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暗香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4: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暗香

第三章 他

  就在我想着阿蝶边流泪边做饭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比我大两岁小孩朝我走了过来。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瘦骨伶仃,却长得眉清目秀。

  特别是那双长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闪动着聪慧的光芒。他拖着一双大脚的鞋,一件破旧的绿军服垂到膝前,问我是不是他刘二虎刚买回来的媳妇儿?

  “呸。”我脸上还挂着泪珠,但是一听他这话,就恶狠狠地瞪向他,“我才不是他媳妇儿,我叫沈怡,是阿蝶的女儿。”

  那是我跟刘亚琛的第一次见面,他是刘二虎的侄子,亲爸妈死的早,死了之后他就归刘二虎养了,刘二虎对他不好,经常打他。

  很多年后他时常跟我回忆起那一幕,他说我跟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像是一头倔强的狼崽,执拗地不行,尤其是我那个眼神,泛着泪花,亮晶晶的,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刘亚琛看着我做饭,就过来帮我烧火,而这个时候刘二虎却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见刘亚琛就一脚朝他踹了过去,直接就把刘亚琛给踹倒了。原文huijindi.com

  “你这个狗崽子,钱呢?没钱你也想来蹭饭吃?”

  刘亚琛委屈地看着刘二虎,吸吸有些冻裂的鼻子,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往自己的袜子里可怜兮兮地掏出了一把角票递给刘二虎,哆嗦着说只有这点了。

  刘二虎扫了一眼知道没有多少钱,气就不打一处来,拿过擀面杖就朝刘亚琛的脑袋砸了去,刘亚琛想要跑,可是刘二虎一伸手就把刘亚琛的领子给揪住了,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擀面杖朝着他的脑袋,身子上砸去。

  我看得难过,忘记自己的处境,急忙去拦着,让刘二虎住手,可是刘二虎丝毫不留情,骂着我畜生,然后连我一起打。

  后来刘二虎打累了,才把擀面杖扔到了一边去,让我继续做饭,要是半个小时之后他还吃不上饭,就让我跟刘亚琛在雪地里跪一夜。

  我哭泣着捡起了擀面杖赶忙做着饭,而刘亚琛一声不吭地坐到了灶台边帮我烧着火,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刘亚琛心底已经在酝酿一个计划。

  在做饭的时候,我偷偷跑到了屋子边,当我听见屋子里传出了呼噜声,就断定他睡着了,于是急忙走到灶边,朝锅里的粉条炖肉里吐着口水。

  刘亚琛注意到了我的举动,问我做啥呢?

  “吐口水,谁叫他欺负我们呢,我要给他加点料。阅读huijindi.com

  我的小把戏让刘亚琛忍不住笑出了声,骂我小孩子气,我听了之后揉揉自己被打地有些痛的屁股,骂着刘二虎屌操的,这是我跟一个隔壁的红姨学来的,她一遇见折腾她的客人,就会骂着屌操的,骂的可带劲了。

  刘亚琛一听就皱起了眉头,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在我有些心虚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着,“对,骂的好,他丫的就是屌操的。”

  听刘亚琛也跟着我骂,我不由地看着刘亚琛开始傻笑。而他看着我笑,也跟着我傻笑,两个人完全忘记了刚刚才挨了打的事。

  那一顿饭刘二虎吃得特别香,而我跟刘亚琛却一直没有动那锅粉条炖肉,吃着其他的菜,虽然没吃上肉,不过却在心里憋着笑,偶尔还抬头跟对方对视一眼,然后悄悄捂住嘴笑。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刘二虎吃高兴就要开始喝酒,看着他喝得脸渐渐变红的时候,我突然有些恐惧,不由地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随着天慢慢黑透的时候,那种恐惧就越发加深了。

  尤其是听到他说,那酒是好东西,喝了壮阳的时候,我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因为而夹紧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在他喝地有些醉的时候,他突然呵斥着让刘亚琛回去睡觉。

  刘亚琛一听就朝我招招手,让我跟他一起走,我急忙起身想要离开这,可刘二虎却一把拉住了我,冲刘亚琛怒喊着,“你个小兔崽子,她是我买来的媳妇儿,凭啥跟你走啊,翅膀硬了吧你。”

