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鬼夫缠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0:50: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夫缠身

第2章 男神抱入怀

  我去把剩余的东西搬来出租房,我请了一个棒棒是个中年妇女。小说鬼夫缠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阿姨,你把这些行李搬到这里就行了!”我打开门转身,说。

  阿姨看着我的表情很奇怪,既不回应又不动,眼睛愣愣的很奇怪,怎么转个身就敢不一样了?

  “走开!”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疑惑。

  我循着声音见到广告板下的帅哥站在阿姨侧边,真好原来他也住这里。

  他实在太帅了,我好喜欢他,要他能做我的男朋友就好了,这么冷的天气还能一起而互相取暖,还能像昨晚……

  我羞涩地低着头,想着。

  我抬头想去找招呼,可,他又见了!

  棒棒阿姨这时候,已经挑着我的行李上来,“老板,行李放哪里?”

  我眉头皱了一下,阿姨记性也太差了,“放玄关就好……”

  我这一弄也弄到晚上10点,整个人都疲惫不堪,我打了个,哈欠,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拿出新到手的钥匙,看了一眼,那漆黑的楼道。

  我边走边想,乌黑嘛漆的怎么也不开灯?走进,漆黑黑的,楼道中,我只能打开手机的照明灯,把钥匙拿在手里一步一步的往黑暗中的门口。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终于摸到了门口,当我一抬头的时候,旁边竟然站着一个人。阅读huijindi.com

  “……”由于惊吓过度,我有一瞬间失声了只能在黑暗里睁大眼睛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

  一瞬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眼前的人,一动不动,像柱子一样,钉在那儿,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我。

  我壮着胆子,轻声问道:“你,你也是住……你也是这里的住户吗?”

  “……”对面的人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还是直愣愣地看着我。

  看了一眼长长的走廊,远处的楼房射来微弱的灯光,加上我手机上的灯光,我看清楚了,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是一张很帅气的脸,但是,给我感觉一点生气都没有,忽然,他好看的嘴角,微微扬起对着我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脚底,忽然就有种一股莫名的凉意,瞬间升起,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汗毛都竖了起来。心里莫名的紧张着,脑子里全是变态杀人强奸犯,抢劫犯……越是不想想的越是清晰浮现脑海里。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你,你住几号房?”我轻轻地说了一声,指了指前面,挂着204的房门,表示自己住在这里。

  然而,对面的男人还是只是对着我笑,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我开始明显感觉自己的喉咙在颤动有股要见尖叫的欲望。

  正在我想着要如何摆脱他的时候。

  对面的男人,竟然发出声,“我也住这里!”

  虽然听到了声音,可我总觉得声音有点虚,里面有一种很奇怪的……那种感觉,我我一瞬间找不到词语表达。

  我觉得他笑着跟我打招呼,也礼貌的说:“我叫唐洁,刚住进来。”

  “嗯!我知道!”对面的男人喉咙,发出一个声音,然后又没了声音。

  他知道?难道是房东说的?

  幽暗的楼道里在吃,陷入了寂静。推荐huijindi.com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站这??”我吞了吞口水,颤声的问道,感觉自己出来的声音有点快要哭了。

  我艹……大半夜的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嗯,这个时候,对面的男人再次发声,“我这叫赵昱……”

  “啊,哦……那以后请多多关照!”我回答的有点心不在焉,动了动,僵直身体试图想换个角度看清楚对面男人,无奈,只有暗的灯光只能显示出他的脸。

  赵昱脸很帅,可是在微弱的光下显得冷冰冰,这下他又不说话,空气再一次陷入了死寂,这种感觉太过压抑了,有种让我喘不过气来。

  “你是有什么事吗?要没有,我先回去。”我看着没有第三个人的楼道,心里起了个冷颤,轻声说。

  我话音刚落,毫无生气的赵昱又说道:“嗯,下次别那么晚回来……”

  我把钥匙插进钥匙孔转动的时候,侧眼看了身边的赵昱一下,他一点动静都没有,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你不回去?”

