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绝代佳人15章(第15章 度宗帝浣溪殿诉情周贵妃永宁宫倾心)

2017/10/27 14:32:0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绝代佳人

第15章 度宗帝浣溪殿诉情周贵妃永宁宫倾心

度宗帝浣溪殿诉情周贵妃永宁宫倾心“朕根本就不能因为你而把宁王怎么着,宁王毕竟是朕的亲弟弟。网站http://www.huijindi.com/”度宗皇帝对周紫莘说道。度宗皇帝自从是在荣王府见过周紫莘之后便是念念不忘,如果说不是因为这次他不惜动用了这些所谓的不光明的手段之后他都不可能说是有任何一丁点儿战胜自己的亲弟弟宁王赵梦轩的机会。

但是如今周紫莘见到皇帝的时候其实她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家族,而是曾经那个让他深爱着的男人,宁王。

度宗皇帝听到了这个话之后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儿的,江山与美人不可兼得,但是自己不能够把自己的江山让给他的弟弟,并不是他知道他弟弟不敢要,而是他更知道如果说他不是皇帝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周紫莘。

“陛下,臣妾不想着因为臣妾让你们兄弟二人陷入到这……”周紫莘其实还是心理舍不得宁王,毕竟无论是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宁王都是要比皇帝好的多,有时候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似乎是并不怎么过多的拿他来和另一个男人比较,因为在这个女人的世界里早已经没有了别的男人。

“爱妃,你不用说了,朕知道应该怎么做,宁王毕竟是朕的亲弟弟,按理说宁王应该回到建康府去,但是朕不能在你我二人的大婚之日便是让朕的这个兄弟背井离乡。”皇帝从周紫莘身边站起身来,而后往他专门给周紫莘的到来而专门盖的这座宫殿走了几步。汇金地他知道自己把紫莘从宁王的手里抢过来确实是有些不近人情,可是用咱们现在的话说这爱情是自私的,如果说自己成全了与宁王的兄弟之义,那恐怕自己便不能够抱得美人归了。

周紫莘看着皇帝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她的心里也是有些担心了,毕竟说这伴君如伴虎,周紫莘还真是有些担心这个昨日甚至说是刚刚还对自己柔情百倍的,但是这个时候她不知道在这个皇帝的心里在琢磨着什么呢?

“陛下……”周紫莘一声柔情般的呼喊,倒也是将她平日里的那几分的娇滴滴的性格给轻轻松松的展现出来了,度宗皇帝虽然说心中确实是有些不快,但是当他听到周紫莘这声柔情般的呼喊之后,他紧锁的眉头便是开始渐渐的舒缓了不少。微笑瞬间取代了原本凝聚在他脸上的几朵愁云,放佛是在天上凑起来的几朵的被刚刚周紫莘这吹起来的一阵清风瞬间的给吹散了不少。

“爱妃……”度宗皇帝转过身来,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竟然是这原本一直微笑常常挂在脸上的周紫莘这一刻怎么突然间多了几分的愁容,按理说这天下最不应该有愁容的便是周紫莘,周紫莘乃是国公爷的女儿,而且这周紫莘如今嫁给了当朝的皇帝之后更是红极一时,应该说在很多的人呢看来这天下最为幸福的人便是这个周紫莘,但是当皇帝看到了她脸上的这几许的愁容的时候,他还真是有些不解了。

当然此时此刻美人的一颦一簇似乎是关系着这位皇帝的心理波动,按理说这天下是皇帝的,皇帝应该是为了自己的江山发愁,为了自己的社稷担心,但是这一刻当周紫莘的这些面部表情的变化还真是让他这个万事不关心的皇帝开始焦虑起来。或许是他当初根本就不能够理解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背后所谓的荒谬,但是如今当看到周紫莘的这份愁容的时候他的心里还真是有那么几分效仿周幽王的冲动。

“爱妃你怎么了?为何看上去这脸色这么不好啊?”度宗皇帝一把抓着周紫莘的手说道。说明huijindi.com周紫莘这一刻还真是感受到了这位看似风流的皇帝给以自己的真心,毕竟说皇帝抓着她手的这一刻她可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怀,或许是当初宁王能够给予自己这种关怀,但是当宁王真的离开自己那一刻的时候,周紫莘真的以为这种所谓的关怀可能将永远地告别自己,但是当此时此刻这位坐拥天下的皇帝真的是把这一切都给及自己的时候,周紫莘的心里还真是多了几分的激动。

