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囚笼中的甜蜜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8:39: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囚笼中的甜蜜妻
第1章 、密室绑架

  黑暗、恐惧。网站huijindi.com

  像鬼魅一般围绕在董幺幺的周围,她想喊,但一张小嘴却被胶带封得结结实实。

  这是哪里?为什么要绑架她?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大一学生,家里也没多少钱,为什么这种事儿会落到她头上?

  身下的床很软,虽然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但手掌皮肤却可以感受到,床单的料子冰凉滑透,肯定价格不菲,空气中非但没有难闻的味道,还有一种洋酒的香气。

  怎么想,都很诡异。

  董幺幺瞪大了眼睛,因为恐惧,竟连哭都想不起来。

  她不能死,她还有爸爸妈妈和哥哥呢。

  黑暗的房间突然有了光亮,门开了,一道颀长的身影进入,紧接着开了灯。不刺眼,是黄色的欧式水晶灯,诡异的温馨。汇金地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年轻男人,白衬衫、黑色西装裤,衬衫纽扣解开几枚,露出迷人的锁骨,以及若隐若现结实的胸肌。

  董幺幺努力抬头想看男人的脸,但趴在床上的姿势让她无法成功。

  突然,董幺幺只觉得下巴一疼,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捏起她的下巴,毫不怜香惜玉将那巴掌大的小脸硬生生提了起来。

  逆着光,但董幺幺也能看清这男人的脸——成熟、邪魅,双眼狭长微微向上挑,明明有着明星男神的勾人桃花眼,但一双乌黑的眸子却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感情,薄唇抿着,有种讥讽。

  “悔婚?”男人慢悠悠的开口,声线低沉迷人。

  董幺幺拼了命的摇头,嘴里呜呜的喊着——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放开我!

  可惜胶带捂得严严实实,辛苦喊出来的话,一个字都听不清。

  “近十年,你们阮氏集团如日中天,确实有瞧不上我们冷家的资本,可惜,我需要你们的资金。总裁豪门小说《囚笼中的甜蜜妻》在线免费阅读

  董幺幺惊恐的大眼中满是迷茫,什么阮氏集团,什么资本,她听不懂,直觉告诉她,她好像陷入一个复杂的阴谋中了。

  “听懂了吗?”男人放开董幺幺的下巴,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睥睨雪白真丝大床上被捆绑的少女。“不得不说,放下高傲姿态的阮苏小姐,此时此刻,很迷人。”

  董幺幺更加拼命摇头,她听不懂,也不想听懂。

  “装得还真像,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你将被软禁一段时间,直到……”男人的声音顿了下,紧接着换成布料撕破的声音。

  啊——

  背部的冰凉让董幺幺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下意识疯狂尖叫,但却叫不出声。

  预感成真,随着一种莫名节奏的布料撕碎声,董幺幺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男人再次捏起董幺幺小巧的下巴,依旧是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直到,你怀上孩子。”

  孩子!?

  董幺幺愣住了——她不要!她才十八岁,她不要怀什么孩子,更不要怀陌生人的孩子。

  绳子被解开了,也许之前董幺幺的姿势不利于做某种事。

  当身体自由后,董幺幺顾不上身体的麻木和疼痛,疯狂拳打脚踢起来。但在强健的男人面前,她的力气可以忽略不计。

  男人很轻松将她按住,另一只手解自己的皮带。

  董幺幺只觉得自己被迫趴在床上,背部有座大山般无法撼动,她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心底怕得要死,突然急中生智,努力用被捆得麻木的手去撕嘴上的胶带。推荐huijindi.com

  也不知是胶带的粘性太大还是她手上的力气太小,即便是面颊皮肤生疼,依旧无法撕开。

  但男人的动作却是熟练又坚定,如同特种兵一般干净利落。

  就在董幺幺急得手忙脚乱时,两腿之间感受到一种炙热、异物,紧接着是撕裂的疼痛。

  董幺幺彻底懵了,空洞的大脑只有一个念头——她竟然被……

  为什么?她是无辜的!她以后怎么办?她还怎么活下去!?

