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天定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15:42: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定娇妻

第五章 不会怎样

辛晴是被人叫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胖胖的阿姨正看着她。汇金地

“受罪了吧!那也得起来了,少爷在楼下等你。”阿姨扶她坐起来,“你可以叫我田阿姨,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日常起居。”辛晴裹着被单刚一下地,一阵刺痛让她腿一软。

田阿姨扶着她,“我已经帮你放好水,你去泡一泡,会舒服点。记住别太久,不然少爷会生气。”

“谢……谢谢!”辛晴一开口,喉咙一阵沙哑,她忍着疼走进卫生间。

辛晴再见到赢擎苍时,是在黑色的房车上。天定娇妻全文在线阅读赢擎苍坐在她对面,看都不看她,辛晴将自己缩在真皮座椅里,母亲信里的话历历在目。

“不要怪妈妈这么安排,跟着他,至少衣食无忧,至少不会被你那个禽兽父亲卖给别人当玩物。”

妈,你以为女儿如今就不是玩物了吗?赢擎苍眼中对她的厌恶完全不掩饰,按照协议,两个人第一次发生关系,要维持七天,不能间断。辛晴忍不住加紧双腿,昨夜撕裂的感觉还在,今天晚上她还要经历一次吗?

“下车。”赢擎苍打断她的思绪,人已经站在车门口。

辛晴赶紧下车,一愣,飞机?这是要去哪里……

赢擎苍上了一架商务机,辛晴忍着身体的不适赶紧跟上去,机舱里就他们两个人,辛晴坐在赢擎苍后面,忍不住开口问:“你要带我去哪?”

好久没有回音,辛晴正要放弃,就听到前面转来赢擎苍的声音:“去做避孕手术。”

做手术,辛晴害怕了:“我……我可以吃避孕药。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那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我也没有时间每天盯着你。”赢擎苍冷冷的丢过来一句,又说道,“我需要安静,闭嘴。”

辛晴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因为她知道哭泣没有任何作用,这个男人现在说什么,她就得干什么,胡思乱想着便又睡了过去。再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飞机正在降落。

原本以为第二天才去医院,没想到下了飞机就有车来接他们。到了医院,也没有她想象的恐怖场面,只是在她的胳膊上划了一个小口子,把一个小小的硅胶埋进去,然后涂了点消炎水,连包扎都不用。

从医院出来便直接到了酒店餐厅,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的辛晴顾不上赢擎苍的冷眼,狼吞虎咽的将自己喂饱。天定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赢擎苍要离开时,她嘴里还嚼着块甜点。两个人正要进电梯,辛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一股味道冲鼻而上。

“刚刚那个甜点里有鸡蛋!”赢擎苍突然听到她叫了一声,然后就看到辛晴哇一张嘴,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食物残渣带着粘液吐到他身上。

“你这该死的女人!”咆哮声响彻整个酒店。

第六章 我不是故意的

辛晴缩在沙发一角,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看着赢擎苍一身怒气的进了卫生间,她想到刚刚的情景,竟然很想笑。

在反应过来自己吐了赢擎苍一身之后,辛晴第一个想法是这个男人不会掐死她吧,对上那双暴怒的眼睛,她确定这个想法,于是辛晴做了个作死的决定。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救命,这个人要杀我,我是被他绑架来的。”她用英语高声喊道,然后酒店的保安快步像他们跑来。赢擎苍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下一秒眼里的怒气便像潮水般涌出。

很好,呵呵,倒是他小看了这个女人的胆子!

没等保安靠近,赢擎苍的手下就将人拦住,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辛晴就见保安的眼神在她身体打量了几眼,然后礼貌的对赢擎苍鞠了个躬,离开了。

将头埋进沙发里,她果然是个白痴,这种伎俩对那个男人来说看都不够看吧。

“把自己弄干净。”赢擎苍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冷冷的开口。汇金地

辛晴不敢看他,捂着脸冲进浴室。等她出来,赢擎苍正端着杯酒,靠在落地窗旁,看到她裹着睡袍,头发还滴着水突然笑了笑,辛晴却打了个冷颤。

“我不是故意的,我对鸡蛋过敏……”她小声解释道。

赢擎苍却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如果今天我被抓进警局,恐怕这会正带着手铐接受审问。”

