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七年之痒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2:14 来源:网络 []

书名:七年之痒

第3章 老公的改变

  孙恩桥公司附近有个菜市场,他先陪着我去买了菜,回家又给我打下手,俩人一块儿做了午饭。汇金地

  这是很久没有过的事了,我心里被一股说不出的感情充斥着。其实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我最大的愿望也不过与此。

  每天老公儿子都能吃我做的饭,偶尔老公能给我打打下手,两人一块儿做饭。

  “小樱,整天一个人在屋子里怪无聊的吧?”

  我正把油倒进锅里,就听见孙恩桥在我身后说道。

  “还好吧。”毕竟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之前不是给了你好些会员卡什么的吗,你没事的时候可以跟着老温他们家的出去玩玩儿,权当散心。推荐huijindi.com

  温太太是个女强人,每次跟她一块儿玩儿的人也都是些家庭不太如意,事业却如日中天的女强人,再不济也是月入五千以上的白领,我跟着人家一块儿根本插不上话。

  我心里有点儿烦闷,把锅铲往锅里一扔,赌气道:“我不炒了,你是不是嫌我整日在家没见识?”

  油溅了一点儿出来,孙恩桥背后灵一样趴在我身上,拿过我的手背看了看,见在只是红了一点儿又放下。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拿起了锅铲。

  “那行,之前都是你炒给我吃,我也好久没露一手了,今天就我来掌厨吧!”

  我没好气的推开孙恩桥,见油烧热了,把葱蒜倒进去,浓郁的香味一下子弥漫在厨房里。

  孙恩桥做饭的手艺,已经烂到了一定境界,做出来的菜恐怕只有他自己敢吃。

  孙恩桥就站在一旁,又找话题跟我搭话。吃完饭后,他主动提出要洗碗。汇金地我倚在厨房门口看他围着围裙洗碗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他这样,都是因为心里愧疚吧?结婚这么多年,当初那点儿炙热的爱意,现在还剩多少呢?可是他会愧疚,是不是又证明他心里是有我的?

  这次只是个意外,不要多想。我安慰自己,疑心是把利剑伤人伤己,我万不能步了姐姐的后尘。

  洗完碗孙恩桥接了个电话,似乎是公司有个重要的客户来了,有重要的事跟孙恩桥说,孙恩桥跟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昨晚累了大半宿,今天又发生了那样劳神劳心的事,我有点儿乏了,叮嘱他早点回来后就回房睡觉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总感觉今天我可能忘记什么重要的事了,可是能让我忘记,应该也不是特别特别重要吧?

  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姐,我要投奔你来了,你得收留我啊!不然我就得去流浪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活力四射,正是我还未成年的小表妹吴周余的声音。七年之痒小说txt全文阅读

  我头疼的想,这丫头肯定又出幺蛾子了。此时我还未料到,这个总是闹幺蛾子的小表妹,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改变。

  “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赶紧回她:“听着听着呢,你怎么了?你这会儿不该在上学吗?”

  “我毕业了,我才不想继续在学校受罪呢!”

  表妹从小叛逆,她比我们所有人都小了八九岁,所有人都愿意宠着她,宠得她叛逆的不像话。中考考上了重点高中不上,闹死闹活的跟着她一小姐妹上了职高,前段时间还听小姑说让她明年参加高考,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不想上学了。

  “姐,我考上资格证了,我在学校就是浪费青春!你不帮我,我就跟我同学一块儿去闯荡天下了!”

  小表妹没听见我说话,继续在那边说。

  小表妹一向说到做到,听到她说有资格证了,我心思一动……

  小表妹学的是会计学,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心里有根刺,肯定想让孙恩桥把会计给辞了的。只是辞了之后要去哪儿找个让我放心的呢?

  表妹的出现真是及时啊!我在内心里感叹。说明huijindi.com怎么都是自己人,又是我妹妹,她在公司,那些对我老公抱有想法的人,怎么都得投鼠忌器,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我不是不信我老公,只是他喝醉的时间太多了,万一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人……

  “周余,你先跟小姑商量一下,小姑答应了你就过来。我让你姐夫在他公司给你空个位置出来,如何?”

  小表妹一听挺满意的,元气满满的说:“姐,你就等着我拖着行李来投奔你吧!为了感谢你的收留,我给你带一箱子特产,都是我妈自己做的!”

  我心里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儿内疚的,我这个做法,其实都有点儿利用表妹的意思。

  接完电话我看一眼时间,都三点了。儿子四点的时候下课,我赶紧起床收拾了一下,往儿子学校赶。

  带着儿子去超市买了菜,从超市出来后儿子诧异道:“妈,你不是说超市的菜不新鲜吗?今天怎么带我去超市买菜了?”

