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天纵:极品小妖仙20章

2017/10/27 21:44:08 来源:网络 []

小说:天纵:极品小妖仙

第20章 借玉之名

不经意间才发觉天空一寸一寸暗了下来,帝都霁城像是一个巨人,肩披霞光,在一声声催眠曲中渐渐坠入了梦乡。天纵:极品小妖仙20章

那是白挽和在哼着模糊的调调。点点火光跳跃在她眼前,清瘦的背影被浅浅的光芒拉长,她抿着双唇,泛白指尖仍旧在细细翻阅那本《上古神物之婵玉》。

身旁的男子合上折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问:“要不要吃点什么?”

“嗯?”她揉了揉眼睛,语气慵懒,“不用了。”

“天晚了,休息吧。”

“啊?”白挽和手抖了一下,顿时某些书页散开落了一地,她当即弯下腰来七手八脚地捡起那些掉落的散页,又一张张重新排好顺序。

“孤王就说上一句话,你犯得着吓成这样么。”

公子上予呵呵笑了两声,接着俯下身来帮她捡起飘落身边的一些纸张。推荐huijindi.com不经意间,两指相碰那一瞬间,白挽和那只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她尴尬地笑了笑,接着习惯性撩起额前发丝,稍微把那本书整理了下。

上予不由分说直接捉住了她的玉手,却是像摸着一块冰,凉飕飕的触感直抵内心。他说:“明儿让那宫女给你抓一些补气血的药材。婵玉对主人就是这点不好,会吸收主人的气血增加自己的灵力。”

白挽和警惕地看着他,嘴唇翕动:“你不是逆灵族人么,怎么对婵玉这么了解?”

“因为婵玉蕴含的灵力是无法想象的,孤王一直在等一个能开启它灵力的人,而你,就是孤王要找的婵玉之主。”

他说这话时,眼角掠过一丝依旧轻蔑的笑容。

捕捉到那双眼眸中的邪念,白挽和是一阵胆寒,她低下头去,唇角泛出一个苍白的微笑:“我、我去厢房休息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刚迈出一步,胳膊却被扯住,就那么一使劲,白挽和转了个圈又栽倒在那宽阔的胸膛里。他低头在纤长的脖颈处嗅着那淡淡体香,声音里充满了魅惑:“既是夫妻,为何要分床而睡?”

白挽和感觉到自己颈动脉的搏动,紧张的气氛四散,甚至她舌头都有点打结了:“我、我……我身体充满了体寒之气,你、你就不觉得冷么。”

“孤王抱着就不冷了。”

说着就把她横抱起来朝着床榻走去,怀里的白挽和已经不敢乱动了,乖乖的像只小猫,任由那双臂膀把她放在柔软榻上,又轻解衣带躺在她身边。从来没有和一个人挨得这么近过,连他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一手揽着白挽和,这样一来她就只能枕着他的手臂,虽然不如枕头舒服,她还是迷迷糊糊地会周公去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白挽和居然就幽幽地醒来了,依稀记得在梦里面还是地宫的森森白骨,她踩着一地尸体缓缓前行,如同没有思维的人偶,唯一的信念就是继续前行。汇金地忽而低下头来,入眼的却是一地鲜血,那触目惊心的殷红色,深深刻进了白挽和心里。此刻她才发觉自己素色的衣衫上沾染的,全都是点点血迹,她害怕极了,想要脱下这染血的衣裳,哪知这素衣却像是粘在身上似的,无论怎样都扯不下来。

再回头时后面跟着一个个身躯僵直的亡灵,他们青紫色的唇微微张开,嗫嚅着说:“你欠了我的命。欠了我的命……还给我!”无数个亡灵追过来,白挽和迈开双腿就想逃走,可是腿像是被什么绊住了,她眼前一黑就向前栽了过去。

再回忆起这个梦,好像就是真的发生了一样,惊得她一身冷汗。坐在床上意识才逐渐变得清醒,而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她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轻声唤了句简儿。

年轻的姑娘从窗边探过头来:“娘娘?”

“有没有莲子羹啊?”

