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涂涂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6:55:45 来源:网络 []

书名: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

第二章 订婚宴取消

话落,不止是那女人,就连陆君都被顾南尘身上的冷意冻得身子一颤。网站huijindi.com

陆君连忙松开女人,快步走到夏瑾笙身边拉住她的手,笑得一脸温柔,“怎么这么不小心?”

被冷落的林爽不愤的一跺脚,酸溜溜的道:“是她自己没站稳,怎么就成了被人推下来了?”

话音刚落,一阵凌厉的目光迅速射来,逼得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夏瑾笙半咬着下唇,亮晶晶的大眼睛转了两圈,笑吟吟的挽起陆君的胳膊,“二叔,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夫,陆君。”

说完,她将脑袋靠在陆君的肩头,亲昵的用手肘碰了碰他,“陆君,这是我二叔,我小的时候一直很照顾我。”

顾南尘生冷的目光从陆君脸上扫过,陆君身子轻不可见的一颤,不敢与那样凉寒的目光对视,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二叔。”

“未婚夫?”顾南尘冷冷出声,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凝结住了。

夏瑾笙讪讪一笑,心里在发憷,面上却装作无辜的点了点头,“是啊,今儿个就是我们的订婚宴呢。二叔,你回来的真巧。阅读huijindi.com

“是么?”

又是生冷的两个字,夏瑾笙听得心尖儿发颤,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呢。”

见顾南尘不再答话,气氛有些紧张,夏瑾笙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俏皮灵动的双眸眨了眨,“二叔,那您先忙,我们就先回了……”

眸光在男人脸上转了片刻,迅速挪开,她带着身后二人向门口走,一边继续道:“订婚宴要开始了,准新郎新娘都不见了,会让人想歪的。”

拐到了大厅门口,确信顾南尘再看不到了,夏瑾笙才松开陆君,一改先前亲热的态度,冷冷的开口,“是走是留,你们二人自己看。”

陆君不屑的看着她,“订婚宴马上都要开始了,想要我帮你继续演下去也行,加五万块钱。”

嚯,好大的口气!

双眸讥讽的扫过陆君的嘴脸,夏瑾笙一指楼道,“直走下楼,好走不送。”

她步子还没抬起来,便被陆君拦住了,“夏瑾笙,你可别后悔。”

“订婚宴尚未开始,我随便拉个人顶替就行,反正我的目的是结婚,至于新郎是谁,重要吗?”她声音轻飘飘的,唯有眼底躲闪的情绪出卖了她的心虚。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话落,她信步走进主会场,素白的小手拿起一杯香槟,唇畔挂着得体优雅的笑意。余光瞥见陆君进来了,才总算舒口了气。

订婚的消息已经被各大媒体放出去了,新郎又岂是说换就能换的?

况且,就算媒体那边说得过去,但顾南尘那个人……

想到那双寒凉的黑眸,夏瑾笙便觉得身子一凉。

曾经被他深深熨烫过的细胞,像是被刚才那一抱唤醒了一样,活跃又贪恋,渴望与他有更多的接触。

心猛地沉了沉,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寻找下一个契约结婚的对象了!

见陆君走近,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与他并肩而行,走到顾老爷子身边,撒娇似的对着顾军唤了一声:“爷爷,您来了。”

“嗯。”顾军的目光在陆君身上来回打量,面上毫无多余的表情,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既然人都齐了,就开始吧。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夏瑾笙那一声“嗯”还没说出口,便听见台上话筒骤然放大的声音,“今天的订婚宴取消……”

浑厚的声音惊得她整个人都如遭雷劈,愣在了原地!

第三章 谢谢二叔的‘调教’

“十分抱歉,订婚宴临时取消,耽误诸位的时间了……”主持人站在台上,脸上略带歉疚的宣布。

场下一阵低声私语。

夏瑾笙立马看向顾军,瞥见顾军亦是一副震惊的神色,她似有所感的回过头,不期然的对上了那双不带任何情绪的冷眸。

顾南尘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步伐缓慢而优雅,举手投足间满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周身散出的冷意让人不禁生畏。

尤其是那双寒凉得不带丝毫温度的眸子,像是能看破一切似的锐利。

四目相对,夏瑾笙立刻就怂了,她移开目光,乖巧的唤了一声:“二叔。”

顾南尘的目光凉凉的在二人挽着的手臂上扫过,“嗯。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单单一个字,冷漠之中透着狂傲的劲儿,迫得陆君的手向回抽了抽。

夏瑾笙暗暗拧了陆君一把,向他递了个警告的眼神。

这订婚宴是谁叫停的,现在已经没有悬念了。

顺着手臂将小手滑下去,她与陆君十指相扣,巧笑嫣然道:“二叔,订婚的帖子都发出去了,突然叫停,不太好吧?”

