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1088816章

2017/10/27 16:02: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10888

第16章:两个无耻的窃贼

 来到公司,照例先打开电脑看了一会儿社会新闻,然后又去朋友们的微博转了一圈,试图找一些好笑的段子让自己乐乐。汇金地

 无意中发现两天前颜妍发了一条微博,微博的主要内容便是她和方圆的结婚照片,这条微博颜妍艾特了一圈人,唯独没有艾特我,我当然知道,她是害怕方圆和她的修成正果会让我联想到自己和简薇的黯淡收场,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带着疼痛的祝福我昭阳给的起。

 他们的婚纱照有好多个主题,其中有一组照片命名为“沉默着欢喜”,在这一组照片中方圆和颜妍两人互相牵着手但面无表情,看上去很沉默,而照片的背景却是一棵微笑着的向日葵,点出了“沉默着欢喜”这个主题。

 这是一个很赞的主题,但本却不属于他们,这个主题是3年多前,简薇很有超前意识的问我该怎么拍我和她的婚纱照时,我灵光一现提出来的……我觉得在沉默中的欢喜才最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和起岁月的侵蚀,永远保持下去。

 我轻轻叹息,心却因为无情的岁月变迁而疼痛,沉默了许久,我笑了笑在颜妍的这条微博下留言:“两个无耻的窃贼,祝你们永远幸福!”

 点上一支烟,奋力的吸了一口,悠长的吐出,可弥漫的烟雾却瞬间被吹进来的风给肢()解,于是我也看到了一副尽是裂纹的画面,画面中的简薇依旧是三年前爱着我的模样躺在我的怀里,称赞我提出的“沉默着欢喜”这个主题,我们一起很欢喜的决定有朝一日结婚时,一定会用这个主题去拍一组婚纱照。

 可终究我们用不上这个主题了,于是被方圆和颜妍这两个没有创新意识的损友给剽窃了去……呵呵,对此我一点也不难过,真的不难过……只是会想起那天黄昏下的我们,是多么的因为憧憬结婚而欢喜。

 ……

 中午时分,我和方圆在公司的餐厅吃饭,从今天的下午起,方圆便开始休两个星期的婚假,有些工作他需要暂时转交给我。

 花了十分钟和方圆聊完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又聊起了他和颜妍即将举行的婚礼。1088816章

 我向方圆问道:“颜妍的伴娘找好了吗?”

 方圆点了点头,道:“本来颜妍是打算在她们公司找一个女同事做伴娘的,这不简薇回来了吗,肯定找简薇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才向方圆问道:“你的伴郎是我吧?”

 “怎么着,你是想临阵脱逃吗?”方圆脸一沉问道。

 “你俩这是按的什么心?你和颜妍就不考虑这么安排我和简薇会有多尴尬吗?”

 片刻方圆才反应了过来说道:“是哦,我和颜妍还真没想到这个点上,这么安排你们是挺尴尬的。”

 “知道就行,而且我和简薇已经分手了,让我们做你们的伴郎、伴娘不吉利!”我又补充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后怕!”停了停又问道:“那你和简薇谁退出来?”

 “你休婚假了,工作的事情都压在我头上,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着做伴郎,还是我退出吧。”我想了想说道。

 “那行吧,这事儿还真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原文huijindi.com”方圆言语间带着些遗憾说道。

 我当然也觉得遗憾,可按照结婚的风俗,让一对已经分手的男女做伴郎伴娘,对结婚的两口子而言是不太吉利。

 稍稍沉默一会儿我问方圆:“想到伴郎的其他人选了吗?”

 方圆做了个让我安心的表情说道:“不用想,现成的,找向晨就成。”

 别说,向晨做方圆的伴郎是个在合适不过的人选,当初上大学时一个班级就属我们仨关系最铁,只是向晨是南京人,毕业后回了南京,没和我们一起待在苏州,但是革命阶级的友情一直还在。

 我点了点头问方圆:“我和他有些日子没联系了,这小子最近在忙什么呢?”

 方圆感叹道:“他们家那烟酒店这两年做的不错,听说在南京开了好几间分店,最近准备公司化运作,又搞了个800平米的旗舰店,光旗舰店的形象设计费就花了30多万,做的挺上档次的!”

 我也叹道:“他爹真牛逼啊!人到老年了还活活把这小子整成了一个富二代!”

