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1088816章

2017/10/27 16:02: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10888

第16章:两个无耻的窃贼

 来到公司,照例先打开电脑看了一会儿社会新闻,然后又去朋友们的微博转了一圈,试图找一些好笑的段子让自己乐乐。1088816章

 无意中发现两天前颜妍发了一条微博,微博的主要内容便是她和方圆的结婚照片,这条微博颜妍艾特了一圈人,唯独没有艾特我,我当然知道,她是害怕方圆和她的修成正果会让我联想到自己和简薇的黯淡收场,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带着疼痛的祝福我昭阳给的起。

 他们的婚纱照有好多个主题,其中有一组照片命名为“沉默着欢喜”,在这一组照片中方圆和颜妍两人互相牵着手但面无表情,看上去很沉默,而照片的背景却是一棵微笑着的向日葵,点出了“沉默着欢喜”这个主题。

 这是一个很赞的主题,但本却不属于他们,这个主题是3年多前,简薇很有超前意识的问我该怎么拍我和她的婚纱照时,我灵光一现提出来的……我觉得在沉默中的欢喜才最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和起岁月的侵蚀,永远保持下去。

 我轻轻叹息,心却因为无情的岁月变迁而疼痛,沉默了许久,我笑了笑在颜妍的这条微博下留言:“两个无耻的窃贼,祝你们永远幸福!”

 点上一支烟,奋力的吸了一口,悠长的吐出,可弥漫的烟雾却瞬间被吹进来的风给肢()解,于是我也看到了一副尽是裂纹的画面,画面中的简薇依旧是三年前爱着我的模样躺在我的怀里,称赞我提出的“沉默着欢喜”这个主题,我们一起很欢喜的决定有朝一日结婚时,一定会用这个主题去拍一组婚纱照。

 可终究我们用不上这个主题了,于是被方圆和颜妍这两个没有创新意识的损友给剽窃了去……呵呵,对此我一点也不难过,真的不难过……只是会想起那天黄昏下的我们,是多么的因为憧憬结婚而欢喜。

 ……

 中午时分,我和方圆在公司的餐厅吃饭,从今天的下午起,方圆便开始休两个星期的婚假,有些工作他需要暂时转交给我。

 花了十分钟和方圆聊完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又聊起了他和颜妍即将举行的婚礼。原文huijindi.com

 我向方圆问道:“颜妍的伴娘找好了吗?”

 方圆点了点头,道:“本来颜妍是打算在她们公司找一个女同事做伴娘的,这不简薇回来了吗,肯定找简薇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才向方圆问道:“你的伴郎是我吧?”

 “怎么着,你是想临阵脱逃吗?”方圆脸一沉问道。

 “你俩这是按的什么心?你和颜妍就不考虑这么安排我和简薇会有多尴尬吗?”

 片刻方圆才反应了过来说道:“是哦,我和颜妍还真没想到这个点上,这么安排你们是挺尴尬的。”

 “知道就行,而且我和简薇已经分手了,让我们做你们的伴郎、伴娘不吉利!”我又补充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后怕!”停了停又问道:“那你和简薇谁退出来?”

 “你休婚假了,工作的事情都压在我头上,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着做伴郎,还是我退出吧。”我想了想说道。

 “那行吧,这事儿还真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汇金地”方圆言语间带着些遗憾说道。

 我当然也觉得遗憾,可按照结婚的风俗,让一对已经分手的男女做伴郎伴娘,对结婚的两口子而言是不太吉利。

 稍稍沉默一会儿我问方圆:“想到伴郎的其他人选了吗?”

 方圆做了个让我安心的表情说道:“不用想,现成的,找向晨就成。”

 别说,向晨做方圆的伴郎是个在合适不过的人选,当初上大学时一个班级就属我们仨关系最铁,只是向晨是南京人,毕业后回了南京,没和我们一起待在苏州,但是革命阶级的友情一直还在。

 我点了点头问方圆:“我和他有些日子没联系了,这小子最近在忙什么呢?”

 方圆感叹道:“他们家那烟酒店这两年做的不错,听说在南京开了好几间分店,最近准备公司化运作,又搞了个800平米的旗舰店,光旗舰店的形象设计费就花了30多万,做的挺上档次的!”

 我也叹道:“他爹真牛逼啊!人到老年了还活活把这小子整成了一个富二代!”