顾南尘神色不变,跟顾老爷子打了招呼,径自向宴会厅内场走去。冷冰冰的砸下一句话,“十分钟内,来见我。”

这话针对的是谁,不用猜也知道。

夏瑾笙紧绷着的神经,像是忽的被人弹了一下,心尖发颤。【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涂涂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一句话:完了,他回来了。

她心下忐忑,心脏越跳越快。

顾南尘是谁?

用夏瑾笙五年前的话说,就是灰姑娘梦想中的白马王子,白马王子中的腹黑魔王。

他是顾家最优秀的继承人,自小接手公司事物,行事干净利落,背景自不必说,连外形也是一等一的好看。

上至五十岁大妈,下到七八岁小孩儿,各年龄阶段里都有他的迷妹,是个全民老公一样的存在。

梦想着睡了顾南尘的万千少女之中,自然也包括了她。

只是……想起四年前的事情,她心思微转,深吸了两口气。

房间门口。

夏瑾笙先是探头向里面瞧了一眼,见顾南尘正端端的坐在沙发上,才放下心进去。

“二叔。”她唇角挂着笑,佯装镇定的坐在顾南尘对面,用余光打量着他。

四年未见,时光将这个男人打磨得越发耀眼了。

顾南尘将手中的报表放下,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看向她。

分明相隔甚远,夏瑾笙却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被堵住了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要结婚了?”冷冷声音传来。

“想安定下来了。”毫不避讳的对上他的冷眸,她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幸福甜蜜的味道,看得顾南尘眸色越冷。

“想清楚了?”

“那可不?”她有意让气氛轻松一些,语气俏皮,“难得遇到一个这么合适的人,也算是……”

“合适?”

夏瑾笙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一声嗤笑打断,“是他订婚宴上与其他女人在楼道里亲热合适,还是同时养着诸多小姑娘合适?”

说话间,他随手扔出一沓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各有各的妩媚,唯一相同的便是,她们都亲密的依偎在陆君的怀里。

夏瑾笙身子轻不可查的一顿,手指收紧,脸上维持着先前的笑意,手指在照片上滑动了两下,“这种醋我早就吃够了,说起来,还要谢谢二叔四年前的调教呢!”

一句话激得顾南尘长眸一眯,浑身冷意炸裂,“夏瑾笙,这就是你当年那么做的理由?”

理由?夏瑾笙在心底冷笑。

有得选的人才有理由,顾家人看重的是结局,她的理由有人在乎吗?

夏瑾笙把照片一张一张的整理好拿在手里,从沙发上起身便要走,“谢谢二叔帮我搜集这些照片,订婚宴还要继续,二叔若是有兴趣,不如……”

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夏瑾笙已经被顾南尘一把按在了沙发上。

“你想清楚了?”男人语气中满含危险。

他的手掐住了她精致的下巴,盛怒之下的力道霸道得蛮横,将她箍得生疼。

淡淡的烟草味道充斥在鼻尖,二人之间的距离近的令人发指。呼吸骤停了片刻,夏瑾笙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底涌出的情绪,“放开我!”

“我问你想清楚了吗?”他冷冷的重复了一遍。

“你管得着吗?”她猛地推了他一把,气急败坏的低吼,“不要用一副长辈的姿态来教训我,你当年把我扒光压在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见有长辈的姿态?”

顾南尘静默不语,眸中的火焰一点一点在燃烧,越发炽热,那股恨意像是能生生将她烧化。

薄唇近在咫尺,夏瑾笙心猛地颤了一下,想要偏开脑袋,却不能动弹分毫。

气氛僵持,她瞧准了时机,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眉眼间满是妩媚的诱/惑,“怎么?二叔是对我余情未了,还是又怀念我的身体了?”

第四章 你是属于我的

余情未了?

顾南尘冷笑一声,周身的寒凉之气让人后背发冷,“没人告诉你,没有资本的自信是在讨羞辱么?”

