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尔虞我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46: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尔虞我嫁

第二章 盛爹:我女儿的好,根本说不完……

盛惟乔不负众望的把茶碗砸了:“混账!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少年看着迎头飞来的茶碗,想都没想,眼疾手快一把扯过毫无防备的盛兰辞。

“哐啷!”

茶水飞溅中,茶碗跌落在地,摔了个四分五裂!

满头茶水茶叶的盛兰辞:“……”

明老夫人一行人:“……………………………!!”

盛惟乔:“!!!!!!!!!!!!!!!!!!!!!!!!!!!!!!!!!!”

“大老爷,您没事吧?”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罪魁祸首,却见那少年落落大方的取出帕子给盛兰辞擦拭,边擦还边一脸关切道,“您也真是的,看到茶碗过来,怎么不躲啊?还好这茶水不算烫,不然可不是要受伤了?”

盛兰辞默默咽了口血:老子本来根本不需要躲好吗?!

他忍了,盛惟乔却快要气死了——她被那少年的不要脸惊呆片刻,说明huijindi.com腾的站起,拎了裙角跑下来,先问盛兰辞:“爹您要紧么?”

见盛兰辞满脸欣慰的表示无妨后,她二话不说一脚朝那少年踹去,“你这个……”

到底做惯了大家闺秀,盛惟乔这会气极了也想不出来什么骂人的话,只切齿道,“你好大的胆子!!!”

这回那少年倒没再扯盛兰辞挡灾,就站在那儿生生受了她一脚,依然笑着:“大老爷年纪大了,难免反应不过来。妹妹聪慧、懂事、孝顺、温柔、体贴、机灵、美貌、宽容……该体谅他老人家才是!”

他说话的功夫,盛惟乔已经运足如飞,把他玄色长衫下的一条白绫绸裤踢得满是印痕,饶是如此犹不解恨,说明http://www.huijindi.com/气喘吁吁的游目四顾,想找个称手的东西——这会堂上之人都有点不知所措,但她七岁的堂妹盛惟妩向来崇敬姐姐,见状竟同仇敌忾的从旁抱了只尺高的鹤芝同春蒜头瓶递了过来!

“惟妩!”盛惟妩的爹娘,盛家三老爷跟三夫人见状差点吐血,正要起身阻拦,冷汗直冒的盛兰辞却已忙不迭的抢过蒜头瓶,狠狠瞪了眼添乱的侄女,把瓶子藏到身后,对女儿赔笑道:“乖囡,你猜爹这趟出门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他本来想用这话题引开女儿的注意力,再不济也能缓和下气愤,谁知盛惟乔看也不看他的冷笑一声,指着那少年:“这还用问?您带回来的不就在这儿么!”

“……”盛兰辞再次咽了口血,继续赔笑道,“爹说的不是睡鹤,是一把匕首,你上回不是想要你祖父书房里那柄御赐的短刀吗?只是那刀对女孩儿来说太沉了点,带着也不方便,爹就想着给你弄柄好点的匕首……”

说到这里那少年盛睡鹤忽然露出错愕之色,边任盛惟乔踹着,边似笑非笑道:“原来爹爹把娘留给我的匕首要走,是为了给妹妹?您早点说,我还会犹豫那么久吗?”

“您居然拿个外室的东西来给我?!”盛惟乔一听,差点气死,抓狂道,“您不嫌脏我想想都觉得恶心——还有你!你那个娘留给你的东西你自己收着去,少来弄脏我住的地方,没的污了我的眼!!!”

盛惟乔越说越伤心,她尽管对盛兰辞带回盛睡鹤很不满,但方才砸下茶碗后,看到盛兰辞被儿子扯到跟前做了挡箭牌,还是很担心的。

结果这个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才带进门的儿子坑成这样,愣是一句责怪的话没说,反而还要百般阻拦给他出气的自己!