  紧接着,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

  拼命挣扎的少女瘫软了下来,如同美人鱼化作泡沫般随大海波涛流淌。

  带着一种无奈和凄凉。

  随着男人低沉的粗喘,偌大床剧烈的浮动终于逐渐平息。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雪白的真丝床单上,绽放一小朵鲜红无比的花儿,如同雪地中盛开的第一朵梅花般,娇艳、醒目、夺人眼球。

  董幺幺没看到的是,当梅花绽放的刹那,男人邪魅冷冰的眸子突然柔了下来,如冰雪消融一般。

  男人站起身,优雅的穿上衣服,具体的说,他甚至就没脱衣服,只是将裤子褪下一些。

  从容地离开,如黑暗中的猎豹,打开门,那扇豪华得夸张的欧式大门外竟无声站着乌压压的仆人。

  “善后。”扔下两个字,男人就在周围一群人恭敬的注目下离开,冷厉的表情好似刚刚只是随便完成个任务一样。

  男人离开,旁观的众人也赶忙回到各自的岗位,有四名穿着仆人制服的中年女子赶忙进了房间,有的取出药水小心的涂抹在董幺幺的嘴上,以便能顺利撕开胶带。有的取出雪白的新床单,准备替换下之前的床单。有一人则是取出一套真丝睡裙,准备给董幺幺换上。

  另一处,硕大气派的书房。

  整整一面墙,满是各种语言的书籍,而另一边本应是观赏美景的落地大床,却被纯黑的窗帘盖得严严实实,高高天花板上欧式水晶灯,明亮,闪烁,但整个房间却有一种哥特式的压抑,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

  “少爷,一切进展顺利,虽然阮大小姐失踪,但阮家并无什么反应,这可能……是跟这阮大小姐经常不告而别有关吧。”总管张勋一只手捧着文件,恭敬的汇报。

  男人靠在真皮椅上,闭上眼,一双鹰聿般的眼紧紧闭着,剑眉之间深深的纹路表明主人此刻心中很烦。

  “你确定她就是阮苏?”男人突然睁开眼,视线如两道冰冷的利剑射向对面的人,那种气场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好在,张勋早就习惯,“少爷,阮大小姐从小就喜欢变装,时而装成少年,时而装成老妪,但她本来的容貌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再者说,少爷您也见过阮大小姐数面,难道您自己还认不出?”

第2章 、DNA

  冷穆爵的记忆力的很好,只要他见过一面的人便很少忘掉,阮苏的容貌自然记在脑海,不会有错。

  但此刻莫名的疑惑,却依旧环绕在心底,挥之不去。

  “容貌确实没错,但大一学生的身份怎么解释?”冷穆爵自然不会不调查便轻易抓人。

  张勋恭敬回答,“少爷,以阮大小姐的本事,难道还伪造不出一个身份?之前阮大小姐伪装的每一个角色都有明确身份,便是警察都找不出什么端倪。”

  冷穆爵若有所思的点下头,张勋说的确实没错,但……

  “DNA。”三个字铿锵有力。

  张勋一愣,“DNA?少爷,什么DNA?”

  冷穆爵抬起头,双眼微眯,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判断一个人的身份,有什么比检测DNA更好?”

  张勋也恍然大悟,“还是少爷睿智,我们冷氏集团旗下的医院确实秘密存有阮老太爷的血液样本,只要在阮大小姐身上采集一些血液,就能测出她真实身份了。”

  “嗯。”冷穆爵额头的青筋也终于平息了一些。

  正在这时,内线响起,紧接着是年轻女秘书甜美的声音,“少爷,陈小姐来了。”

  陈梓霜,是最近最火的模特,有着四分之一法国血统和四分之一中国血统,被称为整容模板,拥有万千男粉丝,也是众多豪门公子哥追逐的目标,但圈内人都知道,陈梓霜最大的心愿,便是嫁给冷氏集团少东冷穆爵,成为冷家少奶奶。

  毕竟,像冷穆爵这样既有财力又有容貌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

  而冷穆爵身上有股拒人以千里的气质,来之不拒、去者不留,也让一群有着征服欲的女子趋之若鹜,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不断扑向冷穆爵身边,但却没一人能真正留在冷穆爵身边。

