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枕上豪门:总裁的替身欢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2:3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枕上豪门:总裁的替身欢宠

第3章 配合演出

  安琉璃捧着那些照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脑子里轰轰作响,感觉下一秒就会有道雷电让她给劈成渣。说明huijindi.com

  她想,会不会是合成的,反正现在技术发达。

  可是转念一想,白晨宇是谁,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做这种事,他身居高位,哪里会跟她一个小模特玩这种浪费时间的游戏。

  所以照片中的人就是她没错。

  但关键是,她不认识白晨宇啊!

  白晨宇收回手机,松开安琉璃。

  他看向面色铁青的齐轩,黑眸深沉无波。

  “安琉璃是我两年前逃婚的老婆。她一向不乖,这次我好不容易逮到,就希望齐少爷不要掺和到我的家事!”

  安琉璃:“?”

  逃婚?

  她吗?

  真想骂句脏话。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她完全没有印象啊。

  齐轩完全愣住,始料不及,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白晨宇会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有关系,而且还是未婚夫妻。

  安琉璃的脑子趋近爆炸,此时她真想那道雷电能迅速劈下,好劈得她能理清楚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齐轩愣了一会儿还想据理力争。这时兜里的电话响起,他皱眉,想了想后还是拿出来接通。

  来电的是齐轩的父亲:“阿轩,不要冲动,你别拿着整个齐氏冒险,白晨宇为人狡猾冷漠,性格阴晴不定,你千万不能跟他正面起冲突,我们齐氏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齐轩握紧了拳头。他知道父亲的担忧,可他不能将安琉璃留在这里。推荐huijindi.com

  只好敷衍父亲:“我知道了!”

  安琉璃虽然没听到电话里说了什么,但看齐轩的脸色她也能想到一些。

  况且白晨宇的势力到处都是。现在白家也是他当家,一切都由他说了算。

  至于齐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齐轩现在应该还没有什么大权。

  这么一比,齐轩当真是不能得罪白晨宇的。

  齐轩挂了电话。思索几秒后看向安琉璃,目光复杂:“你要不要跟我走?”

  安琉璃是个脑子简单的聪明人。推荐huijindi.com

  她沉默,这种时候跟齐轩离开只会让白晨宇恼羞成怒,到时又会惹出很多麻烦。

  再者说。她是喜欢齐轩,可她心里也明白,齐轩并不喜欢她。

  齐轩看重的只是她一直执拗的那股子精神,从不妥协潜规则。齐轩有很多次说她很干净,所以她慢慢的就明白了。

  模特儿这个行业确实没有多少干净的,因为是吃青春饭的,所以大家都纷纷争着想上位。

  而要上位,最简单的就是肉体交易,陪睡换得更好的发展。说明huijindi.com这已经是圈子里默认的规则。

  安琉璃没想着赚多少钱,所以当投资商有意无意的暗示她什么时,她总是会坚定的拒绝,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有同事曾劝安琉璃,说以安琉璃的姿色如果肯陪上几次的话,那么早就一跃飞上枝头了,挤进名模圈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不走?”齐轩见安琉璃沉默,心里一片清冷。

  安琉璃摇头,垂着脑袋:“你走吧!”

  虽然她不明白白晨宇为什么会找上她,可是她不想给齐轩惹麻烦。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做人她没有拖累别人的习惯。

  齐轩不想走,又一次不死心的问:“你确定不走吗?”虽然照片上的女子怎么看都是安琉璃,可是他也算是很了解安琉璃的,说不定她早就被白晨宇威胁,不得不做出那些事情。枕上豪门:总裁的替身欢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明明,在他的心里,安琉璃是一个干净而又有骨气的女子,又怎么可能会跟白晨宇扯上关系。

  安琉璃还是摇头,抬眸看向齐轩,以往的那些小爱慕都压在心底。

  她笑得温婉:“我跟白少还有事情要谈,你先走吧!”

  齐轩这才反应过来,安琉璃这是在帮他。

  心里更加不好受。

  可是他的力量有限,如果他得罪了白晨宇,那么整个齐氏都有可能会受到牵连。

  所以他没办法坚持带走安琉璃。

  只得点头:“好,我走!”

  无奈至极的转身,大步离开。

  门被关上后就剩下一室的冷清。

  包厢里安安静静,谁都没有说话。

  白晨宇缓缓喝了几口咖啡,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似是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

  安琉璃因为忌惮白晨宇的身份,所以也没有打扰。

  直到一杯咖啡缓缓见底,白晨宇这才哼声。

  “走吧!”

  安琉璃想问个清楚明白,可一看白晨宇的神情,知道一定是问不出什么的。

  配合着往出走。

  眼看着还有几步就要上车,安琉璃忍不住的挡在白晨宇面前,抬手遮住阳光。她眯着眼看他:“白少,我们能不能谈一下?”

