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天纵:极品小妖仙20章

2017/10/27 21:44:08 来源:网络 []

小说:天纵:极品小妖仙

第20章 借玉之名

不经意间才发觉天空一寸一寸暗了下来,帝都霁城像是一个巨人,肩披霞光,在一声声催眠曲中渐渐坠入了梦乡。版权huijindi.com

那是白挽和在哼着模糊的调调。点点火光跳跃在她眼前,清瘦的背影被浅浅的光芒拉长,她抿着双唇,泛白指尖仍旧在细细翻阅那本《上古神物之婵玉》。

身旁的男子合上折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问:“要不要吃点什么?”

“嗯?”她揉了揉眼睛,语气慵懒,“不用了。”

“天晚了,休息吧。”

“啊?”白挽和手抖了一下,顿时某些书页散开落了一地,她当即弯下腰来七手八脚地捡起那些掉落的散页,又一张张重新排好顺序。

“孤王就说上一句话,你犯得着吓成这样么。”

公子上予呵呵笑了两声,接着俯下身来帮她捡起飘落身边的一些纸张。原文http://www.huijindi.com/不经意间,两指相碰那一瞬间,白挽和那只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她尴尬地笑了笑,接着习惯性撩起额前发丝,稍微把那本书整理了下。

上予不由分说直接捉住了她的玉手,却是像摸着一块冰,凉飕飕的触感直抵内心。他说:“明儿让那宫女给你抓一些补气血的药材。婵玉对主人就是这点不好,会吸收主人的气血增加自己的灵力。”

白挽和警惕地看着他,嘴唇翕动:“你不是逆灵族人么,怎么对婵玉这么了解?”

“因为婵玉蕴含的灵力是无法想象的,孤王一直在等一个能开启它灵力的人,而你,就是孤王要找的婵玉之主。”

他说这话时,眼角掠过一丝依旧轻蔑的笑容。

捕捉到那双眼眸中的邪念,白挽和是一阵胆寒,她低下头去,唇角泛出一个苍白的微笑:“我、我去厢房休息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刚迈出一步,胳膊却被扯住,就那么一使劲,白挽和转了个圈又栽倒在那宽阔的胸膛里。他低头在纤长的脖颈处嗅着那淡淡体香,声音里充满了魅惑:“既是夫妻,为何要分床而睡?”

白挽和感觉到自己颈动脉的搏动,紧张的气氛四散,甚至她舌头都有点打结了:“我、我……我身体充满了体寒之气,你、你就不觉得冷么。”

“孤王抱着就不冷了。”

说着就把她横抱起来朝着床榻走去,怀里的白挽和已经不敢乱动了,乖乖的像只小猫,任由那双臂膀把她放在柔软榻上,又轻解衣带躺在她身边。从来没有和一个人挨得这么近过,连他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一手揽着白挽和,这样一来她就只能枕着他的手臂,虽然不如枕头舒服,她还是迷迷糊糊地会周公去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白挽和居然就幽幽地醒来了,依稀记得在梦里面还是地宫的森森白骨,她踩着一地尸体缓缓前行,如同没有思维的人偶,唯一的信念就是继续前行。汇金地忽而低下头来,入眼的却是一地鲜血,那触目惊心的殷红色,深深刻进了白挽和心里。此刻她才发觉自己素色的衣衫上沾染的,全都是点点血迹,她害怕极了,想要脱下这染血的衣裳,哪知这素衣却像是粘在身上似的,无论怎样都扯不下来。

再回头时后面跟着一个个身躯僵直的亡灵,他们青紫色的唇微微张开,嗫嚅着说:“你欠了我的命。欠了我的命……还给我!”无数个亡灵追过来,白挽和迈开双腿就想逃走,可是腿像是被什么绊住了,她眼前一黑就向前栽了过去。

再回忆起这个梦,好像就是真的发生了一样,惊得她一身冷汗。坐在床上意识才逐渐变得清醒,而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她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轻声唤了句简儿。

年轻的姑娘从窗边探过头来:“娘娘?”

“有没有莲子羹啊?”

