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红牌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0:45:40 来源:网络 []

书名:红牌

第2章 杀人要偿命

  或许是因为跟在玫瑰的身边,又或许是因为遗传到我妈妈的基因,渐渐的,我的五官开始张开,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家口中的美女,但是……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我确实是一个耐看的人。阅读huijindi.com

  可是……王哥的出现,却让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个男人来到KTV里的时候,直接点名要找玫瑰,而碰巧那一天,玫瑰的身体十分的不舒适,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见王哥。

  最终无奈之下,妈咪想让我去陪王哥喝酒,却被玫瑰一手拦下。

  “妈咪,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你明明就知道王哥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做的那些事情,是萱萱能够应付得了的吗?你也不好好地想想!而且,萱萱还只是个孩子……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萱萱的!”玫瑰虽然身体不适,但是依旧想方设法地为我出头。

  妈咪看了看我之后,便看着玫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萱萱来我这也已经很久了,你总是说着她还小还小,可是,我不会让她在我这一直浪费粮食的!今天,就算是她不想去伺候王哥,也必须要去!”

  说罢之后,妈咪立刻就离开了玫瑰的房间。只见到玫瑰立刻就瘫坐在椅子上,全然一副虚弱的模样。小说红牌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玫瑰姐,你的身体都已经那么虚弱了,你怎么还一直和妈咪争吵呢?”我皱着眉看着玫瑰,心里却是一阵的心疼。

  玫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是不会懂得的。”

  直到后来,我才慢慢的领会到,玫瑰说的不会懂是什么意思。

  玫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怎么会知道这人世间的险恶呢?你要知道,这个王哥是一个多么恐怕的人,他可是一直都在玩SM的,你要是去的话,你能够受得了吗?”

  听到SM两个字从玫瑰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完全已经呆愣住了,一直以来在KTV里,我都是打打杂,也从来都不陪客人,全都是因为玫瑰姐在为我庇护。

  “玫瑰姐,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对我那么好,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早就已经……”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全然是一副不争气,就这样哗哗地流了出来。

  “傻孩子,你不要哭。”玫瑰抱着我,尽是安慰。原文huijindi.com“有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的。”

  “玫瑰姐,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呢?”我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玫瑰,只是她眼眸当中的情绪,我丝毫都看不懂。

  玫瑰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萱萱,你现在还小,你还不懂我所经历过的这这些,什么所谓的妓院头牌,对我来说,不过都是一个虚无的身份罢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一些所谓的头牌名称。”

  我看着玫瑰的眼眸里,似乎一直在泛着泪光,我似懂非懂,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玫瑰姐,你放心好了,我再怎么样都好,我都不会脏了我的身子的。”

  “好,我一直都知道你最懂事的了。”玫瑰看了看窗外,叹了一口气,“王哥……还是让我去应付吧。推荐huijindi.com

  “玫瑰姐!你现在的身体,你要怎么去?”我试图想要拦下玫瑰姐,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拦住她。

  我想,如果时光可以逆转的话,我一定会死死地拦住玫瑰姐,一定不会让玫瑰姐去到王哥的房间里。当我看到王哥房间里的玫瑰姐的惨状的时候,我的眼泪便一滴又一滴地顺着脸庞滑落。

  而王哥却一直淡然地坐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半点做错事的模样,似乎在他的眼中,玫瑰姐的生命,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的。

  可是……只有我知道,玫瑰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要不是因为玫瑰的话,我在这个KTV里恐怕早就已经不知道死活了吧!

  玫瑰姐的死很快就引起了惊慌,所有的小姐都围在这一个包厢的门外,只有妈咪和我走进了这一个包厢当中,所有的人的眼眸当中透露着的淡漠的情绪,完全让我觉得内心是一阵冰凉。

  玫瑰姐平时对大家那么好,可是现在玫瑰姐出事了,大家却都是一副看戏的模样,看到这些人的面孔,我的心似乎开始有些莫名地冷漠。推荐huijindi.com

  在包厢外面的人群,依旧还是在不停地对着死去的玫瑰姐在指指点点,我甚至都能够听到那么多不好的话。

  “玫瑰还不是因为自己和王哥瞎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呢?她可是明知道王哥有这样的特殊的癖好的啊。”说话的人是玫瑰姐平日里待她不薄的夏夏。

  如此尖酸刻薄的话语,毫不留情面地刺痛了我的耳膜!玫瑰姐平时待她向来不错,可是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直接就是对着夏夏一阵的痛骂,“夏夏,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着些什么?玫瑰姐生前的时候,难道对你很差吗?你怎么能够那么忘恩负义呢?!”

