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尔虞我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46: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尔虞我嫁

第二章 盛爹:我女儿的好,根本说不完……

盛惟乔不负众望的把茶碗砸了:“混账!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少年看着迎头飞来的茶碗,想都没想,眼疾手快一把扯过毫无防备的盛兰辞。

“哐啷!”

茶水飞溅中,茶碗跌落在地,摔了个四分五裂!

满头茶水茶叶的盛兰辞:“……”

明老夫人一行人:“……………………………!!”

盛惟乔:“!!!!!!!!!!!!!!!!!!!!!!!!!!!!!!!!!!”

“大老爷,您没事吧?”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罪魁祸首,却见那少年落落大方的取出帕子给盛兰辞擦拭,边擦还边一脸关切道,“您也真是的,看到茶碗过来,怎么不躲啊?还好这茶水不算烫,不然可不是要受伤了?”

盛兰辞默默咽了口血:老子本来根本不需要躲好吗?!

他忍了,盛惟乔却快要气死了——她被那少年的不要脸惊呆片刻,来自http://www.huijindi.com/腾的站起,拎了裙角跑下来,先问盛兰辞:“爹您要紧么?”

见盛兰辞满脸欣慰的表示无妨后,她二话不说一脚朝那少年踹去,“你这个……”

到底做惯了大家闺秀,盛惟乔这会气极了也想不出来什么骂人的话,只切齿道,“你好大的胆子!!!”

这回那少年倒没再扯盛兰辞挡灾,就站在那儿生生受了她一脚,依然笑着:“大老爷年纪大了,难免反应不过来。妹妹聪慧、懂事、孝顺、温柔、体贴、机灵、美貌、宽容……该体谅他老人家才是!”

他说话的功夫,盛惟乔已经运足如飞,把他玄色长衫下的一条白绫绸裤踢得满是印痕,饶是如此犹不解恨,推荐huijindi.com气喘吁吁的游目四顾,想找个称手的东西——这会堂上之人都有点不知所措,但她七岁的堂妹盛惟妩向来崇敬姐姐,见状竟同仇敌忾的从旁抱了只尺高的鹤芝同春蒜头瓶递了过来!

“惟妩!”盛惟妩的爹娘,盛家三老爷跟三夫人见状差点吐血,正要起身阻拦,冷汗直冒的盛兰辞却已忙不迭的抢过蒜头瓶,狠狠瞪了眼添乱的侄女,把瓶子藏到身后,对女儿赔笑道:“乖囡,你猜爹这趟出门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他本来想用这话题引开女儿的注意力,再不济也能缓和下气愤,谁知盛惟乔看也不看他的冷笑一声,指着那少年:“这还用问?您带回来的不就在这儿么!”

“……”盛兰辞再次咽了口血,继续赔笑道,“爹说的不是睡鹤,是一把匕首,你上回不是想要你祖父书房里那柄御赐的短刀吗?只是那刀对女孩儿来说太沉了点,带着也不方便,爹就想着给你弄柄好点的匕首……”

说到这里那少年盛睡鹤忽然露出错愕之色,边任盛惟乔踹着,边似笑非笑道:“原来爹爹把娘留给我的匕首要走,是为了给妹妹?您早点说,我还会犹豫那么久吗?”

“您居然拿个外室的东西来给我?!”盛惟乔一听,差点气死,抓狂道,“您不嫌脏我想想都觉得恶心——还有你!你那个娘留给你的东西你自己收着去,少来弄脏我住的地方,没的污了我的眼!!!”

盛惟乔越说越伤心,她尽管对盛兰辞带回盛睡鹤很不满,但方才砸下茶碗后,看到盛兰辞被儿子扯到跟前做了挡箭牌,还是很担心的。

结果这个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才带进门的儿子坑成这样,愣是一句责怪的话没说,反而还要百般阻拦给他出气的自己!