 方圆耸了耸肩说道:“这事儿和他爹还真没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三叔在商务局工作,还是实权派,他们家那烟酒店做大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我认同了方圆的观点,这个社会有人脉和没人脉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比如我和向晨便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

 下午方圆便离开了公司,我的工作也随之忙碌了起来,直到晚上八点才下班,次日,尽管是星期六,我依旧在忙碌中加了一天的班,主要还是代替方圆忙GUCCI在我们商场设专柜的项目,这两天里一直和GUCCI那边的考察团进行对接,又根据他们的要求修改着项目企划案。

 仅仅两天,我已经有了焦头烂额的感觉,继而厌烦,这让我明白:相较于方圆我的工作能力还是差了些,至少他在处理这些事件时一直很游刃有余。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星期六的晚上九点,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坐上了回家的末班车,心情却没有因为明天的休息而轻松些,脑子里想的尽是明天方圆和颜妍婚礼上的情形,虽然我为他们的喜结良缘而高兴,可又不愿意在这样贴满喜字的场合里与简薇见面,而这种不愿意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越来越强烈,在我看来方圆和颜妍的婚礼对我和简薇而言是一种残酷的鞭笞和拷问。

 也或许简薇不会在乎这种拷问,但我真的在乎!

 ……

 回到住处已经9点半,我并没有立即洗漱休息,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继而沉浸在焦虑的情绪中不能自拔,甚至忘记了用吉他弹一首歌让自己放轻松些。

 我喝了一杯凉水,就这么躺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发呆,片刻之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米彩回来了,这两天她回来的比我还迟,可能她也有自己的夜生活,不过这和我没多大关系。

 屋里的烟味让米彩皱了皱眉,她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你能不在客厅里抽烟吗?”

 我并不在意米彩的质问,无所谓的说道:“客厅抽烟怎么了,又没去你房间抽。”

 “客厅也不行,我不想每天回来,刚进屋就乌烟瘴气的。”米彩声色俱厉的说道。

 “那我下次抽烟把窗户打开行了吧,风吹进来一会儿就散了。汇金地”我在焦虑的情绪下耐着性子对米彩说道。

 “那也不行,以后你只能出去抽,这个屋子里不允许。”

 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也皱眉说道:“这也不允许,那也不允许,你把我当孙子了是吧?……我在这间屋子里住了两年多,哪个角落我都抽过烟,包括你现在住的房间和……卫生间的马桶上。”

 在我动怒后,米彩却忽然很淡定的对我说道:“你要这么不满,那你自己去找间房子住,就是爬上屋顶抽烟也没人管你。”

 我不语,却厌烦被人掐住软肋的感觉,可又反抗不得,心中恨不能自己成了大款买下这间屋子,然后很牛逼的爬上屋顶去抽上一支烟。

 半晌我将烟盒揉成一团,恶狠狠的扔进了垃圾篓里,瞪着米彩粗暴的说道:“小爷我不抽了,满意了吗?”

 米彩平静的看着我问道:“小爷?你刚刚不是说自己是孙子的吗?”

 我怒言:“扯淡,是你把我当孙子,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孙子了?”

 米彩笑了笑,又一耸肩,转身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是在给我下圈套,让我在浑然不觉下承认了自己是她的孙子……我忽然产生一种想对着她房间喷口血的冲动,太他妈欺负老实人了!

 ……

 洗漱完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闭的死死的,又找到一包烟,拆开点上一支,然后打开窗户,躺在床上抽着。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半天没响起的电话,没有任何征兆的响了起来,我呆愣了半天在铃声快要结束时才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起了电话,然后接通。

 电话里传来颜妍熟悉的声音:“昭阳,睡了吗?”

 “躺下了,还没睡。”

 颜妍叹道:“又想心事呢?单身的男人真可怜!”

 “你等会儿再打过来,我先去卫生间哭一会儿。”我没好气的说道,颜妍和方圆一个德行,每次都把人安慰的想死。

 颜妍笑了笑,道:“行了,和你说正事儿。”

 “快说。”我又吧嗒吸了一口烟说道。

 “……我现在和简薇在一起呢?她今天晚上住在我家。”颜妍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我克制住自己的心跳,故作平静问道:“你没和方圆在一起吗?”

 “你傻啊!我现在肯定在自己家的啊。”说完言语甜蜜的补充道:“等我的夫君明天来娶我!”

