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传奇战神1章(第一章 龙有逆鳞)

2017/10/29 21:12:11 来源:网络 []

书名:传奇战神

第一章 龙有逆鳞

六月盛夏,哪怕是清晨时分,也是有几分闷热,不少叶家外门弟子刚起床,就往澡堂里跑,想要洗掉一身的汗酸味。汇金地

但唯独有一间木屋,屋内不但没有一丝热气,反而有些让人感到阴寒。

叶尘看着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妹妹,顿时感觉胸口有一股子怒气冲上脑袋,哪怕双手被冻得发紫,也是浑然不觉。

“哥。”

妹妹叶瑶睁开了双眼,她全身虽然裹着厚重的棉衣,但精致的五官还是被冻得苍白不已,艰难地说道:“我今天感觉寒气退了很多,说不定过几天,我的寒病也就好了,你就不要跟叶玉虎上擂台决斗,那淬元草就给他吧,在家陪陪我好吗?”

叶尘摇了摇头:“瑶儿,我已经决定,你就不要劝我了。”

站起身子,叶尘深深吸了口气,道:“你天生寒病,每天都需要药材来压制体内的寒气,否则就会寒气外放,活生生地冻死,这事在整个叶家,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那个叶玉虎居然还要抢你的救命药,你让我怎么能忍下去!”

说话间,叶尘双眼通红,拳头握得发青,犹如一头愤怒的野兽。

两兄妹来自分家,在叶氏宗族内并没有靠山,自然也就没有例钱,为了压制叶瑶体内的寒气,叶尘每天都会前往后山采集药材,四年以来,一日不断,哪怕是刮风下雨,惊雷满天。

半个月前,叶尘运气极好,采到了一株淬元草,淬元草是一品灵材,价值不菲,如果去灵材堂变卖,起码能换四百两银子,足够两兄妹好吃好喝几年。汇金地

但叶尘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准备给叶瑶用来镇压寒气,作为兄长,宁愿吃苦受累,也不愿看到亲妹每天受寒气煎熬,终日卧床不起。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叶瑶是他唯一的亲人!

可就在欣喜回家的路上,让叶尘万万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叶玉虎和叶轻柔刚从后山历练回来,身上受了点伤,叶玉虎碰巧看到叶尘手上握着一株淬元草,就直接抢了过去,说是要给叶轻柔疗伤,并且甩下几两银子,转身就走。

叶玉虎何许人也?

他哥哥叶玉龙,实力高强,修为达到了武道四重天,在整个叶家外门中,都能够排进前二十,可以说是风云人物。

叶玉虎虽然差点,但修为也达到了武道三重天,在外门也算是中游实力,加上有这么一个好哥哥做靠山,可以说是横行蛮横的小霸王。

而叶尘跟他们一比,可以说是云泥之别,是蝼蚁,是井底之蛙!

叶尘来自分家,要资源没资源,要靠山没靠山,从八岁开始修炼至今,整整七年的时间,也就是武道二重天的实力,在整个外门都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

如果是别人遇到这样的事,也只能是摇了摇头,暗叹自己运气不好。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但叶尘不行!

这淬元草是叶尘费劲千辛万苦在采集到手的,是治疗叶瑶体内寒气的救命药,哪怕治疗的几率不足万分之一,叶尘也绝不能错过。

为了夺回淬元草,叶尘立刻去宗族讨个公道,可宗族非但不理会,还帮着叶玉虎说话,一番争辩无果,叶尘便是提出要跟叶玉虎擂台决斗,一争高低!

如果叶尘败了,就卖身十年,给叶玉虎做牛做马,哪怕叶玉虎让他去挑粪,叶尘也决不还口,毫无怨言。

但如果叶尘胜了,叶玉虎不但要归还淬元草,还要将宗族赐予的阳元草拱手送给叶尘,作为赔罪的赌注。

这阳元草是二品灵材,体内蕴含阳气,如若能够得到,配合淬元草,肯定能够压制叶瑶体内的寒气,即便不能够康复,也可以好转许多。

为了这个亲妹妹,叶尘可以说是尽心尽力,满脑子都想着她的安危。

如果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那么叶瑶就是叶尘的逆鳞,无论如何也要拼死守护!

