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11章(第十一章嫉妒)

2017/10/27 10:00: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
第十一章嫉妒

师大云水涧食堂是在十一点整供饭,一群饥肠辘辘的学子们冲出教室,浩浩荡荡地奔向食堂。汇金地

因为太挤,蓝茉儿跟温阳便拎着杂酱面出来,刚踏进309宿舍就被满眼的火红色给震住了。

估计是饿得头晕眼花了,某妮子头一缩,拔腿退了出来,抬眼往门牌上一望,咦,没错了,确实是自己的窝。

可这铺天盖地的妖娆玫瑰是怎么回事?桌台上、椅子上,甚至床铺上、阳台处,玫瑰肆意绽放着。

蓝茉儿愣了半晌,陶醉在花海里,直到一声惊羡声让她心神回笼。

“天呐,好美啊,这么多的玫瑰是送给谁的啊?”温阳亦是不敢置信,捂嘴啧啧惊叹“好浪漫,好有情调!”

“估计是送给唐嫣的。”蓝茉儿揣测着,目光流连忘返地在屋内转来转去,舍不得移开,宿舍里就唐嫣有男朋友,而且还是个高富帅,应该是送她的吧。

两小妮子仿佛置身于花海之中的花仙子。版权huijindi.com

恰巧唐嫣迈着轻盈的步伐回来,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勾魂摄魄的眼神,说是祸水一点不假。

看到此景,她目光如矜贵的公主般不屑一顾,嘴角微微上扬,且故作波澜不惊地说:“哎呀,怎么老送玫瑰给我,看着都腻味了,垃圾桶都塞不下。”

“唐嫣,扔了多可惜,不是要举行‘十佳歌手’大赛嘛,贡献出去装饰舞台吧。”温阳回敬了一句。

唐嫣气得咬牙切齿,但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么多娇艳欲滴的玫瑰,搁谁都不愿意无私奉献出去。

温阳冷哼了几声,突然目光在一处定格,然后指着不远处惊呼:“看,那儿好像有一张卡片!”

蓝茉儿定睛一看,那层层叠叠的花朵中,果然有一角洁白露出,而唐嫣已经小心翼翼地挪进去,长指一捏,故意扬高声音读着:“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你浪漫满屋。——古先生”

古先生?可是她男朋友明明姓纪。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11章(第十一章嫉妒)唐嫣的笑容一瞬僵住了,她不死心地将卡片翻来覆去,愣是只有这简短的几个字。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很合时宜地响起,蓝茉儿慌忙摸出来接起。

“花收到了吧?”电话那头,古亦宸正立于落地窗前,轻轻摇曳着手中的红酒。

“这……是你送来的?”掩饰不住的惊喜与不安,头一次有人送自己玫瑰,虽然这个戏码很老套,但却是让她心潮澎湃,某妮子杏眼含情,一副情窦初开的娇羞模样。

“当然。从来都是女人倒贴过来,没想到我竟然还得学着追小女生,感觉好怪异。”古亦宸随口答了句,眼角眉梢都染着笑意。阅读huijindi.com

这句听着好欠扁,蓝茉儿扯了扯唇角,良久才笑眯眯地开口:“我替师大全体学生感谢您,这次‘十佳歌手’大赛的舞台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美的一次。”

“……什么意思?”

“这些花将会送到系里,点缀舞台。”

“死丫头,你活腻了是不是?!”

……

一时间,师大漫天飞扬的都是这件事,蓝茉儿的名号传遍校内外。

“听说过材料系那个蓝茉儿不,大家都传疯了,有个叫古先生的男人送了她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羡慕嫉妒恨啊!”

“听过,很励志的一个女生,而且对于跟她表白的男生,都拒之千里之外,据说这次的玫瑰全运到马可音乐厅装饰舞台了。”

也有些黑心的妞儿愤愤不平道:“她是施了什么狐媚妖术,勾了这么多男人心……”

总之,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传到了慕潇潇的耳里。

古家典雅奢华的庄园内,一辆白色宝马“嘎”一声在院落里停下。

车门打开,一个优雅婉约的女孩下了车,佣人迎了上去,那女孩只是象征性地应了一声便径自走向大堂。版权huijindi.com

“慕小姐,请稍等一下,太太正在书房呢,我去禀告一声。”

