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小白不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4:05:19 来源:网络 []

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第二章

凌如兮的身子微微后退,她垂眸,终于双腿直直的跪在地板上:“萧云先生,求你借钱给我。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怎么求?”

父亲再拖下去会病入膏肓,母亲早逝,她不想再失去最亲的亲人,凌如兮重重的磕下:

“求你,萧云先生?”

可韩萧云不语,她磕了九十九下,每一声都在乞求他,额头被撞的微红,涔出淡淡血迹,眸中再也隐忍不住的濡湿。

韩萧云抬起她的下颚,冷冽的说:“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她一怔。

“最讨厌一副哭丧的脸,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倒胃口。”

凌如兮身子冰冷,不由的冷颤,韩萧云有些意兴阑珊,狠狠的甩过她的脸颊,起身,身下的女人却牢牢的扯住他:“萧云先生,求你给次机会,你要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不,她已经走投无路。

韩萧云挑挑眉:“噢?呵呵,什么要求,你都答应?”

她连忙点头,他继续问:“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凌如兮一怔,身子不由的跌落于地,韩萧云从书柜中取出一份合同,扔在她眼前:“看看吧。”

翻开,凌如兮看着字里行间那两个敏感而羞辱的词眼——床奴。汇金地她觉得冷,手指不禁哆嗦,心像坐上凌霄飞船,被抛向高处,又摔的粉碎。

“凌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他笑,像个猎者等待着落网的猎物:“欠钱还债,天经地义,还需不需要我一字一句念出来吗?”

不…不需要。

她看的清清楚楚,合同有效期间,她是他的床奴,任何时候只要他想要,她就挥之即来,呼之既去。

凌如兮受辱的咬紧唇瓣:“不…”

他沉下脸:“呵呵…不是说什么要求都答应吗?看来…”韩萧云的手指顺着女人柔润的线条一路划过、直到锁骨,引得她一身颤栗:“看来,凌小姐,真的很没诚意。呵呵…那请回吧。”

“不…”凌如兮抓住他的手臂,强忍的说:“我签…”颊边大珠小珠落玉盘,更是梨花带泪,楚楚可怜:“只要我签,你就给我钱,不许反悔。”

“当然,你也可以不签,我不喜欢强人所难,但你不考量考量自己到底值多少钱?”讥诮的话语在她耳畔响起。【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小白不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签。”凌如兮垂眸:“我签。”

韩萧云捞过沙发上的睡衣扔向她:“把自己洗干净点,要知道我从来就讨厌脏,以后给我记牢点。”

花洒温润的水珠游过肌肤,凌如兮的身子滑下,紧紧的环抱住自己,她记得一句话,难过了,就蹲下身抱抱自己,也原谅自己。

爸爸,这样的小兮,你还会喜欢吗?

凌如兮穿上睡裙,透明的镂空蕾丝,几乎将她姣好的线条暴露的够彻底,几分羞辱涌上心头,她从没穿过这样大胆的睡衣,胸前的红润突出,就连女人神秘的三角地带都若隐若现。

她赤着脚走出,韩萧云刚好兴致盎然的把玩着手里的合同,看着她走出,他放下,走近,嘴边一抹邪佞,很满意,这睡衣果然很销魂,当然混淆授予的是这个女人。

凌如兮有些害怕,男人炽热而直直的眼神让她无地自容,脸颊不由的火烫,他冰冷的眼睛充满嘲笑,韩萧云在心底暗自喃喃:凌如兮——

“把衣服脱了。网站huijindi.com”他简单的命令。

凌如兮后退几步,却硬是被他拖了回来,他眯起星目,倨傲而危险,低语:“现在想逃?”

他拉着她的手臂,将她粗暴地扯起来,推倒在床上,他利落地轩开她的睡衣,覆了上来。凌如兮疯了似地挣扎起来,手捶着他的肩膀,双脚胡乱地踢着,混乱中,竟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腹上。

韩萧云被扰的不厌其烦,一躬身,反手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地甩在她脸上,愠怒的低吼:“不自量力,你这是什么模样,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我立马解除合约,你信不信,我遮住你的头顶,就让你不见天日。”

她怔着,咬牙忍泪,她是鱼肉,他是刀俎。眼前浮起父亲的容颜,根根银发,若隐若现,父亲的脸颊满是慈爱与沧桑。

她绝望地看着他,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破裂在冰冷的空气里。【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小白不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看到她眼里的退缩和软弱,男人舔着她的耳垂:“乖一点,你还想继续活下去,是不是?”

