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前夫来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45: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前夫来了
第二章 他有女朋友了?
到了机场,苏佳瑶看了一眼手机才8:55,慕煜辰是9点的飞机,苏佳瑶只好跟顾母在大厅里等一会儿。小说前夫来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苏佳瑶打开手提包,看了看静静躺在包里的那个宝蓝色的绒毛礼盒,这可是她早在几个月之前就为慕煜辰准备好的礼物,是一块Rolex手表,这可是她自己攒了好久的工资加上一些零用钱才买来的。

她希望他一回来就可以戴上自己给他准备的手表,然后告诉他,他不在的这一年里,自己分分秒秒想念他。

过了一会儿,出机口显现一抹高大英俊的身影,就看到慕煜辰身着一身高级私人定制的黑色西装,走了出来。西装里面搭着是最简单的白衬衫,可是即便如此最平常的搭配穿在慕煜辰的身上,依旧还是穿出了平面模特的范儿。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即便一年没有见,苏佳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他,他依旧没变,还是那么的帅气,不过,跟在他旁边一起走过来的那个女生是神马情况!

“妈,我回来了。”

“哎哎,回来就好。来自http://www.huijindi.com/”顾母抬手摸着慕煜辰的脸,一时间百感交集。

“煜辰哥回来啦!”苏佳瑶看慕煜辰从过来就没看她一眼,只好主动打招呼。

“嗯。”慕煜辰冷冷的回应了一个字,依旧没有看苏佳瑶一眼。

看到慕煜辰这个态度,苏佳瑶便识趣的没有再说什么。说什么呢,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慕煜辰并不在意自己,否则,一年多不见,态度怎么会如此冷淡。

顾母自然是将两个人的互动看在了眼里,不过碍于机场人多,也就没说什么。原文huijindi.com顾母抬头看向跟慕煜辰一起出机的女孩子,乍一看这个女孩纤细高挑,面目白净,一双眼睛大大的,含情似水,自从出机到现在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画着淡淡的妆,并不妖娆,看起来还不错,不过顾母并不喜欢,总觉得哪里不对。

“煜辰,这位是……”

慕煜辰转头看向旁边的女孩儿,冷漠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苏佳瑶自然是看到了这个变化,顿时心里塞塞的。

“对了妈,还没来得及介绍,他是我女朋友,秦雨烟。”

“伯母好,我是秦雨烟。”秦雨烟笑了笑跟顾母打了个招呼。

苏佳瑶从一开始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着这个女人跟慕煜辰的关系会不简单。版权huijindi.com不过,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也许她只是他的秘书或者助理之类的。

现在亲口听到慕煜辰亲口承认说是他的女朋友,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中的包,想着自己还没有来的及送出的礼物,心情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自己辛辛苦苦大半年才准备好的东西,现在看来,应该没有送出的必要了吧。想着,苏佳瑶便松了松用力紧抓着包的手。

同样,此时顾母的脸色也不大好看,本来对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就不是特别的好,现在一听竟然是煜辰的女朋友,眼底更是透着一丝厌恶,她认定的儿媳只能是苏佳瑶,其他的谁也不行!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直接说什么,只好淡淡的点了点头。

“秦小姐家住哪里,你先派人将她送回去吧。坐了这么久的飞机,秦小姐也该累了!”顾母扭头拉过苏佳瑶的手,没再看秦雨烟一眼,面色严肃的对慕煜辰说道,“我跟瑶瑶在车上等你!”说完,顾母转身跟苏佳瑶走出了机场大厅。原文huijindi.com

秦雨烟可不傻,看着顾母的态度,如果她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这才有问题呢!秦雨烟抬眸看着慕煜辰,缓缓地说道:“辰,伯母貌似不太喜欢我。”

“傻瓜,她喜不喜欢你不重要,我喜欢你就够了!”慕煜辰低头吻了一下秦雨烟的嘴角,“不要多想,嗯?我先让陆灏送你回公寓,我有空就去看你。”

“嗯。”秦雨烟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心里顿时好受了不少,眉眼弯弯,笑着说:“我等你!”说完秦雨烟便跟着陆灏走了。

看着秦雨烟离开,慕煜辰也抬步向外面走去,同时又恢复了最开始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第三章 纳尼?拒婚!
慕煜辰打开车门上了车,坐在了顾母的左边。苏佳瑶坐在顾母的右边,谁也没有主动说话,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小说前夫来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顾母轻咳了一声,便吩咐司机:“去万家园。”

