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来生再爱你】排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4:28: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来生再爱你

第2章 心里的魔鬼

  嗡嗡~嗡嗡~

  ……

  机械的手机震动声,仿佛窗外的瓢泼大雨,突然浇熄了满室的艳火。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秦诗趁着纪枫臣拿手机的空当,急忙连滚带爬地缩到角落里。

  她的上衣皱巴巴的翻卷着,裤子也被人拉下了一大半。

  那模样狼狈的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姑娘,可谁又能想到,她其实是个学过拳击的女警。

  “枫臣,你怎么还没下来啊?”

  电话里的声音绵软柔腻,秦诗虽然听不真切,却也一下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东西还没找到。”

  纪枫臣的语气不温不火,空闲的右手在黑暗中游走着,熟练地打开了保险箱的大门。

  “那你快一点哦,我一个人在车里,有点害怕。汇金地

  骗鬼呢吧!

  秦诗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很不情愿地听着那头若隐若现的娇嗔。

  纪枫臣不知何时,又注意到她这里,精明的眼神像要把她看穿一样。

  她很识相地低下头,淅沥沥的雨声盖不住情人间的细语,她佯装若无其事,手心却早就被指甲嵌进了肉里。

  “你害怕就把音乐打开,你喜欢听的,都在最后一个文件夹里。”

  最后一个文件夹……

  阿枫最喜欢把自己录的诗歌,放在最后一个文件夹。

  因为她叫小诗,所以他就乐此不疲的,一首一首念给她听。

  “我知道啦!不过你还是快一点,我怕公公等久了不高兴。【来生再爱你】排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公公?

  他们已经结婚了吗?

  秦诗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或许是长时间待在黑暗里的缘故。

  想想她此番前来的目的,真的有点无厘头。

  她暗自叹了口气,正要起身准备离开,一股强大的力量,却又把她整个甩在了桌子上。

  “枫臣?”

  “什么事。”

  某人一个左勾拳,却被纪枫臣轻易地攥进了掌心。

  “我怎么听你那边叮叮当当的?”

  “踢到东西了。”

  某人再一个右勾拳,不出意外的,还是被中途截获住。【来生再爱你】排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某人继续奋力地扭动腰肢,那被纪枫臣紧紧压住的小腹,此刻正传来一阵阵的灼热。

  “枫臣,你先找东西吧!我挂电话了。”

  “不用挂,你不是害怕吗?怕就跟我说会儿话。”

  “嗯!好!”

  ……

  怕你个大头鬼啊!

  秦诗在黑暗里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她的双手被大掌禁锢着,连唯一还能活动的小腿,也半吊在空中逐渐发麻。

  “枫臣,你说等我们结婚了,就把这间公寓卖了好不好,反正房子够住就行,多了也没什么用处。”

  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突然默契地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秦诗两眼炯炯地看着纪枫臣,似乎也在等待他口中的答案。网站huijindi.com

  可纪枫臣只是饶有兴致地挑起眉,两手乍一交叉,就把她的手腕举过了头顶。

  “枫臣?你有在听吗?”

  “好。”

  秦诗的心里咯噔一下,这间他们一起住了五年的小公寓,他终于还是要卖掉了。

  “纪枫臣,你放手!”

  她咬着牙在他耳边低吼,虽然害怕那头的人听见,可心底的魔鬼却又一再地怂恿她,叫出来,叫出来。

  “枫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领证比较好?要不要也找人算算日子?”

  “随便。”

  纪枫臣用手牢牢地扣住秦诗的手腕,另一只腾出来一把撩开黑色的T恤。

第3章 想走没门儿

  里面的风光秀色可餐,一根根肋骨隐隐勾出轮廓,起伏的呼吸带动高耸上下抖动,平坦的小腹更是有着最迷人的马甲线。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纪枫臣用舌尖划过每一寸翠鲜欲滴的皮肤,来到山峰时,又用手将它和另一边拢在一起。

  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他轻巧地翻开裹在外面的棉盖,如樱桃般鲜嫩可口的珠子,便咕噜一下弹了出来。

  “枫臣,你还没找到吗?”