  “让她进来。”佳人到来,冷穆爵的面色却没丝毫改变,依旧波澜不惊。

  张勋见此,也赶紧识相的退了出去,着手办理少爷刚刚交代的事儿。

  冷穆爵靠在硕大的真皮椅背上闭目养神,表情逐渐放松,嘴角却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好似在回忆什么有趣的事。

  不消一会,厚重的大门外便传来轻快的高跟鞋声,紧接着欧式雕花大门被秘书小姐恭敬的推开,伴随着好闻的香味,一身鹅黄色修身短裙的陈梓霜便翩然而至。

  “爵少,今天天气好好,我陪你去郊外散散心怎样?”陈梓霜的声线柔美,软腻的嗓音足以融化每一个男人。

  冷穆爵抬起眼,淡淡道,“今天不行,手头有些要紧的事。”

  陈梓霜绕道冷穆爵的身后,伸手随意一波棕红色卷发,迷人得让人移不开眼,“爵,少你太辛苦了,人家心疼嘛。”声音更柔,一边说着,纤纤玉指便开始为冷穆爵轻轻按摩起双肩。

  冷穆爵虽然常年忙于公事,但对健身从来没放松,加之本来的好底子,身材比一流男模更完美。

  陈梓霜见的模特多了,随手捏几下便知道对方的身材,当她双手掐在冷穆爵双肩时,分明能感受到其完美骨架上线条流畅的肌肉。

  脑子里忍不住回忆到冷穆爵修长健美的身材,结实的胸肌以及棱角分明的腹肌,还有……那种强健,忍不住吞了口水。

  刚刚还满是温柔的眼眸顿时被情欲占领,她俯下身子,在冷穆爵耳旁吐气如兰,“爵少,要不要人家……犒劳你一下?”

  陈梓霜的邀请,有着多大的诱惑力?怕是世上男人没几个能拒绝。

  冷穆爵不动声色的微微偏过头,“骚猫,想要了?”

  若是外人这么说陈梓霜,陈梓霜肯定是要生气的,但冷穆爵这么说,只让她更兴奋,“讨厌,干什么说得那么难听?”

  “事实不是如此?”冷穆爵冰凉凉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带着戏弄和淡淡讥讽。

  满眼情欲的陈梓霜没发现,更是一转身,将自己妖娆曼妙的身子直接塞到冷穆爵怀中,“爵少说是就是嘛,人家身心都是你的,人家只听你的。”说着,便仰头献上香吻。

  火辣的唇正要碰上冷穆爵的薄唇时,冷穆爵却突然站了起来,将陈梓霜像个麻袋似得随意扔在肩上,大步向办公室门外走。

  办公室通往卧室有着长长的走廊,走廊两旁有偶尔路过的佣人,见少爷扛着国民尤物向卧室的方向走,大家都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也都暧昧的笑笑。

  陈梓霜爱死了这种感觉,因为别的富豪、男明星对她都是小心翼翼的捧着,只有冷穆爵这样对她,明明没什么礼貌,但却有种该死的吸引力。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凯撒大帝在万千少女中选出的幸运儿,扛向华丽无比又高高在上的寝宫一样。

  冷穆爵的卧室也如同书房,高高的穹顶,硕大华丽的欧式水晶灯,沉重的落地窗帘,压抑又庄重。

  陈梓霜就这么被扔在稍微硬的大床上,背部有些疼痛,但更多的是刺激,因为面前这个男人总是能激发出她轻微受虐倾向。

  就这么看着冷穆爵不慌不忙的解开腰带,扯开衬衫,一举一动迷人又致命。

  陈梓霜在床上慢慢扭着,承受这种强大期盼的痛苦。

  就在冷穆爵准备扑在陈梓霜身上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那人慌张跑到卧室门外,却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而冷穆爵的动作也停下,刚刚房内旖旎的气氛顿时全无,再看冷穆爵的脸,哪还有半点情欲。

