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一念成瘾:狂宠不自知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07:04 来源:网络 []

书名:一念成瘾:狂宠不自知

第0005章 聂小姐,这边请

价格不菲的红地毯静静地铺在天雅苑的阶梯上,而几位相貌姣好的礼仪小姐则笑容得体地立在红毯两旁。原文huijindi.com

李老板整了整衣襟,又将垂落在身前的领带系好,脸上是难得一见的严肃,他招呼聂秋欢道,“小聂,我们进去吧。”

“是,老板。”聂秋欢应道。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踏上了他们或许一辈子都未走过的红地毯。

身侧响起礼仪小姐整齐划一的恭敬声音,“欢迎光临!”

聂秋欢瞥了一眼前面的胖男人。

待看到前面男人那隐隐在颤抖的肥硕双腿时,美丽的面容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带血的轻嘲。

如果不是被逼着找工作,她怎么也不会当这人的下属!

单薄的白色小礼服穿在她瘦弱的身上,更显得弱不禁风。汇金地

微凉的晚风徐徐吹向她,她身后的丝丝黑发被微微撩起。

像意外跌落在人间的精灵,美得一塌糊涂。

美丽的面孔,姣好的身姿,她很快便收获了来自周围一大片男人的目光。

不怀好意地,毫不避讳地,带着野兽般的色欲……

聂秋欢眉头微蹙,她加快了脚步,很快便穿越了那薄薄的旋转门,隐没在富丽堂皇的建筑里……

玻璃门的门口,两人前行的脚步被一名黑衣人拦祝

似乎,早就在等候着他们。

黑衣人的脸刻板僵硬,就算他微微扯了嘴角,故作一副和善的模样,也将胆小的李老板吓得两腿哆嗦,呼吸粗重……

还是聂秋欢淡淡地开口问道,“先生,是客户让你来接我们的吗?”

黑衣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被她的模样惊到,更多的却是,对她那处事不惊的态度的赞赏。

黑色瞳孔有一丝了然,原来如此……

他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语气恭敬,“聂小姐,这边请。”

随后,聂秋欢朝着他指示的方向走去。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咚咚作响,纤美的脚踝处泛着迷人的光泽,脚步悠然。

而一旁被吓着的李老板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他盯着聂秋欢独自离去的背影,脸色青紫,细小的眼里更是有一丝难堪。

黑衣人简直就是在羞辱他!

他是聂秋欢的上司,可黑衣人却是没有请他!

随后不知他想起了什么,苍白的嘴唇微张,愤怒的话在嘴里兜兜转转了几圈,又被他咽了回去。

那个人,他得罪不起!

黑衣人见到他一副有话不敢说的憋屈模样,嘲讽着吐出一句,“待会会有人伺候你。”

很快,一名被安排好的浓妆艳抹的女人脚步妖娆地走近他,丰满的身子更是直接缠在了李老板那肥硕的身躯上。

李老板这时也忘却了被羞辱的难堪,色眯眯地搂着女人。

黑衣人冷冷地看着这一幕,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张房卡,直接抛给了他。说明huijindi.com

李老板笑着接住,奉承了一番后,搂着女人,朝电梯走去。

只要有钱有权,在天雅苑,想做什么事都可以!

黑衣人这时也赶紧往聂秋欢离去的方向奔去。

在天雅苑这种地方,得罪了任何一个人那都是不堪想象的后果!

第0006章 惊艳了时光的男人

不过还好,黑衣人追上她时,她正冷脸地在一走道口处静静地等着他。

那副笃信的模样,似乎是知道,他会追上来。

黑衣人缓了口气,语气恭敬道,“聂小姐,请跟我来。”

随后,两人一同乘坐电梯。

聂秋欢余光瞥到黑衣人输入了最大的数字。推荐huijindi.com

那是天雅苑的顶层。

电梯速度很快,不过十几秒,“叮咚”一声,门就开了。

黑衣人恭敬地让她先走,聂秋欢没有多想,随即迈开脚步,跨出了电梯。

身后蓦地响起关门的声音,她诧异地转身,却是看到黑衣人仍旧站在电梯里,一脸神秘地朝着她笑。

电梯门缓缓被阖上,聂秋欢被孤身留在了顶层。

阴冷的寒风徐徐袭来。

冰冷,从脚心,缓缓蔓延至她的心底。一念成瘾:狂宠不自知全文在线阅读

向来平静的心湖,终于被一丝慌乱溅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她这才意识到,李老板嘴里的大客户,似乎是针对她而来的……

