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凰权之天命帝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15: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凰权之天命帝妃

003 兰香效忠

如今还是二月,正是过了年最冷的时候,亏得阮烟罗神经坚韧,才在这种情况下也控制住没有发抖。说明huijindi.com

要是教训人的时候还发着抖,就太难看了。

“是……”小丫头连忙把身上的斗篷解下来递给阮烟罗,低着头,非常慌张。

阮烟罗扫了她一眼,还知道害怕和愧疚,是件好事。

这是郡主的贴身丫头,兰香,这么大冷的天,郡主会跑到这种城郊的寒塘来,这丫头功不可没。

“你最近遇着什么难处?”一边裹紧斗篷,一边漫不经心问道。

刚才所有人都往水里扔石头的时候,她冲到前面想求杜惜文,只是被其他人挡住了,还控制着她不让她去湖里救人,后面别人又砸石头的时候,她也拼命的去拉,那个婢女之所以会被石头砸到脚,就是因为她一直拉着那人的手。

能做出这种事,还算有几分良心。来自huijindi.com

阮烟罗是恩怨分明的人,如果杜惜文是存心想杀她,她绝不会只把她扔下水就罢休。对这个丫头也一样,她虽然出卖了她,但一直很愧疚,只冲着这一点,阮烟罗不会太难为她,还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兰香犹豫着,不断打量阮烟罗。

郡主真的不疯了?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

可是现在郡主就站在她面前,虽然神情淡淡的,但是有种光华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没有刻意张扬,却直觉的让人觉得强大,好像只要在她身边,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阮烟罗任她打量,没有分毫恼怒的意思,懒懒开口说道:“有了难处,要先求自己的主子,你没和自己的主子说过,怎么就知道主子解决不了你的事?”

兰香只是个小丫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的事,更不用说像阮烟罗这样轻言细语的说话。

她眼眶一热,扑通一声跪下,拉着阮烟罗裙角说道:“求郡主救救奴婢的妹妹们。凰权之天命帝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肯求她,说明这丫头还把她当主子看,可以留下。她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如非必要,她不想换自己的贴身丫头。

伸手扶起兰香,淡淡说道:“放心,我既然说了,就会给你想办法,现在先去雇辆马车,不然你家郡主要就冻死了。”

说着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兰香一看,赶紧收了泪,匆匆忙忙跑去找马车了。

兰香找来的马车算不得豪华,但很舒适,车厢里铺着软垫子,正中间放着一个小火盆。

阮烟罗烤了一会儿,感觉好了很多,便开口问兰香的事情。

原来她家中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今年也有十三岁了,自幼跟街坊学了些拳脚,一起搭伙在街头买艺,生活倒也过得去。说明huijindi.com

可是前不久两姐妹卖艺的时候,不知怎么被杜惜文家两个恶奴见了,非要弄回家做妾,她没办法,求到杜惜文头上,杜惜文才说,只要她今日把阮烟罗带到这寒塘,就放过她两个妹妹一次。

阮烟罗听完就笑了,伸手在兰香头上敲了一下:“蠢丫头,放过一次,若是第二次再抓起来呢?”

“啊?”兰香愣住了,难道不是就此相安无事吗?怎么还会有第二次?

阮烟罗摇了摇头,兰香大概自幼就在深宅大府里伺候了,对外面的世情不了解,连这么简单的语言陷阱都没听出来。

兰香做了这一次,那两个恶奴看在杜惜文的份上不得不放人,但既然已经惦记上了,以后肯定还要找借口再把人弄到手的。

“罢了,我既然答应你伸手管这件事,就管到底好了。”阮烟罗想了一想,说道:“今天回去就把你两个妹妹带到府里来吧,交两张卖身单子,跟在我身边做丫头。”

阮烟罗就算名声再不佳,也有堂堂郡主的爵位傍身,无论谁想打主意,都不敢打到她的贴身丫头身上。

如此一来,确实是一劳永逸。原文huijindi.com

若是以往,兰香必然不肯答应,阮烟罗是京城中有名的阮疯子,行事疯癫,喜怒无常。做她的丫头,被打被骂是常事,遇到别的公子贵女,也只有挨欺负的份。

兰香自己身上就常常青一块紫一块的,她怎么会让自己的妹妹们也进入这样的火坑?

