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鬼夫妖妻13章(【第十三章 没有窗户的村子】)

2017/10/29 1:21:19 来源:网络 []

书名:鬼夫妖妻

【第十三章 没有窗户的村子】

  姥爷曾经和我说过,阅读http://www.huijindi.com/这世上有许多的孤魂野鬼,因为他们阳寿未尽便飞来横祸,所以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进鬼门关,他们必须要以魂魄的形式在阳间徘徊到阳寿满,才能踏进鬼门关的大门。

  而这些孤魂野鬼只要不在阳间作祟,鬼差们便不用去捉,因为每天都会有从阳间开往阴间的亡灵车,这些鬼魂只要在指定的地方坐上亡灵车,便能直接抵达鬼门关。

  可,可我为何会坐上亡灵车?

  我不知道是冷得还是吓得,整个人哆嗦的停不下来,一股股阴冷的气息顺着脚底直接心脏。

  “吱嘎——”一声,鬼夫妖妻13章(【第十三章 没有窗户的村子】)缓慢行驶的客车终于停了下来,随着刹车声震耳欲聋的响起,那些原本无声无息的乘客们,缓缓的动弹了起来。

  “到站了?我怎么睡着了?”

  “这里是哪里?怎么这么黑?”

  我蜷缩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那些如梦初醒的乘客们一个个恍然的样子,心里再次敲起了鼓。

  他们难道是在上车之前就喝了孟婆汤不成?不然看他们的样子,怎么好像都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不对,这是什么地方?”

  “这根本就不是我要去的地方,司机,司机这里是什么地方?”

  车内的乘客渐渐沸腾了起来,好多人都往车门的方向涌了去,他们这一看不要紧,有的人当即吓得就喊了出来:“啊——!这车上的司机哪去了?”

  我吓得身体越来越冷,汇金地却只能看着他们闹腾,大气都不敢出。

  亡灵车自然是没有司机的,不过他们这些孤魂野鬼也朕可怜,因为阳寿刚刚尽的缘故,竟然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死去了好久了。

  突然,我看见一个挤在人群里的老奶奶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满脸的皱纹像是一张张夹着笑脸的小脸,在她的脸上狰狞的笑着。

  我吓得浑身绷紧,正要起身喊救命,却才想起来,这一车的鬼,我和谁喊救命去?

  那老奶奶趁着我犹豫的时候,原文huijindi.com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干枯的五指像是没有生命的树皮一般又硬又刺。

  我吓得差点没跳起来,却听那老奶奶说:“这是谁家的丫头?怎么还坐在这里?赶紧和我们一起下车。”

  我咽了咽口水,尽量让自己不表现的太慌张:“老,老奶奶,我,我是和我阿姨一起来的,我不着急,你们先下。”

  我说着,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我身边的阿姨。

  老奶奶皱了皱眉头,朝着我的身边看去,慢慢松开了我的手腕,可就在我以为这老奶奶会放我一条生路的时候,手腕却再次一紧。

  只见那老奶奶一边拉着我起身,一边紧张道:“你这孩子大半夜的说什么胡话?你身边哪有人!”

  什么?!

  我不敢置信的朝着身边的位置望了去,空空如也的座位上,连个坐印都没有,哪里像是被人做过?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开门!司机是不是在外面?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把门给我们打开!”

  那些拥挤在车门口的人,使劲儿的拉着车门,可这车门就好像是被封死了一般,任由几个成年男人卯足劲儿的拉也纹丝不动。

  “外面有没有人啊!救命啊——!”车里的女人们尖叫了起来。

  “有……”一个慢吞吞,根本听不清楚是男还是女的声音,空灵一般的炸响在了每一个人的耳边。鬼夫妖妻13章(【第十三章 没有窗户的村子】)

  车上的所有人包括我,一时间汗毛全部倒竖了起来。

  “谁,是谁在外面?”车上有几个还算是胆子大的男人开了口。

  车门外却没有人回答。

  “别装神弄鬼的!赶紧把门给我们打开!”女人们见男人开了口,也是紧跟着喊。

  车外还是没有人回答,仿佛刚刚那一道又沉又冷的声音,不过是所有人的幻觉一般。

  我心惊胆战的站在老奶奶的身后,一双眼睛却止不住的往身后的座位上瞟着,可就如同刚刚那老奶奶说的一般,我身边的座位根本就没有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和我说话的那个阿姨才是……

  “喀拉拉——!”就在全车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封死了一样的车门竟然自己打开了!