 “哦。”

 “那个……你要和简薇说几句吗,她正在客厅和我爸妈聊天。”颜妍的声音压的更低了。

 我无言以对……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另一个声音:“颜妍你在干嘛呢?”

 然后又传来电话骤然挂断的“嘟嘟”音,我却迟迟没有挂断电话,我听的出来那是简薇的声音。

 终于电话自动挂断,一会儿后颜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刚刚你听到简薇的声音了吧……吓死我了,我是背着她给你打的电话,这事儿得你们当事人同意沟通,我才好帮你们搭线,要不显得我挺没分寸的!”

 我并没有回信息只是在沉默中掐灭掉手中的烟头,她的声音却依旧在我的耳畔萦绕,又想起那个在落雨的黄昏中欢喜的我们。

 其实今夜是否沟通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实际的意义,毕竟我们明天会带着真实的身躯见上一面,而且三年都过去了,还在乎再熬过一个焦虑的夜吗?

 -

10888》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888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撩婚总裁无下限9章(第9章 如果是你,我不卖)

    原标题:撩婚总裁无下限9章(第9章如果是你,我不卖)书名:撩婚总裁无下限第9章如果是你,我不卖温凉习惯性没出息的顿住了脚步,这样的自己,她自己都有些鄙视,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只要祁夜让她站住,她就一定会第一时间顿住,尽管已经过了七年,却还是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惯性。妖娆的女子身上穿着真丝的睡袍,硕大的胸若隐若现的透着完美又诱人的曲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都穿着睡衣刚从浴室出来,不用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者说,已经发生过什么……这一刻,温凉突然有些恶心,月兰现在尸骨未寒,他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和其他女人

  • 亲亲我的小宝贝9章(第9章来看戏的)

    原标题:亲亲我的小宝贝9章(第9章来看戏的)小说名字:亲亲我的小宝贝第9章来看戏的直到他的手碰到她的敏感地带,她如梦初醒一般的晃过神来……她推开了他,目光起了几分惊恐。“咳,对不起。”沈祐快速的收手自己举动,移开目光,心底暗暗的懊悔!“没事。”毕竟沈祐是她的救命恩人,怎么能听他的道歉,而且,情迷意乱的事,不能怪他一个人。很快,苏烟洗好从浴室出去。沈祐坐在贵妃椅处,苏烟则坐床沿,刚才的事令她后怕。她的身子在发抖,沈祐察觉后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他刚发现苏烟的外套没拿时,是没想过要还给她的。但是外套

  • 不负情深不负卿9章(第9章:云前妙选芙蓉侍(一))

    原标题:不负情深不负卿9章(第9章:云前妙选芙蓉侍(一))小说名称:不负情深不负卿第9章:云前妙选芙蓉侍(一)物色侍婢吗?这倒是奇了,那人终于发现自己手底下的人不够使唤了?沈予有些幸灾乐祸,看着管家笑道:“原先你家主子刚来时,我便瞧他凄凉得很,堂堂世子,身边儿只有两个丫鬟。当时他自己怎么说来着?说是有浅韵、淡心足够了。”沈予调侃地笑着,仿佛很乐意看一场名叫“食言而肥”的大戏:“你说你家主子这个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管家知晓沈小侯爷与自家主子情同手足,说这话毫无恶意,便如实回道:“小侯爷您误

  • 医道生香9章(第0009章 用嘴吸)

    原标题:医道生香9章(第0009章用嘴吸)小说书名:医道生香第0009章用嘴吸“你这个风心脏病其实不算很严重,我只收你五万块钱,明天开始,连续找我针灸两次,回家喝两付我给你开的汤,基本就可以痊愈了。对了,明天我就不收你钱了。”楚南一边将针从对方的大陵、内关、支正,太冲等位拔了下来,一边嘱咐。“哎,谢谢神医,谢谢神医,我感觉服多了,想不到多年的老病,居然被神医三下两下就给治好了,这是五万块钱,如果神医有时间,我还想单独请神医吃饭谢。”这个半百老者一边穿好衣服,一边千恩万谢的把五万块钱给楚南。楚南收

  • 故园难再留眷恋9章(第9章 癌症)