周紫莘把刚刚自己的担心给说了出来,周紫莘轻声说道:“陛下……”她把这句话说完了之后便是把刚刚抬起来想着凝视度宗的眼神瞬间给收了回去,等到真的是让周紫莘这么看了一眼之后他便是赶紧着把这目光转向了这自己脚下的地板上,继续轻声说道:“陛下,臣妾不想着因为臣妾让您如此的为难,臣妾适才见到了陛下似乎是有些愁容,这便是……”或许是因为担心,也或许是因为刚刚度宗的话确实是让自己觉得了几分的感动,周紫莘这么说着的时候,眼中的泪水便是也一滴滴的开始往下滑落。

度宗皇帝虽然说现在拥有了周紫莘这个人,但是根本就没有得到她的心,即便是两情相悦的情人之间似乎是也不完全能够转入到人们的内心深处,毕竟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着那么一部分是单单属于自己的。

度宗皇帝还真是以为周紫莘是在为了刚刚自己的那份愁苦而担心呢,任何一个男人当看到女人的泪水的时候,都会从心底里逐渐的滋生出来几分的怜惜,正如每个女人的心底里都是会有那么几分的母性似的,这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是会有那么几分对于女人的怜悯。尤其是一个男人在得到全天下的时候可能会高兴,但是这种高兴似乎是不能够和自己能够得到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的为自己流下的泪水时候相比。

度宗皇帝一把便是把周紫莘揽入了自己的怀里,他笑着对周紫莘说道:“爱妃,怎么会呢,朕能够和你在一起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因为你担心呢,能够和你在一起是朕生平最为快乐的时候!”

周紫莘从来都没有想到度宗皇帝真的是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当她依偎在度宗皇帝的怀里的时候,他不禁开始回忆起来自己的那一个让自己依偎的男人——宁王。

当初也是在宁王的怀里,宁王对自己诉说了那几句甜言蜜语,直到现在这一刻宁王说过的话其实自己还是记得的,这么多天以来虽然说自己睡在度宗皇帝的身边,但是日日夜夜甚至都是能够在自己的大脑当中浮现出来宁王的样子,宁王的话语。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紫莘,本王真的很高兴能够和你在一起,为了和你在一起的这时光本王愿意舍弃一切能够舍弃的。”

当时还是少女的自己已经觉得这个许诺已经是很认真,让人很感动了,因为说实话这确实是没有谁能够让自己感到如此的温暖与感动,现在回忆起来当初的自己还真是有些少不更事,但是当同样的话语真的是从宁王的哥哥,当朝的皇帝,这个拥有全天下的男人的时候虽然说他的身份确实是比宁王重的多,但是对于自己来说这一切放佛都是一样的,因为不管宁王还是自己眼前的这位度宗皇帝无一例外他们俩都是男人,都是此时此刻爱着自己的男人。

这句让自己感到熟悉的话语似乎是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少的感动,但是没有让他想到的是度宗皇帝可是渐渐的说了这么句话,这句话可是让周紫莘彻底在心里上承认了自己已经是度宗的女人这个事实了,而且也是心甘情愿的接受度宗的女人这个身份了。

“紫莘,为了你,朕能够舍弃一切,朕怎么能够因为你而不高兴呢,你在朕身边的这一刻真的是比朕当皇帝还要高兴!”周紫莘简直都不敢相信度宗皇帝的话语,但是毕竟度宗是个皇帝,这种身份自己毕竟还是他的贵妃,怎么也不能够有所怀疑,或许是这一辈子度宗皇帝都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说过这样的话。

或许是出自于自己心中的那种好奇,周紫莘含着刚刚还未干涩的眼睛渐渐的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这个属于天下同时在这一刻也属于自己的男人。度宗也是看着刚刚从自己的怀抱当中出来的周紫莘,而后他便是带着那对于很多人期盼已久的如同阴霾的天气里冲破阴霾的那几缕阳光似的那几缕温柔似的笑容看着她。

还没等周紫莘开口说话呢,度宗皇帝便是自己微笑着说道:“怎么,爱妃难不成不相信朕刚刚说的话?”

