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爱的大团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19:33:3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的大团圆

第1章怜香惜玉

微微的风吹拂而过,带着阵阵的凉意,让人心意也微微的寒凉。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月夜降临,整个皇宫显得格外的明亮,四周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皇上宏政的脸上更是一脸的喜悦,身旁坐着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看上去极为威严,他正是白国的皇帝白卿。“皇上,你们这里简直就是太热闹了,我们白国也就是在草原上热闹一下,可是你们这个皇宫居然这么大,能够容纳这么多人!”

“大汗严重了,这里是专门用来宴请百官的,所以自然是修葺的比较大。可是如果在草原上办的话,那么相信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宏政满怀喜悦的看着身边的白卿,今日是白国和南国和亲的日子,他的心中是倍感喜悦,至少能够少了一场纷争。

“皇上,你们这里的美人真多,我刚刚看见你们的那个什么宫女,一个个都长得不错!”

“大汗有所不知了,这是因为我们每次的选拔都要挑选长得好看的女子,能够伺候人的女子进宫,所以她们才都个个都是貌美如花。但是朕觉得你们草原上的女子,那才是爽朗!”

郝香远远的看着那个和白卿有说有笑的宏政,今日的两国联姻,对于两国的百姓来说是一件多好的事情,这样至少少了战争,也少了危险。“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姐姐你放心吧,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上去了!”汐儿冲着郝香嫣然一笑,看着自己身上的服装,还是郝香临时让人给她们做出来的,不过看上去还真的是很好看!

言函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宫女,这样的服装都是草原上的服装,可是为什么郝香会选择用这样的服装呢?“姐姐,你怎么让她们穿上草原的衣服了啊?而且你今天教给她们的那些舞蹈,我怎么一个也看不懂啊?”

“你等会就知道了,现在先去按照我所说的,把烟雾都给我准备好,还有玫瑰花瓣全部都给我拿来到时候我说一二三你们全部都给我弄下来!”郝香看了看言函,她现在可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跟言函解释,只要先过了这一关再说。《爱的大团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突然之间整个舞台都暗了下来,想起了草原的旋律,烟雾缓缓的铺盖了舞台的地面。宏政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场面,这不是戏班子来的时候吗?可是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这个样子?白卿听着熟悉的旋律,心中难免感慨万分,他吃惊的看着舞台上。

一个女子缓缓的从天而降,戴着面纱。随着旋律唱起了草原上的歌,随后几个穿着草原服装的女子,都纷纷上了舞台,跳起了让白卿倍感熟悉的草原舞蹈。宏政是一脸的茫然,四处的张望王公公,可是就是没有看见王公公的身影。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就宛若是一群仙女下凡一般,不仅仅是歌喉动听,就连舞姿,都是那么的优美。

洛旗和洛宏相互一望,他们两个人都是看过出场名单的,上面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出,可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洛宏仔细的打量着那个站在中间的女人,那个熟悉的双眸,他微微一怔,那不是郝香吗?怎么会突然之间跑到台上去了呢?

……

“我说你没事跟着香儿瞎掺和什么呢?你有香儿那么的聪明吗?你能够帮到香儿吗?”洛旗愤怒的看着这个女人,没事就只知道跟着郝香瞎掺合,真的是不知道跟在郝香的身边干什么!

“喂,洛旗你以为你跟在姐姐的身边就有用了啊?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人家三爷才算是真的能够帮到姐姐的人,你哪次不是让三爷想的办法啊?”月秀白了一眼洛旗,这个洛旗也还不是也一样没有用吗?郝香的事情还不是那个洛宏帮的忙吗?

“你……”洛旗愤怒的瞪了一眼月秀,便立马就转身离开!

洛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一脸的担忧,看着这个女人没有一丝丝的伤口。《爱的大团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你今日和丞相到底是说了什么?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呵呵,三爷看着我的样子,也就应该知道了,我绝对没有什么事情。而且今日找魏君,也是我主动找的他,所以我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呢?而且我想他以后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了!”郝香冲着洛宏嫣然一笑,也就只有洛宏一个人回来了,才会问她这些东西!

洛宏放心的看着郝香,郝香到底是去了干什么呢?“你和魏君两个人到底是说了什么事情?”

“呵呵,其实我只不过是和魏君两个人谈论了一些事情而已,魏君也只不过是希望让我和他联手对付慕容家的人,但是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也不一定是要联手的,我也还是会对付慕容婉晴,然后他还可以去对付慕容岩,这样的话,他也就用不着去担忧慕容婉晴!”

洛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郝香的这个办法还真的是不错,居然还能够想到这样的事情,这一下子魏君还真的是不会对付郝香了。“这一次你还真的是让魏君放心了,但是你觉得你会是慕容婉晴的对手吗?慕容婉晴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你应该也知道!”

“呵呵,我当然是知道了,但是我也相信我去对付慕容婉晴,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去对付,难道三爷你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吗?”

“你说的是皇后?呵呵,皇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这个女人心狠手辣,而且也很聪明,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让别人看出来而已罢了!”

郝香看着洛宏,她也很清楚欧阳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够和欧阳翎两个人联手,因为她是不可能会和慕容婉晴联手的!“三爷你放心吧,皇后我还是会防着的,而且皇后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我也还是清楚!”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只不过过几天我就要去拜访白国的皇帝,所以也没有办法在你的身边帮你,但是洛旗会在这里的,你可以让洛旗帮你!”

“呵呵,说实话,十三爷肯定是比不上你的!但是既然三爷你不在,那么我也就只能够找十三爷了,否则的话,我也找不到任何的人了,不过三爷,你明日能够进宫来一下吗?我有事情想要找你!”郝香冲着洛宏嫣然一笑。

“好!”

整个夜极为安静,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的坐在灯前,手中带线,拿着手上的刺绣。

言函将茶水递到了郝香的跟前,看着眼前的郝香。“姐姐,你这是在给谁弄东西啊?”

“这是我绣出来的鸳鸯,明日送给三爷的!”郝香冲着言函嫣然一笑,她发现她的绣线活是越来越好了,现在洛宏还在,那么她也一定要想办法去讨好洛宏,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洛宏走了,她的身边还真的是就没有人了!

言函嫉妒的看着郝香。“姐姐,你对三爷太好了,你怎么也不给我绣一个啊?每次你都送三爷那么多的东西,可是你看看你就是没有给我送东西!”

“呵呵,傻丫头,你的针线活应该是比我还好吧?干嘛还要让我帮你弄呢?如果你真的想要礼物的话,那么我可以想办法送给你,我的珍珠项链就可以送给你啊!”郝香冲着言函嫣然一笑,这个丫头还真的是让人很郁闷,但是她好像还真的是没有给言函送多少的礼物!

“真的吗?姐姐你也太好了吧!”言函立马就打开了郝香的盒子,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没有想到郝香这么的舍得,不过这个珍珠项链还真的是很好看的!

郝香无奈的摇摇头,其实她也很喜欢言函的,只是她也只不是一个多有钱的人,所以她也就没有送东西给言函。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你呀,对了,三爷过几天要走,所以我想我还真的是需要想办法,找一个人保护我!”

“三爷要走?去哪里啊?”

“是要去白国,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够想办法了!”郝香无奈的耸耸肩,这件事情她也没有办法,只是洛宏不再的话,那她还真的是有些危险了!

“姐姐,那要不然,你就找秦厉吧!你也知道秦厉是你的心腹,秦厉是肯定能够帮到你的!”言函突然之间想到了这样的一个人,冲着郝香嫣然一笑。

郝香看着言函,秦厉并不是不好,但是秦厉怎么说都是一个男人,这可是在后宫,秦厉要进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呵呵,秦厉可是一个男人,你以为皇后会允许一个大男人进入后宫吗?”

“你说的也是,那我们找谁啊?这后宫里面是我们的心腹的,又能够保护我们的人,可是真的一个都没有呢!”言函看着郝香,这后宫之中,能够保护她们两个人的又会有谁呢?谁又能够保护好她们两个人呢?

郝香看了看言函,如果要找一个人保护自己,那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容易。这个宏政对她是那么的无所谓,自然是不可能会好好的保护她的,那个皇后只不过是想着要利用她而已罢了,又怎么可能会帮她呢?“我想后宫是不可能会有人能够帮我们的,但是我想有一个人一定能够帮到我的,你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叫做夜烜!”