  我之前确实这么说过。

  “这会儿市场都收摊了,只能在超市买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今晚你爸回来吃饭,可不能凑合。”

  “妈你确定我爸能回来?而且,我把回来吃饭就不凑合,难道咱俩吃饭可以凑合吗?”

  听清楚儿子语气里的不满,我干咳一声,赶紧转移话题:“咱们周末去你三姨家玩儿,怎么样?”

  儿子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惊呼道:“真是太好了!又可以看见小乐乐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儿子:“儿子,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妹妹?”

  儿子突然停下脚步,拽了拽我,我低头一看,儿子小表情十分严肃。

  “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准备要小弟弟小妹妹了?”

  我以为儿子怕小弟弟小妹妹跟他争宠,我刚想安慰儿子,没想到儿子说:“你早该有这想法了,我听温阳说他妈妈也怀小宝宝了,小宝宝最会调节家庭矛盾,现在他爸爸都不出去了,每天都守着他妈妈。爸爸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如果有了小宝宝,肯定也跟温阳的爸爸一样,能够守着妈妈了。”

  儿子的话说的我心里暖呼呼的,不过一方面我还有点儿诧异,我没想到儿子人不大,竟然意外的早熟。

  回家后儿子写作业,我做饭。

  七点多的时候,孙恩桥就回来了。

  孙恩桥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先是到厨房来问我有没有需要他打下手的,我说没有,让他去看儿子写作业去了。

  闻着油烟味儿,伴着锅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儿子和老公的笑声从客厅传进来,我心里十分满足,觉得这才是一个温馨的家庭,该有的样子。

  吃完饭,老公又自告奋勇的去洗碗了。我想去厨房帮老公,却被儿子拉住了。

  “妈妈做饭,爸爸洗碗。好多同学家里都是这样分配的,以后我长大了,我也会帮妈妈洗碗!”

  是谁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是生来讨债的?我家儿子明明比别人家闺女还贴心!

  老公洗完碗出来的时候还端了盘水果,说是一个客户送的。

  一家人看了会电视,九点半的时候我就把儿子赶回房间睡觉了。

  “儿子都睡了,咱们是不是也该睡了?我听儿子说,你想给他添个弟弟妹妹。”

  刚从儿子房间出来,就被老公抱了个满怀,我半推半就的跟老公进了房间。

  刚从儿子房间出来,就被老公抱了个满怀,我半推半就的跟老公进了房间。

  刚进房间就被老公抵在门上亲吻,细碎的吻从额头延伸到锁骨,老公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让我揽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不规矩的揉捏着我。

  我被吻得气喘吁吁,身上的衣物所剩无几,就在最后一层阻碍要被老公扒掉,皮肤接触到冰冷的门,猛然惊醒。

  我抓住老公的手,颤声要求:“去、去床上……”

  老公轻笑一声说:“浴室都做过了,在自己房间你还害羞?”

  我被他的话说的不好意思,刚想反驳,身体却一下子悬空。

  我惊呼了一声,惹得老公哈哈大笑,抱着我三两步走到床边,把我扔到床上,我刚支起身子,老公整个人就压了下来……

  老公游走的手仿佛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魔力,点燃了我身体里的火,我难耐的扭了扭身子,手攀上老公的肩膀,对身体触碰到的那层碍事的布料很是不满。

  老公似乎感觉到我的不满,稍微起身脱了衣服,我再次攀上他的肩膀。

  然而当我的手摸到老公身上浅浅的疤痕,眼前猛地浮现出办公室看到的那一幕,所有欲望都消散,嗓子发痒,有一股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我推开老公,不顾老公的惊愕,打开灯匆忙的冲进厕所,干呕了好一会儿。

  “我还没做什么呢,你这反应是不是又有了?”

  老公抱胸斜倚在厕所边,脸色臭臭的,说话的口气也特别不好,整个人散发着浓郁的欲求不满的怨念。

  我没get到他的点,没好气道:“怎么可能?我可能是下午睡觉空调调低了,有点儿感冒。”

  老公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儿,关心道:“那就洗个澡早点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错过视线不去看他的身体。老公低笑了一声,说了句你哪儿没看过?还害羞不成?

  去他妈的感冒!去他妈的害羞!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看见老公身上还没消散的那点儿痕迹,想起今天上午的看见的画面,恶心!恶心的想吐!

  两个人洗完澡,熄了灯躺在床上,老公强硬的抱我抱进他怀里。我无比庆幸此时关了灯,不然他一定会发现我的脸色非常难看。我的身体也很僵硬,老公以为我是感冒了不舒服,抱得更紧,我想挣开,他以为我是热了,还贴心的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了。

  我叹了口气,空调温度调低后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冷,我很怕冷,缩了缩身子,身体与老公贴的更紧了。

  “老公,你睡着了吗?”

