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9 7:07: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

第11章 谈谈睡觉的问题

  乔宝儿来到了一间宽敞主卧房,她环视了一圈这陌生的装潢格局,表情凝重,不由长吁了一口气。汇金地

  在医院那天,君老爷子说一句,‘把孩子生下来’把所有人都震惊住了。

  她被迫留在医院里休养了三天,而今天早上出院之后就被带到了君家。

  她的右手不自觉地抚上自己平坦的腹部,虽然已经过去三天了,可是思绪依旧非常混乱。

  在会所那晚上,回家撞见易司宸跟叶茜那狐狸精鬼混在一起,当时气极心烦,忘记事后避孕……

  怀孕了,居然怀了君家的孩子。

  她感觉一切都不真实,很虚幻……

  突然房门外有进来,一位年纪较长的大妈笑容和蔼地上前,“少夫人,你好,我叫方云,以后我负责安排你饮食,有什么需要请跟我说。”

  乔宝儿看着眼前的方大妈,表情很是尴尬。

  她不习惯君家的人喊自己少夫人。汇金地

  方大妈看出了她的拘谨,亲切笑了笑,“少夫人,老爷子已经吩咐下来,君家正开始忙碌操办你和少爷的婚礼,婚礼细节方面我们都会尽力做好,这段时间你需要好好养胎就行了……”

  乔宝儿听她这么说,手微微地收拢情绪。

  “少夫人,你先休息,门外有女佣守着,有什么需要可以按床头电铃。”

  乔宝儿朝她点点头,方大妈很自觉地走了出去,为她关上房门。

  方大妈离开后,这间宽敞的主卧室里只有乔宝儿一个人。

  转头,目光不自觉地看向床头柜上两本红本子,乔宝儿站起身走了过去,右手拿起其中一本结婚证,脸上纠结复杂。

  “居然真的跟他领证了。”

  她低喃着,这甚至连她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打开这结婚证,照片里的两人表情都有些僵硬,在民政局那时她真的很紧张。

  今天早上出院后,司机先送她去了民政局,君老爷子勒住让易司宸跟她办离婚,而随即,她刚刚办完离婚,转身就跟君之牧拍照登记。

  乔宝儿无奈地笑了,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君清雅一直不同意她跟易司宸离婚,不过这次君老爷子出声,没人敢反对。

  至于,结婚的事,乔宝儿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力,她一开始以为那老头只是想让她把孩子生下来,没想到,居然让她跟君之牧领证。

  “我这算不算母凭子贵?”她自嘲一笑。

  事实上她根本就不想嫁入君家,当时被带到民政局,别说反抗,被那场面都吓懵住了,身后几位保镖守着,那架势她只能顺从。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而让她更加不明白的是,君之牧居然没有反驳君老爷子的话,在她看来,那男人不像孝顺乖乖听从安排的人。

  乔宝儿心情烦躁不安,君家那老头看着很严厉,君之牧也不好得罪。

  她精神紧绷在君家度过了大半天,女佣都待她很客气,方大妈给她安排饮食,讲了一些怀孕注意事宜。

  她一个人用完晚饭过后,被送回主卧室叮咛着早点休息。

  晚上的时候,乔宝儿其实很累了,但看着眼前这张双人床,她表情很困窘。

  虽然女佣已经将床单都换新的,但这始终是君之牧的床。

  躺在这张床上,总是很别扭。汇金地

  乔宝儿一直熬到凌晨12点,眼皮真的支撑不住了,朝房门那边看去。

  想着,君之牧可能加班不回来了。

  她安慰了一下自己,爬上这松软的大床。

  先睡一下,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地跟他谈谈这个睡觉的问题。

第12章 怀表,去逝的女友

  凌晨时分,市中心最大最奢华的焰火酒吧正是热闹非凡,出入大多是富家子弟,还有些影星名模时常过来讨好高攀。

  喧嚣的音乐,昏暗的灯光,舞池那边偶尔闪过那强烈的七彩光束,俊男美女跟着音乐节奏,扭动着身子,尽情放纵。

  当一束嫩黄的强光晃过酒吧VIP入口那边,一位男人正好缓步走了进来。汇金地

  强光之下,照映着他身姿英挺,冷峻脸庞,薄唇轻抿透出一份清冷疏离不好靠近。

  “君少,请跟我来这边……”酒吧总经理亲自在入口等待。

  进了电梯,直接上酒吧的顶层。

  酒吧的顶层与楼下那喧嚣气氛不一样,这里显得安静许多。

  整层都被打通,非常宽敞,简雅精湛装潢设计,墙壁上挂着名贵的油画,四周陈列着古董花瓶雕像。

  东侧的尽头是一个存放名酒的地方,前面便是半圆型的吧台,这里一般没有服务员,也很少有人能进来这里。

  “这里平时不准女人进来呢,你答应了今天主动在上面,我才带你进来……”

  突然传来碰杯的声音,随即便是男人的一声调情嘻笑。

  “陆少,说好了梅红情深那部戏人家要当女一号的,你别忘记了。”

  女人一声娇嗲,顺势用她的胸口就磨蹭着身边的男人,带着讨好的笑,举起酒杯喂他喝。

  “可是导演说你演技不行呢,你说怎么办呀?”