  “我忘恩负义?但是,我可从来都没有觉得玫瑰姐对我有多好呢,那不过就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吧。”夏夏直接挑眉地看着我,脸上完全写满了不屑。“你自己要怎么同情玫瑰,那可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你知道的,王哥很快就会回到这个包厢了,到时候,不如……由你顶替玫瑰还没有完成的‘任务’吧?”

  在夏夏身边的那几个小跟班,也都跟着嘲笑着,并且发出的笑声在我听来,却是那么刺耳,让的恨不得想要直接扇她们几巴掌。

  妈咪很快地就听闻了玫瑰死去的消息,匆匆忙忙地就赶到了包厢,没有想到刚走进去看到玫瑰的下体出现了那么鲜红的血渍的时候,妈咪直接就转身说道,“来个人啊!赶快来人!你们都瞎吗?赶快给我处理掉。网站huijindi.com

  “妈妈,处理?这可是一个好证据,你知道吗?你难道就任由玫瑰姐这样地死去吗?”我紧紧地抓住了妈咪的手,想要找妈咪给玫瑰姐一个公道。

  可是没有想到是,妈咪却直接就推开了我的手,脸上依旧是那般地冷漠的模样,“公道?这个世界上也有公道这件事存在着吗?萱萱,你知道玫瑰刚刚伺候的那个王哥到底是什么来头吗?你竟然还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喊着嚷着要公道?”

第3章 流氓

  夏夏听到了妈咪这样说之后,也走到了包厢里边,笑着说道,“对啊,柳萱萱,你到底算得上是哪根葱啊,自己的烂摊子事都还没有解决好,居然想要为玫瑰讨一个公道?”

  可是我还未来得及出生反驳,包厢外边就走进了一个微醉模样的男子,一进来就直接大声嚷嚷,“公道,什么公道?你们都是在说着些什么?”

  妈咪立刻就换上趋利逢迎的讨好表情,迎上前去,笑着说道,“王哥,你刚才去哪了?怎么突然之间就不在包厢里了呢?”

  “我刚才去了一趟厕所,不过……”王哥开始在包厢里四处地寻找着什么人影,想必,他一定是在找着玫瑰姐吧,他又怎么会想到,玫瑰姐在他的折磨之下,已经死掉了呢。“玫瑰呢?她怎么不在这里了?不是说好的要等着我回来再一起玩的吗?妈咪,玫瑰要是私自离开,把客人晾在一边,那这应该怎么算?”

  全场忽然之间都静住了,王哥居然根本就不知道玫瑰姐已经死去了!还是说,王哥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因为不想承担杀人的罪责,所以故作不知道的模样吧?

  妈咪为了息事宁人,便直接走到了王哥的身边,低声地说着,“是这样的,玫瑰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刚刚已经提前离开了,这样吧,王哥,你也别扫了好兴致,我们这里那么多的小姐,你要是喜欢哪一个,你就直接选一个好吗?”

  妈咪一边说着,还一边地在给夏夏使眼色,夏夏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这可是妈咪下的命令,为了整个KTV不出现停业整顿的现象,她只好靠到了王哥的身边,声音瞬间就化作了娇滴滴的声线,“王哥,你来我们KTV玩,就是图个高兴嘛?好好地玩,我们这的姐妹可是多的是呢,随意你要挑哪一种的都有。”

  可是王哥确实一副完全不买单的模样,皱眉呵斥,直接就把夏夏推到了沙发上,大声不悦地怒吼,“我只要玫瑰!你们现在就告诉我,玫瑰到底在哪?”

  “玫瑰姐已经死了!”我再也忍不住,看着王哥这般戏谑的模样,我的内心完全为玫瑰姐所鸣不平。

  妈咪和夏夏也完全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大胆,居然敢直接就说出了这些话。尤其是妈咪立刻走到了我的身边,想要伸出手要把我的嘴巴给捂住,并且还在低声地怒骂,“柳萱萱,你知道你现在到底在说着些什么吗?你是想让我们都停业整顿对吗?你是要我们喝西北风啊!”