周紫莘虽然说心里确实是有些担心,但是这一刻当看着从度宗这脸上洒出来的笑容,以及这份自信的眼神之后,她还真是不敢摇头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很多的事情都是这么言不由衷,脑海之中的下意识在一定的程度上总是能够操纵着我们的大脑,同时在一刻也是这样的。

周紫莘虽然说在心里总是暗示着自己不能够摇头,但是飘荡在她脑海当中的下意识还真是让他的头很不自然的摇了摇。随后他便是没有任何迟疑的又点了点头。

看着周紫莘刚刚的这个表现度宗皇帝还是干出来了一件让周紫莘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一件事情,度宗皇帝突然慢慢的放开周紫莘而后走到这周紫莘所居住的这间宫殿窗户旁,打开这扇朱漆的窗户便是能够从度宗皇帝所在的位置的角度上看到悬挂在天上的那轮明月,今日已经是到了六月十五了,天上的那轮明月早已经是如同这一轮明镜一样高高的悬在在广阔的苍穹之中,六月的天气早已经是酷暑难耐了,而今天正好是自己入宫以后的第十五天,记得上次月圆之时周紫莘能够清晰的记得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还是宁王,如今自己已经是当今皇帝的周贵妃了。

周紫莘还是在纳闷儿为何皇帝单单是要把这扇窗户给打开,当他的脚步踏进这个宫殿的那一刻其实在整个宫殿的南面他都是不会允许任何一间窗户打开,因为他不希望自己的爱妃这里被任何人看到,虽然说是酷暑难当的六月,但是因为这件宫殿乃是度宗皇帝专门命人新建的,里面不惜动用了上百万贯的钱财弄了不少的通风设施,而且这里面还是有许多的冰块,这整个的宫殿其实是建在大内的旁边的宫廷内湖湖畔的,而且里面在夏天的时候可是备足了那些解暑的冰块,整个的宫殿可是让度宗皇帝没少花钱,但是度宗皇帝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一切,度宗皇帝还是吩咐下去了,要在入秋之前把周紫莘的另一个宫殿给建好,周紫莘一年四季每个季节,随着天气的变化是可以随便的更换自己的宫殿的。

周紫莘的好奇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呢,度宗皇帝便是把她给拉到了窗前,悬在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皎洁的月光洒在周紫莘与皇帝的脸上。周紫莘万万没有想到皇帝竟然是做了这么一件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度宗皇帝竟然是给周紫莘跪下了。网站huijindi.com

周紫莘还在惊讶之时度宗皇帝便是说道:“爱妃,如今这月宫上的月老为证,朕愿意为了爱妃舍弃一切,此生只羡鸳鸯不羡仙!”

度宗皇帝这么一跪虽然说是把周紫莘给弄得震惊住了,但是度宗皇帝毕竟是个天子,周紫莘怎么能够承受这天下的跪拜呢,周紫莘也是赶紧着给度宗皇帝跪下了。周紫莘然后便是赶紧着给度宗皇帝磕了两个头,然后说道:“陛下,陛下恕罪,陛下恕罪,臣妾万万不敢啊,陛下……”

周紫莘虽然说是对皇帝的话很是感动,但是这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皇帝,她心中此时此刻已经是没有任何一分的感动了,有的更多的反而是这种所谓的担忧了,皇帝乃是天子,没有谁能够和他相提并论即便是皇后都不能够说是要求皇帝怎么样,更别说是自己这么个贵妃娘娘了。

可是度宗皇帝既然是能够为了周紫莘放弃皇帝的尊严,此时此刻他已经是没有任何所谓的顾忌了,他拦住了给自己磕头的周紫莘而后笑着说道:“爱妃,万万不可如此,朕说的是真心话,此时此刻朕愿意对天盟誓。朕希望你此时此刻不要把朕当成是皇帝,你只要是把朕……”

度宗皇帝似乎是意识到了如果说想着让周紫莘把自己当成是他的男人的话,此时此刻或许是这个自称就应该有所改变了。他笑着说道:“爱妃,你只当是把我当成是自己的男人,一个永远爱你的男人,此时此刻,我不是皇帝,你也不是贵妃,我只当你是我生命里的那个女人,我也希望你只当我也是你生命中的那个男人,紫莘,你愿意吗?”

周紫莘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脑残的皇帝会说出这样的甜言蜜语来,其实周紫莘更是不知道度宗皇帝自从登基的那一天开始他便是一直强化着这个朕的称谓,因为如果说没有这个称谓的话,放佛是就没有他的权力一般。因为从小的时候开始度宗皇帝便是一直觉得自己不如宁王。正是因为心里的这个所谓的委屈以及对于这些所谓的问题在心里流露出来的不安,甚至可以说是他对于这种权利的控制欲已经是达到了极点了,可是这一刻为了这个女人度宗皇帝还真的是舍弃了这些所谓皇室的尊严了。

最难战胜的敌人往往不是敌人,而是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内心,度宗皇帝能够把这份心中的恐慌给战胜了,为的只是让自己面前的这个爱人能够真正的相信自己是爱她的。

