤凝就是看不惯顾心凝,谁让她比自己美,此番她来,就是来给顾心凝找晦气的。

顾心凝无奈颔首,慢条斯理的说道:“就凭你们赵家,本姑娘我我还看不上,本姑娘的志向可比你想象要高得多。”

顾心凝故意这么说,赵妤凝的神色越来越沉重,“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想入宫为妃。”顾心凝语气悠然。

“你是这届入选的秀女?”赵妤凝愕然,如果顾心凝也入宫,皇上万一被她的美色所迷惑该怎么办!如果是那样,她宁愿顾心凝嫁给赵天宇,她心心念念皇上多年,可不能让这个女人,和自己去争宠!

“不是。”顾心凝绯红的唇瓣微微一勾,“但很快就是了。”

顾心凝面上笑靥如花,可正是如此,恰恰给人一种妖治邪魅的感觉。

赵妤凝全身轻颤,“你什么意思?”

第四章 自投罗网

顾心凝步步逼近赵妤凝,赵妤凝吓得步步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脚下一绊摔倒在身后的床上。

“你不要过来!”赵妤凝惊慌失措的吼叫着。

顾心凝如水的黑眸中噙着满满戏谑的笑意。

赵妤凝倏然从床上坐起,一双美眸恼羞成怒的瞪着顾心凝,纤纤玉指轻颤指着她的鼻尖,“别以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为所欲为!”

顾心凝神色闲闲的一笑,语气悠然,“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否则,哼。”

赵妤凝看着顾心凝的神情,不禁心里有些发寒道:“我现在就去告诉我爹爹你的真面目!”

顾心凝耸了耸肩,笑靥如花道:“我的真面目?”她侧首优雅的一笑,纤细的手抚了抚自己鬓边的珠花,“好哇,你去啊,等你弟弟再变回活死人的时候,就算你跪着求本小姐,本小姐也救不了他了。”

赵妤凝脸色,袖管里的手不由紧紧攥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弟弟在父亲眼中的重要性,要父亲放弃弟弟是不可能的。

就在赵妤凝思忖间,顾心凝又一步一步向床边靠近过来,凝黑的水眸中染着冰冷。

赵妤凝惊得连连后退,此刻她已经退至床角了,再无退路。

吓得她一双眼变得通红,鼻尖一酸,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下,她惊恐万分的瞪着顾心凝,好像生怕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恐怖的事情。

顾心凝掀起裙摆,巧笑嫣然的上了床,来到赵妤凝的面前,猛地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捏住了赵妤凝的下巴。

赵妤凝被她的手一抬,扬起煞白的小脸,一双忐忑的美眸不敢与顾心凝对视。

顾心凝的手轻轻抚在赵妤凝的细滑的脸颊上,盈盈一笑:“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说着,顾心凝从怀里拿出一颗红得药丸,动作诡异优雅的塞入了赵妤凝的口中,然后用力一拍她的胸口。赵妤凝感觉胸口一痛,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药丸顺着她的喉咙滑入。

顾心凝松开她,退到床边,侍手而立冷冷的看着她。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赵妤凝用手指扣着自己的喉咙,可是什么都抠不出来,她红着眼眶,难受的要命。

“自然是好东西。”顾心凝精致明艳的眼睛含着哂然笑意。

“我,我去告诉我……”赵妤凝话还没说完,人就昏倒在了床上。

顾心凝冷眼望着,眼底划过一丝暗芒。

“神医,神医不好了!”服侍在赵天宇身边的婢女冲进了顾心凝的房间,她气喘吁吁道:“大少爷他……”

婢女话还没说完,却看见顾心凝将赵妤凝脸色煞白毫无反应的倒在床上,吓得她双腿一软险些跌倒。

顾心凝施施然的转身,深沉如墨的水眸里绞着厉色,“去请你家老爷过来,就说你家小姐生病了。”

“是……”婢女吓得哆哆嗦嗦起身,转身跑出了房间。

顾心凝不慌不忙的坐下,端起杯茶轻轻啜饮,悠然自得的等着赵中然。

赵中然慌慌张张的疾步走来,却见她乌眸冰冷,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意,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赵中然刚要开口说话,便看见昏倒在床上赵妤凝,神色一震,他惊讶的双眼看回顾心凝,沉声道,“凝儿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给她吃了药,想让她休息一下罢了。”顾心凝不慌不忙的笑道。

“那宇儿……”听了顾心凝的话赵中然如鲠在喉,越发的不安起来。

“他没事,只要赵大人愿意配合我,我保你子女平安。”顾心凝笑盈盈的道。

赵中然眼睛绞着愤怒,已气得全身颤抖,脸色更是青白交加,他恨自己没有早些看破顾心凝的真面目,害了自己的儿女。

“你!”他瞪着顾心凝,恨不得将她抽筋拔骨,碎尸万段!

