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点天灯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11: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点天灯

第零零二章 凶妇翠祥嫂

  翠祥嫂是村中有名的凶妇,这凶名不是因为她脾气凶,而是说她命凶。来自huijindi.com

  刚刚过门,新婚之夜还没洞房,老公就突然心肌梗塞死在了床上;不过半年时间,原本极为健朗公公婆婆,亦是相继病逝。

  翠祥嫂是从外乡来的,长得十分漂亮,瓜子脸,樱桃嘴,脸上总是透着淡淡的腮红,笑起来更是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乃是我陈家沟的第一大美女。

  这夫家人一下子全死了,她自然成为了村中闲汉的目标了。不过,她却是个贞贞烈妇,这几年不但没有离开,也没有改嫁,一直为夫家守寡,更是用扫帚将那些有所图的人给打了个狗血淋头。

  而后,慢慢的,村中开始有了流言。

  村中人都说,翠祥嫂是凶命,将婆家一家都克死了,从此,很少有人跟她来往,甚至都不怎么愿意从她家门口过了。

  听说,从她家门口过,都有可能会被她凶命克到,惹上晦气。原文huijindi.com

  可是,这小肥拉我到这里来,这不是寻晦气又是什么?

  见我大嚷大叫,小肥脸色大惊,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唇,将我拉到了墙根底下“小声点,别让人给发现了。”

  看着小胖紧张兮兮的模样,我十分疑惑,却见他从院墙的小洞不停往里面打量,于是跟着看了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血脉膨胀起来。

  院墙小洞的另一边,居然是翠祥嫂的卧室的后窗,此时窗户大开,她上身就穿着一件小背心,下面一个裤衩头,头发还湿漉漉的,正在用毛巾不停地擦拭着,显然是刚刚洗澡出来。

  青春,是悸动的,尤其是正在发育期的我们,之前可没少幻想过翠祥嫂这个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此时不由得变得极为亢奋起来。

  农村人都结婚早,翠祥嫂此刻不过二十几出头的年纪,看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我心中暗想,恐怕就连我们高中校花刘婷婷都比不上。

  到现在,我终于知道,小肥为什么如此激动,如此亢奋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这确实是一件让人亢奋的事情。

  翠祥嫂已经穿上了睡衣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小肥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了看身边同样沉浸在惊骇中的我道“五行,俺没骗你,没白来吧。”

  虽然视觉的巨大冲击让我有些兽血沸腾,我心中总是觉得怪怪的。虽然这翠祥嫂是个凶妇,倒也算得上是一个贞洁女人了。我们这般行径,要是被人知道,就是毁了她的名节了。

  “小肥,你怎么……”虽然心中觉得不妥,但是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我看了看小肥,便想问他怎么知道的。

  显然,小肥不可能是刚刚发现的,应该是早就知道。小说点天灯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每个周五,她都是这个时候洗澡。”小肥一脸坏笑,身子不停地扭动着,显然极为兴奋。

  “你……”我欲再问,却突然听到院墙的另外一边,出现了奇怪的声音。

  “呃!嗯!”似乎是喃喃细语,又似乎是痛苦的呻吟。

  我和小肥对视一眼,明显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不由自主地循着洞眼朝里面看了过去。

  落入视线的,是一个巨大的屁股。

  翠祥嫂此刻匍匐在地上,丰硕的屁股翘得老高,挡住了我们所有视线,看不出她正在做什么,而听得她喃喃细语,在念叨着什么。版权huijindi.com

  “她这是在做什么呢?”小肥转头看了看我,奇怪道。

  我亦是不知道如何回答,缓缓摇了摇头“难道是信教了,在祷告?”

  我们高中的地理老师就是一个什么教徒,每次吃饭睡觉之前,都要这么趴在地上祷告一番,我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只是,翠祥嫂的举动,再一次让我们震惊。只见她祷告完,爬了起来,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而就在她刚刚祷告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碟子,上面铺着一块红色的布,布上更是画着两条鱼,一黑一白,旁边还有许多我们不认得的字。

