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梦魇桃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10: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梦魇桃花

第二章 老公

  “出事?出什么事了。汇金地”我惊讶地问。

  “出了车祸,我正准备到医院看具体情况,这小子平时开车挺稳得,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黄伯说道。

  我抖了抖肩,这下线索可不就断了?

  没办法,和黄伯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拿出那张照片,对着天花板发呆。

  “老公。”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谁,谁在说话?”我四处张望,可是家里就我一个,哪有什么人。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动静,我就以为是幻觉,渐渐放下心来。

  不过我正躺下的时候,又是一声“老公”响起!

  这下可是真真切切,我寒毛都竖起来了,这到底是我眼瞎了还是耳聋了?屋里头半个人影都没有啊。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瞄到,照片上,那个蓝色短裙的女人,嘴巴轻轻动了一下。

  “老公。”

  “哇啊!!”我直接把照片丢出老远,然后就像小时候被吓着一样,掀起被子就把头盖住。

  我全身蜷缩着,一个劲在颤抖。

  可是过了好一会,外面却是没有一点动静。版权huijindi.com

  我想了想,掀起一点点被子,通过缝隙看外边的情况,可是外面除了地下有一张倒贴在地上的照片,啥也没有。

  于是我慢慢把被子掀了开,到最后我还“嗷呜”地叫了一声壮胆。

  可是我四处张望才发现,屋子里头哪有什么东西,我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一边暗叹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胆小,一边小心翼翼地捡起那张合家照。

  照片上依然是三个人,一个像极了我,一个梦里的蓝裙美女,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难不成是网站上得多,看出幻觉来了?”我摇晃着脑袋,决定去喝碗炖汤定定惊。

  说走就走,于是我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宇哥,叫上他一起去炖个猪脑汤。说明huijindi.com

  宇哥比我大三个年头,但打小我们就在一块掏鸟蛋,抓小鱼,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

  宇哥挺有本事,敢打敢拼,如今好歹也混成一家大电子厂的经理。

  我换了件衣服就到“智香靓汤铺”坐了位,顺手也把照片给捎上。

  我刚点完单,宇哥挺准时,一来冲着我就来了个后脑勺,呵呵直笑:“还好你小子发了财没忘本,还记得请我吃饭。”

  我苦笑道:“哥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能发财还不是第一个告诉你呀,我这是遇上麻烦了。”

  宇哥一听,笑得那是前俯后仰:“哈哈,我就说,你这小子没事就不会来找我,说吧,咋了?”

  我想了想,拿出照片递给宇哥,指着照片上的蓝衣女子道:“这是我的便宜老婆。”

  宇哥看了照片,愣了愣,一拍大腿激动道:“挖槽,张杨你小子不赖啊,的确有张扬的本事,你看着妞,那脸,那胸,那屁股,看着就直流哈喇子啊!”

  随后瞧瞧我,又瞧瞧照片上的女人,一抚额头叹息道:“哎,真是好白菜都给猪给拱了,我咋没这艳福呢?”

  说的时候还没压住声,害得周围那些女同胞都一脸鄙夷地望过来,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都钻下去。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哎哎,哥,你先听我说。”我连连止住他。

  不过我话没说完,他又瞪着虎眼冲我道:“张杨你这样就不够兄弟了,这么好的货,到现在搞上孩子,出了事才来告诉我。”

  我苦胆都要吐出来:“这哪能啊,我要是有了个女朋友,那还不是第一个找哥你喝上一壶?可问题是,这女人邪乎!”

  宇哥看我表情严肃,也就不说话,听我继续讲下去。

  我一口气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完,然后舀了一碗汤,咕噜咕噜地往下吞。

  “你是说,你在梦里和这女人上了几发,然后现实中,她就怀上了?我草,你小子还有这能耐?”宇哥指了指照片,一脸直疑。

  “我又有这能耐,首先我就在梦里把你给XO了。推荐huijindi.com问题是,我重来都没有见过这女人啊。”这家伙是个牛皮灯笼,瞬间我就被气得头晕目张。

  “你说这女人叫你老公?”宇哥问我。

  “对啊,甩都甩不掉!”我急声说。

  “张杨,要不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你这样P张图,自己骗自己也不是办法啊。”