可是现在阮烟罗似乎不一样了,明明外表声音都是熟悉的郡主,可是内里的气质,神态,却好像换了一个人。

一个人疯与不疯,差别真的这么大?

兰香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的阮烟罗从骨子里透出强大,而且她说出的办法,真的能救她的妹妹们。

她不停的打量着阮烟罗,眼睛里满是挣扎。

究竟要不要把妹妹交到阮烟罗的手里?万一她现在的状态只是昙花一现,以后又疯了怎么办?

阮烟罗烤着火,好像根本没看到兰香的为难。

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有风险,人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在风险与得益之间取舍,冒得起风险,就做,冒不起风险,就不做。网站huijindi.com

而且这次她帮了兰香,兰香和她的妹妹们以后就必须绝对忠于她,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想必兰香自己也明白。阮烟罗不是善人,更不会白做善事,她不能帮了兰香之后,还要随时担心兰香会再次像今天一样出卖她。

若是如此,她宁可现在就把兰香开发出去,重新找个贴身丫头。

所以这个决定,必须由兰香自己来做,她一丝半点也不会参与。

她好整以暇的烤着火,面容上浮现一丝慵懒,映着火光,越发显得姿容明丽,娇媚无双。

半晌,兰香一咬牙,眼神变的极为坚定。她在车中给阮烟罗跪下,重重叩了一个头:“奴婢替妹妹们谢恩,从今以后,奴婢和妹妹们生是郡主的人,死是郡主的鬼,一生一世,绝不背叛。”

兰香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知道她做了一个多么正确的选择,正是这个选择,让她的两个妹妹从此后顾无忧,她们跟在这个女子身后,追随着,见证着,看她如何一步一步,走上世间最高的巅峰,也在她的照顾指引之下,找到幸福,一世无忧。

004 烟罗护短

车子往京城驶去,阮烟罗衣服是湿的,嫌冷,一直闭着窗帘,偎在火盆旁边。

兰香要把自己的衣服和她对换,阮烟罗挥挥手免了。

她一没有这么娇气,二也没有苛待自己人的习惯。

兰香已经决定效忠于她,阮烟罗自然把她纳入保护之内,她对于自己人,向来都是很好的。

车子走了约摸半个时辰,进入了京城,车窗外传来阵阵喧闹。

阮烟罗感兴趣的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天曜都城盛京,繁华程度在这个世界里首屈一指,处处商铺林立,极为热闹。

因为物质富足,京中商贾也都愿意做些好事,这样大冷的天,路上立着不少粥棚,供衣食无着的人免费领用。

这些地方挤满了人,便显的一处特别冷落。

阮烟罗看过去,那里坐着一个少年,衣衫单薄,在风里冻的瑟瑟发抖,身后立着一个招牌,写着四个大字:免费看诊。

这摊子估计摆了有段时间了,那少年脸色都有些发青,但摊位前却几乎没有什么人。

阮烟罗笑道:“心肠不错,可惜用错了方法,这样大冷的天,吃饱穿暖都来不及,谁还有心思去看病?”

她说的大有同情之意,就在兰香以为阮烟罗要停车去帮那少年一下时,阮烟罗放下了车帘,继续偎在火盆旁,懒洋洋的烤着火。

犹豫半天,兰香小声问道:“郡主,我们不要去和他说一声吗?”

“为什么?”阮烟罗不解的反问:“他冻他的,关我什么事?”