  男人纨绔子弟的模样,手不安份地摸上那影星的胸口。

  “陆少爷,不如先请她们几个离开吧。”

  酒吧的总经理快步走了过来,站在陆祈南面前紧张地说了一句。

  陆祈南正玩得起兴,不满瞪他一眼。

  吧台对面墨绿色的名贵沙发上,另一个男人突然低笑一声,“陆祈南,你要死了。”

  “什么?”

  陆祈南见裴昊然笑得奸诈,立即警惕地扬起头。

  当抬头与眼前的男人对视上时,陆祈南见鬼似的,立即将身上女人推开。

  他从吧台前的位置跳下,假装地一脸嫌弃,“都下去,谁让你们这些女人上来的!”

  那几位影星名模见陆祈南变脸如此之快,转头朝身后看去,眼底都赫然一惊。

  “君,君少。”她们眼里遮掩不住爱慕,娇嗲唤了一声。

  但君之牧却面无表情,冷沉沉地眸子朝陆祈南看去。

  陆祈南后背有些发寒,真是要死了,他们几个发小都知道,君之牧因为一些事,特别讨厌女人。

  陆祈南赶紧把这些女人轰下楼,见君之牧没有发飙,稍稍松了一口气。

  “之牧,听说今天你爷爷强迫你领证结婚了。”

  裴昊然给他斟了一杯红酒,淡笑问着。

  君之牧还没开口,陆祈南率先激动了起来,“什么结婚呀!之牧你娶媳妇了?”

  陆公子一脸不相信,君老爷子就算强迫他,基本上也不管用,君之牧哪里有这么孝顺呀。

  “之牧,那女人有什么特别?”

  君之牧懒得理这姓陆的,直接沉声开口,“我的怀表呢。”

  陆祈南正想把找回来的怀表还给他,突然又想起了一些事,顿时脸色大惊。

  “之牧,你该不会是娶了这个……”陆祈南晃了晃手上的精湛金色怀表。

  “上个月咬了你一口,还抢走你外套,当掉你怀表的女人?”

  陆祈南当时听说,君之牧刚从美国回来,去了会所那边休息,却睡了一个女人。那天他就差点想说君之牧被鬼上身,他平时那么讨厌女人,居然睡了人家。

  不过他还听说,那女人胆大包天,居然敢咬他,打劫了他外套,还胆敢把君之牧一直很宝贝的怀表,当成路费塞给一位出租车司机。

  陆祈南想,那女人八成要到上帝去报道了。

  可,居然娶了她!

  “之牧,你为什么要同意娶她?”陆祈南很好奇那嫂子是什么人。

  君之牧没有理会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伸手直接抢过怀表。

  裴昊然则看向君之牧手上的怀表,表情若有所思。

  “之牧,那个乔宝儿看着挺眼熟的。”裴昊然突然意味不明说了一句。

  君之牧只是拿起酒杯浅啜了一口,将手上怀表收紧了一下,却没有回答。

  裴昊然则看向他手上那块怀表,他们都知道君之牧这块怀表里镶嵌着他前女友柳依依的照片。

  这个乔宝儿长得跟死去的柳依依还真是相似……

第13章 你只是负责生孩子而已!

  咚的一声。

  像是有一些小金属物件掉在地板上了。

  乔宝儿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起来,原本想去一下洗手间,可忘记了自己在君家,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床头柜。

  她低头,弯腰捡起,是一枚金色的怀表。

  乔宝儿看着手掌心的金色怀表,突然整个人清醒了起来。

  “这枚怀表……”很眼熟!

  这不就是那天晚上她抢了君之牧的外套,从他口袋里找的那枚怀表,这明明被她当路费塞给出租车司机,怎么会在这里?

  她仔细地打量一番,好像地掀开怀表盖子,里面镶嵌着一张小照片……

  “你在做什么!”突然门外传来清冷声音喝斥一声。

  乔宝儿像是作贼心虚似的,立即将手上的怀表藏在身后,扬起头,正看见君之牧大步朝自己走来。

  乔宝儿看着他朝自己靠近,而且那目光狠狠地瞪着自己。

  没错,他的眼神是狠地,仿佛有什么让他很恼火。

  “把东西拿出来!”

