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商界风云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1:34:45 来源:网络 []

书名:商界风云

第三章 我要倒卖国库券

一声清脆的耳光让苏涵张雷和黄正三人都惊呆了,黄正捂着脸怒视周铭道:“你居然敢打我?”

周铭掏掏耳朵呵呵一笑说:“是吗?有谁知道?不过现在我们三个人可都看到了你刚才拿你的脸打了我的手,这怎么办?”

我的脸打了你的手?周铭的这个逻辑没让黄正一下子背过气去,他现在很后悔自己把保卫处的人请走了,他也实在没想到在厂里居然真的敢对自己动手。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黄正气得浑身发抖,他伸手指着周铭说:“好,你很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要不然我一定弄死你!”

周铭眼皮一挑:“是吗?我的麒麟臂又控制不住了,看来又要被你的脸打了怎么办?”

黄正见周铭抬起了手,急忙哎呀一声灰溜溜的逃跑了。

见黄正走了,苏涵对周铭说了声谢,周铭摆摆手说:“不要紧的,不过小涵你也是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找我们,是不是不拿我们当朋友了?”

苏涵低头不语,周铭说:“小涵现在我们无权无势,没有什么太好对付黄正的办法,不过他那个家伙天天找厂保卫处的人来找你麻烦也不是个事,要不你就不要开这个饭馆了吧?我们先想办法赚钱,等以后有钱有权了,我们再想办法对付黄正。”

苏涵愣愣的看着周铭说:“周铭你……要对付黄正?”

“那当然,”周铭理所应当的说,“小涵你被欺负了,我当然要帮你报这个仇。”

“周铭谢谢你,”苏涵很感动,“不过我不开饭馆能做什么?做别的生意吗?这都不行的,黄正他说过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来捣乱的,而且开饭馆我借了亲戚好多钱,现在我弟弟上学也需要钱,现在我开着饭馆,虽然他总是来捣乱,但多多少少只要我省着点花还是能存到钱的,如果把饭馆关掉……”

尽管苏涵话没有说完,但周铭也明白她的意思,周铭说:“那可不一定,我这有一个生意保证你能在最短时间内就能赚到最多的钱,而且不管是谁都捣不了乱。”

苏涵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疑惑道:“周铭你要做什么生意?”

“我要倒卖国库券。”周铭说。

“倒卖国库券?这玩意也能倒卖的吗?”苏涵和张雷一下子都瞪大了眼睛,一脸见到神仙下凡一般的不可思议。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其实也不怪苏涵和张雷会有这样的表情,毕竟在这个年代,认识到国库券的价值,知道国库券是什么东西的都没几个,就更别提什么倒卖了。苏涵和张雷他们家里都有国库券,但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实际上国库券就是国债的一种,都是国家管社会和老百姓借钱,是国家财政当局为弥补国库收支不平衡而发行的一种政府债券,最早是英国人在1877年发明的,由于债务人是国家,保证是国家的财政收入,几乎没有违约风险,因此在金融市场上是最稳定的投资渠道。

不过作为重生者,周铭却知道国库券这东西是极其赚钱的,尤其是在80年代末这时候,因为国债这个时候的利率可比后世高多了,通常能超过十个百分点左右,高的甚至能达到十五个百分点,通俗一点说,就是一百块钱的国库券,如果到期拿到银行去换的话,按一年期算连本带利就能拿到一百一十到一百一十五块钱,要是三年期和五年期的,能拿到的钱就更多了。

事实上倒卖国库券的生意也就是这个时候最红火,在周铭的印象里,江南那边有一个人就是这么靠倒卖国库券成为百万富翁的。要知道,这个年代在760厂这种比较偏僻的地方,可就连万元户都还是可以得到表彰的,一个百万富翁的地位,估计不比后世能和省领导同桌吃饭的集团老总要低多少。

而且算算时间,现在那位百万富翁的发家之路应该已经开始了,只是那股风气被带起来刮到这里,至少还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来自huijindi.com而到了那时候,当人们猛然发现国库券原来也是可以买卖赚钱的时候,只怕这边的生意早就已经被自己给抢完了吧。

“当然可以,”周铭对苏涵和张雷解释说,“你们看,如果我们手上能有一万块钱的国库券,拿去银行兑换的话,我们至少就能兑换一千块钱的利息,你们说这是不是无本万利的生意?”

