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卖身千金:总裁不谈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9:20:50 来源:网络 []

书名:卖身千金:总裁不谈爱

第2章 第一次接触

  忽然,轻柔而短暂的音乐响起,手机提示着有微信的到来。推荐http://www.huijindi.com/正在享受花香的云以沫睁开双眼,拿出了手机,原来是她的弟弟云佟发来的微信。

  云佟:姐,你还好吗?

  云以沫露出了笑容,回复道:我很好,你呢?在国外还习惯吗?

  云佟:我也很好,也很习惯,不用担心我。

  接着云佟发来了一张照片,是他在学校大门外的一张自拍。

  看着云佟搞怪的动作和灿烂的笑容,云以沫脸上的笑意在扩大,显现出了唇边迷人的酒窝。

  这时,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悄无声息的停在院子外面,秘书郭明急忙从副驾位出来,小心谨慎的打开后座的车门。

  顾景风缓缓伸出一只脚,露出了一层不染的铮亮皮鞋。

  “嚓”黑色皮鞋着地时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他一个侧身出了轿车,将那张俊美而冷峻的面容显露在了阳光下。阅读huijindi.com

  “boss,前面就是云小姐的家了。”郭明带着自己的老板朝院子走去。

  顾景风微微转头,犀利的冷眸看向了郭明所指的方向,迈动着的脚步倏地停了下来。

  从公事包里翻找资料的郭明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老板的这一举动,他的心猛的提到了嗓子眼,从来都是处事果断的老板很少有半途停滞的习惯,这一次……额头冒出细汗的他不由得顺着老板冷冽的目光看了过去。

  前方的院子是由半人高的白色栅栏围成,依靠着栅栏边缘全都是一簇簇被精心栽培而孕育盛开着的白色花朵,花丛中站立着一位身穿浅紫色衣裙,披散着一头及腰长发,正笑意盈盈低头看着手机的少女。

  午后的阳光倾洒在她的身上,使得她的黑发泛起一层柔亮的光晕,在白色花朵的衬托下,她整个人都仿若花中仙子般亭亭玉立。

  原本还处在极度惶恐状态里的郭明,这时候早已忘了身在何处,整个人都被眼前这唯美的一幕给看痴了。原文huijindi.com

  顾景风微微眯起了双眸,黑色深邃的眼眸极快掠过一抹暗影,越发深不可测。

  “滚!”

  一声冷喝,让发痴的忘了办事的郭明犹如雷击般霍然清醒。

  “是是,我这就去问问。”缩着头的郭明几乎是夹着尾巴的直往院子里飞奔,心里念着:妈妈咪呀,差点踩了雷区,唉,真是红颜祸水啊!

  郭明来到院子里,对着那抹全身都被包裹在一种淡淡紫色光芒中的背影,轻声问道:“请问,是云小姐吗?”他怕自己的声音大了会吓着眼前的这位花仙子。

  乍然听到有人问自己,还带着笑意的云以沫抬头看向了身后,在视线转动之时,瞟见了院外站着的顾景风,她脸上的笑意顿时凝结。

  在与云以沫四目相对时,伫立在原地的顾景风依旧微眯着双眸,冷光乍现,不带丝毫情绪。他早已不记得云以沫的相貌,当时选择的时候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照片。来自huijindi.com

  只是云以沫身上那种淡然宁静的气质让他还有一丝印象,既然要接的人已经出现在眼前,也就没有了再走进去的必要。

  “顾小姐吗?”郭明再次问道,眼前这位女生比照片上的更加好看。

  云以沫收回视线,看向了郭明:“是,我是云以沫。”

  “我是上午给你打电话的……”

  “我知道,郭秘书,我已经准备好了,走吧。”

  “请跟我来。”郭明没想到这位看上去柔弱的女生,居然骨子里如此有主见,倒也省了不少解释。

  静静跟在郭明身后的云以沫忍不住又偷偷看向了院子外的顾景风。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此时的顾景风已经转身背对着院子而立,修剪精致的短发在阳光中有着淡淡的光泽,得体的西服穿在身上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也更加显现出了瘦削而颀长的身材,这绝对是一个堪称完美的背影。

  只是这样一个被千万女人追捧的完美男人,却没有在云以沫的心中泛起一丝波纹,她默然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郭明带着云以沫来到车旁,顾景风双手插在黑色裤子口袋里,微敛眼眸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对于她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一靠近顾景风,云以沫就感觉到来自他身上强烈迫人的霸气和拒人于千里的冰冷气息,在这初夏时分,她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郭明先为自己的老板打开车门,等老板上了车,他又从另一面为云以沫打开车门,最后自己才又坐进了副驾的位置。