  就在我们惊疑的时候,床上的翠祥嫂居然开始动了起来,不停地扭动着她那曼妙的身躯,手在身上不停的抚摸着,更是发出了诱人的声音。

  惊疑,除了惊疑还是惊疑,想不到一直端庄如斯的翠祥嫂,居然还会有如此妖娆下作的一面。推荐huijindi.com

  “五行,想不到……”小肥耷拉着两条鼻血,双眼发直地盯着前方道。

  “别出声。”一把捂住了小肥的嘴巴,我赶紧将他拉着坐到了地上。

  因为,我发现,就在我们盯着翠祥嫂看的时候,房间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而且,刚刚他还正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只是,那个男人的模样,怎么会如此模糊,居然以我2.0的视力,都好像看不清楚他的脸一样。

  就在我还担心那个男人有没有发现我们的时候,屋内又开始了动静,翠祥嫂的娇喘声变得激烈起来,甚至还夹杂着床铺快要散架的嘎几声。

  即使我们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亦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我和小肥又大着胆子从墙洞中看了过去,我却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

  翠祥嫂身上还是穿着那套睡意,整个人平躺着呈大字型,刚刚突然在房间中的那个男人,却趴在了她的身上,正在不停地起伏着。

  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灯,光线并不暗,可是即使我再怎么努力去看,都看不清楚那男人的面容,甚至,我觉得那个男人的身躯,更像是一团雾气覆盖在了翠祥嫂的身上。

  “五行,小肥,吃饭了。”胖婶的呼唤声在竹林的那一边响了起来,看来是饭做好了,来找我们吃饭了。

  我们正看得口干舌燥,胖婶这一嗓子让我们吓了一大跳,小肥更是“啊”的一声,轻唤了出来。

  显然,小胖的声音惊动了翠祥嫂身上的那个男人,我发现他的目光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身上的雾气突然一下子淡了许多,但去让人感觉更为模糊了。

  我能够感觉到,那个男人已经发现我了,而且更是感觉到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冰冷的寒意。

  一股恐惧从心底油然而生,我亦是不顾得再看屋中的翠祥嫂,抓着小肥慌忙连滚带爬地钻进了竹林中。

  “妈,我们在这玩呢,这么快饭就做好了吗?”不得不佩服小肥的演技,此时走到竹林的边缘,若无其事地朝胖婶道。

  “这天都黑成这样了,你们俩怎么还在竹林里玩?”看到我们,胖婶走了过来训斥道。

  我不禁一惊,这才发现,天真的已经全黑了。

  惴惴不安地跟在胖婶身后来到了餐桌前,看着桌上我平时最爱吃的红烧肉烧板栗,我居然一点食欲都没有,脑中更是不停地浮现着翠祥嫂身上那个男人看向我的目光,觉得身上寒意袭人。

  胖婶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摸了摸我的额头“哎呀,五行,你身上怎么这么冷啊?是不是刚刚在竹林里着凉了?”

  “胖婶,我没事。”我强挤出一丝笑容“可能是刚刚外面风太大,我吃饱了,回去睡会先。”

  一筷子敲在小肥去抓红烧肉的手上,胖婶愣了愣神,明明饭还没开始,怎么我就饱了?不过看到我确实像不舒服,她也没有阻拦,接着道“小肥,你送五行回去。一会让他多盖床被子,暖一暖。”

  顾不得烫,捞起一块红烧肉塞到嘴里,小肥站了起身“走,五行,我送你回去。”

  不过几步路,就来到了我家中,我紧张地盯着小肥道“小肥,你认得今天那个男人吗?”

  “男人?什么男人?”小肥一脸疑惑道。

  “就是翠祥嫂身上那个男人啊!”我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小肥再道。

  “翠祥嫂身上的男人?”小肥越听越疑惑,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道“五行,你不是烧糊涂了吧,翠祥嫂一个人在那闷骚呢,哪有什么男人啊?”

  我还想再说,小肥一把捂住我嘴唇“这事情可是千万别跟人说,要是让人知道了,可就不得了了。”

  “你是说翠祥嫂偷人?”我再道。

  “我说,五行,你是真傻了还是假傻啊?”小肥脸色微怒“翠祥嫂就一个人在屋里,偷什么人?我是说我们俩偷看啊……”

  小肥一再坚持,翠祥嫂屋中就她一个人,而且看他表情不似作假,心中虽然疑惑,我却不好再说什么。

  送走了小胖,我一个人躲在了被窝里,脑子里不停地浮现着那个男人最后看向我的那个感觉,顿时觉得寒意阵阵。

  这一夜,我病了,烧到四十度,人事不省,若不是爷爷回来的及时,恐怕就那么报销了。

  等我烧退醒来的时候,爷爷正坐在我的床边,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你小子,今天去哪里了?”