  比起喝西北风,我更加关心的是玫瑰姐死去的那一条宝贵的生命。

  “妈咪,玫瑰姐已经死了,她曾经也为你带来了那么多的收益啊!你怎么能够就直接放任凶手嚣张跋扈呢?玫瑰的死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啊!”

  王哥听到了玫瑰姐死去的消息,仿佛是更加地来了兴趣,脸上全然没有一副伤心难过或者是半点害怕受到法律制裁的模样,嘴角只是轻轻地上扬,笑着对我说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玫瑰真的已经死了?”

  我怒狠狠地看着王哥,难道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他的面前,居然就是那么轻巧就可以说出来的话吗?

  我字字顿挫,咬牙切齿地攥紧了拳头:“玫瑰姐就是你害死的!杀人就要偿命。”

  “偿命?这真的是天大的笑话,这可是死在了床上啊。要是这件事真的给说出去的话,你觉得玫瑰要是在黄泉底下,会感激你吗?”王哥的笑容越来越深,看着我的眼睛似乎也越来越发亮。

  看着王哥发亮的眼眸,我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直接往妈咪的身后靠了靠。

  “我不会听信你这些花言巧语的,玫瑰姐要是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希望我这样做!”

  妈咪直接回头掐了掐我的手臂,脸上完全是一阵发怒的神情,“你这个黄毛丫头,你到底懂什么你就在这瞎嚷嚷!?今天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不识好歹的话,我就让你饿上个三天三夜!”

  而夏夏却在一旁直接笑了起来,对于夏夏来说,她最喜欢的就是看好戏了。并且,这个好戏还是关于我,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竟然都是那么都冷漠。

  “你现在就立刻给我滚出包厢,给我干活去。”妈咪低声怒骂,想要直接把我给赶走。

  我低声叹了一口气,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最好的让王哥偿命的时候,只好听从妈咪的话要离开,可是……王哥却不依不饶了,直接拉住了我的手臂。

  对于陌生男子的触碰,很快就引起了我的惊慌,我想要直接甩开王哥的手,可是奈何王哥的手劲实在是太大,奈何我怎么反抗,都没有办法挣脱。

  “你给我放开,你个流氓!”我的大声喊叫,也立刻让妈咪感到了惊慌。

  妈咪直接上前想要劝说,“王哥,这个柳萱萱还是一个孩子,她不是我们这的小姐,不陪客人的。”

  王哥或许是觉得我反抗实在是太过于烦人,直接就把我甩到了沙发上,我的头直接就磕在沙发上,疼痛立刻让我呲牙咧嘴。

  “还是一个孩子?“王哥看着我不禁蔑视地笑了起来,“在KTV里的女人,有哪一个是干净的?你告诉我!既然还是一个孩子,那么就让我今天把她变成女人算了!”

  夏夏,妈咪以及我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为现在这个模样,我惊慌地看着王哥,脑海当中想到的就是要赶快逃离这一个包厢,我绝对不能够成为第二个玫瑰姐。

  只要想到玫瑰姐死去的惨状,我就会觉得浑身上下都毛骨悚然。

  大概是妈咪也察觉到了我的害怕,便立刻向着王哥再一次地求情,“王哥,这个丫头真的还是一个小孩子罢了,我们这的小姐多的是,所以你还是另选一个吧。”

  “你这个妈咪是不是也已经做腻了?如果是的话,你可以告诉我的,让我直接就让你退下好了。”王哥嘴角一直在上扬,可是任谁都知道,他平淡的话中,却全都是恐吓的意味。

  妈咪听到王哥的话之后,也开始有些害怕地咽了一口唾沫,也不再敢多说一句,而夏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接就躲在了妈咪的背后。

第4章 神秘男人

  我的眼眸里完全是害怕,因在KTV里面呆久了,也早就知道了男欢女爱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但是……我还不想要过早地就品尝到这一些的滋味,对于我来说,这些只会让我感到了恶心。

  妈咪和夏夏都想要离开,可是王哥却直接就喊住了她们,“你们两个,谁都不能够离开。就留在这,看好戏好了。”

