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爱你一辈子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6:32 来源:网络 []
小说:爱你一辈子
第三章:为了孩子们,回城

邢小美看着他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火车啊,是一个时速很快的车辆喔,人们可以靠着它去很多很远的地方一点都不费力气,还可以用它运送东西呢。推荐huijindi.com。”敢自己提出问题,值得表扬喔,邢小美看着那个小男孩脸上带着鼓励。

小男孩一脸的深思,“很快吗?那邢老师它为什么可以跑这么快啊?跑那么快人在上面不会被刮走啊?这样不是很危险吗?”小男孩认真的想着,脸上是一脸的认真,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感觉。

“因为火车是一个车厢啊,就像是我们的房子一样人呆在里面是不会感觉到外面刮过来的风的所以人呆在上面是很安全的,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是不是很厉害啊!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学习喔,这样就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了,以后就可以入大的城市去工作生活了,知道吗?”邢小美眼里带着期望,她希望这些孩子可以在她的手里破茧成蝶,最后生活的更加幸福。

“好厉害啊,那邢老师他们不用马拉都可以跑那么快,是怎么跑的啊?是不是很大很大?”那个男孩听到邢小美的话更加惊喜,脸上也满是好奇,脑海里想象着拿着画面,一定很壮观吧,有那么厉害的东西呢。

邢小美脸上微微的一愣然后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在城市的时候,那里的孩子对火车会跑,飞机会飞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怎么会像他们一样这样的好奇,但是现在就算跟他们解释了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里没有投影机,不然她还可以让他们看看图片,然后认真的讲解一下,可是如果没有无论自己怎么说他们也只是在脑海里又一个构思而已。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看着孩子们期待的眼神,邢小美第一次意识到教育设施的重要性,但是现在她并没有办法弄到那些东西,这让她有些颓废,她想要给这些孩子好的学习环境,但是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也只是能把自己所会的全部都交给他们,但是就是这一点也很是麻烦,这让她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的忧愁。

“孩子们,是不是对这些东西很好奇呢?这些可都是我们人类发展科技才慢慢发明出来的,像刚刚那个问题还是比较深刻的,就算老师现在讲了你们也不会明白的,所以你们以后认真学习,老师一定会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你们的,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老师的希望知道吗?”看着台下孩子们一张张充满了期待真挚的样子,她知道自己无论怎样都不能放弃这份希望的。

这是他们村子的希望啊,他们身上承载着的是未来啊,所以怎么可以放弃。

这几天她仍旧带着孩子巩固着学习,她们不用像那些城市孩子一样每天赶着学业什么的,节奏也比城市的孩子慢一点,压力也没有那么的大,再加上孩子们的好奇,学习起来也是蛮快的,不过邢小美还是会往前面学一段然后再回头辅助辅助,有力于记忆的加深和巩固。

而且有事也会带着孩子们一起去树林里玩一玩放松一下心情,虽然村长里的孩子都很随意但是多亲近大自然还是好的,所以她也经常带着他们去,有事还会教教他们画画之类的,孩子们跟她的感情也是很好的,也很喜欢邢老师。

一天天气很是阴沉,村长神色慌张的跑到了校舍,然后闯了进入,“呢个邢老师,你们快点先走吧,不要在这里了,快要下雨了,这一次可能是暴雨所以我们还是先到地势高一点的地方去避一避吧。”村长的脸上满是慌张,感觉是很着急的样子。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邢小美朝窗外看了看,天色确实很黑阴沉的要命,也就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着孩子们,“孩子们,今天可能要下雨了,所以我们今天暂时停课,等到雨停了再过来上课,走吧我们一起回去。”邢小美收拾了一下课桌上的教材,准备和孩子们一起回家,这样的天气让孩子们自己回家她还真是有些不放心呢。

邢小美带领着孩子准备回去,村长又走了过来,“邢老师,今天不要回去了,村子已经没人了,天气这个样子大家都已经去山上避雨了,邢老师你刚回来不知道,所以我才特地跑过来通知邢老师的。总之这下面是不能呆了。”村长不时的抬眼看着天空,脸上是一阵的焦急,黑乎乎的天仿佛是一张发了脾气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爆发出来。