轻飘飘一句话,让夏瑾笙脸上的笑僵住了。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毫无波澜的将话挑了回去,“我从小在二叔床上长大,这话二叔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她眨了眨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以二叔的身份,床上的美女多了去了,纠缠我做什么?”

“纠缠?”顾南尘骤然逼近,薄唇就在她的嘴边,“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不好!

夏瑾笙心中警铃大作,正准备躲闪,他的唇舌便直接袭了过来,一如当年那样轻车熟路的撬开她的小嘴!

鼻息之间都是他的味道,二人的身子隔着衣服的布料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他强势占有的姿态,像是要把她整个身子都揉进骨血里去。

他的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从胸前一路向下抚摸过她的腰间,又顺势钻进她的腿缝里。

“嗡--”的一声,夏瑾笙的脑袋仿佛炸开了!

她小手无力的推搡着他的胸膛,却被他钳制住,惩罚似的啃咬得越发起劲了,极尽辗转的吸吮。

夏瑾笙的心脏急速跳动,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腔,脑袋已经晕得不能思考了。

“唔……你……放开……”

身子在沙发上挣扎,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猫,恰到好处的挠到了男人的心上。

“别乱动。”他松开她,在她耳边低低的出声。

不动?

她不动才有鬼了!

她扭动得更加猛烈了,直到腿上蹭到男人胯身下某个硬邦邦的东西,才立马停了下来,不敢再动了。

浑身紧绷得快要窒息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男人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舌尖轻轻的舔舐。

“夏瑾笙,你是我的。”

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顺着耳朵滑进胸腔,在她心上猛地撞了一把。

要命了!

感受到他越发灼热的身体,她连忙撞了他一下,妄图让他停下来,“二叔,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嗯。”淡淡一声,顾南尘动作不停。

“爷爷还在外面等我们呢!”

“嗯。”又是轻飘飘的一声,他的手熟练的拉开了她的拉链,略带薄茧的手指伸进去,握住她的柔软。

感觉着胸前揉捏的触感,她的心猛地一阵慌乱,“二叔,我已经怀孕了……”

第五章 二叔,你放了我吧

果然,这话一出口,顾南尘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夏瑾笙大眼睛眨了眨,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小腹,语气平静的重复道:“二叔,我怀孕了,你不能这样。”

末了,还加了一句:“求你……”

顾南尘逐渐松开手,一双深邃的眸子中满是冷意。

不,更准确点来说,是杀意,想要毁灭一切的杀意!

他蓦地用手掐住她的下巴,声音沉冷如冰,“你最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夏瑾笙的唇抿了抿,迎上他的目光,毫不退却,“二叔,我说的是真的,你放了我吧。”

呵!

四年前他走的那天,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这个,不曾想,如今回来第一天,听到的还是这句。

压在身上的压迫骤轻,顾南尘猛地起身,再没有看她。

门开,门关。

片刻后,房间重新归于安静,只剩了夏瑾笙一个人。

她拍了拍胸口,稍稍平息了心情之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小礼服,进到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捧了一掬凉水拍在了脸上。

几分钟之后,脸上的桃红总算是消下去了。

她回到沙发上把照片捡起来,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大厅里,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正巧看见顾老爷子从另一边走出来,身后跟着模样孝顺的陆君。

夏瑾笙的目光在二人身边转了转,没有看见顾南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迎过去。

将顾军送上车,夏瑾笙与陆君同坐一辆,车子行至半路,陆君忽的开口:“订婚仪式推后,这得加钱。”

夏瑾笙看着一本正经的钻到钱眼子里去的陆君,忽然很想笑。

她慢悠悠的将照片甩到陆君的怀里,语调慵懒的说道:“你应该考虑的是怎样向我解释,而不是能从我这里敲诈多少钱。”

陆君看着手里的这些照片脸色一变,嘴角僵了僵,“今天的订婚宴取消是因为这些?”

“你认为呢?”

模棱两可的答案,她也不算骗人。

陆君愣了片刻,改口服软:“这样,我给你打个九八折。你看怎么样?”