  好戏?王哥在提及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眸里的欲望似乎更加地强烈,跟那一些将小姐带进了包厢当中的男人无异。要说有不同的话,那就是……王哥的眼眸里还带着凶狠。

  王哥直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想要把我给扑到,我拼了命地喊叫着,“妈咪,夏夏,救我!快点救我!我不要!我不要……”

  妈咪和夏夏站在一旁,虽然有些于心不忍的模样,但是还是不敢动半分,完全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也听不到了我的声音一般。

  喊着喊着,我的声音也开始开始越来越弱,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我再怎么喊都好,都不会得到她们的帮助的,我也没有必要再浪费那个声音了。

  而王哥看到我停止下喊叫的声音的时候,便直接轻笑,“怎么?你怎么不喊了啊?是不是已经放弃了?不过,我海西喜欢女人大声尖叫的样子,喊得越是大声的话,就越是让我感到了兴奋。”

  “你这个变态!”我直接就往王哥的脸上喷了一口子的唾沫,对于这样的男人,就是只是碰了碰我,我都会觉得恶心,更何况是……他现在还压在了我的身上。“你要是敢碰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王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接用手抹去了脸上的唾液,恶狠狠地看着我,“那我倒是要看看了,你是要怎样让我生不如死。”

  “救命……救命啊……”面对着王哥的侵犯,我只能够本能地四处乱抓东西,在被扒开上衣的几个扣子的时候,我拿着烟灰缸就是对着王哥的头上一砸。

  王哥的头立刻流出了鲜红的鲜血,我趁着王哥双手捂着自己的头的时候,我立刻从他的怀里逃离出来,跑到了包厢的边缘,浑身上下都是惊魂未定的模样。而一旁的妈咪和夏夏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我,大概是也不会敢相信我会砸伤了王哥吧。

  王哥的手全是来自头上的鲜血,脸上完全是一副惊呆了的模样,随即便笑了笑,“柳萱萱对吧?你个小娘们还居然敢拿烟灰缸砸我,我看你完全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给我抓住她!”

  王哥对着妈咪和夏夏说着话的时候,我的双腿也完全软掉了,根本就跑不动,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一直以来的平静生活,居然被王哥完全打乱了。

  可是妈咪和夏夏也是惊讶住了,对于王哥的话完全都听不进去,“王哥,消消气,柳萱萱还是一个新人,她还不是那么懂事,所以不小心砸伤了你。夏夏,你快点去拿医药箱来,快点!”

  夏夏稍稍地楞了楞,看到妈咪使眼色之后,立刻就答应着离开了包厢。而我,根本就不敢逃走,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要往哪逃。

  “柳萱萱对吧?”王哥坐在沙发上等着医药箱,但是嘴里对我的恐吓却是丝毫都不少,“我今晚要是弄不死你的话,我就不会姓王!”

  “你杀了玫瑰姐的事情,难道会是一个意外吗?你要是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对着王哥呛声。

  只有我心底深处知道,我已经害怕到不行了,就连腿都恨不得要立刻瘫坐在地面上。可是,我不能够,就算是心底里再害怕,气势上也不能够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却从宝箱的门口当中走过,当他和我对视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冷漠的男人,而且只是与他对视一眼,就完全能够觉得周边的空气都降下了好几个摄氏度。

  王哥看着我看别的男人,便无情地嘲笑着,“怎么?现在是想要找别的男人救你吗?我告诉你柳萱萱,现在就是天皇老子都救不了你。一会儿,你还是乖乖地想想你要怎么死吧。”

  死这个词语不自觉地就遍布了我的全身,让我浑身上下都感到了害怕,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生活,可是……我却是无比地珍惜着我自己的生命,并且,我希望我能够好好地活着,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童年的不幸都没有让我放弃我对人生的期望,更何况是现在,就能不能够放弃,我的生命由我自己来掌握!