  “快了。”

  阵阵的凉意,带不走浑身的燥热,低哑的声音,更透着浓浊的磁性。

  是谁的心跳,在这喧闹的夜里,依然噗通的小鹿乱撞着。

  秦诗握紧头顶的双拳,颤抖着承受他一点一点地侵蚀。

  直到某人灵活的手指,再次钻进她狭窄的缝隙。

  她羞捻地昂起下巴,那一声即将出口的轻喃,也终于连同她干涩的唇齿,被吞进了纪枫臣的嘴里。

  “枫臣,我有电话进来,估计是妈妈来催了。”

  “枫臣?枫臣?”

  “枫臣,你快一点哦,我要先挂了。”

  “无耻!”

  电话挂断的下一秒,纪枫臣得逞地离开了秦诗的嘴唇。

  秦诗恼怒地瞪着他的俊脸,手上的动作稍一用力,就从他已经松开的禁锢中逃了出来。

  “无耻?更无耻的我也做过,怎么从前没见你有这么大反应?”

  纪枫臣邪魅的笑容,立马叫秦诗败下阵来。

  她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撞邪了,才会神经兮兮地跑来找东西。

  “纪枫臣,纪先生,你的未婚妻已经在楼下等急了,你还不赶快下去吗?”

  “小偷还没有招供,急什么?”

  纪枫臣站直身子靠在书柜上,大刺刺地看着秦诗整理被弄乱的衣服。

  他两眼的精光都还没消散,体内的火热也还没褪去,可他一年前就对自己发过誓,从今往后再不会跟眼前的女人有任何瓜葛。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想偷东西,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大家好聚好散,再见不送!”

  秦诗赌气地跳下桌子,可脚都还没有站稳,就又被抓住了臂膀。

  “什么叫话不投机?什么叫好聚好散?秦诗,现在是你闯进了我的公寓,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宠着你吗?”

  纪枫臣咬牙切齿,不知是在气她无所谓的态度,还是自己控制不住的情绪。

  可这个女人一年前无故地跑掉,既没有留下任何解释,再见时又依然如此任性。

  他倒是想跟她好聚好散来着,但她给他机会了吗?

  他看着秦诗瞪着他执拗的模样,桌上的手机响了又响,他也没有兴趣去接。

  “阿枫,咱们别闹了行吗?你爸爸还在等着你呢!你和他好不容易才团聚,一定要记得加倍珍惜。”

  她甩掉纪枫臣的大掌,不是没感觉到心里的刺痛。

  可她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儿女情长的牵绊,只会害人又害己。

  她骄傲地挺起胸膛,不让背后的男人看出半点端倪。

  只是还没等她走到书房门口,咚咚咚的敲门声,就立马止住了她的脚步。

  “枫臣?枫臣!”

第4章 当面求婚

  十八年前的某个午后,纪枫臣第一次走进了阳光孤儿院。

  院长微笑着向大家介绍他的名字,纪枫臣一一扫过三四十双眼睛,有个格外明亮的目光,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嘿!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那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生,个头都还没他的肩膀高。

  院长打趣地问纪枫臣愿不愿意,小女生骄傲地扬起头。

  “你不能拒绝哦!没有我保护你,你肯定要被大个子他们欺负。”

  他记得那天也像今晚一样下着大雨,大个子故意用脚绊了他一下。

  他摔得像只青蛙趴在泥地里,满身的泥泞洗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干净。

  可还没等他把衣服晾好,某人就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喂!我把大个子狠狠揍了一顿,你这次总能相信我了吧!”

  他看着女孩头上擦破的额角,心里一下子就暖和起来。

  “枫臣?枫臣!”

