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谋妃之凤逆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3:27:13 来源:网络 []

小说:谋妃之凤逆天下

第五章 好给力的妹妹

“你还是先想想如何保住自己的脸吧,那边有一个水唐。网站http://www.huijindi.com/”肖凝一脚踢开了疯子一样的肖岚,退了一步,根本不鸟她,这种小丑一样的角色,她看都不想看。

没有直接让她死,算是仁之义尽了。

说罢,肖凝转身大步向院子外面走去,两个小厮有些晕,却不得不依令送她回府。

随即院子里传出肖岚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她在院子废弃的水唐中看到了自己的脸,几条血印清晰的印着,触目惊心。

好好的一张脸,就这样毁了!

敢与肖凝叫嚣,就要承担后果。

而肖岚只看到自己的脸,并没有看到被划得破碎的长裙已经春光外泄了!

肖凝走出破败的院子,一路扬着头面色低沉的向肖府走去,一路上行人指指点点,她却浑不在意。汇金地

她肖凝的灵魂来了,绝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任人欺凌,她,要改变一切,就算命该如此,她也要逆天改命!

身后肖岚疯了一样冲出院子,一路追去肖凝,她现在已经不顾一切了!

肖岚无法承受被毁容的打击,发了疯,一心要抓破肖凝的脸,根本不顾形象,更不顾街上人来人往。

虽然她买通了国师,可以用命格捆住苗云理,可是毁了容了她只能是苗云理后院的一个女人,怕是这一辈子都无法得到苗云理的心了。

那样,她与被打入冷宫没有什么区别。

她恨肖凝,恨入骨髓,从前恨,现在更恨!

这个贱人从小就夺了她的一切,她现在要全部夺回来!

“肖凝,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站住,你该死……”肖岚叫骂着冲到大街上,从后面就去揪扯肖凝的长发。

本来若无其事走着的肖凝心下冷哼,眼底带了几抹嘲讽,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会发疯,这身体的正主竟然斗不过这样一个蠢祸,真让她无语。

随即几不可见的移动了一下身体,让肖岚扑了个空。

更在肖岚扑过去的同时轻抬小腿,将肖岚拌倒在地。版权huijindi.com

街上的人立即围了过来。

刚刚他们听到有人叫嚷肖府的小姐被流氓玷污了,现在又看到肖家的小姐在这里耍泼骂街。

不过他们都似乎明白了什么,肖家小姐的确被玷污了,而且是肖家的二小姐。

更是这两日风头正满东方皇朝的才女。

因为她两局完败肖凝,更是赢的漂亮。

再加上世子有意高捧肖岚,可以说是天下皆知了。

肖凝皱眉,一脸无辜的看着肖岚:“妹妹,你怎么了?什么人如此待你?姐姐刚刚听见消息带了家人来寻你,却没能找到,妹妹你快起来!虽然我们肖府落败了,却也不是人人都能欺的……”

一边说一边上前去扶肖岚。网站huijindi.com

而肖岚却疯了一样抬手掐了肖凝伸过来的手臂,抬手就要抓到她的脸上。

偏偏肖凝就歪了一下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外衬扯了下来,披到了衣不蔽体的肖岚身上,顺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让她一时间动弹不得,戏也演了,人也控制住了。

虽然她有伤在身,可对付肖岚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在众人眼中,这肖家的大小姐懂礼贤良,为了妹妹不怕自己的名声受损。

肖凝这话当然是说给有心人听的,她要借肖岚的狼狈姿态还自己一个清白。

她知道,苗云理虽然先行离开,暗中一定还布置了人手。

她感觉得到,苗云理一心要让自己死。汇金地

包括自己的妹妹肖岚,也是一门心思想逼死自己。

她穿越而来,当然要万般珍惜自己的生命,绝对不能让敌人如意,当然,她更会亲手将这些敌人一个一个送上黄泉路……

第六章 你还真狠杀人灭口

“肖家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毁了名满天下的二小姐,真是可惜,看那张脸……”

“是啊,还被流氓欺负了,都已经成了这般样子……真惨。”

“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这是要将肖家赶尽杀绝啊!”

