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暗香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4: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暗香

第三章 他

  就在我想着阿蝶边流泪边做饭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比我大两岁小孩朝我走了过来。说明huijindi.com

  瘦骨伶仃,却长得眉清目秀。

  特别是那双长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闪动着聪慧的光芒。他拖着一双大脚的鞋,一件破旧的绿军服垂到膝前,问我是不是他刘二虎刚买回来的媳妇儿?

  “呸。”我脸上还挂着泪珠,但是一听他这话,就恶狠狠地瞪向他,“我才不是他媳妇儿,我叫沈怡,是阿蝶的女儿。”

  那是我跟刘亚琛的第一次见面,他是刘二虎的侄子,亲爸妈死的早,死了之后他就归刘二虎养了,刘二虎对他不好,经常打他。

  很多年后他时常跟我回忆起那一幕,他说我跟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像是一头倔强的狼崽,执拗地不行,尤其是我那个眼神,泛着泪花,亮晶晶的,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刘亚琛看着我做饭,就过来帮我烧火,而这个时候刘二虎却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见刘亚琛就一脚朝他踹了过去,直接就把刘亚琛给踹倒了。说明huijindi.com

  “你这个狗崽子,钱呢?没钱你也想来蹭饭吃?”

  刘亚琛委屈地看着刘二虎,吸吸有些冻裂的鼻子,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往自己的袜子里可怜兮兮地掏出了一把角票递给刘二虎,哆嗦着说只有这点了。

  刘二虎扫了一眼知道没有多少钱,气就不打一处来,拿过擀面杖就朝刘亚琛的脑袋砸了去,刘亚琛想要跑,可是刘二虎一伸手就把刘亚琛的领子给揪住了,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擀面杖朝着他的脑袋,身子上砸去。

  我看得难过,忘记自己的处境,急忙去拦着,让刘二虎住手,可是刘二虎丝毫不留情,骂着我畜生,然后连我一起打。

  后来刘二虎打累了,才把擀面杖扔到了一边去,让我继续做饭,要是半个小时之后他还吃不上饭,就让我跟刘亚琛在雪地里跪一夜。

  我哭泣着捡起了擀面杖赶忙做着饭,而刘亚琛一声不吭地坐到了灶台边帮我烧着火,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刘亚琛心底已经在酝酿一个计划。

  在做饭的时候,我偷偷跑到了屋子边,当我听见屋子里传出了呼噜声,就断定他睡着了,于是急忙走到灶边,朝锅里的粉条炖肉里吐着口水。

  刘亚琛注意到了我的举动,问我做啥呢?

  “吐口水,谁叫他欺负我们呢,我要给他加点料。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我的小把戏让刘亚琛忍不住笑出了声,骂我小孩子气,我听了之后揉揉自己被打地有些痛的屁股,骂着刘二虎屌操的,这是我跟一个隔壁的红姨学来的,她一遇见折腾她的客人,就会骂着屌操的,骂的可带劲了。

  刘亚琛一听就皱起了眉头,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在我有些心虚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着,“对,骂的好,他丫的就是屌操的。”

  听刘亚琛也跟着我骂,我不由地看着刘亚琛开始傻笑。而他看着我笑,也跟着我傻笑,两个人完全忘记了刚刚才挨了打的事。

  那一顿饭刘二虎吃得特别香,而我跟刘亚琛却一直没有动那锅粉条炖肉,吃着其他的菜,虽然没吃上肉,不过却在心里憋着笑,偶尔还抬头跟对方对视一眼,然后悄悄捂住嘴笑。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刘二虎吃高兴就要开始喝酒,看着他喝得脸渐渐变红的时候,我突然有些恐惧,不由地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随着天慢慢黑透的时候,那种恐惧就越发加深了。

  尤其是听到他说,那酒是好东西,喝了壮阳的时候,我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因为而夹紧了。汇金地

  在他喝地有些醉的时候,他突然呵斥着让刘亚琛回去睡觉。

  刘亚琛一听就朝我招招手,让我跟他一起走,我急忙起身想要离开这,可刘二虎却一把拉住了我,冲刘亚琛怒喊着,“你个小兔崽子,她是我买来的媳妇儿,凭啥跟你走啊,翅膀硬了吧你。”

