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晗晗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7:10:0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

第二章 意外落水

“三杯怎么够!罚你每人敬三杯才行!”有人起哄。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好闺蜜君天心立刻一把挽住她的胳膊,一脸狡黠笑的妩媚,“谁想罚我家蓝蓝呀?先来过我天心这一关!”她可是号称千杯不醉。

包厢内热闹依旧,而欧阳逸和蔚莹莹已然没了庆祝的心情,双双出门上了车,蔚莹莹却不肯马上回家。

“欧阳,我们在这里等小蓝吧。她心情不好,我怕她喝醉了出事。”蔚莹莹扬起精致柔美的小脸,望向欧阳逸的眼神中隐有担心,“你也知道的,追求小蓝的男生很多的。这种狂欢庆祝夜最容易酒后乱性了,可别让小蓝吃了亏。”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原文huijindi.com”欧阳逸本来一肚子气,此刻看着心爱的女人这样温柔体贴的为他人着想,再大的怨气也烟消云散。

而且今晚上他也喝了不少酒,此刻看着蔚莹莹嫣红柔嫩的红唇近在咫尺,开开合合间充满诱惑,他再也忍不住地重重吻了下去,蔚莹莹顿时娇呼一声,很快,暧昧不已的声音就在车内喘息不止……

凌晨三点,终于玩够闹够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开始从CashBox撤退。

蔚蓝并没有像蔚莹莹预料的那样喝醉,虽然一直有同学拉她玩骰子、做游戏,但她运气好,一直赢,所以并没有喝多少酒。

走到大门口时,她一眼就看见了欧阳逸的那辆保时捷停在她车子边上,所以她立刻转身又返回了CashBox,从打车软件上叫了的士去后门等她--她不想多面对那两个人一秒钟。

CashBox既然是S市最豪华的KTV,装修上自然是大手笔,一年四季变化。

如今正是盛夏,CashBox内部打造了一个小型水上乐园,客人们如果在包厢内呆腻了,随时可以出来清凉一把。

这样的好福利,对于蔚蓝来说却是无福消受--她最怕水多的地方了,概因小时候的一次可怕经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偏偏从大堂到后门,处处都是水花四溅的长滑道和大小泳池,怕水的蔚蓝只能贴着墙壁快步走,最后几乎是小跑起来。

经过一个大泳池边上时,后方冷不丁快速冲过来一个人,一下子把她撞入泳池里。

“咕噜噜……救命……咕噜噜……”被水包围着的蔚蓝,全身一下子僵硬。求生的本能要她拼命挣扎,可是她却觉得四肢都不是自己的,几乎一下都动不了。

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所以她只是在水面上浮了几秒钟,就立刻沉了下去。冰凉的水飞快涌入耳鼻喉中,她觉得肺部快要爆炸了。推荐huijindi.com

“救命……谁来救救我……”蔚蓝绝望地在心中喊着,感觉到意识已经渐渐模糊:难道她就要这样死了吗?

‘扑通’

水面上却突然一阵喧哗,随即一支有力的臂膀从她腋下穿过,带着她飞快的浮出了水面。

得救了吗……蔚蓝视线模糊地望向那救她的男子,却看见男子盯着她的眼神极为阴鸷,充满了怒火,“果然是你!陆小美!”

第三章 她是小偷

他是谁?为什么知道她以前的名字?

是……被她偷窃过的人吗?

完了,一定是报复她来了……

最后一个意识划过脑海,蔚蓝眼前彻底黑暗,昏死过去。

一个小时后,蔚蓝醒了。

入眼是完全陌生的房间,橘色系的灯光温暖又带些许暧昧。窗外一片漆黑,显然还是晚上。

大脑一时没回过神,蔚蓝愣愣坐起,发了片刻呆后,记忆才飞快涌入脑海:她在CashBox落水了,然后被人救了。

救她的男人一脸怒火的叫她“陆小美”!