  宇哥叹了一口气,那温柔的眼神看得我心里直慌。

  “滚犊子,老子说正经的呢!”我头都要炸天了。

  不过,下一秒我就被一个爆栗给敲得回过神来,“走,待会哥就陪你到医院走一回,不就是个恶作剧嘛,瞧把你小子给吓的。”

  我摸着额上隆起的小包:“哥呀,这样不好吧,人家刚出了车祸,我们就跑过去问长问短。”

  “怕个鸟,又不是我出车祸。”说完,三下五除二就把猪脑汤给灌了,宇哥拉着我上了车,朝着医院便飞驰而去。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宇哥开着大奔,我就坐在副驾驶座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

  “哪间医院?”宇哥问。

  “第一人民医院,就是上中环过去那间。”我说着,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前面。

  “哥,你是不是开错路,怎么开到郊外来了。”我疑惑地问。

  从“智香靓汤铺”出来,往左是市中心,往右则是郊区,不过我也记得好像是向左开的呀,可是现在怎么来到郊区了?

  亦或者是天色黑,开错了方向。

  “不可能啊。”宇哥喃喃道,不过当他看到附近的杂草野树,黯淡的路灯之后,也不由变了脸色。

  “或者是喝汤喝醉了。”宇哥晃晃脑袋,调了头,鼓起马力又飞奔而去。

  我们刚才在智香靓汤铺出来,跑了最多几分钟车程,不过,现在车速加快了,跑了十来分钟,怎么还是在郊外?

  我有点慌:“宇哥,你刚才到底调没掉头?”

  “草,掉不掉头你还没感受到啊?”宇哥狠狠吐了一口气:“淡定点,就快到市区了。”

  可是再过了五分钟,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变化。

  空敞的道路,黯淡的路灯,周围的树木和杂草。

  “哥,要不,停车看看?”我打破车内沉寂的气氛。

  不过宇哥脸色格外难看地说:“这车,不能停。”

第三章 撞鬼

我纳闷:“怎么不能停?”

  宇哥长长出了一口气:“你看看后车镜。”

  于是我朝着镜子瞧了瞧,只见镜子里,有一个女人在冲我们招手。

  女人蓝色短裙,俏脸美臀,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满脸的焦急。

  要是平常人在黑夜里,看到这样一对母子早就停车载上一程了,可是,这女人我们认识啊!正正是我照片上的便宜老婆。

  更渗人的是,我一看过去,她立刻动了动嘴唇,看嘴型,好像在说着“老公,老公”

  的样子。

  “宇……宇哥,现在的车速是多少?”我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不快,也就他妈的一百六。”我看到宇哥手上都出了汗,可想而知他也是紧张得要命,不过没表现出来而已。

  我顿时口干舌燥:“宇哥,你说牙买加的飞人时速能有一百六吗?”

  “这我倒不清楚,不过,你觉得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能有这速度么?”宇哥直瞪着后车镜,那里依然是蓝裙女人,抱着孩子在招手。

  “哥,这回你信我了吧,这女人邪乎。”我心里乱成一团。

  宇哥把车里的空调开到最低:“信有个毛用,搞不好今晚哥俩就交代在这了。”

  我正要说话,突然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拿起电话一接,是报亭的黄伯:“黄伯,怎么了?”

  那头的黄伯顿了一下,说:“小杨,送报的小伙你估计找不到了,失血过多,刚刚抢救无效,已经去了世。”

  “什么?死了?!”我大叫一声,这样我照片的线索不就断了吗。

  “叫个屁啊!啥死了这么激动。”宇哥被我吓了一跳,瞪着我问。

  “我们打算去看的那个,刚刚死了。”我咕噜一下,咽了一口口水。

  宇哥身子也是一抖,强笑一声:“你小子,这时候开这种玩笑,回去再收拾你。”

  嘴上这样说,可是明显宇哥心里是信了。

  “喂,小杨,小杨你怎么了?”电话那头的黄伯见我不说话,于是问道。

  我正要说话,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朝着另一个后车镜上扫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几乎把我魂都给吓出来。

  镜子里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自行车后边挂着两个大包,包上清晰地写着“人民日报”四个大字!

