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涂涂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6:55:45 来源:网络 []

书名: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

第二章 订婚宴取消

话落,不止是那女人,就连陆君都被顾南尘身上的冷意冻得身子一颤。【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涂涂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陆君连忙松开女人,快步走到夏瑾笙身边拉住她的手,笑得一脸温柔,“怎么这么不小心?”

被冷落的林爽不愤的一跺脚,酸溜溜的道:“是她自己没站稳,怎么就成了被人推下来了?”

话音刚落,一阵凌厉的目光迅速射来,逼得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夏瑾笙半咬着下唇,亮晶晶的大眼睛转了两圈,笑吟吟的挽起陆君的胳膊,“二叔,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夫,陆君。”

说完,她将脑袋靠在陆君的肩头,亲昵的用手肘碰了碰他,“陆君,这是我二叔,我小的时候一直很照顾我。”

顾南尘生冷的目光从陆君脸上扫过,陆君身子轻不可见的一颤,不敢与那样凉寒的目光对视,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二叔。”

“未婚夫?”顾南尘冷冷出声,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凝结住了。

夏瑾笙讪讪一笑,心里在发憷,面上却装作无辜的点了点头,“是啊,今儿个就是我们的订婚宴呢。二叔,你回来的真巧。原文huijindi.com

“是么?”

又是生冷的两个字,夏瑾笙听得心尖儿发颤,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呢。”

见顾南尘不再答话,气氛有些紧张,夏瑾笙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俏皮灵动的双眸眨了眨,“二叔,那您先忙,我们就先回了……”

眸光在男人脸上转了片刻,迅速挪开,她带着身后二人向门口走,一边继续道:“订婚宴要开始了,准新郎新娘都不见了,会让人想歪的。”

拐到了大厅门口,确信顾南尘再看不到了,夏瑾笙才松开陆君,一改先前亲热的态度,冷冷的开口,“是走是留,你们二人自己看。”

陆君不屑的看着她,“订婚宴马上都要开始了,想要我帮你继续演下去也行,加五万块钱。”

嚯,好大的口气!

双眸讥讽的扫过陆君的嘴脸,夏瑾笙一指楼道,“直走下楼,好走不送。”

她步子还没抬起来,便被陆君拦住了,“夏瑾笙,你可别后悔。”

“订婚宴尚未开始,我随便拉个人顶替就行,反正我的目的是结婚,至于新郎是谁,重要吗?”她声音轻飘飘的,唯有眼底躲闪的情绪出卖了她的心虚。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话落,她信步走进主会场,素白的小手拿起一杯香槟,唇畔挂着得体优雅的笑意。余光瞥见陆君进来了,才总算舒口了气。

订婚的消息已经被各大媒体放出去了,新郎又岂是说换就能换的?

况且,就算媒体那边说得过去,但顾南尘那个人……

想到那双寒凉的黑眸,夏瑾笙便觉得身子一凉。

曾经被他深深熨烫过的细胞,像是被刚才那一抱唤醒了一样,活跃又贪恋,渴望与他有更多的接触。

心猛地沉了沉,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寻找下一个契约结婚的对象了!

见陆君走近,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与他并肩而行,走到顾老爷子身边,撒娇似的对着顾军唤了一声:“爷爷,您来了。”

“嗯。”顾军的目光在陆君身上来回打量,面上毫无多余的表情,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既然人都齐了,就开始吧。网站huijindi.com

夏瑾笙那一声“嗯”还没说出口,便听见台上话筒骤然放大的声音,“今天的订婚宴取消……”

浑厚的声音惊得她整个人都如遭雷劈,愣在了原地!