  “对不起,我,我上次不是故意的……”他专门把怀表找回来,想必他很在意这枚怀表。

  可是乔宝儿歉意的话刚到唇边,君之牧像是没有耐心,快速伸出右手立即扣住了她肩膀。

  君之牧猛地收紧力道,勒着她有些生疼,他直接就抢过了她手上怀表。

  “乔宝儿,你真以为嫁给我,你就是君家的女主人了,真是喜欢作白日梦!”他嘲笑着。

  他就站在她身前,那英挺高大的身躯给她一份沉沉地压迫感。

  乔宝儿扬起头对视着他冷漠的双眸,心下很气愤,“你以为我想嫁给你,我才不……”

  “嗯,还想装什么清高!有哪个女人不想嫁入君家,乔宝儿你真的以为自己有什么特别……”

  君之牧俯下头,狠瞪着眼前这张脸蛋,他那眼底沉沉地,带着追忆。

  他的思绪仿佛在回忆着一些事。

  他们身体贴靠这么近,让她非常不习惯,扭动着身子只想推开他。

  君之牧则心底压抑着那份烦躁愈烈,当视线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有一股说不上原由冲动。

  二话不说,便吻上她唇瓣,动作有些急躁。

  乔宝儿没反应过来,微怔间回神,唇瓣传来一些微疼,还有些血腥味……

  他当我是什么人!乔宝儿心底又慌又气极。

  “放开我!”

  扬起的右手,猛地朝眼前这男人脸甩打过去。

  就在她扬起手的瞬间,君之牧松开了她,仿佛她的声音打破他的回忆。

  君之牧以极快的速度,在半空中扣住了她的手腕,再次看向她这张脸蛋,眼底只有一片疏离冷漠。

  “乔宝儿,认清你的身份,你只是负责生孩子而已!我们契约结婚一年,只是一场交易,别跟我谈你幼稚的爱情,为了哪个男人在守忠贞,这是成人游戏,就连尊严都一文不值。”

  他的声音冷冷清清,脱下外套,像是很烦躁似的用力朝床尾一扔。

  乔宝儿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身子向后倾倒,被他突然压制在床上。

  双手抵在他胸膛前,满心地焦虑不安,“别,别碰我……”

第14章 有钱人真的很难伺候

  嘭——

  乔宝儿挣扎挥动的右手不小心将床头水晶灯摔倒了,哐啷一声,碎片飞溅……

  “少夫人,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方大妈听到声响立即紧张地跑了进来,却撞见君之牧把乔宝儿压在床上,僵在房门口,一时间不知是去是留。

  乔宝儿尴尬死了,“走开,走开呀!”她使劲地推着身上的男人。

  君之牧目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像是突然没了性趣,站直身子。

  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大步走出了房门。

  乔宝儿见他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君之牧看着她的眼神很奇怪,有些矛盾,有些恨,还有些像是……思念。

  乔宝儿秀眉紧皱,想不明白君之牧为什么这样反常。

  因为现在是凌晨二点,四周静寂。

  乔宝儿站在床边,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表情拘谨,在君家,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

  方大妈动作利索地收拾地上碎片,余光瞥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劝说一句,“我们少爷冷性子自小就这样,他今晚估计到书房那边休息了。”

  说着,方大妈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之牧少爷,他……他不太喜欢跟女人接触,从小到大只交过一个女朋友。”

  君之牧的女朋友?谁这么倒霉被他看上了。

  乔宝儿听到这里,表情闪过讶异,他有喜欢的人干嘛不娶回家?

  看向这位慈眉善目的方大妈,乔宝儿正想开口,好奇地想要多了解一些。

  可方大妈像是不敢说太多,转身朝房门那边走去了。

  快速地说着,“少夫人,你怀孕了早点休息,还有我们君家的习惯,早晨要陪老爷子一起用餐。”

  咔嗒一声。

  房门被再次的关上。

  一室的静寂,乔宝儿躺回了床上,目光迷茫看着头顶这富丽奢华的天花板,辗转地睡不着。

  这君家对她来说太过于陌生,而且君之牧脾性阴晴不定,很难相处……

  墙壁上的时钟哒哒哒细微地响着,她掀起毯子,干脆盖上自己脑袋,“明早还得陪君家那老头用早饭……”

  一整个晚上,乔宝儿很烦躁。

  时间从漆黑的静夜,渐渐泛白了天色。

  “少夫人,起床了。”

  一大清早,房门外便有女佣敲门走进来。

  乔宝儿顶着两熊猫眼看着对方,一脸憔悴。

  她昨晚胡思乱想了一晚上,烦躁睡不着,好不容易刚刚有点睡意,睡眠不足让她有些怨念。

  再看看墙壁上的时钟,才五点。

  五点!才五点!君家那老头就要我过去请安!!