  他直起身,扔下床上满面赤红的陈梓霜,大步走到房间门口,拉开门。

  门外是管家张勋。

  “少爷,检查结果出来了。”正常DNA检测需要三个小时时间,但冷氏旗下医院有着世界最先进设备,只要半个小时便能得出结果。在张勋派别墅中家庭医师采血的同时,医院已准备好阮老太爷的血样,备好了直升飞机,三分钟内采集血样到达医院,立即进行分析,半小时后出了结果,同步在别墅中打印。

  而一直在电脑前的家庭医师立刻进行分析。

  分析的结果是,女孩与阮老太爷确实有直系血缘关系,也就是说,这个女孩正是阮大小姐——阮苏。

  得到了结果,冷穆爵突然暧昧一笑,他低头看向自己身上某个部位,“有些东西,应该用在刀刃上,你说对吗?”

第3章 、天大的误会

  陈梓霜怎么也没想到,冷穆爵就这么走了,连一句话都没交代,就这么把她扔在了房间里。

  陈梓霜起身,走到落地镜前,用疑惑的目光审视自己绝美的容貌以及曼妙如水蛇一般的身体,这幅身子可以说是完美到了极致,根本没有男人可以抗拒这身子的魅力,为什么冷穆爵却对她这样爱答不理?

  不行!她一定要知道冷穆爵去做什么了。

  想着,陈梓霜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你们少爷去哪里了?”陈梓霜抓了个佣人便问。

  那佣人道,“抱歉,陈小姐,我不知道。”

  陈梓霜冷笑一下,从随身的小包里抽出一沓钞票,塞到女佣的手里,“放心,我不会把你说出去的,你只要告诉我他去了哪就行。”

  一沓钱,少说也有几千,女佣很是心动,最后一咬牙,压低了声音。“陈小姐,少爷去了哪,我是真不知道,但少爷身边保镖应该知道。”

  陈梓霜很满意,冷笑下。“很好,我记住你了,以后留意着些,有什么消息快点告诉我,等我成了这宅子的主人,有你的好处。”

  那女佣满脸感激,“谢谢小姐。”

  陈梓霜没再理会女佣,转而去找冷穆爵的保镖。

  冷穆爵的随身保镖可没别墅里一个普通女佣这么好收买,但却难不倒风情万种的陈梓霜,折腾几番,便得知冷穆爵到底因为何事抛她而去。

  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真相,气得陈梓霜差点将别墅的屋顶掀翻。

  ……

  另一房间。

  当董幺幺醒来时,口中的胶布早就被人摘掉,嘴旁面颊火辣辣的疼,还好有人细心为她涂抹了润肤膏。

  已经醒了好一会了,但董幺幺依旧忍不住浑身颤抖,身旁有一名管事模样的中年女子陪着,慈眉善目,但董幺幺就是害怕,将自己缩成一团,无助躲在大床的角落。

  “阮小姐别害怕,少爷不会伤害您的,再说,你们也是有婚约的人,早晚都有这么一天。”女管事温柔的安慰着。

  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奔涌而至,“阿姨,你们真的搞错了,我不是什么阮小姐,我姓董,叫董幺幺,是南港大学大一的学生,我书包里有学生证和身份证,身份证总不能作假吧?您放了我好吗?”

  女管事依旧耐心,“别怪我不信,阮小姐喜欢变装玩消失的事儿,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无论阮小姐变装成什么身份,都会有相应的证件,再者说,阮小姐的容貌虽未对媒体公开,但作为世交的冷家怎么会不认识呢?”

  董幺幺虽然只是大一的普通学生,但却很聪明,从女管事的话中好像知道了什么。

  她伸手把眼泪抹掉,拧着眉努力回忆那不堪的记忆,尽量把自己被凌辱的画面略去,而是仔细分析那个男人说的话。

  “阮氏集团如日中天”“与冷家的婚约”“需要那笔资金”“生下孩子”“阮小姐喜欢变装”

  越想到最后,董幺幺一颗心越是揪紧——没错,她好像……确实陷入一个天大的误会中了!