周紫莘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此时的她已经是流下来了感动的泪水,虽然说这些泪水是感动的,但是当她含着这些眼泪点了点头的时候,度宗皇帝的心里也是莫名的滋生出来了几分的不舍,一想都是没有什么顾忌的他这一刻可是觉得这个女人的一滴眼泪对于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的珍贵了。

度宗皇帝轻轻的抚摸着从周紫莘的眼中滑落的那几滴泪水流过的脸庞,他还是真的不知道当自己的这双能够掌管着天下的双手真的是抚摸着这个让自己心动的女人的那一刻,这个原本还是对他有些敌意的女人的心已经是渐渐的开始真的属于这个对自己如此的男人了。

“陛下,臣妾万万没有想到您能够如此待臣妾,臣妾何德何能能够让陛下如此的看重,臣妾愿意一生陪伴陛下,一生伺候在陛下的身边。”

听着周紫莘这么说完了之后,度宗皇帝便是赶紧着把周紫莘给慢慢的扶起来,度宗皇帝趁着这月光以及这宫殿外灯笼照出来的灯光,仔细的端详着能够充满了自己整个的视线当中的周紫莘。周紫莘也是慢慢的把自己的眼睛朝着度宗皇帝的眼神递过去,当他们俩眼神交汇的那一刻,度宗皇帝不禁把自己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爱妃,你真美,朕能够把你给娶到手里,真是朕这一辈子的福气,朕真愿意这么一辈子都看着你。”

周紫莘已经是让度宗皇帝的甜言蜜语给说的五迷三道了,不过周紫莘还是打趣的说道:“陛下……”

绝代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代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丁香浓浓沁心脾6章

    原标题:丁香浓浓沁心脾6章小说名字:丁香浓浓沁心脾第6章逃跑贺璘睿一把将叶清苓抱起来,将她放在早已放好水的浴缸里,“好好洗澡,如果还想再来一次,你也可以选择不洗。”清苓颤了一下,“你出去,我自己洗。”“你有十分钟时间。”贺璘睿摸了摸叶清苓的头,然后离开了浴室,还顺手将浴室的门也关上了。安静下来的叶清苓觉得浑身都痛,但比不过心上的痛。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卖了她,在母亲正需要救助的时候!泡在浴缸里,她崩溃地哭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按住她的头,将她拉起来:“洗干净了?”她望着他,满身恐惧。“再给你五

  • 早安,小逃妻6章

    原标题:早安,小逃妻6章小说名字:早安,小逃妻006是吃饭?还是捉弄?第二天,夏惜柔就带着自己的东西来到三十八楼,靳言绎为她配了一张单独的私人办公桌,以便她可以更加有效地工作。秘书室的几位女职员在看到夏惜柔时有些惊讶,昨天中午她们都出去吃饭,自然也就错过了一场好戏。不过在知道夏惜柔连跳数级,一下子从小妹升到了助理秘书,难免会心生嫉妒,此时看着她的眼神都和以往不同,夹杂着一丝嫉妒和讥讽。凭什么这样长相的人能夺得总裁的青睐,平步青云,而漂亮能干的她们,却无法让总裁的视线停留在她们身上,哪怕只有一分钟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6章

    原标题:女子监狱的男狱警6章小说书名: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第6章苦了你了,兄弟李主任?她找我来干嘛?回想起今天上午她在我大腿上若有若无的那一触,还有她那意味深长的眼神,难道她真的是...不过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我的领导,明天我的分配大权还掌握在她的手里,说什么我也不可能将她拒之门外。“来啦!”我应了一声,来到门边,一把将门拉开。门一开,我眼神猛地就是一缩,刚刚还残留着的睡意立刻不翼而飞!李主任穿着制服,但是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我靠,这娘们儿竟然没有穿内衣!她看到我的时候,眼神往下撇了撇,随即她的眼神也

  • 婚久成瘾:总裁夜夜欢6章

    原标题:婚久成瘾:总裁夜夜欢6章小说:婚久成瘾:总裁夜夜欢第6章小野猫,好久不见江暖暖也没强迫她收下戒指,只是犹豫着问,“你想离婚这件事,陵懿知道吗?”黎景致淡淡的说,“他应该比我更想从这段婚姻中解脱吧。”说曹操,曹操就到。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进入他的视线。陵懿带着一个女人一起进了江家的珠宝店,看那样子像是准备给这个女人买首饰。女人目光黏腻的盯着他,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黎景致楞了楞,然后迅速背过身去,对江暖暖说,“东西你留着,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跟

