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宋媛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3:38: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第2章 再遇绝不放过你

“难受,我难受!”顾婉也不知道自己难受什么,她只觉自己好像要被这场莫名的大火烧起来一般,素白的小手胡乱的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摸索着,水雾一般的眸微微眯着,诱人的小嘴儿张开,吐出如兰气息。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秦昭然看着怀里那个如妖精一般的女人,眼神一暗,高大的身躯压了上去,狠狠的堵住那张诱人的小嘴,他的吻炙热而又危险,带着毁天灭地的疯狂。

两唇相碰,顾婉只觉呼吸都快要喘不上来了,男人凶狠的力道辗转着,唇上的伤口刺痛着,原本火热的身子冷却了几分,她睁开眼,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了眼前。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她想要抗议,想要挣扎,可是男人却狠狠的压着她,吻,越来越炙热。

“唔,不,走开!”一瞬间,眼中有了痒意,她眨眼,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绯红的小脸儿滑下。

口中瞬间有了一抹涩意,秦昭然原本因为这个吻而火热的身体冷却了几分,他抬头,看着那张明明已经被药性压制得完全迷离的眼中满是抗拒,眸底一寒。

“顾婉,我说过,若是再次相见,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修长的指轻轻划过她滚烫的小脸儿,削薄的唇微微勾起,没有因为她的泪而停下动作,长臂一伸,将车椅放下,高大的身躯再次覆了上去。

顾婉只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头顶上的俊脸在眼前晃来晃去,她想拒绝,可是整个身体早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铺天盖地的灼热感朝着自己迎面扑来,似一张大网,将自己完全牢牢的困在其中。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天旋地转,世界仿若都是颠倒一般,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那大海里的小船,没有目的一般,只能随波逐流。

“不要了,秦昭然,你,你走开!”

软弱无力的声音从微微打开的房门里流泻出来,接着随着几声闷哼声,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

秦昭然撑起身子,看着身下已经完全昏迷过去的女人,眼底有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暖色。

随意的披上一件浴袍,秦昭然拿起一根烟便要点上,当视线扫过大床上那团小小的凸起时,拿着烟的手指又放了下来。

手机响起,秦昭然快速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这才朝着阳台走去。

“秦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愉悦的声音。

“阮局长!”

“呵呵,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回国了也不跟兄弟联系,在哪儿?出来喝一杯?”

“改天吧!”

“得,到底是大忙人,听说你今天碰到她了?怎么,温香暖玉美人在怀,都忘了我们这帮兄弟?”阮晏在电话里打趣着。版权huijindi.com

秦昭然没有说话,重重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

“呵呵,行了,兄弟我也不打扰你,改天咱们再聚聚!”

“好!”

收了电话,秦昭然随手将手机一放,将烟点燃,黑暗中,那点点猩红忽明忽暗,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隐藏在夜色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中的烟蒂早已经燃到了尽头,秦昭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将手中的烟蒂一按,这才转身走进了卧室。

女人沉睡的小脸儿在橘黄色灯光的烘托下越发恬静美好,秦昭然将被子掀开,高大的身子钻了进去,长臂一伸,将床上的小女人紧紧搂入了怀中。

顾婉醒来,只觉全身酸痛得厉害,整个人好似被人拆开又重新组装在一起的错觉。嘤咛一声,感觉到脸颊处似乎贴着一个温暖的物体。睁开眼,一个赤裸的健硕胸膛便映入了眼帘之中。汇金地

馄饨的大脑在这一刻清醒过来,原本迷离的眼中惊恐乍现,她没有动,全身在这一刻好似石化一般,昨晚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朝着脑海里涌了过来。

顾婉小心的抬起头,男人放大的俊脸便出现在了眼前,如被上帝精雕过一般,耀眼的几乎让人移不开眼,那双深邃的眸此刻紧闭着,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性感的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让他原本冷硬的五官此刻多了几分柔色。

顾婉看着,一时间竟然有些移不开眼,几年不见,这个男人似乎越发成熟了。

察觉到自己竟然一大早盯着一个男人发起呆来,顾婉脸上有了一丝烫意,似乎是害怕被男人发现,视线慌乱的从男人的脸上移开,当视线扫过面前那道健硕的胸膛上那两道浅浅的疤痕时,顾婉猛的一怔。

胸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涌了进来,酸酸胀胀的有些难受。

她移开眼,伸手便要去推开那具温暖的怀抱。汇金地

只是手刚触到那具温热的胸膛时,小手便被人用力的握住。

第3章 秦昭然,我求你

“一大早,就这么迫不及待?”

