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乡野小神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6:00: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乡野小神医

第八章 男人雄风

天黑了以后,张振东学着羊妈妈的叫声,呼唤着小羊们回家,用稻草和竹竿子,搭了一个简单的羊棚,将小羊们都赶进去后,周大叔刚好过来叫他去吃饭。推荐huijindi.com

周大叔并不是真的是张振东的大伯,只是因为住在一个村子里面,周大叔的媳妇也姓张,而且跟张振东的父亲一个辈分,所以张振东才会叫一声周大叔。

周大叔家庭条件还算不错,上无老,下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初中毕业后,还上了卫校,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小儿子还在上初二,比张振东小四岁。

说起来,张振东和周大叔的大女儿,以前还一起上过小学呢。

到了周大叔家后,张振东享受了一顿丰富的晚餐,不只是有花生下酒,还有腊肉吃。

吃完饭后,周大叔让他老婆先上楼看电视,他却开始跟张振东谈正事,“东子啊,你这孩子,是大叔从小看着长大的,你跟俺家淑芬,以前还是同学吧?”

“小学同学。”张振东点头说道。

张振东小学毕业以后,就没上学了,周淑芬考上了初中以后,张振东就很少见到周淑芬了,就算放假了,周淑芬也喜欢关在家里,也不知道现在长什么样子了。版权huijindi.com

“对了,你说叔这病,还能治吗?”短暂地寒暄之后,周大叔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正题。

张振东点了点头,“必须能治,叔啊,俺跟你讲,您这是属于内虚,得补。”

“怎么个补法?”周大叔急忙问道。

“多吃一些补肾的东西就可以了,比如泥鳅、牛肉、干贝、栗子、山药、枸杞,核桃等等。”张振东也是从书上看来的,也可以用中药调理,不过张振东觉得说出来了也没用,周大叔绝不会花钱去买药。

农村人就这样,除非影响到下地干活了,否则就算有病,也舍不得花钱买药。

“这些东西吃了就真的能成?”周大叔有点不信,他平时也没少吃这些东西啊。汇金地

“这是慢疗,有快疗,不过治标不治本,要不要试试?”张振东问道。

周大叔急忙点了点头。

张振东这才说道:“那你去准备一支蜡烛,十根绣花针,火罐,保管今天晚上就见效。”

“好!”周大叔顿时来了精神,急忙跑去准备了。

准备好东西后,周大叔才带着张振东到了一间卧室,张振东等周大叔把衣服鞋子脱了躺到床上后,这才开始烧绣花针消毒,打火罐,在周大叔的脚底打了四个,背上打了两个。

接下来就是按摩了,因为是第一次做,张振东有些小心翼翼,生怕错过了某个细节。

等到一整套按照书上说的做完了以后,张振东早已满头大汗,而反观周大叔,他听说做完后,急忙从床上爬起来,“那个东子啊,天色也不早了,要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等会就见不到路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这是要赶他走吗?要不要这么急啊!那事就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张振东几乎是被周大叔推出门的,还没走多远,就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你个老不正经,干嘛呀。”

“快点老婆,俺浑身充满了力量。”

“诶,俺还没洗碗呢。”

“明天洗吧。”

“哟呵,把你能耐的,还用明天呢?给你三十秒就够了。”

“那是以前,今天俺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男人雄风。小说乡野小神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张振东打了个寒颤,急忙逃也似的跑回家,躺到床上后,张振东不禁在想,做那事的时候,到底是啥感觉呢?

抱着这个奇怪的想法,张振东睡着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小山丘上,二妮在下面的花生田里拔草,他笑眯眯地走到了二妮面前,二妮也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

一早醒来,张振东悲剧地发现今天必须要挂空挡了,因为他唯一一条短裤想不洗都不行了。

桃花村洗衣服只有一个地方,就是村尾的那个小溪沟,小溪沟的两边,种满了桃树,桃花村也因此而闻名,这片桃树林现在正是桃子快要成熟的季节,村里的村妇们也喜欢在这个季节里将家里该洗的东西都拿出来洗了。

张振东将小羊们赶到山坡上,下达命令后,拿着短裤,来到了村尾。

“听说东子那娃子会治病?”

