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梦魇桃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10: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梦魇桃花

第二章 老公

  “出事?出什么事了。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我惊讶地问。

  “出了车祸,我正准备到医院看具体情况,这小子平时开车挺稳得,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黄伯说道。

  我抖了抖肩,这下线索可不就断了?

  没办法,和黄伯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拿出那张照片,对着天花板发呆。

  “老公。”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谁,谁在说话?”我四处张望,可是家里就我一个,哪有什么人。阅读huijindi.com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动静,我就以为是幻觉,渐渐放下心来。

  不过我正躺下的时候,又是一声“老公”响起!

  这下可是真真切切,我寒毛都竖起来了,这到底是我眼瞎了还是耳聋了?屋里头半个人影都没有啊。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瞄到,照片上,那个蓝色短裙的女人,嘴巴轻轻动了一下。

  “老公。”

  “哇啊!!”我直接把照片丢出老远,然后就像小时候被吓着一样,掀起被子就把头盖住。

  我全身蜷缩着,一个劲在颤抖。

  可是过了好一会,外面却是没有一点动静。汇金地

  我想了想,掀起一点点被子,通过缝隙看外边的情况,可是外面除了地下有一张倒贴在地上的照片,啥也没有。

  于是我慢慢把被子掀了开,到最后我还“嗷呜”地叫了一声壮胆。

  可是我四处张望才发现,屋子里头哪有什么东西,我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一边暗叹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胆小,一边小心翼翼地捡起那张合家照。

  照片上依然是三个人,一个像极了我,一个梦里的蓝裙美女,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难不成是网站上得多,看出幻觉来了?”我摇晃着脑袋,决定去喝碗炖汤定定惊。

  说走就走,于是我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宇哥,叫上他一起去炖个猪脑汤。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宇哥比我大三个年头,但打小我们就在一块掏鸟蛋,抓小鱼,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

  宇哥挺有本事,敢打敢拼,如今好歹也混成一家大电子厂的经理。

  我换了件衣服就到“智香靓汤铺”坐了位,顺手也把照片给捎上。

  我刚点完单,宇哥挺准时,一来冲着我就来了个后脑勺,呵呵直笑:“还好你小子发了财没忘本,还记得请我吃饭。”

  我苦笑道:“哥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能发财还不是第一个告诉你呀,我这是遇上麻烦了。”

  宇哥一听,笑得那是前俯后仰:“哈哈,我就说,你这小子没事就不会来找我,说吧,咋了?”

  我想了想,拿出照片递给宇哥,指着照片上的蓝衣女子道:“这是我的便宜老婆。”

  宇哥看了照片,愣了愣,一拍大腿激动道:“挖槽,张杨你小子不赖啊,的确有张扬的本事,你看着妞,那脸,那胸,那屁股,看着就直流哈喇子啊!”

  随后瞧瞧我,又瞧瞧照片上的女人,一抚额头叹息道:“哎,真是好白菜都给猪给拱了,我咋没这艳福呢?”

  说的时候还没压住声,害得周围那些女同胞都一脸鄙夷地望过来,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都钻下去。小说梦魇桃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哎哎,哥,你先听我说。”我连连止住他。

  不过我话没说完,他又瞪着虎眼冲我道:“张杨你这样就不够兄弟了,这么好的货,到现在搞上孩子,出了事才来告诉我。”

  我苦胆都要吐出来:“这哪能啊,我要是有了个女朋友,那还不是第一个找哥你喝上一壶?可问题是,这女人邪乎!”