  说着他就把刘亚琛给一脚踹了出去,把门给紧紧关上了。

  把刘亚琛给赶走之后,他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直到把自己的脸喝得通红的时候,他才骂骂咧咧地嚷着说,自己今天就不信邪了,自己就真的废了。

  说着他就要朝我扑了过来,我很害怕,一个劲往后躲着,那天晚上的事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他撕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下玩命地捣鼓着,可是没有一会他就泄气了,又开始对我亲亲摸摸的,我挣扎不过他,只能让他玩命地弄我。

  而今天他上来就咬住了我的嘴,我看过电视,知道这叫接吻,也比那天淡定多了,我一下就咬住他的嘴唇,我的牙齿很尖利,咬住了就不松口,一个劲地往下咬着。

  他的瞳孔因为疼痛而缩着,伸出一只手来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窒息,很快就松开了自己的牙齿,不敢再去咬他。汇金地

  但他并没有打算松开我,死死地掐住了我,直到我的脸变成了酱红色,我翻着白眼,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了一样。

  刘二虎看着我这个模样很得意,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冲我嚷着,“小兔崽子,我看你还敢跟我较劲不,你倒是闹啊。”

  求生的本能迫使我摇着头,从牙齿缝里崩出求饶的话,告诉他我再也不敢了,他这才松开了我。

  他刚刚一松开我,我就感觉自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吸着新鲜空气,我还不想死。

  那天晚上刘二虎又狠狠地折腾我了一番,但是他底下的那玩意怎么也硬不起来,当即他就急了,看着我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模样只能干着急,然后骂着我废物,赔钱货。

  “妈的,只能看不能动的废物玩意,老子明天就把你给卖到窑子里去。”

  一听这话,我就彻底慌了,我不想去窑子,我不想成为阿蝶一样的人,一想到阿蝶,我整个心都揉在了一起。汇金地

  难过地无以复加。

  “你别把我卖到那地方去,我可以做饭,我可以给你收拾屋子的,我不要去那种地方。”

  我跪在床上求着他,我很恐惧,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厉害。

  可是他听到我这话,就更加恼怒了,上前来咬住了我刚刚开始发育的身子,一下一下,像是要把我给咬死一样,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疼痛着,比起前一天晚上更加难受。

第四章 逃跑

  后来他折腾累了,倒头就睡,还威胁我,我要是再嚷嚷,他就把我卖到山里去,给一个村的人当媳妇儿。

  我不知道两者的区别,但因为他恶狠狠的语气,开始变得更加恐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去做饭了,这次我没有再往里面加料,我表现地尽量乖巧,我不想再被卖了,我知道如果我再被卖一次,我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刘亚琛这个时候搓着手哈着气走了过来,这里的冬天格外冷,即使穿着棉衣,我还是觉得自己的骨头刺痛地不行。

  刘亚琛走大灶前的时候磨皮擦痒的,他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想要跟我说点什么,但始终没说出口。

  看着我面无表情,他挨近了我,脸上挂着同情与难过,怯怯地问我昨晚怎么样,他叔没有折腾我吧。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哇地一声哭出了声来,“你二叔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

  刘亚琛一听就愣住了,“他真的会做这事?”

  我用力地点点头,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着,吧嗒吧嗒地落在了锅里。

  刘亚琛的脸上带着一丝十分复杂的神色,咬着牙,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咬着牙跟我说着,“要不我带你走吧,离开这。”

  我永远记得那天,天空下着白皑皑的雪,整个刘家村都陷在一股死一样的沉寂中,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跟我说要带我走。

  当时他的鼻子下还挂着两串晶莹的鼻涕,很邋遢,刺着我的眼睛。

  “你说真的吗?”我有些不相信地试探着,但不等刘亚琛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伸出了自己的手,理起了袖子,露出了上面昨晚刘二虎咬出的牙印给他看。

  “求求你带我走吧。”

  刘亚琛看到我手上露出的牙印,咬紧了自己的牙齿骂了一句畜生,然后往门里看了一眼,听出刘二虎还在睡觉之后,无比郑重地冲我点着头。

  “走,我带你走。”

  那年我跟刘亚琛都还是两个小孩子,他不帅,不像之后那样可以叱咤风云,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一个身披佛光的救世主,突然就照亮了我的心。