车一路上平稳的驶着,慕煜辰跟苏佳瑶两个人各怀心思,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车窗外。顾母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儿子出来就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跟刚才在那个秦雨烟面前简直判若两人,顾母就更气愤了。

之前为了给慕煜辰接风,顾母早早地便在万家园定了一个位置。到了万家园,慕煜辰没有等顾母,更没有等苏佳瑶,自顾自的下了车,走进了饭店。

进了包间,菜已经提前上齐了,自然都是慕煜辰喜欢吃的。然而,看着满桌自己喜欢吃的菜,慕煜辰并没有胃口,反倒是有些反胃。

三个人都坐下后,顾母先是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慕煜辰的碗里。“来,吃点鱼,还有牛肉,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看着慕煜辰将菜吃了下去,顾母很是开心,于是,便用胳膊肘碰了苏佳瑶一下。

一直在低头吃饭的苏佳瑶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抬头一看是顾母,顾母眼神示意让苏佳瑶给慕煜辰布菜。

苏佳瑶领会到了顾母的意思,就赶忙夹了一个虾仁,放在了慕煜辰面前的小碟子上。

慕煜辰没有说什么,但同样也没有看苏佳瑶,更是没有吃苏佳瑶给他夹的虾仁。

苏佳瑶看着慕煜辰冷淡的样子,以为他口味变了,不想吃虾仁,于是又准备给他夹一块牛肉,夹着牛肉的筷子刚抬起来,一直没说话的慕煜辰突然就来了一句。

“不用夹了,我不吃。”

苏佳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抬头看了看慕煜辰。慕煜辰依旧在专注的吃着饭。呵,多直白的拒绝啊,不加任何的掩饰!苏佳瑶暗想,不是不吃,是人不对吧!要是秦雨烟……想着想着,苏佳瑶默默的低下了头,悻悻地收回了筷子。

注意到慕煜辰疏冷的模样,顾母隐约觉得慕煜辰跟一年之前不一样了,似乎什么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而且顾母有感觉,这个变化一定是她不喜欢的。

“那个……煜辰,这次回来就选个日子跟瑶瑶把婚给结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顾母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苏佳瑶的手,满脸的笑意。

“我不会跟佳瑶结婚的。”慕煜辰优雅的吃着菜,淡然的说道,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一样。

听完慕煜辰的话,最为震惊的莫过于苏佳瑶了,苏佳瑶手里夹的排骨啪嗒一下掉到了桌子上,就连拿筷子的手隐约中都带有一丝颤抖。

“你再给我说一遍!”顾母将手中的狠狠地筷子摔在了桌子上,果不其然,就说么,他不会就这么了事,感情在这上面摆了自己一道,好,非常好!

“我说我不会跟佳瑶结婚,我不会—娶—苏—佳—瑶!”慕煜辰放下筷子,抬头看了一眼顾母又看了一眼苏佳瑶,一字一句的有重复了一遍,“我已经有雨烟了!”

苏佳瑶自始至终都低着头,不动声色的将筷子紧紧地攥在手心,微长的指甲由于被过度用力的握着,掌心已经隐隐见红,她的脑子更是因为慕煜辰的话变得一片空白。

“混账!”顾母拍桌而起,“你不提还好,从机场回来,我已经忍你够久了。我倒想问问你在哪儿给我弄了个狐狸精回来!刚才在机场,当着那么多的人的面,我也就没说什么。我以为你看到我的态度,会知道怎么做!没想到,你还是如此的执着!”

“妈,雨烟不是狐狸精,你说话注意点!”慕煜辰阴沉着脸说道。

“呵!”顾母冷笑道,“还说不是狐狸精,我儿子因为她,现在跟他一向敬重的母亲这般讲话,单凭这点,她就别想跟你在一起!更甭想进慕家的门!”