  说着他就把刘亚琛给一脚踹了出去,把门给紧紧关上了。

  把刘亚琛给赶走之后,他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直到把自己的脸喝得通红的时候,他才骂骂咧咧地嚷着说,自己今天就不信邪了,自己就真的废了。

  说着他就要朝我扑了过来,我很害怕,一个劲往后躲着,那天晚上的事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他撕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下玩命地捣鼓着,可是没有一会他就泄气了,又开始对我亲亲摸摸的,我挣扎不过他,只能让他玩命地弄我。

  而今天他上来就咬住了我的嘴,我看过电视,知道这叫接吻,也比那天淡定多了,我一下就咬住他的嘴唇,我的牙齿很尖利,咬住了就不松口,一个劲地往下咬着。

  他的瞳孔因为疼痛而缩着,伸出一只手来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窒息,很快就松开了自己的牙齿,不敢再去咬他。推荐huijindi.com

  但他并没有打算松开我,死死地掐住了我,直到我的脸变成了酱红色,我翻着白眼,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了一样。

  刘二虎看着我这个模样很得意,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冲我嚷着,“小兔崽子,我看你还敢跟我较劲不,你倒是闹啊。”

  求生的本能迫使我摇着头,从牙齿缝里崩出求饶的话,告诉他我再也不敢了,他这才松开了我。

  他刚刚一松开我,我就感觉自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吸着新鲜空气,我还不想死。

  那天晚上刘二虎又狠狠地折腾我了一番,但是他底下的那玩意怎么也硬不起来,当即他就急了,看着我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模样只能干着急,然后骂着我废物,赔钱货。

  “妈的,只能看不能动的废物玩意,老子明天就把你给卖到窑子里去。”

  一听这话,我就彻底慌了,我不想去窑子,我不想成为阿蝶一样的人,一想到阿蝶,我整个心都揉在了一起。暗香小说txt全文阅读

  难过地无以复加。

  “你别把我卖到那地方去,我可以做饭,我可以给你收拾屋子的,我不要去那种地方。”

  我跪在床上求着他,我很恐惧,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厉害。

  可是他听到我这话,就更加恼怒了,上前来咬住了我刚刚开始发育的身子,一下一下,像是要把我给咬死一样,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疼痛着,比起前一天晚上更加难受。

第四章 逃跑

  后来他折腾累了,倒头就睡,还威胁我,我要是再嚷嚷,他就把我卖到山里去,给一个村的人当媳妇儿。

  我不知道两者的区别,但因为他恶狠狠的语气,开始变得更加恐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去做饭了,这次我没有再往里面加料,我表现地尽量乖巧,我不想再被卖了,我知道如果我再被卖一次,我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刘亚琛这个时候搓着手哈着气走了过来,这里的冬天格外冷,即使穿着棉衣,我还是觉得自己的骨头刺痛地不行。

  刘亚琛走大灶前的时候磨皮擦痒的,他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想要跟我说点什么,但始终没说出口。

  看着我面无表情,他挨近了我,脸上挂着同情与难过,怯怯地问我昨晚怎么样,他叔没有折腾我吧。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哇地一声哭出了声来,“你二叔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

  刘亚琛一听就愣住了,“他真的会做这事?”

  我用力地点点头,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着,吧嗒吧嗒地落在了锅里。

  刘亚琛的脸上带着一丝十分复杂的神色,咬着牙,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咬着牙跟我说着,“要不我带你走吧,离开这。”

  我永远记得那天,天空下着白皑皑的雪,整个刘家村都陷在一股死一样的沉寂中,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跟我说要带我走。

  当时他的鼻子下还挂着两串晶莹的鼻涕,很邋遢,刺着我的眼睛。

  “你说真的吗?”我有些不相信地试探着,但不等刘亚琛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伸出了自己的手,理起了袖子,露出了上面昨晚刘二虎咬出的牙印给他看。

  “求求你带我走吧。”

  刘亚琛看到我手上露出的牙印,咬紧了自己的牙齿骂了一句畜生,然后往门里看了一眼,听出刘二虎还在睡觉之后,无比郑重地冲我点着头。

  “走,我带你走。”

  那年我跟刘亚琛都还是两个小孩子,他不帅,不像之后那样可以叱咤风云,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一个身披佛光的救世主,突然就照亮了我的心。

