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七年之痒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2:14 来源:网络 []

书名:七年之痒

第3章 老公的改变

  孙恩桥公司附近有个菜市场,他先陪着我去买了菜,回家又给我打下手,俩人一块儿做了午饭。七年之痒小说txt全文阅读

  这是很久没有过的事了,我心里被一股说不出的感情充斥着。其实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我最大的愿望也不过与此。

  每天老公儿子都能吃我做的饭,偶尔老公能给我打打下手,两人一块儿做饭。

  “小樱,整天一个人在屋子里怪无聊的吧?”

  我正把油倒进锅里,就听见孙恩桥在我身后说道。

  “还好吧。”毕竟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之前不是给了你好些会员卡什么的吗,你没事的时候可以跟着老温他们家的出去玩玩儿,权当散心。版权huijindi.com

  温太太是个女强人,每次跟她一块儿玩儿的人也都是些家庭不太如意,事业却如日中天的女强人,再不济也是月入五千以上的白领,我跟着人家一块儿根本插不上话。

  我心里有点儿烦闷,把锅铲往锅里一扔,赌气道:“我不炒了,你是不是嫌我整日在家没见识?”

  油溅了一点儿出来,孙恩桥背后灵一样趴在我身上,拿过我的手背看了看,见在只是红了一点儿又放下。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拿起了锅铲。

  “那行,之前都是你炒给我吃,我也好久没露一手了,今天就我来掌厨吧!”

  我没好气的推开孙恩桥,见油烧热了,把葱蒜倒进去,浓郁的香味一下子弥漫在厨房里。

  孙恩桥做饭的手艺,已经烂到了一定境界,做出来的菜恐怕只有他自己敢吃。

  孙恩桥就站在一旁,又找话题跟我搭话。吃完饭后,他主动提出要洗碗。七年之痒小说txt全文阅读我倚在厨房门口看他围着围裙洗碗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他这样,都是因为心里愧疚吧?结婚这么多年,当初那点儿炙热的爱意,现在还剩多少呢?可是他会愧疚,是不是又证明他心里是有我的?

  这次只是个意外,不要多想。我安慰自己,疑心是把利剑伤人伤己,我万不能步了姐姐的后尘。

  洗完碗孙恩桥接了个电话,似乎是公司有个重要的客户来了,有重要的事跟孙恩桥说,孙恩桥跟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昨晚累了大半宿,今天又发生了那样劳神劳心的事,我有点儿乏了,叮嘱他早点回来后就回房睡觉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总感觉今天我可能忘记什么重要的事了,可是能让我忘记,应该也不是特别特别重要吧?

  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姐,我要投奔你来了,你得收留我啊!不然我就得去流浪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活力四射,正是我还未成年的小表妹吴周余的声音。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我头疼的想,这丫头肯定又出幺蛾子了。此时我还未料到,这个总是闹幺蛾子的小表妹,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改变。

  “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赶紧回她:“听着听着呢,你怎么了?你这会儿不该在上学吗?”

  “我毕业了,我才不想继续在学校受罪呢!”

  表妹从小叛逆,她比我们所有人都小了八九岁,所有人都愿意宠着她,宠得她叛逆的不像话。中考考上了重点高中不上,闹死闹活的跟着她一小姐妹上了职高,前段时间还听小姑说让她明年参加高考,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不想上学了。

  “姐,我考上资格证了,我在学校就是浪费青春!你不帮我,我就跟我同学一块儿去闯荡天下了!”

  小表妹没听见我说话,继续在那边说。

  小表妹一向说到做到,听到她说有资格证了,我心思一动……

  小表妹学的是会计学,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心里有根刺,肯定想让孙恩桥把会计给辞了的。只是辞了之后要去哪儿找个让我放心的呢?

  表妹的出现真是及时啊!我在内心里感叹。汇金地怎么都是自己人,又是我妹妹,她在公司,那些对我老公抱有想法的人,怎么都得投鼠忌器,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我不是不信我老公,只是他喝醉的时间太多了,万一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人……

  “周余,你先跟小姑商量一下,小姑答应了你就过来。我让你姐夫在他公司给你空个位置出来,如何?”

  小表妹一听挺满意的,元气满满的说:“姐,你就等着我拖着行李来投奔你吧!为了感谢你的收留,我给你带一箱子特产,都是我妈自己做的!”

  我心里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儿内疚的,我这个做法,其实都有点儿利用表妹的意思。

  接完电话我看一眼时间,都三点了。儿子四点的时候下课,我赶紧起床收拾了一下,往儿子学校赶。

  带着儿子去超市买了菜,从超市出来后儿子诧异道:“妈,你不是说超市的菜不新鲜吗?今天怎么带我去超市买菜了?”