  车缓缓开动,与这个冷的像冰一样的男人同坐在后座的云以沫无措的绞动着手指,拘束而紧张。

  而顾景风一直旁若无人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对车内的人不闻不问。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这样的局面越发的让云以沫感到尴尬,今天才见面,明天就要结婚了,这样快的节奏,她还没有适应,也不知道以后要怎样面对这种不敢让人接近的男人。

  郭明从后视镜里看出了云以沫的紧张,他无能为力的在心里暗叹一声:可惜了这么好的女生!

  自己的老板是什么性格郭明最清楚,不论多么有耐心的女人都不会在这位老板身边待足一个月,不是被老板恍若空气般的漠视给伤透了心,就是被老板那张千年寒冰的脸给吓跑了。

  “咳。”郭明轻轻清了一下嗓子,以打破车里的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感:“云小姐,这些是你和boss的结婚合同,只要为顾家生下一男半女的,你就能获得顾氏财团百分之二的股份……你看看,如果没有问题就请签字。”

  云以沫默默接过郭明手里一叠厚厚的合同资料。

  她虽然不懂经商,但也知道全球闻名的顾氏财团百分之二的股份那就算得上是个天文数字了,她父亲的云氏集团就是十个加起来,也达不到顾氏集团百分之零点一的股份。她这次的结婚怎么算都不亏,反而是大赚。

  云以沫并没有去细看合同,而是拿起笔一张一张安静的签着自己的名字,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还有什么可挑剔的?更何况在这件事上她根本没有发言权。

  在云以沫签着合同时,顾景风的嘴角微微一翘,对她的听话,他很满意。

第3章 脱了裙子躺上去

  签完了合同的云以沫依旧紧张的绞动着纤细的手指,听着郭明接下来的种种安排。整个过程顾景风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无关似的。

  ……

  车缓缓在市里最顶级的私人医院门外停了下来,郭明急忙下车为顾辞打开车门后,才又打开了云以沫的车门。

  顾景风扣好了西服外套上的白金黑宝石的衣扣后,举步朝医院走去。

  “云小姐,一会你紧跟着boss,boss会带你去做体检的。”郭明好心提醒着一脸无措的云以沫。

  “你,你不去吗?”一丝慌乱在云以沫的大眼睛里闪过,没有了郭明在场,面对顾景风,她只怕连大气都不敢出。

  郭明摇摇头:“从你刚才签字开始,boss就是你的丈夫了,这次又是私密性的体检,主要是……”郭明说着瞟了瞟云以沫的腹部:“我不能跟着,快去吧,别让boss等,他会发火的。”

  一听这话,云以沫便不再多说,小跑着急忙追上顾景风的脚步,像个小媳妇似的静静跟在他的身后。

  这家私人医院豪华的就像八星级酒店,多用于富人们平时的疗养或是体检之类的消遣,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收费昂贵,服务周到。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经过事前预约,所以在顾景风和云以沫刚刚踏入医院的大门时,一位身穿天蓝色制服,长相清新可人的女孩就满脸笑容的迎了过来。

  “顾总,顾夫人,请跟我来。”

  顾景风冷颜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咋然听到自己被人称呼为顾夫人,还没有习惯的云以沫不自觉的轻轻蹙了蹙细眉,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点了点头。

  迎宾女孩弯腰行礼后,便带着他们朝电梯走去。

  顾景风脚下的皮鞋在一层不染,光可鉴人的黑晶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鞋声。云以沫微微踮起脚尖,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鞋跟太过响亮,这样的举动既源于她的家教,也源于她对他的惧怕。

  云以沫犹如猫一样小心翼翼的行为倒是让顾景风的嘴角再度微扬,这个女人很懂味!