  她表示她冷静不了啊,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没办法冷静。

  白晨宇面色沉寂,太阳光一照有种雪崩的迹象。安琉璃心里发颤,她以前觉得齐轩冷下脸时很可怕,可现在白晨宇正常状态的淡漠都能让她恐惧不已。

  司机打开车门,白晨宇绕过安琉璃上了车。

  安琉璃彻底没了要谈的心思了,只能跟着上车,她怂了还不行嘛。

  路上。

  白晨宇闭眼小憩。从安琉璃的视角望过去,男人的侧脸桀骜而冰冷。他的身上似是隐着某些逃脱不得的痛苦,伤悲太过沉重,以至于在他冰冷的面目下还潜藏着淡淡的疲惫。

  安琉璃暗暗有些心惊,为什么她像是很了解这个男人一样。

  伸手拍打了几下额头,真是要疯了。

  一路无话,回到别墅。

  管家和女佣恭敬的问候:“少爷,您回来啦!”

  白晨宇伸手轻揽安琉璃的纤腰。小小的动作就让人精似的管家和佣人们明白了安琉璃的身份,以后伺候时也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

  安琉璃不懂这些明里暗里的东西,只是一心想着问清楚。

  她在脑海里仔细的琢磨着照片上的‘她’,又使劲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以前。

  总觉得哪里不对。

  就算是她失忆了,也不可能有这么一段儿荒谬的曾经的。因为根本就对不上她的记忆。

  前面接不上的后面跟不上,而且她的生活跟白晨宇也是天壤之别,她哪里来的本事让这个男人对她驻足呢?

  她不是妄自菲薄,而是活得清楚明白。

  进了客厅。白晨宇抬手,管家明白,带着佣人纷纷退下了。

  等到人都走了,白晨宇才淡漠的放开安琉璃。

  “以后都住在这里!”白晨宇的态度总是冷淡的让人发寒。

  安琉璃见他要走,伸手赶紧拉住他的袖子。

  “白少!”她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语言,冷静的问:“住在这里可以,但是我想你应该得先跟我说说清楚,不然我心里不安!”

  白晨宇瞥她一眼,“还要说什么?照片你都看到了,不是吗?”

  安琉璃失笑,用了些力气扯住白晨宇。

  “白少,虽然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我思维混乱,但是我的智商还没有退化到低龄儿童,所以照片的事情,白少还是简单说一下吧!”

  白晨宇有些诧异,他只以为安琉璃是个听话的人,没想到脑子还算是好使。

  想了想后开口:“你好好配合演戏,报酬我不会少给你的!”

  安琉璃愣怔了两秒后松了口气,所以说她跟白晨宇根本就没有关系是不是?

  思考几番,她问:“那要演到什么时候?又有些什么要求?”

  高酬劳自然会有高付出,她得看看会不会超出她的底线。毕竟钱可以再赚,但如果她心里不舒服了,那就算是用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她的好心情。

  白晨宇扫向安琉璃扯着他衣袖的手。

  安琉璃微顿,然后快速放开。心里暗想,看来白晨宇很厌恶她这么碰他。即便只是小小的揪一下他的衣服。

  那么,之前还有刚刚他对她所谓的亲密接触,是不是也是为了他的戏?

  想到他隐忍着搂着她的腰,她莫名就觉得有些不高兴。

  白晨宇淡淡的用手扫了几下被安琉璃揪起的小褶皱,声音冰冷:“演什么会给你安排,至于要求,也会到时间通知你!”

  安琉璃皱眉,这说了跟没说一样,有什么区别吗?

  “所以我就得这么等着?”

  白晨宇垂眸,眉眼间冷的像是永远化不开的雪山。

  “你可以不配合,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活不下去!”

  “……”

  安琉璃气笑了,有些无语的看着白晨宇。

  心里稍一合计,还是提出要求:“我希望白少的戏能正常一些,这样大家配合演出才能更加自然!”

  她可不想跟他睡在同一个被窝里,虽然他很有钱,但她更看重自己的清白。

  白晨宇眉头微皱,声音里尽是不悦:“你没有资格提要求!”

  安琉璃目瞪口呆,这么霸道还要怎么配合?她真心不喜欢霸道的男人,一点都不可爱。

  白晨宇见安琉璃一副不听话的样子,他眉头拧得更深,话语里暗含警告:“之后你乖乖听话,我们一切好商量,可如果你还是这么不知好歹的话,我只能很抱歉!”

  “……”安琉璃愕然,又愤怒。

  抱歉什么?抱歉让她活不下去吗?

  有钱有地位的人怎么就这么讨厌呢?动不动就威胁人,看她好欺负是不是?

