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欲望的报复5章(第5章 背景)

2017/10/28 16:46: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欲望的报复
第5章 背景

  给我传话的这个人,丁洋的老大?除了姓林的还能是谁?难道仅仅是我喝多了,在厕所门口目睹他和其他女人啪啪啪,他就要整死我吗?还是说他担心我会跟小姨告状!

  这个渣男,这个变态!

  丁洋一把拽着我的衣领,阴狠的道:“刚才只是见面礼,你可以滚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自己的教室。

  “那不是重点班的尖子生张宁吗?”

  “听说他还是被保送重点大学的呢!?没想到竟然是个孤儿!”

  “据说他爹妈早点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被黑社会捅死的。”

  ……

  一些无稽之谈的流言,传入我的脑海,十年寒窗苦,眼看就要走到尽头,我却在最后不得不遭受这些不堪的字句。

  回到教室,大家都议论纷纷的,等我一进去,顿时安静了很多,我自然知道他们嘴里的那些字句必然和我有关,什么‘私生子’‘孤儿’‘赖狗’,想都不用想,都是和我关联的。姓林的怕我向小姨告密,故意让丁洋整我,让我生不如死……这样,我就没有胆子敢反驳他,更没有胆子向小姨说他那些肮脏的破事。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可我这只遍体鳞伤的兔子,却无论如何也拿不起放手一搏、你死我活的雄心壮志,我只能继续忍耐。

  下课的时候,小徐把我拉到教室外面,问我丁洋的事,我一脸丧气的模样,低声说让他别管。阅读huijindi.com

  小徐一听,顿时怒了,说你他妈还当不当我是兄弟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走,你现在跟我去五班,我废了他!

  我拽住了他,苦笑着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快高考了,我不想因为我的事耽误你的前程。

  丁洋有句话说的对,我不过是只破麻雀,抱着学习努力的愿望,希望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凤凰。这只是我一厢情愿,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和任何人无关,任何人也帮不了我。小徐能保我在班里不受欺负,我已经很感谢他了,但我不希望因为我,他替我抱不平而最终遭到训导处的惩罚,快高考了,一旦因为打架而被开除学籍,太过不值得。

  “不废他也行,但也得给他点口头警告,你是我兄弟,他动你就是不给我面子,你等着。”小徐不听我的,丢下这句话就一个人跑走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多多少少有些脏乱,看样子肯定是动手了。网站huijindi.com

  我暗骂自己没用,每次出事都是小徐帮我摆平,而我就像个废物一样,不仅不能去助威,而且缩在角落里等待他。

  捏着钢笔的手慑慑发抖,因为不小心还把笔尖损坏了。

  我猛地站起来,走到小徐的座位,咬着牙道:“我的事,以后你别管了。”

  小徐愣住了,他旁边的几个兄弟也傻了下,然后纷纷骂道:“张宁,你他妈吃错药了吧,小徐是去帮你出头的,你个狗日的说啥呢!”

  我一字一句的道:“小徐,如果你把我当兄弟,就不要管了。”

  小徐怔住了,半天点了点头。

  班里很多人都开始小声议论,有的骂我窝囊废,有的骂我傻逼,废物,白痴……还有些更恶心,难听的名头,这些于我都已经麻木了,所以我也只是默默的回到座位,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情,听课,做试卷,看题,于任何人,任何话,我都无动于衷。

  晚自习后,我去车棚推自行车,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自己的车,等车棚快要空了的时候,我才发现自行车像被分尸的尸体一样,车轮、车把、车胎四面八方的躺在地上。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我攥着拳,蹲下来去把那些车零件捡回来,然后到车棚安保大叔那里借杞子和板子,一下一下的把它装回去,尽管我费尽能力,而这辆破烂不堪的车子已经不能骑了。推着车,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终于没忍住,泪水滑落在我的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想起了远在天边的爸妈,如果他们在,该有多好,最起码别人骂我是赖狗的时候,我能冲上去反驳,因为我知道我背后有我父母,他们会在我遍体鳞伤的时候抱我回家。

  可现在的我,就算死在路上,估计也没人替我捡尸,工作忙碌的舅爷,毫无人性的小姨……他们真的是我的亲人吗?

