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至尊风水师 第一卷 少年下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4:51:51 来源:网络 []
小说:至尊风水师 第一卷 少年下山
第一章 等一人来 救一人命

江城,大雾天,号称全国最孤独公路的江城C15国道。来自huijindi.com

国道上站着一个少年,白色长衫,短发,剑眉星目看起来竟有种书生之气。

少年安静的站在国道上,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不管是谁看到他的笑,都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心性淡雅的人。

少年名唤凌宇,他来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

等一个人来,救他的命!

轰……

一辆湛蓝色的宝马自远而近的驶来,站在马路中央的凌宇却不躲避,而是向着极速驶来的宝马举起了手臂做了一个停车的姿势。

宝马并未减速,行至凌宇不足两米的地方才猛地刹住了车,等到车子完全停稳之后宝马车的车头离凌宇长袍已不足一厘米。

如此惊险的时刻,凌宇竟然没有一丝受到惊吓,甚至他的脸上依旧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总算把你截住了,你这条命啊,阎王还不能收!”

车门打开,从车子里出来的却是一个女人,尖头黑高跟,紧身的铅笔牛仔裤,同款的牛仔外搭,大波浪的长发,极具立体感的五官。

这是一个美女啊!

只不过这个美女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萧杀之色。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美女气势汹汹的走到少年跟前挥拳就朝少年脸上打了过去:“这么大的雾还站在路中间,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啊!”

美女的拳头没有落到少年脸上就被少年握住了:“打人是不对的,尤其是打你的救命恩人。姑娘,你带我一程让我助你化掉血光之灾!”

美女的嘴角一抽:“血光你老母啊!想搭白车就直说,还替老娘挡灾?有病还是怎么着?赶紧让开老娘还要赶路呢!”

凌宇对着美女笑了下,他的笑依然是那么淡然:“你叫罗莉,你印堂发黑,眉宇藏煞。你这两天晚上一直在做噩梦。”

罗莉的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你怎么知道?”

“你水行下沉,肾气外泄,你月经不调。”

“你他妈给老娘闭嘴!”罗莉恶声道,这虽然是个事实,但这事儿是能被你拿出来说的吗?

罗莉阴沉着一张脸看凌宇,这货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清楚?未卜先知?开什么玩笑!

他调查过她?看来八成是这样儿了。

凌宇虽然是在笑,但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我要替你解灾,不让我上车你可能会死。”

罗莉戒备的看着凌宇,最后她掏出了钱包抽了一沓现金出来:“不就是想要钱吗?你们这种神棍老娘见多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拿着钱滚,你既然调查过老娘那你一定知道老娘对男人的手段是什么样的!滚!”

凌宇叹了一口气转身直接朝宝马车走了过去,他不准备跟罗莉说话了,他两完全不在一个世界的人,这根本无法交流么!

凌宇刚打开车门准备坐上去,身后就刮起了一道拳风:“把你的脏手从老娘的车上拿开!”

乍听而后拳风忽现,凌宇没转身只是迎着那道劲风朝身后抓了过去,手一伸就将罗莉全力砸过来的拳头捏在了手里。

“罗莉小姐,你打不过我的,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把。你是打算自己开车去江城,还是打算让我把你的车开到江城扔到路边儿等你?”

凌宇松开罗莉的手上了副驾驶座,如果这小娘皮再敢多一句嘴,他就把这辆灾车开走!

他为了等她在C15国道上站了三天,等来的就是一个美到冒泡的辣椒?

罗莉一听这话这还得了,她哧溜一声跑过去赶紧坐到了驾驶座上关好了车门。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跟你说你也不懂,你就当我是来搭车的吧。”凌宇懒得跟罗莉解释。

罗莉冷了一声:“只希望你别后悔!”

凌宇闭上眼:“走吧,载我一程,是你的福分。”

一句话,罗莉险些没栽倒在方向盘上,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罗莉忍了又忍终于将把凌宇一拳打飞出去的冲动压了下去,她打不过这小子,要是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被收拾了,那他罗莉才真正是阴沟里翻船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罗莉咬牙开车,等进了市区和她的小伙伴儿们汇合以后,她绝对要打断这神经病的两条腿!