这会还想拿外室的东西来哄自己——想想以前盛兰辞出门,哪回带给女儿的礼物不是千挑万选,用尽心思?如今……如今……

她泪眼朦胧的瞪了眼盛兰辞,又用力踹了脚盛睡鹤,切齿道:“你们父子情深去吧!我不碍你们的眼!”

说着也不管盛兰辞满面惊慌的阻拦,举袖掩面,哭着走了。汇金地

“这是睡鹤,他老师已经给他取了字叫恒殊。因着身子不适,故而接回来方便照拂。”盛兰辞看到女儿负气而去,心疼得要命,忙匆匆介绍了句儿子,跟着就道,“劳老夫人惦记这些日子,这会人见到,老夫人还是莫要太劳累了!”

后面这句话的意思,却是把寒暄、敬茶之类的环节全部省略,暗示明老夫人等人可以走了。

虽然很不合规矩,明老夫人等人却不得不走——盛家老太爷脾气暴烈又偏心,他最喜欢原配嫡长子盛兰辞,前些日子出门访友时就交代过,自己不在家时,一切事务都听从盛兰辞安排,包括续弦明老夫人,也必须惟盛兰辞马首是瞻!

若有人敢违背,盛老太爷回来后,自会亲自教其做人!

“虽然看不到大老爷怎么收场,然而惟乔已经走了。”明老夫人一行人自我安慰,“方才那一幕已经从头看到尾,这小半日茶水倒也没白喝!”

看着他们离开,盛兰辞正要去追女儿,想起方才之事,不禁跺脚质问盛睡鹤:“你明知道那柄匕首是我花了一千两银子,特意淘来的古物,做什么要跟乖囡说是你娘留给你的?!”

要不是盛睡鹤这么拆台,盛惟乔方才也不会被气走!

不想盛睡鹤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慢条斯理道,“聪慧、懂事、孝顺、温柔、体贴、机灵、美貌、宽容?”

见盛兰辞闻言,老脸一红,他唇角笑意越发玩味,“您当初信誓旦旦说,以上美德尚不能形容您这嫡女之万一,简直是天下地上绝无仅有的淑女,所以我来了这个家之后,务必不能欺负了她?嗯?”

刚才堂上众人居然认为他盛睡鹤不要脸?

真正不要脸的,绝对是盛兰辞好么!

那么凶悍泼辣的女孩儿,亏他能描述得古往今来所有贤妇孝女加起来都比不上、还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他千万别欺负了这女孩儿,弄得他还真以为自己会有个温柔似水娇娇怯怯的妹妹呢!

结果呢?

刚才要不是盛兰辞抢走了花瓶,瞧盛惟乔那气势,能当场砸死他!

这么个母老虎,盛兰辞竟也能把她形容成小白兔!

——盛睡鹤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三章 进击的外室子

一路哭回后院的盛惟乔,自不知道自己走后的事情。

不过她若是晓得了,也未必觉得安慰——三步两步跑进内室,扑到帐子里哭了个昏天地暗!

随后追进来的绿绮跟绿锦怎么劝都劝不住,想想自己服侍大的小姐,打落地就是父宠母爱,珍若掌珠。往常看着庭中落花皱一皱眉头,上上下下都要紧张得嘘寒问暖一回,生怕她伤了心,什么时候受过今儿这样的委屈呀?

两个丫鬟听着哭声也替她伤心,忍不住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这么着,半晌后终于赶来朱嬴小筑的盛兰辞,才进院门就听到扑面而来的号啕声——他只道女儿负气回来后,做了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吓得魂飞魄散,软着脚冲进闺阁里一看,盛惟乔趴在素色暗云纹引枕上,固然正在垂泪,却分明好端端的。

盛兰辞一颗心方放入肚子里,在看还跪在脚踏上扯着喉咙嚎的两个丫鬟,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抬脚就踹了上去:“青天白日的,发什么疯?!”

“爹瞧我不顺眼,冲着我来就是了,何必拿我的丫鬟撒气?!”谁知他这一脚固然踹得两丫鬟怯怯住了声,女儿却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高声说道,“您何必这样指桑骂槐,直接说这个家里容不得我们母女,让我们滚不就得了?!”