  白晨宇转身离开,背影高傲,神圣不可侵犯。

  安琉璃看着他走远,上楼,消失。

  这才叹口气。这世道像她这种小角色还真是很好欺负,又没有胆子反抗,只能一直被欺压。

  白晨宇回到书房,目光空洞的看着落地窗。

  大片的阳光夺目的洒进来,本来黯然的书房缓缓多了几分温暖。

  可这远远不能让白晨宇冰封的心活过来,冷到彻骨的痛早已让他失去知觉,除了更深的孤寂和淡漠之外,他找不到任何能让他开心的事情。

  坐了一会儿,书房门被敲开。

  “少爷,您忘记咖啡店里的东西了!”管家没敢看里面是什么,只是尽职的送过来。

  白晨宇黑眸微闪,声音飘渺:“拿过来!”

  闻言,管家快速上前,放下纸袋子。

  小心的扫一眼白晨宇的表情,轻声问:“少爷需要咖啡吗?”

  白晨宇眉眼间有些倦怠,他微微抬手:“不用,下去吧!”

  管家低眉:“是!”

  书房门被关上。

  白晨宇这才僵硬的垂下视线,顿了半晌,修长的五指有些迟疑的捏出一张照片。

  赫然就是之前安琉璃看到的那张情事后的照片。

  暧昧点点晕开,上面的男人虽然看起来冷漠,可是漆黑的瞳仁里满满都是宠溺。

  而女子更是温柔娇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白晨宇停顿好久,这才无意识的摸上照片中女子的脸,那温柔恬静的笑像是一把利剑,刺在他的心上,疼成一道永远都好不了的伤。

第4章 逃跑无果

  安琉璃被扔在客厅。她会听话的原因完全是忌惮白晨宇的身份地位。

  可是她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即便是她跟白晨宇没有关系,那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

  难不成真是电脑合成的?

  她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今天看到的那些照片,感觉,不太像合成的啊!

  郁闷的走来走去,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

  抬眸扫一眼客厅,见到管家和佣人都不在。

  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先离开,她可没有答应会给白晨宇帮忙,况且他的态度嚣张自大,她觉得演戏什么的危险性太高了。

  还是先走吧。

  刚刚抬步,又停了下来,不行,照片的事情得问清楚,万一白晨宇这混蛋脑子一抽拿这些照片做什么文章,那她的事业岂不是全完了。

  噔噔噔的跑上楼,四下里寻找着白晨宇。

  摸索了半天,终于在书房前站定。安琉璃暗暗给自己打气,不管怎么样她得搞清楚。

  敲了敲门,没得到什么回应。她也不妥协,再敲。

  “谁?”冷漠的声音传来,让安琉璃打了个寒颤。

  “我!”她扬声道:“我有事情问你!”

  “滚,不要烦我!”

  安琉璃:“……”

  她就纳闷儿了,这个白晨宇为什么脾气这么大,总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要说真的不可侵犯了,那还威胁她做什么。

  “我想了想,觉得你所谓的演戏安全系数存在很大的问题,我要回去。还有那些照片,我知道是合成的,所以你别想着再拿它来糊弄我!”只能认定是合成的。

  房门被打开,白晨宇面色冰冷看着安琉璃:“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混了?”

  安琉璃气结:“我只是个小模特儿,你犯得着这么为难我嘛。你今天所做的事情已经让齐轩误会了,我可不想再待在这里,反正我要回去!”

  白晨宇眯眼,冷笑一声:“怎么,你看上齐轩了?”

  “关你什么事?总之你已经说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演戏,是你自导自演,还拖累了我,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齐轩!”她得给齐轩解释清楚,她真心没有跟男人上过床。

  这么设计她的人会被天打雷劈的。

  “告诉他什么?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白晨宇面色阴鸷:“不要再烦我,得罪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安琉璃气到说不出话来,有个屁的孩子,还不是白晨宇设计好的。

  “管家,将她带下去!”白晨宇甩上门。

  安琉璃:“……”她再一次申明,她真是讨厌透了这个混蛋。

  白晨宇回到书桌前,看一眼照片上的女子。

  他轻声呢喃:“童沁!”

  平日里挺拔伟岸的肩膀已经垮下,他将脑袋埋在书桌上,声音低哑:“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跟你长得那么像的人?”

  没有回应,一室寂寥。

  阳光缓缓西斜,那抹温暖也渐渐重归寒冷……

  这一次白晨宇之所以会找上安琉璃,无非就是因为她跟童沁长得像。

  楚琳希怀孕了,白家开始逼婚,就算是为了继承人,长辈们也要让他跟楚琳希在一起。

  白家和楚家门当户对,如果联姻,也算是美事一件。

  可是白晨宇完全没有要结婚的心思,这辈子走进他心里的只有童沁一个,初她之外,再也不会有人能暖他的心。

  “童沁!”白晨宇倦怠不已的声音里尽是眷恋和痛苦。

  童沁,他无数次唤这个名字,可是再也听不到她的回应了……

  安琉璃被管家客气的带到房间。

  “安小姐,你就好好住着吧,听少爷的话,她不会为难你的!”