  这不正是每天给我送报纸,今天出了车祸,刚才黄伯说去世了的那个年轻人吗?!

  这时候,就算空调开着,我也觉得全身出汗:“黄伯,你说送报的年轻人,刚刚去世了?”

  “对呀,真是不幸,多好的小伙。”黄伯那边又是一阵感叹。

  一听这话,瞬间我就感觉全身冰凉,刚要说话,电话却“嘟”的一声,没电了!

  我记得我是充满电才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么快没电了呢?

  不过现在也不容多想,后车镜上的两个人,追得是越来越紧了!

  宇哥掏出电话扔给我,叫我报警,可是我接过电话一看,草,报个毛啊,屏幕都开不了,同样是没电了。

  我艰难地转了转头,望着宇哥。

  于是,我们两个就大眼对着小眼,就这样干瞪着。

  “草,死就死吧,杨子,系好安全带。”宇哥吼了一声壮胆,然后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狂奔而去。

  我和宇哥都紧咬着牙,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等天明。

  要是大白天,那我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现在是晚上,黑灯瞎火,再遇上渗人的东西,谁都得惊上三分啊。

  现在是七月,五点左右就有太阳,可是我看了看手表,刚才我们开了两个小时,现在才是凌晨一点。

  不过燃油量已然不多,要这个车速熬到五点,似乎有点难度啊。

  以前烈日当头的时候,我指着老天直骂,现在我多想他能晒我个焦黑……“宇哥,你说我们今天会不会就这样挂了。”我心里郁闷,昨天还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我是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患”。

  “没事,咱哥俩命硬着呢!”宇哥笑了笑。

  “没事,能拉着宇哥死,不亏啦!”我也笑起来,气氛倒也活跃了不少。

  车速已经到了两百二,车子呼噜哗啦地直冲,可是后车镜上的两人,依然是跟在后边。

  就这样子有过个两个小时,到凌晨三点的时候,终于,车子的燃油量见底了。

  “算了宇哥,反正也躲不过,停车吧,还不如痛快点。”我深深抽了一口气,似乎等会都不能在呼吸着新鲜的气体一样。

  “草,老子倒也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宇哥说了一声,然后减速靠边,踩着脚刹缓缓停车。

  “吱”,车子靠右边停了下来,我和宇哥都做足了准备,他娘的,要死要活都来吧,反正也没油了。

  说是这样说,可是咱俩谁都不肯下车。

  “杨子,你的老婆,你下去看看情况。”宇哥对我说。

  我眨巴眨巴眼:“哥,我不敢。”

  “那算了,继续呆着。”宇哥说完,干脆闭上眼。

  又过了一分钟,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再看看后车镜,蓝裙女人和送报青年依然还在。

  “草!这样等下去,老子更是瘆得慌,还不如给我来个痛快,杨子你待着,我下去看。”宇哥狠狠吐了一口气,起身就要下去。

  “不行啊哥,还是让我下吧,你要有出了点事,我该咋办。”我脱口而出。

  不过当我以为宇哥要慷慨就义,一脸郑然地要我坐下,自己下去时,他却猛地自个坐下,说了一句:“好吧,那你去。”

  我眼皮一跳,直想骂娘,靠,不带这样坑人的。

  无奈,我只好把心头提到嗓子眼上,颤抖着双手推开车门。

  车门刚打开,我还没下去,我开门的手就被一个手掌握住。

  然后一个声音从我后边传来:“小杨,可算找着你们了!”

  我全身一个激灵,抬头往上一看,不由惊呼出声:“黄伯?!”

第四章 黑蜡烛

“黄伯,你怎么在这?”我疑惑地问,宇哥也是望了过来,不过好歹见着个人,我们两个心里都有了底。

  漆黑的夜,黄伯扶着他那辆老二八自行车,对我笑了笑,说:“我是在市区那头,特地骑车来找你们的。”

  原来黄伯见我说道一半挂了电话,情知我们可能出了事,然后马上骑上自行车就来找我们。

  他说是使了点办法,才把女鬼赶走,这才找到了我们。

  “在我们那个年代,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懂一点风水。”黄伯笑着说。

  而宇哥却满脸惊讶:“这位黄伯对吧?我的车速都开了二百以上,你是怎么赶来的?”