  我想,也许我就是从那个时候爱上他的吧,那个双颊被冻得通红,眼神澄澈地如一汪清水的少年,即使那时候他的鼻子上还挂着鼻涕。

  说走就走,刘亚琛当即就带着我跑了出去,可是当我们俩刚刚一打开大门,刘二话就听到了动静,急忙跑了出来,看到我们俩手牵着手朝门外跑着,当即就开着自己的那辆有些破烂的二手面包车在身后追着我们。

  刘家村很偏僻,是在一个山里,这里人口稀少,没有几户人家,而且山路居多,刘亚琛很熟悉地形,看着刘二虎开着面包车跟在身后,立马就带着我上了山,朝山里跑。

  其实在这之前刘亚琛想过很多次离开这里,但他一直没胆子,他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换个地方自己能不能活,可在昨晚听见我撕心裂肺的叫声的时候,他下定了决心,是时候该离开了。

  所以一大早他就来找到了我,跟我说着,让我跟他走,他相信我会跟他走的。

  人都是怕寂寞的,如果有个人陪着他一起跑,他就不怕了。

  当时我不知道刘亚琛的心思,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跟着他在山里乱窜着,想要跟他逃离那个像恶魔一样的人,刘二虎看我们一上山就停下了车继续追赶着我们,可他常年在外面瞎混,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了,刘亚琛多绕几下,我们就把他给甩在了身后。

  我跟刘亚琛也累得不行了,跑到了一个山洞里躲了起来,一进山洞我的腿就软地不行了,一头就瘫坐在了地上。

  刘亚琛看着我这个样子,跑到山洞里面找了不少的干草垛,细细地铺在地上,让我躺在上面,说我直接躺在地上凉。

  我感激地看着他,躺在了他给我铺好的干草垛上,抬头看着刘亚琛,喊着他的名字。

  “啊?”他低下头虎头虎脑地看着我,一副惊讶的样子。

  “刘亚琛。”

  “怎么了?”

  我羞涩地摇摇头,忍不住笑出了声,“没什么,我就是想要叫叫你。”

  刘亚琛被我这一调侃一下就愣住了,摸摸自己的脑袋,问我这么多花花招数什么地方学来的。

  我不懂什么是花花招数,也不是什么地方学来的,我只是看到他的那张脸就想要这么叫他,没什么理由,就是想要叫叫他而已。

  “刘亚琛。”而且我还叫地一声比一声更为起劲。

  刘亚琛有些无奈,伸手摸着我跑地有些湿润的头发,十分宠溺地说我是一个小妖精,让我别闹了,赶紧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跑,免得刘二虎追上来,他从小这里长大,对这里比我们熟悉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刘亚琛叫我小妖精我也没有任何的气恼,反倒是把这当成一种爱称,笑吟吟地继续叫着刘亚琛的名字。

  多年之后,刘亚琛告诉过我,那时候他就知道我不是一个尤物,长大了一定会害人精。

  那时候的我早就变成了一个风尘女子,让无数的男人都倾倒在了我身下,听他说起这话的时候,扭着腰肢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勾住他的脖子,用着媚得腻人的语气,问他后不后悔遇见我?

  他苦笑一声,“有什么后悔的,命里有这么一劫,躲也躲不过去,你啊,你啊。”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我真的如同刘亚琛所说的是个尤物,是个妖精的话,那么也是因为阿碟。

  我的身上流着她的血液,也继承着她姣好的容貌和身段,更是每一天都看着阿碟是怎样用她那妖娆柔媚的身子骨引诱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掏钱。

第五章 黑色蝴蝶

  那天风很凉,又是山上,风呼呼地吹进山洞里,虽然铺着稻草,可是还是觉得冷得刺骨。

  在休息的时候,刘亚琛问我:“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我盯着阿蝶给我买的白色帆布鞋,薄底儿,三个孔眼,白色的鞋带,十五块钱一双,这是阿蝶偷偷攒了好久的钱买的,我的十五岁生日礼物。但是现在这白色的鞋子,早就粘上了脏东西。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沈万财喝的醉醺醺的,骂骂咧咧,说阿蝶是个赔钱货,又生了我这么一个赔钱货,又是打又是骂。等他打累了躺在床上鼾声大起的时候,阿蝶弄了点水洗了洗脸。