“姐姐,你不是让他去监视丞相了吗?”

“现在还用的着吗?你应该知道夜烜的武功有多高,有夜烜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我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别人要责罚我,夜烜也可以来弄一个刺客啊!”郝香意味深长的冲着言函嫣然一笑。

言函看着郝香,略微有些疑惑,不太明白郝香是什么意思,但是郝香还是真的很聪明,这个夜烜确实是一个能够好好保护她们的人。“夜烜进宫来去自如,一定能够保护好我们,但是姐姐,这个夜烜你真的觉得很可靠吗?他怎么说也还是江湖中人呢!”

“这个我知道,夜烜确实是一个江湖中人,但是我相信夜烜也绝对会是一个好人的。夜烜被称之为大侠,难道你以为夜烜这只是用来当摆设的吗?夜烜帮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到了现在我都还不相信也夜烜的话,那么我的戒备心也实在是太强了吧!”

“呵呵,这个好像也是!只是我觉得夜烜真的长得好帅哦,姐姐,你说我如果和夜烜说话的话,夜烜会不会理会我呢?”

“拜托,你又不是没有和夜烜两个人说话,难道夜烜没有理会你吗?”郝香白了一眼言函,这个言函怎么一心想着的都是夜烜呢?难道言函是喜欢上了夜烜了吗?

第2章如果帮助

言函尴尬的冲着郝香笑了笑,她还真的是忘记自己和夜烜说过话了!“呵呵,这件事情我还真的是忘记了,但是我觉得夜烜真的好有风度的,如果能够和夜烜成为朋友的话,那应该多好啊?”

郝香白了一眼言函,这个言函是怎么了?“喂……炘儿,我问问你啊,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夜烜了啊?我看你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一提起了夜烜这个人呢,你整个人就改变了!”

“我……我……我,姐姐,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啊?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夜烜呢?我可是一个宫女耶,和夜烜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言函尴尬的看着郝香,郝香不是开玩笑吧?

“我才没有和你开玩笑呢,我相信你绝对是这样的!你最好是老实说出来,否则的话,以后我就不让你见夜烜了,反正你也没有想着要见夜烜不是吗?”郝香挑衅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和言函两个人一说夜烜,言函的脸都红起来了,如果真的没有什么的话,她才不可能会相信呢!

言函看着郝香,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郝香。“姐姐,那我告诉了你,你不可以告诉其他的人哦!”

“当然了,这是你的私事,我没事去跟人家说什么啊?”郝香白了一眼言函,她可不是长舌妇。阅读huijindi.com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夜烜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大侠吧,他能够做到很多的事情,而且也还能够为了很多的人而牺牲。那种愿意为别人而牺牲的精神,是最让我觉得骄傲的!”言函也不知道自己对夜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只是知道夜烜是一个好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郝香看着言函,她似乎明白了言函这到底是什么了。“炘儿,其实这只不过是一种欣赏和崇拜罢了,我知道夜烜是一个大侠,所以值得人去崇拜,但是你一定要分清楚你对一个人的感情,否则的话,你只会在这一段感情里面迷失了自己!”

“呵呵,不管是什么,在我的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姐姐,其他的人,对于我而言都不是那么的重要!”言函走到郝香的跟前,伸手拉住了郝香的双手,冲着郝香嫣然一笑!

“参见黛姑姑!”一个宫女一直站在郝香的门口,待到郝香打开门,便立马对着郝香行礼!

郝香略微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宫女,她是从未见到过的,可是怎么会这么早就来找她呢?“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家主子有请黛姑姑去一趟!”

郝香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个宫女,她的主子?“你的主子是谁?”

“萧妃娘娘!”

郝香恍然大悟的看着宫女,传说中的那个萧妃娘娘,可是她和萧妃向来也没有什么交际,今日为何萧妃会派人来请她呢?“不知道萧妃娘娘找我有什么事情?”

“只要黛姑姑去了,就知道了,黛姑姑请!”

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宫女,郝香即便是有几位王爷的保护,却也还是抵不过那个高高在上的贵妃的位置,只得跟着宫女去见见那个所谓的亡国公主了!

硕大的宫殿内,淅淅沥沥的,看不见多少人烟,枯叶随风而落,在地上落地生根,却没有任何的人来打扫一番。远远的就看着一位身着紫衣的女人站在池前,背影略微显得有些凄凉,微风吹拂而过,凌乱的头发,随风而起。露出原本遮盖着的娇容月貌,粉嫩的脸颊让人为之一惊,而那双眸却略带沧桑。

“奴婢参见婉妃娘娘!”

回眸一倾城,也难以形容这个女人的美貌,她的美不仅仅是一张美若天仙的脸颊,就连那眉梢就好像是上天对她的偏爱,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眸,更是勾人心弦,就算是女子都为这一副倾城容貌叫好!

“怎么了?看着本宫被吓坏了?”一声甜美的声音更是响彻了整个院子,那一种甜蜜就好像是甜到了心里一般!

郝香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居然被这个女人的容貌给征服了!“奴婢该死!”

“呵呵,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又怎么算得上是该死呢?而且看见本宫的容貌而震惊的人,又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而已!”萧晴冲着郝香嫣然一笑,那一笑倾国倾城,让人倍感喜欢!

郝香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女人,难怪这个女人会得罪了皇后,谁让她长得这么的漂亮呢?就算是皇后不动手,就连慕容婉晴对这个女人也应该是恨之入骨吧?“萧妃娘娘的娇容,真的让人觉得有些神魂颠倒了!”

“呵呵,你也不赖啊,你的容貌也很漂亮,难怪十三爷会为了你而神魂颠倒了!”

郝香尴尬的看着萧晴,这件事情未必也穿的太快了吧,居然连在冷宫里面的萧晴都知道了。推荐huijindi.com“萧妃娘娘,这件事情奴婢看您以后还是不要提起了,皇上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件事情!”

“你和十三爷的事情,本宫也知道少许,你放心吧,这里说话不会有任何的人能够听见的。你看看这四处都是落叶纷飞,根本就没有人来打扫,也就知道本宫这里有多么的冷清了!”萧晴看着眼前的这个院子,昔日曾是那么的辉煌,可是现在,却是这样的一副容貌!

郝香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从萧晴的眼里看见了一丝丝的哀伤。“奴婢有些不明白,既然皇上让娘娘重回这里,可是为何身边却没有几个伺候的人呢?”

“当初本宫被说为是得罪了皇后,那么还有谁敢来伺候本宫呢?而且现在调配六宫宫女太监之事,又是婉妃在掌管,婉妃一向嫉妒本宫,又怎么会给本宫好脸色看呢!”

郝香再一次相信其实女人长得太漂亮了,还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这太漂亮的人,得多招人恨啊?“娘娘,你日后也一定能够恢复昔日的繁华和荣光的!”

“呵呵,你知道本宫为什么能够走出冷宫吗?”

“奴婢不知!”

萧晴冲着郝香嫣然一笑,对于她为何会走出冷宫,所有的人都觉得很奇怪,只不过知道其中缘由的人却没有几个!“其实皇上对本宫早已经就没有感情了,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皇上认为本宫就是一个蛇蝎妇人。这次能够让本宫出来,完全是因为皇上那夜,梦见了倪皇后,也就是十三爷的亲生母亲。倪皇后还在世的时候,和本宫是最好的姐妹,所以皇上梦中梦到倪皇后让皇上放本宫出冷宫。而皇上对倪皇后一直以来都是宠爱有加,所以这才放了本宫!”

郝香略微有些郁闷的看着萧晴,为了一个梦?这皇上还真的是够迷信的。“原来如此,可是现在萧妃娘娘,你不在冷宫了,也是一件好事情。这里就算是人烟稀少,也还是比冷宫要好点!”

“呵呵,对于本宫而言,这里和冷宫没有什么区别,在这里也还是那么的淅淅沥沥的几个人,在这里虽然是妃子,但是本宫很清楚,也只不过是曾经受宠的妃子而已!”萧晴无奈的摇摇头,她就算是出了冷宫,她也还是失去了昔日所有的一切!

“奴婢有些不太明白,当年萧妃又是怎么得罪了皇后的呢?”