  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纪枫臣的思绪。

  他挑眉看着同样愣在原地的女人:“你不是要走吗?”

  秦诗恶狠狠地回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她脑袋瓜子滴溜溜一转:“该害怕的是你吧?”

  纪枫臣但笑不语,兀自往大门口走去。

  秦诗急忙躲到墙背后,只来得及低咒一句“该死”,开门落锁的声音,便透过空气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枫臣,你怎么半天还没下去,打电话也不接了?”

  “家里没电,什么也看不见。”

  他把来人让进屋,来人自然地拉住他的手。

  “你要拿给公公的东西,找见了吗?”

  “没找到,不过找到了点儿别的。”

  纪枫臣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个锦盒,精美的钻石戒指,在黑暗中显得分外闪亮。

  来人欣喜若狂地捂住嘴,根本不敢相信平日里惜字如金的男人,会做出这么浪漫的事情。

  “原来你故意害我跑上来,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啊?”

  纪枫臣将她揽进怀里:“虽然有点迟了,许珍妮,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愿意!一万个愿意!”

  许珍妮踮起脚尖,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甜蜜的恋人如胶似漆地抱在一起,丝毫没有顾及书房里的某人,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是那个戒指没错吧?

  秦诗摊坐在空空如也的保险箱面前。

  阿枫,你准备向我求婚的戒指,现在又找到新主人了吗?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的无名指,凸起的关节因为常年打拳,甚至长出了厚厚的老茧。

  她想起自己无数次累得快要放弃时,都会有一个人在对面,一遍一遍地朝她喊,“再来,再来!”

  那个人陪着她长大,陪着她成年。

  是他把一个野丫头送进了警校,更是他让野丫头明白,即使没有父母的疼爱,也同样会有另一种幸福,在不远的前方等待着她。

  可是就在刚才,那个人把希望放到了别人手中。

  她好想立刻跑过去拉开他们,告诉他自己之所以离开的原因,就是受了这个女人的威胁!

  是她拿他的前途和生命做赌注,让她无条件地退出了他的世界。

  可她却又只能傻傻地坐在这里,毕竟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就算咬碎了牙也要坚持走下去。

  因为打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就是她秦诗这一辈子,注定要守护一生的人。

第5章 弱弱地哀求

  安静的车里,即将结婚的男女一路无言。

  许珍妮本想说些什么,可一看到纪枫臣严肃的表情,就立马把话憋了回去。

  她突然想起去年的慈善拍卖会,一颗子弹穿过人群,正对着她的方向而来。

  纪枫臣奋不顾身地挡在她面前,被打穿的肝脏差点要了他的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用觉得内疚。”

  她一想到他当时的调侃,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你笑什么?”

  “你还记得那晚的拍卖会,有个女人弄丢了一只耳环,酒店派人找了整整一个小时,结果耳环居然挂在她的裙子上。”

  “那个女人是你?”纪枫臣利落地倒档刹车,“我的手下还跟我抱怨,如果不是——”

  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许珍妮不解地看着他:“不是什么?”

  “没什么。”

  他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带着许珍妮走进了五星级酒店。

  “枫臣,订婚宴都要开始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到?”

  “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会儿。”

  纪枫臣来到父亲身边,一行人正准备往宴会厅走,他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阿枫,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来信的是个陌生号码。

  “爸,你们先进去,我要回个应酬电话。”

  “今晚就都推了吧!”

  纪枫臣笑着点点头,但还是拿着手机往远处走去。

  “喂?”

  他把电话拨通后,对方并没有及时回应。

  “说话!”

  “阿枫……”

  秦诗在那头紧紧地攥着衣角,纪枫臣烦躁地扯扯领带,脚步又再往走廊里挪了挪。

  “你只有十秒钟的时间。”

  他的态度雷厉风行,秦诗别别扭扭老半天,才终于在他开始倒数时,支支吾吾地张开了嘴。

  “阿枫,纪先生,我因为一些事情,被局里开除了。”

  “所以呢?”

