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黑道女帝绝代妃10章

2017/10/29 0:04: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黑道女帝绝代妃

第十章:治罪

独孤琴见状还想再说话,可是独孤沐月一把将她拽住,轻轻的在她耳边吐了一句,“你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剥了你的皮。版权huijindi.com

独孤琴从来没有听到独孤沐月用这样阴毒的语气说话,当时就愣在了原地,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独孤沐月看到这个样子的独孤琴,真的是欲哭无泪,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啊,没有脑子不说,而且还莽撞,她难道就没有想到,如果她真的是要治欺君治罪的话,那是要诛九族的吗,她独孤琴也是要跟自己上断头台的啊。

“还请皇上开恩,我父亲一生为皇朝守卫边疆,立下汗马功劳,请皇上看在他的面子上,从轻发问。”独孤沐月本来是不想搬出父亲的,可是没有办法,她现在不能被关入牢房,父兄的生死还没有弄清楚,她不能失去人身自由。

听闻独孤沐月搬出了自己的父亲,皇上顿时也是有些语塞,独孤绝的确是为了他的王朝付出了很多,若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将独孤沐月关进去,恐怕也是不妥的。但是皇上的威严也在这里,如果自己现在松口的话,那岂不是笑话了。

“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既然是独孤家的嫡女,就要学会担当才是。推荐huijindi.com”皇上厉声说道。

听闻皇上的话,独孤沐月心里一凉,看来这次自己是真的躲不过去了。

“慢着。”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独孤沐月抬头一看,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家伙刚才去哪儿了,敢娶自己还不敢露面是吗?

“父皇何以动这么大的气。”君玄狂听闻这里的事情,赶紧就放下手里的事情奔了过来,本来以为父皇也就是跟她见个面而已,哪里想到会弄出这么大的事情。

“你也知道这独孤沐月已并非是处子之身了?”皇上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汇金地

我当然知道,君玄狂暗自想到,她的处子之身还是我拿的呢,“回父皇的话,我不知。”

“哼,幸好是有人说了出来,否则咱们父子俩可是要让人瞒在鼓里了。”皇上冷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独孤沐月。

“父皇,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也就是晔王府的王妃。”君玄狂直接跪在了独孤沐月的身边,把独孤沐月吓了一跳,“她怎样就是我的事情了,还请父皇不要责怪她。”

见到自己儿子这么为独孤沐月求情,皇上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了,“你竟然跪下为这个女人求情?”

“她既然是我选中的王妃,那就是我的人。”君玄狂低头沉声说道,“不管她怎样,我都会维护她。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你……”皇上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儿子,他一直那么服从自己的,何时起已经开始敢反驳自己了。

君玄狂看到皇上的表情,也知道是自己的语气有些戾气了,赶紧低头,“父皇,还请您看在她是我妻子的份儿上,宽恕她这一次。”

“不行。”皇上厉声说道,“说已说出,没有再收回的道理。”

“那您怎样才能饶恕她。”君玄狂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他一定是想借此机会得到些什么罢了。

果然,皇上一听君玄狂的话,眼神就亮了亮,有件事他已经想了很久了。推荐huijindi.com

“北疆三军现今的虎符都在你的手中是吧?”皇上意味深长的问道。

君玄狂听闻心里颤了一下,“是。”

“我要一军的统治权。”当初北疆叛乱,为了压制他们,皇上就将三军的兵权全权交与了君玄狂,现在虽然叛乱是平息下来了,但是皇上也不好意思要回兵权,毕竟那些三军的将士都是跟君玄狂出生入死的,如果自己强制的收回来,恐怕也不是人心所向的。

但是如果是君玄狂自己拱手相让的话那就不同了。

君玄狂眼神里一片暗沉,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独孤沐月刚说自己甘愿受罚,君玄狂就静静的开口了。版权huijindi.com

“我愿意。”

“你疯了!”独孤沐月不禁拽住了君玄狂的袖子。

君玄狂感觉到了独孤沐月的动作,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没事的。”