“呵呵,皇后一直都嫉妒本宫的容颜,而且也知道当年倪皇后之死,本宫也清楚一二,所以为了除掉本宫想了不少的办法。最后她不惜伤害自己的身子来陷害本宫,所以皇上一怒之下,就将本宫给打入了冷宫。但是这一切只不过是皇后的计谋而已,她跟皇上说她怀有身孕了,然后本宫心生妒忌,所以下毒打胎,呵呵……没有想到皇上居然就相信了!”

郝香怜悯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不过那个欧阳翎一直以来都是心狠手辣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足为奇,只不过可惜了一位佳人,就这样的在冷宫里面呆了这么多年!“萧妃娘娘,那么你为什么你反抗呢?”

“反抗?或许你不知道,本宫只不过是一个亡国公主,倪皇后过世之后,在这个后宫还有谁会畏惧本宫呢?谁又不想要除掉本宫呢?”

“萧妃娘娘,其实奴婢觉得生命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如果自己努力,那么还有一线希望,可是如果连自己都放弃了,那么就真的是只能够任人宰割了!”

萧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眼眸清澈,面容较弱,可是那一句话却那么的有力。“本宫一直听十三爷提起你,他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也是最出淤泥而不染的红尘女子。今日一见,本宫觉得十三爷还说的不够贴切,你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女子,带着一丝神秘感,还有一丝沧桑感,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让人想要触摸到你内心深处。”

“萧妃这算是在夸奖奴婢吗?”郝香冲着萧晴嫣然一笑,这个女人的一句话让她微微一怔,看来这个女人也还真的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你放心吧,本宫对你没有任何的敌意,在本宫的眼里,十三爷就像是本宫的亲生儿子一样。当年倪皇后死的时候,将十三爷托付给了本宫,所以本宫不会让十三爷受伤,更不会让十三爷心爱的女子受伤!本宫出了冷宫之后,也听说了你不少的事情。本宫知道你现在在皇后那里当差,也和婉妃为敌。”

郝香总算是放心了,只要萧晴不是敌人,那她也用不着防着萧晴了。“其实,在萧妃您说这句话之前,奴婢一直都在想,奴婢和萧妃您到底是敌还是友,可是现在看来,奴婢和萧妃并非是敌人!”

“呵呵,难道你就不担心,你这次来是有来无回吗?”

“奴婢并不担心这件事情,因为奴婢和萧妃从未见过面,而且更是和萧妃没有一点点的仇恨,试问萧妃又怎么可能要让奴婢有来无回呢?”郝香嫣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的让人痴迷,即便是说这样的话,却也还是没有带着一丝的威严!

“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子,不过和皇后相比,你还差远了!皇后对你的用意,本宫相信你也应该知道,只不过…….这在后宫之中,你又只是一个宫女的身份,就算是你不想要帮皇后,也没有办法!”

郝香有些奇怪的看着萧晴,难道萧晴是准备要帮她吗?“听着萧妃娘娘你的意思,难道是要帮奴婢嘛?可是奴婢和萧妃娘娘非情非故,萧妃娘娘又为何要帮奴婢呢?”

第3章失忆了

“本宫膝下无子,一直以来都把十三爷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十三爷对你的疼爱,本宫极为清楚,所以本宫才会想要帮你!”

“可是……请恕奴婢直言,其实奴婢根本就不喜欢十三爷,或许十三爷也没有告诉萧妃娘娘,在不久之前奴婢失忆了,所以忘记了和十三爷曾经的种种,现在心中自然也是对十三爷没有多大的感觉!”郝香尴尬的冲着萧晴嫣然一笑,她不喜欢洛旗,那么也不能够因为洛旗来让萧晴帮忙,否则到时候就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萧晴略带疑问的看着郝香,这个女人居然能够如此直白。“让本宫帮你,对你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是为何你又要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呢?难道你就不怕到时候皇后和婉妃对付你,就没有人帮你了吗?”

“萧妃娘娘,奴婢虽然卑微,但是奴婢的脑子却不笨,如果奴婢没有告诉萧妃娘娘,那么萧妃娘娘还有十三爷都会认为奴婢是喜欢十三爷,那样的误会恐怕到时候会给十三爷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奴婢才会坦然说出来!”郝香嫣然一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有没有萧晴帮忙,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大碍,欧阳翎和慕容婉晴虽然都很聪明,但是她也不笨!

“呵呵,你的个性和本宫当年一模一样,本宫很喜欢你,和你之间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就冲着你的这一份诚实,本宫愿意帮你。十三爷来找过本宫,说三爷要离开一段时间,而十三爷如果亲自出面保护你,只会让你陷入困境,所以希望本宫帮忙,现在看来不是十三爷求本宫保护你,而是本宫也不希望你被皇后或者是婉妃给伤害!”

萧晴嫣然一笑,在郝香的身上,她似乎看见了当年她的影子,刚刚进宫的时候,她也还是和郝香一样,四处面临危机!不过那个时候的她,可是没有郝香这么的坚强,更是没有这么的聪明。

郝香看着萧晴,萧晴虽然是一个不再受宠的女人,但是她并不是没有办法让这个女人在受宠爱,可是凭着一个萧妃,能够保护好她吗?“多谢萧妃的厚爱,可是萧妃也应该明白现在你的身份和地位,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她们抗衡,如果萧妃你要帮奴婢的话,只怕会引火烧身!”

“你觉得本宫不会恨皇后吗?以前都是本宫软弱,才会一直忍气吞声,但是现在本宫又怎么能够忍气吞声呢?皇后当年谋害倪皇后的事情,本宫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一直未曾找到证据罢了!皇后害本宫被打入冷宫这么多年,本宫又岂会不恨这个女人?”

郝香能够清晰的看见萧晴眼中的恨意,而且按照萧晴所说,当年洛旗母后的死,是和欧阳翎有关,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欧阳翎下手杀了洛旗的母后!“萧妃娘娘,奴婢和十三爷虽然是没有男女之情,但是也有友情,既然你说当年是皇后对倪皇后下的手,那么奴婢也一定会帮萧妃娘娘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香儿,本宫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丫头,所以你要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被十三爷给知道,十三爷一直以来都以为倪皇后是因为重病而死。如果被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一定会鲁莽行事,到时候皇后有所察觉,就会毁尸灭迹!”

“萧妃娘娘你放心吧,奴婢知道应该怎么做,只不过萧妃娘娘,奴婢希望如果你下次要找奴婢的话,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方式,这只会让皇后她们知晓奴婢和萧妃你有来往,从而调查我们两个人到底是在做什么。如果萧妃下次还有事情要找奴婢,可以先让宫女去找王公公,然后让王公公来找言函,再让言函告诉奴婢便是,不过最好还是不要见面,用写信方可!”

郝香嫣然一笑,她并非不想要见到萧妃,可是这个欧阳翎肯定也会知道她和萧妃见过面,所以她还是必须要防着欧阳翎调查这件事情。

“你说的没有错,皇后一直以来疑心就很重。这次我们见面,想必皇后已经知道了,那么你说我们应该找一个什么理由呢?”萧晴好奇的看着郝香。

“不如就说成萧妃娘娘不希望奴婢再纠缠十三爷吧!谁都知道萧妃对十三爷的疼爱,那么用这个理由也不会招人怀疑!”

“呵呵,果真是一个聪明的丫头!”

低着头一步步的往前走着,心中的疑虑让她觉得有些困惑,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她总是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她呢?可是一转身郝香却没有看见一个人。从萧晴那里出来了之后,就总是觉得有人在跟着她的身后,可是每一次的回头,都没有让她看见身后的那个人!

郝香加快了步伐,迅速的冲着房内跑进去,立马关上房门,躲在门前。看着一个宫女从假山后面走出来,她吃惊的看着这个宫女,不是跟在欧阳翎身边的宫女吗?怎么会来跟踪她呢?

言函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奇怪的看着郝香。“姐姐,你在干嘛?”

“你吓了我一跳,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郝香被言函给吓了一跳,正想到了什么事情,可是被言函这么一吓,还真的是什么思路都乱了!

“姐姐,人家又没有想要吓你,这是你自己突然这样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你刚刚是在看什么呢?”言函委屈的撅着嘴,可是郝香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奇怪的站在门口!