  宇哥看我表情严肃,也就不说话,听我继续讲下去。

  我一口气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完,然后舀了一碗汤,咕噜咕噜地往下吞。

  “你是说,你在梦里和这女人上了几发,然后现实中,她就怀上了?我草,你小子还有这能耐?”宇哥指了指照片,一脸直疑。

  “我又有这能耐,首先我就在梦里把你给XO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问题是,我重来都没有见过这女人啊。”这家伙是个牛皮灯笼,瞬间我就被气得头晕目张。

  “你说这女人叫你老公?”宇哥问我。

  “对啊,甩都甩不掉!”我急声说。

  “张杨,要不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你这样P张图,自己骗自己也不是办法啊。”

  宇哥叹了一口气,那温柔的眼神看得我心里直慌。

  “滚犊子,老子说正经的呢!”我头都要炸天了。

  不过,下一秒我就被一个爆栗给敲得回过神来,“走,待会哥就陪你到医院走一回,不就是个恶作剧嘛,瞧把你小子给吓的。”

  我摸着额上隆起的小包:“哥呀,这样不好吧,人家刚出了车祸,我们就跑过去问长问短。”

  “怕个鸟,又不是我出车祸。”说完,三下五除二就把猪脑汤给灌了,宇哥拉着我上了车,朝着医院便飞驰而去。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宇哥开着大奔,我就坐在副驾驶座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

  “哪间医院?”宇哥问。

  “第一人民医院,就是上中环过去那间。”我说着,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前面。

  “哥,你是不是开错路,怎么开到郊外来了。”我疑惑地问。

  从“智香靓汤铺”出来,往左是市中心,往右则是郊区,不过我也记得好像是向左开的呀,可是现在怎么来到郊区了?

  亦或者是天色黑,开错了方向。

  “不可能啊。”宇哥喃喃道,不过当他看到附近的杂草野树,黯淡的路灯之后,也不由变了脸色。

  “或者是喝汤喝醉了。”宇哥晃晃脑袋,调了头,鼓起马力又飞奔而去。

  我们刚才在智香靓汤铺出来,跑了最多几分钟车程,不过,现在车速加快了,跑了十来分钟,怎么还是在郊外?

  我有点慌:“宇哥,你刚才到底调没掉头?”

  “草,掉不掉头你还没感受到啊?”宇哥狠狠吐了一口气:“淡定点,就快到市区了。”

  可是再过了五分钟,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变化。

  空敞的道路,黯淡的路灯,周围的树木和杂草。

  “哥,要不,停车看看?”我打破车内沉寂的气氛。

  不过宇哥脸色格外难看地说:“这车,不能停。”

第三章 撞鬼

我纳闷:“怎么不能停?”

  宇哥长长出了一口气:“你看看后车镜。”

  于是我朝着镜子瞧了瞧,只见镜子里,有一个女人在冲我们招手。

  女人蓝色短裙,俏脸美臀,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满脸的焦急。

  要是平常人在黑夜里,看到这样一对母子早就停车载上一程了,可是,这女人我们认识啊!正正是我照片上的便宜老婆。

  更渗人的是,我一看过去,她立刻动了动嘴唇,看嘴型,好像在说着“老公,老公”

  的样子。

  “宇……宇哥,现在的车速是多少?”我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不快,也就他妈的一百六。”我看到宇哥手上都出了汗,可想而知他也是紧张得要命,不过没表现出来而已。

  我顿时口干舌燥:“宇哥,你说牙买加的飞人时速能有一百六吗?”

  “这我倒不清楚,不过,你觉得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能有这速度么?”宇哥直瞪着后车镜,那里依然是蓝裙女人,抱着孩子在招手。

  “哥,这回你信我了吧,这女人邪乎。”我心里乱成一团。

  宇哥把车里的空调开到最低:“信有个毛用,搞不好今晚哥俩就交代在这了。”

  我正要说话,突然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拿起电话一接,是报亭的黄伯:“黄伯,怎么了?”

  那头的黄伯顿了一下,说:“小杨,送报的小伙你估计找不到了,失血过多,刚刚抢救无效,已经去了世。”

  “什么?死了?!”我大叫一声,这样我照片的线索不就断了吗。

  “叫个屁啊!啥死了这么激动。”宇哥被我吓了一跳,瞪着我问。

  “我们打算去看的那个,刚刚死了。”我咕噜一下,咽了一口口水。

  宇哥身子也是一抖,强笑一声:“你小子,这时候开这种玩笑,回去再收拾你。”

  嘴上这样说,可是明显宇哥心里是信了。

  “喂,小杨,小杨你怎么了?”电话那头的黄伯见我不说话,于是问道。

  我正要说话,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朝着另一个后车镜上扫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几乎把我魂都给吓出来。

  镜子里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自行车后边挂着两个大包,包上清晰地写着“人民日报”四个大字!