  “这些有钱人真的很难伺候。”忍不住小声抱怨一句。

  不过乔宝儿也仅仅在内心怨念一下而已,她寄人篱下,当然是没人权的。

  一切都按着君家的规矩办事,她都得小心翼翼。

  进入浴室洗漱,换了衣服,随着女佣到君家主宅那边。

  当乔宝儿来到主宅餐厅的时候,餐桌前,君老爷子与君之牧早已经就坐了,这两爷孙并没有聊天交谈,各自手上拿着份报纸,气氛有些严肃。

  乔宝儿目光落在君老头身上,想了一会儿,“君老爷子,早上好。”她说话有些紧张。

  老人虽然年近七十,但身体硬朗,脸容不怒自威,听到乔宝儿一声问候,他连头也没抬,只是朝身边的管家看了一眼。

  管家立即会意,连忙让下人上早饭,转头对乔宝儿亲切一笑。

  “少夫人,请到这边……”

  管家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坐在君之牧左侧。

  乔宝儿朝管家点头,脚步却有些迟疑。

  她不想坐在君之牧身边。

  而这时,君之牧正好扬起头,朝她看了一眼……

第15章 怀孕初期,注意节制!

  君之牧那目光冷冷清清,像是在看一个不相关的人一样,随即他放下报纸,没再理她。

  乔宝儿只好不情不愿地坐在他左侧的座位上。

  佣人们快速地将早饭放在桌面上摆好,包子,干贝粥,甚至还有意大利粉等中西式各种口味。

  君之牧和君老爷子用餐时不说话,他们就餐动作优雅安静。

  “少夫人,你现在怀孕,营养师给你订制了营养餐……”女佣给她端了一盅熬制的粥。

  乔宝儿不敢挑食,勺了一口,很清淡有些中药苦味,好难喝。

  正巧君老爷子犀利的目光朝她瞥了一眼,乔宝儿立即紧张地埋头,乖乖喝这盅药膳粥。

  君老爷子像是对她这乖静的态度比较满意,老人喝了半碗干贝粥,放下匙子。

  管家连忙递给老人半杯温水,君老爷子浅喝了一口,用餐巾轻拭着唇边,这才沉声开口,“怀孕了就注意着。”

  乔宝儿觉得老人在吩咐自己,她连声应和,“知,知道了。”

  “我说她怀孕了,有些事情要注意听到没有!”君老爷子重复说了一次,不悦地提高嗓音。

  乔宝儿这才恍然,原来这老头在跟君之牧说话。

  君之牧则表情淡漠,他的意大利粉吃了一半,放下叉子,挑眉朝自己家爷爷看去,反问着,“注意什么?”

  君老爷子脸都黑了。

  “怀孕初期,有些事不能做!注意节制!!”老人苍老的嗓音,气恼提醒一句。

  君之牧听到这里,朝乔宝儿看去那目光愈发深邃。

  乔宝儿则脸蛋一红。

  老人率先从椅子上站起身,他右手柱着拐杖,临走时朝乔宝儿多看了一眼,莫名地开口,“以后叫爷爷!”

  乔宝儿表情有些惊讶。

  用完早饭之后,君之牧去了公司,君老爷子则回去自己居所休息。

  “少夫人,下午的时候婚庆店会派人送一些婚纱图样过来,你选一下喜欢的样式,还有结婚的戒指款式……”

  乔宝儿则有些忙,她坐在主宅客厅沙发上,管家给她讲了许多结婚的事宜。

  乔宝儿听到这些,表情很复杂,“管家,这些事,让君老爷子他们决定吧,我,我随意……”

  原本这场婚姻在外界看来就很荒诞,而且昨晚上君之牧也说了,这只是契约的婚姻,没必要这么严肃。

  “老爷子说了,婚纱,珠宝那些如果你有喜欢的可以直接开口。如果没有特别要求,那我们就找设计师给你定制……”管家跟她说话那语气和蔼,带着尊重。

  听到这里乔宝儿有些受宠若惊,“你们决定就好了,我没意见。”她对这场婚姻根本就不期待。

  管家听她这么说,也没有再问,见她脸容有些倦意,轻笑着,“昨晚在君家睡得不习惯吗?”

  乔宝儿一脸尴尬,“还好。”

  “送少夫人回卧房去休息。”管家转身朝一名女佣吩咐一句。

  想了想,又补充道,“少夫人,你现在怀着我们君家的孩子,老爷子不会亏待你,不必太拘谨。”

  乔宝儿朝管家点头,“谢谢。”

  她是真的感谢他,这辈子也没几个人真心待她好,君家的主子挺难伺候,不过这里的佣人倒是很亲切。

  乔宝儿确实很困,她昨晚也没怎么睡,随着女佣回去了卧房。

  管家看着她背影,目光变得有些深思。

  “到底怎么了,难道真的要办婚礼,这还嫌不够丢人吗!”