兰香给噎的说不出话来,看着阮烟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表情,却突然间明白了。

面前这位不是个心软的人,她只关心划入自己范围之内的人,其余人的死活,与她半分关系都没有。

她看得出症结所在,也可以帮忙,可她不会出手,甚至连围观看热闹都懒得做。

兰香的心情很复杂,她实在不知道,有这么一位主子,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兰香的愁肠百转里,车子到了一间小小的宅院前。

终于到家了。

阮烟罗心情阴冷的心情终于明媚了一下,到家,就意味着她可以换掉这一身湿衣服,再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

郡主的父亲阮希贤是户部侍中,这是个中等官员,就是那种没有实权,却要拼命做事的职位。

这个职位不高不低,却着实配不上阮烟罗郡主的身份,也不知皇帝怎么想的,这么别扭的事情,竟当看不见,一直听之任之。而阮希贤十几年来,几乎没有升过职。

阮府的人员构成也很简单,除了几个丫头小厮外,就只有一个女管家红叶,她是郡主娘亲红颜将军原来的亲兵,后来红颜将军去世,她却一直留了下来,照顾阮氏父女。

“从后门进去,别让红叶姨看到。”阮烟罗眨了眨眼,悄声说道。

红叶从小很疼郡主,但因为郡主疯疯癫癫,她恨铁不成钢,也管的很严,这次郡主出去,就是偷偷溜出去的,如果被红叶抓住,一定又是一顿好念。

阮烟罗全盘继承了郡主的记忆,自然知道遇到红叶会有什么后果,她现在初到此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一贯的表情冷静且慵懒,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既强大,又妖媚,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眨着眼睛,说不出的俏皮可爱,让人难以相信这两种完全不同的魅力会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进去,却被早就等在那里的红叶抓个正着。

“郡主去哪里了?”红叶不算漂亮,但五官很有英气,让人看了很舒服。

阮烟罗立在那里,没说话。

兰香偷眼看着她,不由在心里想道:还是红叶管家厉害啊,郡主都已经变了那么多了,还是怕红叶管家。

但她又哪里知道,这其实是阮烟罗的敬意。

因为读取了郡主的记忆,阮烟罗知道,红叶是除了她爹之外,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只凭这一点,她就不愿意与她有任何冲突。

红叶看她不说话,又知道郡主疯疯癫癫不能以常理度之,一腔怒火全都撒到兰香身上,怒声喝道:“你这个贴身丫头是怎么当的?我让你看着郡主,你就看的她一身是水?这么大冷的天,冻病了怎么办?今天的饭没你的了,自己去柴房关禁闭!”

自从当了郡主的贴身丫头,这种事情兰香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了,凡是郡主做错了事,到最后都会迁怒到她身上来。

她早就习以为常,低声应道:“是。”

刚要走,忽然一只手拦在了她的面前,她顺着望过去,只看到阮烟罗的背影。

这背景纤细,瘦弱,然而却像不可逾越的山峰,坚实的挡在她的身前。

“红叶姨,兰香是我的人,就是罚,也只有我能罚。”阮烟罗声音淡淡的,却分毫不让的维护着兰香。

她平静的看着红叶,语调也没有起伏,红叶却好像被雷击一样,猛的愣住了。

这是郡主会说出的话?郡主每次遇到她要罚她,往下人身上推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站出来维护?

她狐疑的打量着阮烟罗,只看到一双平静坚定的眼睛,她静静的望着红叶,没有任何动作,却清晰的传达出绝不妥协的信息。

她的人,只有她能动,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红叶眼前一阵恍惚,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她好像回到了许多年前,红颜将军抓住跋扈少爷的鞭子,寸步不让的说道:“红叶是我的人,想伤她,先过我这一关。”

那种强悍,那种坚定,那种对自己人的维护,如出一辄。

“将军……”她情不自禁叫出口。

“什么?”阮烟罗没有听清。

眼前景色一晃,红颜将军的面容又变回阮烟罗。

红叶神色复杂的看着阮烟罗,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阮烟罗竟已和将军长的那么像,如果再披上将军的红色战袍,一定就连姑爷见了,也要以为是将军复生。

005 哭有百法

“红叶姨,我希望以后兰香所有的奖惩,都由我来决定。”阮烟罗声音平静,但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是她的原则,她的人,无论要奖要罚,都只有她能做主。

红叶眼中的神色更为复杂,却什么都没说,只说道:“快去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小心着凉。”

这就是同意了,阮烟罗一笑,上前一步蹭到红叶身上,用力抱了她一下,带些撒娇语气说道:“红叶姨最好!”