一听王妃娘娘终于想要吃什么东西了,简儿欢喜得很,端着一盆水就进了侧殿,她走得急,那水还洒出来些许。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娘娘,王上特别叮嘱说您体寒,要给您多放一些补气血的食材,红枣您还吃得惯么?”

“嗯,行。我吃什么都可以。”

简儿握着桃木梳细细地为王妃梳发,镜里她的容颜泛着苍白,带着灵秀之气的眼眸却是比从前有神了许多。如墨发丝柔顺地垂下,与简洁的素衣甚是相配,简儿想,终归王上还是喜欢这般清素的女子,像那个梨妃娘娘整天浓妆艳抹也没见王上往她那殿里面踏进去一步。

指尖抚上脸颊,白挽和微微勾起嘴角,问了句:“团猫又去哪儿闹了?”

“回娘娘的话,奴婢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团猫了,王宫这么大,也不知道族哪里撒欢了。”

“哦。我这段时间可能需要独立做一些事情,需要安静。天纵:极品小妖仙20章

简儿立刻会意,连声说自己不会打扰她的,而且还为白挽和指了一个地方,说是王宫最为幽静的地方,枫却林。

顾名思义,这是一片枫树林,巴掌大的枫叶肆意张扬在着,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曳,一丛丛树叶绿了又红,红了又绿,时光便踏着这薄薄的枫叶一层一层走过。

简儿说,原本枫叶在冬日雪天就落叶了,但王宫的枫却林却不像那些普通枫树,等到冬临深雪才是最美。羽毛般的枫叶上落了点点积雪,枝头被压弯了,偶尔“咯吱”一声传入耳内,某根枝条便应声落地。

这应当是一副很有韵味的景致。站在这满林枫木之前,白挽和闭上双眼便能想象出雪覆林端的场景。大约……过去这段时间就能看到了吧。

白挽和深吸一口气,嗅着这泥土混杂着枫木的淡淡味道,感觉身上每一个毛孔都舒畅了许多。她对着简儿竖起大拇指,夸赞道:“不愧是简儿找的地方啊,比那些错落的宫苑漂亮多了。”

简儿羞涩地低下头去,像是一朵沾染了雨露而垂下去的蔷薇花,她说:“若是娘娘没什么吩咐,那简儿就先退下了。”

白挽和点头,见她已经走远便小心翼翼地从衣袖之间取出那本婵玉秘籍,仍旧是从第一页开始翻,眼睛瞟着那一招一式,那边指尖微动运气练习。

第一招,玉之名。主人可以根据修炼掌握婵玉所在地点,不管多远都能与婵玉建立感应,从而找到它的位置。

看起来很简单很基础的一个招数,白挽和却是许久没有学会。要想让一个人和一件东西有着灵魂上的感应,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因为她是一个人在这里,自己把婵玉放在哪个地方她也知道,故而总是无法成功。

或许……该找个人帮她吧。正冥思苦想之际,忽而听得耳边一声猫叫,白挽和竖起耳朵立刻兴奋起来——是团猫啊!

她冲那胖嘟嘟的白猫招了招手:“乖,把这个含在嘴里……”

这小东西跟了她三年了吧,当初真是赖皮得很,说什么都不肯听,还一个劲跟主人作对。或许是渐渐地就练出来默契了吧,它也不似从前那般顽劣,于白挽和来讲,就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孩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体贴主人了。

看着它听话地含着婵玉,白挽和忍不住笑着摸了一下它硬硬的脑壳,接着吩咐说:“不要咽下去……我们来玩捉迷藏,你含着它跑一段路,我去找你好不?”

团猫两眼呈星星状,不停地蹭着白挽和的胳膊以表示它的兴高采烈。挽和亲昵地拍拍它的背部,团猫顿时一溜烟跑掉了,偌大的枫却林里面,再一看哪里还有猫的影子?连根猫毛都没有!