邢老师看着村长一脸的焦急,又看了看黑黝黝的天空,巨大的凤呼呼的划着,知道事情确实是不简单,也就没有再问什么。急忙让孩子们手拉手防止走丢,然后跟着村长朝避雨的地方走了过去。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走了一半时,凤已经越吹越大了,虽然有些许树木的遮挡但是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有事一阵风吹过来,邢小美觉得自己已经挪不动脚步了,只想停在那里抵抗着巨大的风力,但是一想到自己身后就是孩子们,自己不能退缩,也就硬撑着往前走,基本上都是走一步被风吹退半步的。

而且还要不时的分神照顾孩子们,邢小美回头看孩子们的情况,孩子身形还要小一些,体重还要轻一些,她的眼里满是担忧,“孩子们,你们一定要握好同伴的手知道吗?不要放开,尽量聚在一起走在老师的后面。”这么大的风她真的害怕孩子们被吹丢了一个。

村长也拉着一个孩子慢慢的走着,“大家再加把劲,很快就要到了,加油啊。”虽然只是一些小孩子,但是他清楚的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心里却满是担忧,这样强大的风,他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希望这一次也只是老天爷虚张声势,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吧。他的眼里满是忧愁但是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往好的地方去想。

在他们就快要到了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雨,雨水哗哗的往下倾泄着,仿佛是用盆子泼下来的一样,很快他们都成了落汤鸡,雨水湿了眼睛,前面的路也有些看不清楚了,风和雨水叠加在一起压在身上,带着些许的痛楚。版权huijindi.com但是身体整个却已经不能移动了。孩子们更是摇摇晃晃都有些站不稳了。

山洞里几个年轻男子看了快速的从山洞里蹿了出来,把他们扯到了山洞里。邢小美打量着山洞,大家都已经到了,孩子们也都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因为村民们是提前到的所以带的东西也是比较齐全的,被褥什么的都带的有,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没有太大的惊慌说明也是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的。

邢小美浑身湿透了,在外面时心里只顾着看孩子们没有在乎这些,这会冷了下来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冷冷的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时村长走了过来递给了邢小美一个手巾和一床的被褥。

邢小美看着村长,又看了看外面的暴雨,脸上有些疑惑,“村长,是不是每年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为什么我看其他人都不是很惊慌的样子?”她也有一阵不在村里,虽然没有失去联络但是有些事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知道的。网站huijindi.com

村长的脸上有些凝重,“是啊,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下一场暴雨,村民们也是习以为常了,但是我总是觉得今年的阵势并不怎么好,往年的云层是没有这么厚的,但是今年云层却是把整个天空都遮住了,完全没有一丝的光线。”不知道这一次的大雨会是怎样的啊,希望不会给村子造成太大的损失吧。村长的脸上带着忧愁。

邢小美看了看洞口,天气阴森的要命,大雨还是哗哗的下着,不停的触动着他们的耳膜。这么大的雨在她的记忆里还是很少见的,不过像这种大雨应该不会持续很久吧。虽然她脸上有些忧愁,但是心里却没有太大的感触,只是觉得村子里的天气情况有些无常。

过了一会大家整理好了被褥,也就把蜡烛熄灭了,开始睡觉,这样的天气除了睡觉是没有其他的事情的,再说了,任谁面对着这样的瓢泼大雨心里都多多少少有些焦虑的。

邢小美看了看眼前,把手伸了出去,但是却没有见到手指的轮廓,头微微的摇了摇,好黑啊,竟然一点都看不到,耳边充斥着的是洞口哗哗的雨声,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时竟然也睡不着了,就这样听着雨声慢慢的睡了过去。

大雨竟然一直下到了第二天早上,邢小美看了看手表九点多了,雨还在下着,但是却也没有小到那里去,但是云层还是稀疏了很多。也有微微的光从缝隙里露出来。看着比昨天晚上好了一些,她的心里也稍微轻松了一些,毕竟太阴沉的天气,也会让人觉得很压抑的。

村长正站在洞口看着外面嘴上叼了一根旱烟,邢小美走了过去,看着村长,村长盯着外面,脸上却满是担忧,邢小美心里也有些疑惑,难道出了很严重的问题,也就顺着村长的目光望了过去。

望到下面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天啊这是。她没有想到这场雨竟然会下的这么大,也没有想到村子会被这场雨弄成这样,这简直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她的思绪飘到了脑海外,眼神却紧紧的盯着外面。

因为昨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从这个居高临下的地方看上去,整个村子的房子都已经被淹了有一半了,下面也是水汪汪的一片,看不到田地也就只是有些房子林林立立的还可以看到。