  “我在屋中睡了一天,然后晚上去胖婶家吃饭了。”我自然不敢把和小肥偷看翠祥嫂的事情说出来。

  “是吗?再没出门?”爷爷面色霜冷,眼中闪出一道厉色。

  我家和翠祥嫂家中间的那片竹林,也算得上是坟山的地界,我在想,是不是因为天黑我还在竹林中,像之前那样染上了怪病,自然不敢再隐瞒“下午醒来的时候,我和小肥在竹林中玩了会,不小心玩到天黑才回的胖婶家。”

  “仅仅是这些吗?”显然,看着我倔强地摇了摇头,爷爷长叹了一口气,显然并不相信我,良久方才道“小肥和翠祥嫂,都病了。”

  小肥、翠祥嫂,都病了?

  我不禁大骇,那个男人呢模糊的影子,再一次浮现在我脑海中。

  难道……

第零零三章 小肥重病

  我病了,小肥病了,翠祥嫂病了,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突然出现在翠祥嫂房里的那个男人,一股寒意从心底生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爷爷的脸色变得极为严肃起来,而且看的出来,他此刻十分担心“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不该看的东西?我的脸色一凛。

  在农村,遇到男女一起做那种事情,是很不吉利的事情,听人说,那事完之后,会有很多气场在,会给人带来霉运。

  就是家里来了客人,一般男女客人都不会同房睡,哪怕是夫妻也不可以。其实也就是因为这气场的问题,若是这男女客人把持不住,晚上睡在一起做了那事情,把阴晦的气场留下,那么主人也就会要走霉运。

  虽然,若是按照老师的说法,在科学道理的光环下,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但是在这个时候,想到那个看不清他脸庞的男人,想着他发现我们之后,突然变得飘渺的身躯,想到他最后朝我看过来的那股寒意,我的心中顿时变得拔凉拔凉。

  在爷爷的一再追问下,我终于把在翠祥嫂家看到的情形说了出来。

  自然,不会告诉他,我和小肥去偷窥人家的,只是说,在竹林玩的时候,听到翠祥嫂家里有异动,于是过去看了看,却发现了那东西。

  本以为爷爷会大发雷霆,却不料他听说完,一屁股跌坐在我床前,口中喃喃道“冤孽!真是冤孽啊!”

  不顾我一脸紧张,爷爷站了起来,走出门外端了一碗水进来,看着我一口气喝完了,方才长吁了一口气“你小子在家好好呆着,我去看看小肥,一会再回来找你。”

  十五瓦的灯泡并不太亮,泛着淡黄色的光芒,屋中光线有些昏暗,几个飞蛾不停的撞打着灯泡,发生咚咚声,想到翠祥嫂身上的男人,我心中害怕,我想让爷爷留下陪我,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看着他长叹了口气,朝门外而去。

  “爷爷,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小肥吧。”看着爷爷前脚踏出了门口,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即使爷爷生我的气,我也要跟着,此刻可不愿意再一个人呆在家中。

  出乎意料的,爷爷居然没有反对,反而转身朝我走了过来“嗯,你跟着我也好,免得我担心。外面风大,多披件衣服吧。”

  不知为何,我的眼睛突然有些湿润,原来,依赖爷爷的感觉,是如此让人心情心安。似乎,呆在爷爷身边,我就不用担心那个男人再出现在我脑海中了。

  我家和胖婶家不远,爷爷也不愿意用手电,反而拿起了他平日晚上巡视坟山用的灯笼,拉着我朝胖婶家走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爷爷的背上,多了一个长背包。

  不对,与其说是长背包,不如说是一个长布袋,而且感觉到,那布袋中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哟!三爷和五行来了啊?”胖婶正在缝补衣服,看到我们的到来,慌忙站起了身。

  “胖婶,孩子好些了吗?”爷爷关切地问道。

  “哎!早知道,我就不让他一口气吃那么多红烧肉了。”听到爷爷的话,胖婶轻轻抽泣了起来“刚刚村医来过了,给他吃了些药睡下了,还没醒呢。”