  就在乔宝儿刚离开没多久,君清雅气冲冲地赶来了君家。

  看见君家的管家和女佣们都忙碌着君之牧和乔宝儿的婚事,看着心底就气恼。

  “圈里的人都知道乔宝儿之前是我易家的媳妇,现在突然却……”说着,君清雅气得胸膛起伏。

  “这场婚礼只会让我们君家和易家颜脸扫地,不行,这件事,一定不可以……再说了,让乔宝儿直接把孩子生下来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领证。”

  管家看着她,缓声开口,“大小姐,难得我们少爷同意娶媳妇,而且你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性……”

  君清雅黑着脸,一开始她怎么也没想到君之牧居然会同意跟乔宝儿领证。

  君清雅并没有在君家多逗留,她也知道不能忤逆老人的想法,那么只好从其它方面入手。

  “你去联系一下C市的乔家……”

  君清雅抓起手机就直接给她儿子易司宸打了过去。

  易司宸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急躁地反问着,“妈,你去了君家,外公他怎么说,表哥跟乔宝儿……”

  君清雅顿时就来气了,“你外公打心眼里就偏心你表哥,君之牧刚一回国空降公司总裁位置,在公司里处处跟我作对。君之牧一直对结婚没兴趣,偏偏现在同意跟乔宝儿领证,这事我不会这么就算的……”

第16章 所有人都知道她给你戴绿帽

  易司宸挂断了他母亲君清雅的电话之后,坐在公寓客厅沙发上,表情一直复杂沉重。

  “司宸,刚刚是不是你妈给你打电话了……”

  叶茜穿着一件性感吊带睡裙,从卧房那边走了出来。

  她表情有些紧张,立即缠着他直接就坐在他腿上。

  “你妈还不肯接受我和女儿……”叶茜低声委屈地说着,“是不是因为乔宝儿,肯定是乔宝儿跟你妈说了我的坏话。”

  易司宸听她提起乔宝儿这名字,脸色微微一沉。

  叶茜注意到他这段时间不对劲,“司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易司宸脸色愈发难看,咬牙怒道,“那天会所原本派人去拍乔宝儿的艳照,结果她跟我表哥君之牧睡在一块,还怀了君家的孩子!”

  “那几个废物,我明明只是让他们拍照片,为什么会送错房间!”他越想越生气,气恨大骂。

  叶茜表情震惊,眼底里闪过心虚。

  那天晚上,遇到姓君的男人,居然是他……

  她没见过君之牧,但早就听说过这位君家的长孙……

  怎么会这样!

  明明是想让乔宝儿身败名裂,偏偏让她遇上了君之牧,甚至怀了君家的孩子。叶茜眼底充斥着不甘气极了。

  “司宸,不能让乔宝儿怀着君家孩子,这让你们易家多丢脸呀,你得让她把孩子打掉,否则所有人都知道她给你戴绿帽了。”

  听到这里,易司宸气得不想说话,他烦躁地推开了叶茜,一个人大步走到阳台那边,点了烟,急急地吸了几口。

  他眉头紧皱着,吐出一口烟,气恼地说着,“乔宝儿已经跟我表哥领证了,现在成了我的表嫂!”

  他现在要叫乔宝儿表嫂,想到这里,易司宸胸口就更加烦闷。

  “意思是说,乔宝儿已经跟你离婚了。那我和女儿的事不就名正言顺了吗,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叶茜缠着他追问。

  “我说了,我们的事情要缓一缓,我现在正烦着呢!”

  易司宸被她问地有些不耐烦了,冷着声音反驳一句。

  叶茜听他这么吼自己,顿时一脸委屈,低声哭了,“司宸,你是不是喜欢上乔宝儿,你想抛弃我和女儿不管了。”

  易司宸看见她低泣的模样,上前一步,环抱着她。

  轻声哄着,“宝贝,说什么傻话,没那回事,只是现在乔宝儿突然嫁给我表哥,这事情……”真的很纠心。

  叶茜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懂得进退,知道装委屈,也知道在男人面前不能太强势。

  她隐忍了这么多年,一定要圈住这个男人嫁进易家享福。

  她教唆道,“司宸,绝对不能让乔宝儿嫁入君家。”

  “你想想,你表哥君之牧是君氏的总裁,公司很多业务都要依赖君氏,万一乔宝儿在吹床边风,那咱们公司岂不是很危险了。”

  易司宸心下一想,倒是担心了起来。

  叶茜立即给他出主意,“要不你私下跟乔宝儿谈谈,她以前那么爱你,肯定会听你说的。”

  “女人都是这样软性子,你假装哄一哄她就完事了。如果乔宝儿真成了你表嫂,她仗着怀孕,肯定会处处为难我们。”