  我想,也许我就是从那个时候爱上他的吧,那个双颊被冻得通红,眼神澄澈地如一汪清水的少年,即使那时候他的鼻子上还挂着鼻涕。

  说走就走,刘亚琛当即就带着我跑了出去,可是当我们俩刚刚一打开大门,刘二话就听到了动静,急忙跑了出来,看到我们俩手牵着手朝门外跑着,当即就开着自己的那辆有些破烂的二手面包车在身后追着我们。

  刘家村很偏僻,是在一个山里,这里人口稀少,没有几户人家,而且山路居多,刘亚琛很熟悉地形,看着刘二虎开着面包车跟在身后,立马就带着我上了山,朝山里跑。

  其实在这之前刘亚琛想过很多次离开这里,但他一直没胆子,他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换个地方自己能不能活,可在昨晚听见我撕心裂肺的叫声的时候,他下定了决心,是时候该离开了。

  所以一大早他就来找到了我,跟我说着,让我跟他走,他相信我会跟他走的。

  人都是怕寂寞的,如果有个人陪着他一起跑,他就不怕了。

  当时我不知道刘亚琛的心思,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跟着他在山里乱窜着,想要跟他逃离那个像恶魔一样的人,刘二虎看我们一上山就停下了车继续追赶着我们,可他常年在外面瞎混,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了,刘亚琛多绕几下,我们就把他给甩在了身后。

  我跟刘亚琛也累得不行了,跑到了一个山洞里躲了起来,一进山洞我的腿就软地不行了,一头就瘫坐在了地上。

  刘亚琛看着我这个样子,跑到山洞里面找了不少的干草垛,细细地铺在地上,让我躺在上面,说我直接躺在地上凉。

  我感激地看着他,躺在了他给我铺好的干草垛上,抬头看着刘亚琛,喊着他的名字。

  “啊?”他低下头虎头虎脑地看着我,一副惊讶的样子。

  “刘亚琛。”

  “怎么了?”

  我羞涩地摇摇头,忍不住笑出了声,“没什么,我就是想要叫叫你。”

  刘亚琛被我这一调侃一下就愣住了,摸摸自己的脑袋,问我这么多花花招数什么地方学来的。

  我不懂什么是花花招数,也不是什么地方学来的,我只是看到他的那张脸就想要这么叫他,没什么理由,就是想要叫叫他而已。

  “刘亚琛。”而且我还叫地一声比一声更为起劲。

  刘亚琛有些无奈,伸手摸着我跑地有些湿润的头发,十分宠溺地说我是一个小妖精,让我别闹了,赶紧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跑,免得刘二虎追上来,他从小这里长大,对这里比我们熟悉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刘亚琛叫我小妖精我也没有任何的气恼,反倒是把这当成一种爱称,笑吟吟地继续叫着刘亚琛的名字。

  多年之后,刘亚琛告诉过我,那时候他就知道我不是一个尤物,长大了一定会害人精。

  那时候的我早就变成了一个风尘女子,让无数的男人都倾倒在了我身下,听他说起这话的时候,扭着腰肢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勾住他的脖子,用着媚得腻人的语气,问他后不后悔遇见我?

  他苦笑一声,“有什么后悔的,命里有这么一劫,躲也躲不过去,你啊,你啊。”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我真的如同刘亚琛所说的是个尤物,是个妖精的话,那么也是因为阿碟。

  我的身上流着她的血液,也继承着她姣好的容貌和身段,更是每一天都看着阿碟是怎样用她那妖娆柔媚的身子骨引诱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掏钱。

第五章 黑色蝴蝶

  那天风很凉,又是山上,风呼呼地吹进山洞里,虽然铺着稻草,可是还是觉得冷得刺骨。

  在休息的时候,刘亚琛问我:“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我盯着阿蝶给我买的白色帆布鞋,薄底儿,三个孔眼,白色的鞋带,十五块钱一双,这是阿蝶偷偷攒了好久的钱买的,我的十五岁生日礼物。但是现在这白色的鞋子,早就粘上了脏东西。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沈万财喝的醉醺醺的,骂骂咧咧,说阿蝶是个赔钱货,又生了我这么一个赔钱货,又是打又是骂。等他打累了躺在床上鼾声大起的时候,阿蝶弄了点水洗了洗脸。

  洗完脸,从床底鞋拿出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出来,拍了拍灰尘,喊我过去。

  “你别哭,我没事。过几天就是你15岁生日了,这是你的礼物。打开看看?”阿蝶细声细语。

  “妈……”我说不出话来。从小我就知道我们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别人家有爸爸,妈妈,但是我们家只有我,和阿蝶。