夏瑾笙:“……”还真是钻钱眼里面去了。

夏瑾笙懒洋洋的将头偏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熟悉的风景,眸色逐渐便黯。

十五年前,只有七岁的她,就是这样坐在车里,被带到顾家老宅的。

那一天起,她从一个被捧在手心里的高贵公主,变成了‘有娘生无娘养’、‘粗鄙不堪’、‘毫无教养’的养女。

……

车子在顾家老宅前停下,夏瑾笙心情忐忑的推门走下来。

心想,今晚的这顿饭,怕是吃不安宁了……

进了门,将手包和外套递给张嫂,视线在别墅内扫了一圈,一眼便瞧见了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顾南尘。

眸光敛了敛,她取了杯子替自己倒了一杯水,余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沙发上那个男人。

顾南尘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点了点,而后拿起桌上的钢笔在上面签了字。动作矜贵优雅,掺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眉目皆可入画,说的便是顾南尘这样的人吧。

眉眼精致,鼻梁高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完美得让人心生妒忌。

只是……

那双冷意蚀骨的寒眸,自始至终都没看她哪怕一眼。

明明这正是她心里期望的,心却还是蓦地沉了一下,闷闷的,透不过气来。

她转身将杯子放回原处,准备回卧室去洗澡。

走到拐角的时候,忽的听见不急不缓的三声敲桌响,夏瑾笙向着那处望过去,毫无例外的看到了大伯顾文生那张脸。

她偏着脑袋走过去,半靠在顾文生的房门口,俏皮的笑了起来,“不是说要去C市为画展做准备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文生脸色一冷,沉声拍着桌子,“简直胡闹!我才不在几天,你就要订婚了?”

第六章 夫妻间的小情/趣

啧,好大的火气!

夏瑾笙掏了掏耳朵,“大伯,你们这些老一辈的人,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拍桌子的毛病都是哪儿来的?”

顾文生冷着脸,“你二叔回来了你知道吗?”

她瞥了瞥楼下,淡淡道:“那不,楼下跟尊佛似的坐着呢?”

顾文生面色凝重,“万一他发现了你在城南养的那个人怎么办?你这么仓促的拉一个人来充数,以为能瞒得住他吗?”

瞧着顾文生怒其不争的模样,夏瑾笙用手指叩着门板,待他说完了,才努努嘴巴转身,“大伯,我累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我晚点儿再来找你聊。”

“小事?你给我回来!”顾文生被这丫头一句话呛得头顶直冒青烟,重重的在桌子上锤了一下。

见她直接回了房间,顾文生放心不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先把人带去我那里,要是被问起瑾笙的下落,就说她最近有事,要在老宅住一段时间。”

“可……”对面的保姆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小女娃,犹豫了几秒才应下。

挂断电话,顾文生想要揉一揉手指,却惊然发现顾南尘就站在门口。

顾文生连忙将手机屏幕锁住,站了起来,“老二,找我有事?”

“大哥在忙?”顾南尘语声淡漠。

“没。”

“爸叫下去一起吃饭。”

“知道了。”

见顾南尘出去,顾文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弟弟虽然小他十七岁,却气场强大得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想起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夏瑾笙走进餐厅的时候,餐厅的气氛格外的诡异。

因为顾南尘突然归来,导致不少不常见的亲戚都一齐聚在了桌上。

大家看似熟络亲热的聊着家长里短,笑声阵阵,却少有人的笑意达至眼底。

瞧见夏瑾笙过来,有人连忙咳嗽了两声,假着关心的八卦道:“小瑾啊,今儿的订婚宴怎么回事啊?”

这话一出,整桌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除了顾南尘。

夏瑾笙也不躲闪,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眨了眨眼睛,回了两个字:“你猜……”

问话的人尴尬了一瞬,旋即又哈哈的笑了出来,“你们这些小孩子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婶婶哪儿能猜得到啊。”

闻言,夏瑾笙也跟着嘻嘻的笑了起来,“婶婶又说笑了,您保养得好,跟我走在街上就像姐妹似的。”

她避重就轻,巧妙的将话题的重心转移开了。

女人笑得眼角的细纹都皱了起来,“就你小嘴儿嘴甜。”

顾老爷子的目光环视了一圈,见人都齐了,将手中的拐杖递给了站在旁边的女佣,稳声道:“都开始动筷吧。”

饭桌上,不谙世事的十三岁小侄女顾怀玉的小眼珠子在众人之间转了转,望着夏瑾笙问:“小瑾姑姑,怎么没见准姑父一起来吃饭啊?”