  跟在胖婶身后,爷爷和我来到了小肥的房中。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小肥病得比我还重,只见他牙关紧咬,脸色苍白,身子不停颤抖着,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哎呀,怎么又这样子了?”胖婶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扑到小肥的身上“三爷,这村医的药好像没用。”

  突然,胖婶亦是注意到了爷爷身后的长布袋,脸色变得极为紧张起来“三爷,难道小肥……”

  “哎!”爷爷亦是跟着叹了口气“刚刚我也问过这小子了,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

  “啊!”胖婶脸色大惊,目瞪口呆地盯着爷爷,良久方才道“三爷,你可以要帮我救救我家小肥啊。”

  “你放心,我这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爷爷脸色变得极为凝重起来,点了点头,又转头看着我“胖婶,你去烧一大锅开水来,用洗澡桶装到这屋里来。”

  胖婶去了,爷爷将背上的长布袋给拿了下来,从中间掏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知道,爷爷要做法事了。

  爷爷做法事的时候,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在身边看着,自然也不可能让我跟着。可是这一次,居然带着我,我心中的那份好奇心顿时升了起来。

  毛笔、糯米、朱砂、桃木剑、纸钱、香烛,有些东西我还是认得的,不过也有些东西我并不认得,一大叠黄色的纸张,一些像沙子一样粗细的粉末,还有一包很细很细的粉末。

  爷爷不说话,我也不敢打断他,直到最后,他居然从袋子里掏出来一只活公鸡,我再也忍不住了“爷爷,小肥是中了邪了吗?”

  爷爷没有理我,抓起一把糯米扔到了小胖的床上,而后点起来几张纸钱,口中念念有词。等纸钱烧完的时候,床上的小肥,居然神奇般地安静了下来。

  “你小子可听好了,小肥能不能救,可就落到了你身上。”转过身来,爷爷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着落在我身上?”我不禁一愣。

  “不错。我刚开始也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严重。”爷爷沉重地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道“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救他。”

  小肥可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损友,一起上树掏过鸟窝,一起下水摸过河鱼,今天傍晚还和他一起去看了寡妇洗澡,若是我能够救他,我又怎么能够不救。

  “爷爷,若是我真能够救小肥,你就直接说,让我怎么弄吧。”一股豪气冲天,我拍了拍胸脯大声道。

  “嗯,算我没白养你小子,算你胖婶没白疼你小子。”爷爷笑了笑“时间不多了,咱们赶紧开始吧。”

  赶紧开始,说白了,也是爷爷赶紧开始了,只见他抓起毛笔,沾了一些朱砂,就在那些黄纸上不停地写了起来。

  黄纸都是八寸来长,三寸来宽一张,爷爷说,这叫符咒。

  不过片刻,十几张符咒便将小肥的身上和床上都贴了个遍,而最后一张,爷爷居然将他烧了丢进了床头的一碗清水中。

  “把他喝了。”爷爷看了看一脸疑惑的我道。

  接过水碗,我不禁再一次疑惑了,刚刚明明看到燃烧符咒的灰烬都落到了碗中,可是如今碗中的水却依旧没有任何杂质,甚至依旧极为清澈,不见一丝浑浊。

  我顿时明白,这恐怕和每个月十五晚上,爷爷带我拜山之前喝的水,差不多吧。

  看着刚将碗中的水一口气喝干,爷爷点了点头,又自顾忙自己的去了,一直到胖婶提着泡澡桶走了进来。

  “小子,自己泡在澡桶里去。”爷爷自顾忙着,头也没回,命令道。

  在胖婶的帮助下,调好了水温,我钻进了水桶,整个热水都没到了脖子的位置,倒还是极为舒服。

  这时候,爷爷终于忙完了,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抓起两把粉末丢进了洗澡桶中,同时又抓起公鸡割开了脖子,让鸡血洒了下来。

  “爷爷,这是干什么?”我吓了一大跳,慌忙想要站起来。

  “不想死,就给我蹲好了。”爷爷一声暴喝,脸色变得极为严肃,更是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将我生生给重新压回到了桶中。

  看着爷爷凝重的模样,我亦是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得蹲在了洗澡桶中,看着和着鸡血的热水,让我身上慢慢染红了。

  “胖婶,你先出去吧。”爷爷摆了摆手,下了逐客令。

  看着胖婶关上门,爷爷盯着我道“小子,好好坐在里面不要乱动,不然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不但你有危险,就连小肥都得丧命。”