白挽和满意的笑了笑,随便拾起几片枫叶铺在地上,盘着腿坐下便屏气凝神,大约费了半柱香的工夫才调理好体内游走的真气,她尝试着,一点一点尝试着感应婵玉的存在。

闭上双眼,一片黑暗之间渐渐有了画面感,她似乎能嗅到清新的草屑味儿,甚至伸手就能摸到那及膝的草丛。团猫似乎就窝在那草丛里面……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枫却林南边,和青云湖交界的地方。

白挽和凭着感觉摸索前进,终于在青云湖边缘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她提着团猫的前爪把那小东西揪了出来。

泛着蓝色荧光的玉石还被团猫紧紧咬在嘴里,白挽和还真担心这玉石不够坚硬,万一被咬出来几个牙印灵力流失了可怎么办。

掰开它的嘴,微粘的猫口水沾了白挽和一手,她一脸嫌弃地看着团猫,摊开手对它说:“你看看这可怎么办?”

团猫定定的看着青云湖。

白挽和作无奈状,看来也只能去那里解决一下这满手的口水了。不过转念一想毕竟这玉之名一招算是练成了,算是个不错的开端,相较之下那猫口水完全可以忽略了。

只是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水花四溅的哗哗声,夹杂着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救、救我——救我……”

这声音……是梨妃!

白挽和没有丝毫犹豫,疾步走到桥边,在岸边找到一个和梨妃距离最近的地方,伸直了胳膊就喊道:“抓紧我——”

天纵:极品小妖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纵 或 极品小妖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相关信息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如何看出女人正在暗恋你?通过女人对你的四种表现就知道了!

    每个人都渴望爱情,渴望爱与被爱的那种悸动的心情,在爱情面前,无论穷富,美丑,每个人都有追求的权利,男女都是平等的,不存在必须男生追求女生,或者只能男人暗恋女人这说法。女人也会追求男人,女人也有暗恋男人的时候,那么怎么能看出来一个女人是否在暗恋你呢?一、关注打听你关于你的信息本来中国人一向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问问这家子怎么出乱子乐,问问那家子为何打架了。这不足为奇,但是当你的朋友告诉你,经常有人向我询问你的生活,打听你的信息和情况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总是人为这时别人在打听隐私,如果对方是个男人,可能

  • 芜湖,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芜湖的城市建设如火如荼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高铁铺陈的时候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伴随着这首《匆匆那年》来一起感受下老芜湖的风貌吧不管时光走的多远我们永远都会记着这些美好的回忆且行且珍惜吧...消失或正在消失的地标芜湖老火车站2015年11月27日从昆明开往南京的K156次列车成为老芜湖站送出的最后一趟列车至此,老站完成它最后的使命据说老站建于1933年迄今已服务芜湖人民82年记录了几代芜湖人的成长从这里出行和归来的游子何止千万芜湖古城芜湖古城区在中江桥东侧一个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地方影响着历代芜湖

  • 连载——神魔之鬼魂(5)

    看到冼父如此,服务员似乎也于心不忍,便小声的对冼父说道:“先生,我们这里是品牌店,价钱是非常高的,您不如到对面街角的集贸市场看看,那里也有不少卖西装的,而且价钱要便宜许多。”“唉。”冼父叹了口气,也学着服务员的样子小声说道:“姑娘,你不知道,我这个儿子不长进,但是对于穿着打扮是很讲究的,不是牌子他不穿的。”服务员回头又用一种怨恨的眼神儿瞪了冼樱一眼,又对冼父说道:“叔叔,你长得太年轻了,我刚才真没看出来您是他的爸爸,不如这样吧,我给您换一套便宜点儿的怎么样?”冼父一脸苦色,说道:“不能换啊,不然

  • 千人同回“龙潭宝穴”拜谒先祖,只为在中国祠堂之都洞口修一座最大的傅氏宗祠

    受微信网友@与君共勉要求从转发“【短视频】千人同回“龙潭宝穴”拜谒先祖,只为在中国祠堂之都洞口修一座最大的傅氏宗祠”视频省略傅氏要闻2018年农历二月十六,全国祠堂之乡湖南洞口岩山傅家,傅氏宗祠广场彩旗飘扬,人头攒动!来自邵阳,怀化,武冈,城步,隆回,绥宁,以及洞口各房各支的傅氏宗亲大家欢聚一堂,共同庆祝洞口孝文化活动中心挂牌暨傅氏宗祠上梁庆典!长沙晚报报业集团舒斌宗亲致开幕辞邵阳政协常委,孝文化践行者中华宗亲讲话族委主任小武做工作报告歌唱节目:著名歌唱家--张映龙“千里马”张映龙与义父伯乐傅中