看着叶尘愤怒的样子,叶瑶心里头充满了感动,但也是充满了愧疚,“如果不是我的天生寒病,哥你也不用每天为我采药,耽误了修炼的进度,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瑶儿,你别哭,这些都是我自愿的,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我不帮你扛起这片天,那我还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传奇战神1章(第一章 龙有逆鳞)

“至于今天的擂台决斗,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输给叶玉虎,而且我还会带着淬元草和阳元草回家,然后给你治病,让你不受寒气的折磨。”

叶尘拍了拍胸膛,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叶瑶一愣,疑惑地说:“哥,我怎么感觉你变了,自从你一个月前昏迷醒来后,就变得有自信了很多,而且说话铿锵有力,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

“是么?我怎么没感觉。”叶尘挠了挠头,急忙转移话题:“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出发去广场了,你就安心在家等着我凯旋而归吧。”

说完,叶尘便是推门而出,大步走了出去。

于此同时,武道广场内。汇金地

叶尘和叶玉虎擂台决斗一事,早已是传得沸沸扬扬,吸引了不少外门弟子,黑压压的一片,起码有三四百人。

这些外门弟子大多数都是宗族弟子,对分家弟子本来就有排挤心,这次前来围观,也就是为了茶余饭后找点乐子,看看这个叶尘会被修理得多惨。

而在人群之中,有着一名少女静静而站,少女芳龄十六,一身红衣,身材曼妙火辣,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轻柔,这件事因你而起,你怎么就不制止一下?”

一名脸上长着雀斑的少女看着叶轻柔,有些不忍心地说道:“擂台之上,不论生死,以叶玉虎的霸道性格,肯定会把叶尘活活打成残废,你还是赶紧去劝劝,说不定能够让叶尘少吃点皮肉之苦。”

武道九重天,每一重都有着极大的差距,一名武道三重天的武者,能够轻易击败四名武道两重天,更别说叶玉虎还有叶玉龙每天每夜指导着。

毫不夸张的说,叶尘能够碰到叶玉虎的衣角,那都是走了大运。

“制止?我为什么要制止?”

“我长得如此明艳动人,看到我受伤了,那个叶尘就应该主动把灵材拿给我疗伤,谁知道他直接忽视了我,扭头就走,沦落到这幅局面,完全是他自己的过错,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轻柔安静地站着,她微微地抬起脑袋,露出了精致无比的五官,一双让叶家外门无数少年心动的眼眸之内,闪过一抹玩味。传奇战神1章(第一章 龙有逆鳞)

“但叶尘说不定真的会被打死。”雀斑少女嘀咕道。

“在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叶家自然也不例外,一个分家来的土包子,死了就死了,难道还会有人在意?”

叶轻柔淡淡一笑,然后眼睛看都不看雀斑少女一眼,静静地凝望着擂台。

“看,叶玉虎和叶尘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旋即人群分开,让出了一条道来。

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大步走了出来,少年身材魁梧,面貌俊朗,走路时脑袋高高扬起,有着说不出的自傲味道。

此人正是叶玉虎。

叶玉虎眼睛一扫,看到叶轻柔已经在场等候,心里也是一喜,自己的女神在场,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举虏获美女芳心。

“虎哥,你今天真帅!”

“好好修理那个分家来的家伙,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擂台不分生死,虎哥你就尽情出手,就当打沙包,千万不要留情。”

一时间,众多弟子呼喊道,场面立刻变得无比吵杂。

相比之下,叶尘走过的时候,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带着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还不是发出嗤笑的声音。

但叶尘并没有打理他们,仿佛看都没看见,大步走上了擂台。

叶玉虎看着叶尘,嘿嘿笑道:“你今天敢来,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我不会留情,我要把你打成废人,让你知道,惹恼我叶玉虎是什么下场。”

“废话真多。”就在这时,闭目养神的叶尘睁开了眼睛,随意说道:“要打快打,别叽叽歪歪,浪费我的时间。”

叶玉虎一愣,脸色变得极为阴沉,道:“居然敢说我叽叽歪歪?很好,你成功的惹怒了我,我要打断你的双手双脚,让你趴在地上求我放过你!”