这会还想拿外室的东西来哄自己——想想以前盛兰辞出门,哪回带给女儿的礼物不是千挑万选,用尽心思?如今……如今……

她泪眼朦胧的瞪了眼盛兰辞,又用力踹了脚盛睡鹤,切齿道:“你们父子情深去吧!我不碍你们的眼!”

说着也不管盛兰辞满面惊慌的阻拦,举袖掩面,哭着走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这是睡鹤,他老师已经给他取了字叫恒殊。因着身子不适,故而接回来方便照拂。”盛兰辞看到女儿负气而去,心疼得要命,忙匆匆介绍了句儿子,跟着就道,“劳老夫人惦记这些日子,这会人见到,老夫人还是莫要太劳累了!”

后面这句话的意思,却是把寒暄、敬茶之类的环节全部省略,暗示明老夫人等人可以走了。

虽然很不合规矩,明老夫人等人却不得不走——盛家老太爷脾气暴烈又偏心,他最喜欢原配嫡长子盛兰辞,前些日子出门访友时就交代过,自己不在家时,一切事务都听从盛兰辞安排,包括续弦明老夫人,也必须惟盛兰辞马首是瞻!

若有人敢违背,盛老太爷回来后,自会亲自教其做人!

“虽然看不到大老爷怎么收场,然而惟乔已经走了。”明老夫人一行人自我安慰,“方才那一幕已经从头看到尾,这小半日茶水倒也没白喝!”

看着他们离开,盛兰辞正要去追女儿,想起方才之事,不禁跺脚质问盛睡鹤:“你明知道那柄匕首是我花了一千两银子,特意淘来的古物,做什么要跟乖囡说是你娘留给你的?!”

要不是盛睡鹤这么拆台,盛惟乔方才也不会被气走!

不想盛睡鹤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慢条斯理道,“聪慧、懂事、孝顺、温柔、体贴、机灵、美貌、宽容?”

见盛兰辞闻言,老脸一红,他唇角笑意越发玩味,“您当初信誓旦旦说,以上美德尚不能形容您这嫡女之万一,简直是天下地上绝无仅有的淑女,所以我来了这个家之后,务必不能欺负了她?嗯?”

刚才堂上众人居然认为他盛睡鹤不要脸?

真正不要脸的,绝对是盛兰辞好么!

那么凶悍泼辣的女孩儿,亏他能描述得古往今来所有贤妇孝女加起来都比不上、还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他千万别欺负了这女孩儿,弄得他还真以为自己会有个温柔似水娇娇怯怯的妹妹呢!

结果呢?

刚才要不是盛兰辞抢走了花瓶,瞧盛惟乔那气势,能当场砸死他!

这么个母老虎,盛兰辞竟也能把她形容成小白兔!

——盛睡鹤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三章 进击的外室子

一路哭回后院的盛惟乔,自不知道自己走后的事情。

不过她若是晓得了,也未必觉得安慰——三步两步跑进内室,扑到帐子里哭了个昏天地暗!

随后追进来的绿绮跟绿锦怎么劝都劝不住,想想自己服侍大的小姐,打落地就是父宠母爱,珍若掌珠。往常看着庭中落花皱一皱眉头,上上下下都要紧张得嘘寒问暖一回,生怕她伤了心,什么时候受过今儿这样的委屈呀?

两个丫鬟听着哭声也替她伤心,忍不住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这么着,半晌后终于赶来朱嬴小筑的盛兰辞,才进院门就听到扑面而来的号啕声——他只道女儿负气回来后,做了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吓得魂飞魄散,软着脚冲进闺阁里一看,盛惟乔趴在素色暗云纹引枕上,固然正在垂泪,却分明好端端的。

盛兰辞一颗心方放入肚子里,在看还跪在脚踏上扯着喉咙嚎的两个丫鬟,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抬脚就踹了上去:“青天白日的,发什么疯?!”