盛兰辞差点也要哭了:“乖囡,爹一向把你们母女当眼珠子的,怎么可能容不下你们?更不要讲让你们滚——爹就是自己滚,那也不能叫你们滚啊!”

“我们没叫您滚,您也不去外头弄出个儿子来了吗?!”盛惟乔不吃他的甜言蜜语,这种话她打小听多了,以前总是深信不疑,为自己有这么个好爹而自豪,到今日方知道姨母所言“男人的话啊听听就算了,当真呢你就输了”,才是至理之言!

“睡鹤他之前受了重伤,身边又没合适的人照料,爹也是实在不放心这才……”盛兰辞在女儿充满怒火的注视下,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嗫喏道,“总之,将来分家业时,什么都紧着乖囡先挑,乖囡挑剩下来不要的才轮到他!”

他以为自己这么说,女儿该消一消气了吧?

不想盛惟乔直接把引枕砸到他头上,暴跳如雷:“合着您以为我们母女眼里只有黄白之物!!!”

她亲娘冯氏闺名饮露,乃本郡高门冯家嫡女——说起来冯家是南风郡老字号的势家了,小说尔虞我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盛家顶多算后起之秀。

当初盛兰辞登门提亲时,盛家门楣可是远不如冯家的,要不是冯家看他诚心,根本不会把女儿许给他!

结果这会盛兰辞却认为妻女是怕盛睡鹤进门后,分薄了大房的产业,故此反对?!

盛惟乔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颤声说道:“就是你们盛家一文钱不给我们母女,凭我娘出阁时候的妆奁,我们母女吃用十辈子也够了!!!我们至于盯着您手里那点东西不错眼?!”

盛兰辞这才醒悟过来说错了话,正要解释,盛惟乔却没心思听了,转头就吩咐两个丫鬟收拾东西,“娘才是对的!这样的家,还有什么好争好斗的?!趁早回外家去,请外家帮忙弄个宅子,从此我们母女相依为命,总好过在这儿忍辱受气!”

“乖囡,你听爹说!你听爹说啊!”盛兰辞几欲吐血,扯着女儿又哄又劝,盛惟乔却不理不睬,只顾指挥丫鬟打点箱笼。

父女两个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可怜绿绮跟绿锦听谁的都不是,只能一会做这个一会做那个,乱作一团!

闺阁里热闹成这样,过来传话的小丫鬟不得不把禀告的嗓音提高了又提高:“大老爷、二小姐,宣于家老夫人遣了人来,说底下才送了一批衣料到,是以请二小姐过去挑一挑!”

——南风郡现在有三大势家,以前则只有两家,便是宣于家跟冯家。

这会来请盛惟乔的所谓宣于家老夫人,其实是她姨母宣于冯氏,宣于冯氏比冯饮露大了七岁,丈夫是宣于家的前任家主宣于勒,说起来也是门当户对。

无奈宣于勒虽然颇有才干,却花心得不行,饶是宣于冯氏有娘家支持,自己也生就一副玲珑心思,嫁过去之后也没少受委屈!

这也是冯饮露出阁时,冯家宁可把她低嫁也要给她拣个真心实意的女婿的缘故之一。

好在前两年宣于冯氏终于熬死丈夫,把自己儿子扶上家主之位,做起了老夫人,可算过上了舒心日子!

此刻派人来接外甥女,说什么挑衣料——傻子都知道肯定是为了盛睡鹤之事,只是冯氏都回娘家去了,她这个大姨子也不好在这眼节骨上登门,故此找借口把外甥女喊过去,好问问情况。

“乖囡要什么衣料只管跟爹爹说,何必叫你姨母破费?”盛兰辞深知自己那大姨子乃是后宅里厮杀出来的脂粉英雄,心思之多,跟自己妻女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自己妻女加起来都是那个地,现在妻子跑回娘家,女儿又在气头上,若叫姨甥两个见了,天知道大姨子会怎么教自己女儿?