“刚刚我去见萧妃娘娘,可怕等会我就要去见皇后了!”郝香无奈的看着言函,言函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这样的被人给监视着,可是她现在却是四面树敌了!

言函不解的看着郝香,只不过是去看一下皇后而已,郝香有必要这么的担忧吗?“姐姐,见皇后而已,应该也没有什么吧,你干嘛被吓成这个样子啊?再说了,你又不是没有看见过皇后!”

“我是常常去见皇后,但是这一次的不一样啊!你也应该知道当年为什么萧妃会被打入冷宫吧?这萧妃刚刚出来不久,就来找我了,难道皇后不会怀疑什么嘛?而且这一次皇上莫名其妙的就将萧妃娘娘给放出来了,谁都在怀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萧妃出来了找我,难道你不允许皇后胡思乱想一下啊?”郝香白了一眼言函,责怪欧阳翎还真的是消息灵通,那么快就知道了她去见了萧妃,不过这个欧阳翎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已经和萧妃串通好了,即便是欧阳翎问起了萧妃,那么答案也还是一样的!

“哦,我知道了,可是姐姐,那又怎么样嘛,你那么的聪明,难道还怕被皇后询问吗?”言函一点都不担心,郝香那么的聪明,才不会怕了一个欧阳翎呢。

“你呀,还好一早我就想到了办法,就算是皇后找我,我也有办法应付,只不过这个皇后到是让我越来越好奇了,可以说我对她的过去也是越来越好奇了!”郝香冲着言函嫣然一笑,她对这个欧阳翎是越来越好奇了,当年的欧阳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那些人又都做了些什么呢?

“姐姐,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三爷可就要出远门了,没有三爷在我们的身边,谁来保护我们啊?”

“谁说的没有人保护我们?难道你忘记了还有一个夜烜吗?还有现在萧妃也成为了我帮手,你就不用那么的担忧了!”郝香嫣然一笑,一个貌美如花的佳人,如今也成为了她的帮手,看来她日后在这个皇宫里面是会越来越好混了!

“对了姐姐,传言萧妃娘娘是一个大美人,你看见的萧妃是不是真的很美啊?”言函八卦的看着郝香,她恐怕是没有机会去见萧妃了!

郝香嫣然一笑,说是大美人,还不如说成是仙女下凡,那超凡脱俗的气质,就是整个后宫无人能比的。“萧妃真的长得很美,就连女人看着都有些心动!”

“难怪皇后和婉妃会想要除掉婉妃了,你都不知道我最近听到了一些风吹草动,本来觉得没有什么,就没有想要告诉你,但是看着你和萧妃都成为盟友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的。婉妃和皇后两个人好像都想要除掉萧妃!”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但是只要萧妃娘娘受宠爱了,那么这几个人还能够做什么呢?”郝香意味深长的看着言函,立马走进房内,写下了一些点子,递给了言函。“去把这个送给王公公,让王公公送给萧妃娘娘!”

“姐姐,你直接让我去不就行了吗?”

“不行,皇后监视了我,那么我身边的人她也一定会留意的,但是你去见王公公,一是不会引人怀疑,二是王公公居住的地方,她们也进不去,所以也看不见你是在和王公公做什么!而王公公去看萧妃娘娘,那么也可以是因为代替皇上去看看萧妃如今过得如何啊!”

言函恍然大悟,郝香的这个点子实在是太好了。“姐姐,你说的太对了,我这就去找舅舅去,不过三爷可是快要来了,你是不是也要准备一下呢?”

“小丫头,我做什么还用不着你来说吧?你给我去做你的事情就是了!”郝香白了一眼言函,还真的是人小鬼大啊!

“嘻嘻,我做自己的事情就去做咯,我可是用不着姐姐你来催我的!”言函得意洋洋的看着郝香,她才不会耽搁正事呢,更何况还是郝香交给她的事情!

夕阳西下,一缕绯红染透了整个天际,微风吹拂,一股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

夕阳的斜晖照耀在来人的身上,染红了那一袭白色长袍。却遮盖不了那人眼角的哀伤和不舍,眉头紧蹙的不愿。

“奴婢参见三爷!”郝香冲着洛宏嫣然一笑,能够和洛宏相识,是她的幸运,找到了这样的一棵救命稻草,她又岂能轻易放过?

“看上去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舍不得!”洛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眼角没有一丝的不舍,只有一脸的笑容!

“三爷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笑并不代表开心,而哭并不代表是伤心!”郝香直视着洛宏的双眸,这个男人的双眸就像是要看穿她的心一样,可是她却从未想过要让这个男人看窜她的心。

“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那么你今日叫我来是为了什么?”

郝香从衣袖之中拿出她绣好的锦帕,递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是我送给三爷的,是我亲手绣上去的,或许没有别人绣得好,但是我也就只能够送给三爷这个,其他的我也拿不出来了!”

接过锦帕,看着上面的一对鸳鸯,第一次洛宏觉得心中尽然是能够如此的甜蜜,昔日他曾收到无数的珍宝,可是却从未有过现在的开心!“你放心,我一定会一直带在身上!”

“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还要去见皇后娘娘,三爷你就请回吧,但是希望三爷能够答应奴婢,一定要回来,回到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因为有一个人在时时刻刻的盼望着这个人回来!”郝香的嫣然一笑却惨杂一丝的泪光。

第4章对方皇后

“你放心吧,我会回来!”

安静的大殿没有一丝声音,每个人都摒住呼吸,等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发话,心中满是担忧和畏惧。欧阳翎缓缓的走到郝香的跟前,看着这个跪在地上的女人。“香儿,本宫听闻,今日萧妃娘娘找你,是否确有此事?”

“回禀皇后娘娘,的确有此事!”郝香低着头跪在地下,冰冷的地气传入膝盖,给人一丝凉意!

“那么萧妃娘娘找你是所为何事?”

“这个……”郝香略带吞吞吐吐的低着头,故弄玄虚的一副为难的模样。

欧阳翎定睛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脸的笑容,却掩盖不了笑里藏刀的事实。“香儿,你是本宫的得力助手,所以本宫也很关心你,你不知道萧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本宫担心你会被萧妃给欺骗了!”

“其实……其实萧妃找奴婢,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只不过是和奴婢闲话家常而已!”郝香怯怯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女人,她的心中满是对欧阳翎的不满,干嘛非要让她跪着说话呢?

“呵呵,萧妃和你怎么会有闲话家常呢?香儿,你就实话实说吧,本宫不喜欢说谎的人,所以你应该知道说谎过后会是什么下场!”欧阳翎冷笑了一声,可是却让周围的人都打了一个寒颤,无不担忧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郝香看了看欧阳翎,低下头。“其实……萧妃让奴婢去,是想要警告奴婢,不要……不要再去缠着十三爷,她说她很疼爱十三爷,绝对不允许十三爷和奴婢这么卑微的宫女在一起,对奴婢……对奴婢是百般侮辱,所以奴婢才不愿说出来!”

欧阳翎看着郝香委屈的模样,眼角更是渗出了泪光。这萧晴对洛旗的疼爱,可谓是谁都知道的。“香儿,快快起来。让你受委屈了!”

“皇后严重了,正如萧妃所说,奴婢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宫女罢了,而且曾经还是风尘女子,萧妃自然是不喜欢奴婢和十三爷有任何的牵连了!”郝香勉强的挤出一笑容,可是却带着一丝丝的苦涩。

“傻孩子,这又不是你的错,沦为歌姬那也是生活所迫,这个萧妃以为自己是十三爷的母后吗?居然还管起你来了!”欧阳翎略带愤怒的说着,假惺惺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一副慈祥的模样!

“皇后,萧妃身为妃子,自然是有能力教训奴婢。只是歌姬已经不再是奴婢的身份了,所以奴婢才不想要去提起,只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惊扰到了皇后!”

欧阳翎冲着郝香嫣然一笑,她虽然是有些半信半疑,但是现在却也还是先稳住郝香较为妥当。“香儿,你是本宫的人,本宫怎么能够让你受委屈呢?今日的事情是萧妃不对,这样吧,本宫让人给你送些衣料过去,给你做几件衣裳,还有一些头饰,你看好不好?”