来天雅苑的人有权有势,更何况是这位在顶层的人。

聂秋欢僵在原地,一时间无法思考。

好久,她才慢慢回过神来,脑海里纷乱的思绪也一下子恢复了清明。

不管来人的目的如何,她现在这样子似乎也无路可退。

与其畏畏缩缩等着被人宰割,不如主动出击寻求真相。

聂秋欢深呼一口气,终于转过了身。

目光渐渐变得惊惧,偌大的顶层竟是空旷寂寥,没个人影。

精美的云石灯高高地悬挂在白色壁顶,冰冷的灯光倾泻在聂秋欢裸露的肌肤上。

透着丝丝凉意。

价格不菲的红地毯从电梯口一直铺到白色大门,空气中还隐隐飘散着一丝丝淡淡的清香。

门微微敞开了一条缝,似乎是在邀请她。

聂秋欢定了定心神,还是果断地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发出“哒哒哒”的清脆声响。

偌大的顶层这时也响起了一阵阵寂寥空旷的回声。

聂秋欢颤抖着双手,轻轻推开了微敞的白色大门。

待看到屋内奢侈的装潢时,她心里一阵咋舌。

目光缓缓投向前方,聂秋欢突然觉得眼前一阵恍惚。

是他,当日胁持过她的那个男人。

他早已没了那晚的狼狈,一人静静地坐在墙边椅子上,尊贵的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

精致的五官无不透露着张狂轻傲。

看到聂秋欢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男人绯红色的唇畔缓缓上扬,勾起一个不羁的弧度。

时间恍若静止了……

惊艳的五官,惊艳的笑……

恍若日出前的朝阳,瞬间劈开了天地间花草上的最后一丝雾气,带着淡淡的旖旎。

聂秋欢平淡如水的时光被男人溅起了一丝涟漪,叮咚作响。

空气陡地变得死寂,屋内,安静得连两人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仿佛,这俩人只是这间屋内的两尊雕塑而已。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久到聂秋欢以为是一个世纪,久到她以为这根本又是自己的一个梦。

满脑子空白中,她看到了对面男人缓缓起身。

一步一步逼近她。

惊艳了她平淡的时光……

第0007章 惹不起的榕城昀少

“咚咚咚”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屋内异常清晰,恍若踩在聂秋欢的心上,惊得她久久缓不过神来。

“向安?”

一道清越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内缓缓响起,若莲花瓣中,聚起的第一滴露珠,沿着花瓣缓缓滑落,滴入莲蕊,在氤氲的热气中,袅袅浮起一丝妖冶。

动听到极致,却也危险到极致。

可是,向安,不是她的名字。

面前的男人既然能找到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当日愚弄了他。

聂秋欢努力平缓着内心的紧张,状似镇定地望向男子,语气疏离,“先生,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吗?”

故意装作李老板嘴里的大客户,只为了让她来到天雅苑。

听到她的话,男子在离她接近三米的距离时,停下了脚步。

笑,还停留在他脸上,只不过,笑意却未达眼底,一双眸却冷若寒霜。

他勾着唇,挑起的眼尾溢满邪佞。

“我该叫你什么?救命恩人?或者说,聂秋欢小姐?”

聂秋欢听到他的质疑,身体一怔,垂下的睫毛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她尽量平缓着紧张的声音,开口解释道,“这位先生,当日编谎欺骗了您是我的不对,可是,既然我救了您一命,我想您不该跟我计较吧。”

她小心拿捏着用词,生怕一个字说错,对面的男人就会被她惹怒。

看得出来,对面的男人应该是习惯了别人的恭迎的。

她做不来那样,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揣摩着男人的心思。

可是,男人却倏地敛去了脸上的笑,黑色瞳孔划过一丝寒光,冷漠斐然。

聂秋欢心脏绷紧,一种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那双眸紧紧地凝视进她的眼中,带着犀利的光芒,薄唇不紧不慢的开合着,“你当我的话是什么?”

他的话?