直到阮烟罗走出好远,红叶仍站在原地。

她的脑子里轰鸣作响,能想到的却只有一件事情:郡主不疯了。

从老神仙下了那个断言开始,她和姑爷就一直在盼着这一天,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了。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红叶忽然双手合什,喃喃说道:“将军,你要保佑小姐!”

阮烟罗不知道老神仙是谁,更不知道他下了什么断言,自然也不会去操心。她舒舒服服的泡在热水里,简直不想起来。

古代也有古代的好处啊,就说这洗澡水,全是地下山泉,清冽细腻,就算底子再差,被这水天天洗着,也会洗出一身好肌肤来,更何况这副身体底子本来就很好。

说到身体,阮烟罗不禁感叹造物的奇妙,这具身体不仅和她前世同名同姓,竟连外貌也差不多。

如果把阮烟罗前世十五岁的照片PS上古装,估计和她现在的样子根本一模一样,就是红叶也分不出来。

这种巧合,几乎已经不能叫做巧合了,就好像冥冥中有一只手拉着,她本来就该来这里一游。

泡够了,兰香过来服侍阮烟罗穿衣,古代的衣服很复杂,穿法繁琐,没有兰香的帮助,她还真穿不好。

她前世执行任务的时候穿过日本的十二单衣,日本人天天叫嚣着他们的文化传承有多好,其实不过是跟中国学了个皮毛罢了,和真正的古代根本不能比。

调整好最后一根带子,兰香忽然扑通一声跪下。

古代虽然礼节多,但也不是见面就跪来跪去的,除了正式场合之外,大多数下人见到主子只是福身,要是老跪来跪去的,哪还有工夫做事。

可是这已经是兰香一天之中,第三次下跪。

“多谢郡主刚才维护奴婢,奴婢以后绝不会再做任何背叛郡主的事。”

如果说今天在车里的时候兰香只是为了给妹妹们找条出路才决定跟着阮烟罗,这一次就是真正从心底认同了这位主子。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她们这些下人的命就像蝼蚁一样,根本不会有人在乎,可是阮烟罗却连一丝委屈都不肯让她受。

这样的主子,让她上哪里去找。

阮烟罗扶起兰香,轻描淡写说道:“你是我的人,我自然会护着你。以后别跪来跪去了,我不喜欢。”

“是。”兰香连忙起来,继续帮阮烟罗戴上身上的饰品。

刚刚收拾停当,一个小丫头进来禀报道:“郡主,太后娘娘传你入宫。”

太后?阮烟罗眼珠转了一圈,唇角挂起冷笑。

被她推下水就找太后就告状?说她智商是负分都是抬举她。

到了二道宫门外,按规矩,兰香只能跟到这里,再里面她就进不去了。

“郡主,你要小心。”兰香担忧的说道。

太后和这皇城中的所有人一样,都不喜欢阮烟罗,每次阮烟罗进宫多多少少都会吃些暗亏,这次太后叫她进去,不定要怎么整治她。

“你看我像是被人欺负的?”阮烟罗忽然绽颜一笑,如春光般明媚,周围守卫的人全都看傻了。

这是阮烟罗?那个疯子郡主?

她怎么会这么好看?

等他们回过神来,阮烟罗早已去远了。

慈安宫,太后铁青着一张脸,杜惜文坐在一边哭哭啼啼,周围还坐着好些宫妃贵女。

阮烟罗一瞄,心里立刻升起佩服之意,这位杜小姐连衣服都没换,还是湿淋淋的一身,这演戏可够敬业的。

“烟罗参见太后。”阮烟罗规规矩矩的跪下行礼。”

太后眯着眼睛,目光针一样钉在阮烟罗脸上。

杜惜文刚才来找她告状,说阮烟罗把她推下水,若是平时她根本懒得管,毕竟一个疯子做出的事情,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又哪是想管就管得了的。

可是杜惜文却口口声声的说,阮烟罗不疯了。

她半信半疑,所以叫了阮烟罗入宫,要亲眼看看。

此时跪在阶下的阮烟罗神态平静,眼中以往的混浊疯狂踪影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派雍容尊贵,比受过最好教育的贵族小姐还要像贵族。就算是公主在这里,也未必能把她比下去。

太后眼中泛起惊疑:难道阮烟罗真的好了?一个从出生就疯,疯了十几年的人,真的能一夕之间就彻底痊愈?