辛晴不敢吭声了,反正再坏也不会比昨晚更可怕。赢擎苍径直走进卧室,辛晴听到一声。

“进来。”

紧张的走进去,却见赢擎苍站在床边,手按在墙上,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那面墙刷的一声就开了。看到里面的东西,辛晴惊恐的后退了几步,就算她没看过什么所谓岛国的片子,她也认的出来,那些长短不一,造型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虐待,这是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眼看着赢擎苍从里面拿出工具,她咽了咽口水想跑,可两腿却不断的打颤。

赢擎苍皮笑肉不笑的将工具丢到辛晴脚下,“捡起来,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

脸上留下屈辱的泪水,她咬着牙绝不让自己发出求饶声,因为她知道,眼泪和祈求对眼前的男人来说,完全没用。

第七章 飞机

赢擎苍松开手,看着辛晴倒在床上,手腕上一圈青紫,嘴唇印着血印。依旧默然的将浴巾围好准备去洗澡:“不要挑战我,否则痛苦的是你自己。”

看着他离开,辛晴将工具解开,用被单把自己抱住,眼泪磅礴而至,直到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已经下午了,赢擎苍不见踪影,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他手下的电话,说马上把午餐送到房间里,让她吃完就准备去机场。一个人吃饭很舒服,但她没敢墨迹,吃完就赶紧下去了,上了车却发现赢擎苍并不在。

辛晴也不在意,反正天一黑他绝对会出现。按照协议所述,两人的关系七日之内都不能断,否则就要重新开始。想起母亲信中曾提到,这是赢家祖训世代传下来的,没人知道原因。之前赢擎苍让她签署的协议里,也说的很清楚,除了这开始的七天,之后每个月的月圆之夜两人都要行夫妻之实。

到了机场,辛晴发现还是来的时候乘坐的那架商务客机,果然是私人飞机。上去时发现赢擎苍已经坐在里面了。飞机起飞后,辛晴又迷迷糊糊的想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有人推她,眯着眼睛发现赢擎苍站在她跟前。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就上来掀她的裙子。辛晴马上清醒过来,站起来往后躲:“你干什么?”

“时差,现在已经晚上了。”赢擎苍眯眼看了看窗外。辛晴木然的转头看去,果然外面一片漆黑,尽管如此,这个人难道要在飞机上做那种事吗?

赢擎苍自顾坐好,辛晴歪过头,不去看他。

“过来。”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传进辛晴耳朵里,像催命的音符。

“回去好不好?”辛晴面带祈求。

赢擎苍压下心里的不耐烦,抿了抿嘴角开口:“我最后和你说一遍,是你母亲找上我的,协议是你自己签的。不然,我根本不会碰你。”他催促道:“所以,以后不要在这件事上和我商量,你要做的就是配合。”

辛晴努力不让自己颤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也忍着不掉下来。没错,人家说的对,这是她自己选的。

眼泪顺着脸庞滑下来,辛晴死死咬着自己的手背,这两天应该已经习惯了不是吗?再怎么哭泣求饶这个男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辛晴看的出来,赢擎苍是真的不喜欢她。他的眼中都没有半点情绪,完全是一种生理的释放。

第八章 以后就是他的“伴侣”?

因为时差关系,他们回到S市时是半夜,回到别墅只有辛晴一个人下车。

“你的东西都已经送去房间,这几天没事不要出去。”赢擎苍丢下这句话就坐车走了。辛晴看着远去的车灯,忍着下体的疼痛,在心里暗暗诅咒他车祸死了才好。

“小姐,你回来了!”田阿姨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老先生。辛晴愣了下,她之前没见过这个人。田阿姨将她迎进去,老先生客气的和她打招呼。

“我是少爷的管家,我可以叫我福伯。”

辛晴赶紧回礼:“福伯您好!”