“明天的比试还能继续吗?二小姐……也想嫁入世子府,怕是难了……”

“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吧……”

说话的人想像一下肖岚被虐的画面,都咽了咽口水……人群中一身红衣摇曳,手持玉骨扇的西门飘雪皱了一下眉头,他跟着肖凝一路到了这里,亲眼看着她解决了两个壮汉,又设计了自己的亲妹妹。

他听说过肖家的大小姐,一直都以为是养在深闺的花瓶,此时却让他有了新的认知。

“你去死吧。”肖岚彻底的疯了,扣紧了身上肖凝披给她的外衬,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起身就刺向了肖凝。

西门飘雪手中的扇子便“啪”的收了,却没有动,只是站在人群中,眉若远黛,眼似桃花,浅浅的凤眸微眯,美绝人寰的俊颜上唇角邪魅勾起。来自huijindi.com

“妹妹,你不要冲动,世子爷会给咱们作主的。”肖凝低着头,嘴角轻扯,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一边后退几步。

在人们眼中,她是不想与自己的妹妹计较太多的。

随着话落,轻轻错了一下身体,站在了肖岚的身侧,手指拿捏好处的击在了肖岚后脖颈的穴道上,她的手指极灵巧,力道掌握的极好。

她收回手的时候,肖岚已经昏倒在地。

她之所以现在才动手,是因为肖岚的戏该落暮了。

随后吩咐两个小厮:“二小姐情绪过激昏睡过去了,将二小姐抬回府上。”

肖府落败,却有镇南王府撑着,没有被封。

人们还在议论纷纷,却迫于肖凝的气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西门飘雪潇洒如故的随在后面。

在肖府转角处,已经一片萧索,没有人来人往,肖凝猛的停了脚下,却没有回头:“戏,看够了?”

她一直都知道西门飘雪的存在,心下却万分恼火。

竟然一直都在看热闹,若不是自己穿越过来,真正的肖凝怕是已经死了。

现身出来,西门飘雪缓步走向肖凝,一举一动都透着无形的优雅,五官堪称英浚

最让人难以忽视的是他的眼神,锐利直接,如一把出鞘的刀刃,冰层下透着冷凝的寒光,不伤人,却有掌握全局的气势。

“是肖大小姐的戏演的好。”西门飘雪在肖凝面前站定,桃花眼挑起:“你还真狠,一个是你的未婚夫,一个是你的亲妹妹。”

却是话锋一转:“不过,他们两个都该死。”

“你更该死。”肖凝一手按上了西门飘雪的心口……西门飘雪没有动,大红的衣衫在风中飘扬,正对着肖凝的脸如同白玉般干净清透,只是那双眼,深邃得如潭中之水,幽冷无波,让人忍不住的就能产生寒意。

在出手的一瞬间,四目相对,肖凝有一瞬间的怔愣,却没有停止攻击。

她刚刚所做的一切都被这个男人看到了,所以这个男人必须得死。

感觉到肖凝的杀意,西门飘雪脚下错位,已经避开了肖凝这一击,他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在开玩笑,她真的是要杀人灭口!

“你要杀本王灭口,可能要费些力气了。”西门飘雪冷哼一声,语气低沉而冷凝,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本事了。

一边说一边抬手抓上肖凝的手腕。

手臂一沉,肖凝一个侧身,便躲过了西门飘雪的一抓。

两人也拉开了一段距离。

“本王才知道,原来肖家的大小姐还有如此身手。”西门飘雪鹰隼一样的双眼直视着肖凝,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

一招未得手,肖凝便决定全身而退了。

现在这具身体还太弱了,根本无法发挥她的能力。

而且她每动一下,后背都生生的疼。

第七章 想让我死得付出代价

“你最好不要跟着我,否则后果自负。”肖凝一闪身,便将背影留给了西门飘雪,却是全身防备着,这个男人是敌是友还难分辨。

看着肖凝消失在肖府内的身影,西门飘雪“啪”的将手中折扇展开,长身玉立,风姿卓绝,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正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就看到肖凝再次走出了肖府大门,一手拎了一个壮汉,一扬手就扔到了街对面,传来一阵惨叫声。

见此,西门飘雪忙屏了呼吸,躲在了拐角处。

随后是快步追出来的中年女人:“大小姐……”