  打开报纸包着的东西,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最简单的样式,学校里家里没钱的那几个女孩穿的和这一双是一样的款式。但是,这是一双阿蝶给我买的新鞋。

  六月的空气里带着喧浮,剥落的墙皮露着狰狞的灰褐色的水泥面,常年不通风的狭小的屋子里潮湿而沉闷,昏黄的白炽灯,只能照亮一方一寸之地。

  不知道为什么,手上拿着这双鞋子,我觉得这个腐朽而破败的屋子有了一点生机。那时候我想,生活会变好的,只要阿蝶在我身边。

  只是,不过几个月,阿蝶已经不在了。

  阿蝶,还没有棺材呢。

  沈万财不给阿蝶买,我要想办法阿蝶买一副。她活着的时候糟了多少罪,死了不能还遭罪。

  “我想去回家。”我咬咬唇道。

  “好,你知道怎么走吗?”刘亚琛问我。

  “不知道。”沉默了半晌,我抬起头看着刘亚琛。

  “你别咬嘴唇,会出血的。”刘亚琛把双手的手指头在衣服上蹭了蹭,轻轻地稔一稔我的嘴唇,温热的触感。他的手背上,是冷天冻出来的痕迹,一块红一块白。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简单的动作,在我的记忆里停留了很多年,像是一只停泊在港口的船,港口之外是风浪,港口里是淡淡的温馨。

  “但是我们可以先去镇上,找人问问怎么走,如果要去很远的地方,我们可以扒火车出去。火车每个星期会在这边停两次,隔天走。”刘亚琛汲拉着两条大虫,用力一吸,那大虫就跑回到窝里去了,不一会儿又缩头缩脑的跑出来了。

  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刘亚琛搔着脏兮兮的头发问道,那个时候他还没学会抽烟,没学会喝酒,身上还没有刺青,不知道大脏辫,没有头顶小黄毛,没有亮闪闪的耳钉,没有凌晨在寂静的街头驰骋的江铃摩托,也不懂大麻和静脉注射。他只是荒山深野里的穷小子。

  很多年后回忆起来蠢蠢的,最可爱的那个第一次带我逃离虎口的少年。

  “我休息好了,我们去镇上吧。”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碎屑。在地上坐久了,感觉双腿又酸又麻,小腿肚里传来一股酸痛,差点站不稳,幸好双手及时撑到地面才稳住了身形。

  “你没事吧?”刘亚琛伸出手,将我一把拉起,就着他手上的拉劲,我终于站好了。

  “没事,只是刚刚跑得有点快,坐下来歇息的时候没有放松,有点麻了。我们快点走吧。”

  那双手温热,节骨分明,掌心带着薄薄的茧子,不像阿蝶的手,香香的,软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

  真是奇怪呢,阿蝶那么瘦,身上都没什么肉,她的手明明清瘦,但是为什么摸上她的手的时候没有觉得手上没肉呢?

  阿蝶,又想起了阿蝶。

  “好。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来。”刘亚琛带着我又是穿又是绕的,等走到镇上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连日的大雪,一层摞着一层,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这寂静的山林,仿佛一头正在酣睡的野狗。

  朝着天空胡乱生长的树枝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雪,边缘部分的雪掉落了,一层一层地盖上来,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不知疲倦的静静的打磨着这树枝上的雪,边缘的雪早已被磨成了细长条的冰块,姣好的弧度,圆润的外形。

  这里的冰棱子有点孤独,拉拉茬茬的,稀稀落落。早晨的太阳,只留下一点晶亮穿透这冰棱子。

  带着湿意的黑色树皮,在雪水的浸润之下,浓重得像一块古墨。这黑色和白色映趁着,真好看,就像阿蝶白白的臂膀上的黑色蝴蝶。

  这是一只静静栖息在冬季里的蝴蝶。

  阿蝶身上那只蝴蝶是展翅飞翔的模样。

  胡乱野蛮生长的树枝缝里的天空,是一块块污浊混沌的灰色铅块,肆意的分割,沉默而凌厉。但那从灰色铅块里纷涌而出的雪,像是一个个刚刚试飞的蛾子,丑陋,乱哄哄。

  刘亚琛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地上的树枝,扒拉出树枝,抖一抖上面覆盖的雪,手心握紧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砍下来扔在地上的树枝,用力的甩一甩,空气里有被树枝划破的气流声。