  洗完脸,从床底鞋拿出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出来,拍了拍灰尘,喊我过去。

  “你别哭,我没事。过几天就是你15岁生日了,这是你的礼物。打开看看?”阿蝶细声细语。

  “妈……”我说不出话来。从小我就知道我们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别人家有爸爸,妈妈,但是我们家只有我,和阿蝶。

  打开报纸包着的东西,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最简单的样式,学校里家里没钱的那几个女孩穿的和这一双是一样的款式。但是,这是一双阿蝶给我买的新鞋。

  六月的空气里带着喧浮,剥落的墙皮露着狰狞的灰褐色的水泥面,常年不通风的狭小的屋子里潮湿而沉闷,昏黄的白炽灯,只能照亮一方一寸之地。

  不知道为什么,手上拿着这双鞋子,我觉得这个腐朽而破败的屋子有了一点生机。那时候我想,生活会变好的,只要阿蝶在我身边。

  只是,不过几个月,阿蝶已经不在了。

  阿蝶,还没有棺材呢。

  沈万财不给阿蝶买,我要想办法阿蝶买一副。她活着的时候糟了多少罪,死了不能还遭罪。

  “我想去回家。”我咬咬唇道。

  “好,你知道怎么走吗?”刘亚琛问我。

  “不知道。”沉默了半晌,我抬起头看着刘亚琛。

  “你别咬嘴唇,会出血的。”刘亚琛把双手的手指头在衣服上蹭了蹭,轻轻地稔一稔我的嘴唇,温热的触感。他的手背上,是冷天冻出来的痕迹,一块红一块白。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简单的动作,在我的记忆里停留了很多年,像是一只停泊在港口的船,港口之外是风浪,港口里是淡淡的温馨。

  “但是我们可以先去镇上,找人问问怎么走,如果要去很远的地方,我们可以扒火车出去。火车每个星期会在这边停两次,隔天走。”刘亚琛汲拉着两条大虫,用力一吸,那大虫就跑回到窝里去了,不一会儿又缩头缩脑的跑出来了。

  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刘亚琛搔着脏兮兮的头发问道,那个时候他还没学会抽烟,没学会喝酒,身上还没有刺青,不知道大脏辫,没有头顶小黄毛,没有亮闪闪的耳钉,没有凌晨在寂静的街头驰骋的江铃摩托,也不懂大麻和静脉注射。他只是荒山深野里的穷小子。

  很多年后回忆起来蠢蠢的,最可爱的那个第一次带我逃离虎口的少年。

  “我休息好了,我们去镇上吧。”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碎屑。在地上坐久了,感觉双腿又酸又麻,小腿肚里传来一股酸痛,差点站不稳,幸好双手及时撑到地面才稳住了身形。

  “你没事吧?”刘亚琛伸出手,将我一把拉起,就着他手上的拉劲,我终于站好了。

  “没事,只是刚刚跑得有点快,坐下来歇息的时候没有放松,有点麻了。我们快点走吧。”

  那双手温热,节骨分明,掌心带着薄薄的茧子,不像阿蝶的手,香香的,软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

  真是奇怪呢,阿蝶那么瘦,身上都没什么肉,她的手明明清瘦,但是为什么摸上她的手的时候没有觉得手上没肉呢?

  阿蝶,又想起了阿蝶。

  “好。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来。”刘亚琛带着我又是穿又是绕的,等走到镇上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连日的大雪,一层摞着一层,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这寂静的山林,仿佛一头正在酣睡的野狗。

  朝着天空胡乱生长的树枝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雪,边缘部分的雪掉落了,一层一层地盖上来,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不知疲倦的静静的打磨着这树枝上的雪,边缘的雪早已被磨成了细长条的冰块,姣好的弧度,圆润的外形。

  这里的冰棱子有点孤独,拉拉茬茬的,稀稀落落。早晨的太阳,只留下一点晶亮穿透这冰棱子。

  带着湿意的黑色树皮,在雪水的浸润之下,浓重得像一块古墨。这黑色和白色映趁着,真好看,就像阿蝶白白的臂膀上的黑色蝴蝶。

  这是一只静静栖息在冬季里的蝴蝶。

  阿蝶身上那只蝴蝶是展翅飞翔的模样。

  胡乱野蛮生长的树枝缝里的天空,是一块块污浊混沌的灰色铅块,肆意的分割,沉默而凌厉。但那从灰色铅块里纷涌而出的雪,像是一个个刚刚试飞的蛾子,丑陋,乱哄哄。

  刘亚琛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地上的树枝,扒拉出树枝,抖一抖上面覆盖的雪,手心握紧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砍下来扔在地上的树枝,用力的甩一甩,空气里有被树枝划破的气流声。