“那是一军啊,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独孤沐月压低声音吼着。

“我当然知道,”君玄狂轻笑的看着独孤沐月,“但是也不能眼看着你被送进牢房啊。”

“你是不是有病。”独孤沐月眼含怒气的看着君玄狂,她不用他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好吗。

“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父兄死亡事件的真相吗?”君玄狂压低声音看着独孤沐月。

独孤沐月一听直接就愣住了,“你……”

皇上看见他们两个窃窃私语也不再计较什么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但是他直觉这个女人会影响自己儿子的大业。

“只此一次,如有再犯,我定不会轻饶你。”皇上说完这话,就直接拂袖而去了。

看见皇上走了,君玄狂长舒了口气,还好将她保下来。

“为什么?”独孤沐月直直的看着君玄狂。

“什么为什么?”君玄狂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为什么你选我做王妃,为什么要不惜丢掉一个军来保我。”独孤沐月定定的问道。

君玄狂看向四周,没有理会独孤沐月的话,“是谁将你的处子之事说出来的?”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独孤沐月扯着君玄狂的袖子,眼含怒气。

君玄狂径直走到了独孤琴面前,“是你。”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独孤琴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君玄狂,直接就愣住了。

“不是她。”独孤沐月一把拽回了君玄狂,然后厉言看着呆住的独孤琴,“还不走?”

独孤琴听闻如遭大赦的赶紧离开了房间。

“这次该我问你为什么了?”君玄狂回头看着拉住自己的独孤沐月,“你难道不恨她吗?”

“恨她干嘛?”独孤沐月不以为意的抽回自己的手,“我没有那个闲时间。”

“可是总该给她一些教训的。”君玄狂说。

“她再怎么说也是父亲的女儿,我不想做到那个地步,否则等父亲回来我也不好交代。”独孤沐月轻声说完,然后看着君玄狂的眼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昨晚可是闯进了你的王府,而且又不是处子之身了,你娶我干什么?”

“我说我看上你了,你信吗?”君玄狂暧昧的凑到了独孤沐月的面前,轻笑到。

独孤沐月冷着一张脸,直接推开了君玄狂,“滚。”

“女孩子这样说话可不好。”君玄狂丝毫不以为意的笑笑,“以后你就是晔王妃了,可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的。”

“我说了要当这个王妃了吗?”独孤沐月斜着眼睛看着君玄狂。

“你能不当吗?”君玄狂好整以暇的看着独孤沐月,“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她没有。独孤沐月听闻君玄狂的话慢慢低下了头,她现在只能是仰仗君玄狂一个人了,皇上今天已经是对她不满了,她要是再想从皇上那里得到父兄的消息是不现实的,如今只能是按照君玄狂说的办了。

“想明白了?”君玄狂得意的看着独孤沐月。

“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子,”独孤沐月看着君玄狂,“我不会做饭,也不会收拾屋子,更不会温和待人。”

“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君玄狂无所谓的点头。

“那好,随便你吧。”独孤沐月无奈了,完全想不明白君玄狂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一开始她是以为君玄狂是想借着她独孤绝嫡女的身份得到好处,但是后来看见君玄狂为她舍弃了一军的军权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我送你回去吧?”君玄狂建议到。

独孤沐月摆手,“我自己就可以的。”

可是君玄狂根本就没有将独孤沐月的话听在耳朵里,“你现在可是我的王妃,我自然是要送你的。”

独孤沐月嫌弃的看着君玄狂,“你怎么这么贱?”

君玄狂无所谓的笑笑,若是别人这么说他,他手中的剑早就出鞘了,可是面前的人儿却是没问题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独孤沐月说的话,他都是喜欢的。

“算了,随你好了。”独孤沐月不理会君玄狂的笑脸,直接转身离开了。

几步追上前面的独孤沐月,君玄狂犹豫的开了口,“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说”独孤沐月正在想着怎么验证父兄战死的消息,敷衍的回到。

“你的处子之身是怎么失的?”君玄狂轻声问道。

独孤沐月听闻面色一红,转身看着身边的君玄狂,“你问这个干什么?”