“皇后,这可使不得,奴婢只不过是一个宫女而已,如果皇后对奴婢这么好的话,恐怕会落人话柄,而且上次婉妃也说奴婢是一个卑微的歌姬,居然还和皇后牵扯到了一切!”郝香勉强的笑了笑,可是心中却没有一丝的不快。

“她们都是因为嫉妒你,你看看你长的一副娇容月貌,她们自然会嫉妒了,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话来,你可不要只听她们说什么。这后宫一直以来也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如果你要听她们所说的话,那本宫看你还真的是不适合在皇宫呆着!”

“奴婢并非是怕那些闲言碎语,只是担心皇后娘娘因为奴婢的身份而受到牵连!”郝香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傻丫头,本宫贵为皇后,难道还怕她们的几句闲话吗?而且若是她们敢说,那么本宫也自然是有办法对付她们!现在天色也已经不早了,你也回去歇息吧,那些东西本宫明日让人给你送过去,你也不要想太多了,这萧妃疼爱十三爷谁都知道,所以说话有些不中听,你也不要介意!”

“奴婢只不过是一介贱婢,又怎么配和萧妃介意呢?”

“好了好了,回去休息吧,不要再想了!”欧阳翎拉着郝香,一步步的走到门口,看着渐渐走远的郝香,原本笑脸相迎的脸颊,却被染上了一丝寒意。

寒月高挂,整个院子显得格外的凄凉,点上白烛,却依旧遮盖不了这里的寒意。

“妹妹还真的是好雅兴,还有心思在这里赏月啊!”一声带刺的声音传入萧晴的耳畔,她打死也记得这个是谁的声音,可是她却面带笑容的转身看着这个女人。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妹妹快快请起,妹妹你在冷宫受了那么多苦,现在身子还未痊愈,也无需行此大礼!”

“皇后来了,臣妾又岂能不行礼呢?那岂不是乱了规矩吗?”萧晴忍住心中的怒火,面带慈祥的看着来人,欧阳翎的依旧是没有变,可是却还是那么的招人恨!

“呵呵,妹妹你一直以来都是后宫之中最守规矩的妃子了!”欧阳翎冲着萧晴嫣然一笑,可是却是笑里藏刀。

“不知今日皇后来此是所为何事?”看着欧阳翎的到来,萧晴似乎猜到了几分。她还没有见郝香的时候,也不见得欧阳翎会来找她,可是这一刚刚见了郝香,欧阳翎就来了!

“妹妹从冷宫出来也已经数日了,本宫都一直没有时间来看望妹妹,今日闲暇之余,便想着要来看看妹妹,可是没有想到妹妹这里居然会如此的凄凉,那些宫女太监难道没有好好的伺候妹妹吗?”

萧晴嫣然一笑,她落得今日的这个天地,不也还是拜欧阳翎所赐吗?“其实这里也没有几个人,所以也就没有打扫,但是他们却也还是将臣妾伺候得很好!”

“是吗?虽然妹妹你失宠了,但是怎么说也是皇上的妃子,怎么能够只有这么几个人伺候呢?这也实在是太怠慢妹妹了!”欧阳翎带刺的看着萧晴,这慕容婉晴所做的事情,还真的是让她倍感满意。

“呵呵,皇后还真的是厚爱成亲,居然会对臣妾的如此关心!”

“妹妹你这是哪里的话?你和本宫都是皇上的女人,本宫又怎么可能会不关心你呢?不过听闻今日萧妃妹妹找郝香来此,不知道萧妃妹妹你找郝香是所为何事呢?”

萧晴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总算是进入话题了,不就是为了今日她接见郝香的事情而来的吗?“皇后,郝香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贱婢而已,皇后也没有必要这么关心。臣妾只不过是想要告诉这个贱婢,不要再缠着十三爷罢了,别以为和皇后在一起了,就能够借着皇后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呵呵,妹妹看来是真的很关心十三爷啊!”

“当然了,十三爷是倪皇后的儿子,臣妾一直都把十三爷当作自己的孩子对待,又怎么能够允许郝香那么一个卑贱的歌姬和十三爷牵扯到一起呢?”

看着眼前的萧晴,欧阳翎渐渐的相信了郝香所说的话了。“呵呵,妹妹也不要这么激动,这年轻人嘛,难免会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皇后,这可不是一时糊涂就能够解说的,无论如何,臣妾也绝对不允许郝香那么一个贱婢成为十三爷的王妃!”萧晴的坚定让人清晰可见,更是让身边的欧阳翎深信不疑。

“你是说昨夜皇后去拜访了萧妃?”慕容婉晴吃惊的看着月儿,也带有一丝丝的疑惑,这个欧阳翎不是和萧晴两个人水火不容吗?又怎么会去拜访萧晴呢?

“是的主子,这是几个太监和宫女亲眼所见的!”

慕容婉晴看了看月儿,这个欧阳翎难道是想要拉拢萧晴吗?可是萧晴正是因为欧阳翎的心寒,才会被打入冷宫的,又怎会和欧阳翎为伍呢?“那皇后去找萧妃是所为何事?”

“回禀主子,听闻好像是为了白天萧妃召见郝香的事情,皇后才去找的萧妃娘娘,看看萧妃娘娘找郝香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月儿也只不过是听说了那么一点点,毕竟跟着欧阳翎进去的,大多数都是欧阳翎的心腹,自然是不会把欧阳翎的事情说出来!

“萧妃召见郝香?这到是一件新鲜事情,这个萧妃为何会召见郝香呢?”慕容婉晴更是奇怪的看着月儿,这个萧晴又是要做什么?为何会要召见郝香了呢?郝香和萧晴两个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关联吧?

“奴婢听闻是为了十三爷,所以萧妃娘娘才召见郝香的。萧妃娘娘对十三爷百般疼爱,知道了十三爷喜欢上了郝香的事情,便找郝香辱骂了郝香一番,让郝香不要再纠缠着十三爷!”

慕容婉晴一下子就笑了,这个郝香还真的是倒霉,萧晴刚刚出来就把郝香找去给辱骂了一番。“这郝香现在在后宫可谓是四面树敌了,也就只有皇后一个人会不对付郝香!”

“从这件事情看来皇后是真的很重视郝香的,而且也看的出来郝香在皇后的眼里是多么的不能够缺少!”月儿分析得看着慕容婉晴,这个欧阳翎还真的是会选人,居然选择了郝香这样的一个烫手山芋!

“你这就有所不知了,郝香只不过是欧阳翎的一颗棋子而已,你以为欧阳翎会真的心疼郝香吗?这可不是欧阳翎的个性,也不是本宫所认识的欧阳翎能够做出来的事情!”慕容婉晴冲着月儿嫣然一笑,欧阳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难道还不清楚吗?和欧阳翎交锋这么多年,她早就清楚了欧阳翎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主子你说的也没有错,可是这个郝香是皇上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的,皇后却又胆子将郝香给收下,这也看得出来皇后真的是很相信郝香能够帮到她!”

“呵呵,欧阳翎那么的聪明,又怎么可能会只是依靠一个歌姬呢?她留下郝香只不过是想要让郝香教她如何的去对付皇上罢了。只要能够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她就能够一直都是这个后宫之主,而且现在萧妃出来了,她就更加的担心了,她又怎么舍得失去了郝香这样的一个得力助手呢?”

慕容婉晴嫣然一笑的看着月儿,萧晴走出冷宫,对她还有欧阳翎来说都存在着危险,谁都知道萧晴长得多么的漂亮,那一双勾人的眸子,更是容易勾走宏政的心。

月儿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件事情。“主子,其实我们也可以和萧妃讲和啊,我们从未出手对付过萧妃娘娘,相信如果我们和萧妃娘娘联手的话,那么就能够一起对付皇后了!”

第5章到底做什么?

慕容婉晴看着月儿,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但是这萧晴一直以来都不屑后宫之争,她想要让萧晴和她为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萧妃是整个后宫最没有心机的女人,而且也是最不想要去争夺后宫之主的女人,所以如果要本宫劝说萧妃帮助本宫,那还真的是为难本宫了!”

“可是现在萧妃肯定是不喜欢皇后的,如果不是皇后的话,萧妃也就不会被打入冷宫了,只要主子你在旁边多煽风点火,加大萧妃对皇后的仇恨,奴婢相信萧妃一定就能够为主子所用了!”