第三章 谢谢二叔的‘调教’

“十分抱歉,订婚宴临时取消,耽误诸位的时间了……”主持人站在台上,脸上略带歉疚的宣布。

场下一阵低声私语。

夏瑾笙立马看向顾军,瞥见顾军亦是一副震惊的神色,她似有所感的回过头,不期然的对上了那双不带任何情绪的冷眸。

顾南尘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步伐缓慢而优雅,举手投足间满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周身散出的冷意让人不禁生畏。

尤其是那双寒凉得不带丝毫温度的眸子,像是能看破一切似的锐利。

四目相对,夏瑾笙立刻就怂了,她移开目光,乖巧的唤了一声:“二叔。”

顾南尘的目光凉凉的在二人挽着的手臂上扫过,“嗯。【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涂涂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单单一个字,冷漠之中透着狂傲的劲儿,迫得陆君的手向回抽了抽。

夏瑾笙暗暗拧了陆君一把,向他递了个警告的眼神。

这订婚宴是谁叫停的,现在已经没有悬念了。

顺着手臂将小手滑下去,她与陆君十指相扣,巧笑嫣然道:“二叔,订婚的帖子都发出去了,突然叫停,不太好吧?”

顾南尘神色不变,跟顾老爷子打了招呼,径自向宴会厅内场走去。冷冰冰的砸下一句话,“十分钟内,来见我。”

这话针对的是谁,不用猜也知道。

夏瑾笙紧绷着的神经,像是忽的被人弹了一下,心尖发颤。说明huijindi.com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一句话:完了,他回来了。

她心下忐忑,心脏越跳越快。

顾南尘是谁?

用夏瑾笙五年前的话说,就是灰姑娘梦想中的白马王子,白马王子中的腹黑魔王。

他是顾家最优秀的继承人,自小接手公司事物,行事干净利落,背景自不必说,连外形也是一等一的好看。

上至五十岁大妈,下到七八岁小孩儿,各年龄阶段里都有他的迷妹,是个全民老公一样的存在。

梦想着睡了顾南尘的万千少女之中,自然也包括了她。

只是……想起四年前的事情,她心思微转,深吸了两口气。

房间门口。

夏瑾笙先是探头向里面瞧了一眼,见顾南尘正端端的坐在沙发上,才放下心进去。

“二叔。”她唇角挂着笑,佯装镇定的坐在顾南尘对面,用余光打量着他。

四年未见,时光将这个男人打磨得越发耀眼了。

顾南尘将手中的报表放下,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看向她。

分明相隔甚远,夏瑾笙却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被堵住了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要结婚了?”冷冷声音传来。

“想安定下来了。”毫不避讳的对上他的冷眸,她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幸福甜蜜的味道,看得顾南尘眸色越冷。

“想清楚了?”

“那可不?”她有意让气氛轻松一些,语气俏皮,“难得遇到一个这么合适的人,也算是……”

“合适?”

夏瑾笙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一声嗤笑打断,“是他订婚宴上与其他女人在楼道里亲热合适,还是同时养着诸多小姑娘合适?”

说话间,他随手扔出一沓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各有各的妩媚,唯一相同的便是,她们都亲密的依偎在陆君的怀里。

夏瑾笙身子轻不可查的一顿,手指收紧,脸上维持着先前的笑意,手指在照片上滑动了两下,“这种醋我早就吃够了,说起来,还要谢谢二叔四年前的调教呢!”

一句话激得顾南尘长眸一眯,浑身冷意炸裂,“夏瑾笙,这就是你当年那么做的理由?”

理由?夏瑾笙在心底冷笑。

有得选的人才有理由,顾家人看重的是结局,她的理由有人在乎吗?

夏瑾笙把照片一张一张的整理好拿在手里,从沙发上起身便要走,“谢谢二叔帮我搜集这些照片,订婚宴还要继续,二叔若是有兴趣,不如……”

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夏瑾笙已经被顾南尘一把按在了沙发上。

“你想清楚了?”男人语气中满含危险。

他的手掐住了她精致的下巴,盛怒之下的力道霸道得蛮横,将她箍得生疼。

淡淡的烟草味道充斥在鼻尖,二人之间的距离近的令人发指。呼吸骤停了片刻,夏瑾笙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底涌出的情绪,“放开我!”

“我问你想清楚了吗?”他冷冷的重复了一遍。

“你管得着吗?”她猛地推了他一把,气急败坏的低吼,“不要用一副长辈的姿态来教训我,你当年把我扒光压在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见有长辈的姿态?”