夏瑾笙随口回了一句,“吵架了。”

她嘴叼的只挑细嫩的肉片,小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咀嚼的小模样像是一只仓鼠,说不出的可爱,

“啊?感情这么不好啊?”顾怀玉心直口快,径自说出口之后才捂住了小嘴。

却不想,夏瑾笙不气反笑,漂亮精致的小脸蛋儿衬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小吵小闹是夫妻情/趣,你懂什么?”

“夫妻情/趣……”顾怀玉半懵半懂的点了点头。

夏瑾笙目光环视了一圈桌上脸色各异的人,笑得高深莫测,“小丫头,吃完饭到我房里来,我悄悄给你讲……”

“不要只吃肉。”

话还未说完,便被男人低低的声音打断了,顾南尘冷然的眸光望向还在夹肉的某人。

夏瑾笙被这目光刺得浑身不自在,将口中的肉全都咽了下去才瞥了一眼某个方向,嘴里轻蔑的发出一个音:“切!”

瞬间,一客厅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倒吸了一口凉气。

敢跟顾南尘这么说话的,怕是只有这个从小被寄养在顾家,不知天高地厚、害怕为何物的夏瑾笙了。

顾南尘身侧气压骤降,冷得不像话,逼得身边的人不自觉的挪了挪身子。

夏瑾笙笑的人畜无害,夹起一筷子细肉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二叔,只吃青菜不吃肉,床上推车推不动,您可不能……”

“啪!”

甜蜜婚宠:俏皮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蜜婚宠 或 俏皮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孩子他爹不安分1章(第1章 一千万的卖身契)

    原标题:孩子他爹不安分1章(第1章一千万的卖身契)小说书名:孩子他爹不安分第1章一千万的卖身契“康小姐,到了。”康雨霏有些恍惚,‘司机’何律师说话她才惊觉已到,轻‘哦’了声。“康小姐,我就不上去了,楼上右边第一间便是主卧……”何律师说着就离开了。康雨霏怔忡的站在台阶上,看着面前这栋三层的欧式别墅,木然地看着何律师上车离去。一个月前,康雨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本来挺高兴的,可是回到家,却发现妈妈倒在厨房里。原本以为的重感冒结果却是急性白血病。入院后,一边进行化疗,一边寻找适合的骨髓,眼看着妈

  • 嫁入豪门1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 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

    原标题:嫁入豪门1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小说名称:嫁入豪门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听好了桑梚(wan),你是桑家的女儿,如果今晚你不乖乖替你姐姐出嫁,你应该知道后果。”“从现在起,桑家没有桑梚这个人,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桑梚独自一人战战兢兢地站在这个巨大的卧室中间,身后就是贵族蓝的皮革沙发,可是她不敢随便坐下,这尽显贵气的空间优雅至极。细节中不乏绅士的儒雅和贵族的奢华,房间的主人一看就是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之人。可是作为新娘的她,并不属

  • 爱在心头宠入骨1章(第1章 这约炮渣男不对啊)

    原标题:爱在心头宠入骨1章(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小说名:爱在心头宠入骨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夜,晚风徐徐,霓虹闪烁。林小鹿记着好友提供的地址,一路打车来到了位于M国最繁华的商业区。帝帆六星酒店,灯光璀璨,奢华无比,能在这里消费的无一不是上流社会的名流人士。林小鹿付账下车,站在大门口做了个深呼吸,这才步入这家富丽堂皇的六星酒店。她进入电梯,直奔顶楼的3288号套房。3288套房,是帝帆酒店32层最顶楼也是最豪华的总统套房,装潢恢宏大嚣又不失雅致,除了特定的权贵人士,一般人哪怕再有钱也定不下这间

  • 我爱你,不死不止1章(第1章 我等不及了)

    原标题:我爱你,不死不止1章(第1章我等不及了)小说名字:我爱你,不死不止第1章我等不及了M市。华灯初上,星光璀璨。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停靠在君悦国际酒店的门口,候在门口多时的经理疾步上前,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主动的拉开了车门,随着指引的手势,欣喜的声音传出:“叶总,这边请。”叶霆琛眼光深邃,如同大海一般深不见底,一张薄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朝着经理微微颔首,紧接着一双颀长的双腿从车内迈了出来,一身合体的衬衣西裤令他更显挺拔。酒店经理仍旧笑得谄媚,叶霆琛看了一眼他,很快移开了视

  • 情到深处狠狠宠1章(第1章 还要装不认识)