  这不正是每天给我送报纸,今天出了车祸,刚才黄伯说去世了的那个年轻人吗?!

  这时候,就算空调开着,我也觉得全身出汗:“黄伯,你说送报的年轻人,刚刚去世了?”

  “对呀,真是不幸,多好的小伙。”黄伯那边又是一阵感叹。

  一听这话,瞬间我就感觉全身冰凉,刚要说话,电话却“嘟”的一声,没电了!

  我记得我是充满电才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么快没电了呢?

  不过现在也不容多想,后车镜上的两个人,追得是越来越紧了!

  宇哥掏出电话扔给我,叫我报警,可是我接过电话一看,草,报个毛啊,屏幕都开不了,同样是没电了。

  我艰难地转了转头,望着宇哥。

  于是,我们两个就大眼对着小眼,就这样干瞪着。

  “草,死就死吧,杨子,系好安全带。”宇哥吼了一声壮胆,然后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狂奔而去。

  我和宇哥都紧咬着牙,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等天明。

  要是大白天,那我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现在是晚上,黑灯瞎火,再遇上渗人的东西,谁都得惊上三分啊。

  现在是七月,五点左右就有太阳,可是我看了看手表,刚才我们开了两个小时,现在才是凌晨一点。

  不过燃油量已然不多,要这个车速熬到五点,似乎有点难度啊。

  以前烈日当头的时候,我指着老天直骂,现在我多想他能晒我个焦黑……“宇哥,你说我们今天会不会就这样挂了。”我心里郁闷,昨天还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我是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患”。

  “没事,咱哥俩命硬着呢!”宇哥笑了笑。

  “没事,能拉着宇哥死,不亏啦!”我也笑起来,气氛倒也活跃了不少。

  车速已经到了两百二,车子呼噜哗啦地直冲,可是后车镜上的两人,依然是跟在后边。

  就这样子有过个两个小时,到凌晨三点的时候,终于,车子的燃油量见底了。

  “算了宇哥,反正也躲不过,停车吧,还不如痛快点。”我深深抽了一口气,似乎等会都不能在呼吸着新鲜的气体一样。

  “草,老子倒也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宇哥说了一声,然后减速靠边,踩着脚刹缓缓停车。

  “吱”,车子靠右边停了下来,我和宇哥都做足了准备,他娘的,要死要活都来吧,反正也没油了。

  说是这样说,可是咱俩谁都不肯下车。

  “杨子,你的老婆,你下去看看情况。”宇哥对我说。

  我眨巴眨巴眼:“哥,我不敢。”

  “那算了,继续呆着。”宇哥说完,干脆闭上眼。

  又过了一分钟,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再看看后车镜,蓝裙女人和送报青年依然还在。

  “草!这样等下去,老子更是瘆得慌,还不如给我来个痛快,杨子你待着,我下去看。”宇哥狠狠吐了一口气,起身就要下去。

  “不行啊哥,还是让我下吧,你要有出了点事,我该咋办。”我脱口而出。

  不过当我以为宇哥要慷慨就义,一脸郑然地要我坐下,自己下去时,他却猛地自个坐下,说了一句:“好吧,那你去。”

  我眼皮一跳,直想骂娘,靠,不带这样坑人的。

  无奈,我只好把心头提到嗓子眼上,颤抖着双手推开车门。

  车门刚打开,我还没下去,我开门的手就被一个手掌握住。

  然后一个声音从我后边传来:“小杨,可算找着你们了!”

  我全身一个激灵,抬头往上一看,不由惊呼出声:“黄伯?!”