“可不是吗?村长的儿子都是东子给治好的。”

“牲口能治吗?俺怎么听说马寡妇的老黄牛被他给治死了?”

“哎呀,你可甭提了,马寡妇的老黄牛死了,可是她却有钱买黄瓜了。听说东子从她家老黄牛肚子里取出一个奇怪的蛋,卖了好些钱呢。马寡妇那个S货,最近可神气了,还花钱置办了衣裳。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真的假的啊?”

“那还能骗你不成。”

……

隔得老远,张振东就听到了村里的村妇在小溪那个方向讨论的声音,听到这些讨论,张振东心里美滋滋的,可是问题来了,哪里那么多妇女,他怎么好意思过去?

“东子,你到这里来干嘛?”就在张振东纠结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三婶的声音。

张振东急忙回头,将短裤往裤兜里塞,“没啥事,俺就随便转转。”

“你往裤兜里塞啥玩意?”三婶忍不住问道。

“没啥。”张振东刚说完后,手上的动作过猛,噗呲一声,裤子被他撕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唉呀妈呀!”

三婶尖叫一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振东破掉的部分。

张振东囧得慌,急忙双手按住,两只脚夹在一起,心里暗骂,电视里面不是经常说,祖辈传承下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吗?这条裤子也是他从爷爷手里接手过来穿的,怎么才穿了八年就这么报废了?

“你这孩子,在你三婶面前,害啥羞啊。”三婶笑道。

张振东只感觉脸颊发烫,“三婶,您让一下,俺要回家。”

“你手里的短裤是要洗的吧?你裤子也破了,要不三婶帮你洗了?”三婶也不让道,开口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张振东说完后,这才鼓起勇气,从三婶身边一个闪身,朝着家里的方向落荒而逃。

第九章 再下去点

回到家后,张振东翻箱倒柜倒腾很久,也没有找到一条像样的裤子,只能用线在破掉的地方缠揪。

“东子在家吗?”

屋外突然穿来了一个女人的询问声,张振东听出来是二姨的声音。

二姨有个外号,叫大喇叭,吵架的本事远近闻名,嗓门特别大,吵架基本靠吼,因为跟张振东的娘一个姓,认了个姨。

“咋的啦?”张振东一边继续用线绑揪,一边嚎道。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你这大白天的关啥门啊?”

“等一下啊。”张振东说完后,急忙加快了绑揪的节奏,谁知道一个不注意,手指挂到了口子的一边,一挥手,裤子哗啦一声,拉开了一个更大的口子。

“你大爷!”

张振东怒气冲冲地将手里的线扔到一边。

“咋地了?”二姨在门外问道。

张振东当然不敢说裤子破了,怒气冲冲地将口子一把拉到底,再卷起来系在一起,这才慢慢走出门。

“你这是……”二姨看了看张振东一根裤管长,一根裤管短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咋地啦,二姨,找俺有事吗?”张振东心里还有些火气。

二姨也听出来了,犹豫着说道:“俺家女儿长痔疮了,听说你会治病,想让你过去瞅瞅。”

“得给钱。”张振东直接说道,二姨家闺女叫朱小红,比张振东要大两岁,今年刚好二十了,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尤其是屁股很大,一看就特别能生娃,如果不是急需花钱买条裤子,张振东都想免费治疗,说不定以后发财了,还能娶回来当二老婆。

二姨听说要钱,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那得多少钱啊?”