  安琉璃冷哼:“已经为难了!”

  管家眉眼微挑,笑道:“过几天你可能要跟少爷去新加坡参加一个酒会,到时候会见到白家的亲属长辈,我想安小姐应该知道怎么做!”

  安琉璃歪着脑袋,不以为然:“不就是演戏嘛,这个我在行,只不过我不想接这个活儿,既然你是白晨宇的管家,我想你的话他应该会听的,你就行行好,去跟他说说,就放我走吧,我想外面肯定有更多更合适的人争着抢着想要陪你们少爷演戏,所以管家,你看我这么可怜,就帮帮忙吧!”

  管家只是笑着,不为所动。

  “安小姐,我觉得既然少爷选择了你,那自然有他的用意,你也就别再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了,好好的待在这里,等着酒会的到来!”

  安琉璃嘴角一抽,恨恨的瞪着管家:“我说你看上去慈祥无比,为什么就不能通融通融呢?我真心不想跟你们少爷演戏,你也明白的,你们少爷那性格阴晴不定,而且还总是释放寒气,我怕都怕死了还怎么配合演戏啊?”

  管家笑得更加慈祥,只不过目光微微锐利。

  “安小姐,我的责任就是照顾好你,所以你最好是乖乖的,不然……”

  安琉璃往后退一步,谨慎的看着管家,心里气愤不已:“你也想威胁我?”

  管家失笑:“如果安小姐听话的话,我们一切好商量!”

  “……”商量你妹,我看你根本就没有要商量的意思。

  唉!

  安琉璃悲哀的被关在房间里。也不是说不能出去,只是五步一个女佣十步一个保镖,看管的严严实实。

  如果不是被监禁,她都有种高官被保护的错觉,就是那种位高权重的,时刻都有可能会被刺杀的那样。

  心里郁结不已。

  她坐在沙发上,抬手摸摸肚子,想笑,见鬼的孩子。

  仰躺进沙发,她四肢大开的叹口气,这一天可真是史无前例的漫长。

  想到齐轩,心里微微的疼。

  不过好在一切都不是真实的,等到她逃出去后就找齐轩,跟他解释清楚。

  太阳一点一滴落下去,晚饭时间。

  佣人敲门送了吃的进来。安琉璃很饿,都折腾了这么久了,她能不饿嘛。

  可是想要堵口气,不吃。

  “告诉你们少爷,他如果不放我出去,我就饿死算了!”

  不久后,管家来了。

  “安小姐,少爷说了,如果你不吃的话他会让齐少也吃不下去!”

  安琉璃一口热血哽在喉头,幸好她压得快,不然真就喷出来了。

  气到想骂人。

  可是肚子咕咕叫,她很有骨气的把饭吃了,很丰盛,连汤都喝光了。

  在房间走来走去消化的时候,她发现窗户开着。

  兴奋的走过去,仔细打量一番。心里有了注意。

  焦急的等到半夜。这种时候就适合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

  咳……

  安琉璃轻手轻脚的凑到窗户前,她怕女佣和保镖还变态的守在她门口,万一被发现了可就逃不了了。

  试探着将腿抬起。她在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活了二十多年她可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老天啊,你一定让我平安降落,不然我会偷偷诅咒你的。

  虽然说这是在二楼,可是想要往下跳时才发现真心的高啊。安琉璃闭上眼睛,深呼吸。

  脚努力的想要蹬上管道,还不敢弄出什么声音。

  折腾了半天,她都出了一身汗,人还是挂在窗户上没能下去半寸。

  安琉璃觉得不行,她太怕死了。这样子怎么能成功逃离嘛。

  心里把白晨宇骂了个底朝天,再一次的给自己打气,没关系,最多摔下去断个腿什么的,如果幸运,说不定掉下去后爬起来就能利索的跑。

  打定主意。像只青蛙一样双手双脚缠上管道,安琉璃努力的控制着力道,可是想要往下滑时有些困难。

  动了半天,还是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她想哭……

  白晨宇夜里睡不安稳,猛然惊醒后更是睡不着了。

  他突然就很想见见安琉璃,确切来说是想见见那张和童沁很像的脸。

  他想童沁,想到心都疼了。

  披了件外套往安琉璃的房间走。

  打开门,摸黑靠近大床。

  他看了几眼,发现有什么不对,被子虽然是随意的堆着,可是床上没人。

  白晨宇心里一惊,快步走出房间。

  “人呢?去哪儿了?”

  守着的保镖有些懵,结结巴巴道:“在房间里啊,安小姐一直就没有出来过!”

  白晨宇知道保镖不可能说谎。

  那么安琉璃去哪儿了?