她急急忙忙的看他们的校舍,这可是他们的希望啊,但是她却在本来应该有校舍的地方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只有一两跟的短木头,看到这里她的心微微的发凉,难道说校舍被冲毁了?不,不会的,她脸上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校舍里面装的可是有她的心血啊,怎么可以就这样没有了。

雨停了,人们也收拾了东西准备下山,邢小美的脸上还是带着些不相信,她觉得可能是校舍的位置太低了,所以把整个校舍都淹没了,所以她只看到了几根木头,对于校舍毁了,她确实是有些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但是事实是从来不顾人的想法的,所以邢小美到校舍时,校舍确实也只剩下了几根木头,事实虽然让她接受不了,但是却是不能逃避的。看着眼前倒塌的校舍,又回想起之前上课时孩子们因为教育设施跟不上有些知识根本无法讲解,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慢慢的滋生着。

看着校舍,邢小美真的是很无奈的,所有的砖头都被冲走了,只剩下几根主梁用的柱子,她也懒得收拾了,整理了一下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朝着村长的家走去。想法一旦滋生那么就没有人可以控制她的思想了。

来到了村长的家里,邢小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把她觉得村子里的教育设施不行的问题告诉了村长,然后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希望村长可以同意自己先出去打两年工赚一些钱回来来提高一下这里的教育设施和教育环境,同时也希望村长在她回来前整理好一个新的校舍,之前校舍的情况村长也是知道的。

村长看着邢小美答应了她,然后邢小美就带着东西离开了,没有跟孩子们道别,不是她不想道别,她怕看到孩子们就不想再离开了,那样村子的希望就会减少的。所以她就一狠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第四章:来到大城市

火车摇摇晃晃,穿过几座山脉、几篇村庄,终于到了城市。

跟着一群领着大包小包的外出打工的壮年一起被挤下了火车,火车站各形各色的人匆匆忙忙的穿梭着,邢小美拽了拽自己的双肩包。

“为了山里的那些小孩,加油邢小美。”

邢小美下了火车就给这个城市留了个下马威,只是她不知道想要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生活下去,她会经历多少。

简陋的合租房里住着几个跟邢小美一样,从别的地方来y市追求生存的青年。浏览了许多公司网页,邢小美发现自己在大学里所学的专业,跟这个钢筋水泥混凝的城市格格不入。这里需要的不是空有一腔热血和爱心的老师,而是那种掌握着这个城市发展动向、对未来有深刻认识的精英人才。

大学的时候,邢小美也混迹了几年学生会。大大小小的活动策划也参与了很多。宣传部里画过展牌,写过宣传稿,再不济,以邢小美聪明灵光的头脑也可以写出一份完美的广告策划,所以她在锁定了几家广告公司。

“语气在那种资历老的单位里做一只不起眼的小强,倒不如从新企业做起,发展潜力也大。”和邢小美合租的室友甜甜想她传授了一些招聘经验。在这么大的城市里,谁不是几经轮回,失业又招聘过来的。

浏览了这么多网站,邢小美压低了自己的志向,从那种资历比较深的大型企业转向新兴的企业。

果然,不久邢小美就收到了一份来自宇凡广告公司的广告策划的招聘。

面试前一天,邢小美买了第一套职业装。穿着这种打着领结的衬衫,收身的黑色小西服,邢小美对着镜子笑了。

“1500?天哪,我妈做这种衣服都不收加工费哎。”邢小美惊讶的看着价钱牌惊讶的对售货员说。

这种情况下,小美还是知道什么时候该牺牲的。尽管她知道,这是些钱够她两个月的生活费了,山里的孩子能看多少书啊。

“为什么你现在打扮的这么像要去当间谍的特务啊。”邢小美在镜子面前转了又转,“好吧,面试穿成这样,应该会加分的吧。”

邢小美来到面试的地方,当时她就觉得自己错了。

穿这种很装的职业装,看上去傻极了。周围的人们光鲜亮丽,穿的好看的色彩斑斓的小洋服和小短裙,没有人想自己这样穿着西服和长裤。

挑了一个人少的角落,邢小美乖乖地坐下,等待着面试官的“传讯”。

旁边一个涂脂抹粉的女生,合上自己的粉饼盒,看向旁边穿着很奇怪的邢小美。

“你好,你也来面试广告策划吗?”那女孩儿眼神中充满好奇和怀疑。

“嗯......”邢小美浅浅一笑,尴尬的扯了扯自己的双肩包。

“你是哪所985毕业的呀?我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你是我的校友吗?”女孩友好的微笑。

“我......知识普通一本学校毕业的”邢小美还给女孩一个友好的微笑,只是心里的胜算似乎又少了一点。

“我知道,那你一定是在学校里的时候,纠结过很多大公司的广告策划。”

“其实,我只是师范学校毕业的。”

“哦....”