“爹瞧我不顺眼,冲着我来就是了,何必拿我的丫鬟撒气?!”谁知他这一脚固然踹得两丫鬟怯怯住了声,女儿却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高声说道,“您何必这样指桑骂槐,直接说这个家里容不得我们母女,让我们滚不就得了?!”

盛兰辞差点也要哭了:“乖囡,爹一向把你们母女当眼珠子的,怎么可能容不下你们?更不要讲让你们滚——爹就是自己滚,那也不能叫你们滚啊!”

“我们没叫您滚,您也不去外头弄出个儿子来了吗?!”盛惟乔不吃他的甜言蜜语,这种话她打小听多了,以前总是深信不疑,为自己有这么个好爹而自豪,到今日方知道姨母所言“男人的话啊听听就算了,当真呢你就输了”,才是至理之言!

“睡鹤他之前受了重伤,身边又没合适的人照料,爹也是实在不放心这才……”盛兰辞在女儿充满怒火的注视下,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嗫喏道,“总之,将来分家业时,什么都紧着乖囡先挑,乖囡挑剩下来不要的才轮到他!”

他以为自己这么说,女儿该消一消气了吧?

不想盛惟乔直接把引枕砸到他头上,暴跳如雷:“合着您以为我们母女眼里只有黄白之物!!!”

她亲娘冯氏闺名饮露,乃本郡高门冯家嫡女——说起来冯家是南风郡老字号的势家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盛家顶多算后起之秀。

当初盛兰辞登门提亲时,盛家门楣可是远不如冯家的,要不是冯家看他诚心,根本不会把女儿许给他!

结果这会盛兰辞却认为妻女是怕盛睡鹤进门后,分薄了大房的产业,故此反对?!

盛惟乔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颤声说道:“就是你们盛家一文钱不给我们母女,凭我娘出阁时候的妆奁,我们母女吃用十辈子也够了!!!我们至于盯着您手里那点东西不错眼?!”

盛兰辞这才醒悟过来说错了话,正要解释,盛惟乔却没心思听了,转头就吩咐两个丫鬟收拾东西,“娘才是对的!这样的家,还有什么好争好斗的?!趁早回外家去,请外家帮忙弄个宅子,从此我们母女相依为命,总好过在这儿忍辱受气!”

“乖囡,你听爹说!你听爹说啊!”盛兰辞几欲吐血,扯着女儿又哄又劝,盛惟乔却不理不睬,只顾指挥丫鬟打点箱笼。

父女两个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可怜绿绮跟绿锦听谁的都不是,只能一会做这个一会做那个,乱作一团!

闺阁里热闹成这样,过来传话的小丫鬟不得不把禀告的嗓音提高了又提高:“大老爷、二小姐,宣于家老夫人遣了人来,说底下才送了一批衣料到,是以请二小姐过去挑一挑!”

——南风郡现在有三大势家,以前则只有两家,便是宣于家跟冯家。

这会来请盛惟乔的所谓宣于家老夫人,其实是她姨母宣于冯氏,宣于冯氏比冯饮露大了七岁,丈夫是宣于家的前任家主宣于勒,说起来也是门当户对。

无奈宣于勒虽然颇有才干,却花心得不行,饶是宣于冯氏有娘家支持,自己也生就一副玲珑心思,嫁过去之后也没少受委屈!

这也是冯饮露出阁时,冯家宁可把她低嫁也要给她拣个真心实意的女婿的缘故之一。

好在前两年宣于冯氏终于熬死丈夫,把自己儿子扶上家主之位,做起了老夫人,可算过上了舒心日子!

此刻派人来接外甥女,说什么挑衣料——傻子都知道肯定是为了盛睡鹤之事,只是冯氏都回娘家去了,她这个大姨子也不好在这眼节骨上登门,故此找借口把外甥女喊过去,好问问情况。

“乖囡要什么衣料只管跟爹爹说,何必叫你姨母破费?”盛兰辞深知自己那大姨子乃是后宅里厮杀出来的脂粉英雄,心思之多,跟自己妻女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自己妻女加起来都是那个地,现在妻子跑回娘家,女儿又在气头上,若叫姨甥两个见了,天知道大姨子会怎么教自己女儿?

