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倾国之色,权倾朝野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15: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倾国之色,权倾朝野

第3章 朝政的主人

太后年迈,性格怯懦也早已无心朝政,甚至对墨殊权势越来越大的事实也是仿佛默认,而先皇早逝,国家一直动乱,也未曾留下更多子嗣。版权huijindi.com

朝中的大臣们更都是见风使舵,一见这墨殊掌握朝政,什么忠心什么赤诚,早就变成了自保为上,纷纷投靠向了墨殊。

尚薇清楚得很。自己除了是前朝的大公主,这样一个空无的身份以外,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绝不会轻言认输。至少,不会像太后那样,眼睁睁地看着江山易主,而无动于衷。

不知道为何无端想起了这些,尚薇忽地回过了神来,舒了口气,将视线移到纱幕之外。网站huijindi.com

极目所见。尽是一片没有生机的素白。

送葬的队伍很长很长,骑兵们护送着大公主的马车,前面是一众宫人簇着最上好的楠木做成的棺木,送着瑜妃的尸身前往皇陵。

所有的人都面带着悲伤。但尚薇看着,却只是想冷笑。

好个摄政王,倒是懂得如何收买人心,这排场,就算自己父皇尚在人世之时,也恐怕不会以这样的礼节,来安葬一个妃子。

整整一日,按照宫里最高规格的礼节,才终是将瑜妃入了葬。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尚薇冷冷地旁观着这些繁文缛节,再多的悲伤看在她的眼中,却仿佛一个笑话。

看着皇陵的隔世石慢慢地降了下来,那一刻她竟是在想,自己将来若是离了这世间,宁可葬于一株桃花树下化为烟尘,也绝不要躺在这样冰冷封闭的空间里,永不见阳光。

“公主……”贴身宫女欣瑶看着尚薇一直站着似乎是在出神,不由提醒了一句。

周遭的队伍,都已是只等着大公主的命令,准备回宫。

尚薇陡然眯起了眼眸,视线扫向了周围的人群,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样恭恭敬敬。但是他们的心呢,又有几人,是真的认为她才是这朝政的主人?

她于心底淡淡冷笑了一声,便一挥长袖,示意队伍回宫。

自己便是一转身,踏着一如沉稳而高傲的步子,下来皇陵的阶来。汇金地

马蹄声忽的响起,她下意识抬了眼帘看去,只见一抹雪白驭行而来。

一匹雪白色的高头骏马,通体上下不见一分的杂色,而马背上的人同是一身无瑕的雪白,远远地,尚薇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他的白衣随风而舞,纯净无暇,如这世间最干净的颜色。

这个人……敢这么一骑独往皇陵,身份地位必然不低,但自己,却怎么好像从不曾见过他。

那人到了皇陵的阶下,抬手一扯缰绳,慢了下来,微微一抬下颌,不闪不避地竟是将视线投向了她。

尚薇抿起小嘴,猜想着这人究竟是谁。

就算自己公主的身份只是个摆设,但毕竟还是正统血脉,就连那摄政王墨殊都畏惧人言尚且敬她三分,这个人,竟敢如此放肆地看着自己?

她亦是不闪不避,踏阶而下。

一身素白色长纱拂过青石阶,光泽淡淡却是沁人心脾。倾国之色,权倾朝野小说txt全文阅读

愈是走近,他的容颜愈是清晰了起来。

白玉的发冠束着一头乌亮的长发,眼角狭长微翘,透着一股子邪魅,鼻梁高挺,薄唇淡淡,却恍如水墨勾成。

尤其让尚薇一怔的,是他那一双深海蓝的眸子。深得无边无际,仿佛整个世界都能沉入他的眼底,再也不见踪迹。

见她走来,那人竟只微微一勾唇角,却分毫没有要下马行礼迎接的意思,反而只眯起狭长的凤眸又扫了她一眼,随即一提缰绳,驭马而去。

尚薇还来不及说话,便只见他一身雪白的衣袍随风飞舞,飘然顺着官道离去。

方才他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眸子里宛如打量一般的玩味,又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立于石阶上,看着他离去,但随即,只淡然一笑。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恐怕也只是什么王宫子弟,想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引起自己的注意吧……她淡淡的想着,又或者,根本只是那摄政王墨殊的又一个什么计谋罢了。