凌宇此时却闭上眼开始休息。

只不过在罗莉看不见的地方,凌宇手指翻动,一个半透明的符咒竟然出现在了指尖,凌宇朝着那隐隐漂浮的符咒上轻拍了一记那符咒便再落入车中不见了。

凌宇看了一眼罗莉不禁微微一笑,有了自己的四象守护符,这小辣椒的命应该能保住了。

四方暗煞出现,若引来四方鬼物,必然为祸世间。不过好在他总算推演天机提前堪破这灾祸,并赶来将这暗煞给除了。

“喂,我说搭车的,你笑什么笑?”罗莉没好气的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行善事我开心。推荐huijindi.com”凌宇道。

“有病!”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而凌宇也依旧闭着眼睛一副假寐的样子。

一路无话,罗莉开着车直接到了豪车汇会馆,豪车汇,江城人自己的豪车圈子!

坐落在盘山公路附近的会馆占地近乎两千平方米,气势恢宏的会馆前停着数十辆豪华跑车。

奔驰,宝马,奥迪保时捷,甚至不乏有像莲花、兰博基尼等等顶级豪车。此时,这帮豪车的车主们正在会馆前等着罗莉。

今天他们聚会本来就是为美女会长罗莉接风的,罗莉的宝马M5,这还是豪车汇的第一款运动系宝马跑车!

罗莉远远的看见自己的小伙伴当时底气就足了,她把车开到路边停下,下车远远的躲开了凌宇:

“你们几个,上去把我车上那小子给老娘弄出来,打一顿。”

这帮阔少本来就对罗莉唯命是从,眼下罗莉出声了,他们一群人都朝着宝马围了过去,而正在这时凌宇忽然伸出脚闪电般的朝车顶上踢去。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只一脚,那铝合金打造的车顶直接被凌宇一脚给踢飞了。

巨大的铝合金车顶高高的飞起,重重的砸在一辆兰博基尼上,啪的一声盖拉多的挡风玻璃碎了。

人群中有人哀嚎:“我的兰博基尼!”

更多的人却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凌宇,一脚踢飞一辆车的车顶,他还是人吗?

没有人再敢上前,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凌宇却慢条斯理的下车,他环顾四周对着罗莉十分温柔的道: “打人是不对的,看来我得给你一点儿教训。”

第二章 抡拳砸宝马

说罢,凌宇转身一拳朝宝马车身上砸了下去,一只肉拳,竟然硬生生砸断了合金打造的车门。

一击,石破天惊!

可这并不算完,砸断了车门的凌宇并没有停手,一双拳头却如碎石机一样砰砰砰砰的砸了下去,不消片刻,宝马车就被砸成了一堆废铁!

等到报废了宝马车之后凌宇这才转身看着罗莉一脸平静道:“你以后还敢随便打人吗?”

罗莉呆呆的看着凌宇,她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事情给吓呆了:“不……不敢了。”

凌宇拍了拍罗莉的脸颊:“乖。”

说罢凌宇便朝着人群中走了过去,众人让开一条路竟无人再敢拦。

“我们就让他这样儿走了?”直到凌宇走远之后,有个阔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然让他把我们的车都用拳头砸了?”人群中有个高个子的青年瞪了那人一眼道。

高个子青年是豪车汇副会长方雄,方雄一说话。众人也就闭嘴了。不是因为方雄在这帮阔少心中有地位,而是因为这个方雄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仗着他老子是江城帮的帮主,方雄没少干丧心病狂的事儿,就这帮阔少知道的,仅仅是这一年的时间方雄就打断了五个人的腿,而这五个人最多也只是和他吵了一句嘴。

不过方雄对豪车汇的会员很好,因为他喜欢罗莉,所以才来这豪车汇当了一个副会长。

而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砸了罗莉的车就大摇大摆的走了,以方雄的脾气能咽的下这口气?