秦昭然低头,对上顾暖那双略带惊慌的眼,削薄的唇一勾,低沉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

“秦,秦昭然你放开我!”显然是没料到男人会突然醒来,顾婉眼底有了一丝慌乱,被他握着的小手挣脱了几下,却没有成功。

两人之间靠的太近,呼吸间,顾婉明显感觉到从秦昭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炙热温度。她不敢乱动,身体上的酸痛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而且此时的她,没有穿衣服。

她惊叫一声,整个身子绷紧,小脸儿上飘上了一层绯色。

“放开?”秦昭然笑了,似乎是感觉到了她此时的窘迫,修长的手臂轻轻滑过她光滑的背部,然后落在那纤细的腰肢上,手掌下的触感太过美好,让他有些舍不得移开。原文huijindi.com

“顾婉,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句话,让顾婉感觉到整个人都好似要着起来一般,她又羞又气,看着秦昭然一脸坏笑的模样,那双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

“秦昭然,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扬眉,似乎是没有看到女人眼底的羞怒,低头,薄唇轻轻贴在她纤细的脖间,落上一吻:“昨晚是谁,抱着我不撒手,又哭又叫的?嗯?”

“秦,秦昭然!”无耻的话让顾婉脸色血色尽退,她尖叫一声,声音有些颤抖。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身体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美好!顾婉,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出现在我面前呢?嗯?”

他低沉着声音,似在问她,却又似在问自己。

秦昭然的话让顾婉感觉到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她颤抖着,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始挣扎:“秦昭然,你放开我!”

“放开?怎么,用完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还是......”语气一顿,炙热的唇慢慢往上移动几分,最后印上那张粉嫩的小嘴。

他吻得很深,深的好似要将她一口吞下腹中一般。

直到她被他吻得差点晕厥过去,秦昭然才放开那张诱人的小嘴儿,满意的看着那张小脸儿上因为羞涩染上了动人的粉色,他笑了,眼神炙热而又危险:“还是昨晚我还没有让你满足?”

脑中的最后一根弦崩断,顾婉呼吸一顿,眼中有了一丝涩意。

女人眼中瞬间涌起的湿意让秦昭然眸色一暗,高大的身躯压着她,不着寸缕两两相贴,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美好。

这一刻,仿若安静了下来,顾婉没有说话,亦没有任何动作,她就这样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神空洞。

此时她的眼底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秦昭然看着这样的顾暖无端生出了一股挫败感,更多的却是泼天的怒火,这个女人......

“不说话?看来确实是我昨晚没有做好,没让顾小姐满意了!”脸上的笑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沉之色。

他低头,似报复一般,狠狠的咬上那张小嘴,带着怒意。

四周的温度,随着男人放肆的动作,逐渐升高。

昨晚因为下药,顾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现在药性散去,身体机能已经完全恢复,她清晰的感觉到属于秦昭然身上那股独有的男性气息瞬间顺着将她完全包裹住,让她瞬间慌了神,空洞的眼此刻有了焦距。

她感觉到他的手放肆而又霸道,生涩的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她颤抖着,想要抗拒,却被男人紧紧的禁锢住,火热的吻越来越下。

“秦,秦昭然~!”

眼中有了一丝迷离,顾婉的心在抗拒,可是身体却随着他的动作有些沉沦,她颤抖着,张开小嘴,略带哭腔的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阿然,你在里面吗?”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愉悦的声音。

秦昭然明显的感觉到身下的女人原本火热的身子瞬间冷了下来,他低头,便看到顾婉的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阿然,你在不在?我要进来了哦!”

“秦昭然,你快放开我!”顾婉听到外面的女人话,吓得脸色惨白,她伸手用力将身上的男人推了几下,哪知道身上的男人就跟那磐石一般,一动不动。

“阿然?”

门外,女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顾婉看了一眼还未掩上的房门,又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秦昭然,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秦昭然,我求你了,下次,下次好不好?”