顾南尘静默不语,眸中的火焰一点一点在燃烧,越发炽热,那股恨意像是能生生将她烧化。

薄唇近在咫尺,夏瑾笙心猛地颤了一下,想要偏开脑袋,却不能动弹分毫。

气氛僵持,她瞧准了时机,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眉眼间满是妩媚的诱/惑,“怎么?二叔是对我余情未了,还是又怀念我的身体了?”

第四章 你是属于我的

余情未了?

顾南尘冷笑一声,周身的寒凉之气让人后背发冷,“没人告诉你,没有资本的自信是在讨羞辱么?”

轻飘飘一句话,让夏瑾笙脸上的笑僵住了。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毫无波澜的将话挑了回去,“我从小在二叔床上长大,这话二叔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她眨了眨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以二叔的身份,床上的美女多了去了,纠缠我做什么?”

“纠缠?”顾南尘骤然逼近,薄唇就在她的嘴边,“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不好!

夏瑾笙心中警铃大作,正准备躲闪,他的唇舌便直接袭了过来,一如当年那样轻车熟路的撬开她的小嘴!

鼻息之间都是他的味道,二人的身子隔着衣服的布料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他强势占有的姿态,像是要把她整个身子都揉进骨血里去。

他的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从胸前一路向下抚摸过她的腰间,又顺势钻进她的腿缝里。

“嗡--”的一声,夏瑾笙的脑袋仿佛炸开了!

她小手无力的推搡着他的胸膛,却被他钳制住,惩罚似的啃咬得越发起劲了,极尽辗转的吸吮。

夏瑾笙的心脏急速跳动,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腔,脑袋已经晕得不能思考了。

“唔……你……放开……”

身子在沙发上挣扎,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猫,恰到好处的挠到了男人的心上。

“别乱动。”他松开她,在她耳边低低的出声。

不动?

她不动才有鬼了!

她扭动得更加猛烈了,直到腿上蹭到男人胯身下某个硬邦邦的东西,才立马停了下来,不敢再动了。

浑身紧绷得快要窒息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男人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舌尖轻轻的舔舐。

“夏瑾笙,你是我的。”

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顺着耳朵滑进胸腔,在她心上猛地撞了一把。

要命了!

感受到他越发灼热的身体,她连忙撞了他一下,妄图让他停下来,“二叔,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嗯。”淡淡一声,顾南尘动作不停。

“爷爷还在外面等我们呢!”

“嗯。”又是轻飘飘的一声,他的手熟练的拉开了她的拉链,略带薄茧的手指伸进去,握住她的柔软。

感觉着胸前揉捏的触感,她的心猛地一阵慌乱,“二叔,我已经怀孕了……”

第五章 二叔,你放了我吧

果然,这话一出口,顾南尘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夏瑾笙大眼睛眨了眨,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小腹,语气平静的重复道:“二叔,我怀孕了,你不能这样。”

末了,还加了一句:“求你……”

顾南尘逐渐松开手,一双深邃的眸子中满是冷意。

不,更准确点来说,是杀意,想要毁灭一切的杀意!

他蓦地用手掐住她的下巴,声音沉冷如冰,“你最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夏瑾笙的唇抿了抿,迎上他的目光,毫不退却,“二叔,我说的是真的,你放了我吧。”

呵!

四年前他走的那天,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这个,不曾想,如今回来第一天,听到的还是这句。

压在身上的压迫骤轻,顾南尘猛地起身,再没有看她。

门开,门关。

片刻后,房间重新归于安静,只剩了夏瑾笙一个人。

她拍了拍胸口,稍稍平息了心情之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小礼服,进到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捧了一掬凉水拍在了脸上。

几分钟之后,脸上的桃红总算是消下去了。

她回到沙发上把照片捡起来,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大厅里,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正巧看见顾老爷子从另一边走出来,身后跟着模样孝顺的陆君。

夏瑾笙的目光在二人身边转了转,没有看见顾南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迎过去。

将顾军送上车,夏瑾笙与陆君同坐一辆,车子行至半路,陆君忽的开口:“订婚仪式推后,这得加钱。”

夏瑾笙看着一本正经的钻到钱眼子里去的陆君,忽然很想笑。

她慢悠悠的将照片甩到陆君的怀里,语调慵懒的说道:“你应该考虑的是怎样向我解释,而不是能从我这里敲诈多少钱。”

陆君看着手里的这些照片脸色一变,嘴角僵了僵,“今天的订婚宴取消是因为这些?”