  爷爷话刚说完,一股寒意充斥了整个屋子,我都可以感觉到,脸上的皮肤都冻得有些刺痛,不禁暗暗庆幸,幸亏爷爷有先见之明,给我准备这桶热水了。

  除了滴在洗澡桶中,爷爷刚刚还留了小半碗鸡血,此刻蘸了一些在桃木剑上,其余的都洒到了小肥的身上。

  小肥似乎十分害怕那些鸡血,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可是却如同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怎么都挣扎不开。

  小肥突然瘫软了下来。

  在我惊骇的眼神中,雾气,淡淡的雾气从小肥的身上冒了起来。

  当雾气升起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男人的影子。

  我看不清他的面庞,我看不清他的身躯,但是此刻我能够看到,那个男人,从小胖的身上爬了起来,开始慢慢朝我走了过来。

  头顶上寒气逼人,可是我却感觉到身边周边的热水,突然变得滚烫起来,准确的说,是洗澡桶的水,开始沸腾起来,我甚至还可以听到开水沸腾的声音。

  那个男人,走到了洗澡桶的旁边,我发现我像被定住了一般,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看着他的手,缓缓朝我伸了过来。

  我想叫,可是却叫不出来;我想跑,可是却挪不动脚步,浓浓的恐惧,深深的绝望,从我身体中涌了出来。

第零零四章 陈二奶奶

  即使,几乎是面贴着面了,但是我依然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但是我却可以感觉到,那个男人给我带来的那股冰冷的气息,仿佛就如同从地底深渊带出来的那种冰冷,让人寒彻透骨。

  深深的恐惧从心底涌起,饶是躲在热水中,亦是感觉到自己深处在极地冰山中一般,我想躲避,可是却无处可躲。

  无意中,我的眼睛瞟到了一旁的爷爷身上,发现他的脸色亦是变得极为紧张,手中紧紧握着喷满鸡血的桃木剑,紧紧地盯着我。

  我想叫爷爷过来帮我,可是却发现,我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男人凑到了我跟前,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他是在微笑,而那带着雾气的朦朦胧胧的双手,朝我的头顶抓了过来。

  不停地颤抖着,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的手按到了我的头顶,心中的恐惧更盛。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鬼东西,但是他必然不会是个好玩意儿,甚至我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时间,就这样慢慢渡过,而对于我来说,这仅仅数秒的时间,就仿佛如同度过了一年。

  在这一刻,我觉得,或许,最让人恐惧的,并不是死去的那一刹那,而是死亡前的那漫长的等待。

  “嗞嗞!”就在男人的双手按倒我头顶的时候,他却如同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般,居然还发出了如同被烧焦的声音。男人在不停的挣扎着,想要将手从我的头顶下拿下来,却发现不管他怎么挣扎,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不光是头顶上感觉到的寒意,还是刚刚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寒意,此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个男人给我的威压感亦是荡然无存,而换之而来的,却是一丝丝清爽的气息从头顶流入了我身体各处,跟热水的暖意中合起来,让人无比惬意。

  刚开始,我十分害怕这个男人来到我面前;而此刻,我却十分享受这个男人给我带来的惬意。

  包裹着男人的雾气,变得越来越稀薄起来,我甚至可以感觉到男人因为惧怕就产生的颤抖。

  只是,随着他身上雾气越来越稀薄,他在我面前的影像亦是越来越淡,几乎变成了透明般,而最后竟是消失不见了。

  “呼!”的一声,我从洗澡桶站了起来,只觉得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解脱感,更是精力极为充沛,就仿佛刚刚被打过兴奋剂一般。

  “感觉怎么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爷爷已经站在了我身边,此刻正一脸笑吟吟地盯着我道。

  “爷爷,怎么回事?”我盯着爷爷疑惑地道“那是什么东西?”