“可……这东西银行能给换吗?厂里年年摊派这个东西,可我却从来没见有人去银行换过钱的呀。”张雷有些担心道。

周铭笑道:“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以我们才能赚钱呀!如果他们都知道了,我们还怎么赚钱?”

苏涵这个时候明白了周铭的想法:“周铭你是说我们可以按照国库券的票面价值甚至更低一些的价格把国库券收回来,然后再去银行兑换,不仅能换回国库券的票面价格,甚至还能拿到至少一成的利息,对吗?”

周铭对苏涵竖起了大拇指:“小涵真聪明,不愧是小涵饭庄的老板娘。”

苏涵倒吸了一口气,眼里满满的全是震惊,因为如果真像周铭说的这样,一百块钱就能赚十块钱,一千块钱就能赚一百块钱,一万块钱就能赚一千块钱,并且最主要的这还不需要多少时间,只是他们跑一趟银行的工夫,如果……这真能成的话。

周铭看着苏涵和张雷,他当然明白这两位朋友的疑虑:“我知道你们现在还有所怀疑,这很正常,毕竟这个生意钱赚的太轻松了。”

张雷拼命的点头,在他看来在厂里上班的工人累死累活一个月也才不到一百块钱,就算是那些厂领导,除非是一些油水特别多的部门,否则一个月也不会超过六百块钱,现在周铭只要手里有足够的本金,跑一趟银行就能赚超过厂领导的工资,这怎么可能!

对于苏涵和张雷的疑虑,周铭感到很正常,毕竟厂里一直以来都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没人有市场经济的观念,更别说是金融观念了。汇金地

于是周铭说:“你们不相信没关系,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那你们家里都是在厂里上班的,那你们家里应该也有国库券吧?”

苏涵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打算:“周铭你是先让我们拿国库券去银行兑换?”

“是的,反正县里银行距离厂里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周铭说。

“好,我记得我姐夫那里有很多,我姐天天都还跟我抱怨说厂里整天发这个东西不能用呢!我现在就去全拿来。”张雷说。

周铭恩了一声说:“好,但记得这个事情千万不能对别人说,因为一旦别人知道了,我们就不好赚钱了,明白吗?”

“知道了。”张雷说。

……这个年代银行还并不像后世那样遍地开花,因此760厂这里并没有银行,要到南晖县城里去才有,但好在760厂距离县城并不远,周铭他们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周铭苏涵和张雷三人带着各自家的国库券来到南晖县的农行门口,苏涵看着距离不远的派出所,不免有些担心道:“周铭,你确定这国库券真的能换钱吗?要是不行的话,银行会不会报警把我们抓起来呀?”

“怎么会?国库券原本就是国家找我们借的钱,我们是国家的债主,现在找国家还钱是天经地义的。”

周铭说着就率先走进农行,只留下苏涵和张雷愣愣的在那里,因为周铭刚才的话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对他们来说,国家应该是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所有自己用的钱也都是国家发的,国家怎么还会缺钱呢?如果缺钱多发一点钞票不就是了,怎么还会找老百姓借钱呢?走进农行,周铭排队来到了柜台前,把三人的国库券递了进去说:“大姐你好,我来兑换国库券。”

见里面的大姐接过了周铭的国库券,苏涵和张雷一下子心都跳到嗓子眼了,紧张的盯着里面,生怕大姐会把那些国库券给丢出来怒斥自己这些人在胡闹,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大跌眼镜,只见里面那位大姐认真的数了一遍国库券以后,又拿计算器算了一下才对周铭说:“你的国库券一共是三百元,其中三年期一百元,五年期两百元,本息一共是四百六十八块两毛钱。”

对于大姐报出来的数字,周铭点点头,这和自己心算出来的结果差不多,周铭接过大姐递出来的钱,带着苏涵和张雷出了农行。

“怎么样?现在你们相信这国库券可以换钱了吧?”周铭扬着手上崭新的钱对苏涵和张雷说。

张雷呆呆的看着周铭手上的钱喃喃的说:“我的天,这个东西还真能换钱呀?而且还能换这么多,乖乖,都赶上我快俩月的工资了。”

而苏涵则是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激动的对周铭说:“周铭你实在太厉害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国库券能换钱的?”