  我之前确实这么说过。

  “这会儿市场都收摊了,只能在超市买了。汇金地今晚你爸回来吃饭,可不能凑合。”

  “妈你确定我爸能回来?而且,我把回来吃饭就不凑合,难道咱俩吃饭可以凑合吗?”

  听清楚儿子语气里的不满,我干咳一声,赶紧转移话题:“咱们周末去你三姨家玩儿,怎么样?”

  儿子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惊呼道:“真是太好了!又可以看见小乐乐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儿子:“儿子,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妹妹?”

  儿子突然停下脚步,拽了拽我,我低头一看,儿子小表情十分严肃。

  “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准备要小弟弟小妹妹了?”

  我以为儿子怕小弟弟小妹妹跟他争宠,我刚想安慰儿子,没想到儿子说:“你早该有这想法了,我听温阳说他妈妈也怀小宝宝了,小宝宝最会调节家庭矛盾,现在他爸爸都不出去了,每天都守着他妈妈。爸爸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如果有了小宝宝,肯定也跟温阳的爸爸一样,能够守着妈妈了。”

  儿子的话说的我心里暖呼呼的,不过一方面我还有点儿诧异,我没想到儿子人不大,竟然意外的早熟。

  回家后儿子写作业,我做饭。

  七点多的时候,孙恩桥就回来了。

  孙恩桥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先是到厨房来问我有没有需要他打下手的,我说没有,让他去看儿子写作业去了。

  闻着油烟味儿,伴着锅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儿子和老公的笑声从客厅传进来,我心里十分满足,觉得这才是一个温馨的家庭,该有的样子。

  吃完饭,老公又自告奋勇的去洗碗了。我想去厨房帮老公,却被儿子拉住了。

  “妈妈做饭,爸爸洗碗。好多同学家里都是这样分配的,以后我长大了,我也会帮妈妈洗碗!”

  是谁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是生来讨债的?我家儿子明明比别人家闺女还贴心!

  老公洗完碗出来的时候还端了盘水果,说是一个客户送的。

  一家人看了会电视,九点半的时候我就把儿子赶回房间睡觉了。

  “儿子都睡了,咱们是不是也该睡了?我听儿子说,你想给他添个弟弟妹妹。”

  刚从儿子房间出来,就被老公抱了个满怀,我半推半就的跟老公进了房间。

  刚从儿子房间出来,就被老公抱了个满怀,我半推半就的跟老公进了房间。

  刚进房间就被老公抵在门上亲吻,细碎的吻从额头延伸到锁骨,老公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让我揽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不规矩的揉捏着我。

  我被吻得气喘吁吁,身上的衣物所剩无几,就在最后一层阻碍要被老公扒掉,皮肤接触到冰冷的门,猛然惊醒。

  我抓住老公的手,颤声要求:“去、去床上……”

  老公轻笑一声说:“浴室都做过了,在自己房间你还害羞?”

  我被他的话说的不好意思,刚想反驳,身体却一下子悬空。

  我惊呼了一声,惹得老公哈哈大笑,抱着我三两步走到床边,把我扔到床上,我刚支起身子,老公整个人就压了下来……

  老公游走的手仿佛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魔力,点燃了我身体里的火,我难耐的扭了扭身子,手攀上老公的肩膀,对身体触碰到的那层碍事的布料很是不满。

  老公似乎感觉到我的不满,稍微起身脱了衣服,我再次攀上他的肩膀。

  然而当我的手摸到老公身上浅浅的疤痕,眼前猛地浮现出办公室看到的那一幕,所有欲望都消散,嗓子发痒,有一股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我推开老公,不顾老公的惊愕,打开灯匆忙的冲进厕所,干呕了好一会儿。

  “我还没做什么呢,你这反应是不是又有了?”

  老公抱胸斜倚在厕所边,脸色臭臭的,说话的口气也特别不好,整个人散发着浓郁的欲求不满的怨念。

  我没get到他的点,没好气道:“怎么可能?我可能是下午睡觉空调调低了,有点儿感冒。”

  老公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儿,关心道:“那就洗个澡早点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错过视线不去看他的身体。老公低笑了一声,说了句你哪儿没看过?还害羞不成?

  去他妈的感冒!去他妈的害羞!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看见老公身上还没消散的那点儿痕迹,想起今天上午的看见的画面,恶心!恶心的想吐!

  两个人洗完澡,熄了灯躺在床上,老公强硬的抱我抱进他怀里。我无比庆幸此时关了灯,不然他一定会发现我的脸色非常难看。我的身体也很僵硬,老公以为我是感冒了不舒服,抱得更紧,我想挣开,他以为我是热了,还贴心的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了。

  我叹了口气,空调温度调低后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冷,我很怕冷,缩了缩身子,身体与老公贴的更紧了。

  “老公,你睡着了吗?”

  我瞪着眼睛半晌睡不着,推了推老公,轻声叫道。

  “怎么了?”