“让兄弟们调查一下这人的来路,莉莉,这仇哥替你报!”

“不用了,方雄。这事儿算了吧。”罗莉忽然道。直觉告诉他,那个搭车的神经病,她们惹不起。

方雄转过头对罗莉露出了一个笑脸:“莉莉,这事儿不能算了,如果咱们今天忍了,传出去我方雄的面子往哪里搁?这事儿你不用管了!”

罗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转身回了会馆:“方雄,这事儿是你自己想干的,与老娘没关系!”

方雄摇了下头没说话,他转过头看着围观的阔少:“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

阔少们这才将自己不可置信的眼神收了回去。从这么叼的人手里讨个场子回来?方雄你这么猛你爹知道吗?

找人收拾一个能用拳头把宝马砸成渣的人的麻烦?这得出动坦克部队才行吧?

方雄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沉默了一下递给身旁的阔少一个车钥匙:“咱们得找辆坦克来撞死他,开掠夺者出来,我要撞死他!”

阔少心里飞过去一百万头草泥马,卧槽,真的要出动坦克部队啊!

这阔少本身就是方雄的小弟,他很快开着掠夺者出来了,掠夺者不是坦克,但装甲程度绝对能和坦克有的一拼,世界上最暴力的越野车,没有之一!

整车防弹,全马力开动起来可以轻易地撞碎世界上大多数的建筑墙面,可以阻挡火箭弹的攻击。防爆地盘,加厚装甲。南非派拉蒙集团为战争而打造的军用越野,这不是一部车,这是一只钢筋铁骨的怪兽!

而此刻,方雄就准备开着这辆钢筋铁骨的怪兽去找凌宇的麻烦,罗莉是他护的妹子,如果她被人欺负了,那他方雄以后也就不用混了!

方雄带着阔少开着掠夺者冲了出去,而此时站在街头有些茫然的凌宇却掏出手机拨了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号码,整整十一个零组成的连号!

“师父,我把事儿解决现在没地方去了,派个人来接我回去。”凌宇的声音很平淡,平淡的听不出一丝情绪。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娇媚的能让人起生理反应的声音:“我亲爱的小宇,为师也很想让你回来啊,可是你那小情人儿只能在江城找到。这样儿吧,为师安排个人过来接你,你在江城呆段时间,万一瞎猫碰到死耗子呢?”

凌宇沉默了一下:“师父,让我回去吧,我想在死之前多陪陪你。”

“说什么丧气话呢!姑奶奶我耗费了十年阳寿给你好不容易算出玉骨体质的姑娘在江城,你要是给姑奶奶不带个女娃儿回来,姑奶奶打断你的腿!”

凌宇的内心是有些崩溃的:“可师父,这玉骨体质的姑娘就在江城,等我找到的时候恐怕也已经死了吧?”

“闭嘴!你灵骨都还活着呢,玉骨怎么会死?

天下两仪,两仪分灵玉。你灵骨可当先生,她玉骨可做阴阳。你两一饮一啄相辅相成,天生就是为彼此而生。姑奶奶跟你说的这话你忘了吗?”

凌宇沉默,师父莫君卿的话他当然没忘,事实上像他凌宇这种灵骨体质再加上玉骨体质,在江湖上有个外号叫共命鸟。

灵玉相遇,则逆转天运。灵玉不遇,则英年早夭。生则同命,死则同林。

凌宇就是这样儿的一个例子,灵骨窥天运,自然会承受更多的天道,天道加注灵骨让他承受天道重压的时候又多了千斤之力。

否则凭借他凌宇一人又怎么可能徒手把宝马给砸成一堆废铁。

而传说玉骨体质玉骨,因其温玉有灵质若轻羽,此类女子,可以掩盖天道的关注。

但亦是因为玉骨体质,她们往往命薄如纸,很少能平安活过十八岁。这有缘人就算在,恐怕也只是一个命悬一线的女子。

“小宇,姑奶奶知道你的心思,你天生能堪破天运但却看不透己身,姑奶奶不求你长命百岁,但你总不能让姑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临到老了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莫君卿的一句话险些没把凌宇说的眼泪掉下来,她的这个理由让凌宇拒绝不了。