第四章 黑蜡烛

“黄伯,你怎么在这?”我疑惑地问,宇哥也是望了过来,不过好歹见着个人,我们两个心里都有了底。

  漆黑的夜,黄伯扶着他那辆老二八自行车,对我笑了笑,说:“我是在市区那头,特地骑车来找你们的。”

  原来黄伯见我说道一半挂了电话,情知我们可能出了事,然后马上骑上自行车就来找我们。

  他说是使了点办法,才把女鬼赶走,这才找到了我们。

  “在我们那个年代,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懂一点风水。”黄伯笑着说。

  而宇哥却满脸惊讶:“这位黄伯对吧?我的车速都开了二百以上,你是怎么赶来的?”

  黄伯不说话,伸出手指指了指前面叫我们看。

  我抬头往前看去,只见街道灯火通明,马路上人满人寰,车辆川流不息,这不正是市区的中心么?

  可刚刚我们明明在郊外的啊。

  我们都惊出一身冷汗,更是疑惑地望向黄伯。

  “先回我的报亭去吧。”黄伯说了一声,报亭离这也不远,于是乎黄伯骑车先行,我们到附近加满油,相继来到报亭。

  来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天色也准备作亮。

  宇哥递给黄伯一根烟,然后两人就在我旁边吞云吐雾起来。

  “你们是撞了邪,被鬼物缠上了。”黄伯吐了一口烟,接着又道:“尤其是你,小杨。”

  “我?我怎么了?”我急忙问。

  “小子别急,听黄伯说。”宇哥冲我瞪了瞪眼。

  “今天小杨你来的时候,我就见你眉间带煞,可是又怕说出来你会不信,所以只好叫你先回家呆着,尽量别出门。”黄伯继续说:“可没想到,还是撞上了。”

  我就说嘛,怪不得我在等送报的年轻人时,黄伯总是叫我留下电话,然后先回家。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我暗想自个怎么这么倒霉,无缘无故咋遇上鬼了。

  “凡事皆有因果,小杨,你先说说,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黄伯问我。

  “这个嘛……”我不由红了红脸,然后把梦遗女人、快递“杜蕾斯”、超市沐浴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黄伯。

  “然后,就是今晚我们在车里遇上的怪事了。”我一口气把全部说完。

  “杨子,那杜蕾斯你是打算跟谁用的?”宇哥却突然凑过来,一脸坏笑。

  我满头的黑线:“哥,现在这不是重点好不?”

  这时黄伯开口了,不过一说话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怪不得,原来如此啊。小杨,你的确是跟那女鬼结了婚。”

  “嘎?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头都炸了,这女人我见都没见过,结哪门子的婚。

  “就是你梦见她的那一刻,结的冥婚。”黄伯缓缓道:“这事可大可小,要是处理不当,轻则自身丧命,重则祸连九族。”

  “挖槽,这么严重!”我拍着大腿,激动地跳了起来。

  “这样,黄伯你给想想办法吧。”倒还是宇哥镇定,递给黄伯一根烟,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放心吧。”黄伯点了点头:“小杨,你现在先回去睡一觉,等中午的时候,我想好办法,再打电话叫你过来?”

  见黄伯这样说,我的心里才定下来,于是跟黄伯道了声谢,然后才跟宇哥回家去。

  “哥,不如今天就来我这挤一挤?”我问。

  “也好,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睡醒顺便去看看情况,他妈这事真是太诡异了。”

  宇哥现在说话都还有点紧张。

  虽说将近天明,可是本来要我自己一个在家心里也是没底,现在见宇哥这样说,心里才没那么慌,毕竟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好得多。

  我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两个人倒头就睡到床上,一直到中午两点才被黄伯的电话吵醒。

  “小杨起来没?现在赶快过来报亭这里。”黄伯那边的声音有点急促。

  “好,好。”我见黄伯着急,自己也不由慌了,赶忙推醒宇哥,两个人简单洗刷了一下,二十分钟后便来到黄伯的报亭里。

  “黄伯,出什么事了吗?”一下车,我就急着问。

  “嗯,出了点状况,我今早替你掌了手香,结果是三短两长。”黄伯对我说。

  “三短两长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摸不着脑袋。

  “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三短两长,你现在状况非常不乐观。”黄伯沉声道。

  “那要怎么办?”我还没说话,宇哥就抢先一步问。

  我心里一阵慷慨,果然不愧是我的铁哥,我平时的揍没白挨啊。

  黄伯顿了顿,然后说:“今晚,必须要有所行动了。”

  我纳闷:“行动?”