“来,赶紧先上去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田阿姨领着辛晴上楼,她的房间在最里面,身上黏糊糊的,她直接进卫生间想洗澡。却发现水已经放好了。辛晴眼眶莫名的红了红,这种关爱对如今的她来说就像照进阴冷牢房的阳光,温暖了整个心。

洗完澡躺在床上,辛晴想着明天要好好谢谢田阿姨,知道赢擎苍现在不在这所房子里,她紧绷了几天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辛晴不免有些懊恼,她原本是个作息时间很规律的人,每天八点前一定会醒,可这几天被赢擎苍折腾的……

叹了口气,仔细打量了下她未来要住的房间。很简单,但处处透着精致,家具一看就价值不菲。打开衣柜,发现她的衣服都整齐的挂在里面,就连自己床头的布娃娃都端正的坐在那。

眼泪刷就掉下来了,这是妈妈亲手做给自己的。辛晴突然想到,也不知道母亲的后世处理的怎么样了,她将布娃娃放在床头,换好衣服匆匆下楼。

“福伯,我想出去一趟可以吗?”赢擎苍既然说了不让她出去,不交代一声,自己肯定出不了门。

福伯正在往桌子上摆餐具,听到她这么说,微微笑着回答:“小姐可以先用餐,之后司机会带你去墓园拜祭你母亲。”

辛晴惊讶的看着他:“您怎么知道我……还有,我母亲在墓园吗?”

“小姐来的那天晚上,少爷就将你母亲下葬了。”福伯拉开椅子请她坐下,又说:“还交代过我们你今天肯定会想去看你母亲。”

辛晴心里忐忑的吃完午饭,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原本以为是普通的公墓,结果车直接开进了S市最贵的墓园。知道母亲日子不多时,她也看过这里的价格,费用不是一般的昂贵。

母亲的墓穴是规格最高的,在风水很好的地方,陪她进来的司机告诉她,辛家的人根本就没管,直接把人扔在了医院里,是赢擎苍安排好一切的。

辛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这个男人给了她最深的伤害,却是她现在人生唯一的救赎。呆呆的在母亲墓前坐到天黑,司机催她回去,辛晴擦干眼泪,看着天上的月亮,心里苦笑一声。

“第四天啊……”

第九章 你的表现也不怎样

回到赢家大宅,赢擎苍果然已经回来了,辛晴站在他房间门口犹豫要不要敲门进去说声谢谢。正举棋不定时,房门突然打开,赢擎苍刚洗完澡,围着浴巾站在门口。

“谢……谢谢你,安葬了我母亲!”辛晴闭着眼睛说完就要跑,身后却传来一股力量直接把她拉了进去。她站都没站稳就被赢擎苍甩到了床上。

“正好省的我过去了,开始吧。”依旧是冷冰冰的语调。辛晴咬了咬嘴唇:“我还没洗澡。”

赢擎苍不耐烦的说:“昨天回来洗过了吧,反正已经碰了你,我也不嫌脏了,不然你怎么能进我的房间。”

呵呵,我该谢谢你的将就吗?辛晴心里冷笑了声,下午得知赢擎苍安葬了母亲的那点感动全无踪影。

她无比庆幸自己今天穿的不是连衣裙,默默的躺好,然后死死攥着拳头,等着那贯穿身体的痛感传来。

赢擎苍看到辛晴那苍白又任人宰割的脸,心里莫名的烦躁,明明是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房间内却悄无生息,没有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娇叹。

赢擎苍也没有在享受,他总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束,然后走向卫生间,丢下一句话。

“回你自己房间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辛晴慢慢的从床上下来,两腿打着颤离开房间。将浴缸放满热水,辛晴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里面,眼泪化成了水……

赢氏大厦的顶层,大气豪华的办公室里赢擎苍皱着眉头看着手里辛晴的资料,相片上的女孩大大的眼睛仿若水晶般剔透,一张殷桃小嘴微微上翘着,笑意盈盈。下面还有备注,D大设计系系花,以皮肤似雪光滑亮洁而被誉为“玉美人”,对珠宝设计有着傲人的天赋。

“皮肤光滑……”赢擎苍默默念着几个字,回想这几夜他身下的辛晴,为什么他没感觉到。

“你就是例行公事,根本就没摸人家吧!”戏谑的声音传来,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这男人穿着烧包的贴身上衣,故意扯开两颗扣子露出性感的脖颈,一双桃花眼比女人还风情,薄薄的嘴角正咧着呵呵直笑。