“你这个傻丫头,你以为谁都那么容易收买吗?萧妃现在一点都不得宠,是因为皇后的原因,如果皇后死了,那么萧妃还会有翻身的可能,可是现在皇后还活着,又怎么可能会让萧妃又翻身的机会呢?”慕容婉晴无奈的摇摇头,月儿还真的是不了解欧阳翎,这个欧阳翎看着萧晴出来了,自然是心慌了,又怎么可能会等到萧晴翻身之后,才对付萧晴呢?

“主子的意思是?”

“姑姑……姑姑……”一声粗狂的声音传来,打破了两人的对话。

慕容娜嘟着嘴,一步步的走到慕容婉晴的跟前,一下子就蹲在了地上,将头靠在了慕容婉晴的腿上,一脸的不悦。“姑姑…….”

慕容婉晴好奇的看着这个侄女,这又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空来找她呢?“怎么了?谁用欺负本宫的宝贝侄女了呢?”

“姑姑啊,我都快要被那个月秀给气死了啦,她每天都霸占着十三爷,我连接近十三爷的机会都没有!”慕容娜委屈的看着慕容婉晴,她和洛旗成亲这么久了,洛旗连她手指头都没有碰一下,现在又来了一个月秀,她想要接近洛旗就更加不可能了!

“你呀,那你也不能够往本宫这里跑啊,这不是给月秀制造机会吗?你这个傻丫头!”慕容婉晴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这还真的是笨死了,居然还会跑到她这里来!

“姑姑啊,我就算是在家里又能够怎么样嘛,这月秀天天都缠着十三爷,十三爷根本就不可能会来看我一眼,而我去找十三爷,还要给月秀请示,因为月秀就在十三爷的身边!”慕容娜实在是受不了,那个月秀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就像是膏药一样一直都黏在洛旗的身边!

“呵呵,人家这叫做死缠烂打,如果是你的话,本宫相信你一定是放不下这个面子是不是?”

“我……我当然是不会这样做了,她是一个野丫头,才会这么的没有规矩,可是我是堂堂的将军府的千金小姐,我怎么能够和一个野丫头一样呢?”

慕容婉晴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慕容娜还真的是没有改变。“娜娜,你要知道,在男人的身边你只不过是一个娇小的女人而已,可不是什么大小姐。你如果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大小姐,要别人来适应你的话,那么你一辈子都别想要得到十三爷的感情了,你要学会去适应十三爷的作息知道吗?”

“我……可是我一时半会也习惯不了嘛!”

“你看看你和十三爷成婚多久了?难道你还不能够适应吗?本宫看你不是适应不了,而是你的这个大小姐的脾气还没有改变!”慕容婉晴实在是对这个侄女无语了,每次都是这样的强词夺理。

“我…….我错了嘛,大不了我改就是了!”慕容娜委屈的撅着嘴,她本来就是一个千金小姐,昔日曾是受人宠爱,可是现如今居然还要被人如此对待,她又怎么忍得过去呢?

“娜娜,你从小被本宫和你爹宠着,所以你不知道其实女人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伺候自己的丈夫,而你嫁给了十三爷,那么十三爷在你的心里就必须是最大的,你做什么事情都要为十三爷着想,不是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着想,你知道吗?”

慕容婉晴无奈的看着慕容娜,这个孩子是被她和慕容岩给宠坏了,才会不知道什么叫做以夫为天!

“我……姑姑,我来这里可不是想要听姑姑你教训我的,我是来找姑姑帮忙的,前几天我看见那个叫做郝香的了,她长得还真的是很漂亮,整个人看上去温文儒雅,高贵大方,当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慕容娜似乎能够明白为何洛旗会喜欢郝香了,那样的一个佳人,还真的是太美了。

“你才知道郝香看上去温文儒雅啊?可是你再看看你自己呢?你像是一个什么样子!”慕容婉晴实在是没有办法说慕容娜了,身为慕容娜的姑姑,她还真的是对这个侄女太纵容了!

“我和她当然是没有相比的了,毕竟我也是千金小姐嘛,又不是什么歌姬!”慕容娜不服气的看着慕容婉晴,郝香只不过是一个歌姬而已罢了,又能够怎么样呢?还不是做不了洛旗的王妃!

慕容婉晴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侄女,这郝香就像是当初的萧晴一样,长得都是那么的貌美如花!“你知道当年为什么皇上会喜欢萧妃吗?”

“不知道,萧妃娘娘一直都是传说中的美若天仙的女子,我想皇上应该是看中了萧妃娘娘的美貌吧!”慕容娜对萧妃并非是很了解,只是当初小的时候,来皇宫看见过当男的萧晴罢了。

“那你就错了,皇上对萧妃的爱绝对不是因为萧妃的美貌,在这个后宫之中,美人又何止是萧妃一个人呢?虽然萧妃的美貌无人能及,可是皇上可不是一个贪图美色的人。当年倪皇后备受皇上的宠爱,可是倪皇后能够比得上萧妃的美貌吗?对于皇上而言,萧妃就是这个天下最善良的女子,萧妃温文儒雅,看上去就是一个柔弱女子,是一个需要人保护和疼爱的女子!”

慕容婉晴虽然是很不喜欢萧晴,但是却也还是不得不佩服萧晴的美貌,那一张连女人都会为之倾倒的容颜。

慕容娜看着慕容婉晴,这萧晴确实是长得很美,就像是现在的郝香一样,也是那么的美,看上去娇弱无比,极为惹人怜惜。“姑姑,你总不能够让我装出一副较弱的样子吧?你应该知道的,那种娇滴滴的样子,我可是一点都学不会的!”

“让你学?呵呵,让你学那还不等于白说啊?你是本宫的侄女,难道本宫还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吗?你如果能够和郝香一样的话,那本宫和你爹早就用不着担心十三爷不喜欢你了!”慕容婉晴无奈的看着慕容娜,这说别人或许还能够成为和郝香一样的娇滴滴的女子,可是这个可是被宠坏了的慕容娜,有怎么可能会和郝香一样呢?

“姑姑,难道除了这样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嘛,这个月秀一天骑在我的头上,我就越生气。她不就是皇上亲自册封的侧王妃吗?有必要那么的自以为是吗?以为自己好像了不起一样,不也还是一个山贼吗?”

“这个你可就做了,你知道皇上为何会如此宠爱月秀吗?月秀虽然是一个山贼出身,但是月秀一心为了百姓,拥有博爱,所以皇上才会这么的喜欢这个女人,更是希望这个女人能够帮到朝廷管理到那些江湖中人!”慕容婉晴看着慕容娜,别人不了解宏政,难道她还不够了解宏政吗?和宏政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宏政心中所想的,十有八九她都能够猜得到了!

“可是我又不是江湖中人,我又不能够为皇上关心天下大事,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女人,姑姑你不是说了吗?只要伺候好自己的相公就可以了!”

慕容婉晴白了一眼慕容娜,还学着用她的话来反击她了。“本宫看你这一杯都不要想着能够得到十三爷的心了,十三爷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喜欢你的。不过这要留住一个男人,那么你就要有这个男人的孩子,可是这十三爷根本就不愿意碰你,这也到是一个难题了!”

“就是啊,十三爷到现在连我手都没有碰一下,就更加不要说是能够让我为十三爷怀上一个孩子了!那简直就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了,姑姑……你说怎么办嘛!”慕容娜撒娇的拉着慕容婉晴的衣袖。

慕容婉晴缓缓站起身来,想着门口走去,要想获得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的心,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事情是,在洛旗的身边,还有一个月秀,有月秀缠着洛旗,要想让慕容娜和洛旗单独见面的机会也就不容易!若是还想要怀上一个孩子,那就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月儿缓缓的走到慕容婉晴的跟前,看了看慕容娜。“娘娘,其实奴婢到是有一个好主意,只不过……这样的方法如果被发现了的话,怕到时候十三爷会翻脸!”

“什么办法?”慕容婉晴看了看慕容娜,慕容娜现在哪里还怕洛旗翻脸啊?这洛旗现在不翻脸,慕容娜也不见得会好受!

“就是由娘娘你出面,请娜娜小姐还有十三爷到宫中一聚,然后在酒里给十三爷下点药,那也不怕十三爷会不碰娜娜小姐了,但是……这等到十三爷清醒过来,肯定是知道我们在酒里下了东西!”