  爷爷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笑了笑“以后爷爷再跟你说,先去看看小肥怎么样了。”

  小肥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头上的汗珠也不见了,此刻已然睡着,甚至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梦到了什么妙事一般。

  “看来,小肥都没事了。”爷爷上前翻了翻小肥的眼皮,长吁了一口气道。

  “三爷,五行,你们怎么来了?”小肥突然睁开了眼睛,疑惑地看着我们道。

  “小肥,你终于醒了啊?可是吓死娘了。”胖婶一直守在门外,此刻听到小肥的声音,再也忍不住冲了进来,一把将小肥抱在了怀中。

  小肥,是中邪了,而且中的,就是那个雾气中男人的邪气,而小肥似乎还浑然不觉。

  不过,这也让我肯定了,小肥当时并没有骗我,他根本就看不到突然出现在翠祥嫂房间的那个男人。

  小肥没事了,而我亦是生龙活虎,似乎一场大祸就此消弭于无形,但是看到爷爷脸上并没有一丝笑容,我却隐隐感觉到,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爷爷,怎么了?”我看了看爷爷,有些疑惑道。

  “小肥的阳气还算旺盛,却是可以挺住了。哎,恐怕那丫头,是熬不过今晚了。”爷爷长叹了一口气道。

  那丫头,我心中猛然一惊,难道是,翠祥嫂?

  “三爷,听说翠祥嫂也是得了跟小肥一样的怪病,会不会?”胖婶突然变得极为紧张起来。

  胖婶心地十分善良,虽然怕翠祥嫂给自己带来霉运,不怎么来往,但是毕竟两家住的比较近,看着女人清苦,偶尔也会送些山货、瓜果什么的给她,此刻听到爷爷叹气不由亦是对翠祥嫂有些担心。

  “爷爷,我们想办法救救翠祥嫂吧。”我看了看爷爷,良久方才鼓足了勇气道。

  不管怎么说,若不是我和小肥两个人去偷窥人家,翠祥嫂也不会被重疾缠身。而且,我们都是热血青年,那女人都让我们给看了,若是能够救她一命,也算仗义。

  “是啊,三爷,我们就救救翠祥嫂吧。”想不到,小肥居然还是个情种,此刻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央求起爷爷来。

  爷爷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整个屋子顿时变得极为安静起来。

  胖婶亦是盯着爷爷,看得出来,她也希望爷爷救翠祥嫂。

  “胖婶,你再去村里买两只公鸡回来。”思考良久,爷爷终于做出了决定。

  胖婶脸色一喜,转身就要出门,却又被爷爷叫住“记得一定要没阉割过的,三年以上的公鸡才行,冠子越红越好。”

  胖婶出门了,爷爷又让小肥去烧几锅开水,房间内只剩下了我们爷俩二人。

  “五行,你真的决定了,要去救翠祥嫂?”爷爷居然奇怪不再叫我小子,而是改叫我名字了,而且脸色变得极为凝重。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翠祥嫂穿着背心和裤衩头的模样,不禁精虫上脑,脸色一红,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不错,算我没看错你。”爷爷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你遇到刚刚那个东西,可还害怕?”

  刚刚那东西?我自然明白,爷爷说的是从小胖身体里钻出来的那个男人,那个突然出现在翠祥嫂房间的那个男人。

  想到那个朦朦胧胧的身影,我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盯着爷爷,试探着问道“爷爷,那是什么东西?后来他去哪里了?”

  爷爷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露出了一丝苦笑“那东西叫蛇人,爷爷没有时间给你解释那么多,若是你想救翠祥嫂,那我们就得抓紧时间。而且,你要有心理准备,救翠祥嫂的时候,遇到的会比刚刚那个小肥那个更为厉害。”

  蛇人?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我不禁有些惊讶。不管它是什么东西,但一定不是好东西。

  尤其是,想到翠祥嫂躺在床上,被那什么蛇人捣鼓着的场景,我就觉得十分气愤,顿时脸色亦是变得通红“爷爷,我不怕,你就说我们该怎么弄吧。”

  爷爷带着我回家了,又准备了一些物事,这一次还给我带上了一个桃木项链,等我们再回到胖婶家的时候,她已经买回了公鸡,小肥的开水也烧好了。

  翠祥嫂生病的时候,是陈二奶奶在照顾她,当时就是陈二奶奶告诉胖婶和爷爷,翠祥嫂生病了的。

  陈二奶奶是翠祥嫂婆婆的妹妹,早年丧偶,膝下无儿无女,一个人独自守着陈家沟的祠堂,倒是与翠祥嫂关系还算走的近。

  看到我们的到来,陈二奶奶明显有些吃惊,慌忙迎了出来,朝我爷爷道“三爷,您怎么来了。”