女孩儿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面试官的出现打破了这该死的寂静。

“十三号,邢小美。”

四位面试官坐在邢小美的面前,这场面跟小学校长面试时候那种亲切的简朴非常不同。她面前的这四个人,打着领带仿佛都是从都市剧里出来的BOSS的感觉。

最中间的那个男人,更像是什么广告里的人......

“您好,我叫邢小美,我毕业于xx师范大学,专业是教育学,来到贵公司想寻找一份广告策划类工作。”邢小美将昨天网上背的一些开场词流利地说出来了。

“你不是广告专业的学生,为什么现在想寻求一份广告策划类的专业呢?”一个胖乎乎的大叔端详着邢小美的简历,很疑惑的抬起头。

“我的专业是教育学,但是大学期间我加入了我们学校的学生会宣传部,参与了很多类似于广告策划类的宣传工作,并且发现了其中的乐趣。”邢小美淡定的回应着这位大叔。

“说说你对广告界的新看法吧。”一个脸上写着严肃的男士出了道题。

好在邢小美对这种问题心里早就有答案了:“我觉得所谓广告,就是广而告之。所以它不仅包括快速广告,就是我们平时在媒体上接触的明星代言的广告。现在社会广告形形色色地都做得到,而真正的起到广而告之作用的方法,还是让人们在生活总潜移默化地接收到产品的信息。所以就要跳出媒体广告的圈子,将产品融入生活的圈子,与其他生活必需品功能相结合,进而进行广而告之的方法。”

邢小美提出的这一新颖的观点着实让在座的面试官面露满意的喜色,唯独一位年轻英俊的脸上,还存在着疑惑。

“你大学学的是学教育学专业的,为什么你要改变自己最初的方向?”这时坐在面试官中间的英俊的青年才开口。

“其实......实不相瞒,我至今热爱着教育。我觉得最初启蒙人一生的,除了父母就是老师了。父母教会孩子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而老师能带领着孩子改变命运,特别是对于山村里的小孩,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所以他们从来就是安于贫困。”

“哦,那说说你为什么不从事你说的,这么伟大的教育事业了。”眼前这个青年好像被邢小美的一番高谈阔论引起了兴趣。

“并不是每一个小孩子都有钱上学,也并不是所有学校都有充分的师资力量,让位一个小孩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说着说着,邢小美似乎忘了自己这是咋面试工作,“所以我希望能在外面工作,自己赚很多钱,最好还能让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关注这些命运不公平的小孩。”

“这么说,你并不是真正想在这个公司工作?”一个犀利的女面试官惊讶的问邢小美。

邢小美这才意识到自己怎么一股脑把自己真实想法说出来了。

“对不起,其实......其实我……”邢小美刚想要解释一下。

“好了,你先出去吧。”中间那个男子终于宣告了邢小美第一次面试工作的死刑,出去吧......邢小美觉得自己太笨了。

那个打着领结穿着西装也掩盖不聊他英俊气质的男子,看着邢小美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什么?!你说了你还想回村里教书?!”甜甜看着这个垂头丧气的傻邢小美惊讶地说,“你也太傻了吧,你怎么可以说不忠诚于这个公司的话呢?”

“我也觉得我脑子一定是坏掉了,投了那么多简历,好不容易有一家公司不计较我的学历原理面试我,还被我搞砸了。”邢小美一顿捶胸顿足,“他们问我我什么不继续教书,我就想起来山里的那些孩子,越说越觉得可怜然后就......哎。”

“在可怜,你也要记住你失去面试工作的,不是让你去做演讲求捐款的。每个公司都不是慈善企业,他们为什么要无条件地那样做呀。”甜甜摸摸邢小美的头,叹口气说,“没关系啦,当初我面试工作的时候也碰壁好几次啦,什么事情没有一个挫折啊。打起精神来!”