慕容婉晴冷笑了一声,月儿的这个办法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只不过这个洛旗也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够对付的人。“这个办法不错,不过这药下的量不能够太多,这样吧,你去把五爷给请过来,五爷是十三爷的哥哥,如果能够让五爷陪着十三爷一切喝酒的话,那么十三爷就不会怀疑了!只不过事先给五爷解药便是!”

“是娘娘!”

“姐姐,你说这招会管用吗?”言函看着眼前的郝香,这郝香所想的这一招到底有没有用处呢?

郝香嫣然一笑的看着言函,伸手拿过了眼前的孔明灯,她相信这一招绝对是有用的,而且这上面还是萧晴的字迹,从她这里放出去,宏政一定能够看见的,而且也还是一定能够看见上面所写的字。“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计算的很精确了,所以我肯定能够确定,这一定是能够成功的!”

“哎,好吧,我就按照你说的做吧!”言函说完便立马就点上了灯,看着孔明灯渐渐的升起,随风而飘着,对着宏政的御书房飘过去!

郝香嫣然一笑,这是她给宏政看的,也还是给萧晴的信号,告诉萧晴应该放孔明灯了!“好了,我们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我们进去休息吧!”

“姐姐,这么就完了啊?”言函白了一眼郝香,不是吧?这样就算了嘛?

“当然了,不然的话你还要让我做什么呢?这是我们一起去帮萧妃娘娘的,又不是需要我们去做什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萧妃了,我们今晚也就用不着伺候皇上了,还是一起去睡觉吧!”郝香伸手打在了言函的肩膀上,今日也就是为了萧晴,否则的话,她也就不会这么做了!

第6章被人欺负

“姐姐,你说婉妃会成功吗?”

“这个用不着你担心了,我相信萧妃一定能够成功的,你放心就是了!而且这也不是你担心的事情,我看你应该要担心一下汐儿!”

言函吃惊的看着郝香,汐儿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吗?“汐儿怎么了?汐儿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吗?”

“汐儿做事情一直都很用心,而且我也知道汐儿是一个聪明的丫头,但是最近汐儿做了一件很错的事情,或许你并不知道。”郝香无奈的叹息,看着眼前的言函,这段时间她承认她对汐儿的关心确实是少了些许,所以才没有发现汐儿犯下了那么大的错误。

“姐姐,你什么意思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严重吗?”言函疑惑的看着郝香,看着郝香沉重的模样,难道汐儿是做出了很错的事情吗?

郝香无奈的摇摇头,言函看来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汐儿,这个汐儿做错的事情,恐怕一旦被发现了,那么就真的是没有办法救了!“这段时间汐儿…….汐儿她……我想汐儿是和一个男人之间又了瓜葛,前日夜里我看见汐儿和一个男人私下会面,在假山里面浓情蜜意!”

“怎么会这样呢?这可是后宫的大忌,这万一被发现了的话,那会要命的!”言函不敢相信的看着郝香,这个汐儿也实在是太大胆子了吧,在这个后宫之中,这可是大忌啊。

“所以,你明日还是去找汐儿好好的谈谈吧,汐儿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汐儿早晚会闹出大事的!这是宫中的大忌,被发现了,就算是她是我们的人,皇后也不可能会留情的!”郝香无奈的看着言函,本来她没有担心过汐儿和兰儿会给她捅娄子,可是现在看来她还真的是不能够不担心了!

“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我就去找她谈谈,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万一被发现了,那汐儿就真的是没有命了!”言函怎么都没有想到汐儿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万一被发现了那就真的是小命难保了!

郝香无奈的叹息,这深宫寂寞是谁都知道的,可是这个深宫也有深宫的规矩,被发现了的话,那汐儿就真的是性命不保了!“算了,明日你还是让汐儿来找我吧,在我这里说话,也不怕被人给知道!”

“那好吧…….”

翌日,刺眼的阳光传入眼眶之中,郝香伸手挡住眼前的阳光,看着那个渐渐走来的女子,她的心中满是担忧和无奈。“汐儿,你来了?”

“姐姐,炘儿姐姐说你找我有事情,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汐儿推门而入,走到郝香的跟前,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不知道郝香今日找她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郝香嫣然一笑,看着窗外。“汐儿,你说这外面的风景好看吗?”

“我觉得并非是很美,还是宫外的那一片天空很美!”汐儿奢望的看着外面的一切,她只希望有一天能够离开这个皇宫,如同囚牢的皇宫!

“呵呵,看来你很希望能够离开皇宫,但是你知道如果要离开的话,那么需要什么条件呢?”

“听闻是需要皇后特设,或者是自己的主子向皇后申请!”

“你说得也没有错,确实是这样,但是汐儿,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时候还能够离开吗?”郝香转身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汐儿犯了错,是绝对不可能会能够活着出去了!

“姐姐,你什么意思?”汐儿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不太明白郝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她就不能够离开了呢?

“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丫头,我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你会做错什么事情,而且我也想着如果可以的话,就向皇后请求,等到你们三十岁的时候,就放你们出去。可是现在……”郝香无奈的一笑,本想要好好的给这个女人一次机会,可是现在看来并没有这样的必要了!

汐儿不解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不太明白郝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姐姐,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如果是我做错了事情的话,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啊,我一定会改的的!”

“汐儿,你应该知道,在这个后宫之中,最大的一个错误是什么吧!”郝香无奈的看着汐儿,这样的错误汐儿居然都还会犯,她还真的是小看了汐儿的胆子了!

汐儿恍然大悟的看着郝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郝香。“姐姐,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知道我做错了,我求求你不要告诉皇后,我求求你不要告诉皇后!”

“汐儿,你进宫不久,但是你也应该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郝香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汐儿,这汐儿如果是做错了什么小事情的话,那么她还能够帮到汐儿,可是现在汐儿做出来的事情,完全就是她不能够招架的!

“我……我知道错了,姐姐,我求求你好不好?我求求你!”汐儿立马上前伸手拉着郝香的衣袖,祈求的看着眼前的郝香。

郝香无奈的看着汐儿,和汐儿相识这么久了,她也不希望汐儿会发生什么意外。“汐儿,我能够帮你,但是你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够和这个男人再见面,还有告诉我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姐姐,你是要对他做什么?”汐儿抬起头吃惊的看着郝香。

“我能够做什么?难道你要让他留下来捅出漏子吗?要么你就和他一起死,要么就是他死,你只能够选其中的一个!”郝香并非是故意要为难汐儿,只是现在要把汐儿给送出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够给汐儿这样的一个选择!

汐儿无力的倒在地上,她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她也没有办法解决!“我……姐姐……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毁掉了自己,那么做不值得,而且这个男人也未必会真心喜欢你,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试给你看看!”郝香看着汐儿,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傻女人,以为在这个深宫里面,真的那么容易就能够找到真爱了吗?

言函站在郝香的身边,无奈的看了一眼站在郝香身边的那个女子。“汐儿,这就是你给姐姐惹来的麻烦!”

“我……”汐儿略微有些愧疚的看着郝香,她自然是知道这次的事情是做的不对,可是现在事情也已经发生了她也不能够做什么。

郝香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在这个后宫居然还想着要相信有爱情,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我去了,你最好睁大你的双眼看清楚!”

话音还未落下,郝香整个人便立马就走了出去,看着眼前的这个等待着的男人。“你就是文玉?”

文玉立马转身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微微一怔。“你是?你是郝香?”

“呵呵,你怎么就知道我是郝香呢?万一我不是呢?”郝香扑哧一声就笑了,这个男人看着她的双眸,就已经出卖了这个男人了。

“在这个后宫之中,能够有如此娇容的,也就只有郝香了,而且还能够让人看得这么的痴迷!”

郝香嫣然一笑的看着这个男人。“那你觉得我的容颜能够吸引多少的男人呢?而你又能够为了我的容颜做什么呢?”

“若是能够一亲芳泽,就算是死也值得了!”文玉色迷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眼里满是痴迷。

汐儿一下子扑入了言函的怀中,言函无奈的摇摇头,在这个深宫之中,谁能够和她们之间有真的感情呢?“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死也值得?可是你不是和汐儿在一起的吗?怎么又要为我而死呢?”郝香冲着文玉笑了笑,这个世界上真心的男人很少,但是色狼却很多。

“她又怎么比得上你这么的漂亮呢?和她只不过是为了一解深宫寂寞而已罢了,但是对你,一定是真心实意的,只要郝香姑娘不嫌弃的话!”