“小涵你忘了我大学念的是经济学专业吗?”周铭说。商界风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来如此,周铭你是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太聪明了,我们都比不上你。”苏涵说,“那我们现在就赶紧回去收国库券吧?我知道咱们厂里好多好多人的国库券放在家里都没用呢!”

周铭却说:“不急,我们现在手上没钱,去收也收不了多少,而且这个事情一旦被别人知道我们就没钱赚了。”

苏涵想也确实是周铭说的这个道理:“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可都没钱呀!”

“我们是都没钱,但总有人有钱的,这就是我一定要把大壮叫出来的原因了,因为他姐夫的关系,他知道哪里可以借高利贷。”周铭说。

“周铭你想借高利贷来收国库券!”苏涵和张雷当时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第四章 借高利贷收国库券

三塘是南晖县东南的一个镇子,也是南晖著名的赌城,因为这里隔壁就是南亭县,南亭县那边的煤矿资源很丰富,私挖滥采的小煤矿特别多,那些煤老板和矿工手头上有钱又闲来无事,整天面对黑乎乎的煤矿,就会想搞点刺激的事情,这时去三塘那边赌两把就很正常了。而伴随着赌博发展起来的,就是高利贷了,在那个年代,提起黄赌和高利贷,所有南晖人的第一反应全是三塘。

张雷从厂里借出来两辆自行车,也向领导请了假,他和周铭俩人就踩着自行车来到了三塘,由于这个时候的三塘很乱,苏涵又出奇的漂亮,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周铭就没带她来了。

张雷的姐夫是厂领导,张雷跟着他姐夫来这边办过事,也帮厂里借过高利贷,因此轻车熟路的就带着周铭找到了地方,那是一栋四层高的小楼房,听起来好像不怎么样,但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要知道就是镇政府大楼还没这好呢!

停好车,张雷有些担忧的问:“周铭,真的要借高利贷吗?这高利贷可是难借难还的呀,尤其是那利息高得吓人,就算是厂里要借也要做好思想准备的。”

“必须要借!”周铭坚定的说,“至于还,大壮你忘了我们刚才去银行兑换的国库券了吗?有那个利息难道我们还怕还不起吗?”

“我明白了,只是我觉得借高利贷来做这个生意,还是太冒险了一点。”张雷说,他的确明白周铭说的是事实,他只是心里迈不过这道坎。

“大壮,放轻松一点,要想做生意,没有一点冒险精神怎么能行?这个生意必须快进快出,但只要我们做成这个生意,以后就是大老板了!”周铭拍拍张雷的肩膀说,拥有未来二十多年记忆的周铭很清楚,市场这个东西就是要越快越早进入最好,错过了最佳时机,就只能捡别人剩下的残羹冷炙了,在金融领域尤为如此。试想如果厂里的人都明白国库券可以换钱了的话,他们还到哪里去收呢?当然更重要的,是周铭担心自己父亲的病情正在恶化,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赚更多的钱。

带着这个信念,周铭和张雷走进房子,这房子与周铭想象的并不一样,这个房子明显是设计过的,格局和银行差不多,也有柜台和其他椅子,只不过没有那些铁栏杆就是了,看上去很正规,远没有其他借高利贷地方的那种乱糟糟的景象,这让周铭对今天要借的钱心里有底了。

“这里是狗爷的地方,这狗爷是南晖一霸,也是我们南晖县里最有钱的人家之一。”张雷对周铭介绍道。

周铭点头来到柜台前,里面一位小哥抬头看了周铭和张雷一眼问:“你们是哪里来的?要借多少钱?”

“兄弟你好,我们是760厂来的,想借一万块钱。”周铭说。

这个数字让那位小哥一下抬起头来,他先上来打量了周铭和张雷几眼,然后一副看白痴的表情说:“你俩脑子没问题吧?张口就要借一万,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少在这里胡闹,走开。”

周铭给张雷使了个眼色,张雷说:“兄弟,我姐夫是760厂方主任,和狗爷有交情的,要不你喊狗爷出来,他认识我的。”

那位小哥想了一下,然后去楼上叫下来一位中年人,周铭知道这就是狗爷了。

狗爷下楼见到张雷点了点头说:“我是记得你,你经常和方主任来这里办事的,但你要借一万,还是太多了。”

这时周铭上前一步说:“狗爷,其实钱的多与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他姐夫在,我们肯定是能还得清你这些钱的。”

“还的清?说的好听,你以为是一块两块钱吗?说能还清就能还清?”狗爷说,“不过这样吧,看你们也确实是缺钱,如果你们真想借这个钱,那一天一分利,你能接受吗?”