  黄伯不说话,伸出手指指了指前面叫我们看。

  我抬头往前看去,只见街道灯火通明,马路上人满人寰,车辆川流不息,这不正是市区的中心么?

  可刚刚我们明明在郊外的啊。

  我们都惊出一身冷汗,更是疑惑地望向黄伯。

  “先回我的报亭去吧。”黄伯说了一声,报亭离这也不远,于是乎黄伯骑车先行,我们到附近加满油,相继来到报亭。

  来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天色也准备作亮。

  宇哥递给黄伯一根烟,然后两人就在我旁边吞云吐雾起来。

  “你们是撞了邪,被鬼物缠上了。”黄伯吐了一口烟,接着又道:“尤其是你,小杨。”

  “我?我怎么了?”我急忙问。

  “小子别急,听黄伯说。”宇哥冲我瞪了瞪眼。

  “今天小杨你来的时候,我就见你眉间带煞,可是又怕说出来你会不信,所以只好叫你先回家呆着,尽量别出门。”黄伯继续说:“可没想到,还是撞上了。”

  我就说嘛,怪不得我在等送报的年轻人时,黄伯总是叫我留下电话,然后先回家。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我暗想自个怎么这么倒霉,无缘无故咋遇上鬼了。

  “凡事皆有因果,小杨,你先说说,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黄伯问我。

  “这个嘛……”我不由红了红脸,然后把梦遗女人、快递“杜蕾斯”、超市沐浴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黄伯。

  “然后,就是今晚我们在车里遇上的怪事了。”我一口气把全部说完。

  “杨子,那杜蕾斯你是打算跟谁用的?”宇哥却突然凑过来,一脸坏笑。

  我满头的黑线:“哥,现在这不是重点好不?”

  这时黄伯开口了,不过一说话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怪不得,原来如此啊。小杨,你的确是跟那女鬼结了婚。”

  “嘎?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头都炸了,这女人我见都没见过,结哪门子的婚。

  “就是你梦见她的那一刻,结的冥婚。”黄伯缓缓道:“这事可大可小,要是处理不当,轻则自身丧命,重则祸连九族。”

  “挖槽,这么严重!”我拍着大腿,激动地跳了起来。

  “这样,黄伯你给想想办法吧。”倒还是宇哥镇定,递给黄伯一根烟,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放心吧。”黄伯点了点头:“小杨,你现在先回去睡一觉,等中午的时候,我想好办法,再打电话叫你过来?”

  见黄伯这样说,我的心里才定下来,于是跟黄伯道了声谢,然后才跟宇哥回家去。

  “哥,不如今天就来我这挤一挤?”我问。

  “也好,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睡醒顺便去看看情况,他妈这事真是太诡异了。”

  宇哥现在说话都还有点紧张。

  虽说将近天明,可是本来要我自己一个在家心里也是没底,现在见宇哥这样说,心里才没那么慌,毕竟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好得多。

  我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两个人倒头就睡到床上,一直到中午两点才被黄伯的电话吵醒。

  “小杨起来没?现在赶快过来报亭这里。”黄伯那边的声音有点急促。

  “好,好。”我见黄伯着急,自己也不由慌了,赶忙推醒宇哥,两个人简单洗刷了一下,二十分钟后便来到黄伯的报亭里。

  “黄伯,出什么事了吗?”一下车,我就急着问。

  “嗯,出了点状况,我今早替你掌了手香,结果是三短两长。”黄伯对我说。

  “三短两长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摸不着脑袋。

  “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三短两长,你现在状况非常不乐观。”黄伯沉声道。

  “那要怎么办?”我还没说话,宇哥就抢先一步问。

  我心里一阵慷慨,果然不愧是我的铁哥,我平时的揍没白挨啊。

  黄伯顿了顿,然后说:“今晚,必须要有所行动了。”

  我纳闷:“行动?”