  “这丫头也是个苦命的娃娃,不管成与不成,就让我试试吧。”爷爷长叹了一口气,盯着陈二奶奶道。

  陈二奶奶居然出奇地沉默了,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良久方才道“三爷,此事恐怕十分棘手,还是不……”

  “陈二奶奶,既然我来了,自然就会有分寸。”爷爷淡淡笑了笑道。

  陈二奶奶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突然目光落到了我身边的桃木项链,似乎明白了什么,摸了摸我的头颅道“真是个乖孩子。”

  我和陈二奶奶并不是很熟悉,除了每次正月要去祠堂拜祖宗的时候会她见上一面,平日很少见到,此刻见她关切的看着我,心中亦是有着一丝感动。

  “五行,让我看看你的手好嘛?”陈二奶奶慈祥的看着我笑道。

  举起了右手,我送到了陈二奶奶的面前,却是不知道她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要求,心中顿时觉得有些毛毛的。

  陈二奶奶拉着我的手在她面前看了又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一般,许久许久都未松开。

  我心中觉得奇怪,不由得朝她打量了过去,突然发现,她那已经布满皱纹的嘴角,居然溢出了一丝丝鲜血。

  “陈二奶奶?”我疑惑的盯着她,想要把手抽回来了。

  只是,不料,这陈二奶奶看起来十分瘦小,可是居然力大无穷,此刻已经牢牢抓住了我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就在我十分紧张,害怕得想要挣脱开来的时候,陈二奶奶居然张开了嘴,对着我的虎口,狠狠一口咬了下来。

  “陈二奶奶,你疯了吗?”一旁的小肥发现了不对,在我惊骇的眼神中,他居然整个人朝陈二奶奶冲了过去。

  看来,这损友,倒是没有白交。

点天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点天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魂原武尊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魂原武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魂原武尊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因果第一章重生“这里是哪?我记得…………”“嗷!该死我的头好疼…………”“天元大陆,元广城,楚氏?妖魂兽?…………”楚原傻眼了,他的记忆中多出很多从未见过的记忆。下意识四处翻找找到一面镜子,镜子中楚原回到了十六岁。手指轻轻触摸自己的面颊,摆弄着自己身上带着血迹,灵魂转世?楚原不知道,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楚原努力回忆着前世记忆,在楚原的记忆中他本是荒武大陆上绝世强者之一,凭借一身神武九段高阶实力挑战荒武大陆上另一高手莫天仇最终

  • 小妾吉祥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妾吉祥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小妾吉祥目录预览:001:烙印002:公主是痴儿001:烙印大兴王朝弘帝三十九年,公主明珠下嫁于战王。大兴王朝的战王成婚了,大兴王朝的女人们却哭了!风战修,大兴王朝最为勇猛的将军,用兵如神,所向披靡。由于战功卓越,更被弘帝封为藩王,镇守北疆。传说他生得俊美绝伦,雕刻般的五官分明,鼻若悬梁,唇若涂丹,肤如凝脂,似仙似妖,却不似人间之人。这无疑是幻想对象破灭!十一月,初冬刚至,苍穹就已压得低沉。远远望去,天与地的结合处是一团绽亮光明。没有人发现,那透亮刺目的苍穹尽头

  • 挂名新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挂名新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挂名新妻目录预览:楔子给我第1章只要她楔子给我夜,寂静而深沉,隐约又透着一股躁意,让人心慌慌的。叶念桐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安静地看着窗外,夜风拂过,落叶纷飞,打着旋儿的落进尘埃里。那么孤单,那么凄绝,一如她的爱情,孤勇过后,只剩无尽的凄凉。小叔已经拿到她派人送去的文件了吧,那么他必定能与厉御行相抗衡,挽救家族企业。厉御行,厉御行,想到这个名字,她就痛彻心扉。原来无论她如何赤诚以待,他眼里看见的人始终都不会是她。远远的,车前灯穿过树影急驶而来,“嘎吱”一声,奢

  • 我的老婆是萨满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萨满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的老婆是萨满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电梯第二章噩梦连连第一章死亡电梯可能是我下班太晚的缘故吧,这大厦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我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11:59.走到了电梯间,按亮了按钮,电梯间里传来“吱吱呀呀”的绞索声。这栋大厦的电梯一直如此,给人一种不安全感。好像那钢缆早已经不堪重负,随时都有可能断掉。我扬起头看着显示屏的数字不断的跳动16——15——14,当数字跳到14的时候,停了几秒钟。接着数字再次开始跳动13——12……。终于,“叮”的一声