  老公低声应我,声音有点儿哑,估计他应该是要睡着了。

  我想了想,还是跟他说了表妹的事。

  说完后不仅担忧道:“小姑肯定不会同意表妹来这边的,但是不答应,我又真怕她跟着她同学四处跑。”

  老公拍拍我肩膀安慰我:“周余有多犟小姑他们比谁都清楚,她过来了就让她到我公司去吧。”

  说完话题一转又跟我说:“好几年没见那小姑娘了,现在肯定出落得更漂亮了吧?以前还能想抱就抱,想亲就亲,现在都不好跟小姑娘亲近了。”

  我心里顿时有一股怪异的感觉,可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老公还在那儿絮絮叨叨的说,我跟心不在焉的跟他唠了两句,心里仍在想着他的话,直到睡着,也没想明白哪里不对。

第4章 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

  一连好几天,老公每天早上都陪着我和儿子吃了早饭再走,晚上七点多点儿准时回家。回家后偶尔会给我打下手,更多的时候都是陪儿子写作业,吃完饭还会主动洗碗。

  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暗喜。老公果然是爱我爱儿子,爱我们这个家的。之前的事,果然是一场意外。

  只是这几天老公几乎每晚都会向我求欢,他其实也很期待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可是他身上的疤痕还没消干净,我只要看到那些疤,就想到那天在他办公室的事。我的心里,有过不去的坎儿。

  平静的日子,最终被我小姑的一通电话打破。

  小姑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在剥豆子。

  “小樱在干吗呢?”

  小姑开口的时候说得话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我老实的告诉她我正在剥毛豆。

  “小孙在吗?”

  “不在,他在公司呢。”

  “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没受什么委屈吧?”

  “挺好的,恩桥对我特别好。小姑您和小姑父最近还好吗?”

  我以为小姑是担心我受委屈,担心孙恩桥对我不好,特意说他对我特别好,想让小姑放心。

  没想到小姑却叹了口气,话题一转,转到了表妹身上。

  “我和你小姑夫挺好的,劳你惦记。周余给你打电话了吧?她是不是说她不上学了,要上你那儿来呢?”

  “她是给我打电话了,她说我要不收留她,她就跟她同学闯荡天下去。小姑您放心吧,我跟恩桥说过了,她来就到恩桥公司去,等她学好了,就做恩桥公司的会计。”

  我没想到那句话没说对,小姑一下子拔高了声音:“不行!绝对不行!”

  “小姑,周余那个性子你也知道……”

  我话还没说完,小姑就打断了我的话:“小樱,有的事小姑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我以为小姑是怕会麻烦我和老公,拍胸脯跟她保证:“小姑,没事的!恩桥公司那会计有点儿心术不正,我俩早就想换个人了,周余过来就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您放心,我俩一定会照顾好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没想到小姑却冷笑一声说:“有你老公我才怕她被欺负呢!有的事小姑一直不好意思跟你开口,但是瞧你现在这样子,真是越活越往回退,越活越糊涂!”

  我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甚至想立马挂了电话,不听小姑的话。

  “小樱,小姑作为一个长辈,今天的话可能难听了点儿,但是句句实在!你自己反省反省这几年你做的事,到底像不像话?你倒是洒脱,跟家里几个叔伯小姨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觉得所有人都对不住你。是不是觉得这世上只有孙恩桥对你好?他给你灌了不少蜜糖吧?当初我们谁都不同意你俩的事,也不知道他心里这根刺埋了多少年!他……”

  “小姑,您不愿意让周余来我这儿应该跟周余说啊,我不过是怕周余跟她同学跑了会出事才答应她的,您这样……”

  我打断小姑,说出口的话也不太客气。当年的事简直令人寒心,我再也不想听谁提起。这几年我确实跟娘家亲戚淡了关系,只跟小姑一家还保持着联系,可今天之后,我觉得我跟小姑家的情谊也走到了尽头。

  “周樱!这就是你对一个长辈的态度?你别眼睛近视心也瞎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男人做了些什么?两年前我放心的把你表妹交给你,让她到你那儿去散心,结果呢?孙恩桥那个畜生背着你猥亵你表妹的事你知道吗?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自己男人都看不住,你活得连你姐姐都不如!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让你表妹去你那边!”

  我顿时如遭雷击,手里的豆子掉了一地。小姑跟我说了什么?她一定是骗我的!

  小姑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我立马给吴周余打了电话。

  “周余,你两年前来姐这儿的时候,你孙哥对你动手动脚了吗?你告诉姐,有没有这回事?”

  吴周余简直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是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周余不会撒谎,也可能是没想到我会问她这个问题,她支支吾吾的,试图转移话题:“姐,那啥,吃饭了吗?”

  她这样样子,我心里已经凉了一半,隐隐知道她肯定有事瞒着我,我顿时怒了,冲她吼:“吴周余告诉我,是不是有这回事?”