“哎,也对,天无绝人之路。我就不信,没有人肯收留一个这么有热情的我。”邢小美觉得自己又满血复活了。

“加油!”两个人在简陋的合租屋里异口同声地说着。

第二天早晨,邢小美还没有睁开双眼就听见耳边不停地想起手机铃声。

“喂......”带着一股睡醒气接通了电话。

接着邢小美感觉自己被打了鸡血,“什么!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没错,我们是宇凡广告公司。”电话那头传来淡定而严厉的女士的声音,“关于你昨天面试的广告策划一职已经通过面试了,下周一就可以上班了。”

“耶!”邢小美用手捂住电话,高兴地在床上跳了几跳,又立刻恢复镇定压抑着内心的喜悦继续听电话,“嗯,好的我明白了,下周一我一定不会迟到的。”

“一些关于我们公司的资料,和对你的工作要求和细则,我已经叫人发到你的邮箱里了,正式上班之前一定要了解。”

“嗯嗯,好的,我一定会的,谢谢。”邢小美高兴地连连傻笑。

第五章:找到工作

将自己的长发打个结插上一直铅笔,冲上一杯咖啡,叼着面包邢小美坐在合租屋里小小的书桌前,打开笔记本去邮箱里翻到了宇凡广告公司传过来的一些公司细则。

邢小美负责的工作不多,因为专业不对口的原因,她只能以一名实习生的身份工作。

PPT做的一份精致,一份关于宇凡广告公司的简介。

映入眼帘的是第一章幻灯片上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邢小美睁大双眼,“这....这不是那天面试我那个面试官吗?!他竟然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这家广告公司真的很会做广告,怪不得她第一眼见陈宇凡总裁的时候觉得眼熟,原来他就是前段时间电视上播出的“十佳青年”。

邢小美若有所思,她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宇凡广告公司会让自己通过面试。原来陈宇凡大总裁就是从山区走出来当上总裁的,并且这些年来一直资助着许多山区的孩子们。

邢小美对这个外表英俊,内心善良的青年充满了好感。也对自己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下周一到来之前,邢小美决心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下次出现在公司一定不能像上次一样,跟一根粗壮的毛笔一样在那么华丽丽的公司里走来走去。

跟甜甜来到了商场,看着商场里各种各样华丽丽的宣传,邢小美像村姑进城一样,被甜甜拉着试穿了各种光鲜靓丽的衣服。

每件衣服试穿出来,邢小美的自我感觉都很良好,可是甜甜似乎没有太满意。

“我终于明白哪儿不对了!”甜甜打了个响指,拎着邢小美来到了一家发廊面前,“原来衣服的不合适,不得不承认是发型的原因。”

邢小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热情的理发师摁倒座椅上,比划来比划去。

张着大嘴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邢小美自己的脑袋,大大的卷发垂在自己胸前,自然地中分和淡淡的栗色。

“我终于知道了,人们好不好看不是脸的原因,分明就是不会打扮自己。”甜甜拉着眼前这个180度大改变的邢小美,好像在欣赏自己的一副杰作。

领着大包小包走出商场,邢小美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自己了,这个城市里再也不会有人像看异乡人一样看自己了。

甜甜说要买一点饮料把邢小美丢在喷泉这边,小美无所事事地看着街边开过的一辆辆豪车。在这里生活的人,是不是他们每个人都是从想自己一样的小人物渐渐融入这个城市呢?

小美看着眼前的车流不息,忽然看到一个老太太冲向一辆黑色的车子。

“天呐,这里的人生活的这么好还想不开要自杀吗?”说着,邢小美走向了事故现场。

只见那个妇人没受伤,却坐在地上用哭腔喊着要车上下来的中年男子赔钱。

邢小美明白了,自己竟然目睹了一场电视里看到过的“碰瓷”。

中年男子百口莫辩,舆论都倒向了那个弱弱的老太太。只是只有邢小美看到了,是那个老太太自己撞上去的。

“我看到了。”邢小美又要发挥自己多管闲事的精神了,“我看到了,他说的没错,那个老太太是自己撞上去的。”

中年男子想看到救星一样想要上前感谢邢小美,可是邢小美却蹲下身子在老太太旁边,“老奶奶,你没事吧。”邢小美拍了拍老太太身上的土,“这样真的很危险,你是不是经济上有困难啊。”说完邢小美拿出口袋里的二百多块钱放到老太太手里。

路人似乎被淳朴的邢小美惊呆了,那个中年男子有点自惭形秽,拍了拍小美的肩膀,“太感谢你了,现在社会你这种青年真的很少年.......”

中年男子还没说完,邢小美就听到甜甜喊她的身影,离开了。

“你干什么去了,我找了你好久”甜甜举着两杯奶茶。

“没什么,我刚才......”