  纪枫臣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秦诗的声音像只小猫一样,挠的他耳根子直发痒。

  “我听莺莺说,你爸爸的公司是做安保的,所以我就想,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不可以让我去——”

  “不可以。”纪枫臣想也没想地打断她。

  秦诗在那头泄了气,就猜到他肯定会一口回绝的。

  “阿枫,戒指的事是莺莺告诉我的,你早就猜到我去找什么,所以才故意当着我的面,向许珍妮求婚对不对?”

  “我有那么无聊么?”

  纪枫臣举起手上的腕表,离订婚宴开始,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阿枫,你就帮我一次行吗?我爸爸赌钱欠了高利贷,我需要稳定的工作来养他。”

  “你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爸爸?”

  纪枫臣心里觉得奇怪,这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他和秦诗的人生,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看到你们父子团聚,所以也想试着找找看,正好局里的资源比较多,没想到一下子就找到了。”

  秦诗的声音越来越小,纪枫臣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人影,三两下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明天到公司来应聘,如果通不过考核,就回家吃自己去!”

  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连同之前的短信一并删除掉。

  可还没等他走出五步,才发现自己已经记在了脑袋里。

第6章 我要跟你比

  第二天一大早,秦诗来到巷子口的一家早餐店。

  高高挂在墙上的电视机,正在播报当地的头条新闻。

  新闻的内容十分抢眼,“顶级安保集团的少东,恋上国际物流巨头的千金,一场万众瞩目的旷世联姻,即将在下个月撼动全城。”

  画面里的男女,各自举着一杯香槟。

  男人的胳膊从背后环在女人腰上,可那只手明明还在昨天傍晚,钻进了她的裤子里。

  秦诗默默地低下头,平日里绝顶美味的小笼包,此刻竟比中药还难以下咽。

  她正要叫来老板娘结账,背包里的手机却叮铃铃地响起来。

  “你起床了没?”

  打电话的是孤儿院的老朋友,叶莺莺。

  秦诗掏出零钱放在桌子上:“我正在吃早饭。”

  “你看到早上的新闻了?”叶莺莺试探地问了句,“昨晚你到底去没去公寓?”

  “去了,还被迫看了场求婚的戏码。”

  “什么意思?碰上纪枫臣了?”

  秦诗走到路边上,伸手拦了辆出租车:“想听八卦就赶紧上班,我半个小时后到你们公司楼下。”

  “你去我公司干嘛啊?喂——”

  秦诗果断地挂掉电话,车子没用多长时间,便开到了一栋大厦门口。

  尚威集团。

  “秦小诗,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一大早你跑到这儿来闹什么啊?”

  秦诗看着气喘吁吁的叶莺莺:“谁跟你闹了,我是来办正事的。”

  她拉着叶莺莺往前走,空荡荡的电梯里,她们直接上了12楼。

  人事部的主管还没有上班,有个小姑娘把她们领到会议室门口。

  “待会儿会有高层过来,秦小姐请在里面等一下。”

  小姑娘又拉开叶莺莺说了两句,叶莺莺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秦诗,随即皱着眉头离开了。

  时钟滴答滴答靠近九点,会议室的大门终于被人打开。

  秦诗双手握拳放在桌上,藏不住的欣喜,悄悄从眼底一闪而过。

  “为什么来应聘?”

  纪枫臣领着个壮硕的黑衣男,一前一后地坐到秦诗对面。

  “我之前是一名女警,无论是对业务的熟悉度,还是我本人的身手,我都非常有自信,能够胜任保镖这份工作。”

  “可我怎么听说,你不是自己离的职,而是被开除的?”