“好,向安,你今天救了我的命,我会给你一笔报酬。”

那晚男子离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蓦然闯进聂秋欢的脑海。

清晰无比。

聂秋欢却陡地全身血液凝固,脸色惨白。

手心也岑出涔涔冷汗。

“在榕城,还没人敢戏弄我昀少。”

男人紧盯着她的表现,优美的唇形里缓缓吐出令人心悸的话。

“除了你,聂秋欢。”

心里的恐惧一点点放大,瘦弱的身躯终于支撑不住,聂秋欢不敢置信地向后退了几步。

昀少?

榕城昀少?

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似乎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微微睁大的眸慌忙避过了男人的视线,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面的男人,竟是榕城那位呼风唤雨的人物!

榕家大少榕昀!

颤抖的睫毛泄露了她的紧张畏惧,一向平淡无波的话里,也沾染上了一丝惶恐。

“所,所以,昀少,你如何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传闻中,榕家大少的脾性狠戾无情,她本与他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却无缘无故招惹了他。

她如今唯一的筹码,便是那晚她救过他!

榕昀的五官冷冽的可怕,无情的嘴角更是噙着淡淡的薄笑。

他无视此时柔弱得似乎一碰就倒的聂秋欢,语气狠戾。

第0008章 他有洁癖

“聂小姐,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你,就等着我的报酬好了。”

听到他的话,聂秋欢猛地抬头望向他,心却在此时,一点点沉了下去。

这个男人,似乎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她了。

惶恐的神色一点点在她眼底消散,面若海棠的脸上终于又恢复了波澜不惊。

她重新站稳了脚跟,一步步逼近榕昀,刚要开口说些什么,榕昀却猛地皱眉推开了她。

他语气厌恶道,“女人,别靠近我!”

聂秋欢被他推得猝不及防。

细长的高跟鞋也因她的重心不稳,“啪嗒”一声断裂开来。

慌忙之下,聂秋欢整个人跌倒在地。

还好,贵重的羊绒毡铺就的地面,并没有让她感到多少疼痛。

她抬头望向榕昀。

而榕昀此时正厌恶地擦拭着刚刚碰过她的手。

聂秋欢的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他,有洁癖。

原来,传闻中的榕城昀少,厌恶女色都是真的。

可随即心里的疑惑,又蔓延开来。

有洁癖的榕昀,那晚,又为何会那样对她?

回想起当晚的场景,聂秋欢小巧的耳根情不自禁地染上了一丝绯红。

看到美人如玉的一面,榕昀的眼里闪过一丝懊恼。

那晚的事情,他是迫不得已。

他,是第一次那样对待一个女人。

手心里仿佛又传来了那晚女子身上柔软的触感,带着淡淡的馥郁,晃人心神。

他紧蹙着眉头,眼里的寒意越发地冷然。

榕昀紧盯着聂秋欢美丽的面孔,捻了捻粗粝的指尖,嘴角随即邪佞地勾起。

他,似乎并不怎么讨厌这个女人。

否则的话,那晚,他不会逼着问她的名字。

可是,这个女人,她怎敢,她怎敢骗他!

向安的意思他怎么不懂!

既然她不愿与他有纠葛,很好,那他就让她如愿以偿。

细细地擦拭了碰过聂秋欢身体的手,他当着她的面,将手帕,毫不留情地扔进了屋内的垃圾桶里。

“现在,你可以走了。”榕昀蓦地转身,留给聂秋欢一个精致却孤寂的背影。

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聂秋欢的心里蔓延开来。

秀丽的眉微蹙,她掩藏了心底那丝莫名的情绪,低头看了看脚上断裂的高跟鞋。

不能穿了。

她随即果断地脱了下来。

白嫩的脚掌心触碰到绒绒的地面,痒痒的。

聂秋欢站起身来,再也不看前面的男人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间令她感到心悸的房间。

而榕昀,此时却紧紧盯着光滑的墙面上,女子的映像。

直至消散。

聂秋欢很快乘坐电梯回到了一层,地面的冰凉一丝丝蔓延至她的脚心。

她不停地打电话给李老板,可回她的一直都是机械的女声。

“您好,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聂秋欢只能光着脚,顶着别人异样的目光,在外面的阶梯上等待。

只能怪她出门时太过仓忙,钱包竟然忘带了。

她现在,只能搭李老板的顺风车回去了。

不知等了多久,久到她单薄的身躯开始冷得打颤,一双裸露的腿僵硬得发麻。

身后终于传来了李老板那熟悉的声音。

第0009章 被辞职

“小聂啊,与客户谈的如何?”