第三章

他冰冷的呼吸刺穿她的耳膜,凌如兮似乎认输了,闭上眼,颤抖的双手从他肩上滑下来,手指不经意触碰到他胸前的红润,韩萧云一阵颤栗。

他低吼一声,撕裂了女人的睡裙,扣住她的侧脸,狠狠地吻下去。她微颤的乳房如同一个羞涩的邀请,他咬住她粉嫩的乳尖,修长的手指强劲的扳开她的大腿,他的呼吸炙热,浓烈的喘息说明他开始享受,但身下的人,十指紧紧攥紧被褥,强悍的腰身埋在她腿间,身下的欲望如猛兽,杀机腾腾。

他痛恨眼前美丽的身体,韩萧云猛地抓住她头发,他就是要她看着,凌如兮疼的蹙眉,却执拗的不肯吭声。

占有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她眼睁睁地看到,不准忽视,韩萧云仿若听到心底的黑羽天使在忿忿的喊着。

“咚…”窗外又一个响雷,闪电划破长空。暗夜里,身下的女人浑身颤抖,但是很快,嚎啕的雨声和阵阵的响雷淹没了一切,什么都没剩下…

……

凌如兮睁眸,朦胧间男人已穿戴整齐、西装革履,他转身,随意的把玩着尾指上的白金戒指,清晨的晨曦下,泛出一层光圈,她看着,映的眼前的男人不那么真切。【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小白不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那双鹰爪般的眸子,仔细一看才探出几分锐利与坚毅:“二十五号。”他随意的瓢了一眼腕上的rolex:“知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她思忖,今天就是七月二十五日,但是凌如兮记不起有什么特别,韩萧云冷笑,她当真是不记得了。

“砰”

韩萧云摔门而去,凌如兮微微转身,身子很疼,但都不及心底的哀切。床单上血迹触目惊心,可是让她更惊颤的是枕边那五百万的支票。她拿起,蜷起身子抱着自己的膝盖,似乎这样能缓解一下身体的不适,她疼的厉害,昨夜韩萧云强壮的身体覆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冰冷的呼吸,用无比残酷的声音对她说:“凌如兮,看清楚到底是谁在上你?”

他毫不顾忌地占有她,偌大的席梦思床上发出吱嘎的声音,仿佛某种惩罚,毫不怜惜。

她意识瞬时空白,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痛的无以复加,手腕被韩萧云扣在头顶,她咬着唇瓣告诉自己,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只要有了钱,父亲就有救了。比起父亲的安危,这些痛苦与屈辱,都算的了什么?

可是,韩萧云离开时,她终于忍不住了像只小动物一样绝望地呜咽。

……

清晨的空气有些微凉,韩萧云坐上布加迪的后座,助理已经等候多时,越过后车镜助理看着老板渐渐沉下的面容,韩萧云冷冽的低语:“去墓园。”

“是,老板。”

越过都市的街头,车窗外的风景由钢筋水泥筑成的高楼渐渐幻化成绿树葱葱。天空是土耳其的蓝,却偶然带着几分特有的孤寂。

布加迪缓缓驶入郊外的墓园,韩萧云的心很凉,手捧一束马蹄莲,纯白,是世间一切颜色的初始。

他止步,俯身,将马蹄莲放在墓碑前——韩泽之墓。今天是弟弟的忌日,看着墓碑上弟弟的照片,永远停留在最青春宝贵的二十岁。

韩萧云取下墨镜:“小泽,哥哥来看你了。”

小泽一直在笑,记得有句话,死不是生的终结,却是生的另一种方式一直在延续着。是的,小泽从未离开过,却一直住在他的心底。

……

“哥哥,你有过悸动吗?”

韩萧云还记得,那日小泽推开他的卧室,依靠在门前,脸上满是窃窃的欢喜,他第一次带着忐忑的心情问哥哥,你有过悸动吗?

“什么悸动?”

“一靠近一个人就会心跳如鼓,看着她的眼睛,像一潭湖水,要将我溺毙了。哥。”

他的小泽一直很单纯、腼腆,但是…韩萧云挑眉试探的问:“小泽恋爱了?”

一语击破,韩泽被问的脸红,他喏喏的说:“哥…我是来问你的,你有没有遇到过让你心动的女生呢?”