话音落下,叶玉虎箭步踏出,立刻冲到了叶辰的面前,一拳轰了出去。

“不愧是虎哥,速度真快。”

“虎哥现在是武道三重境中期,一拳起码有一千六百多斤的力量,连碗口大的树木都可以拦腰打断,这个叶尘死定了,说不定会被直接打成重伤。”

“你看看,叶尘根本还没反应过来,真是个废物。”

听着众多弟子的附和声,叶玉虎也是飘飘然,自己今天威风的模样,肯定能得到叶轻柔的青睐,说不定还能够抱得美人归家。

正在叶玉虎满脑邪念的时候,突然地,叶尘出手了,不偏不倚,也是一拳直接轰了出去。

轰!

两拳相碰,顿时传来一阵闷响声音。

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叶尘的身体纹丝不动,反倒是那叶玉虎噔噔噔后退了几步,捂着自己的右手,满脸的痛苦之色。

这一瞬间——

刚才那些还在叫嚣的叶家子弟,顿时感觉自己的脸面通红,嘴巴依依呀呀,仿佛有什么东西塞在了喉咙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传奇战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传奇战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20章

    原标题:余生太长,你太难忘20章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第20章安洛不见了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套房内,一室凌乱。楚乔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躺在身边的男人,想到昨夜,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余生……”“醒了?”林余生打开眼帘,拥被而起,温柔的抚摸她脸颊,“昨晚有没有弄疼你?”“没有,你昨晚很温柔……”楚乔儿看着男人紧实精壮的身材,粉面飞霞。“对不起,我不该逃婚的,这个周末我就补偿我们的婚礼,你看如何?”“嗯,你说什么都好。”楚乔儿小鸟依人的依偎进了林余生的怀里。没有看到被她触碰后,男人的面色

  • 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20章

    原标题: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20章书名: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第020章再遇雷子琛!安然一愣,脸上瞬间烧了起来,“妈,您太会开玩笑了,我是安然。”“我从来不开玩笑,你这一声我当不起,以后不许再喊了。”安然抬头看向叶晟唯,对方似乎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就那么优雅的自斟自饮。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气急了,安然忽的觉得心头的压抑不见了,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轻松下来,连表情,都平静了。这样的情况,也算是在她意料之中吧。“那您希望我如何称呼?”“叫叶夫人吧。”一旁的香姨冷冷的说了一句。叶夫人……安然回味着这三个字,

  • 爱你,劫后余生20章

    原标题:爱你,劫后余生20章小说:爱你,劫后余生第二十章他只想给她一个家第二十章永远不会再有孩子手术结束,主刀医生把陆盛凯叫到了办公室。医生表情很沉重,用最委婉的措辞和陆盛凯说,“因为车祸的原因,孩子虽然是保住了,大人也保住了,但病患的子宫受到了严重挫伤,以后恐怕……恐怕不能再有孩子了。”陆盛凯浑身的血液骤然一凉。“你说什么?”“额……我知道这事实您可能无法接受,但病人确实以后很难受孕,或者……不会再受孕,其实手术的时候,本来是需要切除子宫的,我废了很大的力气才保住了她的子宫……”嗓子里像是堵了

  • 强势攻爱:神秘老公有点坏!20章

    原标题:强势攻爱:神秘老公有点坏!20章小说名称:强势攻爱:神秘老公有点坏!第20章:“陆先生,敢问我做错了什么?”“傅思蔓,你怎么在这。”傅潇潇将药递到他唇边,无奈的提醒,“这里是你的别墅。”男人突然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狠狠的用力,“傅思蔓,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除了会耍尽手段勾引男人,害人不浅,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手中的药片被打落在地毯上。傅潇潇有点懵逼,不明白怎么惹着他了,无缘无故的发火,但是毕竟是受困于人,她也只好忍着怒气,“陆先生,敢问我做错了什么?”好气哦,还要保持微笑。他那只眼睛看