  如果按照她的推理,这个男人是冷家的人,他们陷入了困难中,想依靠有着婚约的阮家帮助,但阮家因为发展得好不想承认这婚事,姓冷的男人气急败坏,便要软禁“阮小姐”,直到生出孩子,生米煮成熟饭。

  她不知道所谓上流社会的法则,但想来应该是极其重视面子的,要是真怀了孩子,阮家应该不得不接受这桩婚事了。

  最糟糕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阮小姐搞不好长得和她很像,像到让所有人误会她就是变装的阮小姐。

  怎么办!?怎么办!?

  她才十八岁,难道真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替罪羊?她不要生孩子,她应该怎么办?报警?

  一边想着,董幺幺开始不动声色的打量房间的摆设,却没见到电话之类的东西。

  她自己的书包、手机哪怕是衣服,都不知所踪,身上穿着一件乳白真丝睡裙,睡裙下面……呃……什么都没有,哪怕是一条内裤。

  她现在连跑出去的勇气都没有!

  该怎么办!?

  “阮小姐,您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面色这么难看?”女管事赶忙追问。

  董幺幺面容焦急,却百口莫辩,她说了,有人信吗?

  正在这时,硕大的门被推开,那个阴冷的男人再次大步走了进来,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冰冷冷的表情,而是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笑容,那笑容虽然诡异无比,但在男人的脸上,却又有种撒旦一般的吸引力。

  董幺幺立刻抓起被子疯狂围在自己身上,而后无助地挤向女管事,“阿姨,救我……求求您,救救我……我不要……”

  少女软糯如小猫的声音苦苦哀求,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凄美无助,即便是“知道内情”的女管事,也忍不住被阮小姐“绝佳的演技”所迷惑。

  女管事忍不住想为董幺幺求情,但当看到自己说一不二的主子时,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冷穆爵走到董幺幺面前,俯下身子,一只胳膊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则是擒住董幺幺小巧的下巴,靠近她,汲取她身上淡淡少女天然的芳香,“你好像知道我来做什么。”

  董幺幺的心猛地一沉,“冷先生,这其中有误会,真的是误会,虽然阮小姐神通广大可以捏造身份,但我可以提供我的家庭住址,您只要派人去打听就知道了,我的父母、我的哥哥,还有我的同学不会造假的!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声音带着颤抖,董幺幺很怕,但依旧咬着牙,尽量将一字一句冷静的吐出。

  一双不浓不淡的小眉紧紧皱着,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眼波似水,好似轻轻一眨,眼泪就能流下来一般。

  惹人怜惜。

  看着这一景象的冷穆爵直觉得浑身一紧,紧接着也不顾周围有没有人,低头便吻了下去。

  他的吻狂暴戏谑,如同暴风雨一般,掠夺着一切。

  董幺幺吓傻了,这是她的初吻,她根本不知如何承受,或者说无法承受。

  女管事见到这一幕,也立刻明白这房间中即将发生什么,默默退了出去,而后细心关上了门。

第4章 、只能被迫承受

  董幺幺拼命反抗,但无奈着男人就如同大山一般压在她身上,丝毫无法撼动。

  她从来没想过男人的力气这么大,一只手轻轻松松便将她两只手腕固定在头顶,挣脱不得不说,手腕还生疼,好像骨头被捏碎了一般。

  她喊不出疼,因为她的唇一直被他霸占。

  她想咬他,但却怎么也咬不到,非但无法反抗,更让自己沦陷。

  董幺幺无助的扭动,却不知这样,更是激发男人的征服欲,哪怕男人不爱这个女人,但动物的征服欲确实雄性的天性。

  突然,董幺幺身子顿了一下,因为感受到了什么,紧接着更加激烈的挣扎,“不……不……不要……呜……”唇终于从桎梏中逃脱,但下一秒又被捕捉。

  ……

  不知被折磨了多久,董幺幺从之前的反抗到后来的默默承受,身体麻木,心里也麻木,到最后甚至都没有任何反抗意识,直希望这单方面的折磨快快结束。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男人终于疲惫的躺了下来,在董幺幺的身侧。