人群散去,中年男子看着邢小美远去的身影,后悔自己怎么连个名片都没有给这个善良的青年。

周一这天,邢小美装扮的华丽丽的来到了宇凡广告公司的楼下了。看着这栋建筑,小美对自己说了一声加油,就冲进了大楼里。

一楼大厅里,邢小美就迷茫了,她一点都不了解这里,甚至电梯在哪儿。

忽然一抹灰色闪过,邢小美看到了陈宇凡总裁,像救星一样邢小美跟着这一抹灰色找到了电梯。

这一抹灰色似乎察觉到了邢小美在跟着他,他就这样走着给这个小美带路。

电梯来了,陈宇凡走进了电梯里,摁了17楼的键但是并没有关电梯门。反而看着电梯门口那个眼神故意游离的邢小美说:“喂,不进来?”

“啊?!”邢小美惊讶的看着总裁,“我吗?”

“不然呢?你身后还有人吗?”陈宇凡浅浅一笑。

邢小美知道那句话只是调侃,但还是看了看身后,才上了电梯。

他竟然还记得自己,邢小美努力地憋着想笑的欲望,毕竟这个电梯里这么安静。

17楼是个漫长的楼层,以至于上了这么久,邢小美忽然感觉陈宇凡再看自己。偷偷瞟了一眼,果然是。

天呐,难道我变漂亮了,总裁不会对我有意思吧。邢小美傻呼呼地做着美梦。

陈宇凡似乎知道邢小美在做什么美梦,一步步地接近邢小美。

邢小美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这个密封的电梯里他要做什么。邢小美竟然后退了起来。

一只手撑在电梯上,陈宇凡故意笑的很邪恶,笑了一声。

“总裁......我第一天来这上班,我.......”邢小美结结巴巴不知道要说什么,虽然陈宇凡总裁长得英俊,身材很好,很有才。可是毕竟是她的老板啊,她怎么能抱有幻想呢。

“你说,你来这个公司前教书的学校是什么?”陈宇凡凑到邢小美耳边,问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邢小美受到了惊吓。

陈宇凡离开自己,正了正领带。

“xx省xx市xx村xx小学......”邢小美如实交代了。

“叮”一声,电梯门打来了。“脑子里不要想些没用的。”陈宇凡帅气的离开电梯,留下邢小美小心脏继续扑通扑通。

“大家好,我叫邢小美,今天第一天来到公司上班,是广告策划部的实习生。”邢小美笑的很灿烂,露出了八颗牙齿,深深了鞠了一躬,九十度。

大家鼓掌欢迎了新同事的到来,接着又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工作。

“这是你的位置,以后你就在这里工作了。”黑脸女上司严肃的告诉邢小美,“我是你的直属上司广告策划部总监,他们都叫我英姐。”

“英姐好。”嘴甜地邢小美立刻跟总监熟络起来。

“这些资料,你拿去制作部。这些,拿去联络部。”英姐拿过来一叠资料,给刚到公司还不熟悉各个部门的邢小美。

“好的。”谁然邢小美对这个公司部门分布一点都不了解,可是她还是结下了这个任务。

邢小美离开之后,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开始议论。

“太棒了,终于不用做帮英姐跑腿的工作了。”其中一个员工对旁边的人说,“我们终于又可以帮忙加班的实习生了。”

两个人笑的很开心,英姐瞪了他们一眼,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工作了一天,邢小美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收获,一天都在跑腿。失落的小美给自己锤了锤肩膀,伸了个懒腰。六点了,看到大家都在往外走,小美也开始收拾自己的包。

“等一下小美,你这是要回家么?”自己座位旁边的同事说。

“对呀,还有什么事吗?”小美

“英姐没跟你说过吗?新来的员工,特别是实习生要留下来打扫办公室。”

“什么?打扫办公室还得员工亲自做?”小美惊讶的看着同事,还有乱糟糟的办公室。

“过几天说不定还得加班呢,我刚转正,这些活我不用干了。但是你可要好好干啊,转正就看平时一点点的小事,不要偷懒了。”

“好吧,如果一定要我做的话......”邢小美无奈的成为了最后一个关灯的。

锁上策划部的们,她似乎看到一束光从一个房间里透出。顺着这束光,邢小美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顺着没关好的房门,她发现总裁刚刚又喝了一杯咖啡,揉了揉太阳穴继续工作。

原来她不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在万籁寂静的夜晚,本事应该和朋友同事消遣的时光,原来总裁也在工作。