  他又回到房间,四下里找了找,厕所卫生间都没有。

  心里来了气,想要将安琉璃捏死。

  安琉璃往下滑了几厘米,不小心蹭到钉子,直接刺到小腿上,破了一点皮。她只能惆怅的又爬上来。

  颤颤巍巍的抬脚想要往窗户里垮,她心里鄙视自己的无能,连个二楼都滑不下去,太没用了。

  想着先休息一下,等体力恢复后她再试一次,总归能下去的。

  白晨宇站在房间中央,听到窗户前有声音后他心里一紧。

  大步的走了过去。

  月光并不是很亮,可他看到脸色惨白的安琉璃正努力的抬腿,也不知道是想下去还是想进来。

  童沁死时的那一幕像道惊雷一样闪过白晨宇的脑海。

  他想都没想的扑过去,一把拽住安琉璃,拉着她往地板倒去。

  安琉璃本就做贼心虚,猛然被人拉住,她吓得尖叫出声。

  ‘砰’得一声,两人双双倒地。

  安琉璃懵了,半天反应不过来。

  白晨宇抱紧了安琉璃,脑海里全是童沁跳楼时的画面。

  血腥又让他恐惧。

  安琉璃反应过来,看到将她拽进来的人是白晨宇时,使劲儿推他。

  “你有病啊,怎么不开灯,大半夜的你想吓死谁?”

  白晨宇这才回神,猛然松开安琉璃。

  他坐起来,气息不稳。

  怒气滔天,大吼道:“你想死是吗?”

  安琉璃愣住,旋即皱眉看他:“我活得好好的干吗去死?”

  白晨宇这才微微平静了几秒,理智回归,明白安琉璃这是想从窗户逃出去。

  讥讽不已:“你这种小野模不就是喜欢赚大钱嘛,我现在让你如愿了,你还装什么清高?逃什么?”

  卫琉璃惊愕的看着白晨宇。特么的这是什么逻辑?她是小野模怎么了?她碍着谁了?

第5章 新加坡会面

  “你不是喜欢齐轩嘛,如果你再敢逃,他就让他生不如死!”白晨宇的威胁声就响在安琉璃的头顶。

  安琉璃微愕,愤怒的瞪他:“这跟齐轩有什么关系?白晨宇,你能不能别牵扯到无辜!”

  白晨宇紧捏上安琉璃的下巴,狠狠的捏。

  安琉璃疼得想骂人。

  白晨宇的眼里像是住着一只野兽,随时能冲出来将安琉璃撕碎。

  “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别再惹我!”甩开安琉璃,白晨宇起身离开。

  安琉璃狼狈的半趴在地上,她握紧拳头狠砸在地板上。心里明白,她是走不了了。

  她不能连累齐轩。

  第二天一早,安琉璃顶着熊猫眼出现在一楼客厅。

  白晨宇穿着灰色家居服,眉眼淡漠。他正在用早餐。

  安琉璃看他,想了想后问:“你叫我来有什么事?”一大清早的就将她从被窝里挖起来,还有没有天理了?他难道不知道她昨天晚上逃亡不成心情不好嘛!

  “用完早餐我们出发!”白晨宇低头喝着牛奶。

  “去哪里?”

  “新加坡!”

  安琉璃眨眼,思索几秒后了然:“这是要让我假扮你的女朋友?”

  “未婚妻!”

  “!?”

  安琉璃冷笑:“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

  “你有个智障弟弟吧?”白晨宇向来喜欢揪人的痛楚,也是死穴。

  安琉璃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白晨宇面无表情的看她:“他应该需要大把的医疗费,你负担的很吃力!”

  安琉璃觉得白晨宇太危险了。

  “那又怎样,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太过分!”

  “我来付!”白晨宇一派轻松,这点小钱对他来说不在话下。

  安琉璃紧绷的情绪缓缓软下来,她知道,白晨宇这是以威胁的交易方式让她妥协。

  而她根本就没有力量反抗。

  一个小时后,私人飞机起飞,直奔新加坡。

  安琉璃被打扮的时尚漂亮,全身上下无不精致。

  飞机停稳后,白晨宇还算绅士的让她扶着他的手臂往下走。

  高跟鞋有十厘米左右,虽然安琉璃已经穿惯了,可是新鞋总是需要适应一会儿的。

  白晨宇一身沉稳的深色西装,臂弯里挽着漂亮大方的安琉璃。

  楚琳希在不远处等着。

  安琉璃有些意外,不太明白楚琳希为什么会在这里。

  等到走得近了,楚琳希上前,挡住白晨宇的去路。

  “白少,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承不承认?”

  白晨宇目光疏离的看着楚琳希,他问:“承认什么?”

  楚琳希指了指肚子:“孩子是你的!”