这中年女人是肖凝的奶娘,肖太师夫妇连同几位公子被流放到边关,只有奶娘李婆留在肖凝的身边。

“奶娘,他们没有欺负你吧。”肖凝的面瘫脸缓和了几分,看似是在关心李婆,这个婆子不顾一切的要与那两个壮汉拼命,显是十分维护肖凝,倒让她有些感动了。

她也是通过刚刚两个壮汉才知道李婆是自己奶娘的身份的。

两个壮汉绑了李婆,正在肖府等着肖凝回来呢,他们与破院子里的人是一伙的,想着那边将人欺负了,这边就绑去青楼卖了。

不想肖凝一出现就将他们二人打的爬不起来了,更扔狗一样扔了出来。

“我一个老婆子没关系的,大小姐……你没事吧?”李婆的眼底有泪溢出来,肖家在皇城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如今落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她怎么能不心伤。

看看如花似玉温柔娴熟的大小姐也被逼到了这步田地,她的心就更痛了。

“我没事。”肖凝拍了拍手,一边拉了李婆的手,上下打量了一遍:“奶娘不怕,肖府没了,还有我呢。”

让李婆的心也安了几分。

大小姐终于不再那样懦弱,不再任人摆布了。

“我听说二小姐被苗府的人送回来了。”李婆又理了理肖凝的长发和有些凌乱的衣衫,担心的问了一句:“这二小姐……为了嫁进苗府竟然这般对你,根本不念姐妹之情。”

树倒猢狲散,姐妹之情又算得什么。

“没关系,凝儿有奶娘呢。”肖凝难得的笑了一下,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刚刚奶娘一得自由,就要与两个壮汉拼命,显然是真心待她肖凝的。

这一暮看在西门飘雪的眼里,又有几分莫明,肖凝的笑让他有些恍惚。

就那样看着肖凝挽着李婆的手回了肖府,竟然看得有些呆了。

肖府已经一无所有,奶娘给肖凝打了热水,净了身,肖凝自己处理了身上的伤口,虽然不是医者,从小生活的环境却让她十分独立坚强。

只要不是伤筋动骨,一向都是自己处理。

换了套衣服,坐在镜前看自己的脸,没有变,还是那双精致漂亮的眉眼,皮肤白晰,比自己前世还要年轻几岁,看样子,就是养尊处优的女孩子。

只可惜,家族惨遭剧变,这样被养的太好的女子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又看了看手中的腰牌,那是镇南王世子的令牌,有了这块牌子,要出入镇南王府应该不成问题,当然,现在还不到用的时候。

这是她推开苗云理的时候,顺过来的。

又掂了掂重量,才丢进了袖子里。

“苗云理,想让我死,是要付出代价的。”肖凝对着镜子冷冷一笑,嘴角翘起,美不胜收。

随后又习惯性的摸向自己的手指,在现代时,她的左手有一枚尾戒。

此时,她却僵了一下,这才细细看了自己的左手,那枚尾戒竟然还在,一时间有些激动,心都颤抖了,摸着尾戒的手也颤抖了。

此时此刻,她才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一边快速拉动了一下尾戒上面的钻石,戒面里面竟然是别有洞天……她的那些工具竟然全都在!

“凝儿……”奶娘推门进来:“先吃些东西吧,明天……还要比试呢。”

“好。”肖凝倒是一如继往的乖顺,将戒面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我爹娘还没到白虎关吧。”肖凝一边吃一边随口问道,她脑子里关于肖府的记忆并不多。

听了这话,奶娘的眼圈就有些红,一边低了低头:“老爷和夫人这一路上一定受苦了,大少爷和二少爷三少爷还好,就怕小少爷禁不住折腾埃”

听此话,肖凝知道自己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弟弟。

不过现在,是指望不上了。

“我爹犯了什么错?”肖凝的脸色一凛,沉声问道。

第八章 给你说出遗言的时间

奶娘狐疑的看了一眼肖凝:“老爷……是被冤枉的。”

“是皇上吧。”肖凝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下,后背的伤口随着她的动作有些痛,她只能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唉,功高震主,这个道理连老奴都懂,不知道老爷是怎么了……”奶娘知道现在肖府无人,也就胆大的念叨了一句。

“我爹明知道……”肖凝也僵在那里,这世间的确有明知故犯的人,可是这搭上的可不是一个肖家这么简单。

无奈的叹息一声,奶娘摇了摇头,示意肖凝不要说下去了。

事已至此,现在肖府若没有镇南王府撑着,早就被封了,甚至连肖凝和肖岚都得流放到白虎关。

心底也满是疑惑,肖凝却真的没有再说话。

她吃的很多,因为这个身体太柔弱了,需要好好将养一下。

醒来的肖岚就疯了一样大闹,不过门却被肖凝给反锁了,她也只能在房间里发疯。

随着肖岚的婆子已经死在肖凝手里了,现在也无人去管肖岚了。

“二小姐的脸……”奶娘给肖凝铺好床,听到远处的叫喊声,询问了一句。

“让那些流氓给打的。”肖凝想也没想就答道:“她那样的脾气,流氓当然会教训她了!”