 方圆耸了耸肩说道:“这事儿和他爹还真没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三叔在商务局工作,还是实权派,他们家那烟酒店做大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我认同了方圆的观点,这个社会有人脉和没人脉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比如我和向晨便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

 下午方圆便离开了公司,我的工作也随之忙碌了起来,直到晚上八点才下班,次日,尽管是星期六,我依旧在忙碌中加了一天的班,主要还是代替方圆忙GUCCI在我们商场设专柜的项目,这两天里一直和GUCCI那边的考察团进行对接,又根据他们的要求修改着项目企划案。

 仅仅两天,我已经有了焦头烂额的感觉,继而厌烦,这让我明白:相较于方圆我的工作能力还是差了些,至少他在处理这些事件时一直很游刃有余。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星期六的晚上九点,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坐上了回家的末班车,心情却没有因为明天的休息而轻松些,脑子里想的尽是明天方圆和颜妍婚礼上的情形,虽然我为他们的喜结良缘而高兴,可又不愿意在这样贴满喜字的场合里与简薇见面,而这种不愿意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越来越强烈,在我看来方圆和颜妍的婚礼对我和简薇而言是一种残酷的鞭笞和拷问。

 也或许简薇不会在乎这种拷问,但我真的在乎!

 ……

 回到住处已经9点半,我并没有立即洗漱休息,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继而沉浸在焦虑的情绪中不能自拔,甚至忘记了用吉他弹一首歌让自己放轻松些。

 我喝了一杯凉水,就这么躺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发呆,片刻之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米彩回来了,这两天她回来的比我还迟,可能她也有自己的夜生活,不过这和我没多大关系。

 屋里的烟味让米彩皱了皱眉,她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你能不在客厅里抽烟吗?”

 我并不在意米彩的质问,无所谓的说道:“客厅抽烟怎么了,又没去你房间抽。”

 “客厅也不行,我不想每天回来,刚进屋就乌烟瘴气的。”米彩声色俱厉的说道。

 “那我下次抽烟把窗户打开行了吧,风吹进来一会儿就散了。来自huijindi.com”我在焦虑的情绪下耐着性子对米彩说道。

 “那也不行,以后你只能出去抽,这个屋子里不允许。”

 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也皱眉说道:“这也不允许,那也不允许,你把我当孙子了是吧?……我在这间屋子里住了两年多,哪个角落我都抽过烟,包括你现在住的房间和……卫生间的马桶上。”

 在我动怒后,米彩却忽然很淡定的对我说道:“你要这么不满,那你自己去找间房子住,就是爬上屋顶抽烟也没人管你。”

 我不语,却厌烦被人掐住软肋的感觉,可又反抗不得,心中恨不能自己成了大款买下这间屋子,然后很牛逼的爬上屋顶去抽上一支烟。

 半晌我将烟盒揉成一团,恶狠狠的扔进了垃圾篓里,瞪着米彩粗暴的说道:“小爷我不抽了,满意了吗?”

 米彩平静的看着我问道:“小爷?你刚刚不是说自己是孙子的吗?”

 我怒言:“扯淡,是你把我当孙子,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孙子了?”

 米彩笑了笑,又一耸肩,转身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是在给我下圈套,让我在浑然不觉下承认了自己是她的孙子……我忽然产生一种想对着她房间喷口血的冲动,太他妈欺负老实人了!

 ……

 洗漱完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闭的死死的,又找到一包烟,拆开点上一支,然后打开窗户,躺在床上抽着。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半天没响起的电话,没有任何征兆的响了起来,我呆愣了半天在铃声快要结束时才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起了电话,然后接通。

 电话里传来颜妍熟悉的声音:“昭阳,睡了吗?”

 “躺下了,还没睡。”

 颜妍叹道:“又想心事呢?单身的男人真可怜!”

 “你等会儿再打过来,我先去卫生间哭一会儿。”我没好气的说道,颜妍和方圆一个德行,每次都把人安慰的想死。

 颜妍笑了笑,道:“行了,和你说正事儿。”

 “快说。”我又吧嗒吸了一口烟说道。

 “……我现在和简薇在一起呢?她今天晚上住在我家。”颜妍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我克制住自己的心跳,故作平静问道:“你没和方圆在一起吗?”

 “你傻啊!我现在肯定在自己家的啊。”说完言语甜蜜的补充道:“等我的夫君明天来娶我!”