  易司宸觉得叶茜说得也有道理,拿起手机就想着给乔宝儿打过去,想着女人哄一哄就没事了,反正以前乔宝儿很听他的话。

  “别呀,用我的手机打,你的号码,她肯定不接了。”叶茜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易司宸拿过叶茜的手机,输入乔宝儿的手机号时,这才突然发现,自己跟乔宝儿一起生活了三年,连她手机号开头的三位数都从没用心记过。

  易司宸表情显得有些复杂,握着手机,等待着另一边的接听。

第17章 把孩子打掉吧

  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

  现在大概是下午2点左右,乔宝儿正朝君家主宅走去,女佣说君老爷子有事找她。

  乔宝儿在君家生活了将近一周,她一直都小心翼翼。

  除了早上要陪君家老头一起用早饭外,她也很少看见老人。

  而君之牧这几天直接就失踪了,听说出差去了,这让乔宝儿暗自窃喜,她希望他别回来,她会自在一些。

  外套口袋的手机不断地响起,乔宝儿在走廊拐弯角处停下了脚步。

  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陌生来电。

  这是谁打来的?

  “喂,你好。”

  乔宝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可是她问候了一句之后,手机那头却没有了声音。

  “你好,你是谁呀?”

  乔宝儿秀眉微蹙,重复问了一句,想着,可能是推销电话。

  算了,君老头还在等自己呢,正想要挂断时,“是我,易司宸。”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乔宝儿听到这把声音,立即脸色沉了下去。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她声音清冷快速地说着。

  “宝儿,我跟叶茜在一起对不起你,但我爱的人是她……”

  乔宝儿面无表情听着他细诉着对叶茜的爱情,右手微微收拢握拳头忍耐着。

  “你心情不好,你嫉妒叶茜,想要报复我,想要气我对吗,”易司宸相信她依旧深爱着自己,极力劝说,“你跟我表哥只是一夜的错误,君之牧他不爱你,这个孩子不应该存在,把孩子打掉吧,你嫁给他一定会后悔的。”

  乔宝儿忍无可忍,人渣居然还有脸说这些!

  乔宝儿气得说不出话,立即将手机掐断了。

  可是易司宸那边却不断地重拨,这让她更加心烦,干脆就将手机关机了。

  乔宝儿右手紧握着手机,大步朝君家主宅那边走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别去想易司宸这人渣。

  刚走进君家主宅大厅,便听到了一把浑厚洪亮的嗓音,“那孽账娶了个女人回家就不管了!”

  “老爷子,少爷出差到柏林去了,听说明天回来。”

  “君之牧这孽账倒是轻松,刚领证就自己就跑出差去了,”君老爷子气哼一声,“现在他那几位姑姑天天过来找我,烦都烦死了!”

  “老爷子,难得少爷在意少夫人,这也算是个好事。”老管家给他沏茶,劝说一句。

  以前他们可担心君之牧一辈子都不娶媳妇了,这次幸好他们少爷同意娶了乔宝儿。

  君家老爷子听他这么说,立即黑着脸,“这些年,我一直在催他结婚给他介绍这么多名媛,他就偏偏喜欢柳依依那个短命的戏子,如果不是乔宝儿正好长得跟那姓柳的相似,我看他肯定要给我君家绝后了!”

  君老爷子气恼咒骂一句,而这时,门那边的乔宝儿僵怔在原地,她不是有心偷听这些秘密。

  啪——

  她有些紧张,突然手机不小心掉地板上了。

  君老爷子和老管家听到声音,扭头看去……

第18章 她很怕我?!

  君老爷子朝她瞥了一眼,像是不太介意她偷听到的交谈内容。

  苍老威严的嗓音,叮咛一句,“怀孕了尽量少接触电器辐射。”说着,老人的目光看向地板上摔落的手机。

  乔宝儿连忙将手机捡起来,“知道。”乖乖地回了一声。

  “少夫人,现在临近新年,我们预订你和少爷的婚礼在年后,因为你怀孕不便劳累走动,所以一切从简,只招待一些重要的宾客,往后孩子出生了再办一场隆重的满月宴。”老管家给她说着婚礼事宜。

  “好。”

  乔宝儿对这些没有意见,而且孩子出生后,估计她已经离开君家了。

  不过临近新年,乔宝儿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她阿姨可能已经回公寓了。

  “关于你阿姨的事……”

  老人像是猜倒她心里想的事,率先沉声开口,视线落在她身上带着打量。

  “你阿姨顾如烟患有生天心脏病,我们已经派人联系了医院那边,正在积极找适合的心源……”

  乔宝儿听到这里,整个人怔住了,眼眶有些微红。

  她一直最担心的就是她阿姨的病,而且这几年病情愈发严重,她眼睁睁地看着跟自己相依为命的亲人日渐憔悴削瘦,真的很无助。

  “谢谢。”她低下头,哽咽的嗓音说了一句。

  她没想过君老爷子愿意主要帮助自己,如果真能救她阿姨的命,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乔宝儿抬头再次看向沙发前端坐的君老爷子,小心问着,“爷爷,我可不可以回去一趟?”

