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腹黑总裁太凶猛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58: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腹黑总裁太凶猛

第003章 霍天擎中蛇毒

 第二天一早黎湘便打车到了机场,原本以为霍天擎会提昨晚的事,可是男人戴着墨镜,高贵冷艳地坐在头等舱里,黎湘自然也就当作无事地回了自己的经济舱。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这次出差的目的地是一个海岛,前段时间被霍氏买下,在对于是填海做成别墅售卖还是弄成旅游胜地大家各执一词,最后霍天擎决定这次来实地考察一翻,这才有了这趟出差。

 下了飞机之后刚好是下午四点,他们已经在飞机上用过简餐,于是便雇佣了一个渔夫划着小船将他们送去小岛。

 陆地与海岛之间间隔四十分钟左右的水路,船很小,渔夫站在一边甲板上。

 黎湘就并着双腿坐在一边,对面坐着霍天擎。

 就算是外出的时候,霍天擎也始终穿着一身西装,就好像随时随地都有会议或者奔赴一场宴会。

 那张略带寒冷的脸此刻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双眼观察者四周的环境,在心中做着一方评判。

 两人的腿时不时地摩擦着,莫名有些暧昧,偏偏对方一脸的禁欲模样好像全然没有发觉,黎湘只能隐忍的装作没有感觉。说明huijindi.com

 黎湘扭头,跟渔夫攀谈这对于这方小道的一些趣闻,以便后期对小岛的规划有更详细的资料。

 渔夫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晒的黑漆漆的,十分健谈,给她说了不少关于海岛的趣事,黎湘听的笑个不停。

 “考虑好了吗?”突然,冷不丁,男人冷冽的语调传来,就好像是暖阳中突然卷来一阵阴风,惹得黎湘背脊抖了两下。

 黎湘回头就瞧见霍天擎黑的像门神一样的脸盯着自己,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若是平时,黎湘这个样子,霍天擎多半已经把自己一脚踢下船,省的碍眼。

 霍天擎最讨厌的就是身边的人像是傻子一样,所以他对身边的特助助理要求都很高。

 可是这会,霍天擎竟然很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我是问你,结婚的事情,考虑清楚了没有。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黎湘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道:“总裁,我以为,我们这样的关系就是最好的,好聚好散不好吗?”

 “噢?”霍天擎冷笑道:“你宁愿做我的情妇都不愿做正派太太?黎湘,你的三观真是让我涨了不少见识。”

 “您娶我,也不是因为爱我,那做情妇还是做太太,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霍天擎说完嗤笑了声,没再说话。

 只是黎湘转过身去再想跟那位小伙子说话的时候,那人却是如何都不愿意搭理他了,之前觉得霍天擎不好亲近,这会宁愿跟霍天擎说话都不跟她说。

 黎湘自嘲地笑道,这人或许真的把她当成狐狸精了。

 她一点都不怀疑,霍天擎根本就是故意的。腹黑总裁太凶猛小说txt全文阅读

 上岸之后,那人对霍天擎说在岸边等,他们自己进去考察,并且嘱咐他们要小心。

 岛上有许多的原始地貌,不小心的话多半会迷路,好在二人顺着助理发来的地图一直走,倒是没有出现什么事。

 虽然是小岛,但是也不算小,黎湘一边走在前面一边向霍天擎解说,身后的男人听的十分仔细,一路上都相安无事。

 回程的时候,依旧是黎湘走在前面,霍天擎走在后面,黎湘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总裁,为什么是我走在前面你走在后面,这样不就成了我保护你了?你好歹是个男人,而且我也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吧。”

 半响黎湘都没有听到霍天擎的说话声,撇了撇嘴,继续朝前走,手上拿着的树枝时不时地敲着这足足有半人高的草丛。

 霍天擎始终注意着她的动作,目光四下张望,突然,他的眼睛瞄到,就在黎湘的头顶,那枯黄的树枝竟然在移动。

 随后,他看到那树枝突然张大了嘴,竟然是一条蛇,迅猛地朝着黎湘的脖子攻去。汇金地

 霍天擎没来得及多想,伸手一把抓住那条蛇甩了出去,只是那蛇十分灵敏,脱手的时候咬了他一口。

 黎湘先听到身后的霍天擎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赶紧扭头,正好看到霍天擎倒退几步,摔坐在了一块大岩石上。

 距离不远处霍天擎正有一条蛇摇着尾巴快速地滑向草丛。

 “你没事吧?”黎湘赶紧问道。

 “这就是你大言不惭的说要保护我?真是我见过的最低级的保护。”霍天擎冷嘲道。

 霍天擎刚想说完就感觉头晕目眩,一说话胸口就上不来气,一手死死地按住虎口。网站huijindi.com

 黎湘见状想也没想便将他脖子上的领带取下勒紧了他的手腕,控制好血液循环之后这才将他的手抬到自己的面前,低头朝着他的伤口吸去。

 霍天擎咬牙:“你是白痴吗,这蛇有毒!”