  “我很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脑袋轰的一下,我感觉我的脸蛋冒起了一股热气,任哪一个女孩听到一个样子比吴亦凡还要帅的男人告白都会像我现在一样晕头转向不知所措。版权huijindi.com

  接下来,我竟然点头把门打开以后,邀请了他进去了。

  “我,我去把灯开了……”我很紧张第一次跟男生在同一个房间,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用,就这样很好!”赵昱在我身边,说着冷冰冰的话语。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无法拒绝他,我的手还不由自主的打开了卧室的门,耳朵出现自己的声音,叫他走进了卧室。

  黑漆漆的卧室,我凭着白天的感觉来到了床上。

  这时,卧室里传出解开纽扣,掀开被子的声音,由于摩擦在寂静的黑暗中显得尤为清晰。

  忽然间我感觉到,背后传来了一只手,打在我的腰间上在炽热的夏天,黑夜中,显得尤为冰冷。版权huijindi.com

  我感觉到啊,那手很修长,摸在我的腰间,慢慢的把我的衣服脱掉。

  我清晰的感觉到,我已经毫无掩盖地躺在床上了,而他就在我的身边,当他覆盖在我身上,不断摩挲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体温非常的低,冷到好像刚刚在冰箱里面拿出来的雪撬冰棍一样。

  我从心里打出了一个寒颤,浑身一抖,冻入心扉。

  我,张了张嘴,很想说,我好冷,想盖一下被子。结果发现我嘴巴里竟然发不出声音来了。

  我的器官却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触摸,当他的唇碰上我的唇,我瞬间感觉到了冰与火的碰撞。

  黑暗中,我只听到我不断的喘息声,在床上配合着,赵昱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头发,我的脸,还有身下的床单,都显得有点湿湿的,我感觉异常疲惫,渐渐地,我的眼睛堕入了黑暗……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看到了一个人被一只手抓住扔墙上……

  晨曦,阳光渐渐照满了整个房子,感觉到光,我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慢慢地应该沉重的眼帘,脑子里闪过昨天晚上的疯狂,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摸索着旁边。

  呀!不是做梦,真的有个人!

  我一个激灵,转身看见身边真的躺着一个男人,他背对着我,躺着一动不动,留给我的只有,一个白白的背影和挂着黑色头发的后脑勺。

  我用手轻轻地碰了他的背一下,感觉他的体温有点低,心里想他是不是着凉了。

  “早上啦,你……”我带着羞涩轻声地说,想问一下他,要吃什么早餐?结果被他打断了。

  “别吵!”赵昱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然而接下来的几日,我和他的,相处都是这个样子。

  我起床了,永远见到的只有他的后脑勺和比女人皮肤还要白的背部。

第3章 没有影子

  我进了家小公司,做的是一个秘书的职位,说的是秘书做的工作,跟打杂没两样,朝九晚五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加点,搭乘地铁最后一班末车,成了我每天跟吃喝拉撒必须的事一样。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指针已经指向零点,抬头看自己的房子发出昏黄的灯光内心满是暖意。

  “阿昱,我回来了。”我的男朋友赵昱,总是会很贴心的给我留了一盏小灯。

  只是,不管我买什么牌子高能节能灯那个灯还是那么昏暗。

  等我在玄阶上换上拖鞋,然后走到客厅,只见赵昱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了给我感觉脸色都非常的肃穆。

  “阿昱?”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不知为什么,赵昱和朋友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我穿着拖鞋要我往客厅走去看要不要给他朋友倒杯茶,忽然,卧室的门,发出了一阵响声“砰!”。

  卧室的门竟然突然间关上了。

  “你们俩慢慢聊,我去看一下是不是起风了!”我转身往卧室走去,我的卧室靠房内,靠路边有一个窗,难道是外面起风了把房门给吹关了,那也不对呀,路边吹回来的话也是把门吹开了,怎么会吹关上了?

  卧室里根本就没有开窗,我这就奇怪了,满头疑问的往客厅走去,客厅发暗的灯光,习惯性地闪烁了几下。

  只有出到客厅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刚刚还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竟然都站起来了。

  当我快要走到赵昱身边的时候,我发现他朋友也已经站在我面前,宽大的衣服,乱糟糟的短发,我发现我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那脸在幽暗的灯光下我也还是看不清楚。

  “你,你好,我是阿昱的女朋友!”我本能的介绍自己。

  阿昱的朋友站在我前面,对于我的自我介绍,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有点尴尬的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赵昱。

  “阿昱,我先去洗刷,明天要早起。”