一听王妃娘娘终于想要吃什么东西了,简儿欢喜得很,端着一盆水就进了侧殿,她走得急,那水还洒出来些许。推荐huijindi.com

“娘娘,王上特别叮嘱说您体寒,要给您多放一些补气血的食材,红枣您还吃得惯么?”

“嗯,行。我吃什么都可以。”

简儿握着桃木梳细细地为王妃梳发,镜里她的容颜泛着苍白,带着灵秀之气的眼眸却是比从前有神了许多。如墨发丝柔顺地垂下,与简洁的素衣甚是相配,简儿想,终归王上还是喜欢这般清素的女子,像那个梨妃娘娘整天浓妆艳抹也没见王上往她那殿里面踏进去一步。

指尖抚上脸颊,白挽和微微勾起嘴角,问了句:“团猫又去哪儿闹了?”

“回娘娘的话,奴婢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团猫了,王宫这么大,也不知道族哪里撒欢了。”

“哦。我这段时间可能需要独立做一些事情,需要安静。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简儿立刻会意,连声说自己不会打扰她的,而且还为白挽和指了一个地方,说是王宫最为幽静的地方,枫却林。

顾名思义,这是一片枫树林,巴掌大的枫叶肆意张扬在着,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曳,一丛丛树叶绿了又红,红了又绿,时光便踏着这薄薄的枫叶一层一层走过。

简儿说,原本枫叶在冬日雪天就落叶了,但王宫的枫却林却不像那些普通枫树,等到冬临深雪才是最美。羽毛般的枫叶上落了点点积雪,枝头被压弯了,偶尔“咯吱”一声传入耳内,某根枝条便应声落地。

这应当是一副很有韵味的景致。站在这满林枫木之前,白挽和闭上双眼便能想象出雪覆林端的场景。大约……过去这段时间就能看到了吧。

白挽和深吸一口气,嗅着这泥土混杂着枫木的淡淡味道,感觉身上每一个毛孔都舒畅了许多。她对着简儿竖起大拇指,夸赞道:“不愧是简儿找的地方啊,比那些错落的宫苑漂亮多了。”

简儿羞涩地低下头去,像是一朵沾染了雨露而垂下去的蔷薇花,她说:“若是娘娘没什么吩咐,那简儿就先退下了。”

白挽和点头,见她已经走远便小心翼翼地从衣袖之间取出那本婵玉秘籍,仍旧是从第一页开始翻,眼睛瞟着那一招一式,那边指尖微动运气练习。

第一招,玉之名。主人可以根据修炼掌握婵玉所在地点,不管多远都能与婵玉建立感应,从而找到它的位置。

看起来很简单很基础的一个招数,白挽和却是许久没有学会。要想让一个人和一件东西有着灵魂上的感应,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因为她是一个人在这里,自己把婵玉放在哪个地方她也知道,故而总是无法成功。

或许……该找个人帮她吧。正冥思苦想之际,忽而听得耳边一声猫叫,白挽和竖起耳朵立刻兴奋起来——是团猫啊!

她冲那胖嘟嘟的白猫招了招手:“乖,把这个含在嘴里……”

这小东西跟了她三年了吧,当初真是赖皮得很,说什么都不肯听,还一个劲跟主人作对。或许是渐渐地就练出来默契了吧,它也不似从前那般顽劣,于白挽和来讲,就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孩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体贴主人了。

看着它听话地含着婵玉,白挽和忍不住笑着摸了一下它硬硬的脑壳,接着吩咐说:“不要咽下去……我们来玩捉迷藏,你含着它跑一段路,我去找你好不?”

团猫两眼呈星星状,不停地蹭着白挽和的胳膊以表示它的兴高采烈。挽和亲昵地拍拍它的背部,团猫顿时一溜烟跑掉了,偌大的枫却林里面,再一看哪里还有猫的影子?连根猫毛都没有!

白挽和满意的笑了笑,随便拾起几片枫叶铺在地上,盘着腿坐下便屏气凝神,大约费了半柱香的工夫才调理好体内游走的真气,她尝试着,一点一点尝试着感应婵玉的存在。

闭上双眼,一片黑暗之间渐渐有了画面感,她似乎能嗅到清新的草屑味儿,甚至伸手就能摸到那及膝的草丛。团猫似乎就窝在那草丛里面……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枫却林南边,和青云湖交界的地方。

白挽和凭着感觉摸索前进,终于在青云湖边缘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她提着团猫的前爪把那小东西揪了出来。

泛着蓝色荧光的玉石还被团猫紧紧咬在嘴里,白挽和还真担心这玉石不够坚硬,万一被咬出来几个牙印灵力流失了可怎么办。

掰开它的嘴,微粘的猫口水沾了白挽和一手,她一脸嫌弃地看着团猫,摊开手对它说:“你看看这可怎么办?”