  “对,”黄伯的眼里闪着精芒:“今晚,我就把你身后的鬼,给揪出来。”

  说完,黄伯就关了报亭,回家收拾一下家伙事。

  而我,则拿上黄伯给的那张救命清单,到香火铺去买一些必需品。

  而且,黄伯说,今晚只能是我自己到场,宇哥来了也是白搭。

  于是我就坐着宇哥的车,到了卖香火的那一条街,然后就把宇哥赶了回去。

  “你小子敢出什么幺蛾子,老子下去了决不饶你!”宇哥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让我差点飙泪的话。

  收拾好心情,我瞧了瞧黄伯给的那张清单,都是些香、烛,纸钱,鞭炮等祭祀常用的东西,不过上面的“黑蜡烛”,我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黄伯叫我到香火店去购买就行了,于是我也没想太多,坐车就来到旧市场。

  这里专卖一些古玩呀,二手器具等东西,而香火一条街也在这里。

  我四处逛了逛,走进一条街的最后一间店铺里。

  店里头只有一个老太太,我来的时候刚好有几个人出来,看来生意还算不错。

  我把清单递给老太太,说要上边的东西。

  老太随便扫了一眼,然后一边给找一边喃喃:“冥币、贡香、黑蜡烛……”

  “慢着!”老太太突然的反应吓了我一跳。

  我以为是她这里没有上边的哪样东西,刚想说不碍事的时候,老太太却一脸置疑地望着我,说:

  “小伙子,你要买黑蜡烛?”

梦魇桃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魇桃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热门小说《妻子的野性》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妻子的野性》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妻子的野性正文第2章谁的孩子我先洗完从卫生间出来,进入卧室躺在床上,脑海里一会是唐佳屁股上的巴掌印,一会是那个神秘的短信,心里很不安宁。在唐佳升职之前,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还是很和谐的,每周起码有两次高质量的性生活,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唐佳主动发起攻击。可是在她升职前后,对我就有些冷淡,她的身体似乎逐渐开始排斥我。正胡思乱想,全身光溜溜的唐佳进入卧室,看着我笑了一下,双手按在床沿上,缓缓爬向我,一边接近我一边问道:“老公,今晚你要怎么蹂躏我呀?

  • 热门小说《等着时光等着你》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等着时光等着你》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等着时光等着你第2章怀孕慕战北离开之后,宋七月失眠了。灯光璀璨的偌大客厅里,看着茶几上的离婚协议,她嘴角的笑凄凉又绝望。十三年了!这段卑微的感情也该结束了!她一直知道,自己不该爱上慕战北,这个从小就出类拔萃的男人,这个姐姐宋苒苒也一直心仪的男人。所以一直以来,她的爱都默默无声。因为她知道比起漂亮端庄又有高学历的姐姐,仅仅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就是不配和他站在一起的。可是三年前,在慕战北和宋苒苒的婚礼前夕,宋苒苒因为救她,被一群流氓强暴轮奸……

  • 热门小说《致命的爱情》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致命的爱情》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致命的爱情第2章还好意思跟我谈良心?当初,霍明赫单膝跪地向她求婚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对于一个从小父母双亡的人来说,家,对她来说有着天大的意义!她以为,她终于找到了人生的依靠!可是一切的幸福都在婚礼那天彻底成为泡影,她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回到卧室,米兰把医药箱拿出来默默地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那桌丰盛的饭菜是她一个人做的。霍冰冰说,米兰不能在这个家里白吃白住,所以即使佣人成群,她也逼着米兰承担大部分的家务。因为霍冰

  • 热门小说《赠他满腔爱恋》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赠他满腔爱恋》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赠他满腔爱恋第02章不光下贱,还冷血吱嘎....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映入眼帘的是颜晓柔那张清纯如莲的脸。真的是很清纯,清纯到弄死养母就为了永远享受颜家的一切,清纯到亲手放火烧掉陆家嫁祸到自己身上。“想不到那么凶猛的药还不能弄死你,颜欢你还真是命硬!”颜欢挑眉,“那是,比不得那些个命比纸薄的,上个床还得带着急救医生。”“你!”颜晓柔被踩重痛脚,眼神如同尖刀般插在颜欢身上,故作温柔的表情崩裂,蹭蹭蹭地走上前,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颜欢偏