尚薇抬手,纤细透白的指尖一捋耳鬓的发丝,继续踏阶而下。

马车已在等候,欣瑶替公主掀了帘幕,然后将她扶上了马车。

尚薇坐在软垫上,也不知是不是就被刚才那不知姓名的人扰乱了心思,她只觉得莫名有些心烦。便命欣瑶放下了全部的纱帘。

海蓝色的眸子……

她无端想着那一双眼瞳。无喜无怒,却仿佛有一种致命的诱惑力,能让人一眼,就万劫不复。

第4章 摄政王府

只不过当时的她又怎么会知道,正是这个男人,即将成为了她生命里,最大的劫难。

摄政王府。

虽然只是王府,规格却分毫都不输给皇宫里任何的一处。亭台楼阁,水帘花榭,后院甚至大的足以和御花园匹敌。

其间往来的婢女丫鬟,个个都是丝绒衣袍,发饰华贵,比之皇宫,也不输任何。

这里居住的,便是当朝最大的官,摄政王墨殊。

花厅。

最上好的紫檀木雕成的椅子上,铺着丝绒的软垫,一抹雪白色的人影正慵懒地斜靠在软座里。

府里的奴婢不知道这个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历,但看着他的模样,必定是不可小觑。

因为敢在摄政王府里这样坐于主位之上的,整个璃国,恐怕都没有一个人敢。

那正是墨澜。

白玉冠上镶着细细的彩钻,发丝乌黑落在肩头,让他的面容俊美如仙,修长的手指拿着青瓷玉做成的茶杯,眉眼淡淡。

只有那一对深蓝色的瞳仁,幽深如海。

婢女们猜测纷纷,却还是无法将视线从墨澜的身上移开,他俊美无俦的容颜,举止又是如此慵懒优雅,让所有的姑娘都移不开眼。

就连摄政王墨殊穿过长廊过来的时候,众人都没有感觉到。

直到墨殊一身雪缎软袍的身影入了花厅,大家才反应过来,跪了一地:“参见王爷。”

墨殊看到了厅里软座上的人,眼神一下变得复杂。

“你们都下去!”他反手一挥宽袖,将所有的婢女都屏退了。

墨澜这才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将视线转过来投在了他的身上,蓝色眼瞳幽深如海,看不到任何情绪。

甚至对自己坐在主位上这样出格的举动,也没有分毫的担忧。

“你终于,肯回来了?”墨殊看了他许久,眼神渐渐地透出了一丝的激动。

“肯回来,又如何?”墨澜抬起一条手臂支着头,淡淡开了口,声音飘摇如同清水落入山谷。“反正在你的眼里,从来没有我的存在,不是么?”

“你……”墨殊想要说什么,却陡然失语,片刻之后,才终于叹了口气:“我知道,当年是我,不该将你娘留在大漠……”

“够了。”墨澜一听到了他提起自己的娘,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修长的眉微微拧起,露出了厌恶之色地打断了他:“事到如今再来说这些,你还觉得,能有多少的用处?”

“澜儿……”

“不要这样叫我。”他甚至不愿听他继续讲下去,出声打断:“这世上,只有我娘,有资格这么叫我。”

墨殊的眼底飘过了一丝宛如心痛的复杂意味。他开了口:“你我父子二人,何以到了今日的地步?”