黑道女帝绝代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黑道女帝绝代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阴夫别太猛 19章(第十九章 是不是吃醋了)

    原标题:阴夫别太猛19章(第十九章是不是吃醋了)小说名字:阴夫别太猛第十九章是不是吃醋了然而,现在最让我觉得吃紧的倒不是这些。而是纪愈初口中所说的,吴晓很快就要因为那只死婴死掉了!“你说的是真的?吴晓真的就要死了?”我因为激动向上挺了一下身子,结果直落落的撞到了纪愈初的胸膛之中。这一撞不要紧,男鬼眼神狂乱,一手揽住了我的腰肢,直将我往他身下压。经他碰触的每一寸皮肤登时都起了鸡皮疙瘩。我本以为他还会有进一步的举动,谁想。“我可以帮你救她。”那话近在耳畔,气息掠过耳际,分外烫人的很。他会有这么好心?

  • 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 19章(第十九章:大忙)

    原标题: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19章(第十九章:大忙)小说名: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第十九章:大忙回到公司又是一个无聊的、严重浪费公司资源的下午,几个小时我就做了一件事,发呆。熬到下班时间,我连忙收拾好东西准备滚蛋,却被宁凝神出鬼没的截住了:“陈熙,你不说请我吃饭么?”我一慌:“啊?吃饭?”宁凝表情有点不悦了:“你说这个星期的,忘啦?”“没忘啊,我现在没钱,我得去补办卡,取了钱再请你吧!”“没关系,我先垫付,发了工资你再还给我。或者上我家吃吧,你负责做,也算你请我了!”说着,宁凝的脸色忽然绯

  • 中蓝海保镖 19章(第12章 比试枪法)

    原标题:中蓝海保镖19章(第12章比试枪法)小说:中蓝海保镖第12章比试枪法其实在Y国观众当中,也有一人因我而紧张。我能看的出来,Y国公主伊塔芬丽两手交叉在腹前,用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望着我,像是在为我祈祷。我敢肯定,这种感觉是异常奇怪的,我觉得这个异国公主很善感,她仿佛跟其它Y国人思想观念不一样,她或许并不希望凯瑟夫能赢我,而是希望我能赢。当然,这只是一种心灵感应,至于伊塔芬丽公主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也许只有她自己清楚。一切就绪,总统的工作秘书又发表了几句慷慨陈词后,由凯瑟夫率先扣动了扳机。啪,

  • 我的妖孽女总裁 19章(第十九章:懂风水)

    原标题:我的妖孽女总裁19章(第十九章:懂风水)书名:我的妖孽女总裁第十九章:懂风水祠堂中厅里整整齐齐挂着好几副偌大的画像,都是端坐的人物画像,从服饰上看,蟒袍玉带,这些都是古时候当大官的主,最中间的是穿仙鹤服饰,头戴三眼花翎,红宝石顶珠,古少强信步走了过去,心里暗想,苏家镇还真是个好地方,居然一品大员也出过。不过古少强现在看的不是这些,目光落在一副水墨绘画而成的山水图上。3米多长的画卷悬挂在祠堂的侧墙,异常醒目,画面错落有致,以山为德、水为性的内在修为跃然纸上,画中村户房屋应有尽有,古少强站在

  • 女神总裁爱上我 19章(第19章 冤枉好人了)

    原标题:女神总裁爱上我19章(第19章冤枉好人了)小说:女神总裁爱上我第19章冤枉好人了钱小多尽管突然遭袭,仍旧能顾及在美女面前要保留风度。心里在啊啊的乱叫。面子上却好不动色。他怒视着那美女,此时真恨不得上前和她拼了。美女似乎看出他在忍耐,颇有几分得意的笑了笑。端木薇琪将美女拉开了。有些责怪的说,“好了。羽珊。你看你都多大了,还这么疯疯癫癫的。你要是有羽舒一半就好了。我看这次是你冤枉人家钱先生了。钱先生帮我解决了我一直都没有弄明白的问题。我看的出来,人家一定是个很有艺术修养的人。”这个美女闻听端