“你认为呢?”

模棱两可的答案,她也不算骗人。

陆君愣了片刻,改口服软:“这样,我给你打个九八折。你看怎么样?”

夏瑾笙:“……”还真是钻钱眼里面去了。

夏瑾笙懒洋洋的将头偏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熟悉的风景,眸色逐渐便黯。

十五年前,只有七岁的她,就是这样坐在车里,被带到顾家老宅的。

那一天起,她从一个被捧在手心里的高贵公主,变成了‘有娘生无娘养’、‘粗鄙不堪’、‘毫无教养’的养女。

……

车子在顾家老宅前停下,夏瑾笙心情忐忑的推门走下来。

心想,今晚的这顿饭,怕是吃不安宁了……

进了门,将手包和外套递给张嫂,视线在别墅内扫了一圈,一眼便瞧见了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顾南尘。

眸光敛了敛,她取了杯子替自己倒了一杯水,余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沙发上那个男人。

顾南尘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点了点,而后拿起桌上的钢笔在上面签了字。动作矜贵优雅,掺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眉目皆可入画,说的便是顾南尘这样的人吧。

眉眼精致,鼻梁高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完美得让人心生妒忌。

只是……

那双冷意蚀骨的寒眸,自始至终都没看她哪怕一眼。

明明这正是她心里期望的,心却还是蓦地沉了一下,闷闷的,透不过气来。

她转身将杯子放回原处,准备回卧室去洗澡。

走到拐角的时候,忽的听见不急不缓的三声敲桌响,夏瑾笙向着那处望过去,毫无例外的看到了大伯顾文生那张脸。

她偏着脑袋走过去,半靠在顾文生的房门口,俏皮的笑了起来,“不是说要去C市为画展做准备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文生脸色一冷,沉声拍着桌子,“简直胡闹!我才不在几天,你就要订婚了?”

第六章 夫妻间的小情/趣

啧,好大的火气!

夏瑾笙掏了掏耳朵,“大伯,你们这些老一辈的人,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拍桌子的毛病都是哪儿来的?”

顾文生冷着脸,“你二叔回来了你知道吗?”

她瞥了瞥楼下,淡淡道:“那不,楼下跟尊佛似的坐着呢?”

顾文生面色凝重,“万一他发现了你在城南养的那个人怎么办?你这么仓促的拉一个人来充数,以为能瞒得住他吗?”

瞧着顾文生怒其不争的模样,夏瑾笙用手指叩着门板,待他说完了,才努努嘴巴转身,“大伯,我累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我晚点儿再来找你聊。”

“小事?你给我回来!”顾文生被这丫头一句话呛得头顶直冒青烟,重重的在桌子上锤了一下。

见她直接回了房间,顾文生放心不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先把人带去我那里,要是被问起瑾笙的下落,就说她最近有事,要在老宅住一段时间。”

“可……”对面的保姆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小女娃,犹豫了几秒才应下。

挂断电话,顾文生想要揉一揉手指,却惊然发现顾南尘就站在门口。

顾文生连忙将手机屏幕锁住,站了起来,“老二,找我有事?”

“大哥在忙?”顾南尘语声淡漠。

“没。”

“爸叫下去一起吃饭。”

“知道了。”

见顾南尘出去,顾文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弟弟虽然小他十七岁,却气场强大得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想起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夏瑾笙走进餐厅的时候,餐厅的气氛格外的诡异。

因为顾南尘突然归来,导致不少不常见的亲戚都一齐聚在了桌上。

大家看似熟络亲热的聊着家长里短,笑声阵阵,却少有人的笑意达至眼底。

瞧见夏瑾笙过来,有人连忙咳嗽了两声,假着关心的八卦道:“小瑾啊,今儿的订婚宴怎么回事啊?”