兴奋嘶哑的声音,饱含着情yu,让人一听就能猜出他刚刚做过什么。

聂秋欢微微侧眸瞥了他一眼,平稳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老板,我鞋子坏掉了,麻烦您送我回家吧。”

李老板皱着眉看着她冻得青紫的唇,想起手机屏幕上十几个未接电话,脸上的笑一点点凝了下去。

试探性地问道,“小聂啊,那位大客户有没有谈及什么与我们公司合作的事?”

然而,希冀的目光在聂秋欢缓缓摇头之后,逐渐变得破碎。

失望,如一桶凉水般瞬间浇灭了他所有的小心思。

怎么会这样!

那位大少指明了让他带聂秋欢过来,说好了会商谈商谈合作的事的!

她怎么会说没有呢!

是不是她惹怒那位大少了?

脸色开始变得不淡定,但总算是没有失控。

知晓了聂秋欢忘带钱包后,冷冷地丢给她一张红色大钞,肥硕的身躯,踩在红色地毯上,留给她一个怒气冲天的背影。

他的反应在意料之中,聂秋欢讥讽地勾起嘴角。

只是,翌日发生的事,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她的办公桌面已被收拾得一干二净,甚至平日里公司一些不敢当面给她甩脸色的员工们,此时也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心头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兆头。

包包里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聂秋欢眉心一跳,翻看了手机。

是人事部传来的通知短信。

“聂小姐,很抱歉,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但我们观察了你一阵子,你的能力可能并不符合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所以,说了一大堆,意思就是,她,被辞退了。

此时,李老板也笑眯眯地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

他搂着新晋成他私人助理的女员工,一脸冷然地望着站在公司被员工们指点的聂秋欢。

就在今天早上,他收到了消息。

这个聂秋欢,果然是得罪了那位大少了!

真是个不省心的东西!

她也不看看自己有几分本事,在这偌大的榕城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榕家大少!

这尊大佛他还是早些赶出去好,省的连他的公司也被昀少的怒火波及。

肥硕的脸盘上,一对细小的眼珠不停盯着聂秋欢,不知想到了什么,一丝危险的光芒不经意地泄露出来。

他趴在身旁女子柔软的身躯上,低声吩咐了几句。

那女子听完以后,露出为难的神色,她望了一眼被众人指点的聂秋欢,心头浮上了一丝同情。

她也是助理,所以她理解此时聂秋欢的难处!

社会的黑暗远不是她们这些平凡人家的女孩可以抵抗的!

低声对着李老板嗫喏了一句,“老板,这样赶尽杀绝,真的好吗?”

李老板目光狠狠地刺了她一眼,语气阴冷,“你还想不想再干下去了!”

眼中的狠戾,触目惊心。

女子哆嗦地应了一声。

而聂秋欢的目光,冷冷地扫视了一下这偌大的办公区。

平日里,她对他们也算是客气。

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第0010章 酒吧买醉

她勾起唇,浅浅一笑。

人情冷暖,不过是人走茶凉而已。

聂秋欢当机立断,端走了属于自己的办公用品,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里。

而李老板,则是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

手心不自觉地篡紧,她连一句质疑,甚至是一丝求情的话都没有。

很好,他倒要看看,无依无靠的她,在这偌大的榕城,还怎么生存地下去!

聂秋欢茫然地走出了公司,身边不停地传来同事们的奚笑声。

她以为,她被辞,只是因为没达成李老板的心中所想。

可聂秋欢后来才知道,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聂秋欢回到公寓,很快便从网上搜到了多家公司招聘私人助理的消息。

可是,一切都不尽人意。

她看着面前的面试官,笑容得体,姿态大方。

而面试官看着她,脸上也频频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个聂秋欢他是听说过的,那李老板宝贝她宝贝得紧。

可她,怎么会突然就被辞了呢?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公司就是缺少这样的人才。

一定要把她给挖过来!