  “这根棍子比较结实,你拿着,我再找一根棍子。”说着刘亚琛把试用合格的树枝递给我。

  树枝冰冷滑腻,我差点扔了。

  “这个有什么用?”我安心安慰自己,拿着吧,肯定会有用的。

  “待会儿就知道了。”刘亚琛一边走一边寻找着结实点的棍子。

  我不再说话,这天冷得,让人忍不住停下来歇歇。但是我隐隐约约知道不能停下来。一停下,刘二虎就会追上来。

  就在我们担心不已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声疯狂的狗叫声,重点是这个声音近在咫尺!

  一听到这叫声,我跟刘亚琛瞬间僵住了,我更是害怕得牙齿颤抖,发出咯咯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看,刘二虎跟一只半人高的大恶犬竟然就在十几步开外!

  我只感觉身体僵硬,惊恐地看着那个如同魔鬼一样可怕的刘二虎呲着牙,眼睛里闪射着凶光,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就像看着两个跌入陷阱的猎物。

暗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暗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我的师姐是女鬼12章

    原标题:我的师姐是女鬼12章小说名:我的师姐是女鬼第十二章末日我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沐雨彤那美丽的容颜,她正飞到我的头顶从上面看着我,我刚想说话,她打了个手势“嘘”,并指了指我的左腿处。我不解的看过去,只见周小楠正趴在病床上睡着了,看着她流着口水,脸上挂着笑容的样子我就觉得可爱,不忍吵醒她。于是我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医院,我在单人病床上躺着,我试着活动一下,却传来阵阵剧痛。“嘶……嘶!”我倒吸两口气,病房的消毒水和其他药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剧烈咳嗽了两声。周小楠被吵醒,发出没有睡醒的声

  • 天道之通天圣祖12章

    原标题:天道之通天圣祖12章书名:天道之通天圣祖第十二章柳暗花明咱早说过关照的力量,手的速度自然也不在话下。只听得一阵风声呼啸而起,紧接着便被“啊!”的一声代替。关照正好打在涵昕那只被蚊子叮咬过的那支胳膊,而且正是痛痒的地方。虽然也就出了二层招架之力,但是涵昕当关照是个普通人,也未多加防备。。涵昕娇嗔了一声后怒道:“好啊,蛮力还不小呢,不过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涵昕腮帮儿鼓鼓道。关照闻言也听出来这涵家大千金是真动怒了,于是急躲了一下后连道:“等等等,咱们能不能停下来谈谈?你一个女孩子干嘛总

  • 买个女鬼当老婆12章

    原标题:买个女鬼当老婆12章小说书名:买个女鬼当老婆第十二章污到底网店晨晨羞涩的不敢抬头看我,对我低声说:“好吧。”见到她答应了,我开心坏了,一手揽住她的纤纤细腰,就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就朝着床上走去。我慢慢的把晨晨放在了床上,起身就要压上去,晨晨的小手立刻撑在了我的胸前,对我说:“你别这样,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睡觉吧,我不想那个,现在还不能给你。”说到了这里,晨晨的小脸红的都快滴血了。眼看着这么一个小美人就在自己的身下,却不能真正的把她给吃了,那种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不过虽然现在不能吃,福利还是可

  •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12章

    原标题: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12章小说名称: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012两碗汤林逸雪一跃而起,靠在床头,随手拿起旁边小几上的医书,佯装认真地看了起来。“小姐,天色晚了,仔细伤了眼睛。”珍珠推门进来,看到林逸雪还在看书,关心道。“哦,没事翻翻,打听得怎么样了?”林逸雪一看是珍珠松了口气,将书放在床头的小桌上,随口问道。“小姐,奴婢都打听清楚了:咱们陆府里虽然只有秦姨娘一个姨娘,但是却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秦姨娘一个人独得恩宠。其实,在咱们陆府老爷真正宠幸的是红袖姑娘。红袖姑娘是老爷多年前从外面领回来的