说的跟真的一样。

奶娘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她不好说什么,心下却是一百二十个高兴。

这个二小姐一直心狠手辣,两面三刀,有这样一天,也是罪有应得了。

此时,却听到一阵吵闹声,似乎来了许多人,从这里看过去,整个肖府都一片通明。

也没了肖岚的叫喊声。

“镇南王府来人了……”奶娘的脸色一僵,声音都有些颤抖。

肖凝直了直腰身,拍了一下奶娘的肩膀:“没关系,我去看看。”

“大小姐……”奶娘却拦了下来:“让老婆子去吧,老婆子命贱,不会有什么事的。”

“奶娘,你留在这里。”肖凝没再给奶娘说话的机会,已经闪身走了出去。

果然,是苗云理带了大批侍卫围了肖府。

“你来送死吗?”肖凝半点都不客气,火光中,两步并作三步就走到了苗云理的面前。

这个人不来,她还想着如何弄死他呢。

现在竟然送上门来了。

看着火光中五官清亮,眉目如画的肖凝,苗云理眯了凤眼,嘴角紧抿,眸底一片杀气。

若不是肖岚容不下肖凝,他更想姐妹二人一起娶进府呢。

“你找死吗?”苗云理收回视线,冷冰的吐出几个字,对着身边的侍卫一扬手:“将这个女人拿下,传王爷令,封了肖府。”

敢给他苗云理找不自的人,别想活的自在。

肖凝眉头一锁,气息微沉,没有后退,一动,后背还有些痛,却不影响她抬手掐死了一个扑上来的侍卫。

随即扑过来的侍卫脸色都有些青,却不能后退,若是一个女人都抓不到,主子也不会留他们。

不顾一切的肖凝手中更不断的飞出锈花针,左右腾挪,闪避着侍卫手中的刀剑,抽空就解决一个。

不多时,就有七八个侍卫倒在血泊里。

“肖凝,你想毁了肖府吗?”苗云理没想到肖凝能支撑这么久,更被她出手杀人的速度惊到了,没有经过血一样的洗礼,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果绝狠辣。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咔嚓。”又扭断了一个侍卫的脖子,肖凝才扯了扯嘴角,抬手擦掉了溅在脸上的血,直直看向苗云理:“我不杀了他们,你就能放过肖府吗?”

“你……”苗云理被噎的无言以对,面色一沉如水:“你如此,就别怪本世子心狠,弓箭手准备……”

“等一等!”肖凝从容淡定的站在苗云理对面,面上的杀气弥漫开来,双手紧紧握了。

“看在你我未婚夫妻的关系上,给你说出遗言的机会。”苗云理也是有备而来,白日里被肖凝耍了,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一直躲在暗处的西门飘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更多的却是算计,闪身进了肖府的后院。

若不是与苗云理的距离有些远,她定会一针要了他的命。

已经闹到这个份上,不必给自己留什么退路。

万箭齐发,她一定是躲不过去的,只能拖住一时,再想办法了。

第九章 听说过同心蛊吗

“你要娶我妹妹是吧。”肖凝缓了缓情绪,低声问道。

“不错,本世子与二小姐情投意合,私定终身,而与你,不过是婚约罢了。”苗云理倒不急着杀肖凝了,毕竟眼下的形式来看,肖凝就是本事再大也翻不出天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说出什么来。

“你娶她,何故非要置我于死地?”肖凝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夹着怒意。

“只有你死了,才能堵住悠悠众口。”苗云理说的理所当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一切都仿佛是天经地义。

冷笑一声,肖凝明白,即使自己甘心被退婚,他们这对狗男女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么,不如玉石俱焚。

“怕是要让世子爷失望了。”肖凝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在手中把玩着:“世子爷可知道这是什么?”