 “我知道,既然是我没看到危险害的你被蛇咬了,就当是一命换一命好了。”黎湘抽空说道,动作不敢慢下来。

 黎湘心中急的不行,她也不知道这蛇到底有没有毒,脑子里面还没有来得及想,身体已经本能地开始这么做了。

 霍天擎盯着她的半边侧脸,感觉到虎口处的的血液正一点一点的被她吸出,面上有些恍惚,但讽刺的话却是脱口而出:“黎湘,你以为你这样做就会让我感动,原谅你曾经做的事吗?”

 说完他想要甩开黎湘,却又担心会因此使得让两个人都完蛋,只能隐忍着。

第004章 没法提裤子拉拉链

 黎湘没有理他,动作不敢减慢,直到伤口已经变得全部呈红色,她这才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目光平静地看着霍天擎,开口道:“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你都认为是我虚情假意,那我做什么又怎么可能会影响您的判断,总裁,您多虑了。”

 “是吗?”霍天擎冷声道。

 “你的毒虽然已经解了,但是最好还是赶紧回去消下毒,以防有别的什么隐患。”黎湘有条不紊地说道,随即伸手去扶霍天擎。

 男人这次没有矫情,这里是海岛,说不定还有什么有毒的东西。

 借着黎湘站起来,头还有些晕眩,只能将大半身子都压在女人稚嫩的肩膀上,可是黎湘没有叫一声痛,就这么一步一步地将霍天擎扶到了船上。

 到了岸边的时候霍天擎已经昏迷了过去,黎湘将他紧急地送到了当地最好的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消毒解毒,霍天擎终于平安无事。

 一声看着霍天擎的伤口也是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小姑娘,你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一般的蛇毒也最好不要用嘴去吸,因为一旦口腔里面有牙龈出血或者溃烂的情况出现很有可能你会比被蛇咬的人更危险,尤其你朋友被咬的这种蛇是我们这里独有的,比一般的蛇还要毒上几分。”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给一旁的黎湘讲解,说的自己也是一阵后怕。

 “这种蛇一般生活在树梢上,伪装成树枝等猎物经过从后面偷袭,一击致命,你朋友的运气不错的,如果反应慢被咬住脖子的话,这会都成一具尸体了。”

 医生说完就见面前的女孩子看着床上的男人,目光中透着担心,忍不住八卦地问道:“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卖命地给他吸蛇毒,不是真爱干不出这种事。”

 黎湘闻言解释道:“没有,您误会了,他是我的上司,他要是出事了我也就完了。”

 医生听完一脸的不相信,一边摇头一边背着手出去,嘟囔道:“难道我看错了,我看着明明挺般配了,男俊女美的。”

 黎湘看着躺在床上惨白着脸的霍天擎,脸上一点血丝都没有,浅薄的唇瓣紧紧地抿着,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

 黎湘打来盆水帮霍天擎物理降温,因为中了蛇毒,这会他的免疫系统启动,整个身体温度普遍比平时搞了不少,就这么一直到半夜,他的情况也终于稳定下来。

 体温正常之后霍天擎不久也就睁开了眼睛,先是扫了眼有些简陋的医疗设备,随后目光落在缩成一团躺在一张破旧单人沙发的人身上。

 看样子她睡的并不安稳,向来平静的脸上拧着眉头。

 虽然黎湘的身体不算魁梧,但是因为身高有一米六八,这小沙发对她而言就有些憋屈。

 只见她缩成一团,像是被欺负的孩子,看的人同情心泛滥。

 霍天擎收回目光,正打算去卫生间,不小心撞到柜子,立即将本就睡的不安稳的黎湘惊醒。

 黎湘瞧见站起来的霍天擎先是一愣,随后立即奔过来将他被咬伤的那只手高举起来,开口到:“你这只手还在观察期间不能放下来,有可能会引起病变的。”