  “周樱,你冲我喊什么?”

  吴周余平日里也是被人宠惯了的人,很久之前大姐就说过,她没有长歪已经是一件幸事。我吼了她,她立马也吼了回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发生这种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怎么告诉你?难道我要跟你说你老公是个人渣?对着你妹妹动手动脚,你会信吗?你是相信你妹妹还是你老公?你把他当神一样,好像这世界就只剩他一样,我敢告诉你吗?我怕我要告诉你,你就觉得天崩地裂了,你要是跟大表姐一样也出事了,壮壮怎么办?他比王祎和王柚小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我怔愣在那里,悲哀的发现,她说的一点儿没错。

  王袆和王柚是我大姐的一双儿女,四年前我大姐去世,两个孩子都性情大变,王袆甚至自杀过。

  三年前我父亲夜去世了,那以后,老公和儿子就是我的天,我的一切。如果两年前周余告诉我这件事,我不一定不信,可是我真的会受不了打击,说不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可是我仍不愿意相信老公会做那种事,过了半晌,我呐呐的跟吴周余说:“周余,你还小……是不是你姐夫跟你闹着玩儿?”

  吴周余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我可能猜对了。却听她说:“这事是我妈告诉你的吧?姐,这事我其实在心里闷了很久,谁也没说,去年过年我不小心喝了酒,喝醉后不小心被我妈套出来的。我那个时候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谁家姐夫会对小姨子又亲又抱?别说是亲近,谁亲近人亲人嘴巴?谁他妈亲近让你还袭人胸?”

  吴周余说完就挂了电话,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我觉得眼睛酸涩无比,小姑有句话说的真对,我活得还不如我姐姐。

  至少她到死,都活得明明白白的。

  我呢?我一直以为自己找了个白马王子,结果这个白马王子,前几天在办公室跟人玩儿办公室play,两年前还猥亵过我表妹。

  想起当初跟儿子说过的话,以前我心里还同情着温太太,现在才明白,她其实比我强太多。

  还有那天晚上老公说的话,那时候没回过味,现在想来简直是衣冠禽兽!

  我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坐了多久,久到三点钟的闹钟响了好几遍。我抹了抹泪水,下定决心晚上一定要跟老公说个明白,场面肯定不好看,得把儿子安置好。

  我洗了把脸,喝大杯水润了润嗓子才给婆婆打电话。

  我告诉婆婆我和老公有事,让她帮我照看一晚上儿子,又给武馆打电话,拜托儿子的师傅下班的时候把儿子带去市里他奶奶那儿。

  儿子的师傅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住在他奶奶小区对面,听我说家里有事,很乐意带儿子一程。

  做完这些,我又去超市买了一堆菜,做了一大桌菜,甚至买了两瓶红酒。六点钟就给老公打电话,还给他拍了一大桌子菜的照片,让他赶紧回家。

  老公六点多的时候就回来了,彼时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呢?你把儿子支走,还做了这么大一桌子菜。哟,还买了酒呢。”

  老公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我不想空着肚子跟他吵架。

  我说:“先吃吧,吃完了就告诉你。”

  老公开玩笑:“你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不会在菜里面下毒吧?这么丰盛的一顿饭,不会是我的最后一顿晚餐吧?”

  我没有一点儿跟他开玩笑的心思,只闷头吃菜。

  一顿饭吃得无比压抑,饭后,等老公把碗筷收拾好,我才跟他说:“孙恩桥,我们谈谈吧。”

  吃饭的时候老公一直在插科打诨,我一直没理他,他也早意识到我肯定有事要跟他说。闻言他在我身边坐下,伸手想搂我,我侧身躲开了。

  老公手僵在半空,最后讪讪的收了回去,脸上表情也变得不好起来:“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你一晚上都马着脸?”

  “两年前周余来咱们这儿玩儿,你是不是对她动手动脚了?”

  我一边说话,一边转过去盯着老公,不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老公脸上闪过一丝不虞,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儿僵硬:“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说着甚至又试图搂我肩膀,另一只手抓了抓他自己的衣角,我太熟悉他了,他心虚的时候,就会做这样的小动作,想搂住我转移话题。

  “是不是?”

  我面无表情,继续问他。

  孙恩桥猛的站起身,怒道:“周樱,你这样是不相信我吗?你是在质疑我吗?我整日里在外奔波,挣钱养家,你成日无所事事,乱想些什么?”

  果然……我心里顿时被失望填满,孙恩桥如果不心虚,又何必虚张声势?

  “孙恩桥,你说这话有没有觉得心虚?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那是我表妹,还是个未成年少女,你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

  “周樱,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做什么了?”