韩萧云笑了笑,重要的不是他遇到,而是小泽遇到了:“小泽,哥哥是商人,感情对我来说,只是用于权衡利益。”

那时的韩泽饶是意兴阑珊,韩萧云走近他身边:“可是,告诉哥哥,你是不是遇见喜欢的人了?”

……

韩萧云静静的矗立在弟弟的墓前:“我见到她了,小泽。”是的,他终于见到那个让小泽心动的女人——凌如兮。

可她竟也是害死小泽的元凶,那个狠毒的女人,就是带着这几分孱弱,迷了小泽心窍,毁了他原本丰富的人生。

第四章

韩萧云恨她,双拳不由握紧,昨晚他就是狠狠的穿刺她的身子,但怎么也不够,一想到单纯的小泽,一股恨意拥入心头,不够,他甚至强硬的扳过凌如兮的身体,让她像狗一样趴着,让她尝尽屈辱,践踏她的自尊。

穿越记忆的河流…

大学周年纪念活动的舞会上,腼腆的韩泽第一次遇见凌如兮,那日她穿着珍珠粉的长裙,长直飘逸,在人群里,韩泽的视线一直未曾离开过凌如兮。

偶尔她回头,韩泽心跳如鼓,羞涩的偏过身子,又偷偷的发觉原来凌如兮并不是看自己,不知怎么的有些失落。

韩泽的嘴角悄然上扬,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以为他的世界除了哥哥,再也没有其他色彩。

“小泽,你在干什么?”

韩萧云推开韩泽的房门,最近小泽很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对着画板,一呆就是一整天,韩萧云夺过画纸,小泽才反应过来:“哥,不要看。”

但已经来不及,韩萧云怔怔的看着画纸上的女人,栩栩如生,跃然纸上,柔顺的长直,乌黑的双眸,小巧的鼻尖,唇边轻笑,画纸上映下三个字——凌如兮。

“就是这女人。”

韩萧云用的是肯定句,从第一眼见她,就带着势不可挡的霸气。

“哥…”

小泽被问的脸红,那日在舞会上凌如兮的身影让他无法忘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身旁的同学:“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听说他是美术系的系花,可不知怎么的韩泽讨厌众人注视她的感觉。

“老师给我电话,说你上课走神,”韩萧云挑眉:“原来是在画女人。”

“哥…我…”

韩泽垂眸,以为哥会责骂自己,但韩萧云坐在他身旁:“你喜欢她?”

从来未见小泽茶饭不思:“喜欢她什么?”

“她很美,”提及凌如兮,韩泽的脸颊是淡淡的笑意,久违的雀跃:“笑起来的时候更美。”小泽低头:“我听说如兮家境不俗,但对人亲切,没有富家女孩的骄横。而且她很会亨调,身边有好多朋友,”他支唔的说:“小泽也想有很多朋友。”

从小因为目睹父母感情的不和,相同的成长还境下,但他和小泽却截然不同,他学会坚强,知道肉弱强食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变强大。

他是个商人,追求的是物有所值,只对有价钱的商品感兴趣。

可小泽变的胆怯,自闭,韩萧云疼爱弟弟,当听小泽说也想要很多朋友时,他许些欣慰:“小泽若是喜欢,就慢慢靠近她。”

“我可以吗?哥”

小泽很迷茫,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呆在她身边吗?他喜欢她的笑,喜欢她对人和蔼,更喜欢她一个人静静的绘画,晨曦下的她,像镀上一层光晕。

………

小泽开始变得开朗,这些细微的变化都落在韩萧云眼底,吃完晚餐,小泽兴奋的告诉他:“哥,放学在路口碰巧遇到如兮,她今天好像很开心。”

“是吗?”

韩萧云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不知道她手上抓着什么纸条,她边看边笑。”

他开始成了小泽的倾诉桶,每天谈的最多除了凌如兮,还是凌如兮,可小泽不亦乐乎。

“所以小泽也很开心?”

韩泽羞涩的点点头:“哥哥喜欢我吗?”

“当然。”韩萧云轻点头,他宠爱小泽,若是谁动了小泽,他定不会轻易放过,可他傻弟弟胆怯的问:“那如兮也会喜欢我吗?”