  我瞪着眼睛半晌睡不着,推了推老公,轻声叫道。

  “怎么了?”

  老公低声应我,声音有点儿哑,估计他应该是要睡着了。

  我想了想,还是跟他说了表妹的事。

  说完后不仅担忧道:“小姑肯定不会同意表妹来这边的,但是不答应,我又真怕她跟着她同学四处跑。”

  老公拍拍我肩膀安慰我:“周余有多犟小姑他们比谁都清楚,她过来了就让她到我公司去吧。”

  说完话题一转又跟我说:“好几年没见那小姑娘了,现在肯定出落得更漂亮了吧?以前还能想抱就抱,想亲就亲,现在都不好跟小姑娘亲近了。”

  我心里顿时有一股怪异的感觉,可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老公还在那儿絮絮叨叨的说,我跟心不在焉的跟他唠了两句,心里仍在想着他的话,直到睡着,也没想明白哪里不对。

第4章 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

  一连好几天,老公每天早上都陪着我和儿子吃了早饭再走,晚上七点多点儿准时回家。回家后偶尔会给我打下手,更多的时候都是陪儿子写作业,吃完饭还会主动洗碗。

  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暗喜。老公果然是爱我爱儿子,爱我们这个家的。之前的事,果然是一场意外。

  只是这几天老公几乎每晚都会向我求欢,他其实也很期待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可是他身上的疤痕还没消干净,我只要看到那些疤,就想到那天在他办公室的事。我的心里,有过不去的坎儿。

  平静的日子,最终被我小姑的一通电话打破。

  小姑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在剥豆子。

  “小樱在干吗呢?”

  小姑开口的时候说得话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我老实的告诉她我正在剥毛豆。

  “小孙在吗?”

  “不在,他在公司呢。”

  “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没受什么委屈吧?”

  “挺好的,恩桥对我特别好。小姑您和小姑父最近还好吗?”

  我以为小姑是担心我受委屈,担心孙恩桥对我不好,特意说他对我特别好,想让小姑放心。

  没想到小姑却叹了口气,话题一转,转到了表妹身上。

  “我和你小姑夫挺好的,劳你惦记。周余给你打电话了吧?她是不是说她不上学了,要上你那儿来呢?”

  “她是给我打电话了,她说我要不收留她,她就跟她同学闯荡天下去。小姑您放心吧,我跟恩桥说过了,她来就到恩桥公司去,等她学好了,就做恩桥公司的会计。”

  我没想到那句话没说对,小姑一下子拔高了声音:“不行!绝对不行!”

  “小姑,周余那个性子你也知道……”

  我话还没说完,小姑就打断了我的话:“小樱,有的事小姑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我以为小姑是怕会麻烦我和老公,拍胸脯跟她保证:“小姑,没事的!恩桥公司那会计有点儿心术不正,我俩早就想换个人了,周余过来就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您放心,我俩一定会照顾好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没想到小姑却冷笑一声说:“有你老公我才怕她被欺负呢!有的事小姑一直不好意思跟你开口,但是瞧你现在这样子,真是越活越往回退,越活越糊涂!”

  我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甚至想立马挂了电话,不听小姑的话。

  “小樱,小姑作为一个长辈,今天的话可能难听了点儿,但是句句实在!你自己反省反省这几年你做的事,到底像不像话?你倒是洒脱,跟家里几个叔伯小姨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觉得所有人都对不住你。是不是觉得这世上只有孙恩桥对你好?他给你灌了不少蜜糖吧?当初我们谁都不同意你俩的事,也不知道他心里这根刺埋了多少年!他……”

  “小姑,您不愿意让周余来我这儿应该跟周余说啊,我不过是怕周余跟她同学跑了会出事才答应她的,您这样……”

  我打断小姑,说出口的话也不太客气。当年的事简直令人寒心,我再也不想听谁提起。这几年我确实跟娘家亲戚淡了关系,只跟小姑一家还保持着联系,可今天之后,我觉得我跟小姑家的情谊也走到了尽头。

  “周樱!这就是你对一个长辈的态度?你别眼睛近视心也瞎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男人做了些什么?两年前我放心的把你表妹交给你,让她到你那儿去散心,结果呢?孙恩桥那个畜生背着你猥亵你表妹的事你知道吗?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自己男人都看不住,你活得连你姐姐都不如!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让你表妹去你那边!”

  我顿时如遭雷击,手里的豆子掉了一地。小姑跟我说了什么?她一定是骗我的!