  安琉璃:“?”这可真是神发展啊,她完全跟不上节奏。

  “你确定吗?”白晨宇冷笑:“那天我虽然喝多了,但并不代表已经全无意识,有没有碰女人我心里一清二楚。你如果硬要拿你的野种来威胁我,那不防可以去做个鉴定,我敢保证,我从来都没有碰过你!”

  除了童沁,他不想碰任何女人。

  楚琳希又羞又怒,眼睛都气红了。

  白晨宇带着一脸迷茫的安琉璃的离开。

  到达饭店,楚琳希也到了。

  从别人的口中安琉璃知道楚琳希是新加坡人。

  “楚小姐的爸爸在当地可是很有威望的,数一数二的豪门,特有钱!”

  “是啊,楚小姐基本都是被当做心肝宝贝宠大的,现在又要跟白氏白少联姻,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唉,羡慕不来啊!”

  “……”

  安琉璃不敢离白晨宇太远,怕他招唤时找不到她。

  “等一下就能见到我父母,你要好好表现!”白晨宇提醒,也算是给安琉璃打个预防针。

  安琉璃眼角微抽,知道已经走到这一步,只得硬着头皮上。

  “那什么,如果表现的好,会不会给我加钱?”她很紧张啊,超级紧张。尤其还是假扮的,万一被戳破了她真心要尴尬死了。

  白晨宇有些奇怪的看一眼安琉璃。

  安琉璃疑惑:“看什么?不想加就算了,反正你很小气!”

  白晨宇:“……”首次感觉到无奈。

  两人来到身着盛装的中年男女面前。

  白晨宇面上没什么表情,就跟平常一样:“爸,妈,这是安琉璃,我未婚妻!”

  安琉璃:“……”她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么劲爆的。

  只能甜笑着配合:“伯父伯母,你们好!”总之,装乖巧就行了。

  白家父母一看到安琉璃,当即就变了脸色。

  白父脸色铁青,白母笑不出来。

  “晨宇,你这是什么意思?”白母问。

  白晨宇伸手搂上安琉璃的腰,随意的笑了笑:“你们不是说要让我结婚嘛,所以我就带了未婚妻来,怎么,你们不满意?”

  “晨宇!”白父目光阴暗,警告道:“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白晨宇毫不在意。

  “知道啊,见面会嘛!”

  安琉璃只是笑着,心里暗道,原来白晨宇跟父母的关系不怎么好啊。

  “你既然知道,那还带她来做什么?谁让你带了?”白母声音里尽是不满。

  白家父母虽然没有见过安琉璃,可是见到过白晨宇拿着安琉璃的照片黯然伤神的样子。

  他们不知道童沁的存在。而童沁是生是死他们自然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儿子从国外回来后就变得有些奇怪,性格更加阴冷。每每夜深人静,他总会拿着一张照片在书房里坐上半夜。

  起先他们还不知道这事,后来管家提起,所以就多多留意着。

  后来白母乘着儿子不在才将照片偷拿出来。跟老伴儿都看了,知道儿子的变化一定跟今天带来的这个女人有很大的关系。

  安琉璃也想过她一出现会有可能发生的一系列尴尬事件,而不被待见就是其中一个。

  豪门都喜欢门当户对,她只是个小模特儿,跟白晨宇这个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完全是两个极端,白家又怎么可能接受她呢。

  这么一想,莫名有些不舒服。

  “人我是带来了,只是让你们看看,并没有要征求你们意见的意思!”白晨宇这话挺让人生气的。

  安琉璃脑子里不着边际的想,如果以后她生了这么个儿子,一定会被气死的。

  不,在被气死前她肯定要先打死这浑小子。

  白父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白母眉头紧皱,扫一眼安琉璃,真心见不得的口气:“麻烦你去旁边站一会儿,我跟我儿子有话要说!”

  安琉璃小脸一僵,下意识看向白晨宇。

  虽然她很想立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还有把柄在白晨宇的手中,她必须得听他的。

  白晨宇伸手摸了摸安琉璃的脑袋,宠溺道:“不用去,我妈就是这个脾气,你可别被她吓到!”

  安琉璃有片刻的愣怔。这突然而来的温柔让她的心跳得乱了节奏,而且她觉得耳朵有些烫。

  好奇怪。

  白母一口气哽在喉咙口,没办法发泄。

  这时,楚琳希缓缓走了过来,眉眼带笑。

  她看向白家父母,温柔一笑:“伯父伯母,你们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些话想要跟你们说!”

  白母吞下满口的气闷,努力微笑:“有!”

  楚琳希点头:“那我们去楼上吧,安静!”

  “好!”

  楚琳希看一眼白晨宇,余光扫到安琉璃,面色微微有些阴沉。

  “晨宇也一起吧,毕竟在这里不好说!”