顾心凝似是看穿了赵中然的心思,嗤声一笑到:“赵大人,稍安勿躁,先听听我们的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赵中然已被气得胸口剧痛,怒问道。

顾心凝乌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一副早就算计好的模样,不慌不忙道:“我想借用你女儿名字和身份入宫,如何?”

“不可能!”赵中然掷地有声,“冒名顶替是欺君之罪,要株连九族的!”

赵中然对此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欺君可不是闹着玩。

“哦,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赵家后继无人,女儿从此昏迷不醒吧!”顾心凝笑得妖娆,眉目如画绽放着一丝艳丽,光彩袭人,犹如妖孽。

赵中然默然。

赵家就赵天宇那一根独苗,他不能让赵家无后,左右权衡之下,赵中然最终唯有答应了她的要求。

顾心凝淡淡一笑道:“赵大人,可以放心,待我的事情办完后,一定会奉上解药的,退一步想想,像你女儿这样的脾性,真若进了宫,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惹来杀身大祸,弄不好换会株连全家,也许这样反而是救了她。”顾心凝此刻的言辞中没有任何的阴狠意味,只有冰清玉洁,不染尘埃,仿佛做的一切事都是在为别人着想一般。

只不过,这份怡然自得,实在是让赵中然看得心惊胆颤。

赵中然闭了闭眼睛,最终无奈答应:“好吧,但愿你能信守承诺!”

顾心凝翘了翘绯红的唇角道:“三日后,就是秀女入宫的日子,赵大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赵中然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一脸苦相地沉声道:“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顾心凝满意的点点头,“那就有劳了。”

赵中然黑着脸命令人将昏迷不醒的赵妤凝抬回了闺房。

看着赵中然离去,顾心凝诡异地笑了笑,心道第一步总算顺利完成。

——

是夜,一身黑色夜行衣的顾心凝离开赵府。来到早已荒废了的护国公府,她走进了顾家祠堂。

当年虽然护国公府被封,可是祠堂还在,顾家十余代先烈的排位还在,即便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也难掩当年的荣耀与光辉。

她站在牌位前,露出在外的水眸中噙满泪水,扑通一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顾家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女顾心凝今日发誓,势要为我顾家洗刷冤屈,更要叫夜家皇族国破家亡,已报我顾氏一门的血海深仇!”

顾心凝对着列祖列宗的牌位发着誓,原本妖冶的眸子里,此刻翻卷着的是滔天的恨意,此生此世,她已将将复仇当成自己生存下来的唯一寄托。

夜氏皇族,以及与冉海狼狈为奸的一班奸佞小人,都是她要消灭的目标!

第五章 再遇故人

“想不到将门还有余孽?”祠堂外,一个男子低沉而阴冷如冰的声音传来。

他声音浑厚,有些沙哑,显然用得是腹语。

顾心凝心下一惊,她自诩武功高强,听觉也很灵敏,却居然未察觉到此人的气息,看来此人武功深不可测。

顾心凝拉好面纱,倏然起身,犀利的眸子带着戒备,望向破败庭院中站着的那纤瘦高挑的魅影道:“你是何人?”顾心凝同样用出腹语。

“你不配知道。”男子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颜,只看到他穿着黑色的长衫,隐隐约约看清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却辨不清他的容貌。

如此神秘?看来他的身份同样不可说。

“不错,我是余孽。”顾心凝凝红的嘴角泛起一丝讥讽与冰冷的笑,“今日我就让你尝尝余孽的厉害!”

男子的话惹怒了她。若不是仇人陷害,若不是先帝昏庸,她又怎么会成为余孽!