  小姑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我立马给吴周余打了电话。

  “周余,你两年前来姐这儿的时候,你孙哥对你动手动脚了吗?你告诉姐,有没有这回事?”

  吴周余简直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是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周余不会撒谎,也可能是没想到我会问她这个问题,她支支吾吾的,试图转移话题:“姐,那啥,吃饭了吗?”

  她这样样子,我心里已经凉了一半,隐隐知道她肯定有事瞒着我,我顿时怒了,冲她吼:“吴周余告诉我,是不是有这回事?”

  “周樱,你冲我喊什么?”

  吴周余平日里也是被人宠惯了的人,很久之前大姐就说过,她没有长歪已经是一件幸事。我吼了她,她立马也吼了回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发生这种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怎么告诉你?难道我要跟你说你老公是个人渣?对着你妹妹动手动脚,你会信吗?你是相信你妹妹还是你老公?你把他当神一样,好像这世界就只剩他一样,我敢告诉你吗?我怕我要告诉你,你就觉得天崩地裂了,你要是跟大表姐一样也出事了,壮壮怎么办?他比王祎和王柚小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我怔愣在那里,悲哀的发现,她说的一点儿没错。

  王袆和王柚是我大姐的一双儿女,四年前我大姐去世,两个孩子都性情大变,王袆甚至自杀过。

  三年前我父亲夜去世了,那以后,老公和儿子就是我的天,我的一切。如果两年前周余告诉我这件事,我不一定不信,可是我真的会受不了打击,说不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可是我仍不愿意相信老公会做那种事,过了半晌,我呐呐的跟吴周余说:“周余,你还小……是不是你姐夫跟你闹着玩儿?”

  吴周余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我可能猜对了。却听她说:“这事是我妈告诉你的吧?姐,这事我其实在心里闷了很久,谁也没说,去年过年我不小心喝了酒,喝醉后不小心被我妈套出来的。我那个时候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谁家姐夫会对小姨子又亲又抱?别说是亲近,谁亲近人亲人嘴巴?谁他妈亲近让你还袭人胸?”

  吴周余说完就挂了电话,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我觉得眼睛酸涩无比,小姑有句话说的真对,我活得还不如我姐姐。

  至少她到死,都活得明明白白的。

  我呢?我一直以为自己找了个白马王子,结果这个白马王子,前几天在办公室跟人玩儿办公室play,两年前还猥亵过我表妹。

  想起当初跟儿子说过的话,以前我心里还同情着温太太,现在才明白,她其实比我强太多。

  还有那天晚上老公说的话,那时候没回过味,现在想来简直是衣冠禽兽!

  我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坐了多久,久到三点钟的闹钟响了好几遍。我抹了抹泪水,下定决心晚上一定要跟老公说个明白,场面肯定不好看,得把儿子安置好。

  我洗了把脸,喝大杯水润了润嗓子才给婆婆打电话。

  我告诉婆婆我和老公有事,让她帮我照看一晚上儿子,又给武馆打电话,拜托儿子的师傅下班的时候把儿子带去市里他奶奶那儿。

  儿子的师傅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住在他奶奶小区对面,听我说家里有事,很乐意带儿子一程。

  做完这些,我又去超市买了一堆菜,做了一大桌菜,甚至买了两瓶红酒。六点钟就给老公打电话,还给他拍了一大桌子菜的照片,让他赶紧回家。

  老公六点多的时候就回来了,彼时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呢?你把儿子支走,还做了这么大一桌子菜。哟,还买了酒呢。”

  老公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我不想空着肚子跟他吵架。

  我说:“先吃吧,吃完了就告诉你。”

  老公开玩笑:“你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不会在菜里面下毒吧?这么丰盛的一顿饭,不会是我的最后一顿晚餐吧?”

  我没有一点儿跟他开玩笑的心思,只闷头吃菜。

  一顿饭吃得无比压抑,饭后,等老公把碗筷收拾好,我才跟他说:“孙恩桥,我们谈谈吧。”

  吃饭的时候老公一直在插科打诨,我一直没理他,他也早意识到我肯定有事要跟他说。闻言他在我身边坐下,伸手想搂我,我侧身躲开了。

  老公手僵在半空,最后讪讪的收了回去,脸上表情也变得不好起来:“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你一晚上都马着脸?”

  “两年前周余来咱们这儿玩儿,你是不是对她动手动脚了?”

  我一边说话,一边转过去盯着老公,不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老公脸上闪过一丝不虞,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儿僵硬:“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说着甚至又试图搂我肩膀,另一只手抓了抓他自己的衣角,我太熟悉他了,他心虚的时候,就会做这样的小动作,想搂住我转移话题。

  “是不是?”