“师父,我会在江城呆着的,直到找到我的有缘人平衡了这天道重压,我就回龙城陪着你。”

“好,我等着你。小宇。”

挂了电话,凌宇深呼吸了一下平息自己的情绪,他转身看着不远处的那辆掠夺者嘴角划起了一丝笑意。

宝马被自己砸了还不够这一次竟然开着一辆装甲车来了?用不知死活来形容罗莉凌宇都觉得有些嫌轻了,他应该用作死来形容!

掠夺者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阔少脑门上却渗出了冷汗:“方哥,我们真的要撞死他?”

“撞你个头,不要冲动。这种事儿要做的滴水不漏,要像意外事故懂吗?”方雄训斥了阔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站在远处的凌宇好像看穿了自己的计划一样。

这男人真他妈有些邪门!方雄定了定神等待机会,他就算能徒手碎掉宝马又能咋地?他就不信这货还能把掠夺者给砸了!

“方,方哥,我砸感觉他在看我们?”阔少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颤抖。预谋撞人他这还是第一次,心里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不要自己吓自己,咱们开的可是掠夺者,好机会,就现在!”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掠夺者身边驶了过去,方向正是朝着凌宇所在的马路,而方雄等的就是这个!

他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掠夺者如坦克一般轰的开动了起来,他要造成一种超车事故来撞死凌宇。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一米,撞上了!

第三章 力量!

方雄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而阔少干脆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了。

重达五吨的掠夺者轰隆的一声朝凌宇撞了上去,凌宇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砰的一声撞死了。

不用想了,这人肯定会被压成肉酱,连个全尸都留不了!

方雄推了阔少一把:“发什么楞呢,下车叫交警过来处理事故,你给我把这事儿兜好了,待会儿录口供的时候知道怎么说吧?”

阔少咕咚的吞了一口口水,他呆呆的点了点头,这人就这么死了?他为什么心里有些愧疚?

方雄和阔少一起下车,下车,却见到了他们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场景,精钢打造的掠夺者车头正前方,凌宇并没有被卷入车轮底下碾成一堆碎肉。

相反,凌宇依旧站在原地,他表情淡定,只是伸出了一只手推着车头。

掠夺者霸气的车头已经严重变形了,以凌宇拳头砸中的地方,呈现出一个V字型的凹陷,车头浓烟滚滚,看那副样子,显然是车撞上凌宇身上之后把车给撞坏了。

整个街角的声音仿佛被人突然给掐掉了一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凌宇,显然他们还没有从眼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一个人,单手挡住了时速超过一百码行驶过来的装甲车,这家伙还是人吗?

方雄大张着嘴看凌宇,他很想让阔少帮他把掉在地上的下巴给捡起来,但很显然,阔少受到的惊吓一点儿都不比他轻。

尼玛这还是人吗?这根本就是个怪物啊!

凌宇随手一推,那超过五吨重的掠夺者就被他退的倒退了十几厘米,腾开了地方,凌宇这才风轻云淡朝方雄走了过来:

“你们,想撞死我?”淡定的像是跟人讨论喝茶的语气,可听在方雄和阔少的耳中,却如同阎王的催命符。

方雄仿佛这才知道害怕一般,他一脸惊恐的看着凌宇:“这,这都是误会,你,你撞坏了我们的车,我不要,不要你赔了。”

凌宇还没来得及答话,后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好,是凌宇先生吗?”

柔美的女中音,却偏生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凌宇转过头,便看到了说话的女人。

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里出来了一个身着银灰色OL装的美女。

很美的一个女人,只不过女子的脸上有惊吓过后强自镇定下的表情,相信论谁看到凌宇把车撞坏的场面都会有女人此刻的反应,不过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不错啊!

凌宇打量了女人一眼,衣着得体,妆容精致,身材欣长。一双腿笔挺,圆润,完美到无可挑剔。

这是一个久居高位的女人!