  我气的顺手拿过沙发上的枕头砸向孙恩桥,“你非要我把你做过得事说出来?你为什么对我表妹又亲又抱?她还是未成年,你这是猥亵,是在犯法你知不知道?”

  “周樱你先冷静点儿,你表妹,也就是我妹妹,我拥抱她一下,亲一下她额头,怎么就是猥亵,是犯法了?”

  说完孙恩桥突然软了语气,向我靠近,温声道“是周余在你这儿嚼舌根了?她这孩子从小就敏感,以后我改,离她远一点儿就好了。小樱,你要知道,如果她不是你表妹,她就是杵我面前我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我冷眼看着孙恩桥,他还抱着我扔过去的枕头,眼里甚至满是笑意,他看我的眼神,仿佛我是个正在吃醋,无理取闹的人。

  那天去他公司发生的事,很多细节也一一浮现在脑海,我对孙恩桥,简直失望透顶!

  “孙恩桥,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敢做不敢当!你和那个会计到底处了多久了?你那天说的话,都是搪塞我的吧!”

  “周樱,要我说你就是无所事事闲的!觉得日子过得太惬意,故意跟我闹吧?那天的事我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是意外!还有你表妹的事,既然你要跟我吵,咱们就掰扯掰扯,过年的时候你亲我侄子,抱我侄子,我说什么了?说你猥亵未成年,说你犯法了吗?你这些话听谁说的?听你小姑吗?她就是不希望周余来咱们这儿,故意的!我早跟你说过,你娘家那些亲戚一个个唯利是图,根本不会为你着想!”

  “够了,孙恩桥,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凭什么那样说我小姑?当初要不是我小姑替你说好话,让我爸出钱给你做投资,你会有现在吗?”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有的都是你爸给的吗?你不要忘了,现在是谁养着你和壮壮!当初你爸生病的时候,我出了多少钱?他给我的钱,我早就还了!”

  “孙恩桥,你滚!你不是人!你衣冠禽兽!禽兽不如!”

  我指着门口,胸口剧烈起伏,被气得口不择言。

  当年他刚大学毕业,什么都没有也不懂人情世故,是我爸,把他带在身边教他做生意,还给他了做生意的本钱。后来他自己第一次做生意,赔了不少钱,也是我爸替他还债,又给了他第二笔钱让他东山再起。

  我爸几乎把自己养老的钱全搭他身上了,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想的!

  “行,我不是人,我滚!我滚了你别后悔!”

  孙恩桥踹了一脚茶几,说完最后一个字,站起身就往外走。被他踹了一脚的茶几,就在我面前碎的四分五裂。

  我的腿被溅过来的玻璃渣子划到,我痛呼了一声,孙恩桥却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头也不回摔门而出。

  我一个人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放声大哭,心里只觉得无限委屈,甚至绝望。

第5章 冷战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累了,我直接趴沙发上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已经是凌晨,腿上被玻璃划伤的地方已经结痂。只是心上,却被孙恩桥的话生生的剜了一块,血淋淋的,疼到窒息。

  没有心情收拾满地狼藉的客厅,身上有点儿凉,我回房间把自己摔床上,看着天花板开始想今晚的事。

  其实孙恩桥用他侄儿举了列子后我的心就已经动摇了,周余那丫头从小就敏感,不爱别人挨她太近。

  可是后来孙恩桥说小姑的话却又让我觉得他在心虚,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只有小姑对他客客气气的,从不刁难,现在他说出这样的话,分明是想诋毁小姑掩饰自己做过的亏心事。

  当我口不择言让孙恩桥滚的时候,话一出口就有点儿后悔。可是内心又隐隐对孙恩桥有期盼,觉得他是不会走的,甚至希望他哄一哄我。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又矫情的生物。

  可是最终的结果……我不仅自嘲,我到底高估了自己。

  吵架的时候是痛快了,可是之后呢?日子还得过。我们总不能离婚吧?我是绝不可能离婚的,离婚了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可是也不能一直冷战啊,孙恩桥不可能哄我,我也拉不下面子跟他软言细语,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的错。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瞪着眼在天蒙蒙亮得时候才睡着。

  醒来已经快中午了,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做了一晚上的梦。醒来的时候头顿顿的疼,肚子里也空荡荡的,饿得我心慌,还感觉浑身都没劲儿。

  下了碗面吃了,还是觉得头疼得厉害,身子也乏力,我又摸出一粒感冒药吃了,以防万一。

  不知道是药效还是实在太乏了,不一会儿又困不行。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三点闹钟响,头不那么疼了,身子也有劲儿了,我想起还要接儿子,赶紧起床。

  照镜子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跳,披头散发的,脸色苍白,半边脸还浮肿着,明明睡了那么久,眼底下还是有点儿青,跟个鬼似的。

  我翻箱倒柜的找出好久没用的化妆品,化了个淡妆,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好了点儿。

  没想到儿子还是一眼看出了我的不对,迟疑道:“妈妈,你……你怎么了?是不是跟爸爸吵架了?”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儿子竟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面上却什么都不显,我蹲下身问儿子:“儿子,你怎么会这么问呢?”