第4章 秦昭然,她曾甩过你

此时的顾婉因为门外的女人已经吓得有些胡言乱语了,她哆嗦着,眼底满是压盖不住的慌意。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无助,秦昭然动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眼眶微红的顾婉,压在她身上的高大身子刚一动,身下的小女人猛的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快速的从地上随意捡了一件衣服,狼狈的朝着阳台上躲去。

“阿然!”

秦昭然刚捡起地上的长裤穿上,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盛如夏显然是没料到一进门就看到这么养眼的半裸美男,脸色有些微红,只是脸上的羞意刚起,便被那凌乱的房间刺激得脸色一白。

内衣,内裤,长裙随意的被人丢弃在地上,不用看也知道昨晚经历了一场什么。盛如夏原本欣喜的心情在这一刻被寒冷取代。

她认识阿然这么多年,自从那个女人走后,她便再也没见过他带任何一个女人来过这里,就连她自己也是在得知阿然回国后,特意让阿然的母亲背着阿爵偷偷配了这里的钥匙才来的。

本来,她是想给他个惊喜的,没想到,这份惊喜如今却变成了惊吓。

“什么事?”秦昭然随意扫了一眼地上,这才想起自己的衬衣好像被那个惊慌的小女人给穿走了,无意的往阳台上扫了一眼,这才走到衣柜里拿出一件新的衬衣穿上。

“阿,阿然!这是怎么回事?”盛如夏强忍着想要大声质问他的冲动,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

她看着秦昭然,眼底满是痛色。

“你怎么会进来的?谁给你的钥匙?”好似没有听到她的问题一般,秦昭然将扣子不急不缓的扣上,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盛如夏,眼中多了几分不耐。

“伯母给我的啊!阿然,你回来这么久,也不回家看看,伯母很想你!”

我更想你啊!盛如夏在心底默默加上一句。

“知道了,要是没事你就先走吧,把钥匙放下!”他转身,显然有些不耐。

盛如夏一停,脸色有些尴尬。

“对了阿然,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虾饺和酒酿蛋,我们一起去吃吧?”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可是她却仍不想就这样离开,她好不容易才离他更近一点。

“你没听懂吗?”女人喋喋不休让秦昭然有了一丝恼意,正在系着领带的大手一顿,眸底寒意乍现。

“我……”秦昭然的态度是盛如夏始料未及的,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她看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明明近在咫尺,为什么却总感觉离他越来越远?

盛如夏感觉到鼻子有些微酸,凌乱的房间,暧昧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嘲笑自己一般。她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她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自己能够配得上他,可是为什么他从始至终却从未真正看过自己一眼,就连那一次……

“盛如夏,我们之间如何你应该很清楚,你也不必费尽心思讨好我妈,如果你放手,我相信凭你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可是我盛如夏喜欢的是你!”秦昭然的话可以说是彻底击垮了盛如夏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知道秦昭然不爱她,所以这么多年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到不了他心底的位置。

可是她不甘心,盛家和秦家是世家,从小父母就告诉她她盛如夏长大后注定要嫁给秦昭然的,所以她一直也在努力成长为一个能够配得他的女人,这一切本来都那么美好,可是自从那个女人的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秦昭然,顾婉到底哪里好了,她都那样对你,为什么你还是忘不了她?”说着,眼中的泪水蜂拥而出,她不想哭的,可是她忍不住。

“你胡说什么!”

男人皱眉,目光冷冷扫过盛如夏。

阳台上,那道娇小的身影被阳光拉长了身影,秦昭然注意到那道身影微微颤动着,他冷了眼,视线移开,俊美的脸上满是寒意。

盛如夏被他这么一看,心底在颤抖,在咆哮,她想大声质问!

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我胡说?秦昭然你可不要忘了,是谁害我差点死亡,是谁在你车祸的时候不闻不问,甚至消失不见,南司爵,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我盛如夏照顾的你,是我,是我盛如夏,不是她顾婉!!”说到激动处,盛如夏眼圈泛红,视线狠狠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这么多年,是块石头都该焐热了,可是他秦昭然却对她所做的一切充耳不闻,甚至在身子一好便去了国外,若非大事,绝对不回国,而她却一直傻傻的,替他照顾着他的母亲。

“昨晚和你在一起的,是顾婉吧!”盛如夏收起了眼泪,伸手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她仰着头,眼底满是讽刺。

秦昭然没有说话,紧皱的眉头显然耐性已经到了极致。

若是可以,他很想将这个女人丢出去。

见秦昭然没有说话,盛如夏心底冷笑着,她视线在整个房间里扫视了一遍,目光最后落在了阳台上:“顾婉,我知道你在,五年前你既然选择了离开,可是为什么不彻底消失呢?”