  “这根棍子比较结实,你拿着,我再找一根棍子。”说着刘亚琛把试用合格的树枝递给我。

  树枝冰冷滑腻,我差点扔了。

  “这个有什么用?”我安心安慰自己,拿着吧,肯定会有用的。

  “待会儿就知道了。”刘亚琛一边走一边寻找着结实点的棍子。

  我不再说话,这天冷得,让人忍不住停下来歇歇。但是我隐隐约约知道不能停下来。一停下,刘二虎就会追上来。

  就在我们担心不已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声疯狂的狗叫声,重点是这个声音近在咫尺!

  一听到这叫声,我跟刘亚琛瞬间僵住了,我更是害怕得牙齿颤抖,发出咯咯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看,刘二虎跟一只半人高的大恶犬竟然就在十几步开外!

  我只感觉身体僵硬,惊恐地看着那个如同魔鬼一样可怕的刘二虎呲着牙,眼睛里闪射着凶光,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就像看着两个跌入陷阱的猎物。

暗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暗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美女的妖孽保镖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女的妖孽保镖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美女的妖孽保镖目录预览:第一章天上宫殿第二章要你狗命第三章自己人别开枪第一章天上宫殿夜幕降临,江海市神都大酒店88层,巨大的落地窗后,刺金镶边的雕花镂空窗帘沉沉地拉开。空灵的夜色中,帷幕般的淡蓝色水晶玻璃后面,是江海市的顶级奢华套房——“天上宫殿”。这里是江海市的最高点,可以俯瞰夜色中的一切繁华。这里也是所有喧嚣和欲望堆砌起来的天堂,有梦幻中的一切——女人、美酒、金钱……女人是穿着轻薄白纱的乌拉圭籍混血女郎,慵懒妖娆,像波斯猫,斜卧在巨大的金丝楠木躺椅

  • 校花的极品狂医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校花的极品狂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校花的极品狂医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明星第2章妙手回春第3章调戏御姐第1章美女明星春暖花开,煦阳高挂。清晨,丽人医院里,此时围满了记者,喧嚣一片,沸沸扬扬。关浩一路上神采飞扬,满面春风,就像刚刚中了百万大奖。此人五官清秀,气宇轩昂。身高175公分,标准身材。一头中规中矩的短碎发向上飘起,拉芳牌的啫喱胶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他穿的是西装,一条慰蓝色领带随风飘扬,透露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关浩一跨进医院大门就吓了一大惊:“哇靠,什么重大新闻?难道是有人生了八胞胎

  • 我爱你,情深不语时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爱你,情深不语时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爱你,情深不语时目录预览:第一章离婚协议第二章摆脱了一个恶毒的女人第三章找到工作第一章离婚协议2018年10月25日是夏安结婚的第四个纪念日,也是她以秦瑞妻子为他庆祝的第四个生日。秦瑞喜欢唐厨的私家小菜,为了这个生日餐,夏安足足求了唐厨的大厨康师傅半年,又不辞辛苦的学了三个月,才将秦瑞喜欢的几道菜学得透彻。此时已近黄昏,偌大的别墅只有夏安一人在忙前忙后,余阳落在了她单薄的身子,莫名的有些心酸。她忙了将近3个多小时,直到夜色来临,她才将菜做完。摆好

  • 思念很痛,蚀骨剜心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思念很痛,蚀骨剜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思念很痛,蚀骨剜心目录预览:第一章小三上位?第二章是她太贪心了吗第三章不是故意要撞你的第一章小三上位?月至中天,人在熟睡中是最没有防备的,可一声巨响,就这么硬生生地将安然从睡梦中吓醒。那一瞬间,心脏剧烈跳动。然而还没等她完全清醒过来,一叠照片从天而降,砸在她脸上。尖锐的边缘刮擦着她脸上娇嫩的皮肤。安然彻底醒了。她一脸震惊地转过头,看到祁扬一脸戾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嘴角边一抹令人胆寒的冰冷笑容。“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她缓了缓心神,强行拉扯出一个笑容