大公司的总裁?凌宇心里很快就下了判断。

而站在一旁的方雄则暗地里吞了吞口水,这腿……尼玛……简直是让人远观一眼,就想要亵玩一番啊!这要是能捧在手里玩上一天,他方雄情愿少活十年!

不用想了,这个女人一定是高凝!高家姐妹花中的姐姐!

并列江城第一美女的双胞胎姐妹,高颜值高情商,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

一个是君特牌汽车大中华区总经销商。一个是任职江城大学中文系的双料海归博士生导师。

这两个女人,不管娶哪一个回家,那以后绝对都是享不完艳福,如果有幸能摘得双生花……

嘿嘿,哈哈。好菜费饭,好女废汉。你懂得……

凌宇的回应打破了方雄的幻想,美女当前,凌宇的声音依然是一副淡的如同轻风拂雨一般:“我是,你是来接我的人?”

“什么?高小姐是来接你的?”方雄震惊的道。

“你是什么人?”凌宇还未答话,高凝便微微蹙起了好看的眉头,这个五大三粗脑子有坑的男人是从哪里来了的?

开着车出了事故,把人没撞死还能一副这么轻松的表情,这货缺心眼儿啊!

他是什么人?方雄一听这话腰杆当时就硬了起来:“我是方雄,我爸是方万里!”

要不是因为他老爸是江城会老大方万里,方雄哪里敢开着掠夺者去撞凌宇?

这年头甭管黑道白道,有点背景就是王道!

高凝微微蹙了蹙眉,如果这脑子有坑的货是方万里的儿子她还真不敢动他。

高凝客套了一下:“原来是方公子啊,母虎,送方公子回天堂酒吧。”

高凝的话音刚落,她身后的劳斯莱斯车么打开,一个气质彪悍的女人走了过来一把提住了方雄的胳膊:“方公子,请吧?”

方雄虽然有些疯但他并不傻,综合凌宇今天的徒手碎宝马,单掌拦下掠夺者的情况来看这凌宇他一个人是打不过的,收拾这样儿的人,他需要帮手!

方雄准备借着这个当儿顺坡下驴,却不想凌宇忽然拦住了方雄的去路:“你叫方雄?”

“老……我叫方雄,我爸是方万里,怎么了?”方雄本想说老子,但看着凌恬淡的笑容却没来由的心里一悚。

凌宇点了点头,忽然一巴掌扇在了方雄的脸上,方雄一米八的个头竟然被凌宇一巴掌给扇的打着旋儿爬到了地上。

方雄一张嘴吐出了四颗牙来:“你他妈敢打我!我爸是江城会的老大你敢打我!”

“你如果不闭嘴,我会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根根都打断的。”凌宇蹲在方雄跟前十分平淡的说道。

方雄果然不敢说话了,这凌是个典型的笑面虎,看着斯斯文文的,怎么出手就那么暴力呢!

凌宇伸手拍了拍方雄的脸颊:“乖。”

说罢,凌宇起身走到高凝跟前浅浅一笑:“高小姐,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走了。”

高凝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这凌宇绝对是莫大师的弟子,不光那份力量,就连脾气都一模一样!

只不过与莫大师的古怪精灵比起来,他的弟子反倒有一种恬淡的气质,而且他的笑……高凝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笑容,一时间竟有些别不开眼了。

第四章 高小姐是神经病

凌宇露齿一笑:“高小姐,现在可以走了。”

高凝那张素雅的脸上竟也闪过一丝尴尬:“凌先生请上车”

该死的,她竟然在凌宇面前失态了。

宾利车绝尘而去,很快行驶到了城郊的天地小区,这年头穷人住市区,有钱人住城郊好像已经成了某种时尚。

高凝的住宅当然是天地小区最大的别墅。

独立的法式建筑,背靠江水前厅宽广,从风水上看,这叫藏风聚气,是一处环合聚财之势。

有这样儿的一处旺宅,高家不可能不旺。

凌宇暗暗点头,这处风水八成是师父替高凝看的,他师父风水这一方面的造诣要比自己高一些。

高凝请凌宇进了家里之后便道:“凌先生稍坐一下,我去换套衣服。”

凌宇点头:“好。”

待高凝上楼之后凌宇便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这是他养成了多年的习惯。作为一个风水师,凌宇必须要对周围的环境做一个了解。

别墅二楼,有一女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三千青丝高挽,曳地的白裙遮住了那双精致到无可挑剔的美腿,高家双生的姐妹花,高萌!