  “妈妈你眼睛肿了,肯定是跟爸爸吵架了,哭过。”

  儿子直视着我,认真的说道。说完还伸出小手摸了摸我的眼睛,小手热乎乎的,摸得我心里也热乎乎的,我没漏掉儿子脸上的心疼。

  我没心思做饭,带着儿子逛了会儿商场,然后找了家餐馆吃了晚饭,给儿子买了KFC全家桶,然后才带着他回家。

  没想到家里开着灯,透过窗户还能看见客厅影影倬倬的有人。

  儿子高兴道:“肯定是爸爸回来了!”

  我心里也很高兴,除了我,只有孙恩桥有家里的钥匙。儿子说的没错,肯定是老公回来了!昨天吵架今天他还愿意回来,看来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今晚说不定两个人就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毕竟昨晚的事两个人都有错。

  开了门才知道,其实除了孙恩桥,还有其他人。两个家具公司的工人,正在搬着一张红木茶几放在原本的茶几的地方。

  客厅里原本的布艺沙发,也被换成了暗红色的真皮沙发,我皱了皱眉,不是很喜欢。只觉得客厅的风格,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像孙恩桥的办公室。

  孙恩桥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听见动静往门边看了一眼,视线直接从我身上略过,倒是看到儿子手里抱着的炸鸡皱了皱眉。

  那冷淡的一瞥,把心里的喜悦浇灭得一干二净。

  “爸爸,我和妈妈给你买了炸鸡,可香了!”

  儿子抱着全家桶颠颠的跑到孙恩桥面前,伸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他,孙恩桥顿了顿,还是把手伸到儿子脑袋上揉了揉。

  “以后少吃这些东西,既不卫生又没营养。”

  儿子听了老公的话,鼓着脸有点儿不太高兴。孙恩桥也没在意,问儿子:“回来的这么晚,作业做了吗?”

  儿子摇摇头,孙恩桥就让他回房写作业了。

  我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孙恩桥点了支烟抽了起来,连一个目光都没有施舍给我,完全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

  我脾性也上来了,哼了一声就回房间了。

  我回房间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外面已经没动静了,家具公司的人应该走了。

  我又想,是不是因为刚刚有外人在,所以孙恩桥不好说什么呢?我头发都没擦,又出去了。

  孙恩桥仍然坐在沙发上,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手里又重新点了一支烟。

  我关门的时候故意很大声,孙恩桥听到动静,转过来冷淡道:“昨天脾气也发了,今天要不要谈谈?”

  我走过去坐在沙发另一侧,捂了捂鼻子,孙恩桥抽烟的动作顿了顿,最后把烟掐灭,把烟灰缸放到了离我远一些的地方。

  “周樱,我每天在外面忙得累死累活,你却无所事事整天在家想东想西,咱们这样很不好你知道吗?”

  我一直没开口,我在等孙恩桥开口,可是他一开口,我又想跟他吵。什么叫我无所事事整天在家想东想西?

  我忍了忍,没忍住,脱口而出道:“怎么?做过的事还不让人说?”

  孙恩桥瞪着我,额头上青筋暴起,我往沙发里缩了缩,真有点儿怕他会打我。

  “周樱,我今天不想跟你吵,孩子还在家呢。咱们冷静的谈谈。咱们家你主内我主外,这么几年了,一直都很相信彼此,你昨天突然一下子……你是不是在家闷坏了,得了那个什么什么综合症?要我说,你平日里就该跟人出去玩玩儿,去做spa也好,练瑜伽也好,逛街买东西也好,咱家不缺钱,你真没必要整日里出了接送儿子就闷家里。”

  孙恩桥说得苦口婆心,仿佛真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却觉得他是在嫌弃我。一开始我没回过味儿,愣了几秒后我才回过味儿,顿时觉得怒不可歇!

  “你才更年期综合症,你全家都更年期综合症!”

  我扔下这句话就回来房间,再跟他谈下去,今天会摔东西踢桌子的人恐怕就要变成我了。

  之后孙恩桥再也没跟我说过话,我们俩开始冷战。

  冷战期间,孙恩桥又开始半夜归家,天不亮就出门。

  我心里难过,可是又拉不下面子跟他说话,显然他早出晚归,也不想给我那个机会。

  同床异梦,大概说的就是我和孙恩桥现在的状况。

  这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孙恩桥不出意料的早已经走了,但是我在叠被子的时候,却发现另一边的枕头上,有一根长长的,紫红色的头发。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妙的预感。

  一整天我都因为头发的事而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甚至切到了手。吃了晚饭后,我检查了儿子的作业,催促儿子洗漱睡觉后,就坐在客厅里,像半个月前那样,等孙恩桥回家。

  凌晨一点多,孙恩桥终于回来了。

  没有闻到酒味,他人也十分清醒,看见我的时候还愣了一下。这几天我虽然没等他,但是其实每晚都有给他留灯。他显然没想到,今天不只是留了灯,人也没睡。

  我心里狐疑,现在国人应酬,哪有不喝酒的?不是应酬,又怎么凌晨才回来?就算是跟我赌气,也不至于吧?