“……”

小泽的逻辑真让人啼笑皆非:“只要小泽勇敢的告白,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

——

“我今天的衣服好看吗,哥。”韩萧云轻笑,晓泽活跃多了,什么时候开始尝试淡淡的颜色。

“小泽穿什么都好看。”

……

“哥,如兮今天对我笑了。”

……

“哥,我今天悄悄的和她走一路呢。”

……

韩萧云静静的矗立在墓碑前,心底哀切:“小泽,哥今生最后悔的事就是鼓励你告白。”

有一段时间小泽变得许些沮丧,韩萧云俨然察觉,关切的问:“小泽看起来很不开心呀。”

“今天又有人向如兮告白了。”韩泽的确很沮丧。

不知什么时候起,凌如兮的一举一动已牵挂者小泽的情绪。

韩萧云轻笑:“那小泽也要告白啊,要让喜欢的女生知道自己的心意。”

“哥都是这样追女生的吗?”

韩萧云汗颜…这…难道告诉小泽,他从来不追女人,身边的莺莺燕燕他忙都忙不过来,扰的他不厌其烦。

但是小泽单纯,没经历过男女之事。

可韩萧云怎么也料到弟弟的告白竟成了人生的终点。他也永远失去了小泽,是那个女人,那个让小泽悻悻念念的凌如兮。

第五章

凌如兮拿好支票,匆匆的走向酒店大厅。

感觉到waiter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凌如兮低头一看,满颈的红紫,她一怔,根本没来得及发现,她想用手遮住,可是手腕上一道道红印却更加触目惊心。

“看到那个女孩没?昨晚把自己弄的满身湿意来找总裁,现在的女人为了引起总裁的注意,真是什么法子都用上了。”

“呵呵…不知道吗?现在是张腿比伸手还要简单的时代,别看表面纯,其实骨子里骚的很。”

“呵呵…”

……

身旁的窃窃私语,凌如兮咬紧唇瓣,不让鼻尖的酸楚继续蔓延,她直了直背,加紧脚步的离开索菲。

凌如兮淘淘口袋,剩下的钱不多了,尽管很累,但想到打车省下来的钱可以给父亲买点新鲜的水果,她硬是掏出硬币,上了公车。

凌如兮轻轻地推开病房门,父亲闭目,眼角是岁月遗留的痕迹,她紧张向凌寻寅鼻尖探去,直到感觉到父亲微弱的气息,她才松了口气。

天恒是父亲辛苦打拼的天下,但现在对于凌如兮来说,生命才最可贵。打湿毛巾,凌如兮轻轻的擦拭着父亲的脸颊,他又瘦了一圈,骨瘦如柴,不知道一股酸楚涌上心头,凌寻寅许是听见那细小的呜咽声,微睁眸,见到爱女,笑了笑:“小兮,你来了。”他的声音很淡,但几乎花尽了力气,他看见她眼底的湿润,心底怔了怔,这傻孩子:“怎么了?小兮?”凌寻寅问:“谁让我们家宝贝不开心了?”

就像从前一样的宠溺着她,凌如兮破涕为笑,偷偷的擦去眼睑的湿润:“爸,你是不是又为了省钱不打针了?”她嘟囔着:“我说了,钱不是问题,你总是不让我省心。”

凌寻寅一怔,小兮的眸子布满血丝,气色很不好,视线再往下,脖子上一串触目的紫红印记:“你哪来的钱?”

他是老了,但并不糊涂,他躺在这里一天,光住院费就够抵一个月的生活费,那日他隔着门缝,看见小兮毕恭毕敬的恳求医院放松费用,他自责、心寒,是他拖累了小兮。

凌如兮看出父亲眼里的迟疑,她支吾的握住父亲的手:“爸,以前你给我买了好多好东西,那些名牌包包、首饰,我朋友都挺喜欢,我卖给他们,凑了点钱,他们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也很帮忙的。”

可其实这些她老早就折价卖了,筹来的钱也勉强只够凌寻寅几天的医疗费,但她并不想让父亲知情。褪去凌家的光辉,世态炎凉,他们在星云的每一步都那么艰辛。

不,凌寻寅察觉太不对劲,小兮从小就不会说谎,她没底气的时候,说话从来不敢直视他,他的视线再往下,小兮手腕更是触目的红印。

小兮从来没有过一天不来病房看望他,到底怎么回事?