  董幺幺只觉得下半身已失去知觉,现在便是没人拦着她,她也是跑不了的。

  她背对着男人躺着,睁着空洞的双眼,眼泪无声流下,将真丝羽毛软枕打湿。

  冷穆爵深呼吸几次,将气息调匀,撇了一旁娇小的躯体一眼,长臂一伸,将那柔弱无骨的小身子搂入自己怀里。

  “阮苏,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冷穆爵淡淡道,声音平淡无奇,完全没有话语中的哀怨,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阮苏是否真的喜欢他。

  董幺幺不理会,闭目养神起来,打算先养好体力,然后在做逃跑的打算。

  “那你,喜欢谁?”低沉磁性的男声依旧不依不饶,但平静的声音不带感情色彩,说明声音主人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回答,问话也只是打发时间罢了。

  董幺幺讨厌这种身体被亵玩后又要被迫接受精神戏弄的感觉,她猛地睁开眼,想转过身去,但身子却酸疼的动不了半下。

  “冷先生,我刚刚和你说无数次了,我不是阮家的小姐,我叫董幺幺,是南港大学大一的学生,如果你认为学生证和身份证有假,就去找我的家人、我的同学,那么多人总不能造假吧?虽然之前我不了解什么商界什么集团,但你们肯定是有钱有势,只要你们派个人调查下,很快就有结果,好吗?”董幺幺已不知道第多少次哀求。

  冷穆爵伸手轻轻捏董幺幺白嫩的耳垂,“你以为我会信?”

  董幺幺欲哭无泪,“冷先生,你为什么不信啊?只要你派人去调查……”

  话还没说完,就被冷穆爵打断,“派人去调查?打草惊蛇?让阮家人知道你在我这?”

  “呃……”董幺幺语噎,顿时联想到,如果她真是传说中的阮大小姐,这样确实可以不动声色的通风报信。只是……这个方法太妙了,凭她董幺幺的脑袋,是想不出来的。

  “还有什么要说的?”玩够了细嫩的耳垂,修长的手指慢慢向下,玩弄起那雪白的玉颈。

  董幺幺直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抚摸过,但又不知怎么反驳,只深深叹了口气,“我只想说,我真的不是阮家小姐,我是董幺幺。”

  冷穆爵冷笑一下,修长手指慢慢向下,把玩起董幺幺不盈一握的小巧香肩,“我的长相,怎样?”

  董幺幺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么个问题,愣了一下,而后很老实的回答,“很……帅,比我们学校学生会主席还帅,可以说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帅的人。”

  董幺幺的回答很老实,满满的诚恳,没有丝毫拍马屁的成分,可爱得让冷穆爵忍不住勾起唇角。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慢悠悠的,又问了一句。

  雪白的香肩,滑腻无比,把玩不够。

  董幺幺叹了口气,“冷家的少爷,呃……我也不知道你们家到底是做什么的,更不知道你的职位。”

  冷穆爵直接忽视董幺幺的“装糊涂”,“冷氏集团,上市名称为正澜集团,这个听过吧?旗下有冶金、钢铁、汽车制造、学校、医院、轻纺。”

  董幺幺就是再年幼无知,也听过大名鼎鼎的正澜集团,那可是全球五百强之一。

  随着董幺幺轻轻倒吸气,冷穆爵嗤笑一下,“装得还真像,算了,既然你阮大小姐喜欢演戏,我就陪你演着玩玩。那我问你,董幺幺,你这回知道我是谁了吧。”

  董幺幺觉得,这人大费周章的将她掳来,也肯定不单单是为了强暴她加吹牛吧,想着,她点了点头。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身价吧。”一边说着,修长手指向下,划过她的手臂,抓起那雪白小手,继续把玩。

  “虽然具体不知多少,但应该是……超出我的想象。”董幺幺一边老实回答,一边皱紧了眉,“冷先生,我要怎么解释才能让你相信我不是阮小姐呢?”

  “既然你知道我身份,如果你不是阮苏,又为什么如此抗拒?”冷穆爵道。

  “呃?”董幺幺没听懂。

  冷穆爵讥讽一笑,“以我冷穆爵的身价,如果你真是个普通女人,你有什么理由拒绝?”

  董幺幺愣了下,而后哭笑不得,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体力也恢复一些,她猛地甩开冷穆爵的手,翻身坐起,“真可笑,你以为你有钱有势长得帅,女人就必须喜欢你,任你为所欲为?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就因为荣华富贵?冷先生,你也太天真了吧?”