“呵呵,那我想你就要去问问十三爷了!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就先走了。”郝香嫣然一笑,便立马就转身离开了。

言函看着渐渐走来的郝香,无奈的看着怀中正在哭泣的女子。“姐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汐儿,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哭,值得吗?你跟我来,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你帮忙!”郝香无奈的看着汐儿,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男人,值得哭得这么的撕心裂肺吗?

汐儿抬起头,缓缓的跟在郝香的身后走去,她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姐姐,我要做什么?”

“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忘记这个男人,还有记得你从来就不认识这个男人,你们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知道了吗?”郝香无奈的看了一眼汐儿,她才不会相信感情,虽然是她在一直谋算着洛宏的感情,但是在这个深宫之中,多少的人会因为一时的寂寞误以为那就是爱情呢?

“可是姐姐,在皇宫里面如果突然之间少了一个人的话,一定会引起人的怀疑的,而且这里文玉还有那么多的兄弟,一旦文玉不见了,一定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呵呵,谁告诉你说我要在宫里动手了?不管文玉是谁,如果突然之间死了的话,谁都会有所怀疑的,但是只要他离开了皇宫,还有谁能够知道呢?”郝香意味深长的一笑,她不会那么的蠢,为了一个汐儿,而毁掉了自己的前途,自然是不可能会在宫内下手了!

“姐姐,你是要怎么做?”言函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不太明白郝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再问了,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当作这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还有你汐儿,兰儿和你虽然是好朋友,但是这件事情也绝对不能够被兰儿知道!”郝香看了一眼汐儿,她并非是不放心兰儿,但是在这个后宫,还是不要那么轻易的去相信一个人,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姐姐,谢谢你!”汐儿抬起头看着郝香,如不是郝香告诉她的话,她也就不会看清楚这个人了!可是这是她的第一份感情,她居然就这样的被人给欺骗了!

爱的大团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的大团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白龙马暗藏宝物居然没有妖怪知道?鱼虾山童为何高度关注它?

    (蜗牛看西游第452期)文/牵着蜗牛散步在西天取经路上,白龙马算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配角,默默无闻地几乎让人忘掉他的存在。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它身上居然暗藏一件宝物,河里的鱼虾、山间的山童高度关注着他的行踪,极渴望得到这件宝物。这是为何呢?一白龙马原是西海龙王的三太子,因为火烧了殿上明珠,而被他父亲告了忤逆之罪。玉帝判了他死刑,准备斩首时,正碰上观音上长安寻找取经人,于是把他招募到取经团队,充当脚力。在蜗牛往期文章中,就充分质疑过西海龙王的大义灭亲。这殿上明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何火能把它烧毁?(

  • 玉侠论坛:玉龙喀什河挖绝了,找不到一块籽料了?

    现在外传很多谣言说和田玉籽料绝迹了,这个谣言有几个版本,版本1:玉龙喀什河挖绝了,找不到一块籽料了。版本2:玉龙喀什河禁挖了,所以挖不到玉了。老芋头在乌鲁木齐生活工作了多年,每年去和田好几次,自认为对玉器行业和和田有所了解,我可以负责任地向大家传达以下几个信息。第一、玉龙喀什河下游河床被采用挖掘机挖掘、人工挖掘的方式翻了好几遍了,已经千疮百孔,挖出籽料的机率越来越少了。第2个信息:狼多了,肉少了,长期来看,和田玉籽料肯定会持续涨价,因为人力成本在上升,购买者人数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在增加,饱暖思好

  • 没想到古代的翡翠雕工也是如此的美

    在没有机器的时代能雕刻出这样的作品,实在是让人惊叹,

  • 致歉信

    致歉信尊敬的各位读者:本平台3月30日发布的《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前景及对通信制造业影响分析》一文中,因审核人员未能履职尽责,致使篇首使用的中国地图出现严重错误。平台已在内部对相关责任人采取处罚措施,并开展内部警示教育和职业能力培训。我们将以此为戒,加强整改,杜绝此类错误再次发生。现将更正后的文章重新发布。在此,向作者和广大读者致以深深的歉意,恳请得到大家的谅解!特别感谢热心读者指正错误,欢迎广大读者今后继续监督指导。平台将秉持“关注时代需要”的行动理念,坚持服务社会、服务大众,期待大家继续关注

  • 陈炳章——四十年四十家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陈炳章,字文圃,1935年出生于浙江瑞安,曾任职于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上海中医药大学,副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2017年门由中文联,中书协,中美协授予《国家特级书法师》称号。2009年10月,国家文化部艺术人才中心编辑的“中国书法十大名家”中名列欧阳中石、李铎、沈鹏之后位居第四;并获评“2005中国书画年度人物”、“人民艺术家”、“国学功勋艺术家”、“2007中国艺术年度人物”、“共和国杰出艺术家”以及上海市收藏协会授予“2007上海极具收藏潜力当代书画家”的荣誉称号。曾参加中国作家世纪论

  • 书画鉴赏 |《乙瑛碑》汉隶之最可师法者

    《乙瑛碑》这样的作品工整和严谨,初学者由此入手,对于掌握隶书的结构、用笔技巧是比较合适和方便的,故人们普遍认为《乙瑛碑》是“汉隶之最可师法者”。

  • 你如何选择提升财运的灵兽呢?

    很多人都知道貔貅是强大的招财灵兽,看看如何选购吧。1、材质上要选天然的和田玉、翡翠、黑曜石等材质好的。因为材质好的更有灵性。2、要选择貔貅的款式,不论吊坠、手链和摆件哪种,选自己内心喜欢的就好。记得请貔貅不一定非得材质好最贵的就是最灵验的,还是要自己喜欢的才是最灵验最好的。3、记得到要到正宗的寺庙开光,这样才能更好的释放貔貅灵性达到招财提运的功效。

  • 合阳纪委监察委:举办全县纪检监察干部专题业务培训

    中国纪检监察在线陕西讯:孙俊武黑池镇纪委书记袁进喜在培训结束后向县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荆宏江谈到:“听了今天的专题辅导,我受益匪浅,特别是在信访件的处理流程上,让我有了更加深刻、更加规范的认识,为今后基层纪委在处理信访问题上提供了很强的业务遵循......”为适应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工作的新形势、新要求,进一步加强全县纪检监察干部的执纪理念和法治观念教育,着力打造一支“原则性强、纪律性强、执行力强、担当力强”的纪律队伍。4月13日,合阳县纪委特邀请到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多年,长期负责信访举报工作的省纪委党

  • 康熙青花人物纹长颈瓶近几年成交价格

    康熙一朝61年,是清代鼎盛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空前发展,就瓷器而言,胎质、制作工艺、画工等诸多方面均有重大突破,故康熙青花是公认的清代瓷器之首,以胎釉精细,青花鲜艳,造型古朴多样,纹饰优美而闻名,历来为藏家所追逐。此青花人物故事纹长颈瓶,高11cm,口径3cm,造型优美,撇口、细长颈、垂腹、圈足。腹部主题纹饰为人物故事图,画面人物比例得当,注重人物表情、性格的刻划。轮廓、衣纹线条流畅,山石、树木、乃至人物衣饰有平涂。青花色调淡雅,用国产青料所制。底款“大清康熙年制”。图案丰富,主次分明。胎质坚密

  • 徐光春等领导拜祖大典前出席的一场奠基仪式,让费孝通先生达成了生前夙愿

    今天,备受全球华人瞩目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就要隆重举行,从1992年新郑举办炎黄文化旅游节,每一年都会有数以万计的炎黄子孙,冲破万水千山的阻隔来到新郑,共同祭拜这位中华民族人文始袓。连年成功举办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根亲文化盛事,亦是河南这个文化资源大省最为重视、最为隆重的庆典活动,甚至还获得了“华人世界第一圣典”的殊荣。拜祖大典(网络图片)很少有人知道,将轩辕黄帝诞生、创业、建都、立国之地建设成为海内外炎黄子孙寻根拜祖的精神圣地和世界进步人类领悟东方文化的圣殿,是已故著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