“你以为我是你?和种马似的没女人就活不下去?”赢擎苍鄙视好友。

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指着桌子上辛晴的照片说:“这妞怎么看都是个极品,你就应该好好对待人家,反正按照你们家的祖训,你一辈子都要和她在一起,让自己舒服一点有什么不好。”

赢擎苍不吭声,只是皱着眉,盯着资料上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好久好久……

晚上,辛晴呆在自己房间里,小腹一阵阵涨疼。算了下日子,每个月的大姨妈就是这几天了,她希望至少熬过最后这几晚再来。听到楼下汽车的喇叭声,她穿着件连体睡衣在床上躺好,这样方便一会赢擎苍用裙子盖住她的脸。看不见,对大家都好。

连着两天,赢擎苍依然不触碰她的身体,辛晴觉得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么我也不能让你舒服,于是她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把盖在脸上的裙子拿下来,对着赢擎苍做吊死鬼脸,还大喊一声:“蟑螂!”然后哈哈哈大笑的看着赢擎苍黑着脸离开,直到泪水模糊双眼……

第十章 你的作品是抄袭的

一大早辛晴坐在别墅后面的小花园里发呆,反正也不能出去,尽管田阿姨暗示过她想去什么地方,可以叫司机送她,可她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辛晴一看号码,竟然是学校教务处的。

“喂。”

“辛晴吗?”电话那边传来个男人的声音,辛晴听的出来,是张主任。

“是我,张主任,有什么事吗?”下个月才开学,学校这个时候找自己干什么?

“是这样的,之前你参加大学生设计比赛的作品,已经证实是抄袭别人的,我们已经把你的名字换下来了。”

辛晴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惊讶的问:“我抄袭?怎么可能?”

大概是觉得她不承认,张主任那边的口气也不太好了:“人家作者已经拿着手稿找上来。哦!这个人你也熟,就是你姐姐辛语蝶。”

辛晴懵了,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对方见她好半天都不吭,觉得她大概是心虚,便又提醒她:“我就是先告诉你一下,具体对你的处罚等回头开学再说,就这样。”

……

辛晴拿着手机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进屋子里,抓着福伯就问:“福伯,我的衣服是谁取来的?谁取来的?”

福伯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是阿澈,就是那天送你去墓园的司机。”

“他现在在哪?我要见他,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见辛晴的眼眶红了,福伯赶紧拍拍她的手:“你别急,我打电话给他啊!”

接通了电话,辛晴顾不上客气,直接就问:“那天你去我家拿东西,家里什么人在。”

“辛语蝶。”对方没计较她的态度,但也没多热情,语气淡淡的又补了句,“辛小姐应该没听过这个名字,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

尽管已经知道,尽管心里已经想到这个结果,辛晴还是身子一软,听到动静的田阿姨就站在她身旁,赶紧扶了一把。

“谢谢你。”辛晴低低的道了声谢。

对方大概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回了句:"不客气。”

挂了电话,辛晴被田阿姨扶到沙发上坐下,呆呆的看着地板。

摇了摇头,田阿姨和福伯下去了。他们在赢家十几年,多少知道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辛晴,毕竟少爷的态度在那里。

晚上赢擎苍回来的时候,辛晴还坐在她房间的露台上发呆,赢擎苍听阿澈说了今天的事情,却没往心里去,那是辛晴的私事,和他没关系。他在辛晴身后站了半天,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赢擎苍冷笑了一声,上前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

辛晴的眼神有些恍惚,赢擎苍发现她根本没看他,有些恼火,她以为他愿意每天和完成作业似的来找她吗?想到这动作也粗鲁起来,将辛晴压到栏杆边上。

身体的不适和之前被冤枉的委屈一下子让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她不敢抬头,前面可以清晰的看到盘山公路和坐落在几十米以外的一座座别墅。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那点点星火还有偶尔闪现在公路上的车灯,都在提醒她有人。

扭过头,看着依旧冷静的赢擎苍,她咬着牙吐出两个字:“禽兽。”

赢擎苍眼里一暗,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辛晴哭,不是一直很倔强忍着不哭吗,这么快就放弃了?

离开时他眉头却一皱,怎么有血?

天定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定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