话语中,满是恨意。话音一落,盛如夏笑了,笑容有些空洞而诡异,五年前她既然能将顾婉赶走,五年后的她依旧可以!

第5章 顾家出事了

“秦昭然,顾婉既然可以抛弃你一次,自然会抛弃你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我会让你知道,我盛如夏才是最配你的女人!”

离开的背影亦如以往那般骄傲,可是却没人知道她心底的悲凉。心底好似被什么东西撕开一般,亦没人知道她有多冷,有多痛!

盛如夏走了,躲在阳台上的那个小身影却一直没有动,秦昭然等了半刻,似乎有些失去了耐性,他冷着脸,还未走到阳台处便听到从外面传来的一声压抑的啜泣声,很小很轻,却如一根细小的丝线一般牵引着他,让他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

他走了过去,墙角处,那个小小的身影蜷缩成了一团,乌黑的青丝将她整个包裹住,阳光洒在上面,却没有感觉到半分的温度。那种绝望悲伤好似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喜。

“顾婉!”秦昭然开口。

女人却没有半分动静,甚至连刚才的那声啜泣好像也是他的错觉一般。她紧紧的环抱着自己,一动不动,似乎想用这样的姿势来保护自己一般。

“顾婉,你这样子到底想做给谁看?”秦昭然冷了脸,受不了她的沉默,有力的大手用力的将女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顾婉感觉到手臂一阵撕裂的疼痛,可是饶是如此,却也比不过此时她心底的那抹疼意。

她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面前那张黑得近乎能滴出墨汁的俊脸,血色尽失的小嘴开了又张,张了又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秦昭然!”

有些沙哑的声音,似乎是在努力压抑着,她抬起小脑袋,眼眶微红,贝齿紧咬这下唇,悲伤在眼底蔓延开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用力的深呼吸几次,直到眼中那抹酸意褪去,这才开口道:“秦昭然,你就当昨晚,是一场误会吧!”

“误会?”秦昭然的脸色越发阴沉,他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顾婉,突然间笑了起来,深邃的眼随着他的笑越发明亮,可是眼底深处却是看不见底的寒冷。

“顾婉,你逼疯人的本事倒真是一点也没有退步!”拽着她手腕的大掌松开,秦昭然笑着,声音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他说着,高大的身躯微微向前倾斜着,将娇小的她完全禁锢在由自己身前。

话音一落,低头视线扫过女人因为慌乱而狼狈的模样,过大的衬衣将她衬托得越发娇小,阳光下,薄薄的衬衣根本遮掩不住什么,反而有种朦胧的美感。

秦昭然眼底慢慢有了一丝热意,大掌一伸,精准的握住那抹柔软,感觉到女人的颤抖,嘴角的笑意扩大:“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我不介意让这误会继续下去。

“秦昭然,不可以!如夏她……”顾婉颤抖着,她想要反抗,刚开口却被男人狠狠的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她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力气大得有些可怕,昨晚的记忆随着男人放肆的动作疯狂的涌进脑海,她推拒着,尖叫着,却依旧逃不开男人霸道的占有。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秦昭然早已经离开。顾婉动了动酸痛的身子,看着面前的一切,眼睛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草草的洗了个澡,将地上的衣物一一捡起来穿戴好,房间的一切她甚至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她打开门,狼狈的跑了出去。

头顶的太阳刺的眼睛有些发痛,顾婉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街道上原本熟悉的一切,此刻在她眼中却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大哥,顾婉走了!”

电话里,秦昭然听着白龙的报告,翻着文件的手指顿了一下,目光微沉,随后似想到什么一般,手指慢慢翻动一页。

“嗯!”

“要不要我去把她抓回来?”白龙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脚步匆匆,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语气有些愤愤不平。

秦昭然和白龙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对于秦昭然和顾婉的事情,他什么都知道。他实在是不懂顾婉,大哥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她却能那么狠心说不要就不要。

“不用了!”秦昭然语气微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好吧!”