  想起早上那根头发,我赶紧站起来,跟着孙恩桥进了房间。孙恩桥径直进了浴室,我想也没想的跟着进去了。

  离得近了,就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我鼻子还是很灵敏的,这绝不是我们家里会有的味道,也不是孙恩桥平常会喷的香水的味道,因为这是女士香水的味道!老公他们公司会计身上,就是这种味道!

  我瞪着孙恩桥,恨不得在他身上瞪个洞出来!

  孙恩桥突然回头看我,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怎么?眼睛瞪这么大,是要看我脱衣服?难道你没见过吗?”

  孙恩桥说话不像之前那么冷淡,反而调笑意味十足。可是我所有注意力都被他肩头那根头发和身上淡淡的幽香吸引了,我冷声质问他:“你这几天晚上干嘛去了?这头发是谁的?你身上还有香水味儿!”

  孙恩桥顿时不悦的皱起眉,说:“我之前建议你多出去走走,你没出去吗?你再这样下去是要我给你找个医生吗?一开口就是这种语气,真是什么性质都被你破坏了!如果你在这儿是来质问我的,那麻烦你出去,我要洗澡了。”

  我只觉得孙恩桥赶我离开是因为他心虚,仍然不罢休,势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不是你们公司会计的?那天她身上的味道就是这样的!”

  孙恩桥突然伸手,直接把我往浴室外面推,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简直要气炸了!一想到这段日子他对我和儿子这么冷淡,原来是跟那个小贱人搞在了一起,我就恨不得把那个小贱人杀了!

  一定是她编排我坏话了,不一定是她勾引的孙恩桥!那天孙恩桥说的肯定是真的,肯定是哪儿小贱人从中作梗,不然孙恩桥为什么每天早出晚归不愿意跟我说话?

  想到这儿,我也从孙恩桥刚刚的反应中明白过来,孙恩桥不喜欢我质问他,更不想跟我吵架。

  既然硬的不行,我就来软的!夫妻这么多年,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怎么也比那个小贱人要重要的多!孙恩桥是我男人,是我儿子的父亲,我绝不会让他被其他人抢走!

七年之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年之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任逍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任逍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任逍遥目录预览:第一章少年无名第二章九阳真经第三章英雄救美第四章两大恶少第五章重伤而逃第六章混沌神器第一章少年无名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城市里有几大世家,他们分别掌握着城市里的经济和政治等各大命脉,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早晨,太阳刚刚露出半边脸,街道两旁的店铺都已经开门了,街道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不断地听到小商小贩们的叫卖声,还有不断地讨价还价的声音,越来越热闹。“嘭”的一声,“臭要饭的,竟敢在我的店门前睡觉,快滚。”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一脚就把一个

  • 《爱他如人间炼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爱他如人间炼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爱他如人间炼狱目录预览:第1章你要,我成全你第2章唐初你真的很下贱!第3章完整的家第4章五年前的那一晚,你还记得吗?第5章五年前的一切都是你!第6章一文不值的存在第1章你要,我成全你洁白的床单上,女人苍白着身体,被捆绑在床上,四肢都拷上了手铐,细嫩的胳膊上布满了针眼,连接着各式各样的针管,汩汩的往外抽着血。“宋先生,已经足够了,我怕继续下去,您夫人会吃不消。”“再抽一点,她身强体壮,血,够的很。”“可是……”医生看了眼躺在床上干瘦的女人,忍不

  • 《禽兽老公:你要以身相许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禽兽老公:你要以身相许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禽兽老公:你要以身相许吗目录预览:第1章逃跑第2章只要你肯救我第3章高烧第4章最宝贵的东西给了陌生人第5章五年后的回归第6章不再是你的女儿第1章逃跑夜雨中,一个娇小狼狈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在巷子里奔跑,衣服湿透了,鞋子也丢了一只,然而她却不敢停下来。膝盖上有一处明显的跌倒留下的擦伤,红红的血迹渗出,又被雨水冲淡。安小冉咬紧牙齿,继续往前跑。背后粗鲁的叫骂声紧随而至,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安小冉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更加慌乱,干脆把另一