  进入电梯时,顾景风并没有给最后进入的云以沫让位,云以沫也就只好站在他的前面。虽说电梯里除了顾景风,云以沫和迎宾小姐三人外没有了其他人,里面的空间也够大,但是在外人面前,云以沫再害怕顾景风,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怎么说也是顾太太了,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太小家子气。

  云以沫僵硬着身体的站着,脸上勾勒着最得体的笑容,以最完美的姿态来面对着顾景风。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是相近,云以沫感觉顾景风的鼻息间的呼吸都能够洒在她的身上,烫的她一张小脸立刻就红了,心跳快了一个节拍。

  头顶上橘红色的灯光静静的剪出了他的轮廓,看似一副颠倒众生的贵公子姿态,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却是一只撒旦。

  恶魔之子。

  云以沫忍不住在顾景风身上散发的寒气中打了一个寒战。

  看着云以沫不自觉的动作,顾景风的眸眼猛然间一眯,眸底略过一层寒意,掀起嘴角,漫不经心的扯开一个笑容。

  呵,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胆怯的很。不过他也不奢望自己的妻子有多么的出彩,只要生下孩子,让自己得到顾氏财阀就可以了。

  而至于她,只要在自己身边乖乖巧巧不闹腾的话,自己也可以保证她这辈子衣食无忧,而再多的,他不会给,也给不了。

  “滴”的一声,电梯门开了,笔挺的西装裤下皮鞋直接略过云以沫走出了电梯。

  站在电梯外,顾景风不耐的转眸看了一眼还呆站在电梯里面的女人,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冷漠不悦的声音寂然的响起:“快点,我接下来还有一个商业会谈。”所以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交给你来浪费。

  厌烦,除了这个,话语中听不出别的意思。

  云以沫听懂了顾景风的话,下意识的转过身来背对着电梯,抬脸对上了男人冷漠矜贵的脸庞,点了点头从电梯中走了出来。

  在天蓝色制服护士的指引之下,云以沫跟在顾景风的身后来到了检查室。

  检查室里的摆设非常的简单,一台庞大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机子,还有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看样子应该是连接着那机子一同使用的。

  顾景风带着人过来检查的事情,显然已经提前预知过的。

  医生看见云以沫和顾景风两个人丝毫没有惊讶,反而朝着顾景风点头一笑,然后朝着云以沫招呼道:“顾太太,你好,我是这里的医生,我叫黄笑凡。”

  “你好,黄医生。”云以沫站在顾景风的身前,眼睛看不到那令人颤抖的男人,举手投足自如了不少,自身那淡然的气质也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黄笑凡的眸子猛然一亮,脸上的笑多了不少,伸出手指指了指一旁的那台大机子,然后语气格外轻松的朝着云以沫说道:“顾太太,麻烦你褪了裙子,躺在那台机子上。”

  此话一出,云以沫眸子顿时瞪得大大的,仿佛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儿,小手在身侧猛然间的攥紧,语气带着不可思议:“你说我要不穿裙子躺在那里?”

  “没有错,我们要检查一下子宫。”

  整个大脑轰鸣了一下,云以沫立刻懵了,转眸看向身后的男人,对上他那双冷漠的眸子,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僵硬了。

  他只是冷冷的睨着她,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感情,一只手插进西装的裤袋,淡淡的看着女人那不可思议的眸子,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一字一句的下命令:“躺上去。”

  “可是……”

  “我说躺上去。”顾景风冷冷而毫不留情的打断她,冷漠的视线之中绽放出来嫌恶。

  一句话,云以沫瞬间清醒了。她明白她之前所幻想婚后相敬如宾的生活是根本不存在的,她和面前的男人不在同一个阶级层面之上,他是天,她是地。

  她只能够按照他的话去做事。

  小手紧紧的攥住裙摆,突然手腕用力将其褪了下来,落在脚边变成了一团。

第4章 恩威并施

  一场让云以沫彻头彻尾狼狈不堪的检查在煎熬之中终于结束了,云以沫赤裸着下身从机子之上下来,莫大的屈辱感充斥着她的胸膛,她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赤果身体,还是在这种的情况之下,说不羞耻是不可能的。

  云以沫咬了咬下唇,隐忍的痕迹很明显。

  而顾景风和黄医生显然是没有察觉到这一点,黄医生用笔点了点电脑上的一点,朝着顾景风解释道:“顾先生,你看着一点,这一点正是顾太太身体内的卵子,她具有完好的卵子,受孕没有一点问题。”

  “所以说,她很健康。”淡淡的挑了挑眉,顾景风显然是勾唇笑了,但是眼底的笑意不带温度。

  “是的。”