团猫定定的看着青云湖。

白挽和作无奈状,看来也只能去那里解决一下这满手的口水了。不过转念一想毕竟这玉之名一招算是练成了,算是个不错的开端,相较之下那猫口水完全可以忽略了。

只是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水花四溅的哗哗声,夹杂着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救、救我——救我……”

这声音……是梨妃!

白挽和没有丝毫犹豫,疾步走到桥边,在岸边找到一个和梨妃距离最近的地方,伸直了胳膊就喊道:“抓紧我——”

天纵:极品小妖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纵 或 极品小妖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相关信息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无敌小刁民7章(第7章 很简单,收拾她)

    原标题:无敌小刁民7章(第7章很简单,收拾她)小说名称:无敌小刁民第7章很简单,收拾她汤半仙家在小南庄的西南之地,房子朝北,根据风水学来讲,这是一个相对吉祥的人居风水方位。内在和美,外在平实,是非常适合家庭居住的流年方位。以前赵宝玉可不懂这些道道,不过他现在明白过来了,这个汤半仙还真有两下子。来到汤半仙家后,赵宝玉直接翻墙而过,就看到这老头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他丢过去一块石头,调侃的笑道:“汤老头,你这身子骨打得还蛮像样子嘛。”汤半仙被这丢过来的石头吓了一跳,看到墙头上坐着的赵宝玉时,牛眼顿时一

  •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7章(第7章 无耻,偷窥狂)

    原标题: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7章(第7章无耻,偷窥狂)小说名字: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第7章无耻,偷窥狂“奴妇这就吃了!”徐婶惊恐万状地抓起一把和着泥土的馊饭菜塞进嘴里,吃完又在云轻狂‘和善’的目光下,又抓起塞嘴里,直到吃干净为止。“滚。”云轻狂重重一踩,才收了脚。徐婶如逢大赦,吓得连滚带爬头也不回的滚了。接下来的三天里。云轻狂过得还算滋润,带伤的徐婶乖乖地将一日三餐,餐餐准时地送到小耳房里,三菜一汤,有素有荤。顺带三天内,她也为这身破烂羸弱的身子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三天下来,还是有效果,

  • 魔君大人请宽衣7章(第7章 姐妹陷害)

    原标题:魔君大人请宽衣7章(第7章姐妹陷害)书名:魔君大人请宽衣第7章姐妹陷害“奴婢春柳呀,小姐,您别吓奴婢!”那丫鬟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了慌张的神情。苏依依故作头疼的抚了下额头,“方才不小心撞了下,很多事情不记得了,能不能告诉我,我和太子什么关系?”论演技,她可是一流的。果真,偷偷瞥了瞥那丫鬟,对方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天啊,小姐可是哪里受了伤?小姐和太子有婚约在身,只是皇上迟迟不肯将婚期定下,小姐这几日正伤心难过呢。”苏依依的嘴角有些僵硬,她的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本尊不但长得丑中了毒,还痴心

  • 校花的灵王保镖7章(第7章 唐氏集团)

    原标题:校花的灵王保镖7章(第7章唐氏集团)小说:校花的灵王保镖第7章唐氏集团唐果依偎在床上抱着布娃娃,见陈妈走进来,拍拍床,道:“陈妈你坐下,陪我说几句话。”陈妈微笑着走到近前,坐在床上。唐果拉着陈妈的玉手,轻轻抚摸着,柔声道:“陈妈,梵天是一个坏蛋,他满脑袋都是利益,他接近你,是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你今后不要搭理他好不好?他满嘴的甜言蜜语,都是欺骗!”陈妈心中一暖,没有想到唐果是担心梵天把自己抢走,这孩子也未免太纯真了,反手握着唐果的手,轻轻爱抚道:“果果,其实小天的身世很凄惨的,你也要好好