墨澜却似乎不愿回答这个问题一般,冷冷地看着他。

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璃国的摄政王,这个权倾整个朝野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就是那个被母亲念了无数次,想了无数次也恨了无数次的男人。

他的薄幸多情,早已注定了他们今日,无法和平相处。

“行了,我今日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句,我回来了。”片刻之后,墨澜起了身来,语气更加冷然。

随而也不顾这是在王府的花厅,便越过了墨殊,就要离开。

墨殊猛地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想要开口唤他却想到方才被他厌恶打断的模样,顿了一下才出了声来:“既然回来了,就住在府里吧。”

墨澜微微一偏头,深海蓝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墨殊。

墨殊心头猛然一沉,这一双眸子,全然地遗传了那个女子,甚至比她的,更加蓝的深沉。

现下他的眼神,甚至仿佛就是那女子在看着自己,在无声地质问自己当年,究竟为何要抛下了他们母子,独自回了璃国来。

“王爷的好意,我消受不起。”

墨澜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才猛地一挣,挣开了他的手。

随而他一甩长袖,雪白色的衣袍迎风而舞,不再回头地离去。

墨殊转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时心绪无限复杂。自己一介摄政王,所有人见面都是磕头拜礼,何时被人这样对待过。

但是现下,他不仅没有分毫的生气,反而只是觉得心头,涌起了无法说清的复杂感情。

王府的门前,停着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

一名樱草色纱裙的女子正坐在马车里,白嫩的小手掀着窗幕,偶尔看一眼窗外,显然是在等人。

第5章 国丧

她的长发并不如同璃国的女子一般乌黑,夹杂着丝缕如同火般的颜色,七彩琉璃珠以金丝盘绕连接,缀饰在发间,顺着她一动,那珠子就散出彩色的光,美丽夺目。

而她的半张脸用薄纱覆盖着,只露出一对水润的如同小鹿般的大眼睛。

她的穿着打扮,显然也不是璃国的女子。

看到墨澜一身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府门前的时候,她眸色微微一亮。

“澜。”她柔柔地唤了他一声,当墨澜伸手掀了纱帘上了马车的时候。

墨澜俊美的面容一如平静安然,仿佛方才在府中,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见了她,他薄薄的唇线一勾,伸手便是揽过了她如三月杨柳一般的腰肢。

“等急了?”他将她圈在怀中,问了一句。

瑾灵微微摇了摇头,靠在他的胸口,纤细的指尖爬上他的肩头。

马车动了起来,驶离了摄政王府。

过了一会,瑾灵才柔柔地开了口:“澜,你不开心么?”

“怎么这么问?”墨澜挑起一边的眉,仍是带着一丝浅笑,不回答却是反问。

“就是,感觉。”瑾灵柔软的藕臂搂着他,如同小猫儿一般娇懒地倚着他,声音绵绵密密的。

墨澜唇边的笑意愈是鲜明,俯下身去,攫取了她温暖而柔软的双唇。

碧瑶泉。

白色的烟雾袅袅,缠绕在温泉的水面上。

一条白嫩修长的胳膊搭在温泉池的边缘,微微仰着小脸,看着欣瑶将各色的花瓣轻轻撒到水中。

尚薇挽着一头流瀑般乌亮的长发,眼波明媚却冰冷,肌骨纤瘦却通透如最上乘的宝玉,一对线条柔和的美人骨,雾气淡淡,让她的面容秀丽得如诗如画。

她拢起一捧清水,似乎在想着什么。

不远处,一个身着淡蓝色束腰宫裙的小宫女向着这里而来,掀了纱幕,脚步轻如猫儿,生怕打扰到了公主。

欣瑶起了身来迎过去,那宫女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又悄然退下。

“什么事?”等欣瑶回了身边,尚薇微微转头,问她。

“是摄政王入宫来了。”欣瑶应了一句,手里又继续将花瓣撒下。

听到了摄政王,尚薇抿起了小嘴,透出了一抹冷然的轻蔑。

虽然她并不想理会,却显然已失了泡温泉的好兴致,片刻之后,就起了身来。

欣瑶拿了一条雪白色的纱巾围上了她的身子,然后替她去取衣服。

尚薇伸手转到脑后解下了挽起的长发,一转头看到了欣瑶手里素白色的纱衣,柳叶似的眉微微一拧:“怎么还要穿这素白的丧服?”