  秦诗暗自吐槽,早知道就不跟他说的那么清楚了。

  “被开除的原因,并不是我主观能够控制的,其中涉及一些机密,恕我不能在这里明说。”

  “那身手呢?”纪枫臣定定地看着她,“这位是业余拳击大赛的冠军,如果你能在1分钟内不让他得分,我们再来谈下面的内容。”

  秦诗看了眼他背后的男人,粗壮的手臂,魁梧的肩胛,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重,他都比她占尽了优势。

  1分钟不得分?

  哼!亏他想得出来。

  “我要跟你比!”她用挑衅的目光对上纪枫臣。

  纪枫臣饶有兴致地靠到椅背上:“你有资格吗?”

  秦诗一愣,是啊,她是来应聘的,不是来耍性子的。

  她浅浅地叹了口气,推开凳子的动作傲然自信。

  可还没等她和黑衣男一较高下,大门就又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听说来了个新的女保镖,正好我想把之前那个换掉呢!”

来生再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来生再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将军令:红颜如血】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将军令:红颜如血】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将军令:红颜如血目录预览:第一章涅槃重生第二章满门抄斩第三章六皇子圣玄明第一章涅槃重生夤夜时分。一匹快马自钦天监急驰而出,踏碎满地银霜,直奔皇宫。一盏茶后,御书房展臂宽的红木雕祥云纹桌前,钦天监监正李斯洪跪在地上,额头沁汗。“微臣今夜观测天象,忽见凤星移位。事关重大,不敢耽搁,即刻来禀告圣上。”“依你之见,该如何解决?”“微臣,微臣认为应该尽快选出新的太子妃……”李斯洪不敢再说下去,现在的太子妃乃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女将军夏莫然。她手中握着大齐最精良

  • 【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目录预览:第一章你的存在,让我恶心第二章需要一个孩子第三章原来她没有家第一章你的存在,让我恶心深夜,凌晨一点。黑暗的房间里,正在熟睡的女人眉头紧锁,梦境中的一切,一遍又一遍折磨着她。“沈月,你算什么东西,若不是你耍诡计,今日我也不会站在这里。”面沉如冰的男人满身铁血,惟独对他怀中的女人温柔呵护。“不要,晨爵哥哥,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我求求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她狼狈地跪在地上,不顾身上洁白的婚纱是否会被弄脏,只希望这个男

  • 【千帆看尽终是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千帆看尽终是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千帆看尽终是你目录预览:第1章金主是前夫第2章失业第3章四处碰壁第1章金主是前夫黎初拿着介绍人给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五星级酒店。“我……去这个房间。”站在前台,她问路问的很心虚,生怕让别人看出来她是做什么的。“好的小姐,三楼右转,最后一间就是。”前台小姐很礼貌地指给她方向,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谢谢。”黎初点了点头,落荒而逃。房卡是介绍人事先给她的,所以黎初很顺利地进了房间。在看到灯壁辉煌的装饰时,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果真是大人物,真是奢华。来之前,

  • 【蜜恋娇妻火辣辣】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蜜恋娇妻火辣辣】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蜜恋娇妻火辣辣目录预览:第1章进来容易出去难第2章滚第3章屈服第1章进来容易出去难“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摆好姿势?”夏霏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脸,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可现在却冷硬得让她感到陌生。“你别这样!我……我不卖了!”被扯得衣衫凌乱的夏霏,费力的阻挡着男人不断侵袭自己的手,终带着哭腔吼了出来。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在明知道会被羞辱的情况下,她怎么会心甘情愿把自己送到男人面前!本以为买主是一个陌生人,却想不到是他——她的初恋情人唐以莫,他还对她如

  • 【护花狂龙】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护花狂龙】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护花狂龙目录预览:第1章混乱KTV第2章男人要握住的东西第3章狂野小美女第1章混乱KTV混乱KTV,名字当然不叫“混乱”。只不过是这里的气氛向来有点乌烟瘴气,才使得这个很不雅观的绰号不胫而走。无论是周末放纵一把的大学生,还是忍痛潇洒一回的打工仔,又或者被女友痛宰的悲催货,都是这里的常客。当然,某些挥金如土的家伙也会出现在这里。最后这一类才是高消费群体,也是包厢公主们最关注的贵宾。又是个周末,一如既往的喧嚣。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小伙子,笑眯眯地将手伸向一个妇人