太后还来不及细思量,杜惜文已经哭着叫道:“太后,就是她把臣女推下水,要谋害臣女,太后给臣女做主!”

她本来只是低声啜泣,此时看到阮烟罗来了,立刻转为号啕大哭,好像这样一哭,太后就立刻会信了她的话似的。

阮烟罗皱眉,一个女人能哭成这么难看的样子,也是件需要天份的事情。五皇子到底是什么眼光,居然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还没见过面,阮烟罗已经对五皇子印象差到不能再差了。

太后板起脸色,沉声问道:“阮烟罗,你有什么话说?”

阮烟罗跪正了,忽然一个大礼行到底,朗声说道:“太后明鉴!”

说了这一声之后,阮烟罗伏在地上,居然不再起身。

这一来,殿中的人都愣住了,连杜惜文都忘了哭,盯着她。

这是搞什么鬼?

太后等了一会儿,阮烟罗还不起来,她终于沉不住气了,说道:“你抬起头说话!”

“是!”底下闷闷的传来一声,阮烟罗缓缓抬头。

这一抬头,周围人才看见,阮烟罗满眼是泪,但却只是含在眼眶里,一滴也不掉下来,她什么都不说,只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太后,沉默的,隐忍的。

然而这一个眼神,却比说任何话都管用。

凰权之天命帝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凰权之天命帝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中英对照丨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今日选句《论语》: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原文释义注释:子曰,子,古代男子的通称,对老师也称子,《论语》中“子曰”的“子”,都是指孔子;艺,孔子时,礼、乐、射、御、书、数称为六艺。译文:孔子说:“立志于做人的大道,据守于德的要求,遵循于仁的精神,游习于六艺之中。”英文翻译《ConfucianAnalects》:TheMastersaid,“Setyourheartonthetruth,holdtovirtue,leanuponhuman-heartedness,andseekr

  • 为什么说弓箭是古代冷兵器之王?

    弓箭是古老的运动,或者说是工具更为合适。从远古时期是人类狩猎活动,之后又成为了战争的利器,攻城野战,弓箭都是必备的武器。在冷兵器时代,弓箭可以说是冷兵器之王,直到近代被火药逐步取代。而从火药的发明到弓箭完全被淘汰,又经历了几百年的时间。攻城战争那么,为什么说弓箭是冷兵器之王呢?弓箭的攻击范围最大就武器而言,攻击范围是非常大的要素,一寸长一寸强,这也是为什么步兵时代的刀剑逐步被骑兵时代的长矛、槊取代。而如果说武器是人手的延伸,那么弓箭无疑是延伸最长的。无论是刀剑还是长矛,其攻击范围都是有限的,但是

  • 父亲的格局,母亲的情绪,就是家庭的风水

    世间最大的风水是人心,不是风水养人,而是人养风水。父亲的格局,母亲的情绪,就是家庭的风水如果说父亲是山,母亲就是海,山给人依靠,海抚慰人心。如果说父亲是灯,母亲就是火,灯照亮方向,火带来温暖。家庭,由父亲母亲共同打造。父亲的格局,母亲的情绪,决定家庭的风水。1.父亲的格局决定家庭的方向一个家庭的福气运道,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是家庭成员共同努力得来的。家庭要想和谐兴旺,首先要走对方向,父亲的格局就决定着家庭的发展方向。曾国藩曾说:“谋大事者首重格局”,心中格局的大小,决定了眼光是否长远,眼光是否长远