问了多个尖酸的问题,聂秋欢都滴水不漏地回答出来。

过了许久,面试官终于开口说道,“聂小姐,你的条件很好,我们对你很满意,那现在——”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急促的短信提示声打断。

面试官抱歉一笑,赶忙掏出手机,待看到短信内容时,心中大骇,看着聂秋欢的目光也慢慢地由满意,变成了惊惧。

聂秋欢看到他的反应,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果然,面试官很快恢复了神色,只是他却不动声色地圆满上了刚刚未说完的话。

“聂小姐,你的条件很优秀,但我想,我们公司可能不适合你,所以,你另谋高就吧。”

聂秋欢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拿起包包朝着面试官鞠了一躬,满心失望地离开了。

出了公司,她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聂秋欢却只觉得糟糕的心情更恶劣了几分。

五次被公司拒绝,理由竟然也单一地相似!

她再不济,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看出端倪。

要么是榕昀,对她赶尽杀绝;

要么就是李老板,将她得罪昀少的事在行业内传遍了开来。

想到这里,聂秋欢随即自嘲一笑。她只是想在这榕城找份工作,平凡地生活下去而已。

可是,那些人,却偏偏阻隔了她所有的生路!

好久之后,颓废的气息才从她眼里消散。

她是不服命运的聂秋欢!十年前的她尚能从逆境走出来,如今她一样可以!

一抹坚定,逐渐在她漂亮的眸里汇聚。

可她高估了自己。

或者说,她低估了榕昀在榕城的影响力!

灯红酒绿的夜,连空气中都泛着一丝丝纸醉金迷的味道。

聂秋欢坐在吧台上,深红色的酒,一杯杯地下肚。

可她却像不知餍足似的,脸上丝毫不见醉意。

昏黄的灯光下,聂秋欢那白净的脸庞被镀上一层缱绻的金色,眼眸流转间也露出丝丝惑人心弦的妩媚。

一念成瘾:狂宠不自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念成瘾 或 狂宠不自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男神老公,请指教!13章(第13章 这是你儿子?)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13章(第13章这是你儿子?)小说名称:男神老公,请指教!第13章这是你儿子?“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死心,欲擒故纵玩的还真玩上瘾了。”又来……南笙声音缓缓的,如同一股清泉,清澈而又清晰:“你说你恨我,可你却不要我的命,而我不要跟你纠缠,唯一的选择就是,找到证据,证明我的清白,然后一刀两道,桥归桥,路归路,你归你,我归我。”易释唯脸色铁青,眼底的火足以灼烧一切。这个该死的女人,还敢口口声声否认!“啪!”一本相册,甩在了桌子上。南笙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她差点以为易释唯恼羞成怒要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3章(第13章 很好!夜夕夕!)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3章(第13章很好!夜夕夕!)小说名: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第13章很好!夜夕夕!夜锦深瞳孔收缩,本就只是想戏弄夜夕夕,但看到她的推拒,以及害怕被人发现的姿态,好像和他在一起是多么丢脸的事情。他胸口里涌起一团怒火,“很好,夜夕夕!”为了躲避他,不惜自愿讨好他,别以为他看不到她眼里的隐忍和委屈。他倒是要看看,她今晚怎么做好她的职责!夜锦深狠狠的丢下一句话,摔门离开。夜夕夕松下一口气,心底冰凉一片,她只想相安无事的和他暗地里相处,他却每次都能刷新他冷而危险的极限。夜夕

  • 蹲在坟前戏鬼夫13章(第013章 你是怎么进来的)

    原标题:蹲在坟前戏鬼夫13章(第013章你是怎么进来的)小说:蹲在坟前戏鬼夫第013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被他吓的一个踉跄,心中也是愤怒无比:“你要做什么?呵,再强、奸我吗?那你来啊!最好直接把我杀了!反正和你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不由笑了起来,声音颤抖无比。君龙麒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随后转过了身,一头散开的长发略微有些凌乱,那挺拔的身子此刻看上去竟然有些僵硬:“今天为夫有些失控,不想和你说这些。”我刚要再说什么,却感觉眼前的场景一变,自己的身体一晃,再一回神,已然到了宿舍中自己的床上。我的身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3章(第13章 又抠又吸血)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3章(第13章又抠又吸血)小说名称: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第13章又抠又吸血“我不管,你得赔我汤药费,你要是把它关好在家里,它怎么会让我看到,我又怎么会撩它,所以它挠伤我,你得负主要责任。”我这算不算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呢?玉安听完皱眉,思考了两三秒,然后给我说:“可以,赔你汤药费二十块。”“什么?才二十块?怎么说也得两三百块吧,要是处理不好,得破伤风怎么办?”我听完就炸毛了,这家伙居然这么抠。“这点小伤,明早就好了,二十块买瓶消毒喷液还有找零,你赚了。”他还真是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3章(第12章:霸气回应)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3章(第12章:霸气回应)小说名字: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2章:霸气回应“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凌小姐提前适应厉太太的身份。”本以为厉陌年会被她呛得无言以对,没想到很快就扭转了局势。“我的婚姻生活不用彩排,不劳厉总费心。”凌傲晴把热腾腾的面条往厉陌年面前推了推。厉陌年深深地看了凌傲晴一眼后,视线落在香喷喷的面上,“爱心早餐?”听到他质疑的声音,凌傲晴脸色绯红,但努力保持着镇定,“我这人胆大心细,别想太多。”厉陌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凌