 霍天擎看着自己有些滑稽地被迫举着一只手,面色不怎么好看,眉骨处的青筋动了动:“卫生间在哪。”

 黎湘反应过来,带着他出了病房,手一直都没有放下,一副很是小心的模样。

 到了门口,黎湘给他指了一下,之后想到他如果要上厕所肯定要脱裤子,不由得再次告诫:“这只手不能放下来,记住了,要不然有可能病毒会钻进脑子里的。”

 “这种村医的话你也信,有没有点科学常识。”霍天擎讽刺道,但是看着黎湘一脸警惕的模样,到底是没有把手放下来。

 脱裤子的话还好,只是等到他穿上之后发现了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该死!

 一只手,他没法拉裤子拉拉链!

第005章 你把他摸硬了

 霍天擎试了几次,还是不行,正准备将受伤的那只手放下来,就听到门外传来黎湘的声音:“霍总,手千万不要放下来啊,幸苦一下了。”

 霍天擎闻言,开口道:“黎湘,进来。”

 过了大概十秒的样子,黎湘探头进来:“总裁?”

 “里面没人,进来。”霍天擎磨牙道。

 黎湘走了进来,注意到霍天擎衣衫不整地站在马桶旁边,一手提着裤子,莫名就感觉很好笑。

 认识霍天擎这么多年,他随时都是一股精英范,就算是在床第之间,他也始终保持这属于他自己的那股风流,现在这样,实在是太过意外。

 瞧见黎湘盯着自己的下身,霍天擎磨牙道:“过来,给我拉上。”

 黎湘有些不情愿,但是又想到这个男人这会手不方便,慢蹭蹭地走过去,接过他的裤腰,往上一提,就去找西装裤的拉锁,结果,一不小心,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

 黎湘的下意识反应是有些懵,手下意识地用了个握的姿势,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硬硬的,越涨越大,还会跳。

 “嘶!”只听男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黎湘突然反应过来,一下子红了脸。

 霍天擎那张俊脸黑沉的可怕,咬牙低怒道:“黎湘,你故意的!”

 黎湘也被吓得不轻,面上却淡定的解释:“没有,我就是在找拉链,不小心的。”

 霍天擎一点都不相信她,这不小心的概率未免太大了点,冷声道:“快点。”

 黎湘纵然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一无所知的小姑娘,想到在厕所这种暧昧的地方近距离的触碰,这种感觉真是尴尬的不止一点点。

 想到就是这个东西弄的自己死去活来,双腿都有些发颤。

 黎湘好不容易找到了拉链,一手提着裤腰一手拽着拉链往上,拉到一半,卡住了,下一秒就听到头顶男人痛苦的嘶嘶声。

 黎湘这会脸已经红到了脖颈上,遮也遮不住,索性道:“这次真不赖我,是你自己。”

 霍天擎咬牙:“要不是你把他摸硬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可是你自己的兄弟你自己就不能管住吗!黎湘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往上提,只是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没有办法避开这个点。

 “黎湘,你能不能快点。”霍天擎的声音平稳,但仔细去听,已经发出了低低的喘。

 黎湘了解霍天擎就像了解他自己,自然清楚他这会恐怕已经来了感觉,更是急的满头大汗。

 他这个样子,裤子要怎么穿啊。

 黎湘提着他的裤子整个有些手足无措。

 突然,男人直接伸手拽住了她的手,塞了进去,来回......

 结束的时候,黎湘的手还有些抖,盯着自己有着木然的手看,仿佛还能感觉到那灼热的温度,整张脸红的滴出水来。

 扭过头去洗了手,这才又转过身来帮霍天擎系腰带,这一次轻而易举就拉上了,黎湘抿了抿被霍天擎用力过猛咬破了的唇。

 就在黎湘帮霍天擎的腰带扣好的同时,白天那名医生迷迷糊糊地走了进来。

 先是看到黎湘下意识地以为走错了女厕所,一个劲的道歉,最后目光却是落在她红肿的唇上,还有正准备脱裤子的动作。

 顿时,那双迷蒙的眼睛瞬间变得锃亮,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退了出去,将场地无私地奉献给了二人。