  答案我不再去想。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紧接着一辆黑色轿车就停在了我旁边,我赶紧抹了把眼泪,把头撇到一旁。

  那声音不用猜都知道是校花苏小歆,只有她的声音像银铃样清脆,也只有她到你身边的时候,才会有那种别样的清香。苏小歆家很有钱,这个大家都知道,家境殷实,学习刻苦,这样的学霸加女神,只有仰视,不对,对我来说,连看都不敢看的份儿。

  “张宁,上车,我送你。原文huijindi.com”苏小歆又叫了我声,淡淡的道。

  我赶紧摇摇头,逃也似的说:“不,不用了,我家近,几步就到了,你赶紧走吧。”

  苏小歆把车窗摇了上去,没再说什么。

  不管同情也好,可怜也罢,我都不需要,也没有资本去拿。

  黑色轿车远离后,我长呼了口气,整理了下心情,努力让自己抛去那些烦恼,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回家。

  到家后,小姨没睡,而是趴在沙发上,用电话和一个男人聊天,从那咯咯笑声和打情骂俏来看,肯定是姓林的,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经常听小姨叫他林哥。

  小姨趴在沙发上的姿势很诱人,而且她只穿了一件吊带,等我进来的时候小姨有意把吊带往下扯了扯,盖住大腿以免漏光,修长白皙的大腿则搭在沙发撑上。欲望的报复5章(第5章 背景)我没心情欣赏,只觉得这一天过的十分漫长,身心疲惫,冲个澡就早早睡了。而且难得还有热水,洗完澡,困意立刻袭来,路过客厅的时候小姨还在跟那个渣男打电话,我也没多说话,刚要进屋,却突然听到小姨叫了我声。

  我咦了下,回过头发现小姨侧目道:“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我摸了摸鼻子和嘴角,掩饰道:“没有,走路不小心摔的。”

  小姨明显不相信,轻笑了笑,说:“长进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说车子坏了。

  小姨忽然说:“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你姨夫在你学校附近混的不错,我让他说一声,应该没人敢动你。”

  姨夫?姓林的?不知道为什么,当两者联系到一起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无名的怒火,我心想你要是说了,估计我会挨的更惨。本身就是姓林的关照的,小姨如果替我说话,没准他一时兴起,找人打断我一条腿都有可能。这个卑鄙小人,渣男!

  我说不用了。

  小姨对我的态度突然改变,让我有些不适应,难道是因为那次……我赶紧摇摇头,为了掩饰尴尬,我突然蹦出一句:“你昨晚怎么没回家?”

  小姨皱了下眉头,噘着嘴道:“大人的事,小屁孩问那么多干嘛,用得着你管吗?”

  我一时语塞,为自己失言而蛋疼,我草草的说我先睡了,然后进屋。

  躺在床上,我不停的思索一个问题,到底该不该告诉小姨,姓林的的渣男脚踏两只船,想想他特意让丁洋照顾我,而我不把他的丑闻告诉小姨,未免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可是想想小姨以前对我的所作所为,我又巴不得她被渣男玩弄,既然我对付不了他,渣男欺负欺负她又没什么。

  想来想去,还是摆脱不了纠结的情绪。

  第二天,小姨起的比我还早,而且还做了早饭,我挺诧异的,但也有自知之明,踹了五块钱就准备出去,出门的时候被她叫住了,她说你不吃饭就走吗?我愣了下,小心翼翼的吃了她做的早餐,时不时的盯着碗里会不会冒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小姨看出了我的疑惑,苦笑着说:“放心,毒不死你。”

  我哦了声,吃完饭,小姨塞给我十块钱,说让我坐车,我忙说不用,她硬塞给了我。

  我总觉得她不会是出于良心不安,一定是另有所图,所以那十块钱我只是留在兜里,不敢花,生怕再被她要回去。到了学校,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书桌上所有的试卷资料,包括作本都不见了,那可是我备战高考的所有题材,找来找去,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书我已经烧了,给你的教训!