    原标题:情到深处狠狠宠1章(第1章还要装不认识)小说书名:情到深处狠狠宠第1章还要装不认识初晨的阳光,透过大气尊贵的落地窗暖暖的洒了进来。总统套房里意大利玫瑰大床上,白小艾的意识缓缓清醒过来,浑身的酸痛感排山倒海般地传入大脑,清晰得令人害怕。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这豪华的卧室,有一种梦在异乡的感觉。她身体动了动,想要舒展下酸痛无比的四肢……偏头看去,一张俊美得令人窒息的属于男人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深邃的脸部轮廓,浓黑而硬朗的眉宇,紧闭着的眸,线条完美性感的薄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

  • 薄情好幸孕1章(第1章 惊喜的礼物)

    原标题:薄情好幸孕1章(第1章惊喜的礼物)小说:薄情好幸孕第1章惊喜的礼物C市唯一一座七星级豪华酒店,高耸的建筑直入天际,奢华至极的风格,专属世界名流和尊贵人士的下榻之处。站在最高层的顶级总统套房,足以俯瞰这城市所有的繁华,睥睨天下,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皎洁的月光,如水一般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倾泻在没有一丝光亮的豪华房间。好热!突然,传来了女子娇柔的嘤咛,轻若的声音仿佛一株盛放在午夜的蔷薇,充满了迷人的魅惑。渐渐地……女子有些喘不过气,声音愈发的痛苦。好黑!这是哪里?她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双腿双

  • 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章(第1章 顾婉雪,生日快乐)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章(第1章顾婉雪,生日快乐)小说名字:小妻不乖,总裁霸爱第1章顾婉雪,生日快乐顾婉雪泡在按摩式的洗浴缸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她的头发被随意的挽起,只有几根黑色的发丝被水沾湿贴合在脖子上,更衬出皮肤的白皙。顾婉雪全身心的放松,因此丝毫任何没有警惕,以至于她没有发现一直紧闭着的浴室在这时被打开了。直到门被关上,顾婉雪转头一看来人的面容失声叫了出来。然,慕轩宸却更快的走到她的面前,一只手抱住她,更用一只手掌捂住了她的唇。而他的唇则是贴合着惊慌失措的顾婉雪耳朵,“顾婉雪,生日

  • 风雪共白头1章(第1章 被丢弃的小猫)

    原标题:风雪共白头1章(第1章被丢弃的小猫)小说名称:风雪共白头第1章被丢弃的小猫夜色已深,Z城最大的销金窟“金醉”霓虹闪烁,正是最为热闹的时候。豪华包间之中,杜亦宸看着眼前的女孩眉头轻皱,弹了一下手中的雪茄,“多大?”“十八。”张小爱立刻开口,双手死死地捏在一起,掌心都是薄汗。软糯的语气之中带着几丝不安,听上去有几分楚楚可怜。成年了?看着张小爱那青涩瘦弱的样子,杜亦宸的眉毛轻轻的挑了一下,将手中的雪茄摁灭,并没有再去纠结年龄的问题,而是从桌上拿起了一杯红酒,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打量起眼

  • 大叔别说话,吻我1章(第1章 她不干净了)

    原标题:大叔别说话,吻我1章(第1章她不干净了)小说:大叔别说话,吻我第1章她不干净了雨,稀沥历的下着。不到5°C的温度让原本就不太喧哗的街道,变的更加冷清了。穆井橙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单薄的衣服紧紧的帖在身上,魂魄像被抽离了身体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昨天晚上的事情,像恶梦一般在她的大脑里一遍一遍机械性的回放着。那漆黑的房间,阴冷的手掌,还有自己可怕的喘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喝完一杯果汁之后睡着,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醒来,但是她清

  • 爱妻一百招1章(第1章 进错房门)

    原标题:爱妻一百招1章(第1章进错房门)小说:爱妻一百招第1章进错房门耳边吵杂的声音渐渐地远去,慕青瓷只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飘,由别人扶着,摇摇晃晃的上楼。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爱情长跑了四年,终于修成正果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微醺的脸上配着那娇艳的笑容,让她此时看起来格外的迷人。许是真的有些醉意了,她甚至没有察觉到,扶着她那人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周围的一切都渐渐地有些模糊了,连带着脚下的路,也一晃变成了好几条。吱呀……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慕青瓷被人扶着走进了房间,随后身体被直接丢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