苗云理对着身后的弓箭手扬了扬手,面上倒有几分兴趣,他知道,此时的肖凝断不会拿出杂七杂八的东西来。

这些年肖府在皇城独大,一定有非凡的宝贝。

而这宝贝定不会落在肖岚手上,一定会在面前这个女人的手里的。

见苗云理挥退了弓箭手,缓缓上前一步,不想那些弓箭手也上前一步。

见状,肖凝只能站在原地,然后将瓶子缓缓打开,一只白色的小虫在火光下扭动着身子。

让苗云理一愣:“这是什么?”

不是他没有见识,这东西,似乎与他想像中的宝贝相差甚远。

“听说过同心蛊吗?”肖凝将瓷瓶盖好,笑了笑,一脸神秘。

“这是谁的?”苗云理当然听说过同心蛊,在东方皇朝,这同心蛊并不帘见。

此时,正院的门被推开,戴了面纱的肖岚却跑了出来:“肖凝,你这个贱人,你让奶娘给我吃了什么……”

肖凝侧身,给肖岚让路,让她直接投进了苗云理的怀抱,一边笑了笑:“奶娘的动作还真利落,不愧是肖府的人。”

苗云理这时才猛的惊喜,一手搂了肖岚,恨恨瞪着肖凝。

此时奶娘也拿了一个空掉的瓷瓶走了过来,视死如归的扬着头:“这可是夫人留给小姐的,现在偏宜二小姐了。”

倚在苗云理身前的肖岚不住的干呕着,露在面纱外面的眼神有些狰狞,那样子恨不得吃肖凝和的肉,喝肖凝的血。

“让弓箭手都退出去。”肖凝笑了笑,边说边扬手:“二妹,这也可以检验一下世子对你的爱有多深。”

想到那条小虫在肖凝手里,肖岚不敢发疯的扑过去了,只是求救一样看着苗云理。

苗云理却犹豫不决,想着这一次能彻底的整死肖凝了,还能借着娶肖岚的名义,将肖家的一切收进镇南王府。

现在看来,如意算盘又要落空了。

正在几个人对峙的时候,奶娘却踉跄了一下:“大小姐不好了,后院起火了……你和二小姐的嫁装都在那边……”

“快,所有人都去救火……”苗云理大喊,不得不妥协了!

一时间院子里只余了肖凝,肖岚,奶娘和苗云理,四个人对立站着,面上都带着敌意。

“将同心蛊给我,我保证肖府无事。”苗云理瞪了肖凝半晌,才开口说道。

肖凝却笑了笑,看了看手中的瓷瓶:“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一笑,让天地都为之失色,五官更不似刚刚那样呆板,眼底十分灵动,让苗云理有一瞬间的呆愣。

“当然是真的。”苗云理很快恢复了神智,正了正脸色,一边搂紧了怀中的肖岚,心头却不是滋味。

“你当我是傻子啊,这东西在我手里,不是更安全吗?”肖凝冷笑,笑得嚣张跋扈:“天色不早了,姐要休息。”

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了。

“你……”苗云理盯着肖凝手中的瓷瓶,双眼有些红,又低头看怀里咬牙切齿毁了容颜的女人,也想杀人,却生生忍了:“好!好!好!”

“将你怀中的女人也带走吧,免得她看到这条小虫受惊吓。”肖凝又补了一句,十分的目中无人。

妃色的唇在火光映衬下格外的诱惑。

眼如月牙,却带着危险的气息。

肖岚当然不想现在就去镇王府,绝对的名不正言不顺,更会毁了她的名声,可是同心蛊在肖凝手里,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第十章 龙袍陷害斩草除根

直到后院的火扑灭了,苗云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带人离开了。

大门一关好,奶娘就两腿一软坐了下去,后背的衣衫已经被汗湿透了。

“奶娘,你将这个收好。”肖凝随手将同心蛊丢给了奶娘:“你去休息吧,我去后院看看。”

肖府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起火的。

几十箱嫁妆都齐齐摆放着,只有几个箱子被烧黑了,里面的东西更是乱七八糟的堆放着。

想是被翻过。

“什么人,出来吧。”肖凝的脑海里闪过一抹红衣身影,忙摇了摇头,那个人怎么会来帮助自己呢!