欲望的报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欲望的报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9章(第九章吃饭)

    原标题: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9章(第九章吃饭)小说书名: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第九章吃饭第二天下午叶秉宗接到了刘燕的电话,觉得有些惊讶。“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叶秉宗好奇的问道。“呵呵,不告诉你!”刘燕俏皮的回答道。“哦。”叶秉宗对于她怎么知道的并不感兴趣。“唉!你好无趣呀!说正事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不用了。”叶秉宗知道刘燕对自己有想法,又怎么会答应呢,毫不犹豫的拒接了。“来嘛!我还邀请了苏医生和王医生,昨天非跟着他们去爬山,最后还让苏医生受了伤,我其实很抱歉的。所以你来吧

  • 偷香窃玉9章(第九章行路难)

    原标题:偷香窃玉9章(第九章行路难)小说名称:偷香窃玉第九章行路难林红说,“哥,对不起,我没把孩子看好,我没和你们说,是怕你们担心咯,我们已经报警,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你别担心,孩子会没事的!”接着,林红又说,“虽然已经报警,警方也已经介入调查,但警方调取周围的监控,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晓枫在失踪之前,曾经趴在一辆轿车上,似乎在偷窥什么,很快,一个男人从车里疯狂第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枚甩棍,朝着林晓枫追了过去,林晓枫撒腿就跑,很快,就见林晓枫跑着跑着忽然摔倒了,一下子消失不见了,那个男的可能也

  • 医往情深9章(第九章成功扑倒)

    原标题:医往情深9章(第九章成功扑倒)书名:医往情深第九章成功扑倒他竟一把搂过她,劈头盖脸的吻了下来,熟悉的烟草气息更加清晰。如此阵势,她哪里招架得了,在大学和高致页虽有过几次亲吻的经历,可那时是很青涩的,嘴巴也只是刚刚碰到就松开的。刚开始还挣扎着,他却不给机会,霸道地拥着她,柔软的两瓣唇实实的堵住了她的嘴巴。没一会身子就不听话的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后来就不记得什么了。只记得在他雨点般的吻一一落下时,身体竟像撕裂般的疼痛,嗡的一声脑子一下子就清晰了起来。良久,她抓过被子,只留了个脊背给他。现代快节

  • 游戏币回收系统9章(第九章打脸)

    原标题:游戏币回收系统9章(第九章打脸)小说:游戏币回收系统第九章打脸“好了,刚才只是一道开胃菜,接下来才是大餐,下面有请表演系的系花李静聆同学以及表演系出了名的高富帅刘行言同学,为我们表演话剧《因为爱情》。”主持人说完后便快步走下舞台。紧接着,礼堂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下一秒,舞台中央亮起一道光束,女主角李静聆出场了,只见她身穿翠绿色连衣长裙,柔顺的长发笔直的散落在后背,整个人显得俏皮可爱,十分动人。接着好听的声音在台下众人的耳畔响起,念起独白来,随后男主角刘行言也出场了,这小子确实是个高富帅,长

  • 别听他胡扯9章(第9章今天,是818日!)

    原标题:别听他胡扯9章(第9章今天,是818日!)小说名称:别听他胡扯第9章今天,是818日!等我缓过劲来的时候,郑雯已经从悦来客栈离开有一会了。扫把头似乎是陪着一起走了,楼下无人,只剩下坐在柜台前坐着休息的谢婆婆,见我从楼上下来,她把我留住。“小胡…你先坐下…坐下……”不得不说谢婆婆70+的岁数了,手臂挺有力气,不管我愿不愿意,她已经将我拉到了一只沙发上,还给我倒了热腾腾的西湖龙井。“我代雯雯,跟你道歉!”谢婆婆说着给我的茶杯里放了一些咖啡。之后,谢婆婆大概跟我说了两件事,语重心长。第一件事就