“至少三十。”张振东也不敢叫价太高。

“三十!”二姨愣住了,她女儿屁股上长了颗痔疮,刚开始送到乡里面的医院去让大夫治,大夫说要一百二,搞不好还得动手术。

当时二姨就不乐意了,不就是一颗小小的痔疮嘛?还一百二,还动手术,忽悠谁啊?她一气之下,就带着女儿回来,自己动手把女儿的痔疮给挤了。

没想到的挤了一颗之后,又长出来了三颗。

二姨盘算着,上次一颗都要一百二,三颗不是要三百六?

也不敢自己动手挤了,不然下次就该长出来更多了,考虑到自家女儿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如果张振东要价高于一百,她宁愿去乡里的医院多花点钱,也不会便宜了张振东。

可是她没想到,张振东竟然开价这么低,一点拒绝的理由都不给她留啊。

“那二姨,您看这样成吗?二叔要是有不能穿的裤子了,您给俺一条就成了,三十块,俺也不要了。”张振东踌躇着说道。

“成!走吧。”二姨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三婶的家,张振东去过一次,二姨的家,张振东还是第一次进,而且还是进朱小红的房间,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刚进房间,张振东就不禁感叹道,女孩子的房间就不同啊!不像他的房间跟个狗窝似的。

朱小红的房间很整洁,除了一个大红衣柜外就是一张床了。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想到这是朱小红的房间后,张振东心里莫名地毛躁得很,跟猫抓似的。

“你等一下啊,俺去叫小红。”二姨开口说道。

张振东点了点头,很快就听到了二姨和朱小红争吵的声音。

“你就下去让他瞅瞅,咋地啦?”

“俺才不去呢。”

“你怕啥啊?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俺就是不去。”

“你这样还咋种田?跟俺进去。”

“俺不去!”

……

母女俩吵得很凶,尤其是二姨那大嗓子,估计整个村的人都听到了。

张振东有些手足无措,盘算着要不还是走吧?

可是很快,二姨就将朱小红拉进来了。

想出门的张振东刚好和朱小红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楞了一下,对视了一眼后,朱小红脸红得跟草莓似的,张振东也好不到那里去,他还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跟着同村的男孩们一起叫朱小红‘猪妹’的场景。

那时候朱小红个子高,追着张振东打,把张振东打得嗷嗷大哭才收手。

转眼几年不见了,曾经那个凶神恶煞的猪妹已经变成了一大姑娘了,不但人长得好看,脾气也好了不少。

“傻楞着干啥啊?快点瞧病呗。”二姨在朱小红后面催促道。

张振东急忙让开了一条路,朱小红满脸羞红地走到了床边,开始松腰间的红丝带,张振东也不好意思偷看,反正逃不掉的。

“好了。”过了一会儿后,二姨喊道。

张振东这才慢慢走过去,眼睛很快就定住了。

“咋样,能治不?”二姨问道。

“咳咳咳……”张振东干咳几声后,这才凑近一点,他明显感觉到朱小红的身体在颤抖。遥想当年追着打他的朱小红,再想想现在的朱小红,张振东还真想看看朱小红现在是啥表情。

“那个,二姨啊!这个房间光太暗了,您能不能不拿个电筒来照照或者开个电灯啥的?”张振东使坏性地说道。

二姨却信以为真,急忙打开了电灯。

这下张振东爽了,看了个明白,“再下去点。”

朱小红颤抖着手,往下撩了撩。

“诶不是,都没露出来,俺咋看啊?”张振东有些不悦地说道。

二姨也被朱小红扭扭捏捏的样子给激怒了,过去后,直接抓住裤边,往下一拽。

“啊!”朱小红尖叫一声,一个站立不稳,趴在了床上,这下倒好,整个都露出来了,还抬得很高。

“有啥好害羞的,瞅一下又不掉块肉。”二姨大大咧咧地说道,其实心里也后悔了,这可是她的亲闺女啊,咋地下手这么狠呢,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张振东咕隆吞了一口唾沫,俺那个神呢!