  “对,”黄伯的眼里闪着精芒:“今晚,我就把你身后的鬼,给揪出来。”

  说完,黄伯就关了报亭,回家收拾一下家伙事。

  而我,则拿上黄伯给的那张救命清单,到香火铺去买一些必需品。

  而且,黄伯说,今晚只能是我自己到场,宇哥来了也是白搭。

  于是我就坐着宇哥的车,到了卖香火的那一条街,然后就把宇哥赶了回去。

  “你小子敢出什么幺蛾子,老子下去了决不饶你!”宇哥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让我差点飙泪的话。

  收拾好心情,我瞧了瞧黄伯给的那张清单,都是些香、烛,纸钱,鞭炮等祭祀常用的东西,不过上面的“黑蜡烛”,我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黄伯叫我到香火店去购买就行了,于是我也没想太多,坐车就来到旧市场。

  这里专卖一些古玩呀,二手器具等东西,而香火一条街也在这里。

  我四处逛了逛,走进一条街的最后一间店铺里。

  店里头只有一个老太太,我来的时候刚好有几个人出来,看来生意还算不错。

  我把清单递给老太太,说要上边的东西。

  老太随便扫了一眼,然后一边给找一边喃喃:“冥币、贡香、黑蜡烛……”

  “慢着!”老太太突然的反应吓了我一跳。

  我以为是她这里没有上边的哪样东西,刚想说不碍事的时候,老太太却一脸置疑地望着我,说:

  “小伙子,你要买黑蜡烛?”