  白晨宇没有所谓:“好啊!”反正他知道要说什么。

  刚准备要往楼上走,楚琳希的父母过来了。

  “去哪里?琳希,你不是说有话要说嘛,就在这里吧!”楚母开口,看来是想要让大家都作个证。

  安琉璃默默的吞着口水,她觉得气氛有些严峻。

  腿肚子打颤,她真心想逃。

  “也好,既然双方父母都在,那我也就直说了!”楚琳希从包里拿出一个单据,放在桌面上。

  大家都是一脸疑惑。

  楚琳希毕竟是个女子,说起这事还是没办法坦然。

  指着单据道:“这是几个月前我跟晨宇开房的证据,现在我肚子里也有了孩子。你们可以看一眼,日期什么的都没错!”

  白家父母没动,倒是楚母拿在手上仔细的看了看,眉眼间都是笑意,声音也轻快:“确实没错,孩子就是晨宇的!”

  楚父轻笑:“这么些年了,我一直都盼着琳希能有一个好归宿。晨宇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是半个儿子,能把琳希交到他手里,我也算是放心了!”

  安琉璃无声吐槽,如果真能交到手里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唉!不明白白晨宇在抗拒什么,楚琳希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儿他怎么就是不要呢,有钱又颜好,如果她是男人早就扑上去了。

  “不是我的孩子!”相较于楚家父母的高兴,白晨宇就平静的有些过分了。

  “我有没有跟她睡在一起过我清楚的很,所以孩子不可能是我的!”他一口否决。不是自己的坚决不可能认。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白楚两家父母的神情简直是一言难尽,纷杂的让人不敢看。

  楚琳希小脸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

  安琉璃一直处于不了解事态的迷茫中。所有的一切都只能用猜的。

  她觉得,如果孩子真是白晨宇的话,他应该不会不要吧。就算不要也不会让孩子待到现在,早就给弄掉了。这个男人的手段了得心思阴沉,又怎么可能会让孩子活到现在呢。

  “晨宇,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楚父一脸的愤怒。

  白晨宇气场强大,完全不怕这些长辈。

  他将安琉璃搂进怀里,笑着道:“我已经有了未婚妻,所以不可能再娶别人!”

  “白晨宇,你混蛋!”楚琳希被刺激的眼泪婆娑,好不可怜。

  安琉璃微垂着脑袋,因为她能感觉到两家父母的目光都扫在她身上。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她已经死了好几次了。所以她觉得待在白晨宇身边太危险了,还不如跟在齐轩后面转呢,至少安全感没有这么欠缺。

枕上豪门:总裁的替身欢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枕上豪门 或 总裁的替身欢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幽姐9章(第九章 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

    原标题:幽姐9章(第九章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小说:幽姐第九章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我气的浑身发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这里只能找不要脸,何况贴吧那件事,必须得找系主任说清楚。于是,我一甩手里的笔记,恶狠狠地对宋念玉道:“去就去!我只是在酒吧正常打工,抹黑我的就是你!卑鄙小人!有种就跟我到系主任面前对质!”在这么多人面前,宋念玉当然不肯退让,她指着我咒骂:“混蛋,走就走!”我和她怒气冲冲地返回学院,系主任和辅导员都在二楼办公,很不巧,他们俩都不在。宋念玉扭过系着红丝带的小蛮腰,毒毒地盯着我:“俞凡,李

  • 柳絮丝丝情话长9章(009下地狱)

    原标题:柳絮丝丝情话长9章(009下地狱)小说书名:柳絮丝丝情话长009下地狱还未完全好利索的身子,再次落入冰冷刺骨的湖水里,司空心拼命挣扎。看着她忽而挣扎出来的脸,叶清歌一脸阴毒得意,“司空心!下地狱去吧!”拓跋杰把昏迷的杜鹃带回了厢房,小心翼翼放在了榻上,连忙吩咐人,“立刻传大夫,准备热水!”说着,就要起身,胳膊却被杜鹃拉住,她虚弱地开口,“求将军……求将军,让小姐救,救妾身……”拓跋杰剑眉一凛,“她把你推下湖水,巴不得你死,为何还要她来救你?”杜鹃“呕”得吐了一口水,“求将军……妾身只要小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9章(第九章 满意的婆婆)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9章(第九章满意的婆婆)小说名称: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第九章满意的婆婆薛仁居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庆幸,终于能够有个女人可以治一治这个狂妄自大的单身男人了,他在心里对这个神秘的女人起了一丝敬佩之意。“爸妈回去了?”薛仁居立刻将自己的思绪收回来,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董事长夫人一直拿着那个结婚证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说一定要快去见见这个郭小……”程曦寰的眼神立刻扫射过来,薛仁居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快速地改口:“总裁夫人。”听到薛仁居改口的称呼,程曦寰很是满意,眼角抑制不住

  • 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9章(第9章 恭喜方式)