挂了电话,白龙挂档,油门一踩,脸上有些恼色,方向盘猛地一打,脚步油门踩到底,性能良好的银色跑车极速的从顾婉身旁掠过。

顾婉显然是被他危险的动作吓到了,一双水眸还带着一丝的惊恐。她小小的惊呼一声,刚一抬头,便对上一张桀骜不驯的年轻脸庞,黑色的墨镜挂在鼻子上,男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头颅一扬,嘴角勾上一个不屑的弧度。

然后在顾婉诧异的眼神中,快速的朝着她比了一个中指。

“……”

站在街道上,顾婉有些茫然,她掏出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有母亲也有宋明玉的,她看着通话记录里那熟悉的名字,眼睛有些泛酸。

“嗡~!”

正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顾婉只觉手心一颤,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接起电话,顾婉压下心头的慌乱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

“喂,妈?”

“婉,婉婉,你快点来医院,你妈,你妈她……”

第6章 被逼迫

赶到医院,顾婉向咨询台的护士询问了一下便朝着五楼手术室匆匆赶去。

此时手术室的红灯已经亮起,门外,一个男人满脸焦急的在外面来回走动着,时不时合手望天似乎在祈祷着。

“郭叔,我妈怎么样了?”顾婉脚步匆匆,脸上满是担忧。

“婉婉,你妈刚推进去,具体情况还不知道!”郭奇想到妻子刚才被推进去的样子,急得眼眶都红了。

“怎么回事?前几天妈不还好好的吗?”

“你妈她,她……”听到顾婉这么问,郭奇有些结巴。

“到底怎么回事?郭叔你说啊!”郭奇支支吾吾的样子让顾婉急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母亲怎么突然会受伤这么严重。

“婉婉,你妈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你爸把你……”郭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事情告诉了她:“她知道后气得快要疯了,然后自己一个人就去找你爸,可是还没到半个小时我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她被车撞了!我,我……”

郭奇的一番话让顾婉感觉到整个脑海在这一刻突然炸开来一般。她呆愣在那里,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母亲是因为自己?

“那肇事司机呢?”

“跑了,还没有抓到!”郭奇满脸颓废,然后似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婉婉,你别怕,叔叔在这里,叔叔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母女俩的!”郭奇性子憨厚,不然顾婉的母亲也不会最后选择他。

“恩,郭叔你也别担心,妈会没事的!”安静下来,顾婉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郭奇了。

“乔锦的家人,乔锦的家人来了没有?”

“在,我们在!”听到母亲的名字,顾婉匆匆跑了上去:“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颅内出血,情况很紧急,你们先把同意书签了吧!”医生拿出手术同意书递到顾婉和郭奇面前。

拿过同意书匆匆扫了一眼,顾婉只觉全身一寒,她哆嗦着,语气有些急迫:“植物人?什么意思?”

“颅内出血,可能压迫到了神经,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快点签吧!时间不等人!”

“婉,婉婉!”郭奇一听到自己的老婆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眼圈都红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签!”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在犹豫,顾婉拿着笔,努力了几次,这才僵硬的在签名处写上自己的名字。

下午,公安局那边来了消息,让郭奇先过去做个笔录。

郭奇一走,就剩下顾婉一个人了,手术室的门开开合合好几次,直到手术灯一灭,顾婉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男人走了出来,顾婉冲了上去。

“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好在送来及时,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先送重症室观察,这几天要是能醒来最好,若是醒不过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什么意思?”心,猛的一跳,顾婉楞在那里。

“也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植,植物人?”

*

重症室。

隔着厚厚的玻璃,顾婉看着躺在里面的母亲红了眼,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有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婉婉,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妈这里还有我呢!”郭奇看着脸色憔悴的顾婉,忍不住说道。

这孩子已经在医院呆了快一个星期了,无论他怎么说,这孩子总是犟着不愿意离开,好不容易劝她回去好好休息,可是这孩子除了匆匆在家里洗个澡,剩下的时间都在医院。

再这样下去,饶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

“郭叔,没事的!这里有我看着,琳琳总放在邻居家多少也不方便,您回去吧,妈这里我会照顾的!”

“可是……”

“你们是9号病床的家属吧?”

郭奇刚想说话,一个穿着白衣褂的护士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厚厚一沓的纸。

“我是,护士怎么了?”