  • 爱情难免磕磕碰碰,不要一言不合就放弃

    像《失恋33天》中一对金婚老人所说,现在的年轻人,东西坏了总想丢掉换新的,而过往的人遇到东西坏了,首先想到的都是修好它。爱情也是如此,爱情最迷人的样子大概就是它可以在日复一日的平凡中逐渐沉淀,即便遇见风浪有所破损,我们也可以在时间的狭缝中缝补好,最终在岁月尽头处收藏那一份故事的过往。我们习惯了快餐式的爱情,激情已过温存就消逝,但爱情不只是浓烈,更应该是长情。相比爱情中短暂的你侬我侬,细水长流的温情其实更为重要。爱情的烟花固然美丽,但闪亮天空往往时间短暂,尔后的时光我们需要不断回味当时的惊喜和感动

  • 汉光工贸室内设计_配件设计_宁波德诺设计案例分享:

    宁波汉光工贸有限公司一家以外销为主的工贸一体公司,主要经营户外/室内音响、LED灯具、光源、配件等,产品畅销欧洲、美国、东南亚等十数个国家和地区。我们对品牌进行分析定位,重点将音响与享受音乐的氛围结合在一起,让产品的展示变得合情合理,使品味得到提升,整本画册洋溢着浪漫唯美的气息。客户–宁波汉光工贸有限公司类型–高端音响设备内容–画册设计/产品拍摄产品摄影画册设计网址:http://www.deno-design.com/

  • 你选美国小麦还是欧洲小麦

    欧盟每年生产近一亿三千万吨小麦,而美国每年生产大约五千两百万吨小麦。除非你是一个专业的面包师,否则你可能会认为所有的小麦都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这两个地区生产的小麦的品种大不相同。大约60%的美国小麦是硬红小麦品种,只有23%是软小麦。在欧洲,小麦的主要品种是软小麦。那么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呢?部分区别在于麸质,一种在小麦和其他谷物中发现的蛋白质混合物。硬小麦比软小麦含有更多的麸质,而且其含有的麸质比软小麦中的更强劲。这种坚韧的麸质适合用来烘烤蓬松可口的面包,美国人最喜欢这种柔软的面包。软小麦则

  • ​立新电气_进出口电器设计(精选)

    国内进口电器设计案例分享_宁波德诺设计:宁波立新电气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高品质交流电容器、电抗器、以及无功功率补偿控制器的专业厂家。企业先后引进了西欧及台湾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先进技术和设备,主要产品通过了CCC、CQC、ISO9001、UL、和CE等认证,产品的技术工艺装备及研发能力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客户–宁波立新股份有限公司类型–新能源企业内容–LOGO/品牌设计

  • 王正良硬笔行书讲座:第一节 点画

    本视频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微信公众号:写一手好字(xyshz360)

  • 春节文案只服杜蕾斯!

    盼望着,春节来了……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在家里陪爸爸妈妈的时间多一点有妈在你就是孩子……今天初七,不想上班可别人家的文案都已经工作好几天了春节在微信里微博里各大朋友圈等你广告人全年无休!杜蕾斯、冈本、江小白、肛泰等微博春节借势文案给你拜年了!杜蕾斯春节借势文案#情人节#话,都在花里。文案:没有我,一切都是准备工作。情人节杜蕾斯不污了,但很内涵。前戏不管你多足,反正最后你还得靠我!杜蕾斯春节文案祝你今年不止大一点。据说转了此微博的人,今年都将大大大大大大大一点!文案:犬(大一点)相信这是所

  • 博宏恒基金融服务形象品牌设计案例_宁波德诺广告分享:

    宁波宏阳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依托总部博宏恒基集团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产业基础,以上市公司战略投资为终极目标,秉承规模化投资,产业化运作的发展模式的大型专业投资公司,为客户提供全国专业领先综合性金融服务。客户–博宏恒基集团类型–金融服务内容–LOGO/品牌设计宁波德诺广告设计有限公司地址:宁波市江北区钻石广场1803室联系方式:0574–81857261网址:http://www.deno-desig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