“你直勾勾地瞅啥呢?还不赶快瞧病!”二姨发现张振东有些不太对劲,急忙吼道。

那嗓门,就好像唯恐天下不知似的。

张振东缓过神来后,急忙上去看了看,的确看到了三颗痔疮,这三颗痔疮中间还有一个红斑点,应该是以前挤过一颗,就这么一小片,却非常碍眼。

乡野小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乡野小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念恋成灰,难赋深情9章(第九章 给她一个肾)

    原标题:念恋成灰,难赋深情9章(第九章给她一个肾)小说:念恋成灰,难赋深情第九章给她一个肾她的孩子还生死未卜,这里两个病人,一个让她妈妈一辈子被人戳着脊梁骨嘲笑,一生凄苦;一个抱走了她刚出世的孩子,丧心病狂地虐待,慕暖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叶劭琛盯着她,忍得眼睛发红,失控地点点头。他原地踱了两步,接着转身,“啪!!”得一个狠厉的巴掌甩到了慕暖脸上!慕暖倒在地上,脑袋撞到床杆,一下子额头被木头划出道道血痕来。脸剧痛,耳朵嗡嗡作响,她迷迷糊糊爬起来,捂着嘴,尝到唇边的腥甜,这一刻,她没勇气抬起头来看

  • 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9章(第9章 强烈的兴趣)

    原标题: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9章(第9章强烈的兴趣)小说: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第9章强烈的兴趣“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海先生。”夏一涵诚挚地说道。海志轩的立场来说,夏一涵留在叶家,对他有百利无一害,他竟然会开口劝她放弃,这在他自己看来是真的很不可思议。叶子墨的衣物区整理的整整齐齐,有两个专人在管理。今天当班的是一个梳着平头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的穿着和那些安保人员一样,白衬衫黑色西裤。夏一涵走上前礼貌地说明来意,小伙子立即给海志轩问好:“海先生,您好!里面请!”海志轩点头,迈着沉稳的步伐

  • 一珏红尘浅尽欢9章(第9章 爬过去)

    原标题:一珏红尘浅尽欢9章(第9章爬过去)小说书名:一珏红尘浅尽欢第9章爬过去“爬过去!”他眼带讽刺,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时浅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嘶吼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明明不是她的错,却为什么要这么羞辱她?就算是她的错,她已经付出了自己一张脸的代价了,难道还不够吗?“顾夜珏,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伸出自己的手来,想要抓住了他的手,但是她已经好久没见到光了,根本抓不住真切。“时浅,这样已经是对你最轻的惩罚了!”他的目光下滑,落到了她的肚子上。一想到那通电话,他就怒火中烧。“时浅,为了达到

  • 豪门老公深爱33天9章(第9章 这辈子非你不娶)

    原标题:豪门老公深爱33天9章(第9章这辈子非你不娶)小说名字:豪门老公深爱33天第9章这辈子非你不娶俞晓无语的看着他沉默了几秒钟,转身气鼓鼓的走出了房间。餐厅里已经摆好了丰盛的午餐,四菜一汤,看上去色香味俱全。睡了一觉之后,俞晓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此时也顾不上跟康少南斗嘴,直接走到餐桌前坐下来,拿起筷子开始大口的吃饭。康少南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也拿起筷子吃起来。午餐吃的很快,康少南虽然人有些腹黑,可是这做饭的手艺还真是没的说。俞晓吃的很满足,加上饭前睡的那一觉,她感觉身体舒

  • 有生之年,在劫难逃9章(第九章:旧情)

    原标题:有生之年,在劫难逃9章(第九章:旧情)书名:有生之年,在劫难逃第九章:旧情祁问雪听到这样的威胁的话,手猛的一缩,回头怨恨的瞪了陆赫风一眼,不做留恋的离开了病房。陆赫风也是困极了,在祁问雪刚走没多久便睡了过去。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稳,不停的喊着。“母亲,母亲,儿子在这,啊……”短促的一声惨叫让他在睡梦中醒了过来,他的脸深深的埋在自己的手掌里。半响,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的陆赫原,双手用力的握紧拳头。“陆赫原,这才是刚刚开始,你慢慢等着吧!”被噩梦吓醒的陆赫风便不再想去入睡,他转身出