  ……

  夜里到处都是一片的黑暗,唯有天空边上偶尔的闪过几道刺眼的闪电,给大地增添几抹光线,大雨倾盆的样子仿佛是想要将整个西城区淹没。

  这里是一个非常大的别墅庄园,放眼过去,围墙一眼看不到尽头,庄园内外全部都是腰间带着枪支的黑衣男人。他们守卫着这片区域,保证着这里的安全。

  远远的,车灯便透过雨帘投射了进来,一辆和黑夜融合的悍马车缓缓的靠近,黑色的雕花大门随之打开。

  明明是在结婚的好日子里,天公却丝毫不作美,云以沫检查之后便开始下起了瓢泼的大雨,将云以沫身上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发都被雨水无情淋湿了。

  雨水打湿了她的眼眶,站在主卧里的时候,云以沫眨了眨眼睛,睫毛上还沾满了雨水。

  “去给太太做碗姜汤。”顾景风随口吩咐递上来毛巾的佣人,佣人立刻答“是”,躬身退了出去。

  抬眸看了一眼面前湿漉漉的女人,顾景风的眸子深了一度,随手将一条毛巾扔了过去,声音强势:“擦擦吧。”

  “谢谢。”云以沫抬眸看了顾景风一眼,乖巧的接过毛巾,在自己的黑发之上擦拭着,一双眸子半磕着,盯着地面不住的看着,也不知道心中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云以沫动了动唇,刚想要朝着顾景风说什么,男人强势的声音便再次的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去洗澡,换干的衣服。”

  云以沫不适的颦眉:“那个……”我不适应在别人面前洗澡换衣服。

  “没有那个,我让你去你便去。”

  一双眸子眯起,语气中除了冷漠和不耐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一双眸子死死的盯在了云以沫的身上,让她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权利。

  云以沫瞳孔骤然缩紧,手指捏成了拳头,心脏漫过刺痛。

  气氛僵持了几十秒钟,顾景风眸色越发的深沉,给云以沫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她收回放在地上的视线,手臂颓然放在身侧,闭眸,眸中染过一抹悲哀:“好的,我这就去。”

  浴室的水声响着,云以沫半倚在沙发之上,抿唇,眸色冷冷淡淡的,看不出温度。

  云以沫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换好衣服的男人坐在沙发之上,他穿着深灰色的浅V针织毛衣,笔直休闲的黑色长裤,气息愈发的冷贵,就仿佛是被收回刀鞘里的利刃。

  卧室中纯白色的白炽灯静静的洒在他的脸上,带着冷鸷和沉静。

  一双眸子抬起,冷冷淡淡的看着她,虽然坐着却仿佛居高临下,眼眸像是一口幽深的井让她完全看不透。

  骨节分明的长指点了点:“佣人刚刚送来的姜水,你喝点。”

  “恩,谢谢。”云以沫上前在茶几上放着的两杯姜水中随意的端了一杯,脸色从容的坐在了顾景风的对面。

  说实话,她刚刚在浴室里都想好了。反正自己现在已经嫁给了顾景风,给他生下一子半女的便算是完成任务。而且经过半天的相处,她也将顾景风的性子摸得差不多,顾景风虽然强势、不好相处,但也不会没事找事,想必自己只要乖乖的,他也不会强迫自己什么。

  这么想清楚了,云以沫对顾景风也不是那么的害怕了,只不过偶尔的会被他身上的冷锐气势给压迫。

  面对有了小变化的云以沫,顾景风倒是对其高看了一眼,不急不缓的端起那杯氤氲着香气的姜茶,浅浅的饮了一口,低哑的嗓音淡淡带着冷意:“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我娶你的意思。”

  “恩,我明白。”云以沫点头,端着姜茶饮了一口,瞬间暖暖的感觉充斥了整个身体,一抹浅浅淡淡的笑挂在了嘴角。

  顾景风看了她一眼,自然也看到了她眉梢的淡然,眸色不禁放松了些:“既然你已经嫁给了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结婚协议书上所写的东西自然会给你,其余的福利则要看你的表现。”

  “当然。”顾景风说着,眸色猛然间的沉了下来,一双冷锐到咄咄逼人的眸子死死的盯在了云以沫的身上,漂亮的薄唇抿着凉薄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自己的膝盖上敲打着。

  “云以沫。”他第一次唤起了她的名字,眼底所有的眸光都被敛起,让人看得不真切:“既然你嫁到了顾家,就要守顾家的规矩,我不希望在任何时候听到关于你任何不好的话题,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好一记恩威并施。

  云以沫自然是点头:“我知道,我会做好一个当家主母的要求的。”