是的,十岁以前她叫陆小美,是个惯偷,而且专偷有钱人。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十岁以后才被找回,回到了亲生父亲身边,但那日子也并不美好。

“真是太糟糕了!”蔚蓝懊恼地抱着头,“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当初被我偷走了什么贵重物品?才会时隔十二年还一眼就把我认出来!”

她无奈咬唇,“他救我肯定是为了找回被偷的东西的,可是我当初偷的东西都上缴给了陆老大,我拿什么还他?”

不行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虽然此举很不厚道,可是除了逃跑,她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掀开被子跳下床,蔚蓝穿上鞋就往门口冲,结果门却自动开了,一道颀长身影先她一步,踏了进来,“又想逃吗,陆小美!”

最后三个字,司君霆简直是咬牙切齿的挤出来的。可想而知,他带着多大的怒气。

蔚蓝被他吓的直接跳起来,下意识就拼命摇头,“不是不是,你认错人了,我叫蔚蓝不叫什么陆小美!”

她一边大声的解释道,一边偷偷拿眼瞟向眼前的男人,这一看之下,忍不住就被吸引的愣神三秒:额,好帅的男人。

风靡杂志封面的俊美脸庞,轮廓完美,两道英挺的浓眉,一双眼睛冷漠如冰,却透着一股生杀予夺的犀利,雕塑般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厉和嚣张。

而那周身的贵气,更是无法掩饰,一件简约的白衬衫都被他穿出无尽优雅和高傲。说明huijindi.com此刻,他沉稳地挺立在那里,那仿佛嘲讽般微勾的嘴角,道尽了致命的冷漠,和不屑。

对,就是不屑。

对她那点小心机、小伎俩的不屑。

蔚蓝再次感觉到无比的懊丧,对方似乎已经将她看穿了。然而她决不能承认了自己就是‘陆小美’,那将有无尽的麻烦随之而来。

咬着牙,蔚蓝用力躬身,弯腰,道谢,“这位先生,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但你也确实认错了人,我叫蔚蓝,不是你说的什么小美。救命之恩我改日一定涌泉相报,但是现在我要回家了,很晚了我家人会担心我的。”

她说完就硬从他身边挤出门去,而门口的两名保镖也完全没有出手阻拦她的意思。

蔚蓝正心中暗松一口气,却听见那冷漠的男人突然淡淡开口,“蔚蓝,十岁之前叫陆小美,惯偷,专偷豪门富贵,偷窃金额累积高达五千万。十岁之后被亲生父亲蔚海成认回,现就读S大服装设计专业,并任研究生助教……”

第四章 这么敏感

“你居然调查我?”蔚蓝猛然回头,一双水眸瞪的大大地:现在天还是黑的,也就是说她最多昏睡了一个多小时,而他居然已经把她的身世调查的这么清楚了?

她用力咬着嘴唇,眼睛直盯着司君霆手里的文件夹--那薄薄的几页纸应该是她和蔚家所有的资料。

一旦这件事情被捅大,她非但没可能顺利毕业,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没准还要继续连累小舅舅。那唾手可得的自由也将不翼而飞……

“你……想要我做什么?”不能走,也不敢走,蔚蓝一步一步,慢慢退回房间内。

房门在她身后应声关上,她后背紧紧贴着门后,想要尽量的远离眼前的男人。

司君霆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橘黄色的台灯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高贵神秘的气质。而那双眼睛,盯着她,依旧冷漠而不屑,“把我母亲的项链还回来。”

“我……以前偷的东西太多了,不知道你母亲的项链是那一条?”蔚蓝听见自己的声音满是羞愤和无奈地,“而且……我所有的赃物都交给陆老大了,我……没办法还给你……”

她的声音沮丧无比,低到几乎听不清。

“那条项链你没有交给陆老大。”司君霆冷冷地看着她,“你偷了我母亲的项链后就坠河失踪了。”

坠河?失踪?