  对于赵昱的冷漠,我只能自己找个台阶下,匆匆忙忙,走进了洗手间。

  我边脱衣服边想,这几天都工作到很晚才下班,每次都会看到,赵昱送一些朋友离开的背影,只是每次我都看不清楚他的朋友究竟是男是女,我发现他们都是来来去无踪,悄无声息。

  打开了电热水器,热水冲到身上,冲刷了我身上一天的疲惫,我的精神好多了,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脑子反而越发的清晰起来了,在温热的热水中,淋着身体,舒服地闭着眼睛。

  我喜欢在洗澡的时候想事情,灵感会特别丰富。

  忽然我感觉到沐浴的帘子动了一下昏黄的灯光中,突然有点不一样的波动。

  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闭住了呼吸,我慢慢的伸手,然后快速地一把拉开了帘子。

  什么都没有,我环顾了浴室一圈,好像刚才只是我自己的幻觉一样。

  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对了,我刚才放着的衣服呢?怎么不见了?

  浴室只能容纳两个成年人那么大,有人进来我一定会知道。

  “阿昱,帮我拿下衣服。”我想起,平时早已经躺床上的赵昱现在还没睡,对着外面喊了几声。

  然而,我并没得到回应,而且,实在太安静了,安静的就像这里根本不存在人。

  气氛如此静谧,我脑子又闪过,赵昱这些天都像空气一样存在。

  “阿昱?”我用叫了一声,可是还是没有动静,房间再一次陷入了死气沉沉。

  这时候我只能,打开浴室的门把头伸了出去,本想着看一下赵昱他朋友走了没有。

  这一看,我头皮瞬间发麻了,眼眼睛满是无法相信。

  浴室门探头望外,正好对向客厅,赵昱和朋友正站在客厅昏黄的灯光下。

  我看到他们脚下竟然都没有影子。

  我脑袋一个昏眩,手指忍不住地颤抖着。

  其实我的脑袋里还闪过一句话,不是人才没有影子的……

  我喉咙发干,眼睛发黑,心脏扑通扑通扑通的跳个厉害,我都能清楚的听到我的心脏在搏动,我整个人,一阵阵地发凉根本就不敢再往客厅里瞧。

  这些天,躺在我身边的男友究竟是不是人,我这才发觉,我对他一无所知……

  此时,昏暗的灯光对我来说是非常的刺眼。

  我关上了浴室的门,瑟瑟发抖,脑子里不停的想怎么办怎么办?

  当务之急,我要离开这里,离开他们。

  没有衣服的我只能用发抖的手把浴帘解下来,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现在一点点声音对我来说都是八级地震的灾难。

  我用浴帘包裹着赤裸的身体,颤颤巍巍的,走出浴室,装作没看见一样往门口的门走去。

  “你去干什么?”赵昱熟悉又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背脊发凉,头皮发麻,强迫着自己像平时一样,回头看着赵昱,“我……”

  “我的鞋子湿了,换一双干的……”我好不容易,从脑子里挤出了这个借口。

  只见他一动不动,我感觉我快要哭出来了……

  “嗯!”

  这一声之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

  我轻轻地走到玄关,浓浓的恐惧在我内心不断的发酵,此时,我轻轻的呼吸了口气,怎么也镇静不了,我明显能感觉到,头发掉下来的不是水,而是我的汗水。

  最让我惊恐的是我的脚竟然好像有点使不上力气了,沉沉的,膀胱也满了快要尿出来一样的感觉。

  我机械性的回头,只见赵昱和他朋友,还站在那里,他们都静静的看着我。

  这样子的静谧让我压抑的喘不过气来,我的心脏,越跳越快,我的嗓子都咔在眼子里了,他们凝视着我的眼神,让我打心底发寒……

  我一只手紧紧的捏住,围着身上的浴帘,我很害怕,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找到了没有。”赵昱突然间又发声。

  我背脊发凉,彻底的崩溃了,尖叫了一声,一只手伸出去,一把拉开了门,什么也不顾瞬间用尽力气飞快的往外跑了出去,朝楼道狂奔……

第4章 鬼叫回家

  我一路跑,疯狂的跑,丝毫的不敢回头。我怕我回头看见他们跟我只在丝毫之间,这样,我绝对是没有力气和勇气再跑。

  我心里好害怕,好害怕,前面又更是一片漆黑,此时我真是骂人的话都想说出来。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这时候我多希望有一点点光亮就在我前面,我只是觉得有点欲哭无泪。