她莹白的声音,宛若闪电般来到男子的近前,男子不移不动,有心躲在黑暗中隐藏自己。

顾心凝眼眸幽暗,今夜她一定逼他现身,看看他到底是谁。

男子浅薄寡淡的嘴角微微一弯,根本不将她放在眼中,面对她手中的峨眉刺,他眼皮都不撩一下,右臂一挥,强大的内力将她震退几步。

“呃……”顾心凝微微沉吟,一抹猩红顺着她的嘴角留下,幸亏她带着面纱掩饰掉了血痕,没让男子瞧出端倪。

没有想到前来祭奠家人,却遇到了不知名的敌人。

“哼!”男子冷哼一声,笑容极尽讽刺意味。

顾心凝知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便从怀里拿出一颗霹雳弹直接摔在地上,烟雾腾起的时候,她的人已不见了踪影。

黑暗中的男子挥动手中的折扇,驱散了烟雾。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受了伤的顾心凝离开护国公府,她伤势有些严重,跃上屋顶之后,体力就跟不上了,双膝一软,顺着屋顶就滚落下来,掉进了一个不知是哪里的院子。

屋里的人听见动静,一名少女飞快跑了出来,顾心凝想躲,却已来不及。

少女十五六七岁的模样,鹅蛋脸上写满惊讶,一双细眉深蹙,眼睛明亮而有神。

顾心凝挣扎着起身,她也有些惊讶,少女的脸庞轮廓和她印象中的一个人实在是太像了。

“念……念瑟?”顾心凝突然想起了少女的名字,不由脱口而出。

对方错愕一愣,她未曾想到在这繁华的长安城会有人认识自己。

此时,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有人在快速逼近这里。

念瑟跑到顾心凝的身边将她搀扶到了屋子里,藏在了一口大箱子里面。

须臾,房门砰地一声打开,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的男子一脸淫笑的走了进来。

“小美人,你没事吧?”男子的声音充满了邪气,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念瑟厌恶的看着他,她拿起手里的剪刀抵在脖子上,白皙的脖子上已经有好几道深深浅浅的伤痕,可见她为了逼退这个男子,已不止一次以生命作为要挟逼。

男子一看连忙讪笑着讨好的道:“你别激动,我是听见你这院子有动静,就过来看看,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念瑟瞪着乌黑的眸子,示意他立刻滚出去。

男子谄媚一笑,倒退着出去,临走的时候还合上了门。

念瑟并没有着急叫顾心凝出来,她走到门口偷听了许久,确认外面真的没有人,这才匆忙的回到箱子前,打开了箱子将虚弱无力的顾心凝扶了出来。

顾心凝扯掉自己的面纱,念瑟一看,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

她一把抓住顾心凝有些冰冷的手,咿咿呀呀的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看她急得脸颊通红,顾心凝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便握住念瑟的手柔声道:“别急,我只是受了点内伤,休息片刻就好。”

念瑟眼眶噙着泪,点点头。

顾心凝看她委屈落泪,心中一软,她与念瑟有五六年不见了,当年她去雪山采药,半路救下了被雪狼围攻的念瑟,没有想到就此一别,再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运气调息。

念瑟静静的守候在一旁,不时从门口向外张望,生怕会突然有人过来。

半柱香的时间后,顾心凝缓缓睁开眼睛,苍白的脸色恢复了几分血色。

念瑟见她平安无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顾心凝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念瑟,绯红的唇微微一扬,“你怎么会在这里?”

念瑟微微一愣,然后摇摇头,眼眶泛红的低下头。

顾心凝见她神情有异,伸手探了探她的脖颈,发现了她脖子上的伤痕,神色莫名有些怜惜。

抹去眼底的那丝惊骇,顾心凝检查了念瑟的喉咙,发现并没有受损,立刻便想到了金针封穴的伎俩,她板过念瑟的肩膀,在后脖颈上发现了一颗扎入静脉的银针。

这种银针单靠内力是逼不出来的,必须借助外力。

顾心凝神色一凛,一只手快速的拍向念瑟的喉咙,呲的一声,银针冒出了一点头,她揪住银针,从念瑟的身体里缓缓里拔了出来。

“咳咳!”念瑟咳出了一口黑血,沙哑的说道:“心凝姐姐,好久不见了。”