  我面无表情,继续问他。

  孙恩桥猛的站起身,怒道:“周樱,你这样是不相信我吗?你是在质疑我吗?我整日里在外奔波,挣钱养家,你成日无所事事,乱想些什么?”

  果然……我心里顿时被失望填满,孙恩桥如果不心虚,又何必虚张声势?

  “孙恩桥,你说这话有没有觉得心虚?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那是我表妹,还是个未成年少女,你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

  “周樱,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做什么了?”

  我气的顺手拿过沙发上的枕头砸向孙恩桥,“你非要我把你做过得事说出来?你为什么对我表妹又亲又抱?她还是未成年,你这是猥亵,是在犯法你知不知道?”

  “周樱你先冷静点儿,你表妹,也就是我妹妹,我拥抱她一下,亲一下她额头,怎么就是猥亵,是犯法了?”

  说完孙恩桥突然软了语气,向我靠近,温声道“是周余在你这儿嚼舌根了?她这孩子从小就敏感,以后我改,离她远一点儿就好了。小樱,你要知道,如果她不是你表妹,她就是杵我面前我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我冷眼看着孙恩桥,他还抱着我扔过去的枕头,眼里甚至满是笑意,他看我的眼神,仿佛我是个正在吃醋,无理取闹的人。

  那天去他公司发生的事,很多细节也一一浮现在脑海,我对孙恩桥,简直失望透顶!

  “孙恩桥,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敢做不敢当!你和那个会计到底处了多久了?你那天说的话,都是搪塞我的吧!”

  “周樱,要我说你就是无所事事闲的!觉得日子过得太惬意,故意跟我闹吧?那天的事我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是意外!还有你表妹的事,既然你要跟我吵,咱们就掰扯掰扯,过年的时候你亲我侄子,抱我侄子,我说什么了?说你猥亵未成年,说你犯法了吗?你这些话听谁说的?听你小姑吗?她就是不希望周余来咱们这儿,故意的!我早跟你说过,你娘家那些亲戚一个个唯利是图,根本不会为你着想!”

  “够了,孙恩桥,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凭什么那样说我小姑?当初要不是我小姑替你说好话,让我爸出钱给你做投资,你会有现在吗?”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有的都是你爸给的吗?你不要忘了,现在是谁养着你和壮壮!当初你爸生病的时候,我出了多少钱?他给我的钱,我早就还了!”

  “孙恩桥,你滚!你不是人!你衣冠禽兽!禽兽不如!”

  我指着门口,胸口剧烈起伏,被气得口不择言。

  当年他刚大学毕业,什么都没有也不懂人情世故,是我爸,把他带在身边教他做生意,还给他了做生意的本钱。后来他自己第一次做生意,赔了不少钱,也是我爸替他还债,又给了他第二笔钱让他东山再起。

  我爸几乎把自己养老的钱全搭他身上了,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想的!

  “行,我不是人,我滚!我滚了你别后悔!”

  孙恩桥踹了一脚茶几,说完最后一个字,站起身就往外走。被他踹了一脚的茶几,就在我面前碎的四分五裂。

  我的腿被溅过来的玻璃渣子划到,我痛呼了一声,孙恩桥却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头也不回摔门而出。

  我一个人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放声大哭,心里只觉得无限委屈,甚至绝望。

第5章 冷战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累了,我直接趴沙发上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已经是凌晨,腿上被玻璃划伤的地方已经结痂。只是心上,却被孙恩桥的话生生的剜了一块,血淋淋的,疼到窒息。

  没有心情收拾满地狼藉的客厅,身上有点儿凉,我回房间把自己摔床上,看着天花板开始想今晚的事。

  其实孙恩桥用他侄儿举了列子后我的心就已经动摇了,周余那丫头从小就敏感,不爱别人挨她太近。

  可是后来孙恩桥说小姑的话却又让我觉得他在心虚,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只有小姑对他客客气气的,从不刁难,现在他说出这样的话,分明是想诋毁小姑掩饰自己做过的亏心事。

  当我口不择言让孙恩桥滚的时候,话一出口就有点儿后悔。可是内心又隐隐对孙恩桥有期盼,觉得他是不会走的,甚至希望他哄一哄我。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又矫情的生物。

  可是最终的结果……我不仅自嘲,我到底高估了自己。

  吵架的时候是痛快了,可是之后呢?日子还得过。我们总不能离婚吧?我是绝不可能离婚的,离婚了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可是也不能一直冷战啊,孙恩桥不可能哄我,我也拉不下面子跟他软言细语,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的错。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瞪着眼在天蒙蒙亮得时候才睡着。