  • 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6章

    原标题: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6章小说名: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第6章妈咪快过来“你们去哪儿?”女司机回头问道。“我们去皇家酒店。”苏小琛出声道。“哟!有点远,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带你们去。”女司机也是热心,怕这么小的孩子被拐,赶紧带他们去找父亲。经过半个小时的路程,终于到达了皇家酒店的楼下,小琛看了一眼计费时上面的价钱,他拿出一百元递给司机。“谢谢阿姨,给您钱。”“也谢谢小朋友。”司机收了钱,然后朝他们指道,“诺,从这里花坛走过去,看见那大喷泉了吗?那就是酒店的入口处。”“谢谢。”苏小馨也跟

  • 陪你走过黄昏尽头6章

    原标题:陪你走过黄昏尽头6章小说名:陪你走过黄昏尽头第6章?送她去精神病院顾白霜竟被顾南笙的一巴掌给扇懵了,撑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人。“顾南笙,你敢打我?”顾南笙冷笑:“打你又怎么样?你要打回来吗?”以前她不敢打对方,结果就是被顾白霜骑在脖子上欺辱,现在她已经想通了,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百般忍耐。反正,最终的结局都是被陆北城和顾白霜厌恶,她还窝囊的忍着干什么?“顾南笙,你别以为我不敢!”顾白霜表情扭曲,怒气汹涌,扑到床上,摁着顾南笙就去抓她的脸,拽她的头发。顾南笙没耐心跟她打架,推开了

  • 若爱深埋于岁月6章

    原标题:若爱深埋于岁月6章小说:若爱深埋于岁月第6章钻一个“我不是故意的。”她立马道,“如果不是你拿脚绊我,我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怎么?沈大小姐,这儿可没监控,你说我用脚绊了你,可要讲证据。”宋恒顿了一下,更加好笑的看她,“更何况,就算我真的做了,那又如何。”沈知夏猛地抬头,是,宋恒本就是来找麻烦的,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不过沈大小姐也不用紧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只要你能哄得我开心,这些酒,我替你赔。”宋恒似笑非笑,“要么,你来吻我,要么……”他突然跨开步子,羞辱性的指了指自己胯下,“

  • 少年爱6章

    原标题:少年爱6章小说书名:少年爱第6章秘籍那个领头的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的面前,怒气冲冲的就推了我一把,问道:“你小子和黄富贵是什么关系,说,那黄富贵到底躲那里去了?”我强做镇定,知道这个时候说的每一句话必须都得滴水不漏,要是让这帮人抓到了把柄,那后果就严重了。“我没骗你们,我真的是下柳村的,我来拿药,没找到黄大夫,便问了邻居,邻居告诉我黄大夫上山采药去了。”那个领头的瞪了我一眼,说道:“放屁,他真的要是进山采药了,能不拿背篓吗?难道他采完了药不用拿回来吗?”我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也是

  • 透视神眼6章

    原标题:透视神眼6章小说名:透视神眼第6章神农鸡血玉地上的青铜器,虽然质地精良,但也被摔的有些断裂,一件宝贝眼睁睁就被林飞毁了!现场的人无一不是痛心疾首!老刘眼睛刀子一般的瞪着林飞!“小子,你最好说出个所以然,否则别想站着走出去!”齐老叹了一口气,也有些郁闷了,看向林飞的眼神也带着一种怨恨。毕竟西周青铜器这玩意,保存至今的凤毛麟角,毁一件少一件,林飞摔碎的不仅是青铜器,也是摔了齐老珍爱的老玩意,让他痛失一件镇店之宝。“你给我站着别动,我现在就报警!这个责任你要自己承担,跟嘉盛集团没有半分关系!刘

  • 我的27岁女邻居6章

    原标题:我的27岁女邻居6章书名:我的27岁女邻居第六章难缠的女客户荒唐过后,我的心中随即被一种浓重的愧疚所取代,那个我觉得对不起的人就是肖娟。期间我给肖娟打过几次电话,除了些不咸不淡的甜言蜜语之外,我还告诉她我会把赚来的提成如数存进银行,我让她放心,我一定会在两年之内实现对她和她妈的承诺。肖娟很感动,嘱咐我别光顾着工作,要注意身体。只是我们再也没在视频中恩爱过,我提了几次,肖娟都以她妈在家不方便拒绝了。理由很充分,我没有资格怀疑。当然,王凌凌的美艳动人会时不时的在我的脑海里和梦里闪现,我的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