凌寻寅正打算询问,主治医生李医师推开房门:“凌小姐来了,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谈谈。”

凌如兮起身,为父亲拉好被褥:“爸,我先出去,您休息一下。”

“李医生,我父亲的病情怎么样?”刚拉好房门,凌如兮着急的询问。

“凌小姐,我们也是刚接到医院的通知,请您明天办出院手续。”

“出院???”不,凌如兮心底揪起:“不,李医生,我已经准备好钱,我这就去交情拖欠的费用。”

星云已经没有医院肯收留父亲,但她不能放弃,以为只要有钱就能给父亲治病,但事情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李医生摇摇头,话语间透出几分无奈。

“李医生,求求您,我这就去交钱,不要赶我们走。”

李医生摊开双手,表示无奈。

“小兮。”

凌如兮转向声音来源处,一记挺拔的身影,仔细凝视:“小齐哥。”

罗齐是她在星云为数不多的朋友,当初也是因为他在星云医院实习,父亲病倒后,他托了点关系,凌寻寅才入院。

“小齐哥,你帮帮我。”

“师兄,既然他们立马就能交清医药费,就给林伯伯安排手术吧。小兮是我的好朋友,师兄,请多多关照下。”

李医生咧咧嘴,向罗齐递了个眼色,将他拉到一旁:“罗奇,你知道吗?”李医生瞅了眼一旁的凌如兮;“医院也是有苦衷。”李医生凑到他耳边,细声说:“有人压着她父亲的病案。”

罗齐一怔。

“而且是星云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人有意思要压她,简直就是踩死蚂蚁那么简单。我也很同情凌小姐,但是,这都不是你我该趟的浑水。”

罗齐转头,视线一同落向凌如兮,晨曦下她整个人都拢上浅浅的光晕,小兮虽然面色苍白,气色不太好,却又带着凄楚的美,就像一株落魄的水莲,独自芬芳。

老天,她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人?

第六章

“你等等,小兮。”

直到罗奇再次赶到,他手上多了一份水果蓝:“我们一起去看伯父。”

凌如兮跟在他身后:“小齐哥,怎么样了?李医生答应了吗?”

他止步,转身,笑了笑:“小兮,相信我。”

凌如兮一怔,扯住他手臂的手忽的放松,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个不停,罗齐提示她说:“有来电。”

凌如兮晃神,看到号码,脸色骤变,罗齐问:“怎么了?”

是房东的来电,她走到窗边,轻声接通:“喂,房东阿姨。”

“我说小姐,这个月的房租你又要拖到什么时候?”

“我…”她支吾的说:“这两天就给您送过去。”

“一天、一天,又一天,看你长的人模人样,怎么也喜欢耍赖的戏码?”电话那端的女人大声囔囔,凌如兮不断道歉。

“真对不起,阿姨,明天,就给我一天的时间,我明天就给您结清。”

“别怪我没把话说清楚,我再给你一天,要是再不结清房租,就卷铺子走人。”

“我知道,阿姨。”

话没说完,电话那端‘啪’的一声挂断。

“怎么了?”

凌如兮吓了一跳,罗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她咧嘴笑了笑:“没什么,一个朋友的电话。”

朋友的来电??

可看看她刚才着急的神态,硬是像欠钱不还的模样。

“小兮,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

“没什么。”

她越过他的身边,向病房走去,罗齐在她身后喊住:“若是碰到困难,不妨和我说说,我能不能帮的上忙。”

“小齐哥,谢谢你。”她扬扬唇:“我很好,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这些都足够了,他做得越多,她觉得亏欠的越多。

…..….

下午五点之后,又是下班的高峰期,城市的喧嚣还未完全褪去,薄暮下的余晖在凌如兮的画笔下变得栩栩如生。

凌如兮完成最后一笔,挥手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完成的作品交给一对小情侣,小情侣的神态跃然纸上,女人挽住男朋友的手臂,满意的点头称许:“小姐画的真好。”

得到顾客的赞许,凌如兮露出欣慰的笑意,时间差不多,她清点了一下今天的收入,是这几天来最好的,她把钱整好,动手收拾画具,就在此时…

“没想到你还在这里画画。”

回头,只见罗齐。

“呵呵。”凌如兮轻笑着,生活是什么?她用大部分时间来承受了痛苦,唯独仅剩绘画的时间,让她彻底的松弛,忘记疲惫、忘记痛楚。从前,在这里卖画,只是爱好,随性、自由,但如今,她怎么没想到这成了她谋生的手段,她像是被恶意打压,整整几个月没有一家公司肯录用她:“谋生而已。”

那四个字很淡,却透着几分凄楚。

罗齐家在中央广场的反方向,其实今天只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看到她了,罗齐始终忘不了那时的凌如兮,喜欢一个人呆在广场的中央,撑起画板,不断的临摹、绘画。

整个世界都成了她笔下的风景,色彩浓厚。

那时的他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小兮。

“好像我是你第一个顾客。”

凌如兮记起,当时她在这取景,罗齐以为她是卖画为生,那日一副‘徐徐夕阳’,罗齐饶是喜欢,便走近问:“小姐,这画多少钱?”