刚要离开,却一不小心碰掉了秘书桌子上的一叠资料。

邢小美一遍在心里埋怨自己的不小心,一遍蹑手蹑脚的减掉了一地的资料。一份一份,伸手抓一份资料的时候,发现一只手也已经握住了这份资料的另一角。

抬头,她看到了陈宇凡疲惫的笑容。

“怎么还没走啊?”陈宇凡一句略带关心的问候,顺便拿过邢小美手里的自交,整理后放回他的秘书的桌子上。

“刚加完班,新来的要做很多嘛。”邢小美无奈的说,靠在门上。

“刚步入这个社会就要学会隐忍,承受比别人更多的工作,做好不起眼的小工作。每个人不是这么过来的呢,每个人为了让这个城市接受他们,做了多少隐忍和牺牲。”陈宇凡看着眼前这个刚步入社会的女孩儿,“就像我当初那样。”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年纪轻轻就是总裁了,我不知道你的身世和你过去,反正我现在是非常的佩服你,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总裁这个地位,真的很了不起啊。”邢小美向陈宇凡表达了自己对他的钦佩。

“有什么了不起呢?我只不过比他们坚持得更久一些,这个公司从开始到现在,我真的做了很大的牺牲和退让。”陈宇凡看着落地窗外的红灯绿酒和川流不息。

日复一日,邢小美每天的工作看上去都像是在为别人服务。在这个公司入职前,她对广告策划这一工作抱有很多幻想,可是现在却要忍受实习工不断地为别人跑腿、加班这种工作。每当邢小美抱怨这种工作的时候,她就回想起陈宇凡那天晚上努力工作的样子,和他对她说的那番话。那番话看上去是在说她,其实不也是在说陈宇凡自己吗?

夜已经深了,除了地铁回家还需要走一段路。在这条繁华的马路上走着,她想到了以前在山里当小学老师是。

她告诉孩子们,外面的城市是什么样,承诺过一定要带她们来体会一下城里的生活,将来一定要摆脱贫困。

可现在的她又怎么能够带孩子们来她奋斗的城市来看呢?住在巴掌大的合租屋里,工作的地方地铁要坐一个小时。

回到家躺倒床上,翻着手机看到了“家”的字眼。

接电话的是母亲,母亲每次都不敢主动给邢小美打电话,怕打扰到努力奋斗的女儿。

“喂,妈,最近过得好吗?”

“小美啊,妈过得好。前段时间寄给我的钱我还没有花完,这个月别给我寄了,你自己在外面买点东西,照顾好自己。”

小美忍住哽咽,和母亲唠了好多家常。

“小美你知道吗,你以前教书的学校被捐了很多钱,校长说可以换一所教学楼了。”

“是吗?”小美从床上坐起来,“税捐的啊,政府吗?”

“不是,听说是一个广告公司捐的,不知道怎么偏偏选中了咱们这儿。”