书房里,秦夕卓刚写好一副字,她出生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嫁到古家时,也不像一般豪门阔太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没事焚一炉熏香,在长桌上展开一段宣纸,狼毫笔一挥,苍劲有力。

丈夫去世那段时期,古氏财团人心惶惶,股票跌倒谷底,随时都有可能宣布破产,也就在那时,儿子从国外回来,继承了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企业,值得骄傲的是,儿子的魄力果然惊人,只几年时间,古氏财团便扭亏为盈,在同行业中杀出一条血路,将国内顶尖的高新材料企业拓展为享誉全球的一流材料集团。

古氏财团,因此被称为“盛世王朝”。

可是,也从那时起,儿子废寝忘食的工作,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她知道,儿子有更大的宏图伟业要去实践,渐渐的,她也就习惯了有儿子跟没儿子一样的生活,女儿也成天不见踪影。

只有笔墨陪伴着她,她才可以暂时忘记孤独,戒骄戒躁,处理事情时更加气定神闲。

“太太,慕小姐来了。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11章(第十一章嫉妒)”管家无声无息地走来,轻轻禀告。

“快请进来。”秦夕卓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赶忙扔下笔,迎了出去。

慕潇潇在客厅,连忙起身行礼,笑着搀扶秦夕卓的手肘:“阿姨,一个人在家练书法吗?”

“嗯。”秦夕卓笑容可掬地应了一声,她一直喜欢乖巧可人的慕潇潇,“丫头,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这老太婆呢?”

“阿姨,您这样卓尔不凡的气质,就算到了一百岁,也不会是老太婆。”

“这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你们年轻人都喜欢热闹,来陪我不闷吗?”

“当然不会,我巴不得天天陪着您,这样您就不会孤单了。”慕潇潇自然八面玲珑,哄得秦夕卓合不拢嘴。

“难得你有这份心,可惜,你跟梵儿有婚约,不然当我的媳妇可真是没话说,呵呵。”

“那您就当我是干女儿呗。”慕潇潇扯了扯唇角,谁能知道她心中的苦涩,谁又能知道,一表人才的未婚夫,其实根本不喜欢女人,他每天出没于休闲会所,夜总会,也都是掩人耳目,“对了,亦宸最近没回来过吗?”

“没有。”秦夕卓长叹一声,“他兴许都忘了还有我这个妈!”

慕潇潇颔首浅笑,剪水秋瞳中逝过一缕复杂的光芒,“我前几天倒是在卡菲丽餐厅见到他了。”

“哦?”秦夕卓沉思了片刻,“他去那边干什么了?”

“跟一个叫蓝茉儿的女生吃饭,也是师大的,我见他们动作有些亲密,应该关系不菲。”

秦夕卓皱了眉,才担忧地说:“不知道这个女孩人品如何,有机会我倒想见一见她,不过亦宸是该结交一个好女孩了。”

慕潇潇轻咬着唇,有点点泪花在眸中闪烁。

人生最痛苦的事便是,快要毕业快要奔向自由时,发现自己还有一个毕业论文要弄。

蓝茉儿爬上床铺,在电脑跟前盘腿而坐,一边绞尽脑汁地写论文,一边往嘴里不住地塞薯片。

电话狂轰了过来。

“蓝茉儿,你晚上有时间吗?俱乐部的小美生病请假了,你来替班。”电话那头是“魅色”高级俱乐部的经理。

替班?开什么国际玩笑,小美可是包房服务生,而她只是在厨房帮忙而已,可不想在那些纨绔子弟面前抛头露面,万一被揩油了怎么办。

蓝茉儿抓了一把薯片,咬得咔咔脆响,“经理,我也有事,要写毕业论文。”

“你在干什么!”那咔咔的烦人声音让经理皱紧了眉头。

小妮子满嘴的薯片,只得含糊不清地答道:“不是说了么,在写论文。”说着,又抓了一把薯片往嘴里塞。

“我在问你吃什么?!”

“……乐吧薯片。”

“蓝茉儿,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告诉你,别触犯我的底线,爱干不干,不干就趁早滚蛋!这年头,有钱赚,到哪找不到人来兼职,我等会就让财务给你结算工资!”

等这一连串雷鸣似的的咆哮过后,蓝茉儿才将手机凑近耳朵,和声和气地说:“经理,您别生气,我去还不行吗?”