  • 余生太长,爱你太痛20章

    原标题:余生太长,爱你太痛20章小说名:余生太长,爱你太痛第二十章撺掇整个客厅出奇的静,静的似乎能听到每个人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气氛僵硬下来。安少雄为难攒起眉头,两条浓眉在眉心处拧成一个“川”字。他转头看向安晓婷,张张嘴巴,却又闭上,微微一笑,冲她摆摆手。“吃,吃饭!”安晓婷深吸一口气,伸手按下安少雄的手,冲着他笑得纯真,似乎没有半点在意。“我已经吃饱了。干妈说的事情,我会找霍司南好好谈谈的。”只是那个男人究竟要不要放过他们,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她垂下眸子,敛下眼中的无力,冲着他们笑了笑。“那个,

  •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20章

    原标题: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20章小说名称: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二十章二狗对于陌生的环境,男孩儿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也许是生活已经足够悲惨,已经没有什么能吓到他了。不知为何,秦落烟心口有些堵,尽管那孩儿浑身都是脏污的泥垢,可是她还是轻轻的抬起手,然后温柔的将他搂进了自己怀中。那一刹那,男孩儿冷漠的眼神闪过一抹诧异。“弟弟,我可找到你了。”秦落烟抱着头,手抚着他的头,又轻轻的拍他的背,“不管以前受了过少苦,不过没关系,以后姐姐会照顾你。”男孩儿茫然的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似乎想从

  • 愿你余生多倾然20章

    原标题:愿你余生多倾然20章小说书名:愿你余生多倾然20爷爷,让我来打丧礼当天,谷倾然并没有到场。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余笙现在压根不关心他,一双红肿干涸的眼只直直地盯着方方的黑白相片。谷千承一点也不避嫌,直接当众搂着她,亲吻她的额角。丧礼结束后,谷家老宅的堂前。谷倾然终于出现了。他跪在地上,老爷子一拐杖抽在他挺直的背脊上,发出一阵闷响,“谷倾然,你这个混账东西!”他没有反驳。谷倾然私自让方方给许时蔓输血的事,彻底激怒了老爷子,他将他手上一半的股份收了回来,算作对他的惩罚。现在他这个

  •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20章

    原标题: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20章小说书名: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第二十章:极度恐惧变态,无耻,混蛋!秦小夏的心里一直在不停地咒骂慕云汐,一旁的血腥味使得她不停的呕吐。好不容易她停了下来,美眸望向一边的田丰,却当时就差点飙泪了。他还真的是惟命是从的好仆人,就那样低垂着头站在一边,好像她不存在一般。她真的要留在这里吗?要是回去,慕云汐一定会更加鄙视还有嘲笑她。她相信他一定会要她成为那种出卖身体的女人才可以平安回去。想像着他那般粗暴的对待,就让她觉得惊慌恐怖。坚强点!拿这些肉好好喂狼狗和藏獒,说不定他

  • 余生请多指教20章

    原标题:余生请多指教20章小说书名:余生请多指教020王牌对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楚允儿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挺腹黑的。看着在地上挣扎的顾翰宏,她的内心有点小窃喜,可是转头看向一旁的冷祭,刺骨的寒冷从背脊而来。冷祭白了一眼楚允儿,连声说道:”看见我打你的旧情.人,你心疼了是不是?你舍不得了,是不是?“楚允儿一头雾水,明明是冷祭自己打的,关她什么事。她不由得心里犯嘀咕,这男人不是大脑有病,就是心理有病。后来顾翰宏被人连拖带拉的弄走,偌大的餐厅只剩下他们俩人。楚允儿一言不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完全不知道该

  • 余生多请教20章

    原标题:余生多请教20章书名:余生多请教第020章只有累死的牛哪怕她灌了半瓶酒下去,身体还是那么紧窒,却又极其契合,虽说她没有任何蛊惑男人的技巧,但这一具身体,却让叶擎欲罢不能。他浑身紧绷,身体早已到了临界点,却还是不舍的离开身下的温暖,昨晚还不觉得如此销魂,今晚似乎把藏在心里许久的东西,彻底释放出来。随着他激烈的动作,沙发也被压得微微变形,两人肌肤相贴,他胸口的娇躯蕴出桃花色,宛若初开的鲜花在他身下微微颤动。酣畅淋漓之后,他才紧紧抱住她,两人身上的浴袍凌乱褶皱,一黑一红,对比分明,整张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