  • 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3章(013:季小黎 主动点)

    原标题: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3章(013:季小黎主动点)小说名字: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013:季小黎主动点徐之墨压在季小黎的身上,季小黎就连话都说的支支吾吾的,她很不习惯,那种奇怪的感觉更是让季小黎心慌。“既然要住在一起,总该做点什么。”徐之墨回答季小黎的话,却根本不打算让季小黎起身,下一刻,徐之墨的大手绕道季小黎的身后,直接解开她的内衣带子。“啊!”季小黎吓得惊呼一声,她下意识的抬手护在自己的胸前,然而就算这样做,却还是晚了一步。徐之墨扣住季小黎的手腕,就连挣扎的机会都不再给她,“放

  • 君主的神秘私宠13章(第13章 现场教学)

    原标题:君主的神秘私宠13章(第13章现场教学)小说名称: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3章现场教学琅轩看着小五,叹口气说道:“叶小姐,你知道么?整个君家和整个城堡,没有人敢直呼君主的名字。你或许总是表现的很与众不同,所以君主才会对你也与众不同。就好像现在我带你走,这是君主的命令,你只能顺从的服从,而不是由着自己的心情决定去或者不去。你如果想在城堡少吃苦头,或是想要离开,就应该试着顺从君主。等君主对你失去兴趣的时候,才是你真的解脱的时候。”小五细细品着琅轩的话,居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君夜寒是生活在食物链最

  • 神秘老公,慢点撩13章(第13章 她逃出了生天)

    原标题:神秘老公,慢点撩13章(第13章她逃出了生天)小说书名: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3章她逃出了生天一艘豪华游轮上。身着白大袍的女人匆匆地推门而入:“先生,她醒了。”背对着房门口站着的男子缓缓回身,唇边带着抹温雅的笑,“是吗?辛苦你了,丽洛。”床上的女孩脸色苍白,她的脸很小,大概只有他的半个巴掌那么大,一头黑亮的长发松松地散落在枕边,她紧闭着眼,脸上有些许痛苦之色,似是在做恶梦。“确定,是曼陀罗山庄的人?”肖立行头也不回地问。花阳在几步外郑重点头:“是的先生,我们的人亲眼看到她跳下来。”肖立行眼

  • 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3章(第十三章 听说口水能消毒)

    原标题: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3章(第十三章听说口水能消毒)书名: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第十三章听说口水能消毒赵素瑶曾听说过,有些网红的男粉丝都很疯狂。没想到今天,竟会被她给撞上了。瞧见目前这情景,赵素瑶的心里捏了把汗。瞧着她退到自己身后,夏思彤猛然踢腿,一脚直接踹在大灰狼哥哥的肚子上。见状,灰衣服小伙立即朝着夏思彤扑了过去。夏思彤抓住他的手臂,想要来个过肩摔,无奈人家体型庞大。就在他们打斗的过程中,赵素瑶抓起桌上的两个杯子,直接朝着他们的肩膀丢去。“啊!”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趁着这空隙,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3章(013章 嫉妒)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3章(013章嫉妒)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3章嫉妒冷昊天同样不喜冷初月,不过权少现在对女儿有兴趣,保不住女儿对权少吹吹枕边风,说冷家欺负她,到那时候,他们冷家一定会成为权少的眼中钉。“欣儿,你别说了,女儿今天肯定是怨了我们,才会对我们的态度不好!”冷昊天是一个商人,他从来都是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容欣心里十分不忿,但冷昊天开口了,她不敢再造次,有时候冷昊天无情起来,连她都有点怕怕。看到容欣不出声,冷昊天这才转头看向冷初月,“今天我不知道实情,就把你打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