话落,大红色映入眼底,手中还捏着一把折扇:“肖大小姐,好手段。”

“你怎么又来了?”肖凝瞪着西门飘雪,不爽的问了一句。

“放火埃”西门飘雪摇着扇子,几分风流倜傥,更多的是逼人贵气。

却说得浑不在意。

肖凝知道刚刚没有西门飘雪,今天的事不好收场,这个人竟然出手帮了自己。

一边抬眼审视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张脸倒是生的如花似玉,只是难掩眼底的凛冽霸气,这个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我们研究研究这个东西吧。”西门飘雪手一扬,一袭龙袍从他的手中飞到了肖凝的怀中。

“这是什么?”肖凝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眼睛有些直,大脑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在这个年代,什么人能拥有龙袍?当然是皇上,除了皇上,私藏龙袍,绝对是谋逆之罪,满门抄斩必死无疑。

“哪里来的?”随即肖凝觉得自己刚刚有些白痴,挑眉,正了正脸色,沉声问道。

西门飘雪若想害自己,这件龙袍就够了,根本不必耍其它手段。

“你和你妹妹的嫁妆里面。”西门飘雪说的很轻松:“世子应该找的就是这东西。”

“他……”肖凝脸色暗了下来,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龙袍,似乎有些想不通:“他要让肖府消失,轻而易举,用得着如此费尽心机吗!”

“他能毁了肖府,却不能除掉远在白虎关的肖老爷和肖夫人。”西门飘雪事不关己的扬着头,说得不痛不痒。

这的确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路过,就想救面前这个女人罢了。

“苗云理!”肖凝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好,既然他如此作死,姐就成全他好了。”

看着肖凝气得有些红晕的小脸,西门飘雪的眼底闪过一抹揶揄,他相信肖凝说到能做到:“用我帮你吗?”

低头扯着龙袍的肖凝犹豫了一下,她明白,西门飘雪若要害自己,早就动手了,刚刚苗云理带人来封肖府,自己无暇分身顾有后院,是西门飘雪救了自己一次。

一用力占头:“用。”

她的确需要西门飘雪相助,因为镇南王府好闯,却未必好动手。

月黑风高,正是好时机。

“你准备怎么做?”西门飘雪脸上带着笑意,仿佛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

肖凝却犹豫了一下,她是想将这龙袍送去镇南王府,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到时候,苗云理不用想都知道是她肖凝干的。

她要让苗云理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栽的这个跟头。

“这个龙袍好处理吗?”肖凝看向西门飘雪,这个人的身份,她也隐约知道。

西门飘雪笑了笑,肖凝能问自己,表示她开始信任自己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轻轻点头:“交给我,或者有一天,能派上用场的。”

看着西门飘雪的笑脸,黑眸却深邃如井,肖凝知道这个男人绝不是善类,一时间有些犹豫,怕会纠缠不休。

可是想想眼下,她的确需要这个男人出手相助。

便点了点头,又将龙袍交给西门飘雪:“你可知道镇南王府有什么镇府之宝?”

“你要顺宝贝?”西门飘雪倒是很讲究的说道,没有用偷字,只是又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肖凝能绝地反击,不想……“算是吧。”肖凝却点了点头:“要是你觉得不屑,就算了。”