 “哦。”

 “那个……你要和简薇说几句吗,她正在客厅和我爸妈聊天。”颜妍的声音压的更低了。

 我无言以对……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另一个声音:“颜妍你在干嘛呢?”

 然后又传来电话骤然挂断的“嘟嘟”音,我却迟迟没有挂断电话,我听的出来那是简薇的声音。

 终于电话自动挂断,一会儿后颜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刚刚你听到简薇的声音了吧……吓死我了,我是背着她给你打的电话,这事儿得你们当事人同意沟通,我才好帮你们搭线,要不显得我挺没分寸的!”

 我并没有回信息只是在沉默中掐灭掉手中的烟头,她的声音却依旧在我的耳畔萦绕,又想起那个在落雨的黄昏中欢喜的我们。

 其实今夜是否沟通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实际的意义,毕竟我们明天会带着真实的身躯见上一面,而且三年都过去了,还在乎再熬过一个焦虑的夜吗?

 -

10888》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888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7章(第7章 瞬息移动的凤冠)

    原标题: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7章(第7章瞬息移动的凤冠)小说名字: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第7章瞬息移动的凤冠“什么!”我猛地睁开眼,一咕噜爬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丝杨。“啥都瞒不过老娘!我早说过,寝室楼阴得很,早晚得出事,我上次到床底下捡手机,出来后眼睛红了半年,你还记得不,还有一次……”丝杨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嘟嘟的扫射着,但是我一点都没听进去了,因为我突然想到昨晚的那声巨响,该不会……我跌跌撞撞的奔到窗前,打开窗子往下看去,地上躺了一个女生,身子弯的像只虾,头部下面一滩红红白白的液体。她的两

  • 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7章(第7章 买卖划算稳赚不赔)

    原标题: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7章(第7章买卖划算稳赚不赔)小说名: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第7章买卖划算稳赚不赔“你需要一个靠山,我需要一个妻子,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你只需要照顾我,这笔买卖很划算,我保证你稳赚不赔。”顾情深抿了一口红酒,他很有耐心等待何奈奈的答案,自己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不过是又多了区区几分钟又有何妨。当然他的耐心却仅仅只对何奈奈一人。何奈奈抬头望着顾情深,眼眸中的神情坚毅,手紧紧地攥住衣裙,像是下用了很大的勇气做下了这个决定,“好!”何奈奈离开时,已是深夜,她沿河街道也不知走了多久

  • 战神主宰7章(第7章 强力境)

    原标题:战神主宰7章(第7章强力境)小说名称:战神主宰第7章强力境入夜,在一家名叫“聚贤”的客栈之中。这家客栈便是江尘和青罗的暂时栖身之所。在宽敞的天字号房间中,江尘沐浴过后,身穿一间简单汗衫,长发肆意垂在脑后,双腿微曲,双手半抱虚空,沐浴着从窗外吹进来的微风,气息变得绵长悠远。这是一套武学拳法的起手式!蜕凡第二重“招式”,就是借助修炼武学招式,将灵气牵引而出,强化四肢和腰腹的筋肉,开拓体力!只有将招式修炼到一定境界,自然跨入第三重“强力”之境,届时力量大增,超越普通人十倍!忽然之间,江尘动了,

  • 玄天魔帝7章(第7章 魏门)

    原标题:玄天魔帝7章(第7章魏门)书名:玄天魔帝第7章魏门陈然只看了魏空一眼,就是收回目光。此刻,他需要注意的是站在魏空前面的那个带头青年,虽不知这青年的实力,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并不是青年的对手,更何况,这青年身后还站着几个气势不凡的青年。“呵呵,仅仅开脉二层,便敢去九月林,还在里面杀了人,你胆子倒是不小啊。”被魏空喊做“二哥”的青年冷笑,眼神也很冷。“你是谁?”陈然问,眼神警惕。“我二哥是魏门的二当家,魏行。”青年未开口,魏空已经是开始叫嚣:“当初在九月林,你竟敢杀我魏门的人,真是找死!”陈然眼

  • 神武主宰7章(第一卷 入世之枭第7章 九娘)

    原标题:神武主宰7章(第一卷入世之枭第7章九娘)小说名称:神武主宰第一卷入世之枭第7章九娘包裹被送进去了,之后有人真的要见萧默了。跟随着一名婀娜女子,萧默和叶家兄妹第一次踏入了落凤阁的大厅。他们看到的都是白玉般的立柱,都是大红色的包间和雅座,特别是中间的舞台极其宽敞,四周居然还有喷泉不断涌出,制造了无数的造型,颇为壮观。至于内里的人,除了和带路女子同样香艳婀娜并且衣着极其暴露的艺女之外,剩下的便是到此一掷千金的男人们。老的少的,独眼的瘸腿的都有,也有衣冠楚楚却左拥右抱假装听曲的,更有一些衣衫不整

  • 绝世剑神7章(第7章 闯下滔天大祸?)