  君老爷子一副威严姿态,老眸微眯,看了她好一会儿,没有回答,反而转过头去,没再理她。

  乔宝儿见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头不理会自己,一时有些担心。

  “我们不会禁锢你的人身自由。”老管家亲切地开口。

  说着,管家朝门外女佣吩咐一声,叫了司机,送她回旧区的小公寓去。

  乔宝儿朝老管家投去感激的目光,最后再向君老爷子恭敬的说了一句,“爷爷,那我先出去了。”

  乔宝儿脚步拘谨,随着女佣朝门外走去。

  “我的样子看起来有这么凶吗?!”

  就在乔宝儿走出大门时,君老爷子沉着声音,有些不满地开口问了一句,“她很怕我?!”

  老管家忍不住失笑,“老爷子,除了少爷,还有谁不怕你。”

  就算是外界名流巨商也对君家的老爷子敬重忌惮三分,何况乔宝儿只是个小女人,反正他们君老爷子跟少爷都是一个脾性,都不好接近。

  “老爷子,你好像很喜欢这个乔宝儿。”

  “谁说我喜欢她!”君老爷子脸色复杂,老眉一瞪,“我只是觉得这个乔宝儿比之前那柳依依要好一些。”

  老管家轻笑着不说话。

  乔宝儿坐着君家的车,回去自己从前居住的旧公寓。

  “能不能在这里停下,我自己进去小区……”

  乔宝儿突然开口对司机说了一声,君家名车出入小区,肯定会惹来邻居的闲话,她不喜欢张扬。

  “好的,少夫人我在这里等你,请注意安全。”

  司机答应了,不忘叮咛一句,这毕竟怀的是君家的孩子,要是伤着磕着,谁也担当不起。

  乔宝儿朝他点点头,打开车门,便走了出去。

  这栋五层的旧公寓楼并没有电梯,就连路灯也年旧失修,因为这边是老区,离市中心也比较远,所以租金比较低廉。

  她爬楼梯终于走到了第五层,拿出钥匙正想开门,却看见门已经被人打开了。

  乔宝儿脸上一脸欣喜,应该是她阿姨从疗养院回来了。

  “小姨,你回来啦。”她推开门,快步走了进去。

  可是,她刚一进门,却看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她家的小客厅……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第一宠婚 或 总裁的心肝宝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夜夜承欢:总裁太凶猛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夜承欢:总裁太凶猛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夜夜承欢:总裁太凶猛第19章顾相思,你杀人了?(1)三天后当顾相思跟林枫将从新修改的设计图呈现在王经理面前时,他很满意,也就意味着可以动工。动工仪式结束后,项目不经理却跑来说东边工人150元一天,工人全都跑了。动工仪式不但有绿友的人,还有SBC的人,可想而知绿友的难看。顾鹏军还顾不得解释,紧接着苗木商又打来电话,说前几天订的苗子已经被人全部收购。魂还未定,顾漫妮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说是高利贷找上门了,让还钱。顾鹏军一下子血压狂飙,就差直接晕

  • 小说至尊帝少的盛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至尊帝少的盛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至尊帝少的盛宠第19章019: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张舟又开始怂恿:“我当初的提议依旧有效,只要你想去,我可以帮你跟主管打招呼,待遇什么的,肯定也会比较好。”“谢谢学姐,不必了。”洛云轻依旧是拒绝,理由还是她已经有好几份工要打了,实在忙不过来。虽然在意料之中,可张舟看着洛云轻的眼神依旧透着遗憾:“唉你呀……长的这么漂亮进烈焰绝对吃香,只怕随便笑一笑,小眼神一勾,一晚上的小费都能抵你全部工作加起来一个月呢。”“还是不啦,我比较习惯了现在的打工,暂时

  • 小说总裁的小萌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小萌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裁的小萌妻第19章冤家路窄跟“贱叔叔”分别后,唐悦就去了总裁秘书室。里面坐着三个漂亮的女秘书,其中一个形象比较干练的女秘书主动迎了上来。唐悦立即主动介绍自己:“你好,我是新来的秘书唐悦。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耽搁了。”肖扬的表情有些冷:“秘书室是最讲原则性的地方,以后最好不要迟到。”“是。”肖扬把座位指给她:“因为你刚刚大学毕业没什么经验,很多事都要从头学起。所以你暂时做的工作有些琐碎,今天先看看公司里的一些规章制度,后面我们三个会慢慢教你的。”