  这时候我看着,那很远地方微弱的灯光拼命的奔跑,我不知道那些东西究竟会不会要我的命。

  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绝不能回头,然后三个台阶,一个脚跨下去。

  两层高的楼梯,我看着那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楼梯竟然觉得像天梯一样遥遥无尽头。

  寒夜之中,我挥汗如水不知跑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了路口一个24小时便利店,我一个飞奔靠近了,那灯火通明的,便利店里面。

  这时候我差点就软瘫在地上,仿佛身上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刻快要用尽。

  我连滚带爬的,爬向那个收银台,拼命的拍起了桌子。

  “碰碰碰碰碰!”

  我用尽了全力,我感受不到我的手,的疼痛,我只想让对面的对着门口的服务员注意到我。

  “谁呀?那么大力拍,不怕把那个玻璃,桌子给拍烂了?刺死人……”

  在整理架子上的货物的男服务员转过身来,见到我一双眼猛然睁开,瞪得很大很大的看着我。

  我清清楚楚看到他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惊诧。

  我顾不得那么多我一把,拉住他的说,拼命地摇晃,语无伦次地说:“我家,我家有………”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很无力,我该怎么说我是要告诉他,我的家来了什么?

  我跟他说我家来了鬼,他绝对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吧!

  我没有病,也没有说慌,我的家里真的来了鬼,可是别人却不一定相信我。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组织语言。

  这时候,男服务员一手就把我给甩开了。

  “我真倒霉,大晚上的来个疯婆子疯婆子!”

  “我不是疯婆子,我家里有……”

  我话还没说完,男服务员就厉声喝道:“出去出去,这里也是你能进去的,去门口,去门口!”

  当我见到贴玻璃面上倒影的自己,瞬间愣一下。

  快护驾玻璃门上倒影着的自己,全身近乎赤裸,胸到大腿上就只有一个沐浴室的帘子围着,头发乱哄哄的就像鸡窝一样,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赤裸着脚已经变黑漆漆的。

  此时,蓬头垢面来形容我也是宽容,乱蓬蓬的头发下那一张脸,因为饱受惊吓,导致有点扭曲,我扭曲的五官上沾着一些不知道是眼泪鼻涕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的液体。

  此时此刻,男服务员,认为我是疯婆子,也是情有可原。

  我瞪了他一眼说:“电话借我一下!”我现在没有功夫和他解释,一把就抓起,收银台上那个台式电话快速地按下了熟悉的号码。

  我很害怕,我现在能想到让我不害怕的只有熟悉的人陪在我身边。

  “喂,美丽,你一点过来,我好害怕……”我用快哭出来,完全,已经变调,带着颤音的声音,说。

  “小洁?”高美丽开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接通的电话,仿佛就是我的一条救命稻草,我拼命的抓紧电话。

  “喂?小洁,你怎么了,说话啊?”用美丽的声音再次从电话筒传出来。

  “美丽,美丽,你在哪?能不能过来接我?”我尽量让自己把语言着急起来,让自己不再那么惊慌。

  “你这是怎么了?”电话那头,高美丽的声音疑惑中开始也带些焦虑。

  我尝试着用平稳的语气说:“我……我……家里……美丽,我今晚想去你哪里,你能来接我吗?”

  “好,你现在哪里?”

  “在我住楼下对面街的24小时便利店。”

  我用手轻抚着胸口让自己的情绪,赶紧恢复正常的轨道。

  男服务员听到我说这话之后,看着我的眼神似乎变得有点奇怪了,不再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但是他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更加的心慌。

  忽然,便利店的门又开了,一股寒风,吹了进来,我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寒冷从脚底冲上脑门。

  我看到不断开合的门,根本就没有人进来,可这个是感应门,如果没有人进来,它是不会动的。

  我下意识就往男服务员身后躲去,因为我感觉,是那不干净东西跟上来了。

  这时候,我的神经几乎要失控了。

  “喂,你怎么了?别吓我啊!”男服务员看到蹲在收银台下的我,有些害怕地问。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断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试图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小,这时候我的牙齿,也开始打颤起来。

  我感觉好像有人盯着我,我哆哆嗦嗦的瞄了一下,便利店上的挂钟。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如果美丽还不来,我怕快要承受不住了,无论身还是心。

  这时候我该做些什么?我好像什么也做不了,感觉很茫然。

  很奇怪,刚刚还拼命赶我的男服务员,这时候却无比安静。

  我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我就那么呆呆地与男服务员对视着。

  我说过,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男服务员眼睛热热的直视着我,良久之后,说:“你在干嘛?”