  “那就好。”听到满意的答案之后,顾景风点了点头,心中对面前这个淡然的女人又印象好了一分。

  这么干脆的女人,看来是自己选对了。

  打量着面前勾勒温凉弧度的女人,她的外形属于他很喜欢的那种,穿着白色的睡裙,黑色的长发,干净不施粉黛的脸庞,淡雅的性子。

  仰头将一杯姜水全部喝尽肚子中,他的眸子对上她的,眸子温淡的厉害,带有冷锐和沉静,也有着睥睨的傲意:“行了,明天和我一起回老宅参加宴会,还有,”眸子微微一凌,语气中带着三分的冷淡:“我去休息了。”

  “晚安。”

  房门被无情的从外面关上了,顾景风修长的身形消失在了云以沫的视线之中。

卖身千金:总裁不谈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卖身千金 或 总裁不谈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在日本,井盖是如何成为潮流、文化、生意的?

    凹凸不平,扎堆分布,汽车经过因松动发出噪音,被偷后张嘴伤人……提起井盖,大多数人想起的都是负面的新闻报道。小时候,长辈们还会告诫我们,“看到井盖要绕道走”。而在平时,灰黑色的井盖铺在地面上,也几乎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在多数人的印象中,井盖,确实很难同“文化”产生什么联系。北京的井盖,拍摄于某高校校园内然而在日本,井盖成为了一张张承载着故事与记忆的城市名片,更成为了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在日本1780个自治市里,有95%的城市采用了设计独特的井盖(其余5%则套用现成的模板)。其中一半以上都是采用植物、

  • 最低调的土豪:他从不上富豪榜,光卖水年收入就超过100亿

    文/柳先说他做过泥水匠、做过记者、种过蘑菇、养过鳖、卖过水,最终成为人们口中百亿隐形富豪,农夫山泉、养生堂背后低调的大老板。他也是中国企业家中最会“玩广告”的卖水大鳄,他叫钟睒睒,一个沉寂在富豪榜隐秘地带的创业者。1954年钟睒睒出于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他曾经在报社做了五年记者。1993年创办养生堂有限公司,打响了养生堂龟鳖丸、朵而胶囊等品牌。1996年在杭州投资创立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打造出农夫山泉、农夫果园、尖叫等国内知名饮料品牌。有数据显示,农夫山泉在中国的饮用水行业市场占比达到25

  • 不要靠泪水博得同情,要靠汗水赢得掌声!正在拼搏的人都看看

    活着靠自己,才是硬道理!钱财不多,自己赚;生活压力,自己担;跌倒爬起,自己站!心事万千,自己暖;靠自己,才是真本事!靠父母,父母总有老的一天;靠爱人,在家不会有话语权;靠朋友,久了会厌会烦会远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有尊严;靠自己的能力处世,有本钱。要知道,爱自己,疼自己,信自己。人,活着,迟早只剩一个人,当父母不在时,要一个人生活;当儿女上学时,要一个人期盼;当老伴先逝时,要一个人孤独;当友情离开时,要一个人承担;当爱情不在时,要一个人疗伤。凡事,靠自己,努力闯出自己的天地;凡事,靠自己,坚持赢得自

  • 男子驾车正常行驶,窗外传来一声巨响,一个大汉拦车索要赔偿

    早上九点左右,丈母娘给妻子打电话,说她去街上买了很多菜,让我们开车去接她回来。我们家住在农村,离城里还有十几里路,没有公交专线,平时都是以车代步。我们接到电话后,匆匆地下了楼,开动车子出发了。我们有几个快递在旧街那边,我们打算先去取快递,然后再去接丈母娘,然后就绕路去了旧街。旧街,顾名思义是过去的老街,由于新街的兴起,已经逐渐荒废了。荒废归荒废,但是并不荒凉,依然有人在这里做生意,服务居住在周围的人,尤其是快递,保险之类的生意喜欢在老街扎堆,因为这里的店租非常便宜。我比较反感开车去旧街,因为旧街

  • 方从义字画2018行情

    方从义(元)(约1302—1393)道士。元代“放逸”派画家。字无隅,号方壶、不芒道人、金门羽客、鬼谷山人,贵溪(今江西贵溪)人。上清宫道士。奉正一道。工诗文,善古隶、章草。画山水,初师董源、巨然、米芾、高克恭,极潇洒。峰峦高耸,树木槎枒,支横岭岫,舟泊莎汀,墨气冉冉,品之逸者也。传世不多。人以礼求之,始为出其一二。方从义国画个人指数:方从义工诗文书画,善写隶书和古章草,尤以画山水著名。擅长画水墨云山,师法董源、巨然、米芾、米友仁,但能突破成法,发挥自己的独特创造。所作大笔水墨云山,苍润浑厚,富