  车上的乘客先是一愣,随后争先恐后的下了客车,老奶奶拉着我的手也挤了下去,呼吸了一口凉凉的空气,我一直拼命跳动的心脏才算是平稳了一些。

  “啊——!”最后下车的一个女人,忽然大叫了起来,她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驾驶室的座位,整个人疯癫的身体失去了平衡,直接从车上掉了下来。鬼夫妖妻13章(【第十三章 没有窗户的村子】)

  随着她的所指,我跟着所有人的目光朝着驾驶室看去,只见开车的客车司机直挺挺的坐在位子上,一双青筋暴起的手死死的握着方向盘,惨白的脸上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刺目的鲜血正顺着他的耳鼻口还有眼睛不断的流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我亲眼看的,驾驶室没有司机啊!”

  “我,我也看了,刚刚确实没有司机……”

  在一群人的窃窃私语下,其中一个看似穿戴比较考究的中年男人,推开人群迈步走回到了客车上,老奶奶悄悄和我说,这个男人以前是她们村子里的赤脚大夫。

  也正是听了这话我才恍然,怪不得这车上的人都彼此认识,原来他们以前竟然都是一个村子的。

  那个中年男子先是翻了翻司机的眼皮,然后又看了看他身上的皮肤,最后走下了客车,对所有人说:“司机确实已经死了,死亡时间应该是三个小时前。”

  我一愣,这么说来的话,从我们刚刚上车开始,这司机就是个死人?可如果这司机一直是死的,那又是谁将车子开走的?而眼下这里又是哪里?

  “啊——!”又是一个女人掐着嗓子的叫喊声,“你,你们看,这,这里是哪里?”

  在那女人的惊呼声中,我和老奶奶也跟着所有人转过了身子,原来在我们的身后竟然是一个村子。

  此时的村子里挨家挨户点着灯火,那星星灯火虽透过门缝在雾霾霾黑夜里蜿蜒出了一道星河,但却并没有给人半分温暖的感觉,死寂死寂的消沉。

  这村子怎么给人的感觉这么奇怪?

  我不解的仔细朝着那些房子看去,猛地,我浑身一震,难怪我看着不舒服,原来这些屋子只有门没有窗!

鬼夫妖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夫妖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老头儿”刘心武的文学脚步

    作家刘心武。1977年第11期的《人民文学》以头条位置推出了北京市作者刘心武的《班主任》。视觉中国法治周末记者武杰“你不是讲《红楼梦》的那个老头儿吗;原来刘心武那老头儿,还写小说耶。”在回顾“刘心武改革开放40年的文学脚步”的分享活动中,已经76岁的刘心武看着现场满是“小年轻”的读者,爽朗地讲起人们对他在红楼梦研究领域的熟悉和对他在其他创作领域的陌生。2005年起,刘心武在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主讲“红学”系列讲座《刘心武揭密〈红楼梦〉》,作家刘心武在更多人的口中成为了红学家刘心武。但是对

  • 狼牙山佛缘禅寺暑期夏令营活动(2018.7.15-8.25)开始报名啦

    朝钟暮鼓,拥抱自然,修心练体,成长改变,狼牙山佛缘禅寺暑期夏令营活动(2018.7.15-8.25)开始报名啦...这样的夏令营你可能已经错过,但请不要让孩子错过,给他一次锻炼自己成长学习的机会,为以后留下回忆及改变。为弘扬少林禅武医文化,响应国家号召,提高青少年身心体质。佛缘禅寺特推出特色的暑期夏令营活动,旨在修心练体,懂的感恩,礼貌,乐观,自立,改变体质性格,改变嗜好习惯,为小朋友的健康成长及未来做基础。希望各位家长积极参加,禅寺名额80位,名额有限,抓紧时间报名,超出恕难接待!报名热线:1

  • 【今日头条】习近平“实”言精选(125)

    编者按:习近平同志指出:“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他关于“三严三实”、“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知行合一、躬行实践”、“脚踏实地、求真务实”、“实干兴邦、空谈误国”等理念,是儒家“以实心行仁政”思想在当代社会治理中的呈现,与实学的主旨紧密相关。现将习近平同志系列讲话中蕴含实学理念的言论汇集并陆续在平台发出,以飨读者。脱贫工作要实打实干我多次强调,脱贫攻坚工作要实打实干,一切工作都要落实到为贫困群众解决实际问题上,切实防止形式主义,不能搞花拳绣