  • 九龙至尊12章

    原标题:九龙至尊12章小说名:九龙至尊第12章父子冰释“少爷,你消消气,那群乱打人的贼人一定会遭报应的!”看着陈九突然间一脸的气闷起来,陈蓝赶紧好心的劝解道。“哎,算了,我不生气了,万事靠自己!”陈九看着陈蓝可爱水灵的容颜,顿时干劲十足。“少爷,我再给你洗洗吧……”陈蓝接着又红着俏脸讲道。“啊,这个,要不我自己来吧!”刚刚奢侈了一回,这又得麻烦人家小姑娘,陈九真是于心不忍。“不行,我就是你的小丫头,伺.候你乃是我的本份,我怎么能够让少爷自己动手呢!”陈蓝却是坚决不同意的。“好吧,那你帮我吧!”陈

  • 总裁,爱不用证明12章

    原标题:总裁,爱不用证明12章小说名称:总裁,爱不用证明第十二章:卖身契叶孜瞬间反应过来,愤怒地将男人推开,“你胡说什么?!”“嗯,对。”慕宁佑松开她,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差点忘记,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叶孜后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你什么意思?”她听不明白。慕宁佑不甚在意,打了一个响指。秘书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念出声,“甲方叶孜,乙方慕宁佑,自签订契约日起,甲方当无条件为乙方工作,无论是公司上还是生活上,当乙方有所要求时,都应当无条件满足……”“停停停!”叶孜再也听不下去,冲过去将合同抢过来

  • 总裁撩妻有道12章

    原标题:总裁撩妻有道12章小说名:总裁撩妻有道12唤起自己的记忆?MG整座大楼灯火璀璨,等到唐雅来齐,投资部全体都聚集到了会议室里,气氛显得异常紧张。长圆形会议桌陈天翊坐到了首席,唐雅躲在某个角落想打瞌睡,但陈天翊却没打算放过她,指着身边的椅子说:“你过来,坐这里。”“不用,我坐这里挺好。”唐雅直接拒绝。“过来!”陈天翊的语气带了几分命令。过去干嘛,冤家不聚头没听过吗?唐雅气鼓鼓的过去坐下,猛然一抬头,这才发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尤其经理曲娜眼里的敌意更是明显。原来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啊!秘书黄小姐

  • 今生许你未了情12章

    原标题:今生许你未了情12章小说名字:今生许你未了情第12章秀亚又吻周泽云唐秀亚转回头,是好友杨谊宁。最近唐秀亚很少跟她碰面,没来得告诉杨谊宁,她离婚了。杨谊宁看着她猛灌酒,皱着眉。“情场失意,就闷头喝酒?”唐秀亚苦闷地笑了笑。她喝酒,不是情场失意,而是,大哥坐牢了,母亲心里都是向着大哥,这下,母亲受到太大的打击。她是在担心母亲。唐秀亚仰头把一大杯啤酒喝完,转过头对杨谊宁说,“今天我大哥被抓了。”杨谊宁吃惊,好半响说不出话。唐秀亚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杨谊宁更是震惊。“柳相宇是不是爱上你了?不然怎

  • 浴火重生的青春12章

    原标题:浴火重生的青春12章书名:浴火重生的青春十二章兔子蹬鹰,大外刈首秀说实话我以前没写过情书,也不知道怎么写。如果年轻的时候不给初恋写一封情书,那一定会非常的遗憾。我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终于写了一封情书。内容大概就是喜欢熊安妮很久很久了,说自己今生今世只会喜欢她一个人,希望她能给我一个机会。送情书的那天,我刻意挑熊安妮他们班上体育课的时候去送。我这个人就是有一个习惯,我会记得我们学校所有班级的体育课时间。那也是我第一次逃课,我一直站在操场边上等熊安妮他们班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我特别的紧张,

  • 重生之影后归来12章

    原标题:重生之影后归来12章小说:重生之影后归来第012章威胁宋晚一怔,听出他是认真的,回头看到钱复脸色不大好,当即也怒了。直接扑到他身上,对准他的薄唇,踮脚就是一口——MUA~其声音之响亮,简直让人老脸羞红。宋晚回眸一笑:“导演别信他,我们就是闹着玩儿呢。”金宥潜面色沉怒,正想说话,宋晚伸手一把拧在了他的腰上。不疼,但还是让金宥潜黑了脸。这女人,简直太嚣张了!金宥潜眼珠转了转,要不是他大方不爱计较,宋晚估计早就被封杀了,哼!一言不合就被扣奖金的吴特助哭晕在厕所——老板,您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