  • 情系困难群体,奉献诚挚爱心,中原银行托起新县老区人民脱贫梦,小康梦

    “人间四月芳菲尽,古村之春迟迟来”,深处大别山腹地的新县西河古村落随着春天的脚步的踏入而变的绿意盎然,林立的古树吐出绿叶,山川披上绿装,近日虽然春雨连绵,春寒料峭,但依然阻挡不住游客们亲山近水、体验田园生活的舒雅的兴致。浓浓的绿意,清清的溪流,映衬出西河古村世外桃源般的梦境,素有“画里乡村,梦里老家”之称的西河古村也越来越成为人们追逐和向往的梦里老家。湖北天弓智能公司的全体员工趁着周末双休,来到西河古村落追逐春天的踪迹、体验这里的田园生活。他们一路兴致勃勃,欣赏古朴古老的村庄,聆听潺潺流水的溪流

  • 【诗词高潮线】曾张胤七律五首

    原创文/曾张胤游桃源泗水河畔赏桃花草长莺飞三月美,阳春泗水共徘徊。栉风弱柳翩跹舞,凝露夭桃次第开。采蕊贪香蜂作伴,穿花扑粉蝶为媒。桃源胜迹知何处?游客纷纷接踵来。【注】阳春泗水:原国家政协副主席孙家正为泗阳提词:“泗水长流,阳春永驻”。赞云渡桃雕桃源人巧多奇技,云渡桃雕史有名。丹凤朝阳呼欲出,熊猫啃竹栩如生。非遗名录凭经久,工艺传承仗执情。鬼斧神工非自诩,兼收双效助文明。【注】“丹凤朝阳”、“熊猫啃竹”:云渡桃雕入选江苏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丹凤朝阳”和“熊猫啃竹”都是桃雕艺人开发的

  • 比内功,杨过比张无忌差多少?金庸暗示我们:至少差了三个谢逊

    文/巴暘杨过是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的男主角,张无忌是《倚天屠龙记》的男主角,我读这两本书的时候,总觉得《神雕侠侣》中的内功比《倚天屠龙记》中的内功差得太多了。这里,我们就拿两本书的主角杨过和张无忌来比较一下,他们的内功到底差别有多大?比较杨过和张无忌的内功,其实有两个很好的对比点,第一个对比点就是杨过和谢逊。大家都知道,杨过和谢逊都曾经以深厚的内力化作声波来对敌作战,我们先看看杨过和谢逊他们两个的内力谁强谁弱。在《神雕侠侣》中,杨过有多次用内功化作声波来震慑对手的表现,我们看看比较典型的两次。

  • 倚天屠龙记中丐帮的这一做法,真把萧峰、洪七公、黄蓉的脸丢尽了

    文/巴暘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有一个以侠义著称于世的帮派,那就是丐帮。丐帮中有好几任帮主都是为国为民的大侠,像《天龙八部》中的萧峰,英雄盖世,率领丐帮惩强扶弱,又以国家大事为帮中重任,《射雕英雄传》中的大侠洪七公,更是狭义的化身,一生之中一共杀了二百三十二人,无一个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到后来丐帮帮主之位传到了洪七公之徒黄蓉的手中,又从黄蓉传到鲁有脚和耶律齐的手中,不管经过怎么样传承,丐帮的宗旨都没有改变,就是忠义为先。丐帮的帮主之间的更换,也大都名正言顺,让人信服。虽然在《天龙八部》中,全冠清扶植了

  • 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贵州展开幕

    贵州网讯:4月16日下午,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全国巡展贵州展在贵州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由贵州省文化厅、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主办,贵州画院、贵州美术馆承办。贵州画院院长、贵州美术馆馆长陈争致辞开幕式在纳西族东巴祈福仪式中拉开序幕。开幕式上,贵州画院院长、贵州美术馆馆长陈争代表展览承办方致辞;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负责人、丽江师专东巴艺术学院副院长潘宏义介绍了项目的巡展情况;项目参展艺术家代表、十七代东巴传人和丽军代表参展画家讲话;东巴艺术学院党总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