“你,你是什么人?”高萌看着凌宇四仰八叉的靠在自家沙发上震惊的不轻,小偷?这么大胆的小偷?他们高家竟然还有小偷?

“高小姐,你……”凌宇一愣,他没反应过来,高凝这是怎么了?怎么换了一套衣服就不认识自己了?

高萌却开始大喊大叫起来:“赤鹰大哥,抓小偷啊!家里进贼啦!”

凌宇:“……”

别墅的门被砰的一声打开,十几个黑衣保镖哗啦啦的走过来围在了客厅四周,看似是随意的站着,但实际上却封锁了凌宇可能逃窜的任何一个角度。

“把他给我叉出去!这个人不经允许就进了我们家,还有把这张桌子和沙发都扔掉,男人坐过,呜呜呜,好脏啊……”

下一秒,高萌做了一个让凌宇意想不到的事儿,她竟然一路小跑过来将凌宇面前的那张茶几给掀翻了。

掀,掀桌……

这姑娘掀桌,是不是接下来就要打滚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疯了呢!凌宇哀叹了一声,人格分裂不是病,分裂起来真要命。

可怜的凌宇根本不知道高家姐妹是对儿双胞胎,他听闻那保镖叫高萌高小姐,也就理所应当的以为高萌是高凝了。

“先生,请您离开这里。”高家保镖头子赤鹰对凌宇道,话很客气,可那语气真的很不客气。

凌宇顿时有一种给狗给哔了的感觉。

几个意思?

他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被人给轰出去了?

“先生,请。”赤鹰跨前一步,整个人身上出现了一股保镖头子特有的王霸之气。看样子凌宇要是再不动身,他就可以横着出去了。

凌宇想了想:“来,咱们去外面。”

这是要划下道儿来的意思吗?

赤鹰没有反对,这小子找茬,多半是头不合适了。对于这种头不合适的人,直接打一顿就好了。

赤鹰和凌宇相对而立,凌宇对着赤鹰勾了勾手:“你出招吧,要我出招也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赤鹰大喝一声朝凌宇冲了过去,然后他就倒飞了出去。

高萌愣住了,那一群跟着赤鹰的保镖也愣住了。一击打飞红城格斗界的卫冕天皇,这人什么身手!

凌宇眼神冰冷的瞥了几个保镖一眼,确定他们不敢上前之后才对着花容失色的高萌道:

“这是你高小姐的房子,你当然有权利要我出去。可就算是要我出去,怎么接我来的怎么送我离开。”说罢凌宇便大踏步的回了别墅。

人不知礼,无以立也,你怎么接我进来的,那就怎么送我出去!

高萌惊吓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可女子的心里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个骗子好帅啊!

“这个人是姐姐接回来的?”高萌擦干口水,后知后觉的问同样发愣的保镖。

“是大小姐亲自接回来的。”这保镖十分无语的说道。

“我姐姐接回来的贵客就是他?”高萌震惊。

“是。”

“他把赤鹰大哥一下子就打飞了?”

“是,二小姐您都看到了。”

高萌的脸变成了一副十足的惊吓状态:“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保镖的表情变得很无辜:“二小姐您也没有问啊。”

高萌的脸顿时变得像鬼片里女炮灰活生生见鬼了的模样:“啊啊啊啊啊!我闯祸了,我要去赔礼道歉……”

高萌大呼小叫的朝屋里跑了进去,她挨个打开别墅里的门在每一个房间找凌宇,当她打开浴室的大门时,一张帅气干净的脸庞出现在高萌的视线里。

好帅啊!看着那张帅脸高萌只觉得房间里的光线都暗了几分,难道是因为他皮肤白的太耀眼?