她是踩了狗屎运么,不然怎么会遇到这种动不动就雷霆万钧的领导。

所谓的高级俱乐部,也就是为男人而设的温柔乡,销金窟,姿色好一些的服务员会安排在VIP包间,而她一直在厨房给糕点师打下手,哪里懂得什么接待顾客的礼仪。

蓝茉儿心里一遍遍祈祷,可别出什么乱子才好,可她一抬眸,便望见舞台上的舞娘,她们使出浑身解数,正疯狂地扭动着柔若无骨的妖娆身子,火红色长发,胸前只缠着一道薄如蝉翼的纱布,呼之欲出的雪白浑圆在流光溢彩之中狂颤着。

“魅色”是全城唯一一家全天营业的高级俱乐部,就连白天,顾客都是爆满。

台下的男人兴奋地呐喊,那血脉喷张、饥肠辘辘的模样吓得蓝茉儿仓惶后退……

“干什么呢,这么慢!”经理眼尖,从身侧拍了她的肩膀,“快去换衣服!”

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撩上何少,以身相许可好10章

    原标题:撩上何少,以身相许可好10章小说名:撩上何少,以身相许可好第十章以身相许可好“你放心,傻不了,我还指着用它报仇呢!”听她提起报仇,何心淮沉了沉眸子,脸色也狠厉了。“你放心,这事我会替你做主的。凡事伤害过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他说得信誓旦旦,寒婧夏却没往心里去,一想到徐思海就想起了纪云,忙问道:“纪云呢?你把她怎么了?”“她?还能去哪?自然是进监狱了。”何心淮说的不以为意,寒婧夏却沉默了。纪云只是推了她一下便进了监狱,徐思海害了她的父母和哥哥,怎么还能活得好好的?心安理得地占有她父亲的

  • 霸道导演请喊停10章

    原标题:霸道导演请喊停10章小说:霸道导演请喊停第十章去剧组陆励琛低头,目光在陆曼笙身上扫了几下,“小东西。”小?东西?他竟然还敢对她进行言语上的侮辱,陆曼笙没好气的说:“陆大导演这是没戏拍了吗?闲到这种地步。”“你们之间的气氛很诡异。”一直没说话的沈容予嬉笑着说。陆曼笙一记飞眼瞪向沈容予。陆励琛双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陆曼笙,“来陆氏上班。”“为什么?”陆曼笙反问,有诈。陆励琛走向沙发,坐下,眼睛瞟到亮着的手机。“老爷子给你留了股份。”陆励琛靠在沙发背上翘起二郎腿。陆曼笙呵了一声,叉着腰

  • 婚迷心窍:钻石男神心上宠10章

    原标题:婚迷心窍:钻石男神心上宠10章小说名:婚迷心窍:钻石男神心上宠第10章霍公子追女孩子手段太low车上,唐慕晚给唐宁打了个电话。得知那丫头被人拦住了,联系不上她人又不敢随便跟人动手,只能在外面焦急。唐慕晚让她先回家去,她晚点就回去。大晚上的,霍公子亲自带人到了医院,惊得院长都从家里匆忙赶了过来。本来只是一些淤青连外伤都算不上的唐慕晚硬被带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没有骨折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后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候了。上好药的唐慕晚被迫坐在那里一边看着院长讨好巴结霍庭琛,一边听着小护士讨论着霍公子

  • 我的一品小王妃10章

    原标题:我的一品小王妃10章小说名字:我的一品小王妃第十章:秦北琰?两人听到慕容雪说的这么理所当然,也放下心来,丫丫走上前来看到慕容雪手上的擦伤连忙说道:“小姐,奴婢给您擦点药吧?以后若是留了疤痕就不好看了。”慕容雪点了点头,上一世她身上的伤痕数不胜数,好不容易结了痂,却又添上了一层新的伤痕,无论她多么凄惨,都唯有一人怜惜过自己。可如今这一点小小的皮外伤都被人心疼着,也着实令人可笑,看着慕容雪莫名其妙的笑了出来,佟小妹走上前轻轻拽了拽慕容雪的衣襟:“雪姐姐,你疼不疼?”慕容雪摇了摇头,佟小妹疑惑