  想到这,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跑,当我转身开始跑的时候,王哥怒骂了一声之后,便直接跟着跑了上来,“柳萱萱,你给我站住!不要让我现在抓到你,要是抓到你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抓到就是死,既然如此,我一定不会让自己落在王哥的手上的,无论将来是过着什么生活都好,只要是现在能够逃离这,那就足够了。

  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跑掉,直接就是摔在了一个男人的怀中,这个男人!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一个冰山男,可是,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冷漠,怀抱却是那么温暖。

  好想再多流连几分,但是我已经没有这个时间了,我只好不停地道歉,“很抱歉先生我撞到了你,要是日后可以赔偿的话,我一定会赔偿给你的,不过我现在还有事,就要先跑了……”

  可是我刚走出了一步,冰山男立刻就拉住了我的手臂,完全没有要给我逃跑的意思。

  “大哥,我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跟你瞎耗着了,拜托拜托,你就先放开我吧。”眼看着王哥和妈咪就要追到了,要是被追到了的后果,只要是闭着眼睛都能够想到,我可不敢让自己落入他们的手中。

  “要赔偿的话,现在就赔偿。”冰山男的声音都充满了磁性。

红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红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我曾爱你如命17章(第17章 你好,霍先生)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命17章(第17章你好,霍先生)小说名字:我曾爱你如命第17章你好,霍先生她想起了自己和霍成彦,正是因为她长得像他曾经的未婚妻,她的母亲,所以他才会这么对自己。“我们先生是一个性情寡淡的人,他无亲无故,自从夫人去世之后,一直一个人过着狐独的生活。”“自从遇到你之后,他想跟你结婚,生个孩子,过着简单的生活,这是他的梦想。”她的心里又是一沉,她不想嫁人,也不想生孩子。“你不是一直想报达先生的救命之恩吗?你就帮先生实现这个愿望吧。”她的心情无比沉重,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们救了她,一直帮

  • 三界第一妃17章(第十七章 帅哥都很傲娇)

    原标题:三界第一妃17章(第十七章帅哥都很傲娇)小说名:三界第一妃第十七章帅哥都很傲娇一梦一听,这鱼是给溟寂吃的,她当即跨步上前,一把拎起小白的脖颈,皱眉道,“赶紧吐出去!”小白见一梦不开心,它嘴巴一松,偌大的红鱼就这样重新掉进了缸中。好几个人冲上前来,围在大缸周围,看着缸中两条红色锦鲤全都活着,这才松了口气。一梦将小白装回到腰间的大口袋中,然后抬头看着众人道,“真是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其中一个男人出声道,“一梦姑娘,如果这是普通的鱼,让你的灵兽吃了也就吃了,可这鱼不是普通的鱼,它是沧海

  • 妃凰纪:锦绣嫡女17章(第17章 公子别怕)

    原标题:妃凰纪:锦绣嫡女17章(第17章公子别怕)小说名字:妃凰纪:锦绣嫡女第17章公子别怕庄秦看着归来的母女,皱了皱眉,不是去拜访亲人吗?怎么感觉她们像是去打了一丈。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晚膳,云锦绣陪着母亲用完晚膳,金妈先送金氏到屋中。金氏身子弱,一天下来,也够累了,丫鬟们侍候着,她抄完了几页经,也就睡着了。偏房里,初雪跟小丫环们绘声绘色说着今天在金府的事情,“咱们大眼上小姐可厉害了,直接骂了金府那咄咄逼人的老奴才……”如意提了灯过来,“大晚上的还不睡觉,私下议论主子的事情,被发现了,可是要被卖

  • 余生皆赠你17章(第十七章。我真的没事)

    原标题:余生皆赠你17章(第十七章。我真的没事)小说:余生皆赠你第十七章。我真的没事她讨厌这种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握之中的感觉。她想当那个掌握着主动权的人,现在在戚泽瑞的面前,她太被动了啊。她根本不知道,戚泽瑞,到底想做什么。戚泽瑞现在对她表现出来的,是兴趣还是其他什么?要说戚泽瑞是发现了什么,她是不信的。重生这种事情,她自己都用了好一会才接受,戚泽瑞一个以前跟她没有交际的人,怎么可能会发现。断然不可能。戚泽瑞没有错过傅伊松一口气的样子。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傅伊,你逃不掉的。你只能是我的。傅伊跟戚泽瑞

  • 误惹首席:云少宠妻如蜜17章(第17章 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

    原标题:误惹首席:云少宠妻如蜜17章(第17章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小说名字:误惹首席:云少宠妻如蜜第17章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这个时侯思思在我身后悄悄的告诉我:“李姐,她是故意的,我特意询问过她,她自己表示不要叫冰糖,也不要加蜂蜜。”我对思思表示我已经知道了,她不说我也知道,因为小敏根本就是来闹事的。我微微笑了笑,对小敏说:“这爱情自然是甜的,只是这偷情,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苦的还是酸的,要不你告诉我?”小敏气的脸上跟调色板一样,却又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反驳我,因为眼下,她根本就是充当的

  • 隐婚厚爱:前妻别想逃17章((17)谋杀?!)