故此赶紧阻拦道,“要不爹爹现在就带你去铺子里转转?”

本来盛惟乔虽然口口声声说要走,心里到底纠结是当真就这么一走了之呢,还是坚决不把大房让给那盛睡鹤——如今听说姨母来请,正中下怀,暗道自己很可以趁这机会跟姨母请教个好主意,是以立刻道:“我姨母要给我东西,又不是给你东西,你替我推辞个什么!”

说着根本不理盛兰辞百般讨好,催着绿绮去唤人套车,自己到屏风后换了身出门的衣裙,领着绿锦一路脚步如飞,到了登车的地方,却见绿绮脸色僵硬的站在车辕畔,看到她来,如见救星:“二小姐!”

“什么事?”盛惟乔心情正糟糕,边问边提了裙裾上车——她才揭起帘子,顿时愕然!

继而怒不可遏!

车厢中,盛睡鹤换了一身绿底郁金纹绣圆领襕衫,束革带,绾得整整齐齐的墨发上插了一支羊脂玉短簪,愈显姿容秀美,韶丽清隽。

他大模大样的正襟危坐在盛惟乔的座位上,看到她进来,非常友好的露齿一笑:“妹妹好啊!听说你要去姨母那儿,想着我还没拜见过姨母,不如你正好带了我去?”

他悠然说道,“闻说宣于家富甲南风郡,姨母出身的冯家也是本城巨贾,想必姨母一定出手豪爽,这见面礼决计不会叫我失望的!”

第四章 论猪队友

盛惟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外室子一进门就当众说她凶,继而扯了亲爹做挡箭牌,跟着出言气走了她——在盛惟乔看来,他们之间不说不共戴天,也绝对仇深似海了好吗?

现在还妄想跟她一块去宣于家,好从她姨母手里捞一笔?!

盛惟乔现在怀疑,勾引她爹的那个外室估计不是狐狸精——只有犀牛妖、象妖这类天赋异秉者,才生得出来这么皮厚的儿子!

“二小姐,他要跟您去宣于家,您带了他去又何妨?”就在她即将爆发时,绿锦却悄悄附耳道,“您想宣于家老夫人何等手段,这人到了老夫人跟前,老夫人有得是法子磋磨他!”

盛惟乔眼睛一亮,瞥一眼笑吟吟的盛睡鹤,心想:“现在让你笑,等会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谁知半晌后到了宣于家的后堂上,盛睡鹤还没怎么,盛惟乔先愣住了:“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姨母——您几位怎么都在这儿?”

“还不是为了你爹才领回来的那个孽……”冯家老夫人展氏年纪大了,难免老眼昏花,压根没发现孙女身后跟着的少年人不是下仆,冲口就要说出缘故——还好她长女宣于冯氏看出不对,及时截断:“你爹也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孩子,早点跟我们说了,早点接回盛家,你们兄妹一块儿长大,亲亲热热的岂不好?非要偷偷摸摸藏在外面,弄得好像你娘是母老虎一样,平白也叫那孩子在外面受了许多年的委屈!”

盛惟乔闻言,还没说话,盛睡鹤已经含笑从她身后转出,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朗声道:“这位一定是姨母了!方才就听妹妹说,姨母端庄娴雅,温柔慈爱,此刻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紧接着自我介绍,“晚辈睡鹤,字恒殊,乃盛家长房之子,今日认祖归宗后,特随妹妹而来,拜见诸位长辈!”

展氏等人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向盛惟乔:你带他来做什么?!

盛惟乔:………………!

然而盛睡鹤还不打算放过她,又笑道:“今日不请自来,不及为诸位长辈备礼,还请长辈们莫怪!当然长辈们的见面礼,晚辈也是不好意思拿的。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这话不就是提醒大家,千万别忘记给他见面礼么!