  • 替身王妃10章

    原标题:替身王妃10章小说:替身王妃第十章十七王爷的奶娘高公公去内务府里挑选,伺候欧阳飞的嬷嬷跟丫鬟,正好看见了十七王爷的奶娘在,于是赶紧的上前一步。“李妈妈能否借一步说话?”你妈妈看着对自己客气,高公公,点了点头,然后随她来到僻静的地方,有些不解的开口。“高公公找老奴有什么事情吗?”高公公笑眯眯的把今日十七王爷来宫里请旨赐婚和自己去侯府里的所见所闻,跟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一一的跟李妈妈说了。李妈妈听了高公公的话,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真的吗?十七爷真的来宫里请求赐婚了?”高公公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 金牌皇后10章

    原标题:金牌皇后10章小说:金牌皇后第十章简体字信件王昕儿颇感兴趣的接了过来,抽出里面的白色信纸,展开细细的看了起来,只见里面赫然是一封简体信的内容,在这个崇尚复杂的世界,永远只有繁体字,怎么可能有简体字,这么说,原主真的是穿越过来的。“……怎么了,昕儿。”百里陌轩担忧的望了过去。“没,没什么。”王昕儿回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上面的字,你能看懂?”百里陌轩早已找过当朝的知名大学士看过此信,但是没有一个人认识是何字体,但是从字体的结构来看,应该是某种不知名的文字,如果昕儿能看懂,难道说,昕儿是

  • 王妃要爬墙10章

    原标题:王妃要爬墙10章小说:王妃要爬墙第10章怎么他还活着“一会跟着本王,不要乱说话,行礼问安就够了。”马车里,祁君墨嘱咐了左亦扬一句:“顶撞了父皇母后,太子也保不住你。”再次听他提到太子二字,左亦扬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忧郁。小翠死之前也说她别想嫁给太子!看来原主儿与太子是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了。一边瞪了一眼祁君墨,明知道,人家二人情投意合,还做这种缺德的事,强娶她入府,拆散了一对有情人。虽然她并在不意太子。祁君墨也白了她一眼,他觉得左亦扬这样的性格,若不是有些功夫傍身,到哪里都会死的快。嚣张跋扈,

  • 医品嫡妃10章

    原标题:医品嫡妃10章小说名字:医品嫡妃第十章老太君洛阳王世子一发话,整个房间之中的人都惊住了。穆千娆惊的是这个白衣公子为何会无缘无故为她说话,而穆钟珂惊讶的却是世子居然插手了侯府中事。方氏的发丝有些凌乱,穆千蓉和身边的两个丫鬟连忙给方氏整理了一下容态。刘嬷嬷和一干下人们站在一边,不大的房间被占的满满登登的。穆千娆面容平静,双眼出神的看了眼晏天扬。一时间,这个白衣公子在她眼中的形象倒是好了一些。毕竟皇室之人生性薄凉,她可不指望着有人为她出头。尤其是她这样没有丝毫地位丝毫外表的女子。正在穆钟珂想要

  • 医妃风华10章

    原标题:医妃风华10章小说:医妃风华第10章医术非凡暮辰都是一脸的震惊,他惊的是苏南烟竟然敢动手伤百里澈,真是找死,他更不能接受的是,百里澈竟然从椅子上下来了,还蹲在了苏南烟的面前,这不是秘密吗?任何人都不能知道的秘密。这可是关系着整个王府的生死存亡。感觉手腕一痛,百里澈忙收了手,眸光似火,狠狠瞪着苏南烟:“你还真让本王刮目相看,白日那一掌,没能要了你的命,现在,是想让本王送你去见阎罗王吗?”“王爷!”左宿已经上前,检查着百里澈被针刺中的手腕,一边面色低沉的看向苏南烟,一脸的警告,他真不明白苏南

  • 王爷威武:扑倒除妖小娇娘10章

    原标题:王爷威武:扑倒除妖小娇娘10章小说名字:王爷威武:扑倒除妖小娇娘第十回出入如入无人境苏陌篱的眸光闪了闪,道:“妾身只是在安慰那个小女孩,至于有雨否,那要看老天爷。”孟君辞听罢,缓缓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话。苏陌篱用余光看了他一眼,“妾身知道,王爷心急,这雨再不来,皇上便要降罪,到时候整个恒王府,便不能幸免。”这次换孟君辞不做声了,他听了这话后,依然沉默。苏陌篱其实也挺佩服他这股子淡定的,也许他心急如焚,但是他面上从不表现出来,让人觉得,他好像早已胸有成竹一般。她也知道,孟君辞不与她说罪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