她一脸惊奇,家庭的宽裕让她对钱并没有多大的概念,可有人想出钱购她的画,却让她第一次赶到无比兴奋,还兴冲冲的向父亲炫耀,她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

“呵呵,这些小齐哥还记得呀。”凌如兮笑着。

时光荏苒,没想到画画真成了她谋生之道。

天空开始飘落丝丝细雨,罗齐:“走吧,我上晚班,送你回医院。”

….……

“伯父,今天感觉好点了没?”

罗齐将凌如兮送回医院,顺势再看望下林伯伯,凌如兮连忙为父亲抬高病床,凌寻寅一脸欢喜:“小齐来了,快、快、过来坐坐。”

凌寻寅上下打量着,这小伙子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更重要的是站在小兮旁边,两人怎么看,怎么都般配。

他寻思着,若是在有生之年办完小兮的终生大事,那他也没什么遗憾了。

“爸,小齐哥很忙的,呆会他要上晚班。”

“没事的,小兮,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交谈噢。”

凌如兮摇摇头,不过倒是很久没见父亲的慈笑,她轻叹,终于放下一颗沉重的心。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撒旦索情 或 女人别想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独宠豪门契约妻14章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14章小说:独宠豪门契约妻第14章免费的造型师美女车子很平稳的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大美女面前。车子刚刚停下来,美女就打开车门往车里钻:“凌风,辰少这么急找我……”美女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规规矩矩坐在后座身着一直黑色职业正装的米苏,出口的话没有说完就直接咽回了肚子里!米苏此时看着这个美女,眼睛都直了……哇,真的是太养眼了!只见这个美女身形高挑,身材也是好爆了!此时身着一件低胸收腰的黑色连衣裙!这裙子应该不便宜,看起来很是高贵的面料,就这么贴合着身体的曲线将美女称得更加蜂腰娇臀

  • 太阳的后裔14章

    原标题:太阳的后裔14章小说书名:太阳的后裔第14章洗干净“席医生,你怎么那么容易害羞?”裴煜泽酝酿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把那荤话给说出来。他看着席可然青涩的反应,想起上次亲她那一口,连基本的换气都不会。他早已调查过,席可然和她的初恋男友别说是接吻了,极限都估计是拉个小手,再想要过度的交往,那还真没了。就席可然这副模样,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处/女,这话实在是太没有可信度了。——窗外,黄昏已经渐渐转暗,席可然再一看时间,早过了下班的点儿。席可然出门就走,面前的裴煜泽跟着起身,似打算一起。席可然走得很快,

  • 冷情老公,解约吧14章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14章小说:冷情老公,解约吧第14章这是你的答案江玥璃突然想起宫铭刚才问她会不会游泳,这家伙究竟打算做什么?“这湖水怎么样?”宫铭勾起一抹笑意。这家伙发什么神经?不过江玥璃的心里很清楚,他绝对不是带她来赏湖的:“宫总,请你直白一点告诉我,我究竟要做点什么,您才愿意放过福利院呢?”“你要不要先告诉我,你跟祁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宫铭看向江玥璃,唇角始终都保持着一个上扬的弧度:“其实我真的想不通,宫祁睿为什么会让你做他的……情人。因为他喜欢的,从来都不是你这样的。”也许宫祁睿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14章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14章小说名: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14章想不到的VIP客户姜南希接过那叠人民币,不用数也知道肯定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就在对方以为她是见钱眼开妥协了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姜南希手一扬,直接将那叠人民币“啪”的甩回到了对方的泛着油光的大脸上。下一秒,姜南希伸手勾住霍辰勋的脖子,扣着他的领带向着自己的方向一拉,随即仰起脸,用自己的双唇覆上了对方的薄唇。鼻尖撞在金丝眼镜镜边,微微激起一丝冷意。胖子见此状况,悻悻的捡回自己的钱,最终骂骂咧咧的,但是还是灰溜溜的离开了。女人的唇软软的