“公主,瑜妃娘娘今日才下葬,全国都要素装三日呢。”欣瑶虽然知道她的脾气,但还是不得不劝到。

然而想到丧礼的命令,想到墨殊下令的模样,尚薇就只觉厌恶。

穿素装?他的命令,她就偏要违抗。

“去,拿我平日穿的衣裙来。”她转身,披着纱裙,赤着一双白嫩的双足踏下了青石玉做成的台阶,语气里只是不由分说。

欣瑶皱了皱眉,公主的命令,却还是不敢违抗,转身匆匆跑去拿衣服了。

一刻的时间。一抹妃色的人影飘然地出了倾薰宫来。

步撵正等在倾薰宫外的宫道上,一见了公主,几乎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整个宫里都是素白色的一片,即便是太后也尚且不敢违抗摄政王的命令,要素装三日。

但这公主,却竟是如此大胆地违抗了命令,甚至,还穿了这样出挑的绯红色。

然而尚薇却仿佛对周围一切的目光都未曾觉察一般,径自踏着一如高傲的脚步,走到了步撵边,坐了上去。

长袖轻甩,一抹殷红色的纱,俨然成了这素白一片里,最闪耀的色彩。

龙泽宫。

摄政王墨殊正坐在桌边,桌案上堆着的,是已经筛选过后,送入宫中需要盖上大印的文书。

他亦是一身雪缎白色的长袍,虽然那瑜妃与他并无亲缘,却也亦是要守丧三日。

听着外间传来一声通报:“长公主驾到——”他便起了身来,走到门外。

那双幽深的眸子陡然转深,在看到了一抹绯红色的人影时。

这个尚薇,竟真的敢这么做……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不过片刻之后,也是一笑了之,确然,若她真的能乖乖听话地穿丧服三日,恐怕,才真的是不正常。

就算她的心里对那瑜妃没有什么成见,但这丧事是自己筹办,她无论如何,便也不会顺从。

倾国之色,权倾朝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倾国之色 或 权倾朝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老公不离婚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老公不离婚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老公不离婚目录预览:第1章亲手杀了他第2章这样的衣服我也穿过第1章亲手杀了他手术室红灯乍灭,走出一名女人,脸色苍白,身下沾染了丝丝艳红,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扶着墙坐下。有人从旁边走,大多挺着大肚子,见了她的模样便偷偷避开。“怎么就一个人?连个陪同的都没有?”“往旁边走,沾了晦气不好。”舒蔚没说话,甚至连头也不敢抬,下唇早已被咬到渗血,可依旧阻止不了心口的疼。护士见她虚弱,细心提醒:“我扶您去病房里休息一下吧。”“不用了,在这里就可以。”她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脑海

  • 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目录预览:第1章同学聚会第2章堵第1章同学聚会10点。秦臻按掉闹钟,本想再多睡一会儿,想起答应了朱心晴一定会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她烦躁地打了个滚,还是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出来。在一年四季都穿短袖的G市呆了三年,秦臻甫一回T市还真是没办法适应这样寒冷的冬天。她住的还是原先的老房子,没有暖气。空调因为好几年没有用过,内部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一打开整间房里飘得全是灰尘,才两分钟,她就没敢用了,打算等过两天全部安置好,闲下来了再清理一下。

  • 邪王本色:盛宠腹黑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邪王本色:盛宠腹黑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邪王本色:盛宠腹黑妃目录预览:第一卷破而后立第1章浴火重生急自救第一卷破而后立第2章以牙还牙狠回击第一卷破而后立第1章浴火重生急自救月凉如水。沈清墨是被冻醒的,她醒了之后猛地坐了起来,这才恍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安静的房间里。夜色静谧,窗外还隐约能听见几声鸟鸣,清幽无比。沈清墨却蹙紧了眉头,心里的警惕让她一直处于戒备的状态。她不是被火烧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她还记得那漫天的大火,火光几乎染红了京城大半个夜空,炙热的火将她席卷在内,吞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 宠婚虐爱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婚虐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宠婚虐爱目录预览: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1章你没长眼睛吗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2章地下停车场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1章你没长眼睛吗“诺诺,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求你了好吗?你要是不帮我这次我真的死定了!”安静的地下停车场里,一个男人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语气焦急。“李建辉,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你女朋友,不是外面的陪酒小姐,为了你自己的业绩,你一次又一次这样践踏我,你还是人吗?”女人的声音很清脆,但是语气十分愤恨,听起来激动又悲伤。“求你了,真的是最后一次,我