  • 超级生物修仙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超级生物修仙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超级生物修仙目录预览:第一章秘地守护人第二章未婚妻有点多第一章秘地守护人火车鸣笛声从远到近,发出悠长的呜呜声。清晨,郊区。火车轨一直延伸到极远的地方,从城市中,一辆火车缓缓驶来。火车轨旁,一个穿着牛仔短裤戴着帽子的少年,正迎着朝阳跑步。他叫秦焰,是山莲市高中高三的学生。这是他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在这铁轨旁跑步,以后恐怕一生都回不来。跑着跑着,他就停了下来,站在火车轨旁边,看着火车从自己面前驶过。火车里面有不少人,但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只有一个少女,在车窗里朝

  • 鬼胎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鬼胎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鬼胎目录预览:第1章洞房第2章怀孕第1章洞房我叫苏紫,今年十九岁,连续两个月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我出现在一个诡异的灵堂前,和棺材里的男子冥婚了。今晚,我又做了这样的梦。不同的是,梦里上演的不是我和新郎拜堂成亲,而是我们在梦里圆房……我站在一座老宅的大堂之内,堂外是一方天井,天上的圆月清冷。月下是一直漆上了黑漆的棺木,棺木的两头用金漆写着“奠”字,棺材上的盖子并没有被钉死,而是略微倾斜的扣在棺木上。阴冷的夜风吹进灵堂内,白色的帷幕在风中飘飘荡荡。我冷,缩了缩身子,倒退

  • 罪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罪青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罪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被收养第二章耳鸣第一章被收养“砰!”一道亮光映射到我的脸上,我却是再无力拿住手里擦拭的镜子,镜子在手中重重的滑落下去,我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已经朦胧的双眼,看着地上已经被摔的四分五裂的镜子,心里唉叹一声,暴风雨又要来了。“哎呀!我的镜子,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竟敢将我的镜子摔碎了,你知道我的镜子值多少钱么,把你卖了都不值,我打死你,爸爸,快来看看,这个小杂种打坏我们家的东西了。”摔碎镜子的声音影响到了楼上的人,楼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我已经

  • 甜妻慢慢撩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甜妻慢慢撩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甜妻慢慢撩目录预览:001晴天霹雳002腿瘸的真相001晴天霹雳李卓恩一路跌跌撞撞,眼里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路过的人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的穿着。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hellokitty的睡衣,脚上趿着一双人字拖,头发呈爆炸状,眼圈通红。还好这还是在白天,要是在晚上,准会吓死医院里的几个人的。回想起自己早上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说陈盟被送到医院了,来不及多想,她便叫了辆出租车便飞奔了过来。拧开门把手,李

  • 民异鬼事录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民异鬼事录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民异鬼事录目录预览:第一章捉妖驱鬼第二章阴镜照死人第一章捉妖驱鬼回到杭城,久违的城市气氛让陈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以前师傅带着他看守尸王,但居住地却在杭城之内。陈羽从小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一直是跟随师傅长大,所以说那个老头子说是自己的父亲也不为过。随意吃了点东西,回到了自己的破房子。屋内十分凌乱,甚至桌子上面已经有了一些灰尘。陈羽略微打扫了一下,然后放热水洗了个澡,就呼呼大睡了起来。‘嗡~’‘嗡’“嗯~喂,谁啊!”陈羽睡眼惺忪的接起了电话,不耐烦的说道。

  • 当我决定不爱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当我决定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当我决定不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北方有佳人第2章浮世有乾坤第1章北方有佳人我从报社的办公楼出来,正在包里翻找着车钥匙,听见有人在我身边叫我:“行云。”是个女人,看见我好象还特别的熟络,一看见我马上从大厅的沙发上起来,小步跑过来迎上我,“行云,真的是你耶。”我只好摘了墨镜,上下看她,可是怎么也没想起她是谁,不过看她倒是跟我挺熟悉的,难道是工作中的客户?干我们这行打交道的人确实不少,有时候人家认得我,可我不认得人家。没办法我只好略微歉意的向她笑了笑,“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