故此赶紧阻拦道,“要不爹爹现在就带你去铺子里转转?”

本来盛惟乔虽然口口声声说要走,心里到底纠结是当真就这么一走了之呢,还是坚决不把大房让给那盛睡鹤——如今听说姨母来请,正中下怀,暗道自己很可以趁这机会跟姨母请教个好主意,是以立刻道:“我姨母要给我东西,又不是给你东西,你替我推辞个什么!”

说着根本不理盛兰辞百般讨好,催着绿绮去唤人套车,自己到屏风后换了身出门的衣裙,领着绿锦一路脚步如飞,到了登车的地方,却见绿绮脸色僵硬的站在车辕畔,看到她来,如见救星:“二小姐!”

“什么事?”盛惟乔心情正糟糕,边问边提了裙裾上车——她才揭起帘子,顿时愕然!

继而怒不可遏!

车厢中,盛睡鹤换了一身绿底郁金纹绣圆领襕衫,束革带,绾得整整齐齐的墨发上插了一支羊脂玉短簪,愈显姿容秀美,韶丽清隽。

他大模大样的正襟危坐在盛惟乔的座位上,看到她进来,非常友好的露齿一笑:“妹妹好啊!听说你要去姨母那儿,想着我还没拜见过姨母,不如你正好带了我去?”

他悠然说道,“闻说宣于家富甲南风郡,姨母出身的冯家也是本城巨贾,想必姨母一定出手豪爽,这见面礼决计不会叫我失望的!”

第四章 论猪队友

盛惟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外室子一进门就当众说她凶,继而扯了亲爹做挡箭牌,跟着出言气走了她——在盛惟乔看来,他们之间不说不共戴天,也绝对仇深似海了好吗?

现在还妄想跟她一块去宣于家,好从她姨母手里捞一笔?!

盛惟乔现在怀疑,勾引她爹的那个外室估计不是狐狸精——只有犀牛妖、象妖这类天赋异秉者,才生得出来这么皮厚的儿子!

“二小姐,他要跟您去宣于家,您带了他去又何妨?”就在她即将爆发时,绿锦却悄悄附耳道,“您想宣于家老夫人何等手段,这人到了老夫人跟前,老夫人有得是法子磋磨他!”

盛惟乔眼睛一亮,瞥一眼笑吟吟的盛睡鹤,心想:“现在让你笑,等会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谁知半晌后到了宣于家的后堂上,盛睡鹤还没怎么,盛惟乔先愣住了:“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姨母——您几位怎么都在这儿?”

“还不是为了你爹才领回来的那个孽……”冯家老夫人展氏年纪大了,难免老眼昏花,压根没发现孙女身后跟着的少年人不是下仆,冲口就要说出缘故——还好她长女宣于冯氏看出不对,及时截断:“你爹也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孩子,早点跟我们说了,早点接回盛家,你们兄妹一块儿长大,亲亲热热的岂不好?非要偷偷摸摸藏在外面,弄得好像你娘是母老虎一样,平白也叫那孩子在外面受了许多年的委屈!”

盛惟乔闻言,还没说话,盛睡鹤已经含笑从她身后转出,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朗声道:“这位一定是姨母了!方才就听妹妹说,姨母端庄娴雅,温柔慈爱,此刻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紧接着自我介绍,“晚辈睡鹤,字恒殊,乃盛家长房之子,今日认祖归宗后,特随妹妹而来,拜见诸位长辈!”

展氏等人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向盛惟乔:你带他来做什么?!

盛惟乔:………………!

然而盛睡鹤还不打算放过她,又笑道:“今日不请自来,不及为诸位长辈备礼,还请长辈们莫怪!当然长辈们的见面礼,晚辈也是不好意思拿的。小说尔虞我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这话不就是提醒大家,千万别忘记给他见面礼么!

展氏恨死了这个给自己女儿、外孙女添堵的外室子,才不想给他什么好处——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想叫人议论冯家器量狭窄,在宣于冯氏的暗示下,到底还是恨恨的摘了枚玉佩,干巴巴的道了句:“拿去!”