挂了电话,邢小美忽然想起来第一天上班那天,陈宇凡问自己以前教书的地方在哪儿,原来是他捐了钱。

她想到那天面试她的时候,只有陈宇凡关心自己为什么放弃自己梦想,只有那个青年,在保留着对这个世界的爱的时候,也让她实现了愿望。

爱你一辈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你一辈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十一章百年乌石就在江则天服下那丹药的时候。他的神色一滞。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的一般。江则边上的江怀远夫妇和江思颖看见自己父亲的神色,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望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父亲,你怎么样了?”“神奇,真神奇……”江则天喃喃自语的说。江怀远夫妇看着江则天如此,都有些奇怪。不知道父亲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说胡话了。“爸……您怎么了……别吓我……”江怀远握着江则天的手,关切的说。江则天闻言。看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1章我要转校穆季云一路飞车回到风行国际,脸上的怒气还在延续着,让那些看到他的员工都绕道而行,不想自己变成他的下一个炮灰。“让乔特助马上进来找我。”还未走进总裁室就已经快速的下达了命令,黑沉着一张俊脸用力的甩上了门,那气场把外面的秘书团给吓了一个鸟兽散,她们家总裁今天吃火药了不成。穆季云稍微的松了一下领带,让火气释放一下,他知道如果刚才不是因为场合不对的话,他一定会让那恶婆娘死得很惨,竟然说他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老公太急要复婚薛家的如意算盘荣骁宇像是看出了米白的疑惑,他走到米白跟前,“今天送来的十几个患者,是我们公司开发项目的。”“哦。”米白微微点头,指着身后几间急诊室道,“他们中部分已经脱离危险,只有个别的还在ICU,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荣骁宇点了点头,看了米白一眼,“如果有媒体。。。”“我懂。这里是医院,我们也有自己的制度,不会放他们进来的。”米白知道荣骁宇的意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不可能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0166》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0166》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166第十一章别庄相邀“不会的,父亲这么疼我,肯定不会答应的!”柳云华当然听说过昌定侯的三嫡子从小便体弱多病,这么多年来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更有人说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三少爷活不过二十岁,昌定侯想尽了一切办法可是他的病情毫无起色,这一次就居然想两家联姻来给这个三少爷冲喜。“谁都知道你父亲重情重义,昌定侯曾经对你父亲有恩,所以这门亲事,你父亲是不会拒绝的。”柳云华的脸色十分慌张,不,她才不要嫁给一个药罐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盛夏星晴始慕秦》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盛夏星晴始慕秦》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盛夏星晴始慕秦第11章担忧小星伸手轻轻推开了那小屋的门。赶快跑了进去。心里暗想:幸亏没有上锁!要不然今天自己非得被雨淋死不可了。转身关上木门后,小星在已经灰暗的光线下四下扫了一眼这小木屋。发现这是一间很小的木头造的房子。屋子里的关设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小床,一张简单的桌子和一把椅子。看到小床上竟然有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毯子的时候,小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刚才的雨水又湿又凉,现在的她就是个落汤鸡。而且还是个浑身是泥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闯进爱的门》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闯进爱的门》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闯进爱的门第11章居然对她做这种事俞家那边已经没有希望,像苏玉珠那样的人,夏云初也不想再去劝告。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再多也是无力功。夏云初垂头丧气地回到厉家,正好碰到了陈医师。“少奶奶,事情解决了吗?”陈医师是个戴眼镜的斯文男人,说话特别温和有礼。夏云初垂下眼眸,也没什么心思闲聊,“一位很敬重的长辈住院了。”“很严重?”“高血压,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不过夏云初看见陈医师,自然而然想起来厉天昊,说不定他可以帮忙,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简单爱你》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简单爱你》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简单爱你第十一章一个阴谋凉小意出院前一天晚上。“金宫”里606包厢,这间包厢是苏凉默和几个“狐朋狗党”有空时,常常相聚的地方。今天苏凉默心里十分烦闷,赛维卫恩那个男人的话,让他有一种危机感。苏凉默的脑海里一直翻腾着那个男人在凉小意的病房里说的那句“离婚”的话,苏凉默和凉小意结婚,本来就是一个例外。也可以说,那一天苏凉默强压着凉小意在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这件事本来就是苏凉默理智全无的时候做出的决定。在他第一时间得知温晴暖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美丽爱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美丽爱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美丽爱妻第十一章不愉快若大的总统套房很安静!气氛很暧,昧!让两人的心,都莫名的有些急,促……不过,这种粉红气氛在沐少尘帮徐落擦,拭完药酒后,就消失不见了。“谢谢!”除了感谢,似乎没有什么可说!徐落在沐少尘为她擦,拭完了药酒后,神色如常,淡淡一笑,道了一声谢谢。沐少尘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平静的把药酒放回了柜子。“那个……”我走了!“一起吃饭!”沐少尘看了看时间,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当下决定和徐落一起吃饭。徐落僵住!“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婚久生爱》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婚久生爱》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婚久生爱第11章我和他根本就是一样的人袁毅远远的看到我回来了,捏着烟的手,倏地顿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刚才还平展的眉眼,在发现我时,一瞬间拧成一团。不敢看我似的,急垂下头,急躁地捏着烟头,猛吸了几口。吐出一团浑浊的烟雾,将他原本清晰的脸庞,变得模糊。我突然想起了多年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那时,每次我跟宿舍的姐妹们出去通宵唱歌,夜不归宿,宿舍姐妹们收了我手机,故意让袁毅担心我的下落。袁毅找不到我,就会担心的在我宿舍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你一生》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你一生》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你一生第十一章极品男人“小竹子。”低沉,好听的男声,似魔音般穿透空气而来。恍若平静的湖面惊起一圈圈的漪渏,又若黑夜中亮起一道星光,给一切带来了新的希望。木清竹全身一怔,抬起了头,能叫出她这个小名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难道他来了?一个西装革履,高大养眼的帅气男人正朝着她走来,脸上洋溢着得体迷人的微笑,温柔的眸子似要滴出水来,他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全身透着高贵莫测的气息,决不同于一般有权势的男人,那种幽远宁静的高贵与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