  • 孽徒,把你爪子拿开!9章(【009】截胡)

    原标题:孽徒,把你爪子拿开!9章(【009】截胡)小说名称:孽徒,把你爪子拿开!【009】截胡虽然他不悚沈凌,但毕竟当下筑基与洞虚间的差距足有九重天,卫煦压下心中的无名火,虚情假意地接待对方。“师妹客气了,从今往后我们亦是同门,请割一滴精血至于珠上。”卫煦咬紧‘师妹’二字,既然这魔头脑筋失常,他当然要成全。哪天再用留影录下此人丑态百出的姿态,传遍大陆,看他还怎么道貌岸然下去。这般想着,卫煦内心不禁股闷完板砖就跑的酣畅淋漓。他唇角似笑非笑地挑起一分,待沈霏精血溅落玉珠那刻,指尖灵气聚丝,把测灵根的

  • 狂追鬼面王爷9章(第009章:伟大的设计)

    原标题:狂追鬼面王爷9章(第009章:伟大的设计)小说名:狂追鬼面王爷第009章:伟大的设计“背我!!”看到蹲下的背,舞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她只不多是说说,也没打算他真的会背她,但是他竟然真的蹲下来。“还不上来,我随时改变主意。”发现他好像要起来,舞弄马上跳上他的背。“真重”。虽然听到他这样说,但是她没有一丝不高兴,反而笑容更大,原来他也会有好的一面,还有这时候别扭的样子。“欸~~你都没有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她其实很享受这样祥和的气氛,就像两人是朋友,简单的对话,没有针锋相对。“这是我

  • 神级捉鬼系统9章(第九章疯狂虐杀)

    原标题:神级捉鬼系统9章(第九章疯狂虐杀)书名:神级捉鬼系统第九章疯狂虐杀在叶玄等人极目之处,一个全身长满绿毛,两根獠牙露在嘴外的怪物正朝这边看过来。“类别:蛊鬼等级:5血量:500/500特点:由身中蛊毒而死的人积怨而成,可释放蛊毒致人死亡。”五级?BOSS就是不一样,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了。叶玄挥了挥手中的桃木剑,笑看着缓缓走来的蛊鬼。“叶,叶哥,这是个什么东西啊?!”四个小混混吓得瑟瑟发抖,缩在叶玄身后问。“你们可以叫它,辣鸡!”见蛊鬼离自己越来越近,叶玄冷哼一声,一剑就劈了上去!暴击-5

  • 法外狂徒9章(第九章保安的门锁)

    原标题:法外狂徒9章(第九章保安的门锁)书名:法外狂徒第九章保安的门锁林啸谢过了保安之后便离开了保安室,他假装驱车离开,因为他看到了保安在窗口一直盯着他的动向。林啸将车停到别处后,偷偷走到保安室旁边的小巷子中,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大概快到了下班的时间,首饰行的保安室下班时间是晚上九点。他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黑色,黑色和白色是林啸最喜欢的衣服颜色。天黑了,林啸墨一般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保安室里保安的动向。保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一直在玩着手机,林啸仔细回想着保安身上的化学酸味,像是硝酸的味道,而

  • 浪子邪医9章(09现在怎么办啊)

    原标题:浪子邪医9章(09现在怎么办啊)小说:浪子邪医09现在怎么办啊到下午将近四点钟,才开车回来,梅悠雪买了一件衣服一条裙子,还有些零碎的小东西,显得很开心,途中竟然轻轻的哼起了歌。她开心,阳顶天当然更开心,但想不到的是,车拐进红星厂的专道,突然出了毛病,不动了。阳顶天会开车,但修车就麻爪了,下车鼓捣半天,那车还是一动不动。眼看着天黑下去,梅悠雪急了:“现在怎么办啊。”“要不我跑回去,到厂里叫个车来。”这里离着红星厂,大约还有十公里左右,他跑得快的话,一个小时左右也就到了,车回来快。但这会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