 如果只是被误会倒好,只是刚才,他们好像在很的做了一些不和谐的事,黎湘更觉得无地自容。

 只是当看到霍天擎站在那里,已经恢复一贯的高傲冷漠时,黎湘自嘲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回到病房,气氛莫名的压抑。

 天亮的时候那名医生来病房帮霍天擎检查的时候来回盯着二人的脸上,并且拐着弯的说,年轻人追求刺激没错,但是也要看看场地,顾虑一下身体情况,不要太过勉强,互相都理解一下,而且厕所那种地方真的很不卫生。

 对此,黎湘只能低着头装没听见,而霍天擎则是全程冷脸。

 等到那人好不容易出去之后,霍天擎冷声道:“他怎么会认为我们是那种关系,你又跟别人胡乱说什么了!”

 黎湘自嘲,不管是不是她的锅,推给她就对了。

 “你不是说要娶我当正牌太太,那就算我跟被人说了什么,也都是事实吧?”黎湘反问道。

 霍天擎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更被那医生的那些话弄得更加烦躁,连带着话语更加刻薄:“黎湘,你该不会以为我娶你是为了呵护你让你享清福的吧,就算我们结婚,也只是隐婚,不会让外界知道,所以,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

腹黑总裁太凶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腹黑总裁太凶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嫂子别怕,有我呢4章

    原标题:嫂子别怕,有我呢4章书名:嫂子别怕,有我呢第4章龙抓手这几天的日子对于孙浩来说,无疑是活了这近二十年来最幸福的几天。天天好酒好菜好烟的日子真的是让他很迷恋这种生活,但是也仅仅只是自娱自乐了几天之后,剩下的两万三千块钱都被他存了起来。这存起来的钱可是留着以后盖楼娶媳妇的,可不能胡乱的花,而且这边农村的礼又重的很,彩礼酒席之类的没有个五六万根本下不来,更别提还要盖楼装潢买家具了。现在孙浩满脑子都是钱,只是这钱的来路吧却不太好弄,要是老实巴交的干一辈子估计也和隔壁的老吴头一样,到头来混的一场空

  • 豪门蜜宠4章

    原标题:豪门蜜宠4章小说书名:豪门蜜宠第4章韩三少,小心啊!“韩总裁正在美国加州休养……韩副总裁正在三号会议厅开始新一轮的国际投资会议……”韩氏国际的中国区总经理元华立即应声!“嗯!”韩文磊双手一插裤袋,帅气地迈步往阶梯上走,边走边再慵懒地问:“我的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吗?”“已经准备好了,按您的吩咐,您的办公室座落在一百零六楼层,有三个会议厅与六个行政区……包括您的近千平米的办公室,与休息间……占全一百零六环楼……”总经理立即腑首说。“嗯……”韩文磊迈步先走进了韩氏国际纯金建筑的奢华大堂,再从大

  • 再见,前夫4章

    原标题:再见,前夫4章小说名称:再见,前夫第4章跨越七年的爱而沈北川却在这时,忽然迈开了步子,修长笔直的腿,一步一步走到乔初浅的面前。“你想干什么?”乔景言像个小大人似的,虎视眈眈的盯着来者,还不忘记握紧乔初浅的手。“不要欺负我妈咪!”这个叔叔面色表情冷的好像个面瘫,像是要吃了他妈咪似的。“我有点话,需要和你妈妈谈。”沈北川目不转睛盯着面前女人的脸,话却是和乔景言说的。他偏过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望向陆祁,声音冷的仿佛结了冰。“陆总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这……”陆祁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欲语又止

  • 曾想厮守到白头4章

    原标题:曾想厮守到白头4章小说:曾想厮守到白头第4章亲自示范推开V8的包间,简汐一下子感觉到了那种低气压的氛围。周围的包间都声色犬马喧嚣闹腾,唯独这里鸦雀无声……可偏偏,包间里几乎挤满了人。看到坐在沙发中间正抽烟的男人,简汐的眉心不受控制地跳了下。果然是,慕南风!在他身边,坐了一群黑衣人。而整个会所几乎所有的姑娘们,都被叫了进来,并排站在一起,一个个垂着脑袋战战兢兢。见到简汐进来,那些姑娘们的眼里才齐齐闪过一抹得救的光。“原来是慕总!怎么,我这里的姑娘们,入不了慕总的法眼?”简汐走过去在他旁边坐