  声音,平平的,一点都没有,刚才骂我是神经病的时候有人气。

  “我……我冷……”我明显感觉我的我浑身都在打颤。

  “回去,有衣服。”这,贴心的话,没有让我觉得有,半点轻松,反而,我觉得气氛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我心里一沉,这看来是要天要灭我呀!

  我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这是我完完全全可以确定这男服务员不对劲,。

  这是我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或者是,不能说是人的东西对持。

  我思绪非常杂乱,便利店里更加的冷了,可,我脑门上止不住地流下了汗水,一动都不敢动。

鬼夫缠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夫缠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略过岁月去爱你13章(第13章 翻脸无情)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13章(第13章翻脸无情)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3章翻脸无情冷爵枭黑眸一闪:“他去吃饭了,这段时间正好让我们偷情……”“你可真是色胆包天!”林语嫣依旧还在后怕中,时不时地望向门口。她的不专心,让他不悦,一手掐住她的尖下巴:“胆子不小,对我不专心!”林语嫣软下语气:“我真的好怕,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我们可能都会丢了工作的……”冷爵枭起身,大手捞起她,将她夹起来就走,径直往专属的休息室去了。进了休息室,屋内顿时有丝熟悉感。林语嫣想起那天在这张床上醒来的场景,脸色发囧:“你别告

  • 贴身女杀手13章(第13章 吓死人的慈祥)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13章(第13章吓死人的慈祥)小说名称:贴身女杀手第13章吓死人的慈祥屋子里很安静。没有风。就是段天道的眼珠子和下巴差一点就掉在地上了,他怔了怔神,赶紧把茶壶拿起来闻了闻,喃喃道:“不对啊,断肠草的份量刚刚好啊,普洱茶应该把毒性解完了啊,怎么可能喝成傻子呢?”“参见少主!”白长天苦笑抱拳道:“属下不知少主驾到,有失远迎。还请少主恕罪。”段天道惊讶的把下巴捡了起来:“伯父,你没事吧?什么猪?我不是猪,我是人,我……”他哭丧着脸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你肯定认错人了。”白长天一脸的惶

  • 极品透视13章(第13章 算作添头)

    原标题:极品透视13章(第13章算作添头)小说:极品透视第13章算作添头放学后,柳晋本来想去打车,结果一摸兜里才发现,身上现金只剩下十几块了,银行卡倒是装在兜里,不过他懒得去附近取款机,以前常常做公交车,还好熟悉路,直接站在公交车站牌等着了。刚刚等了几分钟,罗勇就乘坐着一辆桑塔纳从旁边经过,看到柳晋居然站在公交站牌,心里顿时一阵鄙视,今天专门给老爸打电话接自己,就是想让柳晋知道什么叫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差距,没想到一出校门对方人已经不见了,就好像一拳打到了空气。没想到在等公交车,罗勇示意老爸停下车,

  • 王者归来13章(第13章 三十块的套餐)

    原标题:王者归来13章(第13章三十块的套餐)小说名字:王者归来第13章三十块的套餐转眼下了下午,那个兰兰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却是清楚的记得醉酒时的样子,不由的自己都吓出一身冷汗,都怪自己太莽撞了,差点失了身。起来简单的洗了一下,来到了容姐的办公室里。“容姐。”兰兰蹦蹦跳跳的跑到容姐面前,甜甜的叫了一声,一点也不陌生。“兰兰,醒了?”容姐微笑道,看着这个丫头,连她不由的不赞叹,长的真不错,身高虽然只有一米六多一点,不过身体发育的没话说,有前有后,焕发出青春的朝气,长的又清纯又漂亮,像是动画中的小

  • 另类医仙13章(第13章 冒牌男朋友)