    原标题:绝世剑神7章(第7章闯下滔天大祸?)小说名:绝世剑神第7章闯下滔天大祸?“碎你丹田。”再次被叶云言语呛到,王霸面色愈加阴沉,身体也是动了。下一刻,王霸腰间的宽刀自动出鞘,稳稳的落入其手中。那把宽刀,很多人都不陌生,名叫屠虎刀!是皇城第一炼器大师,以坚硬著称的五金玄铁为原料,花费九九八十一个日夜,方才炼制而成。在炼制成功之后,还曾经在逆水池之中,泡制七七四十九个日夜。堪称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也就在王霸握刀柄的刹那,那把漆黑的宽刀整个变成了红色。其上,好似是弥漫着一层烈焱,又似是一条火龙。朝

  • 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7章(第7章 跟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样)

    原标题: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7章(第7章跟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样)小说名字: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第7章跟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样顾善接到曹安的电话时,吓了一跳,这个宗世霖身边的助理她是知道的,当年她和宗世霖的结婚证,好像还是他去帮着处理的。一般没事这个助理不会联系她,现在突然打电话过来,顾善心里有点慌。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女神,我出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哈。”顾善心里着急,不等关妙妙回答,就忙忙跑了出去。“喂。”到外面,她立刻接了电话,“曹助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啊?”车内气氛很沉默,空气很凝固。顾善坐得

  • 我的绝美女校长7章(第7章 我当你小三)

    原标题:我的绝美女校长7章(第7章我当你小三)小说名:我的绝美女校长第7章我当你小三“你……你要对我负责,要治好我!”秦诗函抬起头来,面色通红,却又带着无尽的希望,死死盯着。说得那可真是理所当然,搞得好像唐晨有这个义务似的。看她那期待的样子,唐晨有些于心不忍。一边大一边小倒没什么,一般都是因为发育不全,刺激一下就行。可她的情况似乎有点特殊,并不是简单地发育不全,而是……叹了口气,唐晨郁闷道:“我可负责不了,不过,你先让我看看你什么情况吧。”“啊?你……你流氓!”秦诗函更是面色通红,心肝扑通直跳的

  • 盛宠第一佞妃7章(第7章 给老子闭嘴)

    原标题:盛宠第一佞妃7章(第7章给老子闭嘴)小说书名:盛宠第一佞妃第7章给老子闭嘴“……”非画额头默默的流下一滴冷汗,公子这起床气还真是不小。转眼间,门口一抹小小的明黄色怒气腾腾的冲了进来,绯画立即闪到一边,免得殃及池鱼。燕明朗站在窗前,鼓着一双眼睛瞪着床上一脸烦躁的顾流离,奶声奶气的吼道:“你这个骗子,你说陪本宫玩的,可你到现在还在睡。”“给老子闭嘴!吵什么吵!”燕明朗身边的公公刚一进来就听到顾蓅离这大逆不道的话,脚一软便瘫在了地上。皇上啊,老奴愧对你的嘱托,没有照顾好太子,让他被奸佞如此欺负

  • 盛世田嫁7章(第7章 绝美小乞丐)

    原标题:盛世田嫁7章(第7章绝美小乞丐)小说书名:盛世田嫁第7章绝美小乞丐唐琉璃气鼓鼓的出了村。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唐锣这样的老实人,那唐筛什么时候将他当做兄弟过,崔氏更是雁过拔毛,可是他就是这样老实巴交的忍着,可真是……唐琉璃气恼的跺跺脚,可能是因为喊了唐锣一声爹,她心里对唐锣这种性子十分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站在河边,唐琉璃捡起几块石块来,狠狠的丢在水里。“啊!”这会儿,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声,就见那河水里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臂来,紧接着就冒出一颗黑乎乎的脑袋。唐琉璃皱皱眉,这才三月的天气,怎么就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