慕煜辰看着同样生气的母亲,又看了看低头不说话的苏佳瑶,表面不行于色的他,此刻内心早已爆炸了。

“那我也不会娶苏佳瑶!”慕煜辰坚持不妥协。

“你再给我说一遍,你……”还没等顾母把话说完,苏佳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便拦住了顾母,“干妈,算了,既然煜辰哥已经有女朋友了,那这门亲事就算了,别让煜辰哥为难。”

慕煜辰显然没料到苏佳瑶会替自己说话,内心诧异了一下,但并没有因为她的维护而感恩于她,更不觉得对她有所愧疚。

“既然佳瑶都这么说了,那就取消了吧。”慕煜辰不以为然。

“你还说!”此时的顾母要不是被苏佳瑶拦着,她真想上去抽他两个大耳光。

其实,此时此刻,内心最悲凉的莫过于苏佳瑶了,本以为慕煜辰听到自己这么说,会迟疑,会挽留,不过显然,苏佳瑶高估了自己在慕煜辰心中的地位。

他不但没挽留,反倒迫不及待的顺着自己的话说了下去,不仅如此,从他的眼底她连一丝的愧疚都没有看到,真的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讨厌自己!

苏佳瑶自嘲的扬了扬嘴角,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一年的等待换来的竟是如此的决绝!·

第四章 买醉
慕煜辰早就料到事态会这样发展,他也清楚,此情此景,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索性转身,甩门走了出去。

顾母看着慕煜辰就这样没打招呼,一声不吭的突然走了,顿时怔在了原地。

反应了一两秒后,回过神来,确定慕煜辰是真的就这样走了。顾母真的是气炸了,这个时候,任何的话语在盛怒的顾母面前都显的很苍白。

接着,顾母突然反应到苏佳瑶还在旁边,似乎除了刚才阻止了一下自己,就没再出声。

顾母赶忙转过头准备看看苏佳瑶,结果,发现苏佳瑶就这样盯着慕煜辰刚才站着的位置出神,一动不动。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由于咬的时间过长,嘴唇隐隐有些泛白。怎么说呢?丢了灵魂的娃娃?亦或是没有生命的雕塑?反正,状态很差!

“瑶瑶……”顾母刚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苏佳瑶,结果,安慰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刚才还在出神的苏佳瑶,突然地打断了。

苏佳瑶像受了外界的刺激一般,“干妈,我先走了!”说着,就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手提包,慌乱的跑了出去。由于匆忙,出去的时候还撞了包厢门口的花盆,尽管如此,苏佳瑶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依旧快速地跑走了。

从万家园跑出来后,苏佳瑶没有叫司机来接自己,她现在心里很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哪儿。

现在的她,满脑子充斥都是慕煜辰刚才的那句“我不会跟佳瑶结婚,更不会娶她!”

她感觉自己像被人抽干了身上的元气,突然间就失去了动力。之前的她一直在等慕煜辰回来,结果局面反转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苏佳瑶觉得似乎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独自走在路上,苏佳瑶很彷徨。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当知道自己暗恋到明恋的那个人有喜爱的人之后,自己内心的那种凄凉。就像自己的心被人生生的挖了一块,空荡荡的。

以前,慕煜辰不联系自己或者自己主动给他发消息联系他没有得到回复的时候,苏佳瑶尽管很失落,但是她还会安慰一下自己,也许他真的很忙,所以才不会主动联系自己。

现在,当真相赤裸裸的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苏佳瑶即使想再欺骗自己,也找不到可以存在的理由了!

慕煜辰,你真无情!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狠心到连让我自我欺骗的唯一机会都要剥夺!

如今想一想,才明白自己那个时候就是在自欺欺人。他再怎么忙,不会连看个信息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如果真的在乎,即便再忙,他也会抽时间联系自己。奥巴马还忙呢,人家不照样有自己的家庭。

还是那句话,不是他忙,而是他把空闲的时间都给了别人!所以,面对你,他才会有始终忙不完的工作,开不完的会议,谈不完的合同……

苏佳瑶现在的心已经凉透了,她不知道慕煜辰为什么会这么讨厌自己,小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貌似……自从他知道自己要跟他结婚,从那以后他的态度就越来越差了。

“唉!苏佳瑶啊苏佳瑶。你这算不算是失恋了?”苏佳瑶自问自答,“应该连失恋都算不上吧!因为你们根本从来就没恋过。”说着说着,眼泪含着眼眶,又碍于是在大街上,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狼狈,苏佳瑶便抬头看向天空,试图将眼泪控回去。

就这样漫无目的走着,苏佳瑶来到了一家酒吧门口,停下来顿了两秒,便走了进去。

进了酒吧,里面灯红酒绿的,镭射灯不停地旋转,散发着七彩的光,晃得苏佳瑶眼有些晕。同时,舞池里的音乐声音特别大,而且还十分嘈杂!怎么说呢,一个字,乱!