这话一出,整桌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除了顾南尘。

夏瑾笙也不躲闪,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眨了眨眼睛,回了两个字:“你猜……”

问话的人尴尬了一瞬,旋即又哈哈的笑了出来,“你们这些小孩子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婶婶哪儿能猜得到啊。”

闻言,夏瑾笙也跟着嘻嘻的笑了起来,“婶婶又说笑了,您保养得好,跟我走在街上就像姐妹似的。”

她避重就轻,巧妙的将话题的重心转移开了。

女人笑得眼角的细纹都皱了起来,“就你小嘴儿嘴甜。”

顾老爷子的目光环视了一圈,见人都齐了,将手中的拐杖递给了站在旁边的女佣,稳声道:“都开始动筷吧。”

饭桌上,不谙世事的十三岁小侄女顾怀玉的小眼珠子在众人之间转了转,望着夏瑾笙问:“小瑾姑姑,怎么没见准姑父一起来吃饭啊?”

夏瑾笙随口回了一句,“吵架了。”

她嘴叼的只挑细嫩的肉片,小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咀嚼的小模样像是一只仓鼠,说不出的可爱,

“啊?感情这么不好啊?”顾怀玉心直口快,径自说出口之后才捂住了小嘴。

却不想,夏瑾笙不气反笑,漂亮精致的小脸蛋儿衬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小吵小闹是夫妻情/趣,你懂什么?”

“夫妻情/趣……”顾怀玉半懵半懂的点了点头。

夏瑾笙目光环视了一圈桌上脸色各异的人,笑得高深莫测,“小丫头,吃完饭到我房里来,我悄悄给你讲……”

“不要只吃肉。”

话还未说完,便被男人低低的声音打断了,顾南尘冷然的眸光望向还在夹肉的某人。

夏瑾笙被这目光刺得浑身不自在,将口中的肉全都咽了下去才瞥了一眼某个方向,嘴里轻蔑的发出一个音:“切!”

瞬间,一客厅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倒吸了一口凉气。

敢跟顾南尘这么说话的,怕是只有这个从小被寄养在顾家,不知天高地厚、害怕为何物的夏瑾笙了。

顾南尘身侧气压骤降,冷得不像话,逼得身边的人不自觉的挪了挪身子。

夏瑾笙笑的人畜无害,夹起一筷子细肉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二叔,只吃青菜不吃肉,床上推车推不动,您可不能……”

“啪!”

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蜜婚宠 或 俏皮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幻日奇遇》:这个阿甘似曾相识

    这部剧可以说是21世纪的《阿甘正传》但是2017年末才上映受到的关注并不多,算有点冷门在IMDB上小编只看到关于这部电影的两条评论一条评论打了10分一条评论打了9分lifeslessonsaretoldtheviewersthroughgreatsimpledialogue,neverpreaching.itwasagreatwaytostartthedayforme(其中一个美国网友看了之后说道,生活的教训是通过非常简单的对话告诉观众,它从不说教。这是一个伟大的方式开始我的一天。另一个美国网友

  • “造像深处”展项目风波调查 | 《艺术市场》聚焦

    烧钱,是民营美术馆的众多标签之一。烧完了,就只能断炊。于是缺钱、找钱就成了民营美术馆的常态。上顿还没吃完,就惦记着下顿,这日子着实不好过。现如今,民营美术馆看着好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但也时常落得“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结局。去年,有人预测在2018年,“更多民营资本尝试进入艺术品市场,而民营资本借助美术馆或博览会等公益项目布局艺术行业的做法,或在几年之内趋向常态化,并由此倒逼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结构调整和升级转型。”转年过来,阳春三月,沪上民营美术馆重镇上海喜玛拉雅美术

  • 李文朝:古风·血肉筑长城

    李文朝中国人民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原主任,少将军衔,高级记者,新闻传播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第三、四届常务副会长(法定代表人),中华诗书画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华夏诗词奖第四、五、六届评委会副主任,首届沈鹏诗书画奖评委会执行主任,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老干部学院副院长。著有《李文朝将军诗词选集》、《李文朝诗词诗论选》及新闻专著等11部。参与主创作品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好新闻奖。诗词作品及手稿著作分别被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

  • 教你简单的看懂原矿紫砂壶

  • 【问茶】是什么使古树红茶成为新贵?