  醒来已经快中午了,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做了一晚上的梦。醒来的时候头顿顿的疼,肚子里也空荡荡的,饿得我心慌,还感觉浑身都没劲儿。

  下了碗面吃了,还是觉得头疼得厉害,身子也乏力,我又摸出一粒感冒药吃了,以防万一。

  不知道是药效还是实在太乏了,不一会儿又困不行。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三点闹钟响,头不那么疼了,身子也有劲儿了,我想起还要接儿子,赶紧起床。

  照镜子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跳,披头散发的,脸色苍白,半边脸还浮肿着,明明睡了那么久,眼底下还是有点儿青,跟个鬼似的。

  我翻箱倒柜的找出好久没用的化妆品,化了个淡妆,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好了点儿。

  没想到儿子还是一眼看出了我的不对,迟疑道:“妈妈,你……你怎么了?是不是跟爸爸吵架了?”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儿子竟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面上却什么都不显,我蹲下身问儿子:“儿子,你怎么会这么问呢?”

  “妈妈你眼睛肿了,肯定是跟爸爸吵架了,哭过。”

  儿子直视着我,认真的说道。说完还伸出小手摸了摸我的眼睛,小手热乎乎的,摸得我心里也热乎乎的,我没漏掉儿子脸上的心疼。

  我没心思做饭,带着儿子逛了会儿商场,然后找了家餐馆吃了晚饭,给儿子买了KFC全家桶,然后才带着他回家。

  没想到家里开着灯,透过窗户还能看见客厅影影倬倬的有人。

  儿子高兴道:“肯定是爸爸回来了!”

  我心里也很高兴,除了我,只有孙恩桥有家里的钥匙。儿子说的没错,肯定是老公回来了!昨天吵架今天他还愿意回来,看来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今晚说不定两个人就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毕竟昨晚的事两个人都有错。

  开了门才知道,其实除了孙恩桥,还有其他人。两个家具公司的工人,正在搬着一张红木茶几放在原本的茶几的地方。

  客厅里原本的布艺沙发,也被换成了暗红色的真皮沙发,我皱了皱眉,不是很喜欢。只觉得客厅的风格,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像孙恩桥的办公室。

  孙恩桥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听见动静往门边看了一眼,视线直接从我身上略过,倒是看到儿子手里抱着的炸鸡皱了皱眉。

  那冷淡的一瞥,把心里的喜悦浇灭得一干二净。

  “爸爸,我和妈妈给你买了炸鸡,可香了!”

  儿子抱着全家桶颠颠的跑到孙恩桥面前,伸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他,孙恩桥顿了顿,还是把手伸到儿子脑袋上揉了揉。

  “以后少吃这些东西,既不卫生又没营养。”

  儿子听了老公的话,鼓着脸有点儿不太高兴。孙恩桥也没在意,问儿子:“回来的这么晚,作业做了吗?”

  儿子摇摇头,孙恩桥就让他回房写作业了。

  我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孙恩桥点了支烟抽了起来,连一个目光都没有施舍给我,完全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

  我脾性也上来了,哼了一声就回房间了。

  我回房间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外面已经没动静了,家具公司的人应该走了。

  我又想,是不是因为刚刚有外人在,所以孙恩桥不好说什么呢?我头发都没擦,又出去了。

  孙恩桥仍然坐在沙发上,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手里又重新点了一支烟。

  我关门的时候故意很大声,孙恩桥听到动静,转过来冷淡道:“昨天脾气也发了,今天要不要谈谈?”

  我走过去坐在沙发另一侧,捂了捂鼻子,孙恩桥抽烟的动作顿了顿,最后把烟掐灭,把烟灰缸放到了离我远一些的地方。

  “周樱,我每天在外面忙得累死累活,你却无所事事整天在家想东想西,咱们这样很不好你知道吗?”

  我一直没开口,我在等孙恩桥开口,可是他一开口,我又想跟他吵。什么叫我无所事事整天在家想东想西?

  我忍了忍,没忍住,脱口而出道:“怎么?做过的事还不让人说?”

  孙恩桥瞪着我,额头上青筋暴起,我往沙发里缩了缩,真有点儿怕他会打我。

  “周樱,我今天不想跟你吵,孩子还在家呢。咱们冷静的谈谈。咱们家你主内我主外,这么几年了,一直都很相信彼此,你昨天突然一下子……你是不是在家闷坏了,得了那个什么什么综合症?要我说,你平日里就该跟人出去玩玩儿,去做spa也好,练瑜伽也好,逛街买东西也好,咱家不缺钱,你真没必要整日里出了接送儿子就闷家里。”

  孙恩桥说得苦口婆心,仿佛真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却觉得他是在嫌弃我。一开始我没回过味儿,愣了几秒后我才回过味儿,顿时觉得怒不可歇!