苏佳瑶身穿了一身白色的蕾丝连衣裙,衬得苏佳瑶的皮肤格外白皙,一双美腿又直又长,脚穿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显得苏佳瑶更加的窈窕,长长的栗色头发微卷,随意的披在肩上莫名的增添了一股慵懒。

里面有人看到苏佳瑶后,还不停的打口哨。苏佳瑶并没有理会,她之前几乎不来这种地方的,她有点轻微洁癖,人员过多的地方,她呆着不舒服。可是今天她实在是心情太差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心里想着就放纵一回吧!

苏佳瑶随便选了一个卡座坐了下来,对调酒师说道:“来一杯酒!”

面对苏佳瑶如此漂亮的一个美女,那个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跟个鹦鹉似的小调酒师还暧昧的多看了几眼。苏佳瑶察觉到了调酒师投来的异样目光,心里还是很排斥的,但并未多说什么。

想着自己喝也没什么意思,于是掏出手机准备让闺蜜杜沛晴过来陪自己。

前夫来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前夫来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越姐代婚6章

    原标题:越姐代婚6章小说名字:越姐代婚第六章被逼吃打胎药她被拖到医生面前。“先生,我们急诊室是不做人工流产手术的。”医生的话让秦雪眼睛一亮,但却很快又黯淡下去,就算孩子今晚能保住,明天严朗一样会带她到医院来打掉孩子。“东子,去买打胎药。”严朗冷声对旁边的保镖说道。秦雪眼泪流的更凶,她再次看到了男人的残忍和无情,竟连一晚上都不想再等待。严朗没有在医院里就让秦雪吃下打胎药,而是带了回去。“不要,严朗别让我吃,求你,我知道错了,你饶过这个孩子吧!”当看到严朗手中的药片时,秦雪再次哀求起来,她真的不想失

  • 野蛮总裁撩上瘾6章

    原标题:野蛮总裁撩上瘾6章小说名字:野蛮总裁撩上瘾第六章她逃不掉“你••••••青禾你糊涂啊!”叶则天看到她点头,火都没那么大,气得不住拿手戳她的太阳穴,“你知不知道那男人是谁!你还敢跑回来!他是夏时夜!夏氏集团的总裁!你就这么跑回来,我们一家都会被你害死的!”“所以是爸爸您把我卖给他的吗?”叶青禾绝望地问。蓦地被叶青禾的话给戳中了心底自私肮脏的心思,叶则天显然不想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恼怒中莫名地羞愤了一把。“我看你就是你跟你那死去的妈一样!死脑筋到底!我这是卖女儿吗?夏时夜是什么人你出去随便抓

  • 限量宠婚:老公,别这样!6章

    原标题:限量宠婚:老公,别这样!6章小说书名:限量宠婚:老公,别这样!6、得寸进尺凌琳沉默了半晌,看着面前尚博亮这幅锱铢必较的模样,更加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了他?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呐!“那套房子还有车子,我都可以不要,但是公司资产的百分之五十,我必须得到。而且,我不要股份,我要将资金兑现。”凌琳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来,在场三个人都愣了愣,表情各异,各怀心思。见尚博亮依旧沉默着,没有表态,凌琳不由得皱眉:“这已经是我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你还想怎样?”尚博亮望向凌琳,又抛出一个无

  • 娇色生香:王爷请节制6章

    原标题:娇色生香:王爷请节制6章小说:娇色生香:王爷请节制第6章救救哥哥林雪寒只觉得腿上有千斤般重,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到林天佑的房间的。自己不过离开他不到半日而已,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府上之人为何处处与她兄妹二人做对。林天佑的房中挤满了人,关心是假,看戏是真。二姨娘兴许是听到林雪寒回了府,这才被众人扶着过来,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儿,脸容微恼,轻蔑道:“我当是怎么了,不就是这个傻子落水罢了,这么兴师动众做什么?”林雪寒眼神一变,向她逼近,“二姨娘难道不应该负责任吗?”二姨娘没有想到她会这般问,