她带了头,盛惟乔的两个舅母乐氏、伍氏,也自然要效仿。

然而冯家人今天根本没料到盛睡鹤会来,哪会特别预备什么见面礼?她们倒是戴着一堆佩饰,但很多东西都是不适合给男子的。

说不得只能学展氏,纷纷解佩——盛睡鹤收一件道一回谢,他长得实在赏心悦目,口齿还伶俐,甜言蜜语信手拈来,又一直笑脸迎人,挨到年轻些的伍氏时,竟下意识的也给了他一个笑脸,被婆婆狠狠瞪了一眼才察觉不对,赶紧咳嗽几声敛了容色。

盛惟乔忍到这会已经觉得忍无可忍,跺了跺脚,正要上去给他好看,盛睡鹤将最后一块玉佩塞进袖子里,却偏偏掐住她发作前一瞬抱拳,笑容满面道:“闻说姨母召妹妹前来,是为了让妹妹挑衣料,我愧受诸位长辈厚赐,这衣料却是万不敢再要的了!亦不敢打扰诸位长辈与妹妹的闲情雅致,这便随表哥往园中一行,稍后再来接妹妹!”

说着扯过一脸莫名其妙的宣于涉就朝外走——宣于涉便是宣于冯氏的独子,宣于家现在的家主,闻言真是哭笑不得,只是他到底不是盛惟乔,做不出来当众落盛睡鹤面子的举动,只得无奈的被他扯出去了。

等这两人离开后,盛惟乔与外家一行人大眼瞪小眼良久,才异口同声道:“那小子简直猖狂!”

“现在说人家猖狂有什么用?”展氏没好气的说道,“方才一个个亲亲热热笑脸迎人……”

听到这儿伍氏心虚的缩了缩脑袋——只听展氏顿了顿后继续道,“现在骂长骂短有意思吗?!”

“娘您冷静点儿好不好?”宣于冯氏叹了口气,招手把外甥女喊到身边坐了,又使人去门外看着点儿,别叫盛睡鹤又拖着宣于涉跑回来听壁脚,这才道,“他是乔儿带过来的,咱们怎么也要给乔儿面子不是?”

盛惟乔简直想吐血:“姨母您给我什么面子啊?我之所以带他来,就是想请您帮忙收拾他一顿好不好?”

结果呢?

盛睡鹤嘛事没有,倒收获了一堆玉佩!

盛惟乔现在简直想去撞一撞墙——这外室子难道天生注定克她?

从这人进门起,盛惟乔根本是憋屈了再憋屈,没有最憋屈只有更憋屈!

还好展氏理解她,闻言把外孙女搂到怀里,心疼道:“咱们心肝受委屈了!”

“对了,外祖母,您跟两位舅母怎么也在姨母这儿?”盛惟乔在亲近的人面前还是很好哄的,被展氏一搂一心疼,气消了不少,想起来问道,“难道您几位也是来挑衣料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挑什么衣料啊!”展氏闻言,叹了口气,无奈道,“还不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娘!回去之后把自己关屋子里两日才肯见人,把我们担心的!可问她以后打算怎么办,她也没个主意,偏我们给她想的办法,她一个都不肯听!说多了,还怨我们多事,你说说这叫什么话?!这不今儿个那外室子进门,我们想着让你姨母找借口喊你过来问问是个什么情况,再大家商议下,免得你们母女两个吃了亏吗?”

之所以不直接把盛惟乔喊去冯家也是有缘故的:冯氏在盛睡鹤进门前就回娘家了,今天盛睡鹤一回来,若就把盛惟乔喊去冯家,哪怕是以冯家的名义而不是冯氏的名义,任谁也会笑话盛家大夫人明明对盛家尚有留恋,偏还要一得消息就收拾东西走人——这不是装模作样是什么?

而宣于冯氏则不然,她是冯氏的姐姐,关心妹妹关心外甥女理所当然。

本来这计划挺好的,谁想事到临头,盛睡鹤居然跟着盛惟乔一块来了!