顾心凝微微皱眉,眉宇间笼着疑惑,“念瑟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那日我好心救了平南侯的小侯爷,没有想到他是个无耻之徒,竟趁我不备用金针封入我的体内,使我发不出声音,也施展不了武功。”念瑟提起平南侯的小侯爷司徒炎,眼底就有杀意沁出。好像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杀了他一般。

平南侯是开国功勋列侯的世袭爵位,现任平南侯司徒英平也是立下战功赫赫的名将领,只是十二年前护国公府惨案后,他主动交出了兵权给先帝。

这足以说明护国公一案给诸多人带来了心理阴影,不管先帝是昏庸还是如何,他的目的都达到了,至少兵权都集中到了他一人手中。

“你与我先离开这里。”顾心凝身体未完全恢复,不想现在与平南侯发生正面冲突。

念瑟却有些疑虑,“姐姐,平南侯府戒备森严,怕是不好离去。”

顾心凝笑笑道:“我虽然受了伤,经过调息已然好了大半,带你离开这里不是难事。”

念瑟眼底明亮,“是,我听姐姐的。”

毒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毒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钱币收藏市场上的“九牛一毛”!

    随着第四套人民币的逐年退市,钱币收藏市场可谓迎来了大商机,四版币成刀成捆的出现了,让人触目惊心。1980版10元纸币早早消失在老百姓的视线里,却如此多的现身收藏市场。第三套人民币距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在收藏市场上却是家常便饭。这些纸币按照市场价值估算下来确实是价值连城。2008年北京奥运会纪念钞单张价值已超6000元。绝版的“枣红一角”、“苏三币”价值在万元以上钱币收藏商人大量持有。这身家据说在收藏市场上仅仅是“九牛一毛”,真土豪!

  • 神级药材——沉香,对五脏的功效详解

    中医文化,区别于西医技术,是中国传统文化几千年的经验积累与民族国粹。同病异治,异病同治,因地用药是中医辩证施治原则。因人因时地辩证,贵在知常达变,故神圣而功巧。古时沉香历来就被作为名贵中药材为皇家御用药引。《本草通玄》:“沉香,温而不燥,行而不泻,扶脾而运行不倦,达肾而导火归元,有降气之功,无破气之害,洵为良品。”沉香药性属温性,完全无毒,其香能通窍。中医入药除酒泡外,饮香也能益精壮阳,锁精门、固精关,滋养肾水。可辅助治疗的症状包括:肝硬化、慢性肝炎、肝脏或脾脏肿大。肾脏:暖肾,补肾、壮阳、利尿

  • 走进当代画家张涛的风景油画艺术

    【艺术简介】张涛,男一九四七年出生于西安,六七年毕业于西安市工艺美术学校,后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美术设计师,陕西西部油画研究会副主席,中国美术研究会研究员,香港银座画廊特邀画家,曾参加全国造型艺术展获二等奖,多次参加省市美展获奖。多副作品被美国国际庄明公司收藏,以风景画见长。笔者评价:“画如其人”这句老话我始终信服,人品高,画品亦高认识张涛老师,留给我的感觉一一自然、质朴、温暖,就如同他的风景画。张涛老师的油画作品,将自然中质朴的美绘于笔下,将內心深处宁静的情怀露

  • LOGO新玩法,一个可以像舞者一样自由伸展的LOGO设计!

    动态LOGO的存在,不仅是为了娱乐、有趣,更是在InVision的营销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细数近段时间的动态LOGO,走秀、起伏……可谓是各种深意不断,将LOGO玩出了新姿势。不过,见过会走秀的深圳时装周LOGO、会不断起伏的芬兰外交部LOGO,但会“跳舞”的LOGO你见过吗?近日,Movistar+的电视节目FamaABailar,更换了一个可以像舞者一样自由伸展的LOGO设计。滑动而出的“FAMA”,两个“A”可以延展、拉长,就像一个舞者在伸展、移动,非常的灵活、有趣。FamaABaila

  • 走进当代画家张涛的风景油画艺术

    【艺术简介】张涛,男一九四七年出生于西安,六七年毕业于西安市工艺美术学校,后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美术设计师,陕西西部油画研究会副主席,中国美术研究会研究员,香港银座画廊特邀画家,曾参加全国造型艺术展获二等奖,多次参加省市美展获奖。多副作品被美国国际庄明公司收藏,以风景画见长。笔者评价:“画如其人”这句老话我始终信服,人品高,画品亦高认识张涛老师,留给我的感觉一一自然、质朴、温暖,就如同他的风景画。张涛老师的油画作品,将自然中质朴的美绘于笔下,将內心深处宁静的情怀露

  • 中国民族风舞蹈演出服装设计与定制款式!