    我们都听过祁门红,阿萨姆红茶,大吉岭红茶,斯里兰卡高地红茶以及云南滇红。而普洱中一直以来以山头茶见长,可是我们听闻更多的是古树熟茶与生茶,要是把古树茶也做成红茶又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呢?一、古树红茶区别于普通红茶的独特之处工艺:普通红茶都是经过萎凋、揉捻、发酵、烘干工艺而成;然而古树红茶则是经过萎凋、揉捻、发酵、晒干工艺而成。这其中唯有最后一道工序的不同,一个“烘干”,一个“晒干”。只因为“烘干”是经过短期内加持极高温度,快速蒸发水分,使茶香骤聚;而“晒干”则是一个缓慢变干的过程,这就给了它一个舒缓

  • 【新作首发】李树喜:清明 邯郸访古组诗

    李树喜河北省安平县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高级记者,作家,人才学与历史学者。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光明日报出版社原社长兼总编辑。清明邯郸访古组诗清明时节,应邀赴邯郸讲座诗词。又冒着风寒去周边访古一番。有记。又登丛台丛台为赵武灵王演兵之地。历代毁修,非复原貌。明诗人王世复有“邯郸丛台已非旧”之句。遍观海内海外,哪一处古迹能保持原貌呢?吾三十年后又登此台,感慨而为之诗。丛台风雨已非旧,世事何尝不变新。滚滚潮流时不待,后人信是胜今人。魏县梨花一见梨花不忍离,折腰扑面道相思。移来冬令雪千尺,绽放春头玉万

  • 「微课堂·诗词」风花雪月我们都需要勇气,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忘了呼吸作者:林大川啤酒罐被遗弃街角垃圾桶里下意识让我回想起一些事例如你当初回绝我一番好意青春应该去珍惜错过就不再属于要明白时间该花得有意义最彻底离别就必须不联系上了年纪也还会认为爱情刻骨致死风花雪月我们都需要勇气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今生今生不必谁和谁去分离某个年纪也会为某一个人忘了呼吸回过头来才渐渐的想起我就是我你就是你谁也不必觉得谁与谁对不起

  • 「微课堂·诗词」明知故犯想当初信誓旦旦,爱过的我把它叫做怀恋

    明知故犯作者:林大川用哪一种方式原谅背叛用哪一种态度习惯孤单有什么不安吻过就算很勇敢有什么埋怨离别就应不牵绊用哪一种姿势面对难堪用哪一种心情迎接失恋有什么想念拥抱也会很艰难有什么明天说再见就不再见明知故犯想当初的信誓旦旦爱过了的我把它叫做怀恋明知故犯想最后谁都有老伴经历过的我把它叫做永远

  • 「微课堂·诗词」在蒲公英的脚下等着,有缘人终有天会路过

    傅清歌作者:林大川青春的发丝开始脱落顺着风它缓缓的下坡在蒲公英的脚下等着有缘人终有天会路过青春我们挥霍的太多忏悔席上我是很想说某年某月某日某一个什么事也愿意为他做唱情歌就让我唱情歌浅白的歌词竟未能打动我于是乎所有的事都只能说奈何写情歌就让我写情歌不流畅的旋律竟未能打动我于是乎所有的事都只能说罪过

  • 「微课堂·诗词」祖宗的规矩,破坏者必须大刑加身,违者严惩

    杀生作者:林大川一点一点的开始累积怨恨坏了规矩要认错你还不肯挑战信仰权威样样都认真数十载下来你竟未输过一分天总会降大任于斯人踏遍万水千山只为寻根不成文的枷锁迫害的我们竟不知为自己图报知恩在夜半时分开始掌灯密谋诸位破戒杀生祖宗的规矩破坏者必须大刑加身违者严惩在三更时分开始熄灯安心终于落得清静祖宗的规矩守护者必须益寿延身众生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