这么着,冯家原本还想装不动声色呢!

现在连老夫人展氏在内,都亲自悄悄赶来宣于府听消息了,还装什么不动声色啊!

瞎子都能看出来她们火烧眉毛了好不好?

盛惟乔听完经过,只觉得心情无以形容——展氏等人脸色也不太好看,还是宣于冯氏打点精神,道:“盛家今日是个什么情况,乔儿同咱们说一说?”

“还不就是那么回事!”盛惟乔闻言,嘟起嘴,把经过大致讲了遍,“……我本来想把他赶下车的,后来丫鬟说领他过来请姨母帮忙教训他也不错,这才容他一块过来了。谁想倒叫姨母您几位误会上了,反叫他如愿以偿的赚了笔!”

宣于冯氏抿着嘴,忍了忍,又忍了忍,最后实在没忍住,冷笑道:“人家古诗说,春蚕到死丝方尽,我看你们母女,是蠢到死才高兴!”

尔虞我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尔虞我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15章(第15章 纠结的爱意)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15章(第15章纠结的爱意)小说书名: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15章纠结的爱意齐昊宇皱眉。“夏清婉,你松手!”“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你难道还放不下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夏清婉一脸哀怨地摇着头,死死拽住她好不容易到手的男人。“苏浅,我爸爸都让你气死了,你还赖在我们家干嘛?难道你有了易天逍还不死心,还想来勾引自己的姐夫吗!”齐家前来帮忙的亲属看到这一幕发生,立即瞪大眼睛等着看好戏。然而,苏浅并不想再让人得到制造绯闻的机会,回手一把甩开齐昊宇。“齐大少,你还是

  • 战少,一宠到底!15章(第一卷第15章 该死,敢污蔑我)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15章(第一卷第15章该死,敢污蔑我)小说名: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15章该死,敢污蔑我顾依涵拿着刚换过来的高脚杯,平顺了下气息,才又盯着顾非衣。为免被人听到自己粗俗不雅的话,她只能将声音压低。“忘记你妈妈的事情了吗?你也想走你妈妈的路?”顾非衣的掌心一瞬间捏紧,可她脸上,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姐姐,你在说什么呢?你喜欢亦辰哥哥,你要我离开他?”“你说什么?”顾依涵脸色微变,顾非衣说话这么大声,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你别胡说八道,你……”“不要,姐姐不要打我!”顾非衣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15章(第15章 太有才了)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15章(第15章太有才了)小说: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15章太有才了“小姐,求您饶恕丫头,丫头下次一定什么都听小姐的!求您原谅丫头!”小丫鬟的眼眶立马红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呃……”这丫鬟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上官静的事吗?反正她也不是原来那个小姐,没必要惩罚她,也没那个兴趣。“你起来吧,我没说要惩罚你。以后不要没事就跪下,对膝盖不好。”静转身看那个送她的下人也说道:“你也是,知道吗。”他一个劲地点头,可看到她冰冷的表情,还是有些胆怯。不过也是,在以前也只有晓婷