    原标题: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9章(第9章恭喜方式)小说名字: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9章恭喜方式换种方式?将手里的蛋糕三两口吃掉,我默默的看着谈时宇,不说话。换种方式,他想要换哪种方式?谈时宇安静的看着我,随后抽出自己的手,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有些口渴了。”恭喜方式?口渴?这个两件事情中间有什么关联吗?我默默的想了一会儿,没有得出答案,从桌子上端起一杯水递给谈时宇。“喝吧。”既然口渴了,那么喝水就是最好的方法。谈时宇没有接我手中的杯子,反而就着我的手喝了口水,我正想要让他自己拿着杯子喝水,

  • 幸得相逢未爱时9章(009给他催眠)

    原标题:幸得相逢未爱时9章(009给他催眠)小说名:幸得相逢未爱时009给他催眠安晚被厉正南囚禁了起来,比起之前的抵触,这一次她没有抵抗没有挣扎,甚至一句反对的话也没说。这里是厉正南常住的地方,以她一个媒体人的敏感触觉,她一定要在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去搞清楚谁到底才是真的厉正南!而又是谁,把迫害正南的罪责,全都推到了她身上!厉正南出门之后,安晚把电话给王晶打了出去。听完她详细的描述后,王晶不确定地道,“从你的描述来看,如果能确定厉正南真的没有同胞兄弟,又没有人有可能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那就只有一

  • 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

    原标题: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小说名字:青山不及你情深009:双胞胎她每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孟铁城羞辱她,时时提防着他的靠近,却忘记孟铁城早已在她的身体里放进了种子。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毕竟那是她喜欢的人。可如今呢?她是孟钢川的妻子,对孟铁城的爱慕更是在一次次刻骨的羞辱中转变成了恨。她多么可悲,怀了丈夫哥哥的孩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这种耻辱,她也不能接受一个数次被屈辱强暴后得来的孩子。她想要悄悄做掉孩子,在搬出孟家后,便偷偷去了私立医院联系医生。“双胞胎,你真的不考虑要?孩

  • 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9章(第九章 喝醉吐了客人一身)

    原标题: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9章(第九章喝醉吐了客人一身)书名: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第九章喝醉吐了客人一身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这段时间裴成龙居然都没有联系我,像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那晚裴成龙用我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为亲爱的,我觉得好幼稚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却一遍遍的看着手机通讯录里面的“亲爱的”发呆,我有些实在受不了的想要给裴成龙打个电话,但是每次盯着他的手机号码,我都没有勇气按拨出键。这段时间他消失的太彻底了,难道我真的就是做了一场梦吗?这晚,我赶到会所在化

  • 总裁的私宠蜜爱9章(009乖,别跟我闹脾气)

    原标题:总裁的私宠蜜爱9章(009乖,别跟我闹脾气)小说名:总裁的私宠蜜爱009乖,别跟我闹脾气第二天,沈媛打包好东西去了老宅,刚被杨妈迎进门就听到有人高声说话,声音清脆悦耳还带着一点儿孩子气,是沈靖洁!“洁洁,你回来了!”沈靖洁一头亚麻色短发,耳朵上串满了耳钉,一件骷髅T恤,一条破洞牛仔裤,腰上挂着一条金链子晃悠着,手臂上还缠了一条丝巾,飞快奔过来抱了她一下,兴奋道:“媛媛,我好想你!”沈媛拉开她故做严肃道:“外星人入侵地球?”沈靖洁掐了她一下,嗔骂:“那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沈

  • 云深不知两情痴9章(第九章 面目全非)

    原标题:云深不知两情痴9章(第九章面目全非)小说名字:云深不知两情痴第九章面目全非五年有多长?很长,足足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四万三千多个小时,二百六十多万秒。不长,沧海桑田白驹过隙,屈指一数浑浑噩噩中,早已苍白了记忆凉薄了关系。五年时光,这座繁华都城都变得面目全非,又怎么能奢望一个人没有变化呢?莫褚寻是个例外。岁月没有在他那张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如往年矜贵高傲,气势逼人,浑身都散发着君临天下的尊贵气息。男人就像一块璞玉,在岁月的雕琢下,反而显得愈发沉稳夺目。相比之下,她的变化才真

  • 后来,你比星光远9章(第9章 钻裤裆)

    原标题:后来,你比星光远9章(第9章钻裤裆)小说名字:后来,你比星光远第9章钻裤裆是,这些酒的价格她最清楚不过。若是在以前定然没什么,但现如今叶家已经破产了,她也不能画画了,如果这些酒真要她赔,那也一定是能把她逼死的价格。更别提,她现在身上还压着童童的住院费,哪怕一分钱,对她来说都是宝贝。“我……”看着叶以宁惨白得没有血色的面容,秦洛残忍一笑,戏谑道:“不过叶大小姐也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好歹算是旧识一场,我也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所以,别说我不帮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他突然将腿跨开,羞辱性的指了指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