  “你才更年期综合症,你全家都更年期综合症!”

  我扔下这句话就回来房间,再跟他谈下去,今天会摔东西踢桌子的人恐怕就要变成我了。

  之后孙恩桥再也没跟我说过话,我们俩开始冷战。

  冷战期间,孙恩桥又开始半夜归家,天不亮就出门。

  我心里难过,可是又拉不下面子跟他说话,显然他早出晚归,也不想给我那个机会。

  同床异梦,大概说的就是我和孙恩桥现在的状况。

  这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孙恩桥不出意料的早已经走了,但是我在叠被子的时候,却发现另一边的枕头上,有一根长长的,紫红色的头发。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妙的预感。

  一整天我都因为头发的事而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甚至切到了手。吃了晚饭后,我检查了儿子的作业,催促儿子洗漱睡觉后,就坐在客厅里,像半个月前那样,等孙恩桥回家。

  凌晨一点多,孙恩桥终于回来了。

  没有闻到酒味,他人也十分清醒,看见我的时候还愣了一下。这几天我虽然没等他,但是其实每晚都有给他留灯。他显然没想到,今天不只是留了灯,人也没睡。

  我心里狐疑,现在国人应酬,哪有不喝酒的?不是应酬,又怎么凌晨才回来?就算是跟我赌气,也不至于吧?

  想起早上那根头发,我赶紧站起来,跟着孙恩桥进了房间。孙恩桥径直进了浴室,我想也没想的跟着进去了。

  离得近了,就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我鼻子还是很灵敏的,这绝不是我们家里会有的味道,也不是孙恩桥平常会喷的香水的味道,因为这是女士香水的味道!老公他们公司会计身上,就是这种味道!

  我瞪着孙恩桥,恨不得在他身上瞪个洞出来!

  孙恩桥突然回头看我,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怎么?眼睛瞪这么大,是要看我脱衣服?难道你没见过吗?”

  孙恩桥说话不像之前那么冷淡,反而调笑意味十足。可是我所有注意力都被他肩头那根头发和身上淡淡的幽香吸引了,我冷声质问他:“你这几天晚上干嘛去了?这头发是谁的?你身上还有香水味儿!”

  孙恩桥顿时不悦的皱起眉,说:“我之前建议你多出去走走,你没出去吗?你再这样下去是要我给你找个医生吗?一开口就是这种语气,真是什么性质都被你破坏了!如果你在这儿是来质问我的,那麻烦你出去,我要洗澡了。”

  我只觉得孙恩桥赶我离开是因为他心虚,仍然不罢休,势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不是你们公司会计的?那天她身上的味道就是这样的!”

  孙恩桥突然伸手,直接把我往浴室外面推,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简直要气炸了!一想到这段日子他对我和儿子这么冷淡,原来是跟那个小贱人搞在了一起,我就恨不得把那个小贱人杀了!

  一定是她编排我坏话了,不一定是她勾引的孙恩桥!那天孙恩桥说的肯定是真的,肯定是哪儿小贱人从中作梗,不然孙恩桥为什么每天早出晚归不愿意跟我说话?

  想到这儿,我也从孙恩桥刚刚的反应中明白过来,孙恩桥不喜欢我质问他,更不想跟我吵架。

  既然硬的不行,我就来软的!夫妻这么多年,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怎么也比那个小贱人要重要的多!孙恩桥是我男人,是我儿子的父亲,我绝不会让他被其他人抢走!