蔚蓝愣怔地张着嘴,眼睛用力地眨了又眨,终于勉强将眼前俊帅无比的男子,和十二年前的精致少年重叠起来,“原来是你……你、是你害我坠河的!”

她面上立刻含了委屈,眼神也变的控诉起来,“你差点害死我!要不是……”

“项链在哪里。”司君霆漠然地打断她,冷酷伸出手,“拿出来。我既往不咎。”

霸道。不讲理。

蔚蓝愤愤地在心里控诉着,可是嘴巴却不由自主的老实,“就戴在我脖子上……”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突然就袭到眼前,蔚蓝吓了一大跳,本能大步后退,却忘记身后就是紧闭的房门,根本退无可退,脑袋直接重重敲在门上,她顿时一阵头晕目眩耳鸣,“呃……”

身体本能的前扑,蔚蓝一下扑入他怀中。

司君霆身体一僵,下一秒就要下意识把她扔出去。然而怀中的身躯是那么娇小玲珑,柔软温暖,独属于女孩儿的气息香甜清爽,直钻入鼻息,陌生却很美好。

他的动作忍不住一停。

这一停,就改了心意,原本是要丢出去的动作,改为收拢抱紧。右手随即毫不客气地袭上她领口。

“你要干吗!”蔚蓝惊的猛抬头,双手死死攥紧他的手腕,小鹿般警惕害怕的眼神,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闯入他眼底。

司君霆却无动于衷的直接解开她的领口,修长手指拂过她的肌肤,带着些许微凉,让她禁不住的颤了一下,细腻皮肤表层立刻无数细小凸起。

这么敏感。

莫名的想法闯入司君霆脑海中,他无意识地又瞥了她一眼,便看见白皙面容上,属于年轻女孩的淡淡金色茸毛,正随着她的紧张呼吸而微微颤动。

第五章 欲擒故纵

更不说紧压在他胸口的那两团柔软,也正因为她的急促呼吸而不断起伏,摩擦。

司君霆眼神突然微微一眯。

随即,又立刻一沉。

“拿出来。”他声音凌厉,不复几秒前的冷淡。

蔚蓝愣怔地睁大眼,“什么?”

“欲擒故纵对我没用。”他讥诮开口,眼神里,全是不屑和讽刺。

什么欲擒故纵?

蔚蓝觉得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前一秒还绅士的扶了她一把,后一秒又凶神恶煞。

她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和他纠缠。

愤愤去扯脖子上的项链,蔚蓝冲口而出,“还你……咦?”

项链呢?

不见了?

她不可置信地又往脖子上摸了一遍,见鬼了,真的不见了!

在她脖子上戴了足足十四年的幸运项链,偏偏在这关键时候不见了?

这什么狗屎运气!

蔚蓝急切地在胸口肩头等处摸着,心想会不会是链扣松了掉在身上?

而随着她的动作,她身上本就宽松的浴袍愈发的松散,领口渐开,几乎能看见那若隐若现的沟壑,在橘色暧昧的灯光下,反射浅浅光泽。

司君霆眸色更深。

而此时,已经把上身都摸了个遍的蔚蓝,不得不沮丧的面对现实,“对不起,项链丢了。”

眼前的男子却没出声。

她疑惑地抬头,然后随着他视线往自己身上一看……

“啊,流氓!”她飞快拉紧领口,同时抬脚就踹。

整个人身体突然腾空,下一秒,蔚蓝被用力抛进了一旁的沙发里。

“哎唷……”蔚蓝痛呼一声。

虽然沙发很软,奈何下手的人毫不怜香惜玉啊。

她眼眸里满是控诉委屈地瞪了那男人一眼,结果发现人家压根儿不多瞧她一眼。

“查监控。”司君霆打开门,对门外保镖吩咐。

保镖立刻领命离去。

转身,司君霆缓缓踱步到蔚蓝面前,眉头微皱正要开口,手机却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直接就挂掉了。可是那打来电话的人显然极有耐心,也早就习惯被司君霆一遍又一遍的挂断电话,坚持不懈的一直打过来,足足近十分钟。