  • 流年已尽爱未凉14章

    原标题:流年已尽爱未凉14章小说:流年已尽爱未凉第14章发怒啪!华霆文娱集团,第19层总裁办公室内,一只骨节修长的手猛地一扫桌上的鼠标,鼠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随即啪的一声脆响,在地上摔成了四分五裂。男人盯着桌上的电脑屏幕,原本深陷在老板椅中的颀长身躯已经坐了起来。“安……雅……”他勾唇一笑,眼底的邪肆和魅惑溢出,呢喃声轻柔的似念一个魔咒,又似带着咬牙切齿的怒意。笃笃笃——随着敲门声的响起,屋内气氛刹那死寂。“……”司慕寒唇边笑意微敛,将指尖夹着的那根燃了半截的香烟狠狠的碾在烟灰缸内。力

  • 我曾深深爱过你14章

    原标题:我曾深深爱过你14章书名:我曾深深爱过你第14章绝对不会是她就算在人前也丝毫不掩饰跟景慕深之间的暧昧关系,依旧表现的满面春风。因为从戚晚‘死’的那一天,她就清楚,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自己的地位了。尽管景慕深待自己如何冷漠,他还是要承认,自己才是他身边最爱他,最无私奉献一切的女人!电梯门打开,两人跟着人群走了进去。戚晚缓缓的走了过去,刚才沈暮烟紧挽这景慕深的画面,还在不断的从脑海中涌现。果然,看他们如此亲近的模样,就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掩在袖下拳头用力,戚晚只觉得自己的心那么

  • 吻安,老公大人14章

    原标题:吻安,老公大人14章小说:吻安,老公大人第14章你不用这么守着我她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相还!而这次故意把艳照女主角的脸p成她的脸,背后黑手就是柳城,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不来正面找她,居然从侧面污蔑她。季笙真想说这种人脑子有病。一路狂奔到各大娱乐杂志社,还有一些主流媒体大本营。季笙和莫安安以低价将一些关于柳城胡作非为的证据卖了出去,同时又将柳城公司里的一些负面消息炒大,说到底,季笙和莫安安背后的家族身价都不低,这些消息也是手到擒来。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很多消息都是圈

  • 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4章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4章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第14章清醒的拒绝刹那间,厉锦誉双眸沉黑锐冷的一如地狱恶魔。他发誓。他一定要让蒋启轩为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没有一刻犹豫,厉锦誉启动了车子。“好热……”不一会儿,苏媚身体中的药效全面爆发,她眉心紧锁,痛苦难耐的嘤咛一声。她感觉自己像是掏空了一样,非常需要一个发泄口。在一种本能地驱使下,苏媚整个人宛如八爪鱼一样缠上了厉锦誉……“救救我!”像是一个溺水了的人一样,苏媚哽咽着声音,楚楚可怜的对厉锦誉说道:“我好难受,有火

  • 我做外围那些年14章

    原标题:我做外围那些年14章小说名称:我做外围那些年014暧昧严汝筠到红灯区是见一个女人,她自己住一栋红色的小洋楼,外观看上去有些陈旧,像遗留下来的洋宅,大门是新上的油漆,他对这边很熟悉,还有一把钥匙。我跟他进入客厅,保姆非常热情招待我,严汝筠自己上二楼,我没有跟上去。这栋房子的内部装潢和陈设,能猜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在居住,应该和我年纪相仿,怎么都不会超过三十岁,沙发上有几根长发,没有摆放照片。我喝茶时顺便从保姆嘴里探了探口风,问她严先生是不是常来,她说每月会过来一两次,留下吃晚餐,或者在书

  • 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4章

    原标题: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4章小说书名: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第14章好看吗?徐随砚双腿交叠,端着一杯红酒,微微晃了几下杯中的液体,嘴角勾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皮痒了?”“我的皮在痒也比不过你迫不及待啊。”徐随砚饮了一口红酒,听见韩之繁紊乱的呼吸,一样身为男人,当然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了。“又麻烦你的五指姑娘了啊?”男人身体的重量许无忧承受不了,她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就被韩之繁打断了,“别动!”“哟,原来不是五指姑娘啊,让我猜猜是哪位小姐?”徐随砚听见‘别动’两字,激动又惊讶地把酒杯放在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