  • 豪门恩宠:老公夜夜欢6章

    原标题:豪门恩宠:老公夜夜欢6章书名:豪门恩宠:老公夜夜欢第六章演戏的功底天气炎热,午后的大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莫涵雨跟着席泽风从民政局出来,手上拿着两个红本本,她结婚了,如此之快。“给……”直接把其中一本属于他的扔给了席泽风,自己那一本放进了包内。“既然这样,我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你放心,合同今天下午会有人送到嘉枫。”莫涵雨点头,天气实在是过于炎热,她一刻都不想呆在外面,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额头:“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这么热的天,她要去哪里?牵着她的手,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莫涵雨扯了扯,换

  • 隐婚娇妻:别来无恙6章

    原标题:隐婚娇妻:别来无恙6章小说名称:隐婚娇妻:别来无恙第六章做我的情人顾沛卿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只是很随意的睨着她,吐出的烟雾,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很久他才开口:“股份我可以考虑给你,但是就上你一次,我不是很亏?”“那你想这么样?”叶澜汐抬起眼眸看着顾沛卿,双手不自觉的攥在一起,怕他会提出什么自己做不到的条件。“做我的情人,叶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属于你。”顾沛卿手指夹着烟,目光却盯着她的表情看。叶澜汐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想到他和叶妍的关系,以及他的身分与地位,若是想弄垮叶家,她需

  • 你比时光更薄凉6章

    原标题:你比时光更薄凉6章书名:你比时光更薄凉第六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白沫沫抬眸看见陆以辰的瞬间,唇角的笑落了下去。“白沫沫!你特么找死。”陆以辰大步上前,一副准备掐死白沫沫的架势。“锦程,我吃饱了,你先去忙。”白沫沫完全无视陆以辰的怒火,对慕锦程开口,话说的温柔。慕锦程身体微微僵了一下,他看得懂白沫沫的深意,起身离开。“白沫沫!”陆以辰抓狂,恨不得撕碎了白沫沫。白沫沫抬眸平静的看着陆以辰,“你生气?”“你敢给我带绿帽子,我一定拆了你们。”陆以辰吼道。“呵……”白沫沫轻笑出声,那样子像是在嘲笑陆以

  • 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6章

    原标题: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6章小说名: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第6章解救“好姐姐,刚才你喝的酒里,有我为你特别制作的迷幻药,你喝完之后是不是感觉很爽啊?”言玉得意的冲着言初夏一笑,眼底是奸诈冷冽的光。“言玉,你,你不得好死!”言初夏气恼的破口大骂。言玉站起来,抱着双肩,居高临下的而看着倒在沙发上全身无力的初夏,讽刺道,“那我倒要看看,咱们两个谁死的比较快!你,去把她的衣服拖了,然后怎么做,你知道的!”“是是是!谢谢言小姐!”被称为刘叔叔的猥琐男点头哈腰的说完,狰狞着一张肥脸朝着言初夏伸出双手,“小

  • 清姿曼妙不染尘6章

    原标题:清姿曼妙不染尘6章小说名字:清姿曼妙不染尘第6章他的薄情也是深情萧锦城痛苦的合上眼睛,微微的蹙起了眉头,不能否认,就算他再恨顾薇薇,再想替丁宁报仇,顾薇薇的肚子里的孩子也流了他一半的血,也是他的亲生骨肉。纵使他在商场上再手段狠绝,也做不到如此冷酷无情。“好,孩子可以留下,等都孩子出生之后,你立即离开平城,这个孩子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顾薇薇还能有什么办法?纵使再不愿意,再不舍得,只要能留下肚子里孩子,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能答应的。满脸是泪的顾薇薇合上了眼睛,重重的点了点

  • 重生之庶女惊华6章

    原标题:重生之庶女惊华6章小说:重生之庶女惊华第6章牵连赵姨娘红着眼睛,朝着柳青晖说道:“老爷,您看,您问了她这么多,她一句话都不说的,不就是不将您放在眼里吗。”柳慕辰也说了,“大姐,我姨娘好歹算是你的长辈,你竟然做了一个小人扎她,父亲问你话,你还做听不到的样子,像个什么样子。”柳慕辰作为柳青晖唯一的儿子,地位自然不同,柳青晖听了,自然是更加气了,“你哑巴了,话都不懂说!”柳花溟抬起头来问柳青晖,“爹,您让女儿说什么?”眼神十分的忧伤,是了,是忧伤,纵然柳花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从来不把自己当做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