司君霆最终还是接了电话,蔚蓝似乎听见他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

“君霆啊,你是不是已经回到S市啦?明天早上一定要回来吃早点呀,奶奶亲自给你做了酒酿圆子……”俞榕在电话那端乐呵呵地道,丝毫没有被孙子一直拒绝的怒气。

而不管她说什么,电话这一端的司君霆都是一声不吭,连眼神表情都没变一下。

“……对了,奶奶最近相中了一个好女孩儿啊,人家对你也很满意呢,你明天回来正好见一下,好不好?不喜欢也没关系,咱们慢慢找,反正你现在回来了,有的是时间,S市的好姑娘还是很多的……”

俞榕笑眯眯地不停说着,而司君霆只是踱步到窗前,始终一言未发。

但偶尔,他会回头瞟一眼蔚蓝。

那眼神很淡,很静,蔚蓝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和信息。所以她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她不觉得这个电话会和她有关系,可是他为毛一直瞟她?

就在他第三次回头瞟她,而她也终于要耐不住好奇发问之时,她听见他终于开口了,“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第六章 大人物缺老婆

“有时间我会带她回去的。”

“再见。”

喔,原来是他家里的催婚电话。

蔚蓝没有多想,毕竟和她没关系嘛。

然而他的下一句话,就让她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司君霆淡淡开口。

“什么?你的未婚妻?我不要!”蔚蓝本能惊叫。

开什么玩笑,她和他根本才认识几分钟,凭什么就成了他的未婚妻?就算是她对不起他在先,也不能拿她的幸福去还他吧?不就是一条项链而已!

“我会想办法尽快把项链找到还你的。如果找不到,我……我会照价赔偿你。你开个价吧。”蔚蓝咬咬唇,抬头勇敢认真地直视他,“不管要还多久,我都会……”

“你赔不起。”司君霆面无表情地冷睇着她,“那是我母亲唯一的遗物。”

遗物!

蔚蓝感觉晴天霹雳:怪不得他找了十二年非要找回来。原来是他母亲的遗物。

“我会竭尽全力去找……”她咬唇道。

司君霆的眼神,略带嘲讽,“监控正好坏了。所以现在你无法证明,你是否真的带着项链来过CashBox,然后丢在泳池被人顺手牵羊。”

这么巧!

事情真的大条了。

她好倒霉。

蔚蓝悲催地捂脸:怎么办?难道她真的只能肉偿他了?

他说的好听,什么做他未婚妻,实际上就只是想要睡了她吧?虽然她还不清楚他的身份,可是他气场强大,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

这种大人物怎么会缺老婆?

万一……项链真的找不回来,她这辈子岂不是就栽在他手里了?任他搓圆捏扁的报复?

不不不,她不能接受这样的人生。

她以前会当小偷也是被迫的啊,不是她自愿要偷东西的啊。

蔚蓝用力吞了口口水,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为自己的命运争取一把,“那个,我们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一份薄薄的文件丢在了她面前。

蔚蓝疑惑地拿起一看,越看,越安心:这是一份协议书,内容是关于她假扮他的未婚妻。

按照协议,他们的关系不会公开,对她的生活学习不会有任何影响,只在他可能需要的时候,她扮演未婚妻陪他出席场合。

除此以外,他不会对她提出其他任何非分要求,包括她担心的肉偿咳咳。

协议的有效时间为一年。如果一年内项链找到了,她还可以获得三百万的报酬。如果项链找不到,她就没有报酬,但也没有什么损失。

“原来说到底,还是怕我耍赖不还项链嘛……”蔚蓝嘟囔着,随手拿过桌子上的笔签下了名字。

签名处已经有了一个名字--君霆。

啧,还真是适合他的风格,有时候翩翩君子,有时候雷霆之势。

“喏,好了。”蔚蓝把文件递还给他,同时眼神有些小心地瞅他,“那个,我可以走了吧?君先生。”

司君霆颔首。

蔚蓝几乎是夺门而逃,却又听见他淡漠开口,“慢着。”

我去!