  • 一夜相思絮满城9章(009 她杀人了)

    原标题:一夜相思絮满城9章(009她杀人了)小说:一夜相思絮满城009她杀人了这时顾东城进门,陆采薇看着他问:“你要杀了我的孩子?”“不然呢?还要等你把这个野种生下来!”对于顾东城反问。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他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说他?”她不愿意他用这样的字眼说他们的孩子,太过刺耳。“陆采薇!”且不论她本来就跟冯毅不清不楚,前几天还被他捉奸在床,她怎么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陆采薇被他喝斥的身子一颤。“我说打掉就打掉。”顾东城的口吻不容置啄,上前便要将她从床上拉下来。陆采薇自然不肯配合,顾

  • 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9章(第9章 冷漠如水,淡漠如冰)

    原标题: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9章(第9章冷漠如水,淡漠如冰)小说书名: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第9章冷漠如水,淡漠如冰自她今天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的脑袋就没有休息过,再加脚伤的关系,她现在真的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想,如果萧子赫就是现在强要了她,她大概也没有半点力气反抗了吧?想到这里,叶歆婷的笑容更深了,把她的所有无奈与苦涩全都通过她的笑容表达了出来。她冷漠如水,淡漠如冰的态度,着实激怒了萧子赫。他对木头一样的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兴趣,但今天不同的是,看到如此这般的叶歆婷,他不但没觉得

  • 青隽寂凉城9章(第9章 你爸死了才半个月你就想着扑上来了?)

    原标题:青隽寂凉城9章(第9章你爸死了才半个月你就想着扑上来了?)小说书名:青隽寂凉城第9章你爸死了才半个月你就想着扑上来了?顾凉城看着眼前的女人无声无息的掉着眼泪,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池隽,一颗肾够用的。”女人的抽泣的声音就这么生生顿住了,唯有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一串一串往下落。时间像是凝滞了般有种死寂。良久,女人才轻飘飘的笑了,笑里有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凉,“顾凉城,既然一颗肾够用的话,为什么还让我给陆瓷儿捐肾?她一颗肾就不够用了吗?”顾凉城挺拔的身子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漫不经心的语调一字一字锥

  • 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9章(第9章 这个女人不简单)

    原标题: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9章(第9章这个女人不简单)小说: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第9章这个女人不简单“给钱补偿不就行了?有必要较真的娶回家吗?你说我们哥几个又不是没碰过女人,要是碰了就得结婚,那后院还不得烧个精光……”欧阳枫的想法,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和以前碰过的女人不一样。叶北城放下酒杯,一本正经的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钱解决的。”想起俞静雅的那句:“我不是出来卖的。”他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你还笑的出来?你要是不听我的,将来有你哭的时候!”欧阳枫郁闷的倒了杯红酒一口饮尽

  • 冷院9章(第9章 当然是我)

    原标题:冷院9章(第9章当然是我)小说名字:冷院第9章当然是我药汁又苦又酸,哪里经得起这般灌喂,素音被呛得跪在地上连连咳嗽,差点把刚灌下去的药汁再吐出来!“真不明白百里大人为什么要留你这条贱命,像你这种恶毒蛇蝎,不贞不洁的女人,就该投到河里去喂鱼!”上官素音脸上只有痛,昏死之前的一幕回到她脑中,想起百里锦墨刺向她的冰冷的剑,她一把扑向那老奴,“战南戈,战南戈呢……他怎么样了?”林筱儿从屋外走进,声音显得有几分突兀,幽怨里夹着嘲弄——“上官素音,我真的佩服你,就算是落魄成老鼠,还忘不了你那旧情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