“你们的住院费已经拖欠两天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护士将手里的纸递过来,语气有些不耐。

“啊,不好意思,护士这钱能不能再宽限两天?我实在是……”郭奇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先生不好意思,这是医院的规定,要是你明天中午之前不能将钱交期的话,我们可能会中断病人的一切用药!”

“怎么回事?”一听到要断药,顾婉沉着脸看了过去。

“婉婉,对不起,我……”郭奇脸色有些尴尬。因为肇事司机一直没有抓到,所有的医药费全是自己垫付的,乔锦每日的费用高达七八千,让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所有能借的地方都借了,可是还远远不够乔锦的每日费用。

“你们已经欠了一万二了,这里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视线在郭奇的脸上扫了扫,护士的脸满是不耐。

“对不起,是我们疏忽了,我这就去拿钱!”顾婉沉了一下,然后随口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医院。

‘嗡!’

刚上出租车,手机便剧烈的震动起来,顾婉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家占有 或 秦少的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英国女画家用十多年光阴,记录下清末民初的中国

    这些原汁原味的昔日中国风貌,竟然出自一位英国女画家之手。(来源:私房艺术)大雪,北京:那一年鹅毛大雪,路人撑着油纸伞走在归家的路上。春天,苏州:小桥,流水,人家,熙熙攘攘的街道。万家灯火通明,照亮渔船归家的路。这些都是英国女画家ElizabethKeith(伊丽莎白·基思)画笔下清末民初的中国。她用木版画记录下那个时期生动的风土人情,那些寻常市井、街头百姓、玩耍的儿童,还有写字的先生和时髦女郎等等。这组中国主题绘画作品实属罕见。图为:京城前门外,1925年玩耍中她让我们看到了原汁原味的昔日中国风

  • 日本女画家笔下的丰乳肥臀 东方尤物极致的美感

    每一个独立自由的灵魂都是生活的艺术家每一位画者都是孤独爱好者,绘画就像一场自嗨的独角戏。画者只有在精神世界中才有伴侣,因为只有在涂抹的孤独中,才能继续享受天真烂漫,肆意宣泄不安情绪,大胆坦露真实欲望。喜欢听摇滚,就把音乐画出来,想表现欲望,就把欲望画出来,要发泄不爽,就把黑暗画出来。就像日本女艺术家ONEQ那样,将欲望画出了极致的美感,烈焰红唇,黑亮的大卷发,丰乳肥臀的火辣身材,生猛不羁,十分撩人。她对于女人性感特质的描摹,可谓达到了极致。她的女人们,可以不美,但必须是性感的。她用圆滑的笔触和浓

  • 宏圆法师:信愿持名就是善根深厚

    我们今天能够深信极乐世界,深信只要信愿持名就能往生净土,也是曾于佛法中种了很深的善根。我们见过好多老太太老菩萨们,临终的时候闻到了佛法,一念求生净土,所以大家都怀疑这个是真的吗,为什么我天天念佛,不一定能往生极乐世界,他临终闻到了,一辈子没做什么好事,临终闻到佛法了,他就能往生,这就因为什么?曾于无量佛所种诸善根,于净土法门有大因缘,一念临终他生起实信,他就往生,就是这样,人的善根深厚,你不能只看眼前的,否则他不会生起深信切愿的。你们今天能够受种种的考验磨难,师父说这都是锻炼,能够深信极乐世界,

  • 医生爱劝烟,彭宇悔扶老

    河南郑州医生电梯劝阻吸烟致死案二审得以改判,由一审时判当事人医生赔付一万五千元改为医生无需担责,一时舆论热议,专家点赞。姑且不论此案改判的法律意义,但从道义上,倒是符合社会公众的心理预期。这让人想起了2006年的南京彭宇车站扶人赔偿案。彭宇案已成为中国司法史上一起经典案例,民众认为彭宇案是社会道德的标靶,认为彭宇案的判决让社会道德水平倒退了50年,其影响之大,远非当事法官及双方当事人所能想象,直接解读是“好事不能做”,致使多年以来,有老人倒地而无人敢扶,再到后来,就算扶人也要拍照拍视频或是求人作