  • 弑神之王7章(第7章 决战)

    原标题:弑神之王7章(第7章决战)小说书名:弑神之王第7章决战第一场,陈山和沈青上台。沈青依然拱起手,行了一礼,即便是对阵最强的陈山,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畏惧,反倒充满了战意。“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自己滚下去吧!”陈山依然目中无人,轻蔑地说道,“三,二,一……”沈青没有动。“可惜,你真的想找死!”陈山皱了皱眉,对于沈青的举动,很不满意,在这比试台上,居然还有人敢挑战他?“我,只求一战!”沈青,显然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哦?我记得,你以前也是个废物吧!”陈山呵呵一笑,“难道,就不怕我再让你变成一个废人,

  • 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 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小说书名:权少的重生悍妻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唐姒瞬间安静了,含泪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的爷爷,有那么一瞬,她几乎要忍不住冲动说出真相。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明白上官漫柔和卓亦宸在爷爷、在上官家的重要地位。而她,如今只是个陌生的‘外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说出‘上官漫柔和卓亦宸联手谋杀上官妃’的真相,不仅没有人会相信,反而可能会再一次被杀……“我梦到阿妃说……”唐姒顿了一下,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件华丽的火红色长礼服,她才继续道

  • 囚心锁爱7章(第7章 妈咪,我们很缺钱)

    原标题:囚心锁爱7章(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小说名:囚心锁爱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这个人演的好假。”庄庄从厨房端来一碗炒青菜,偶然撇到电视上的新闻,说道。庄晓刚才的想法还没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被噎住:“你怎么说人家是演的呢?”“一看就知道,电视里的人演的比他好多了,他一定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女朋友想要独吞财产!”听着庄庄一下子冒出的一句话,庄晓头皮有些发麻,一把关掉电视机,念道:“行了,别看了,吃饭时间不许看电视。”“哦。”庄庄不满地鼓起嘴巴,乖乖爬上桌子,等着吃饭。话说另一边,庄晓将这个她捣鼓

  •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 苏晓晴现形记)

    原标题: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小说:我做主播的那些年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脑子里激烈的进行着思想斗争,是现在就向教授坦白还是再试一首曲子?今天出洋相是肯定的了,现在坦白或许教授还能原谅她,要是再录一首曲子恐怕。但是侥幸心理又告诉她或许刚才是太紧张了加上不适应再试一曲说不定就好了呢?教授再次示意,苏晓晴才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可以了老师。”琴声继续,这次开头比刚才节奏慢了不少,苏晓晴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双手飞快的记录这一段曲谱,开头过了曲风突然一变一段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随

  • 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 姐,我怀孕了)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姐,我怀孕了)小说名字:总裁的蜜爱新妻第7章姐,我怀孕了“上个厕所怎么还脸红了。”陆蔓横了她一眼,勾住她的手腕,“走吧,咱去看看我们女儿。”红色的宝马在幼儿园门口停下,苏岩推开门下车。她无疑是在门口众多妇女之中最漂亮的一个,一身名牌,化着精致的妆,从小家庭养成的高贵形象展露无遗。反之陆蔓,随便的穿了套还算修身的衣服,脸上未施粉黛,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要不是上天给了她一个不化妆也还算漂亮的脸蛋,真会一瞬间淹没人群中。陆蔓咳嗽一声,“我说你怎么就跟出来选美一样。”两人

  • 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 两人谈判)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两人谈判)小说书名:你我皆薄情第7章两人谈判沈亚柠着急,“老妈。”苏彩凤回头,见沈亚柠欲言又止,正想问她,司机递来电话。沈亚柠一听是大哥,立刻说,“改天我叫上周远琦,大家一块吃饭,”又说,“这么晚不回去,大哥会担心。”苏彩凤以为沈亚柠是想跟周远琦过二人世界,想想也是,这么晚进去会唐突。心里乐意不打扰这对年轻人,嘴上不放过女儿,“我不是开玩笑,要有孩子才成一个家。”沈亚柠黯然,她跟周远琦就要离婚,也不是开玩笑啊!但脸上扬着笑意,把老妈推出院子,一边叮嘱司机,送老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