七年之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年之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行走的强者第12章来自星星的哥“是谁派你们来的?陈锋?”段飞的身影一闪,躲避开两人的合击,淡然问道,嘴里的香烟依旧吹出袅袅的火星,懒洋洋的。失手的两人目光瞬间一凝,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吊儿郎当的段飞,没有想到对方的身手如此之快,甚至刚刚对方是怎么躲开两人的合击都没有看清。高手。两人对视一眼,看懂了对方眼睛里的意思。“看来是我猜对了,就是不知道他想要我的什么。”段飞站在原地面色不动,眼前两人明显也是少见的高手,尤其是两人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坠入你的温柔里第十二章命悬一线她不敢睁眼,更不敢说话,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她已经恨入骨髓的男人,她只能拼尽全力才堪堪压下跟这个男人同归于尽的心情!一年前自己被殴打至流产的那桩事情,苏依依只能想到是裴桓风派人做的。当时那些囚犯在殴打她的时候无意中透露的一些信息,成为了苏依依最后的稻草。如果不是抱着为自己孩子报仇的心思,苏依依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只经历过一次情事的身体被再次破开,苏依依抬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唇,疼得眼角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02》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02》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02第13章公报私仇刘大奎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萧晨一句话,还真能让他离开公司!要是离开公司,那就算把萧晨送进医院,又有什么意义?最多,也就是出口气罢了!他想要的结果的是,萧晨滚进医院,部长,由他来干!想到这些,刘大奎深吸一口气,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我以后会注意的!”刘阎罗低头了!这让不少保安惊讶,向来横行霸道欺负别人的刘阎罗,竟然低头了?也有人看热闹不怕事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异能高手第12章按摩治疗一中开学报道那天,巫金与书黎黎结伴来到一中,路上秦可岚打电话说堵车,让巫金等一下。书黎黎要去报到就先走了。并没有等多久,秦可岚到了,带着巫金去医务室。巫金只上过小学三年级,第一次来城里这样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高中校园,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哇,大长腿,黑色袜,好性感,我喜欢,这是学生吗?”秦可岚无奈答道:“平时学校要求必须穿校服,在开学报到第一天,就成了学生们唯一可以穿便服的日子,不用大惊小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小叔,不可以第12章:他怎么来了领结婚证只需要几分钟,办理离婚证更简单方便。一本薄薄的绿本子,从此就把两个紧密联系过的人分成了两个再也没有关系的陌生人。苏诗诗看着离婚证上自己的照片,鼻头还是有些发酸。努力了那么久,一心为这个家,结果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心中的恨,似乎也随着这本离婚证,淡了许多。日子,还长着。她走出离婚手续的隔间时,看到何志祥跟段玉露手挽着手进了隔壁的领结婚证隔间。“还真是绝配!”离了婚,有些事情也放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2章象征意义的婚戒苏阳闻言大怒:“你知道个屁!苏初夏!你这个逆女敢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你是不是打算夺了股份,再夺我的地位?苏家出了你这种不孝女!你爷爷死都不瞑目!”如今苏氏的困境是谁造成得?还不是苏阳。苏初夏是有夺权的打算,但总裁的位置却不是她坐,她心里已经有个预订的人选。只要她现在切断苏阳的资金来源,然后联合董事会逼宫,她就可以把苏阳从CEO的位置上拉下来!这不是一己之私,而是希望苏氏能够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十二章蛊术沈暇玉伸手把这药包翻开了来,只见那褐色的药纸上面躺着一些白色的粉末,没有任何的味道。她犹豫地蹙了蹙眉,还是先把这药粉给收起来了。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能随便对蓝远麟用药,虽然张洛儿是为了她好,但是她不能,不能这么随便让一个无辜的人吃下这些乱七八糟的药。沈暇玉伸手把这药放在了自己的袖中,正当她放好药的时候,蓝远麟走了进来。他看着沈暇玉这动作,那两道好看的浓眉深深地拧在了一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怪谈异质论第12章第十二章汉武之恋我没办法想象张子岭的手指变成了什么样子,此刻应该露出了一大截白骨了吧?想起那森森白骨,我就觉得头皮发麻。那哭声忽然就停止了,紧接着,一阵幽怨的唱戏声传来:“但见他面如冠,玉人翩翩,没有君王威仪相,只有夫君意绵绵。奴家呀,非爱君王爱少年……”这声音感染力很强。我好歹上过学,还是能勉强理解这几句诗词的,我仿佛看到一个女子对一个皇帝一见钟情,而现实却又逼的他们无法走在一起,女子的幽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2章最好的姐妹“秦煬真不是个东西!”闻茜恨的只咬牙,却又怕素锦伤心,她眼底一亮岔开话题说道;“对了,今晚我大哥给我接风洗尘呢,我们现在收拾一下出去吃饭吧。”“好。”素锦不忍败她的兴致,就点点头去洗脸,然后随便换了件衣服,想着是接风宴,闻家又是有钱人家,去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有钱人,素锦就挑了一件一字领的白色洋装,然后把一头长发松松的挽了起来,用一个镶钻的蝴蝶发卡卡了起来,她在首饰盒里摸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红尘里遇见你12、赴宴裴念很想回答是,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得罪老板的话,她随时有可能会被炒鱿鱼,到时候她想要让自己的生活慢慢的好起来,从而向法院申请一些权利的可能性就大大的减少了。她清楚的知道,这份工作,她不能丢。“没有。”她抿了抿唇道,从包里拿出手机,按着上面的键,却不知道自己该输入的数字是什么,她没有李嫂的电话,所以不能通知她,自己今天不能过去了,让她先带嘉嘉回家。“怎么不打?不记得号码?”向以琛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