“能。”周铭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说的是一天一分利,一万块你借一天就是一百块钱的利息,一天的利息就等于你在厂里上一个月班的工资,十二天就等于你一年的工资。”狗爷提醒说。

张雷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周铭却依然淡定:“我知道。”

周铭的信心让狗爷有些意外,因为他是故意这么说,原本他是想用高利息来逗两个小孩玩的,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真的就答应了,他是白痴吗?还是他对利息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不知道利滚利有多恐怖?不过这些都不在狗爷的考虑范围内,他只知道既然有人肯答应这么高的利息,他不答应就没天理了。

于是狗爷说:“既然你这么诚恳,那我就答应借你一万块钱,一天一分利,如果你还不了钱,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没问题,我保证一个礼拜内还清!”周铭说。

……从狗爷那里拿到了钱,周铭就和张雷骑车回到了厂里,才到了路口,就见到了苏涵等在那里的焦急身影。

见到周铭和张雷回来,苏涵急忙三两步跑过来问:“怎么样?钱借到了吗?”

周铭拍了拍包说:“当然,一万块钱全在这里了。”

苏涵惊喜的哇了一声说:“真的借到了一万块钱呀?我刚才还担心放高利贷的那些人会不肯借给我们呢!”

“有大壮他姐夫的招牌,钱还是很好借的,”周铭说,“好了,既然准备齐全了,那我们就开始干活吧。”

说完,周铭就带着苏涵和张雷来到了职工楼前面,看着这些职工楼,想着自己就要开始收国库券赚钱了,张雷就有些激动的问:“我们从哪家开始?”

“哪家都可以,只是你不要这么激动说漏了嘴就行。”周铭嘱咐说。

张雷拼命的点头说:“没问题,到时候就周铭你来说,我就站在一边看,什么也不说。”

另一边苏涵也是抿着嘴唇,显然也有些紧张,毕竟倒卖国库券这种事情她从来就没听说过,她只是基于对周铭的信任才做的。

“放轻松一点。”

周铭拍拍张雷的肩膀,对张雷和苏涵说道,随后周铭就走去职工楼敲开了第一家的房门,他们的运气不错,这一家刚好有人在家。

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大姐,他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问:“你找谁?有什么事吗?”

“大姐你好,我也是厂里的,很抱歉打扰你一会,我想请问你家里有国库券吗?就是这个东西。”周铭说着就拿出一张国库券给她看。

这位大姐看了一眼国库券点头说:“我家里有一些,怎么了?”

“可以拿给我看一下吗?我想买。”周铭问。

“哦,你等一下。”

这位大姐说着就回屋里把他家里的国库券拿出来给周铭了,是拿一个铁盒子装的,里面有几十张国库券,面值大多是十块的,有几张五十的,还有两张一百的,可见这家人的条件应该还不错。周铭仔细挑选了一下,把里面所有到期的国库券都挑了出来,才把铁盒子还给大姐说:“这些国库券我买了,一共是四百一十五块,因为里面有几张实在太旧了,就算便宜一点,四百块钱凑个整,你看行不行?”

“可以没问题,反正这玩意放在家里又不能吃又不能用的,”大姐很爽快的说,“只是这剩下的你不一起收走算了吗?”

“大姐这剩下的你还是先留着吧,我以后还会来收的。”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四百块钱递给大姐:“大姐这是四百块钱,你点一下。”

大姐接过钱笑道:“就四张钱四百块钱我难道还会看错吗?只是年轻你要点清楚国库券才好,你别亏了。”

“谢谢大姐,我刚才已经数了好几遍了,面值是四百一十五的,只是里面有几张实在太旧了,我才和大姐你砍了价的。”

周铭说着把国库券交给苏涵放进她的包里,然后又问大姐道:“对了大姐,这栋楼的邻居你都熟吗?”