  • 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目录预览:第1章他就是陆景深第2章女人不要太自以为是第1章他就是陆景深“秦晓蓝小姐,你是否愿意嫁应光熙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神父庄严的声音在教堂里流动着,观礼的人都安静地等待着这重要的时刻。门外,一身黑衣打扮的陆景深正搂着洛思暖一步一步地踏进教堂,细微的脚步声在这一刻显得尤为突兀。“抱歉,

  • 逆世为凰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逆世为凰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逆世为凰目录预览:第一卷轮回不破第1章魂消凄凄风雪夜第一卷轮回不破第2章轮回不破重生回第一卷轮回不破第1章魂消凄凄风雪夜寒风入夜,刺骨冰凉。夜氏皇朝京都莫凉城内,入目皆是荒凉冷涩,一声凄厉的女子叫喊从澜王府后院传出。“司颜佩,把孩子还给我!”从榻上滚落的女子一身白色里衣已经被汗水湿透,她脸色苍白,长发披散,正吃力地向司颜佩爬过去,颤巍巍地伸出手去。“还给你?”床边,浓妆艳抹的司颜佩满脸讥讽笑意,指甲从怀里的婴孩脸上轻轻划过,孩子刚出生,被她这一折腾,啼哭不已

  • 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目录预览:第1章纸醉金迷,畸形的爱第2章含恨而终,重生归来第1章纸醉金迷,畸形的爱寸土寸金的上市,一栋环山别墅内赫然屹立在私家园林之内。震耳的音乐不断的刺激着每一个人的听觉,让每一个人都燃烧到极致。五光十色的灯光打在每一个人脸上,身上……男男女女相互扭在一起,在偌大的别墅厅里尽情释放,眼里的欲望遮也遮不住。烟雾缭绕,在灯光的隐射下倒是有了别样的味道……明明是一栋豪门别墅,但是现在看上去,这就是一个酒色场所,糜烂至极!

  • 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目录预览: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1章跌入冷宫的小天使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2章就数景世子最适合你了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1章跌入冷宫的小天使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杈照耀着整座宫殿,青绿的树枝周围布满了角楼,朱红色的高墙被日光照映的器宇轩昂,一手抓着点心,怀里揣着银子的齐萝身上被照的暖烘烘的,心情无比的顺畅。齐萝躺在树枝上,脑袋枕在臂弯处假寐,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山,精心雕琢的完美五官上略施粉黛,身着一袭绿色的标准宫女服,长长的头发被盘起

  • 腹黑鬼王俏王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腹黑鬼王俏王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腹黑鬼王俏王妃目录预览:第1章闲时卖呆听毒言第2章下水救人心难耐第1章闲时卖呆听毒言大周元帝三十二年,春。是程悦来到这个异世的第八年。大将军府与往日的威严肃穆相比,今日则显得有些喧嚣嘈杂,只因今日是骠骑大将军程啸天的四十岁生辰。程悦嘴巴里叼着根草,用手枕着脑袋,仰躺在屋顶上望着天空,眼里空茫茫一片,典型的在发呆。前世,她是一名情报收集特工,最后死于一场爆炸,等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已经转生为一名刚出生的婴儿,她那时想大概这就是投胎吧,只是她忘了喝那孟婆汤,对

  • 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想要钱,我给你第2章什么也没发生第1章想要钱,我给你“哗!”一堆钞票劈头盖脸的砸在施小雪的脸上,施小雪只觉得脸颊上被砸的生疼,但是纸币刮脸再疼,也不如心里疼。对面是一个衣着雍容的妇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高傲的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女人眼神轻蔑而鄙夷,似是多跟施小雪说一句话,都有损她的高贵。但是此时此刻,女人却是忍不住骂着。“施小雪,你想要钱,我给你,这些钱足够你挥霍一段时间了。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不要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