  “哈哈哈哈!”冷穆爵终于没忍住,爆笑出来,他侧身躺着,一只手支着头,狭长的眼就这么带着看戏的味道看向董幺幺。

  先是看她气鼓鼓涨红得如同小苹果一般的面颊,而后目光慢慢向下,视线定格在某处美丽的风景上。

  董幺幺正打开愤慨的为这个冷先生讲解真正爱情的伟大时,突然发现对方的视线,低头一看,忍不住惊叫一声,因为她刚刚……还没穿衣服,自己坐起太过着急,雪白的上半身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出来……

囚笼中的甜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囚笼中的甜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渡情,何以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渡情,何以忘在线阅读书名:渡情,何以忘目录预览:第三章是缘还是阴谋?第四章别有用意的钱财第五章初入新都市第六章意外被劫第七章令人惧怕的阎络帮第三章是缘还是阴谋?萧父离世后,萧静便辍了学开始到县城打工,以便挣钱供弟弟上学。三年后,萧辉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名牌大学。但随着又一份忧愁袭来。对于已经是负债累累的萧家人来说,萧辉的大学学费又称了一笔巨额。在萧辉上高中时开销的钱,除了萧静打工挣来的钱和萧母种地换来的一些钱外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现在萧辉上了大学,这笔巨额在哪弄啊。夜晚,萧辉走

  • 小说:承欢膝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承欢膝下在线阅读书名:承欢膝下目录预览:第一章唯有承欢,但且膝下(2)第二章隋裳未就,衣裳如果(1)第二章隋裳未就,衣裳如果(2)第三章锦年陌路,隋氏繁华(1)第三章锦年陌路,隋氏繁华(2)第一章唯有承欢,但且膝下(2)“不,我是说,我根本就不值得你认识。”承欢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很抱歉,我一夜的价钱,你…”隋裳感觉被耍了一样,抿着嘴看着她。“给不起?”他后退了一步,伸手拍了拍车窗。“你觉得我给不起?”“不,我知道你给得起,我、是怕你,玩不下去。”承欢笑僵了嘴角,露在风衣外面的脖

  • 小说:囚婚于牢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囚婚于牢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囚婚于牢目录预览:第3章那时我们初相遇第4章深夜来访第5章有一种缘份叫遇见第6章厄运来临前的预兆第7章往事不堪回首第3章那时我们初相遇“阿妈,原来你和我阿爸之间还有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嗯,就叫它‘黄元帅的故事’就好,真是超赞,比我那些故事书里的情节可是有趣多了呢。可惜阿妈帮助别人时,还撒了谎,要是按阿妈平时教导我的那样,那真的应该打阿妈屁股一下。不过,看在阿妈你给我讲你和阿爸的故事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咱们还是继续吧,你不是还要给我讲你和阿爸是怎么认识的吗?

  • 小说:青梅竹马逃爱记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青梅竹马逃爱记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青梅竹马逃爱记目录预览:第三章回忆(1)第四章回忆(2)第五章偶遇第六章初见他第七章一拳成名第三章回忆(1)大名鼎鼎的张昊,徐依依是见过的,一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当时她陪老板去一个大学出席捐赠仪式,刚好在学校的林荫道上碰到陈亚楠和外貌迷人的张昊,要不是张昊是陈亚楠的弟弟,她早就向他伸出她的魔爪了。陈亚楠离家出走之后,在电话里有和徐依依坦白过她和张昊在那一夜发生的事情,任凭徐依依怎么规劝也没能减轻她的心房,这次陈亚楠没有事先打招呼,悄无声息的跑回来,这