    原标题:隐婚厚爱:前妻别想逃17章((17)谋杀?!)书名:隐婚厚爱:前妻别想逃(17)谋杀?!厉皓承和嫩模莉娜的绯闻越发闹得厉害,白晓像个没事人一样,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你怎么在这里?你家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心你厉太太的位置?”范之晨来画室看看,谁知道看见她正在画画。白晓一边画画,一边慢慢的说:“担心?!我担心有用吗?应该着急的人应该是白梓娜,只有她才会怕吧。”翌日。白晓在家里休息,白梓娜打电话约她去见面。咖啡厅里,白梓娜坐在最里面的包间,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所有的人。白

  • 权门毒妻17章(第17章 深入骨髓的绝望)

    原标题:权门毒妻17章(第17章深入骨髓的绝望)小说名称:权门毒妻第17章深入骨髓的绝望电话那头一直沉默着,没有回应。劫匪老大提高声音道:“这位沈小姐说,她是你最讨厌的女人,我想确认下,如果是的话,正好可以让兄弟们乐乐。”电话那头,顾奕的脸瞬间阴沉起来。沈念深屏着呼吸,紧张地竖起耳朵,只要顾奕说一句,他不讨厌自己,就算今天死在这里,她也无怨无悔。劫匪头子开了免提,半晌,手机那头说道:“那就请几位好好享受了,毕竟过了今晚,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沈念深慢慢闭上眼睛,一滴清泪从眼角滴落,心痛得无法吸

  • 每个妈宝男背后都有个“神经病”

    ✦三日打鱼晒网解忧✦文:鱼娘配图:网络一直觉得“妈宝男”离生活很远,但是最近,知乎热门、微博热搜,炮轰声络绎不绝,矛头都直指朱雨辰妈妈。那个《奋斗》里真诚义气的华子,汤唯的前男友,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妈宝男”。猛然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妈宝男真是不少。这个39岁的男人,想当导演想谈恋爱,但无奈彻底输给了妈妈,妈妈:每天凌晨4点起来帮儿子熬梨汁,坚持了十多年;儿子在北京工作,她一个人搬到北京陪着;每天都把食物塞满了儿子的冰箱,拍戏的日子都全程跟着......儿子发微博,她每条都抄在本子上;儿子想动手做饭

  • 恐怖故事:夜班诡谈

    我叫李浩,在某大学里当一名保安,这个月该我值夜班。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事叫张健,小伙长得挺帅,工作很认真,今年才21岁,我们两个住在一个宿舍。这两天家里有事没能来上班,今天也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今晚张健又要一个人值夜班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忙完家里的活,我连夜往学校赶,因为离学校比较远,赶到学校的时候都凌晨1点多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了宿舍的门,开了灯,对面的床空着,那是张健的床,他在值夜班,我太累了,没有心情想别的,一头扎在床上就这样睡了。我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给摇晃醒了,我打开灯一看,是张健

  • 钻牛角尖:一个人活着,要活有态度

    今天跟我们院长聊天,院长话中有这么一句“你爱钻牛角尖,适合往中医方面发展”,也许说者无意,然而“听者有心”,其实并不是我爱钻牛角尖,而是应该钻的时候就得钻,况且平心而论谁人不曾钻过牛角尖?因为一个人活着,总要活有态度,不能像软柿子一样谁想捏都可以捏一把!比如,之前单位开客户会议,我去会场帮忙放PPT,所以当天不能在单位按时打卡,次月结算工资的时候,财务说我没有打卡,要按忘打卡或未打罚款,我就去跟领导说这个事,领导说:没有打卡就该扣!因此,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任何情况我都会打卡。就像前天仍然是开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