    中国民族风格的舞蹈演出服装可以将民族特色展示的玲离尽致,在整个民族服装设计中,设计师需要实体考察和学习,体验来自民族风情的特色,然后将其应用在民族舞蹈服装当中,为民族服装的设计提供更为准确的民族特色展示元素。在民族演出服装的设计与定制过程中,不同的民族舞蹈服装在设计风格和设计技法上也不相同,如:苗族演出服装,和满足舞蹈服装其特色在于服饰的装饰于花色的设计当中,利用传统的民族元素直接运用在不同程度上,让其表现的更加独特,更加具有舞台展现能力。市场是发展的,为了让民族舞蹈服装在舞台上展现更多特色,演

  • 《宜兴紫砂文脉纵横》谈宜兴传统紫砂工艺

    什么是宜兴传统紫砂工艺?吴国祥在他的著作《宜兴紫砂文脉纵横》一书中说,宜兴传统紫砂工艺是砂的工艺。紫砂原本是颗丑陋的砂粒,把原本丑陋的砂粒造化成美丽的玉,这就是宜兴传统紫砂工艺。宜兴传统紫砂工艺包括整个产业链的技能集,其中,抿针功效是赋予紫砂灵魂的一道核心工序,产业技术链是一条孕育紫砂生命的河流,在这条河流的洗礼下脱胎换骨变成人间美玉—紫玉金砂。首先明确界定宜兴传统紫砂工艺是生产制作砂的技术工艺。在生产所有陶瓷类器具的工艺中,生产紫砂的技术难度最大,技术体系最复杂,这也是宜兴传统紫砂工艺与众不同

  • 酸枣在线:书法技巧搞定这3个字,让你下笔如有神!

    不知正在读文章的你是如何理解“书法技巧”,我觉得书法技巧是手上功夫,从零基础到能写一手好字,只要坚持不懈地练习,谁都有这个机会,卖油翁的“唯手熟尔”就是最好的解释。不过虽说“功到自然成”,但如果方法不对、走错路子,再努力都是无用功,离实现目标也只能是越来越远。总结起来,入门阶段的手上功夫,就在“勤、稳、活”三个字上面,下面具体分析。一、手要勤、多重复!熟能生巧,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书法的手上功夫,也是要靠练才能熟的,这就需要一个“勤”字。你未必天天写,但要保持一个训练的量。须知道“业精于勤荒于嬉

  • 学习芭蕾形体有辣么多好处???

    芭蕾形体能让我们腰背细窄,身材匀称,长期坚持甚至能够培养内在的美感,让精神面貌、气质也发生改变。芭蕾形体的每一个基本动作都对身体起到健美的效果。在简单热身后开始基本素质的训练。压腿:促进血液循环、减轻肌肉疲劳、塑造肌肉线条压腿其实并不只是为了舞姿的优美,而是它在健身方面还有许多好处,如:促进血液循环、可以减轻肌肉的疲劳感、可以塑造肌肉的线条等等。压腿属静力拉伸,每次压腿后,还要进行动力拉伸(踢腿)的练习。由于踢腿是比较剧烈的动作,所以还有提高力量和减肥的效果。站姿:突出线条、挺拔身姿、柔美线条、

  • 歌声激越怀伟人

    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四周年暨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一中队第二届战友联谊会琐记张东伟2018元月十一日,时当正午,飞机缓缓降落,与我同生活在杭州的战师耀栓,同机抵达山水之都—桂林,入住临桂酒店。张东伟(左)师耀栓(右)桂林山水甲天下,隆冬季节的桂林山水仍是万般迷人,然而我们此番前来,并非为游览之故,时值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四周年之际,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一中队又在此举办第二届战友联谊会,在缅怀伟人的同时,老战友见面,分外亲切,一片赤诚,襟怀如初。毛主席给一中队警卫战士讲课左起:孙平、王建明、成跃旭、陈胜刚、翟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