心底却有些失望,浅浅的。

谋妃之凤逆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之凤逆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情深不相忘第20章小天生病了“你回来了。”叶菀看着眼前毫无生气的男人,眼里不由得涌上一股无名怒火,“夏夏已经走了三年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她,她出事又不是你的错,你何必这么耿耿于怀。”贺铭恩缓缓抬头,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不悦,“她走的时候,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叶菀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你反正不也是准备让她打掉的嘛!”听着叶菀的话,贺铭恩忽然便觉得有些不认识眼前的人,在他的眼里,叶菀一直是温柔善良的,可是如今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二十章到底还是动了心“抱歉,我认错人了。”哪怕那一晚的事情过去了好几天,霍绍谦还是无法忘记女人那张冷峻艳丽的脸。他误将她当成了穆芊芊,可仔细看看,蓝小暖和穆芊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如果说蓝小暖是高傲而带有尖刺的玫瑰,那么穆芊芊便是纯洁绽放的百合。霍绍谦还记得,穆芊芊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几乎事事都顺着他,哪里会像蓝小暖那样,不仅敢动手打他,打完人之后居然直接转身离去,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也许是和周晴之间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二十章上网查信息黄羿苦笑,心道这些老同学真有钱啊,聚个会也去那么高档的酒店,听紫玫瑰说,紫云轩人均消费最少都要上千,老同学聚会,而且是一个人来组局请客,最起码也得花几万吧。如果是他还没得到万物鼎之前,他还真不敢去参加这个同学聚会。但现在他心态变了,对未来充满信心,所以也没有了那种自卑心理,对过去的恩恩怨怨也就不在乎了。那就去重新认识一下老同学吧,也许还能在事业上互相帮助。离晚上八点还有半天,他找了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超级强兵当奶爸第二十章:新邻居楚相国坐在办公室里喝茶,上好的天山大红袍,价格不菲堪比钻石,即便身家早已是亿万的他,喝起来也是小心翼翼的,可见这茶的金贵。结果,秦雪一个电话打过来,汇报完那七位数的修理费用后,他差点一口把嘴里的‘钻石’全都喷出来,修个捷达就花这么多钱,闹呢!楚相国反应大,完全是因为这事,几百万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普通人的几块钱,关键是上百万在国内买一辆宝马都足够了,还修一辆老捷达干嘛?他是想不懂啊…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兵王卸甲第20章酒会由于叶云曼穿着礼服不方便开车,因此秦渊主动担当起伺机的责任,刚开始叶云曼还半信半疑,毕竟当年秦渊离开时连车都没摸过。秦渊笑了笑,没过多解释,挂档,踩油门,做出一个漂亮的定圆回旋漂移,跑车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扬长而去。在军队的时候,别说汽车,就是飞机坦克轮船这等庞然大物,他也能驾驭自如,对于一个单兵作战能力极其彪悍的军人,这些都只算小儿科。十几分钟后,在叶云曼的指引下,跑车在市中心一座名为帝王大厦的停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放弃爱情放弃你第20章熟悉的感觉入秋的天气,阴雨绵绵。秦若欢在坟前站了许久许久,任由雨水肆意的将脸上的泪水冲刷。抬头入眼的是苦涩的雨珠和雾蒙蒙的天,她突然想大吼一声,为什么老天爷对她要如此的残忍。她所有拥有的每样东西,都一定要夺走吗?这是她最后仅有的一点亲情了,也不愿给她时间去回报这个短短几个月却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的父亲吗?她甚至还来不及带他吃一顿大餐,看一看风景,那个始终对她慈祥的父亲此刻就已经长眠于这冰冷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你的心深不见底第20章持续性植物状态“好,我滚!马上滚!”见叶苏的情绪很不好,贺景行妥协了。他滚到旁边的走廊去,等会儿,再滚回来就是了。看着贺景行真的一步一步的走远,转个弯再也看不到了,叶苏才终于捂住脸,痛哭了起来。她并不敢哭的太大声,那压抑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入贺景行的耳中,他的身体紧贴在墙上,全神贯注的听着叶苏的动静,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眼里溢满了悲伤。他甚至抬起巴掌,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过去的五年,他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愿此生不相逢第20章抑郁症“嘿嘿嘿,你怎么了?陆清言你怎么样了。”虞衍将倒在地上的她搂在自己的怀中。然而陆清言已经陷入晕厥状态,不能回答他的话了。虞衍把人抱上自己的机车。一路往首都医院的方向狂飙。同时打开了蓝牙耳麦,联系方年年。“年年,我又遇到陆清言了。但是这次清言的情况看起来比上次差多了,你赶紧准备紧急病房。”“我真心没有对人家姑娘做什么?我那么正直的一个人,你能不能相信我的人品一次啊?我有那么不靠谱吗?你现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20章装柔弱,扮可怜“沈!夕!莞!”占据着这个城市绝佳风景的别墅区,传出一声满带恨意的咆哮。贝舒雅站在装修奢华的房间里,捏着限量定制的镶钻手机,眼睛盯着屏幕上,私家侦探发给她的萧墨的情妇的照片,眸光里淬着阴冷冷的恶毒。萧墨为了一个情妇和她分手,她怎么受得了?当然是马上花了一大笔钱同时请了好几个私家侦探二十四小时跟着萧墨,找出这个情妇。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沈夕莞!难怪萧墨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深情予你不负卿第二十章不准你不爱清晨。偌大的办公室内,顾城正专注的处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轮廓分明的侧脸,如刀削般的俊眉微微蹙起。“进来!”正批着文件,顾城听到敲门声,冷声道。“总裁,刚才有人将这个送来了,好像是夫人派人送来的!”苏珉进来,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放在顾城面前,而后恭敬的站在一边。“苏珉,给我调查一下许氏如今的情况。”顾城拿起牛皮纸袋,看了眼封面,对苏珉吩咐道。“是!”苏珉有些诧异顾城的这决定,他不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