  • 红豆生南国4章

    原标题:红豆生南国4章小说名字:红豆生南国第004章我要死了吗“给我抬起头!”他忽然吼了我一声,我吓的浑身都在哆嗦。我害怕他像上次那样会打我,只能怯怯的抬起头,看着他。这时候他又把裤子的拉链拉开了一些,完全把那个东西掏了出来对着我。我拼命的往后躲,不想让他手里的东西碰到我。他另外一只手伸过来薅住我的头发使劲揪,我感觉头皮都要被他扯掉了。“过来给我看着!”他恶狠狠的瞪着我。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干嘛,可是直觉告诉他在做很不好的事。平时李医生都喜欢穿着那种很整齐的西装,但是只有我知道,他看上去挺瘦的,实际

  • 坏坏首席的小猫咪4章

    原标题:坏坏首席的小猫咪4章书名:坏坏首席的小猫咪第4章快点,已经很大了两年后,颜诺20岁了,并成为了尹天寒名义上的妹妹。她不用像以前那样拼命的做家务,也不用看舅妈的脸色,她开始上贵族的学校,过大小姐般的生活。这天放学,颜诺迫不及待地回家,-想起即将上演的好戏,她的嘴角划过一丝邪恶的笑意,绝美的小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幸灾乐祸。回到尹家别墅,颜诺直奔直接奔向尹天寒的卧室。果然,房间里传来一阵阵暧昧的喘息娇吟。“天寒,快点!好舒服……”颜诺将门偷偷打开一个小缝隙,把几只假蜘蛛放了进去。正在床上和尹天寒

  • 一生荒唐,一世戎疆4章

    原标题:一生荒唐,一世戎疆4章书名:一生荒唐,一世戎疆第四章不配活着俞慕雪委屈地直摇头,她低声呢喃:“不是的,时远你听我说,替你试药的人不是陆灵儿,而是我。”“俞慕雪,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不要脸。”沈时远低吼一声。他扳直她的身子,贴着她的耳朵肆意羞辱:“是不是在自己儿子面前,越发的兴奋?”“我没有骗你,是陆灵儿骗了你,那解药是我亲手给她的!”一字一句,从心底说出口,女人死死地揪着他的衣裳,生怕会掉下来。“俞慕雪,你真以为我好骗是吗?我告诉你,你若是敢打灵儿的主意,我不介意亲手掐死这个怪物!”

  • 悠悠我心4章

    原标题:悠悠我心4章书名:悠悠我心第四章是不是初遇呢“凡景,这次回来你有什么打算啊?”白娜问她,她却一时回答不出。当四年后她又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和激动。可是她为什么回来呢?回来做什么呢?老实说,她没想好,只是想着回到这里就会离那人近一些。她也不是没有想过回来后他已经结婚了,甚至是有了孩子她又该怎么办。可是即使是这样也想回来呢,只要能偶尔地看到他也是好的。这四年,她变了很多,对爱的理解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四年前的自己是一定不会这样的。所以说,在强大的时间面前,我们所谓的坚持和爱

  • 超级惊悚直播4章

    原标题:超级惊悚直播4章小说书名:超级惊悚直播第4章五个问题房门紧闭,我站在贡桌一边,额头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浸湿。“高先生,你还好吧?我能继续提问了吗?”冰冷没有温度的声音从纸人面具下传出,像是询问,又像是催促。“没事没事,您继续问。”情况不对,我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计划逃脱路线上,至于阴间秀场的主播,鬼才愿意当啊。“高先生,下面的几个问题,我希望你能认真回答,如果你的答案不能让我们满意,你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他停顿片刻,拿起桌上皱皱巴巴的小广告补充道:“就像这张卡片真正的主人——夏驰一

  • 海枯石烂终是空4章

    原标题:海枯石烂终是空4章小说名称:海枯石烂终是空第四章:殷暖的计划“可是,依然……”“这里我说了算,什么都不是她,你们直接无视就好。”赵旭阳盯着尹依然一字一句的说着,那无情的模样让尹依然的双眼马上暗淡起来。不想留在这里当笑话,转身便上楼,拖着沉重的脚步刚回到卧室,就被一只手推了进去。看着他英俊的轮廓,她的脚步不由得害怕的往后退着,“赵旭阳,你还想干嘛?”“干嘛?”赵旭阳扯起嘴角,看着防备自己如防备瘟疫的女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逼向了墙角,“尹依然,这句话我正想问你,为什么看见殷暖,你那么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