  • 秦少的秘密前妻15章(第一巻第15章 想被玩儿死吗)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15章(第一巻第15章想被玩儿死吗)小说: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15章想被玩儿死吗“舒安,囡囡还有机会,只要有合适的……”“杜医生,谢谢你。”舒安打断了杜逸阳的话,起身,慢慢走出办公室。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无数次,可是有什么用呢?机会,那么渺茫的东西,怎么赌得起她女儿鲜活的生命?舒安的手插进裤兜,摸到那张纸片的时候,只觉得割的手心,生疼……囡囡,是不是如果妈妈早点凑到钱,是不是如果妈妈昨天晚上没有去那里而是陪着你,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囡囡,妈妈的囡囡,是妈妈对不起你,妈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15章(第15章 不速之客,霸道)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15章(第15章不速之客,霸道)小说名称: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15章不速之客,霸道安锦玄在金泰山庄守株待兔的时候,安若素在安府也没闲着,她忙着和一位不速之客,大眼瞪小眼。不速之客比她高了一个头,戴着一副鬼面具,诡异莫测,连眼睛都看不见,真不知他是怎么视物的。他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却又自己靠安若素很近,近到安若素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职业的关系,她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好浓的血腥味,这人受伤了?“尊驾何人?有何贵干?”还有一句‘深夜造访’,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15章(第15章 你还有理了)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15章(第15章你还有理了)小说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15章你还有理了见她迟迟没有动作,赫连苍宁的眸子更加幽深,语声更冷:“要逼本王亲自动手?”云墨染咬牙,陡然一声冷笑:“墨染碰到宁皇叔的,又岂止是一只手而已?宁皇叔为何不命墨染将这条腿一起剁掉?”赫连苍宁呼吸一窒,本已恢复苍白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一抹奇异的红晕:“你既不念本王宽宥之心,本王也不必假装慈悲,就依你所言!”等死,不是雇佣兵奉行的准则,我要死中求生!云墨染缓缓挺直脊背,眸中泛着异常的冷静:“墨染若

  • 骄妻胜火15章(第15章 义工很有爱)

    原标题:骄妻胜火15章(第15章义工很有爱)小说名称:骄妻胜火第15章义工很有爱傅尧宝宝学步般地执行着他的恋爱攻略,一丝半毫不差地把大哥给他的约会计划表贯彻到底,一个半月之后,他终于毕业啦!颜晓筠:“……”这一副已经毕业的兴奋表情是闹哪样?还能更幼稚一点么?我家学长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萌呢?颜晓筠眨巴着眼睛,闪电般出手在傅尧脸颊上好一通揉搓,爱极了那手感,开心得跟个六岁孩子收到了最喜欢的玩具一般。爽就一个字!傅尧:“……筠筠,别揉了,眼镜要掉了……”即使是被亲亲女友蹂躏,傅尧也不闪不躲,乖乖地站在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15章(第15章 随时可离婚)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15章(第15章随时可离婚)小说: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15章随时可离婚夏筱筱沉默的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不觉得自己委屈吗?”夏筱筱咬了咬唇,抬头遥看着远方的天空幽幽的道:“一个人受伤害……总比两个人受伤害要好一些……小时候家里虽然很穷,但在我的记忆中,我爸妈的感情非常的好。家里的重活累活全都被我爸一个人承担下来,因为外婆和外公去世的早,所以我妈基本没什么亲人。我爸活着的时候就像是宠孩子一样宠我的母亲。现在我都记得,经常有邻居说我爸养了两个女儿。可是九年前

  • 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15章(第一卷 谁拿浮生,乱了流年第15章 复杂)

    原标题: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15章(第一卷谁拿浮生,乱了流年第15章复杂)书名: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第一卷谁拿浮生,乱了流年第15章复杂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隔墙有耳,但是,“好了好了,我不说了,省的你又说我啰嗦,我也是为你好。”“知道知道,走走,去领我的任务条。”说着流年就豪爽的搂着言濡枱进入某个地下通道,左绕右绕,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一间看似很普通的地下室。里面的设备其实很先进,工作环境也很好,这是他们最隐秘的地方,平时进行交易都会选择外面的茶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照人的生意,而且也害怕别人

  • 邪魅皇妃要出墙15章(第15章 质子,没那么好当)

    原标题:邪魅皇妃要出墙15章(第15章质子,没那么好当)小说名字:邪魅皇妃要出墙第15章质子,没那么好当当他们到了天都的城门时,轩辕景麒才移开视线,没有再盯着她看了。“杜小姐了,我们等会进城之后,就直接去质子府,你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进宫向父皇请安。”“谢谢二王爷。”轩辕景麒露出了笑容,握着她的手,说道:“不用谢,我们都那么熟了。”杜云岚强硬的抽了了自己的手,然后蜷缩在袖子里,其实他们一点都不熟。“但是你毕竟是王爷,礼数是不能少的。”轩辕景麒哼了一声,这一路上他第一次那么低声下气的讨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