  • 《凤倾之痞妃有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凤倾之痞妃有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凤倾之痞妃有毒目录预览:001冤孽是怎么结下的(1)002冤孽是怎么结下的(2)003冤孽是怎么结下的(3)004宁家三小姐(1)005宁家三小姐(2)006宁家三小姐(3)001冤孽是怎么结下的(1)“三宝,今个儿又是哪家达官贵人成亲啊?怎么街上那么热闹?”宁玉槿端着一盘瓜果蜜饯往二楼的窗台上一靠,单腿随意曲起,一边悠闲地嗑着瓜子,一边漫不经意地往下面瞥。外面便是盛京直通大邺皇城的主街道,酒楼茶肆鳞次栉比,贩夫走卒车水马龙,时不时还有某

  • 《前夫,好久不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前夫,好久不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前夫,好久不见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纪念日的离婚协议书第2章初次第3章你到底想怎么样第4章到头来一场空第5章他回来了第6章两男对峙第1章结婚纪念日的离婚协议书南宁市的秋风总是带着一份让感觉彻骨的寒意,在一栋高档小区的沈凝雪晃着手里的酒杯。那红色的液体好像那失去了活力的血压一般,看起来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站在窗边的她看着外面那西如牛毛的秋雨,单单是看着就感觉冷,就好比此刻她的心一般,早就失去了温度。沈凝雪下意识的将那衣服裹紧,这才来到了客厅里,看

  • 《盛宠蜜爱:娇妻,不许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盛宠蜜爱:娇妻,不许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盛宠蜜爱:娇妻,不许逃目录预览:第1章凑合一起过第2章真相第3章都是骗局第4章丢人现眼第5章赔礼道歉第6章商量一件事第1章凑合一起过医院,病房。充满浓烈消毒水味道的走廊,却掩饰不住一阵阵的娇喘声。“明辉,你说我厉害还是我姐姐厉害?”“小妖精,这还用问吗?你姐姐宋清雨就他妈是个木头!”“讨厌!再用点劲嘛!”“妖精!老子弄死你!”“”正要敲门进去的宋清雨,听着里面的对话,满脸满眸的不可思议。这声音,这对话内容尽管心中崩溃,但宋清雨还是心

  • 《卧底兵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卧底兵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卧底兵王目录预览:第一章被绑架的美女第二章迷人的小美女第三章神奇的推拿之术第四章神秘的美女总裁第五章哪里来的农民工第六章美女环绕的公司第一章被绑架的美女“啧啧,表姨妈家条件不错啊,居然住在这样豪华的地段!”看着眼前一栋栋独立的豪华别墅,打扮猥琐的陈飞心情满是激动。这会儿的他,一件陈年破洞的翻皮夹克,下身是一条布满泥痕的亚麻裤,而那双泛黄的军靴,连鞋底都磨穿了,好在一般人也不会瞅着鞋底看。虽然是傍上了富亲戚,但他也没觉得高兴,反而有些担心,“就这么找

  • 《一个人失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一个人失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一个人失忆目录预览:1活着受罪更好2无能为力3为他撑起一个家4银发男子5买下他6杀人不眨眼1活着受罪更好一家破败的庙宇里,角落了稀稀落落的铺着一堆茅草,上面躺着一个人,从背影看依稀看得出是一个瘦弱的女子,蜷缩着身子,微弱的呼吸声让人不禁怀疑她是否还有一口气儿。“娘——”一个小小的身影端着一碗水进来,扶起地上的女子,“娘亲,喝点水吧!”御天容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小孩子,一脸灰尘,衣服破破烂烂的,连小手也是脏兮兮的,这个破庙里连水也是难得的。“

  • 《腹黑总裁的呆萌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腹黑总裁的呆萌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腹黑总裁的呆萌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怀孕了第二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第三章救救我的孩子第四章这个男人很危险第五章交出我的孩子第六章强势霸道的男人第一章你怀孕了“怀孕前三个月尤其要注意,禁止同房,你现在已经有少量出血了,所以更加要小心……”“等等!”林玥月一脸茫然的打断了医生的话:“医生,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怀孕……?”“这是检查结果,你已经怀孕十周了。”医生将一纸化验单推到了她的面前。‘轰’的一下子,林玥月的脑袋仿佛都要炸开了。她

  • 《异能高手闯花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异能高手闯花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异能高手闯花都目录预览:第一章生下来就是天残第二章被火头鱼咬了第三章不敢接受的爱第四章就是想要证明一下第五章村长孟东窗第六章变的不一样了第一章生下来就是天残南方最是多水之乡,一阵凉爽的秋风从村头的草垛上掠过,淅淅沥沥的就下起了小雨来,鱼塘里全是一个个的小点点,大鱼小鱼都开始冒头了,当你一网子兜下去,一准的能捞不少。这个时节最是渔民们高兴的时候,雨水充足,水草丰盛,不用洒多少鱼料,鱼儿也能疯狂的生长,即便是最不起眼的小草鱼钓上一条来,放在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