梦魇桃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魇桃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6章最后的倔强苏哲宇看过信后,只是冷哼了一声道,“又作秀……”他将那张白纸随手丢进垃圾桶里,利落,干净。菲佣却觉得难过极了。她嘴唇翕合,好半天才说,“先生,太太走的很着急,她说,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您……真的不去找找她吗?”苏哲宇冷笑。这个女人可真是会玩,要自导自演一场离家出走的戏码吗?以为他会去找她?那她可真是打错了算盘,他那么厌恶她,又怎么会去找她?苏哲宇喝了一口热巧克力,语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6章贺景行,别逼着我恨你鸡蛋、青菜、酸奶盒、西红柿、辣椒酱……所有人都疯狂的将东西往叶苏的身上砸。本就狼狈的叶苏很快变的更加的不堪,直到一个半大的孩子在母亲的带动下,将一个墨水瓶砸在了叶苏的额头!“砰!”的一声,叶苏的额头,顿时流出了血来,她只觉得头一晕,跌倒在地,“啪”的一声,那墨水瓶也落在地上,摔碎,墨汁溅了她一身。一双男士的皮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抬起头,就看见贺景行的脸。“贺景行!你满意了吗?”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六章顾长安,你真让我恶心顾长安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停下了笑声,看着眼前的男人:“离婚吧!我放过你,请你也放过我,我祝你和林若儿百年好合,只是不知容爷爷是否会接受一个杀人犯做自己的孙媳妇?”最后那句问话,充满了讥讽。赤裸裸的目光,赤裸裸的剖白,极度的刺激着容湛的面子。可不知为什么,突然听到顾长安说要离婚,他心头竟忽然涌起了极大的愤怒,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知所措。“哼,离婚?顾长安,我不同意,你以为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日落前说爱你第6章贺景行,别逼着我恨你鸡蛋、青菜、酸奶盒、西红柿、辣椒酱……所有人都疯狂的将东西往叶苏的身上砸。本就狼狈的叶苏很快变的更加的不堪,直到一个半大的孩子在母亲的带动下,将一个墨水瓶砸在了叶苏的额头!“砰!”的一声,叶苏的额头,顿时流出了血来,她只觉得头一晕,跌倒在地,“啪”的一声,那墨水瓶也落在地上,摔碎,墨汁溅了她一身。一双男士的皮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抬起头,就看见贺景行的脸。“贺景行!你满意了吗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6章机遇“秦秘,您好,久仰大名。”一见是金书记的秘书,刘伟名便非常的恭敬,虽然一个秘书手上没有任何的实权,但是只要他在领导边上稍微说两句话那对于很多人来说效果就很不一样了啊。“小刘,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秦明问道。“清华大学文秘系毕业的。”刘伟名知道秦明有要紧的事情,所以也不多说唠叨的话。“清华大学文秘系的?看样子是科班出身的不会差到哪里去。”秦明听后自言自语在那说着。“什么?”刘伟名没听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情深不相忘第6章不相干的人即便隔着耀眼刺目的水晶灯,他的轮廓在她的眼里依旧是那么的清晰,像是一束最为强烈的阳光,迅猛的扎进了她的眼球。是贺铭恩,他和叶茵此刻正坐在窗边,享受着属于他们二人的静谧时光。夏遇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拉住了林子衡的袖子。“子衡,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他顿了顿,视线缓缓落在不远处贺铭恩的身上,淡淡一笑,什么也没问只柔声答道,“好。”夏遇喜欢贺铭恩早就不是秘密,年少时的夏遇性格热情而张扬,喜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六章你去警局告我吗?“那可真是太好了。”穆芊芊忽然笑起来,可那目光却是冷的。她那神态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一般,愈发激怒了霍绍谦,他狠狠地抓住她病号服的前襟,阴森森地道:“你说什么?”“我说,你不会爱上我,实在是太好了,因为我也不想爱你了。”穆芊芊看着他,眼神中满是决绝,“我祝你和周晴百年好合!”一股无法克制的怒气自男人心中升腾而出,霍绍谦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杀气,眸中只有那深不见底的黑,他咄咄逼人地靠近穆芊芊,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六章“拜托,男神老师才不屑点名这种庸俗的事!”“对呀,课刚开始,旁边班那群小婊砸全挤过来了,还点名,教室都挤爆了好咩?”!放心了,以后这课随便逃!艺术系二号教学楼。林校长一脸笑容地迎过去,“沈总上课辛苦!孩子们没给您添麻烦吧?”身着黑色修身西装的男人走下讲台,白衬衫解开两颗纽扣,露出白皙精致的男性锁骨。他把手中教科书扔给身旁候着的张青,深邃眸底似笑非笑:“有人逃课呢。”林校长:“……”哪个小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凉风何处去第六章对我怀孕了那力道又狠又猛,一下就将温凉踢翻在地。“孽女!你明知瑾瑜身体不好,还要刺激她,你已经抢了她最爱的男人,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我抢了她的男人?”温凉脑子里嗡嗡作响,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昂着头,眼底满是倔强。“爸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穆家的儿媳妇,不是她。”“你,你!”温父见温凉半点愧意都没有,又想到温瑾瑜面色惨白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好半天才喘着气说。“好,很好,你是穆家的儿媳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六章第一桶金“黄先生等等,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紫玫瑰道,她一路小跑跟上黄羿。黄羿停下脚步,心道,看紫玫瑰焦急的神情,莫非我那些鸡让它正在招待的贵客很满意?“没有误会,我的养鸡场里还有六千只七彩山鸡,但我不相信你们酒店的信誉。”黄羿道。“此话怎讲?黄先生,我没得罪过你吧。”紫玫瑰道。“你没得罪过我,但你的员工得罪过我,我在你们的会客厅等了两个小时,没人招待就算了,最后来了个服务员,我让她拿点吃的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