  • 心上有伤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心上有伤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心上有伤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严子珊想要一心一意的爱情,可慕振飞却是世上最三心二意的男人。慕振飞想要纯粹的爱情,可他和严子珊的世家联姻有始至终都不单纯。***严子珊领着自己的新制服回到家,手指在密码锁上熟练的按出他的生日。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被那个叫慕振飞的男人按在门板上。严子珊的惊讶多过惊恐,这男人怎么会来这里。在别人眼里丈夫回家稀松平常,而在严子珊和慕振飞这场世家联姻里就太不寻常。“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给谁看,我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背后耍手段的女人

  • 爱是星辰倾余生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是星辰倾余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是星辰倾余生目录预览:第1章把孩子打掉第2章你敢伤害她?第3章她的绝望第1章把孩子打掉“霍小姐,基于你已经做过三次人流手术了,我们不建议你做第四次手术。既然怀上了,请你和你丈夫好好商量一下,把孩子生下来。”从医院回来的时候,霍轻轻还在想着医生的话。晚上十点,她将车停在别墅的小花园,女管家立刻迎了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她。霍轻轻心里一沉,下意识的就攥紧了手里的包。“他……今晚回来了?”她不确定的问。管家点头,小心回道:“恩,先生等您好久了……”霍轻轻深吸

  • 幸孕宠婚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幸孕宠婚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幸孕宠婚目录预览:第一章怀孕了第二章七年后第三章五十元一张照片第一章怀孕了“洛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两个月了!”怀孕了!姐居然有小宝宝了!洛如烟兴奋地不能自己,手里头紧紧攥着怀孕检验报告,恨不得当场对着纸张亲两口!她用了好几分钟才把自己的情绪压制下来,即使是从出了医院以后,她的心脏还是噗通噗通地兴奋跳动着。洛如烟忍不住喃喃自语:“不知道怀的男孩还是女孩,女孩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儿子也不错,可以培养成一个大帅哥!”她一想到能把自己的孩子当成洋娃娃一样随便打扮,眼睛都

  • 乡野透视高手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乡野透视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乡野透视高手目录预览:第1章雨中的小河村第2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第3章透视神眼第1章雨中的小河村傍晚时分,山雨欲来,雷滚云转。“哗……”的一声响,整个小河村立刻被一阵六月雨给笼罩住,顿时天就暗了下来。这雨来的太急,王小凤从河里挑起一担水准备回家,就被这阵雨给淋的湿透,薄薄的花布裙子下妙曼的身体,隐约的露了出来,在电闪雷鸣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片白嫰。王小凤才十八岁,在小河村是个有名的美人坯子,皮肤雪白,身材凹突有致,是很多男人的梦中人,这个时候在朦胧的大雨

  • 山村美人香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山村美人香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山村美人香目录预览:第001章大王村第002章二锤第003章老赵第001章大王村天气炎热,林卫东擦擦额头的汗,提着药箱就走进了陈菊香家里的大门。今天陈菊香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说身体不舒服,他只好大中午地盯着烈日跑来给她看病。当他走进卧室,发现大热天木床上还盖着被子,而陈菊香正撅着屁股跪在被子里面。林卫东放下药箱,看着陈菊香就笑着问:“嫂子,大热天你还盖着被子,你也不怕长虱子啊?”陈菊香三十出头,模样还挺清秀,一头乌黑长发扎在脑后,她笑眯眯看了林卫东一眼:“

  • 佳缘如梦几人得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佳缘如梦几人得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佳缘如梦几人得目录预览:第1章他亲手灌药第2章绝对不会留情第3章确定她已经流产第1章他亲手灌药“席太太,我们建议您打掉孩子,立即治疗,否则您的时间,顶多撑到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请您和先生好好商量一下。”医生的话还在脑子里回念,叶时欢看着桌子上的两份文件,清丽憔悴的脸上满是惨然。一份孕检单,上面显示她怀孕四周,另一份,却是白血病的确诊单,如果不做治疗,她多还能活一年,可做治疗,就必须要流产放弃孩子……膝盖上的手指,缓缓攥紧。孩子和自己的命,她当然是……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