    原标题:另类医仙13章(第13章冒牌男朋友)小说:另类医仙第13章冒牌男朋友“嘿嘿,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做我男朋友!”徐娇的笑声再次响起,收敛了一下之前的火辣姿态。“啥?做你男朋友?”叶辛大惊。“别一惊一乍的,我不过是让你做个冒牌货而已,别以为我会看上你,要不是我爸让我帮你,我才懒得理你!”徐娇不屑的说道。“呵呵,原来是做个冒牌货啊,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贪慕本帅哥的美色呢!”叶辛苦笑一声,又道:“如果只是做个冒牌男朋友,那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所以,你就赶紧告诉我徐叔在哪里吧。”“切!”徐娇又

  • 鬼谷神医13章(第一卷 修心第13章 处罚)

    原标题:鬼谷神医13章(第一卷修心第13章处罚)小说:鬼谷神医第一卷修心第13章处罚“我来说吧,这就是你们科室最好的医生?还号称石快手?”刻薄女人双手叉腰骂道“你确定你不是兽医转行来的?我爸的病明明有起色了,可你建议我爸吃鱼,结果倒好,我爸的病恶化了,你说说这笔账怎么算吧。”“病人的身体本来就充满不确定性,我又不是神仙。”石安宁缩头缩脑的说。“放狗屁,你名下的实习生都看出来不能吃鱼,你做为一个主治看不出来?你确定你不是兽医转行来的?”中年妇女大怒。“但那不能确定这是吃鱼吃出来的。”石安宁狡辩道。

  • 都市无敌医圣13章(第13章 叶雯病症)

    原标题:都市无敌医圣13章(第13章叶雯病症)小说书名:都市无敌医圣第13章叶雯病症看到赵天清吃瘪的样子,唐元心里一阵爽快,笑嘻嘻的低声说道,“我擦,李天辰你啥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李天辰看了他一眼,对这家伙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上课时间,不要说话。”唐元翻了个白眼,张嘴想说什么,可想了想还是忍住。这时,叶雯看到李天辰,明眸中流露出一抹放心之色。李天辰笑了笑,摆出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叶雯不经意的一笑,明媚动人,她翻开教案,开始授课。这一节课李天辰学的很认真,毕竟他缺了几天的课,要尽快补上来。下课

  • 绝品毒医13章(第13章 毒火功)

    原标题:绝品毒医13章(第13章毒火功)小说:绝品毒医第13章毒火功萧逸飞并不知道办公楼前面发生的这些事情。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付诸一笑,不会放在心上。好马不吃回头草。就算现在省医大和江城医院的院长亲自来家里求他,他也不会回去。何况目前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萧逸飞离开学校之后,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出租屋位于江城大学附近的一个老式小区。面积不大,只是一室一厅的单间,不到五十个平方。虽然这个小区的房子又矮又破,没有新建小区那么高大上,但是小区里的环境倒是非常不错,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租金不太贵,而

  • 无敌仙尊13章(第一卷 初入红尘第13章 以气御针)

    原标题:无敌仙尊13章(第一卷初入红尘第13章以气御针)小说名字:无敌仙尊第一卷初入红尘第13章以气御针“希望老天保佑,老大前往不要有事啊!”病房外的走廊上,有许多长椅供人休息,但是此时此刻,阿龙和青雀等几个雷兵的手下,根本坐不住,一个个仿佛热锅上的蚂蚁,在走廊上来回走动着,一脸的焦急担忧神色。薛梅烟看出阿龙和青雀他们的焦急担忧,顿时安慰道:“那位李院长,可是咱们南云市医术最厉害的大夫,有他出手救治雷兵,肯定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吧!”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薛梅烟自己也是一脸的担忧,毕竟刚才雷兵的

  • 13章(第13章 立见血光灾)

    原标题:13章(第13章立见血光灾)小说名称:第13章立见血光灾“原来是这样!”胡博渊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元老板,我说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呃,怎么,胡总?”元富康一怔。“既然你刚才没有发现,把它丢在了熟地堆里,而这位小伙子花钱买熟地,把那些珠状根茎一起买走了,这只能说是他运气好。”胡博渊在买字上特别加重了语气:“不管怎么说,他是花钱买的,这那能说他偷?”“呃,可是……”元富康还想争辩,胡博渊却打断了他的话:“元老板,你也是这市场的老人了,也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你自己认不出那根黄精里有黄精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