  • 都市大御医 19章(第十九章:王牌主持人)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19章(第十九章:王牌主持人)小说书名:都市大御医第十九章:王牌主持人下了楼,上了车,黄素凝把车开的很快,经过大门,保卫开关卡速度有点慢,都不停的按喇叭,显得很暴躁,这副状态,曹子扬真怕会出事,但想说些什么,才说完头两个字,黄素凝就很凶的让他闭嘴,把他吓着了,这是黄素凝第一次那么凶恶。在大街上乱开着,忽然黄素凝哭起来,猛地踩刹车停在路中间,后面的车几乎撞上来,都不停的按喇叭,黄素凝就是没有反应,趴着方向盘自顾自的哭着,很凄惨。曹子扬不知道说什么好,坐在副驾驶座的冰冰更不知道,她

  • 最强小哥 19章(第19章装纯啊)

    原标题:最强小哥19章(第19章装纯啊)小说名:最强小哥第19章装纯啊推开晓东家院门,三斤探头看了看,晓东媳妇正在噘着个皮鼓也不知道在捣鼓啥呢。小屁屁一扭一扭的,圆鼓鼓的,看得陈三斤狂吞口水。但正事要紧!“咳……”三斤故意咳嗽了一声,引起晓东媳妇的注意。“呦,这不是三斤兄弟吗?有什么事嘛?”话说的很正紧,可晓东媳妇那眼神就不对了,盯着陈三斤的裤裆不放。“呃……没啥事,我这不是什么事,出来闲晃晃嘛?”陈三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晓东媳妇提着事。一个大男人乘别人男人不在家,跑来说这事,有点唐突。说出去,

  • 情到深处:盛宠前妻 19章(第十九章 他带了女人回去)

    原标题:情到深处:盛宠前妻19章(第十九章他带了女人回去)小说:情到深处:盛宠前妻第十九章他带了女人回去韩雪鸳夹起一个鱼头放到了李沁沁的碗里,“你呀,就该多吃鱼头,吃鱼头会变的漂亮又聪明。”韩雪鸳笑呵呵的说道。李沁沁向韩雪鸳吐了一个鬼脸,她的反应能力比起韩雪鸳来是差了不少,所以她一直也都很听韩雪鸳的话,在她的心里,韩雪鸳就是她的姐姐,唯一的亲人。韩雪鸳与李沁沁又逛了一会儿街,各自买了一些衣服,当然都是韩雪鸳出钱。最后离开的时候给了李沁沁一些钱,让她先用着,先别找工作。今天她自己去面试的事情一直浮

  • 娇妻宠上瘾 19章(第十九章 中了媚药)

    原标题:娇妻宠上瘾19章(第十九章中了媚药)书名:娇妻宠上瘾第十九章中了媚药走了八九站的时候,焦娅晴下了车,她要倒车做另一趟公交,看了看时间,她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最后一班车还有五分钟,正好赶得上了。焦娅晴拿出手机准备给孩子们打个电话,打开一看,手机竟然关机了,难怪这么晚了都没有接到孩子们的电话呢?她立刻从兜里拿出另一块儿电池。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有一个男人从她的背后将她的嘴捂住,另一个男人也配合着将焦娅晴拖走。“真没有想到这女人还真是绝色,我们谁先上?”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淫笑的说道,没想到欧婷

  • 爱上极品女上司 19章(第十九章 漂亮母女的答谢承诺)

    原标题:爱上极品女上司19章(第十九章漂亮母女的答谢承诺)书名:爱上极品女上司第十九章漂亮母女的答谢承诺“那不是什么问题,区区一个沁城市,想要找你还不是什么难题的。”年轻姑娘满不在乎的说。张金明仔细打量这姑娘,一副天真活泼的模样,浑身上下都充满灵气。尤其是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非常吸引人。这姑娘看上去大约也就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和那少妇的年龄似乎相差不大。等等,难道少妇十六七岁就生了她。张金明不免感觉不可思议。“依美,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少妇责怪了她一句,然后盯着张金明笑了一声,“小伙子,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