  • 长城文艺|读罗新《从大都到上都》散记|张依萌

    糟篇熬人死,好书不禁读。罗新教授的《从大都到上都》,彻底打乱了我的阅读计划。此前我正在读一部有关边疆史的汉译新著,风评不错,但由于是专业书籍,又是译著,读起来难免枯燥头疼。啃了一个月,翻了不到一章。本想换换脑筋吧,抢了太太新入手的《从大都到上都》来翻,没想到却一发不可收拾。18万字,一天半的时间从序读到跋。几年没有如此酣畅淋漓且心无旁骛的阅读体验了。哦,除了沈博士的畅销书《纽约无人是客》。我不是个爱读书的人,最近几年更是以工作忙,养娃累为借口,很少用整段的时间阅读。然而这可能不完全是我的错。20

  • 谁说它污了?新娘“吊带袜”原来是未婚男士的幸运符 IMC中尧文化传播

    在婚礼上,除了婚纱、珠宝、婚鞋等等必备单品外,新娘的大腿上自然也少不了这条性感的吊袜带,它可不是新娘用来调情的,而有自己的使命——带给未婚男性好运,要知道它的重要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婚纱哦!新娘吊带袜(图片来源于thegartergirl)“情色”的吊带袜(图片来源于pinterest)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腿上绑“吊带袜”(BridalGarter)充满了诱惑和挑逗,分分钟让人想犯罪。电影《史密斯夫妇》(图片来源于007JBB)还记得电影《史密斯夫妇》里安吉丽娜·朱莉吗?她用吊带袜在大腿上绑了一把枪,

  • 现代金银币走红,收藏几枚很不错的!

    由于资金的关系,除特别喜欢的外我很少收藏现代金银币。而自从福字小银币发行后,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巧玲珑的藏品,一来它属于热门的民俗题材,二来福字的寓意也好,符合国人的向往。再者发行量也适中,15年发行量是60万,16年是190万,今年虽然到了270万,但参与的人也在逐年增加。从发行量就可以看出,贺岁福字小银币喜欢的人还是不少!今年更有了新的变化,原本在12月十几号人行就应该公告贺岁福字小银币的发行情况,不料一推再推直到12月22日下午才发了发行公告。而这次的公告更有特点,那就是将贺岁福字小银币和贺

  • 大赛倒计时2天(目前可获奖人数54位)|926号和934号作品点评,“好墨品”点评连载14

    “从现在开始,从我做起,爱上写字,写好字,真正提高写字水平,弘扬书法传统文化”是举行这次“好墨品”第二届全国书画艺术大赛的初衷和目的。林泉博士继续对参赛作品做点评,并同时回顾当前点赞排名情况,对于点赞能获得哪些奖励可点击以下超链接了解或者直接在报名页面点击活动详情查看更加详细的说明。从现在开始,从我做起,爱上写字,书画大赛正在火热报名中本次“好墨品”大赛特色:专家评委对参赛作品做专业点评;第一名奖励现金2000元、第二名、第三名分别奖励现金1000元;报名就奖24G高清书法资料,另外还可以赢得金

  • 如果书法老师这样教你,就等于骗子!

    很多家长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书法,还想着若孩子能够快速的把字写好,那就更好了。不光家长,还有许多的年轻人从小没好好练字,大学毕业进入社会找工作,也发现自己的字简直丑得不行,羞于见人,也想着能走捷径把字写好。现在的社会,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林林总总的“书法速成班”应运而生了。“书法速成班”一般都是这样宣传的:我们这有一种独特的方法,保证你21天、15天、10天、5天、一个礼拜、24小时等等就能快速写出一笔好字!那么,我们就要问了,书法能“速成”吗?其实这个问题非常非常简单,比1+1=2还简单。如果一

  • 学会建立摄影后期思路 系统的学习处理照片

    今天来系统的谈谈后期的学习与方法。摄影分前期与后期,后期是摄影必不可少的步骤,后期是对前期拍摄的有效增强,但不等于改的面目全非,后期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不留痕迹,即让观众一眼看不出你后期的痕迹,一切都是符合视觉和光学效果的后期作品才是佳作。所以,在这里我们不做是否照片应该后期的探讨,直接开门见山,系统谈谈如何建立后期思路。第一步:扎实技术基础很多同学把后期与PS技术混淆,不能混为一谈。如果你打算学习摄影后期,第一步是去选一个软件,无论是PS还是Lightroom之类,共同需要做的就是你要学会正确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