  • 【丁香浓浓沁心脾】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丁香浓浓沁心脾】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丁香浓浓沁心脾目录预览:第1章拿钱第2章带上第3章倒酒第1章拿钱江心市中医院。叶清苓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神色间满是疲惫和悲伤。终于,她咬牙走了进去,穿过来往的病人、家属和医务人员,走向院长办公室。走到门口,正好叶鹏远出来。叶鹏远没穿白大褂,而是穿了一身西服,像是要出门。看见叶清苓,他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有事打电话吗?”“妈妈快不行了。”叶清苓幽幽地说。叶鹏远神色一怔,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下袖扣。叶清苓死死地盯着他:“刚刚医生通知我找到了肾

  • 【早安,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早安,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早安,小逃妻目录预览:001不求我?看来还是学不乖002和他的初次见面003跌入他的怀里001不求我?看来还是学不乖月色如水,轻漫如纱。城堡内一处卧室的大床上,纠缠着两具哧裸的身体,空气里充满火热、暧昧的气息。而此时,纵使做着如此亲密的举动,覆在女子上方的男人的眼神却格外的冰冷。‘嘶’?的一声,他无情的撕毁女子身上的最后一个屏障,低下头吻上女子已经被蹂躏红肿的唇瓣,霸道的撕咬,掠夺,直至出血……“夏惜柔,记不记得你的身份?!你该知道反抗我的下场是什么

  • 芭蕾舞剧《仙女》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舞剧《仙女》(LaSylphide)1832年3月12日首演于巴黎皇家音乐舞蹈院(即巴黎歌剧院),编剧:努利,作曲:什涅茨霍菲尔,编导:菲利浦·塔里奥尼,由玛丽亚·塔里奥尼、马季里耶等主演。这部舞剧取材于1822年发表的诺季埃的短篇小说《灶神特里尔比,又名阿尔加尔的家神》,但作了较大的改编。这部芭蕾舞剧表现了这样一个故事:苏格兰青年农民詹姆斯在结婚前夕梦见一位林中仙子—西尔菲达仙女,

  • 一粒米盖住八个字,这些清朝科场舞弊的招数,不服不行

    每个人的学生生涯中都少不了考试,一张试卷上碰到不会的题目在所难免。这时候也是八仙过海了,有人不做,有人瞎蒙,有人抄袭。而抄袭最常见的无非就是做小抄了,其实这方面,古代人的小抄技术有时候也是后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小时候搞个小抄,无非就是写张纸条藏起来,或者写在手臂上。古人直接打起了书籍的注意。河南洛阳和浙江嘉善曾经先后发现两本清朝用于科举考场作弊的微型书。制作之精细,比现在的口袋书还要微型。洛阳的一本是《五经五注》,《易经》、《书经》、《诗经》、《礼经》、《春秋》五部三十余万字的内容全部浓缩在长6.

  • 暮鼓晨钟——爱就是无解的毒药

    不要让岁月无声爱上你我就不想后退,我不敢相信还有来生;爱就是给彼此伤害的权力,谁辜负了幸福的城?遇到了不是为了忘记,不要再争强好胜;其实爱很脆弱,就像你手中的风筝。计较多了心就淡了,爱情不需要称;用心去呵护花蕾,不要让岁月无声。寒了那支梅我想给你写一首歌,可我的文字里充满着伤悲;太多太多的故事,早就没有了自由的飞。漫漫人生路,还会有多少眼泪;一个转身,就寒了那支梅。我在努力,每一个阳光明媚;温暖了整个世界,我却独想你的依偎。爱就是无解的毒药因为你的存在,心就变得越来越小;也许那是一种自私,却是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