棱角分明的脸,稍显凌乱的黑发湿淋淋的贴在额角,脖颈下的锁骨上纹着一串奇怪的符号,看起来竟有一股十分宗教的意味。

这个人,真的不是从漫画里泡出来的吗?

等等,他为什么裹着自己的浴巾?

一股热血瞬间就朝着高萌脑子里涌了上去,她飞起一脚朝凌宇踹了过去:“你这个人渣,怎么敢用我的浴巾!”

凌宇猝不及防被高萌一脚踹中,他本能的伸手朝高萌抓了过去,于是两个人便一起跌坐进了那个半圆形的巨大浴缸里。

浴缸里温热的水花哗的一声溅了出来,而高萌却因为突然的失重抱着凌宇没有放手,在凌宇跌坐进浴缸里的时候她整个人也浸到了水里。

被水一激,高萌更毛了,她起身坐在凌宇身上也顾不得这个姿势有多暧昧,一拳头就朝凌宇的脸上砸了过去:

“你,你,你竟然把我拖到了水里!我有恐男症,不对,我可是跆拳道黑带!”

饶是凌宇脾气再好他也发火了,这什么高小姐啊,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

他抬手挡住高萌砸过来的拳头,手腕一翻一带就将女子在水里掉了个个儿反制在了手里。

八卦,清风荡!

至尊风水师 第一卷 少年下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至尊风水师 或 第一卷 或 少年下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十五章前来道歉?许是因为哭过,莫离整个人显得越加的柔和。仿佛风中招摇的清纯百合,那绚烂的光泽竟然让夜炎晃了眼睛!“吃饱了么?”看着莫离瘦弱的样子,他不禁开口问道。这丫头纤细的好像风一吹就能倒下,所以他想着让她多吃一点!“呵呵,早就吃饱了!”莫离指着没消灭一空的餐盘,娇憨的说道,一如当年那只小馋猫!夜炎只觉得心口被装的慢慢的,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看到莫离这般放下戒备的样子,他竟然觉得格外的幸福!刚才那对男女的出现虽

  • 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015章我只要你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她他就忍不住的想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亲吻她柔软的唇瓣,仿佛着了魔一般。原本只想轻偿便止,只是一吻上便一发不可收拾,两人间的呼吸也变得有些炽热起来。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沐景颜微微蹙眉,却是没有推开容墨,只是清冷的眸底光芒越发的复杂难懂。直到将她亲吻的微微有些喘气,容墨才不依不舍的放开她,却依然霸道的紧紧搂在怀中不愿意放开。这一次沐景颜难得的没有和他作对,也安静的靠在他怀中微微喘气

  • 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5章抛头露面汪婶这才明白夫人为什么哭,想到云小姐千金之躯竟然要抛头露面,她又想起了当初王爷在的时候王府的盛况,不禁掉了眼泪。主仆二人在房间里偷偷的哭了一下午。白苏弘光在戏园子被吴翰森打了一枪,昏迷了一个小时才苏醒。醒来他被送回家,伤口也已经被处理好了。睁眼便瞧见坐在床头拿着手帕擦泪哭泣的母亲,以及绷着脸凶神恶煞盯着他的父亲。“阿玛,额娘。”白苏弘光喊了一声,便痛哭流涕不顾形象的大哭了起来。身为母亲的何淑珍心

  • 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有贱人要害我第十五章配合默契洛清歌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她要早做准备不是吗?“可是……”“可是什么?你不喜欢娘亲了?”洛清歌眨了眨眼,假意威胁。“不是的,不是的!”墨衍儿摇着两只小手,“可是爹爹会生气的。”“他会打你吗?”墨衍儿摇了摇头。“那还怕什么!”洛清歌来了精神,“娘亲带你出去玩!”“娘亲真的要带衍儿出去玩?”小家伙受不住诱惑,一双眼睛闪烁着晶亮的光。“当然了!”洛清歌坐了起来,她好多了,自然就要出去看看,给自己找点门路了。“你想不想跟