  • 热门小说《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第二章:遇见好人“怎么回事”刘成走出来阴沉着脸斥责着那几个穿西装的男人,林晨风好不容易过来一趟,这些不争气的东西究竟搞出什么幺蛾子。“刘老板,这个女人是夏总拍卖到的,刚刚把夏总咬伤了逃出来。我们现在抓她回去给夏总一个交代”带头的那个小厮慌忙说道。“既然是这样,就把她带回去。”刘成看了一眼林晨风怀里的白桑榆。姿色不错,可是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坏了他人间净土的规矩,关键是还撞到林晨风怀里。“林总裁,不好意思惊扰到您了,您

  • 热门小说《特种保镖在都市》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特种保镖在都市》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特种保镖在都市好彪悍的小妞也不知道易泉的皮鞋是什么东西做的,把钢笔头盖踩出一道凹痕,那本是一支十分精致的钢笔,如此一来便等同废铁了。等易泉看清钢笔主人相貌的时候,不由暗暗吃惊,都说青云市不但经济发达,而且还盛产尤物,果然名不虚传,这妹子堪称极品,和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美女有得一拼。看这女孩子的年龄和打扮,不难猜测出是个学生,估计在校花榜上绝对有名,长发披肩,雪白肌肤晶莹剔透,大约一米六五的苗条身材,十分惹火,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胸前打了

  • 热门小说《我的老婆是女神》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老婆是女神》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的老婆是女神拒绝女神洛冰雅当然不是在勾引周枫,她喝醉了,她浑身发热,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但周枫的心跳瞬间加快了起来,房间里面充满了暧昧的气息。我热……洛冰雅的手在胸口位置动来动去,周枫看到洛冰雅那饱满的胸部,不禁一阵遐想,不行,我不能和这女人发生什么。内心一阵挣扎之后,他去了房间的外面,在走廊上呆着。……凌晨两点,洛冰雅才醒过来,此时,她完全酒醒了。当她看到自己露在外面的雪白大腿之后,顿时花容失色,心想自己是不是被周枫给那个啥了

  • 热门小说《那时花开》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那时花开》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那时花开第二章:你真恶毒林悦走出产检室,医生的话在耳边迂回不散:“林小姐,你的宝宝已经十二加三周,很健康。”宝宝………她指尖抚摸着肚子,眉头却成解不开的结。林悦如游荡的鬼魂虚浮的穿行在医院走廊,身侧全是成双入对的人影。霍炎霆,他在哪?自从林允醒来她没再见过他,仿佛彻底的消失在她生命里。林允………他定是寸步不离的候在她身侧吧?恍恍惚惚,不知走了多久,等三魂七魄抽回,却已经站在了林允病房外。那场次事故后,林悦没来探过林允一眼。世人说她铁石心肠,

  • 热门小说《爱是星辰倾余生》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是星辰倾余生》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是星辰倾余生第2章你敢伤害她?霍依人没有系上安全带,所以车祸的撞击让她额头受了伤,蜿蜒的鲜血顺着她白皙的脸蛋流下,看着十分狰狞。“霍依人,你回来了?”霍轻轻怔楞开口,她没想到自己会在今晚遇见她。不过也正好,霍依人回来了,这样白冷擎就能放过她了!“正好你……”可霍轻轻的话说到一半,却被霍依人打断,她一脸心痛受伤,连声音也是委屈无比的。“姐,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要害我?”霍轻轻没听懂她的话:“你说什么?”霍依人哭了起来,痛斥着霍轻轻:“

  • 热门小说《高唱爱情似火》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高唱爱情似火》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高唱爱情似火第2章你吃醋了?男人皱了皱眉,显然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惊扰美梦,不太愉悦。他睁开眼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映入眼帘,先是闪过一丝茫然后,又恢复清明。“几点了?”他一开口,声音就带着点n感的沙哑,十分悦耳。“凌晨一点。”“还早。”他说着,又阖上眸子,动作自然的将她往怀里拉了拉,问道,“这次拍戏在外呆了多久?”高歌两只眼睛弯成月牙,笑着道,“一个月零七天。”男人哼笑一声,“你倒是记得清楚。”“那当然,着急回来见你嘛。”男人捏着她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