  • 【知古鉴今】官周率

    魏公子牟游于秦,且东,而辞应侯。应侯曰:“公子将行矣,独无以教之乎?”曰:“且微君之命命之也,臣固且有效于君。夫贵不与富期,而富至;富不与粱肉期,而粱肉至;粱肉不与骄奢期,而骄奢至;骄奢不与死亡期,而死亡至。累世以前,坐此者多矣。”应侯曰:“公子之所以教之者厚矣。”(出自《战国策·赵策三》)这则故事是说:魏国公子牟到秦国游学,将要(离秦)东行,前去与应侯范雎辞别。应侯说:“公子就要离开秦国了,难道没什么要教诲我的话吗?”公子牟说:“即使没有您的吩咐,我本来也有话要对您说。显贵和财富没有必然联系,

  • 剃头师傅朱三井与他那张80多年的理发椅

    也许,许多年以后,有的已经消失,有的即将消失~~它们是手艺,更是坚持。江城已今非昔比传统手工业逐渐被新兴行业所取代江山街头老手艺人也逐渐消失…为了能让更多人记住这些曾经美好的回忆小编特地跑遍江山的大街小巷寻找那些依然藏在小街小巷里的老手艺人…今天让我们一起感受传统剃头师傅的手艺life剃头师傅-朱三井旧时理发店就叫理发室或“剃头店”,理发师叫做“剃头师傅”。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审美观念的转变,传统剃头店、理发室已经被随处可见装修华丽、设备先进的发型设计室或美发店所取代。然而在老一辈人的心中,却始终难

  • 之所以哭泣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坚强了太久!

  • 一组东北农村吃饭老照片,承载着多少人的童年!

    曾经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吃饭不讲究排场,能吃饱就是件幸福的事~端着碗饭,随便找个路口坐着就能大快朵颐,跟路过的放牛人打个招呼:“还放牛嘞,吃饭咯!”大热天的坐在树荫底下吃得才开心,大树底下好乘凉嘛!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在村口、院子里聚在一块儿说说话,唠唠嗑,青菜萝卜白饭也吃得倍儿香!看看你碗里有啥菜,我碗里也有好吃的,咱换着吃呗~跟在大人身后的娃娃,端着比自己小脸蛋还大的碗,吃得乐呵呵,没有牛奶肉类,照样长得健健康康~过去的人们或许缺少物质财富,但他们懂满足、懂生活,平淡的日子也能过得幸福那个年

  • 图解小叶紫檀手串的标准加工流程

    大家平常看到的都是小叶紫檀的成品手串,但是你们知道手串是如何做成的吗?下面介绍一下小叶紫檀手串是如何从原木到手串加工成型的。首先是选料,木材市场每次到货之后马上引起哄抢。大家都拿着手电和稀释的胶水到现场挑选原木。在平整的横截面上喷上稀释过的胶水之后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金星或者其他特征。虽然喷上胶水后更容易看,但是走眼的几率还是比较大。这就是大家所说的赌木。原木挑选好之后运送到工厂裁成饼料在饼料上画线,把黑筋以及坏死的部分用线标示出来在拉花机上把前面画好线的部分裁掉在饼料上盖章,这是一个非常考验经验的

  • 中国报业发展大会在京召开

    中国报业发展大会在京召开中国报业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报协五届四次理事会同日举行会议现场本网讯4月26日,中国报业发展大会暨中国报业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京西宾馆隆重召开。徐鹏飞与中国记协名誉主席、中国报协原会长、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邵华泽合影中国记协名誉主席、中国报协原会长、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邵华泽,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钱李仁,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斌杰,中国报协理事长、人民日报社副社长张建星,民政部党组成员、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詹成付,中宣部

  • 晚装修一年,或至少损失51681元!

    不少装修业主都会有这样的想法:“钱有点紧张,装修的事情明年再说吧”。不少买房子的业主都有推迟装修的想法,但是推迟装修真的能省钱吗?答案却是否定的。小e告诉你,你推迟装修不仅不能省钱还会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别急,等小e给你来算笔账。以某一线城市(以下为M市)120m²的房子为例,晚装修一年或至少损失51681元。(理论数据仅供参考)看得见的损失房租:损失32688元物业费:损失1512元中国房地产业协会旗下的中国房价平台今年4月份公布数据显示,M市房租每平米每月平均为22.7元。以主流户型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