  • 小说天价王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价王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天价王妃第15章自家女人从街上回来,苏媛把那两个破糖人用纸包好,放在了一边。“雪儿。”苏媛朝门外喊了一声。“小姐。”“去,把苏胤叫过来。”雪儿刚走出门,陈少轩就过来了。“王妃回来了?”陈少轩淡淡地问,他把糖人藏在身后。“在屋里呢,奴婢去通报一声。”“不用了,把这个给她。”陈少轩把做好的两个糖人递到了雪儿的手里,就匆匆走了。雪儿看着手里的东西出神,王爷的品味怎么变得和自家小姐一样了。雪儿把糖人给苏媛送过去的时候,苏媛眼前一亮。“哪来的?”“王爷送过来

  • 小说幸孕暖婚:悍妻有毒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幸孕暖婚:悍妻有毒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幸孕暖婚:悍妻有毒第十五章被逼婚顾瑾年微微蹙眉:“走吧。”走到三楼,看到的是慌乱的家属,还有进进出出的护士医生,疼痛呻,吟的伤员,宁语嫣说:“伤员太多,重伤的全都被送进了手术室。如今这些都是受了伤却没有生命危险的人。”顾瑾年并没有回答宁语嫣,而是快速的朝着三楼院长所说的手术室走去,第一医院开设有紧急手术室,若非遇到危及生命需要马上动手术的病人,这个手术室是不会开放的。顾瑾年走到这里的时候,一个护士告诉她:“顾主任,院长让你来了后马上进入

  • 小说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15章自恋的男人夏寒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总觉得跟这男人说什么都是废话,根本就是在浪费口水。一顿饭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吃完了,直到他们要离开也没有看见安娜,夏寒总感觉是上官昊天在耍她。这男人虽然气质非凡,长相和身材都算是一流,可是骨子里流淌出来的却是一种别人无法复制的邪魅与狂妄不羁。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是安娜口中那个努力上进的年轻企业家呢?分明就是不知上进的纨绔子弟嘛!她想安娜一定是为了给上官昊天说好话来讨好自己才会

  • 小说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15章碾压她智商美滋滋地在凌冽的房子里又逛了逛,慕天星真心觉得这里是她爱极了的风格,临走的时候,她对卓然吩咐道:“快点开门啦!”卓然站着没动,她却眼巴巴地等待着有人替自己解惑。这么复杂的门锁,她必须牢牢记住打开的方法,将来住在这里之后才不会造成太多不便。谁知,卓希噗嗤一笑,成功吸引了慕天星的注意力后,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屏幕上轻点了两下,滴答一声,大门就这样自动打开了。慕天星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刚要问个明

  • 小说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第15章搜查轻容园!而大姨娘则心思急转,抓住了对方话里的重点。离后院近的,除了她的芙蓉院,便是陆笙的轻容园了。既然不在此处,那么贼人便该在陆笙那里!想到这,她噙着笑,明知故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带着你主子去哪?”姚红看了二姨娘一眼,二姨娘依旧是那六神无主的样子,抓着她的手却是忽的用了下力。姚红会意,“回大姨娘,接下来我们会去大小姐的轻容园。”大姨娘不动声色笑了,嘴上却劝道:“老爷昨天才发过脾气,今天又去轻容园,怕是会惹

  • 小说钻石婚约:腹黑君少别耍赖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钻石婚约:腹黑君少别耍赖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钻石婚约:腹黑君少别耍赖第15章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夏奕骋皱眉,他不喜欢任何人说自己女人的不是。“爷爷,俗话说,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赵嘉悦跟她姐姐不一样,我很清楚。这件事,我也考虑得很明白,因为我没有兴趣再来个三婚。爷爷,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这辈子,我要定她了”“胡闹!”夏百刚狠狠一拍沙发扶手。他倒不是不相信夏奕骋的判断,他只是觉得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值得更好的。“如果我不同意呢?”夏奕骋面不改色,还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爷爷,她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