    原标题:故园难再留眷恋9章(第9章癌症)小说:故园难再留眷恋第9章癌症他淡漠将血抿掉,去卫生间洗了手,接着,打通私人医生的电话,“你说实话,我还能活多久?”“三……三个月。”那边的声音带着颤意。谁都不知道。商场上那个叱诧风云的慕寒卿,身患绝症,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一旦他去世,华国的经济市场将产生难以估量的震荡。这些,跟慕寒卿无关。他得知自己患癌的那天,就决定找出那个爱不得恨不得的女人。她是他心头难言的痛,跟附骨之蛆一般,将他整个人牢牢绑住。他这辈子,就爱过这么一个女人,也只来得及爱着一个。临死之

  • 我要的情深似海9章(第9章 绝情)

    原标题:我要的情深似海9章(第9章绝情)小说名称:我要的情深似海第9章绝情言落,她蓦地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染着挑衅看向他“慕战北,有种就杀了我!”嘴角勾起的弧度里,却是一片死灰般的凄绝和她对视的一瞬间慕战北幽深的眸子怔了一下,捏着她脖子的手顿住她这双素来装得清纯无比眼睛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凄冷这般绝望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凭什么绝望?有什么资格绝望?苒苒没了孩子没了子宫,最开心的不应该是她吗?“怎么?慕先生什么时候这么没种了?不敢杀?还是……”七月勾唇一笑“还是舍不得?”她挑衅的语言瞬间又激怒了慕战北,

  • 鲜妻在上:独家甜宠9章(第9章:诛心,我是来退婚的)

    原标题:鲜妻在上:独家甜宠9章(第9章:诛心,我是来退婚的)书名:鲜妻在上:独家甜宠第9章:诛心,我是来退婚的眼前这个油头粉面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连她家少爷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有什么资格跟她家少爷相提并论?夏初一就是为了这么个男人弄死也不肯嫁给她们家少爷?!福管家面色越来越冷!“福管家,小孩子不懂事,让您看笑话了。”夏江成一边抹着脸上的汗一边小心翼翼的道歉。福管家眯着眼扫了一圈在场的人,矜贵的没有开尊口,心里却道:一家子上不了台面的,这亲,真的不能结!不然真的是害了她家少爷!夏江成见福管家不说话

  • 妙手村医9章(第9章 女神的病)

    原标题:妙手村医9章(第9章女神的病)书名:妙手村医第9章女神的病她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入双腿之间,触碰的一瞬间,一声忘情的呻吟从她口中发出,这让潘岳的心脏一瞬间停跳。“我勒个去,这到底在玩哪一出?难道我正在做梦?”潘岳的眼睛睁得老大,一眨不眨地看着正背着自己自揉的韩梅。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一瞬间的疼痛让他明白,他并没有做梦。“不行,我不能在这……”韩梅压制着内心的躁动,缓缓转身,潘岳连忙闭上眼睛,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不让极乐元气膨胀起来。即便这样,小潘岳都已经有抬头的迹象,若真举起来,那他可就

  • 极品姐妹花9章(第9章 不许说谎)

    原标题:极品姐妹花9章(第9章不许说谎)小说:极品姐妹花第9章不许说谎李毅被郑雅丽的话吓得一激灵,立刻从刚才的飘飘然中惊醒过来,跟郑雅丽拉开距离,一脸错愕的说:“雅丽,你是不是喝多了,在说什么胡话呢?”郑雅丽对李毅有这样的反应并不意外,再次拉近两人的距离,嘴巴都快要亲在李毅的脸上了,娇声问道:“姐夫,你认为一杯红酒我会喝醉吗?”李毅跟郑雅丽喝过酒,知道这丫头年纪不大,可是酒量却不小,一杯红酒自然不会醉。只是,郑雅丽提出的要求,让李毅大跌眼镜,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郑雅丽:“那……你让我跟你上、床?”

  • 书名:嫂子9章(第9章 厨房play)

    原标题:书名:嫂子9章(第9章厨房play)小说名称:书名:嫂子第9章厨房play我怀着一种非常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家里。嫂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能已经洗过澡了,穿着一群粉红色的睡裙。睡裙的款式其实非常普通,但是好看的人不管穿什么都好看,哪怕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睡裙而已。粉红色的睡裙让嫂子的脸看上去非常少女。我刚才在周娜那里没地方发泄的火气在看到嫂子之后又彻底死灰复燃起来。“曹立,你怎么才回来?”“我被老师留堂了。”如果是平时,嫂子肯定会对我破口大骂,说很多难听的话,我已经做好了心理预期,但嫂子只是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