  • 小说总裁爹地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爹地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裁爹地第19章:哪方面是不是不行?连伊诺抬眸,清澈的眸子动人心魄,“萧总应该懂得!”萧祁锐不否认,身子慵懒向后靠,一副老气纵横的样子,“所以,是我给你造成困扰了?”他的语气,没有半点愧疚,甚至还有点理直气壮。“困扰算不上,只是,好像有人误会了!”连伊诺说,眼神打量着他。萧祁锐蹙了下眉,“你说,程薇?”他果然是聪明的,有些话不用说破,他可以懂。“看的出来,程小姐很在乎你!”连伊诺微笑着说,这时,她的心里的反面应该说,看到没,人家对你针锋相对,你还对人

  • 小说霸道帝少惹不得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帝少惹不得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霸道帝少惹不得第19章:滚言安希也坐了起来,连忙用浴袍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慕迟曜,我……”“很多事我自有安排,不要妄图揣测我。”他丢下这一句话,毫不停留的往外面走去。言安希看着他大步离开,心里一慌,再也顾不得其他,赶紧赤脚爬下床,追了上去,从后面紧紧的箍住了慕迟曜精壮的腰身。“我错了,你不要走……我再也不多嘴了,慕迟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没有异议。”言安希赶紧的认错,要是慕迟曜今晚被她这样的气走了,那她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慕

  • 小说霸道总裁求抱抱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求抱抱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霸道总裁求抱抱第019章,笑的春心荡漾“长渊哥哥!”林瑶瑶已经颠颠的过去迎,殷勤不已,“我都在这里等你很久了!我给你点了爱喝的黑咖啡,等下吃完早饭我们去甲板上吹风吧!”霍长渊皱眉,看到某个倩影时停住的脚步重新迈动。“长渊哥哥,你昨晚怎么睡得那么早呀!”“不舒服。”林宛白闻言,不由抬头看过去一眼。坐下的霍长渊也正看向她,沉敛幽深的眼眸里淡淡的映着她。林瑶瑶自然也注意到,心里计较,可爱的撅起嘴,“我都说不让姐姐弄了,让她服侍我心里可不好受了,但

  • 小说总裁爹地宠上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爹地宠上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总裁爹地宠上天第19章不要吓坏小侄第二天清晨!唐悠悠不需要工作,想分担大姨的工作,主动提出要送两个宝贝儿去幼儿园。两个小家伙一蹦一跳的,呈现出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单纯天真。两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蛋,在阳光下,泛着白玉一样的光泽。经过一个晚上的思索,唐悠悠的心情稍好了一些。就算丢了那份还不错的工作又算得了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她只要有这两个小可爱陪着,生命还是充满阳光的。“妈咪……前面有好多车哦!”唐小睿指了指前方的路边停靠的一派霸气昂贵的豪车。小男孩天

  • 小说总裁大人超给力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大人超给力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总裁大人超给力第19章19岁新娘!见安夏儿走来,秦秘书冷肃地站在车前道,“安夏儿小姐,在这里先给你一个警告,陆总非常不喜欢别人给他添麻烦。”安夏儿一笑,“他上午不是还说,会帮我解决麻烦么?”秦秘书眼睛微眯,替她打开车门。“陆总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订好了教堂。”车上,秦秘书在旁边道,“现在带安夏儿小姐你去化妆,换婚纱,去教堂举行正式的婚礼。”安夏儿一怔,猛地回过头大叫,“什么,这么快?他要公开结婚么?”“安夏儿小姐想得太美了。”秦秘书道,“陆总是什么

  • 小说豪门亿万宠婚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亿万宠婚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豪门亿万宠婚第19章19.只对你有反应沈意气得蹭地一下,在唐允面前站了起来,眼底,淌出了几分愠色,丝毫不给唐允留半点面子,道:“唐先生,不要用调戏女孩子的方式去掩饰你性—功能障碍的事实,请不要讳疾忌医,配合我的工作,早治疗早好。”唐允见她生气了,两颊因为发火而通红,他眼底的笑容,加深了几许,对着沈意,无辜地摊了摊掌心,道:“沈医生难道不认为,配合病人也是治疗的一种方式吗?”“你……”她看着唐允脸上那看似无害实则危险的笑,心里恨得牙痒痒。要不是

  • 小说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大叔染指小甜心第019章疼,轻点向晚歌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除了专业上,她不是一个习惯走心的人,情商也不高,在学校经常被人叫做马大哈。但是秦墨池这句话,却让她砸吧出了别的含义。她有种感觉,这句话,其实不是对她说的。心情突然就低落下来,快得让人措手不及。“我知道我任性了,我应该听你的话,如果我一直在这里,陆家的人找不到我,也许就不会算计我爸了,是我害了我爸。”向晚歌越说越气馁,心也越来越凉,越来越自责。只是,这到底都是为什么呢?陆家到底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