展氏恨死了这个给自己女儿、外孙女添堵的外室子,才不想给他什么好处——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想叫人议论冯家器量狭窄,在宣于冯氏的暗示下,到底还是恨恨的摘了枚玉佩,干巴巴的道了句:“拿去!”

她带了头,盛惟乔的两个舅母乐氏、伍氏,也自然要效仿。

然而冯家人今天根本没料到盛睡鹤会来,哪会特别预备什么见面礼?她们倒是戴着一堆佩饰,但很多东西都是不适合给男子的。

说不得只能学展氏,纷纷解佩——盛睡鹤收一件道一回谢,他长得实在赏心悦目,口齿还伶俐,甜言蜜语信手拈来,又一直笑脸迎人,挨到年轻些的伍氏时,竟下意识的也给了他一个笑脸,被婆婆狠狠瞪了一眼才察觉不对,赶紧咳嗽几声敛了容色。

盛惟乔忍到这会已经觉得忍无可忍,跺了跺脚,正要上去给他好看,盛睡鹤将最后一块玉佩塞进袖子里,却偏偏掐住她发作前一瞬抱拳,笑容满面道:“闻说姨母召妹妹前来,是为了让妹妹挑衣料,我愧受诸位长辈厚赐,这衣料却是万不敢再要的了!亦不敢打扰诸位长辈与妹妹的闲情雅致,这便随表哥往园中一行,稍后再来接妹妹!”

说着扯过一脸莫名其妙的宣于涉就朝外走——宣于涉便是宣于冯氏的独子,宣于家现在的家主,闻言真是哭笑不得,只是他到底不是盛惟乔,做不出来当众落盛睡鹤面子的举动,只得无奈的被他扯出去了。

等这两人离开后,盛惟乔与外家一行人大眼瞪小眼良久,才异口同声道:“那小子简直猖狂!”

“现在说人家猖狂有什么用?”展氏没好气的说道,“方才一个个亲亲热热笑脸迎人……”

听到这儿伍氏心虚的缩了缩脑袋——只听展氏顿了顿后继续道,“现在骂长骂短有意思吗?!”

“娘您冷静点儿好不好?”宣于冯氏叹了口气,招手把外甥女喊到身边坐了,又使人去门外看着点儿,别叫盛睡鹤又拖着宣于涉跑回来听壁脚,这才道,“他是乔儿带过来的,咱们怎么也要给乔儿面子不是?”

盛惟乔简直想吐血:“姨母您给我什么面子啊?我之所以带他来,就是想请您帮忙收拾他一顿好不好?”

结果呢?

盛睡鹤嘛事没有,倒收获了一堆玉佩!

盛惟乔现在简直想去撞一撞墙——这外室子难道天生注定克她?

从这人进门起,盛惟乔根本是憋屈了再憋屈,没有最憋屈只有更憋屈!

还好展氏理解她,闻言把外孙女搂到怀里,心疼道:“咱们心肝受委屈了!”

“对了,外祖母,您跟两位舅母怎么也在姨母这儿?”盛惟乔在亲近的人面前还是很好哄的,被展氏一搂一心疼,气消了不少,想起来问道,“难道您几位也是来挑衣料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挑什么衣料啊!”展氏闻言,叹了口气,无奈道,“还不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娘!回去之后把自己关屋子里两日才肯见人,把我们担心的!可问她以后打算怎么办,她也没个主意,偏我们给她想的办法,她一个都不肯听!说多了,还怨我们多事,你说说这叫什么话?!这不今儿个那外室子进门,我们想着让你姨母找借口喊你过来问问是个什么情况,再大家商议下,免得你们母女两个吃了亏吗?”