  • 小说:一世情缠半生绝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世情缠半生绝恋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一世情缠半生绝恋目录预览:第三章争吵第四章试探第五章对饮第六章祸水第七章醉欢第三章争吵苏锦探出头去,原来是南馆的鸨头与宋妈妈吵起来了。南馆的鸨头是个中年女子,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穿一身艳丽的衣裳;宋妈妈虽上了年纪,却也风韵犹存,毕竟她当年也是个名满江南的红牌。“您家的苏锦伤了我们的舞檀,这事还不能算了呢!今儿个您又来骂蘼乙。宋妈妈,做人可不能这样。”鸨头姓岳,扭着肥臀,翘着兰花指看着宋妈妈。“哼!哪个人说说苏锦伤了那个小倌?真真不怕烂舌头的!谁不知

  • 小说:皇后你别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皇后你别逃在线阅读书名:皇后你别逃目录预览:第3章暗手第4章亲密第5章情愫第6章风波第7章相处第3章暗手金秋十月,窗外的桂花树上缀满了金色的花朵,宛如星光点点,一阵清风吹来,香气四溢,芬芳扑鼻。依依如同病人一般躺在床上,盖着粉色锦鲤嬉戏荷叶图的绣花绸被,脸色蜡黄。房门外,福晋的身边的一等丫鬟白雪恭敬的候着。自那日从嫡福晋处请安回来后,依依就过起了病秧子的生活。每天躺在床上无病呻吟,连翻个身都会招来丫鬟白雪一通冷嘲热讽:生了病就躺在床上,这般不安分干什么?想服侍王爷也得等把身子养好了

  • 小说:不要触碰我的心之落落繁华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要触碰我的心之落落繁华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不要触碰我的心之落落繁华目录预览:3一种相思,两处闲愁。4相见何如不见时5山雨欲来风满楼6忽如一夜春风来7多情无语寄阿谁3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曾经,我们都默默的认为兜兜转转的人生,只是为了要遇见你。曾经,我们都默契的认为,自己一直以来的走,终于在遇到你时,有了可以停下的理由。后来,我们才恍然,那一次的驻足竟花费了那么的勇气,以致现在的我们在忆起曾经,依旧能感受到那种心潮澎湃。“洛洛,如今程泽回来了,你有什么打算?”凌风一边问着身边在点歌的洛

  • 小说:首席总裁,请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席总裁,请离我远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首席总裁,请离我远点!目录预览:第三章你到底是谁第四章你不像缺钱的样子第五章你一定不会是他第六章好好听少爷的话第七章她发烧了第三章你到底是谁童星辰咬咬牙,不能坐以待毙啊,她按下徐杨的号码。疯狂的音乐,热辣的舞蹈,欢声笑语的泳池Party。“庆祝徐杨马上脱单,大家都敬他一杯。”徐杨跳到高台上,牵着舞女的手,沿着钢管舞,一段热辣的双人舞姿,点燃全场。“徐杨,你的电话不停的在响。”有人举着徐杨的手机,尖声叫着他的名字。“今天是脱单Party,让打电

  • 小说:嚣张贼妃:王爷你被俘虏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嚣张贼妃:王爷你被俘虏了在线阅读小说名:嚣张贼妃:王爷你被俘虏了目录预览:第三章无情的嘲笑第四章发生变故第五章替爷爷出征第六章少将军第七章带着士兵偷东西第三章无情的嘲笑女子一袭白衣飘飘将肌肤衬托的分外雪白,双眉宛若新月,清水般的眸子散发出睿智的光芒,唇红齿白间扬起一抹温婉的笑容,让人看着便有种想要亲近的冲动。瘦弱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刮倒在地。慕容茵色眯眯的打量着她,眼睛在她的身边瞄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宝贝,失望的将目光收回不想在多看一眼,她可对美女不感兴趣。“皓哥哥,这姑

  • 小说: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在线阅读小说名: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目录预览:第三章等闲变却故人心(上)第四章等闲变却故人心(下)第五章却道故人心易变第六章桃花依旧笑春风(上)第七章桃花依旧笑春风(下)第三章等闲变却故人心(上)整个事情的的发生到现在已知道知道真相的人,除了那个死了的所谓奸夫和不太确定的原因的勋小王爷,姚青音毫无头绪更无谈从何查起。姚青音只能在一次来到第一现场。当然勋小王爷肯定不会让她做所谓的调查,所以姚青音和春桃换了衣服。也幸亏勋小王爷是在大婚的当天就弄了这么一出戏,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