  • 一张正方形纸折美丽的信封,简单的信封儿童手工折纸教程

    一张正方形纸折美丽的信封,简单的信封儿童手工折纸教程,DIY手工制作。

  • 连载——神魔之鬼魂(4)

    冼母看着老伴儿的样子,觉得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于是问道:“孩子他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说啊?”冼父看了一眼生疑的妻子,他可不想自己的计划被第三人知晓,而所谓的第三人指的正是冼母,于是表情严肃道:“没事,吃饭吧。”很明显,冼父是一个不善于撒谎的人,而冼母又极为的了解自己的老伴儿,如果是不好的事情,那么冼父一定会很开心,现在既然装的一本正经,就说明至少不是什么坏事。“没事就好,有什么事儿你可得告诉我们,别憋在心里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冼父一脸的不耐烦,急忙又往嘴里塞了一口馅饼,就拉着冼樱往外

  • 文创造物精工局:公道杯出汤不好?你需要这么几款纯银公道杯

    一席茶桌,喝茶的流程步骤不在多少,每一步都是通过茶人之手,让器物在特定空间,展示物件之雅,实现器用之实。喝茶,除了必备一款茶壶和品茗杯外,公道杯算是茶席上的基础款。银制公道杯,总给人一种无言的雅质和档次感。一来,和其他材质不同,银,至洁至雅,又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低调奢华;二来,历来“煮水以银壶为贵,泡茶以银壶为尊”,茶友圈子对银制茶器,十分追捧。我们现在常见常用的公道杯造型,多是两类——①片口设计无手柄的公道杯②有手柄的公道杯。茶史专著上关于公道杯的起源演变和造型,记载不多,最有名的就是“九龙

  • 红楼梦故事:贾宝玉夜宴群芳时,薛姨妈为什么派一个人来搅了局?

    本文由大愚原创欢迎阅读请勿剽窃红楼梦里贾宝玉夜宴群芳,除了房里的8个丫头之外,还有薛宝钗,林黛玉和贾探春等7个人。16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正开心时,有一个人登门,催林黛玉回去,扰了大家的雅兴。这个来搅局的人是谁?红楼梦里没有交代,但有一点是明确的:这个人是薛姨妈派来的。薛姨妈为什么要派人来搅局呢?红楼梦书中有一些蛛丝马迹透露出了信息。第一,林黛玉的身体很弱,需要回去吃药。这一点红楼梦书里说的很清楚,薛姨妈派人林黛玉回去时,林黛玉说自己要回去服药。第二,夜宴时间太晚。红楼梦书中对此也有透露,薛姨妈

  • 教你如何买好古典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从明朝起,就是众多追求生活品位的成功人士、专家学者的宠儿,从它问世一来,一直都是价值不菲的高档家具,从数千到十万、百万、千万甚至过亿的都有,红木家具已不单单是实用品、观赏品和收藏品,还是一种投资品。按照红木国标定论,红木家具一般是指用紫檀,酸枝、花梨、鸡翅木等硬木材制成的家具。原材料的不同,价格上也有差异,其中紫檀、黄花梨作为红木中的极品,用它们制成的红木家具,价格自然而然其中最贵的。对红木家具而言,材质的确是决定价格的重要因素,但并不是唯一因素。看一件红木家具的价格与价值,您还得具备独

  • 这六首诗词带你感受古人的清明!

    清明这个节日,在古人感觉起来,和我们今天对它的观念不是完全一样的。在当时,清明节是个色彩情调都很浓郁的大节日,本该是家人团聚,或游玩观赏,或上坟扫墓,是主要的礼节风俗。除了那些贪花恋酒的公子王孙等人之外,有些头脑的,特别是感情丰富的诗人,他们心头的滋味是相当复杂的。清明——杜牧倘若再赶上孤身行路,触景伤怀,那就更容易惹动了他的心事。偏偏又赶上细雨纷纷,春衫尽湿,这给行人就又增添了一层愁绪。本来佳节行路,已经有不少心事,再加上身在雨丝风片之中,纷纷洒洒,冒雨趱[zǎn]行,那心境更是加倍的凄迷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