之所以不直接把盛惟乔喊去冯家也是有缘故的:冯氏在盛睡鹤进门前就回娘家了,今天盛睡鹤一回来,若就把盛惟乔喊去冯家,哪怕是以冯家的名义而不是冯氏的名义,任谁也会笑话盛家大夫人明明对盛家尚有留恋,偏还要一得消息就收拾东西走人——这不是装模作样是什么?

而宣于冯氏则不然,她是冯氏的姐姐,关心妹妹关心外甥女理所当然。

本来这计划挺好的,谁想事到临头,盛睡鹤居然跟着盛惟乔一块来了!

这么着,冯家原本还想装不动声色呢!

现在连老夫人展氏在内,都亲自悄悄赶来宣于府听消息了,还装什么不动声色啊!

瞎子都能看出来她们火烧眉毛了好不好?

盛惟乔听完经过,只觉得心情无以形容——展氏等人脸色也不太好看,还是宣于冯氏打点精神,道:“盛家今日是个什么情况,乔儿同咱们说一说?”

“还不就是那么回事!”盛惟乔闻言,嘟起嘴,把经过大致讲了遍,“……我本来想把他赶下车的,后来丫鬟说领他过来请姨母帮忙教训他也不错,这才容他一块过来了。谁想倒叫姨母您几位误会上了,反叫他如愿以偿的赚了笔!”

宣于冯氏抿着嘴,忍了忍,又忍了忍,最后实在没忍住,冷笑道:“人家古诗说,春蚕到死丝方尽,我看你们母女,是蠢到死才高兴!”

尔虞我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尔虞我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说明huijindi.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三章和往事告别张帅的双手死死地抓住朱蕊妍的肩膀,让她先冷静下来。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朱蕊妍:“妍妍,你先别激动。我承认今晚的事情是我策划的,但是这也是为了我们张家着想,你做的一切都是为张家做贡献。”张帅试图抱住朱蕊妍,他继续说:“既然你已经愿意和我结婚,那么为了我奉献你的处子之身又有什么问题?他如果愿意跟你睡的话,我应该要谢谢你,我不会在乎你到底是不是处子之身,我还是会那么爱你的。”朱蕊妍一把推开了张帅,她有些难以

  • 小说不负流年不负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负流年不负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三章如你所愿,我们离婚“不要!我求求你,孩子还有四个月就出生了,那是我们的孩子……”我哭喊着哀求,只希望眼前的男人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裴靖,我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但是裴靖的目光没有丝毫动容,倏而抽身,犹如鹰隼的目光里没有丝毫温度,薄唇轻启,字字诛心——“要怪,就怪孩子的母亲是你。”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孽种,根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恨自己势单力薄,根本没有置圜的权利,在B市,裴靖就是天,他说的话,医院上下谁敢说一个“不

  • 小说看淡人生情无悔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看淡人生情无悔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3章沈倾!虽然被推开了,沈相宜也还是像往常一样,先是赶在他前面替他把牙膏挤好,水杯倒满水,再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做这些的时候她一直无话,只是极度贪婪的看着贺少琛,眼神一刻都没从他身上离开。她快要死了,这样的清晨,她不知道还能有多少个。可贺少琛刚用水杯刷了一下,就猛地将水杯一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水杯刚好砸到了沈相宜的头上,她疼到发抖,却丝毫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你倒的是热水?沈相宜,你故意的,你以为我眼睛看不见,触觉也跟着一起失灵

  • 小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3章结束处男之身许久。紧绷绷的蹦出一个字:“脏!”这个字,耻辱一般浇筑在苏清婉的心上。紧接着,苏清婉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推开,唐慕安阴沉着脸,拿出纸巾一遍一遍的擦那只碰过苏清婉的手。一室灯红酒绿,荧幕上的蓝光明明灭灭倒映在唐慕安深邃笔挺的五官上。如同镀上一层暗沉的光。“切……这女人也太不自量力了……就这点本事还想让唐少对她有兴趣,不就是会跳舞吗?我还会跳脱衣舞呢……”一声嗤笑传来,在场的男男女女冷嘲热讽起来。苏清婉