这大人物也真是太善变了吧!

蔚蓝满心忐忑地转头,“还有什么吩咐,君先生?”

她一脸苦逼的囧囧表情。

而这反应莫名愉悦了司君霆。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继承者 或 霸娶惹火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 玉佩【8】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玉佩【8】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 买醉【8】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买醉【8】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 一起搬过来【8】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一起搬过来【8】小说: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8章 脸红心跳,很紧张【8】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8】书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说:“看房子。”我的心突突直跳。看什么房子,需要专程捎上我一起去?“你要搬家吗?”我问道。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换个方便上班的地段,你看下环境如何。”我一愣,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很久没人在意我的看法和意见了。“你决定就好,我不是很懂住宅环境这些……”说白了,我一没钱,二对地段房屋这些没什么概念,根本给不出有价值的意见。傅言殇专注的开着车:“没事。随便看看。”车子最终停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8章 我的婚姻我做主【8】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8】书名:爱无论早晚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董颖更是忍不住了,脸上已经是冷若冰霜,看了看旁边窝囊了一辈子的丈夫上官泽,她表情凝重的说:“爸爸,对于子轩来说,这只是个小意外而已,气大伤身,您放心,回家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上官硕却将手边的水晶烟灰缸狠狠一推,“咣当!”一声巨响,晶莹剔透的水晶洒落的满地都是。“这样的事情还小,上官子轩是上官集团的总裁,现在这样的艳照已经传的到处都是。真是不肖子孙!”“爸爸,子轩再怎么说也是上官集团的门面,他在公司跺跺

  • 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8章 脸红心跳,很紧张【8】

    原标题: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8】小说名字: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说:“看房子。”我的心突突直跳。看什么房子,需要专程捎上我一起去?“你要搬家吗?”我问道。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换个方便上班的地段,你看下环境如何。”我一愣,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很久没人在意我的看法和意见了。“你决定就好,我不是很懂住宅环境这些……”说白了,我一没钱,二对地段房屋这些没什么概念,根本给不出有价值的意见。傅言殇专注的开着车:“没事。随便看看。”车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8章 别碰我,我嫌脏【8】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8章别碰我,我嫌脏【8】小说名字:满心欢喜盼君来第8章别碰我,我嫌脏“顾以勋,你疯了!”纪晚还在打点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早将手上的针扯掉了,手背上,又钻出一颗一颗的血珠来,全蹭在了顾以勋雪白的衬衣上。“顾以勋,你不是对黄诗蔓满腔爱恋,痴情不移吗?可黄诗蔓此时此刻还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呢,你竟然闯进我的病房,想要与我媾和,你对得起她吗?”她恨黄诗蔓,却不得不拿黄诗蔓来当挡箭牌。可纪晚没想到,“黄诗蔓”竟然也阻止不了顾以勋对她的暴行!他一边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一边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8章 逃走【8】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8章逃走【8】小说名:情深不及白首第8章逃走叶清歌没有在医院再呆下去,当慕战北亲自来找她说要让她为叶紫凝换肾后,她就彻底的冷心了。她是被叶家赶出去一无所有的人,而叶紫凝不一样,她是叶家大小姐,有钱有权,还有一个肯为她付出一切的慕战北。叶清歌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没有能力和他们斗,为今之计她只有走,躲得愿远远的。她的身体并不适合出院,但是叶清歌别无选择。出院那天外面挂起了大风,叶清歌身子单薄,好几次都差点被风吹倒,她一步步缓慢的走出了医院。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她看见了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