  • 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003章亲密接触这是一具充满着雄性荷尔蒙的身体,耳畔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炽热撩人的气息。透着衣服那形状分明的胸肌仿都能硌疼我的手。“好!好!这妞一看就带劲!”陈总借机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把,色眯眯的看着我说。这个陈总的行为让我恶心不已,不由自主的将抵在顾少胸前的双手慢慢攥紧,我现在和妓女有何区别?我所有的举动都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他低头看着已经被抓的皱在一起的衣服说:“力气倒是不小。”“我……”我这才意识到我依旧还在这个男人的怀里,

  • 小说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3章接触这场订婚典礼,可以说是既盛大豪华,又冰冷彻骨。陆家富可敌国,陆少成又是这家的嫡长子,订婚现场自然是极尽奢华,来宾也都是数一数二的名流贵胄。只是这么盛大的婚礼,新郎陆少成和他的父亲陆老先生都没有到场,只有那位冷酷凌厉的陆少祁陆总裁到场。宾客们神色各异,陆家的一些佣人也露出了不屑的眼神,也是,从订婚现场就可以看出她这个所谓的“陆家大少奶奶”是多么的不受重视,人人都可以踩一脚!只是,这些微妙的情绪和波动许

  • 小说上位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上位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上位第3章找死!“来,他舅,他舅呢?”易海花在人群中寻找着杜秀青的舅舅,“他爹啊,快去把舅舅叫过来!”“唉,来了来了!”正说着,一位抽着烟的男子走了进来,胡子拉杂,卷着裤腿,脚上还有点点的泥巴。看来舅舅是刚从地里回来的。在余河乡村,外甥女结婚,舅舅是最重要的人。中原一带都有这样的风俗,结婚当天,舅舅得背着外甥女上轿。现在虽说不坐大花轿了,但是这个规矩却没有省。“秀青啊,听妈说啊,从家里出门后就不能回头看了,只能往前看,这样将来你们两人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

  • 小说漂亮女领导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漂亮女领导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漂亮女领导第3章不要吻我我转过身来,跟娇娇平行躺住,她依旧趴在那里,把脸转向了我。一切归于之前的状态,只不过身上少了几件衣服。没有矜持,没有做作。走出ktv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空旷的大路上,任凭雨水的冲刷,走了很久,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而我浑身也已经湿透。第二天是休息天,我睡到中午十二点钟才起床,昨天晚上被雨淋了,起床后头痛、发烧、流鼻涕,cctv里白加黑广告的所有症状都在我身上应验,踉踉跄跄下楼去药

  • 小说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第3章借钱“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苏安若看简烨泽嘴唇紧闭,连眼泪都快急出来了,这世上妈妈是唯一在乎她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死去。简烨泽脸色冰寒,这女人也不知是演技太好,还是别的原因,含着眼泪恳求的样子看起来竟然像是真的一样。但他早已看透女人的虚伪,根本就不会有半点心软。而且他这辈子最反感的事,就是被人威胁,尤其是女人!他也断定苏安若不敢说出昨晚的事,因为就从她乖乖吃下避孕药的事来看,这女人只是个懦弱的

  • 小说处处繁花处处锦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处处繁花处处锦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处处繁花处处锦第三章把孩子还给本宫她的身子虚弱,才从蛇窟出来,昨晚喝了不少参汤才能吊着一口气,到现在没有倒下。她强忍着,全凭意志撑下来。这是她的大婚,她不能倒下!礼毕,她被送回了未央宫,她眼前一黑险些撑不住。太医及时施针才让她悠悠转醒。“娘娘,你的身子太过虚弱,虚不受补。还是要注意休息,今晚娘娘和皇后可要……”太医的意思明确,她的身体不适合做房事。“本宫明白,本宫只是想等他回来。”她不敢昏迷,让宫人煮好醒酒汤,怕他喝多了。一直等到夜半,北唐修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