“我从结婚开始都在这里住了快十年了,这邻居之间的都太熟了。”大姐说。

“那太好了,”周铭说,“那我想请大姐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大姐恩了一声说:“什么忙你说。”

“我想请大姐你帮我收一下这栋楼其他人的国库券,我待会过来收可以吗?”周铭见大姐有些犹豫,就又加了一句道,“大姐我也不会让你白忙活的,我会给你十块钱感谢你的。”

大姐这才喜笑颜开:“小兄弟你太客气了,这邻里之间的有什么关系嘛,而且我们这栋楼的兄弟都拿着这什么……国库券也没用,他们也早就盼着能有小兄弟你这样的人来收了,今天刚好他们也都是晚班,现在都在家,我这就帮你敲门去,你什么时候过来收?”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过来可以吗?”周铭问。

“没问题。”大姐豪气的大手一挥。

“那就谢谢大姐你了,还不知道大姐你怎么称呼呢?”周铭礼貌的问了一句。

“我姓魏。”

离开魏大姐家,周铭苏涵和张雷分头去敲其他人家的门,不过现在毕竟还是在上班时间,家里有人的只是少部分,周铭连续敲了好几家都没人在家。

“周铭。”

周铭正准备敲另一户人家的门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周铭转头过去,只见一个穿碎花连衣裙的女孩正站在不远处,这是自己曾经的女朋友张倩,但她现在已经跟马林了。

如果是过去的周铭,肯定会暴怒,但经过了二十多年,周铭早已看开了很多,他只是淡淡的问:“有事吗?”

张倩愣了一下,没想到周铭居然会对自己那么淡漠,眼神复杂的看着周铭好一会才说道:“周铭,你就向马林服个软吧,那样你就能回厂里上班了,该给你的待遇一样也不会少,而且你是大学生,以后的发展道路还长得很,没必要因为怄气葬送自己的打好前程。”

“让我回厂里天天让马林奚落我?”周铭笑道,“对不起,我没你想的那么贱。”

“你就低一次头怎么了?你觉得你天天待在家里很好吗?”张倩说着看了周铭手里的国库券一眼接着说,“还有你现在在干什么?收国库券?这东西有用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做点正经事,别让我瞧不起你!”

“是马林让你来找我的吧?”周铭冷笑着反问,“你别管我在干什么,你只管去告诉他,他虽然有个好爹,但我会赚很多很多钱,比所有人都多!”

第五章 谁是傻子?

“无可救药!”

张倩不屑的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苏涵和张雷闻声过来问周铭怎么回事,周铭摇摇头没说什么,只是问他们国库券收的怎么样了,苏涵和张雷说自己收了七八百国库券。看了看时间,到了和魏大姐约好的时间了,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又回到了魏大姐家这里。

这个时候魏大姐家门口站了有好些人了,见到周铭他们过来,魏大姐很高兴的给她的邻居介绍说:“你们看那就是收国库券的小兄弟,我没骗你们吧。”

说完魏大姐又朝周铭他们招手道:“小兄弟你总算来了,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听着魏大姐的话,周铭和苏涵张雷推着自行车小跑了几步过来,周铭对魏大姐说:“抱歉啊魏大姐,我刚才在那边收国库券耽误了点时间,来的晚了一点,不好意思。”

魏大姐则摇手说:“没关系的,只要小兄弟你来了就好了,我已经把街坊邻居都叫出来了,你赶紧收吧,不过估计数目不小,你收的完吗?”

“能收多少算多少吧。如果没今天没收完,我明天还会来的好吗?”

周铭这么说着,然后就开始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职工楼并没有后世小区那么恐怖的人口密度,虽然魏大姐把她这栋和相邻一栋职工楼的邻居都叫出来了,但也就三十来户,可就是这些人手上的国库券,周铭所借的一万块高利贷都不够收的,当周铭把钱全收完以后,还有四户人家的国库券没钱收了。

卖了国库券拿到钱的人家非常高兴,排到最后没卖掉的则满脸失望。看着那四户人家失望的表情,周铭想了想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带的钱不够,或者这样,你们先把国库券给我,我给你们打个欠条,最晚今天晚上就把钱还给你们。”

听到周铭这么说,那四户人家立即喜笑颜开:“小兄弟我知道你也是咱们760厂的厂子弟,这个大壮还是和我侄儿是一个单位的,还有这小姑娘,我认得她就是那个小涵饭庄的老板娘,我信得过你们,欠条就不用,你记得晚上把钱给我就好了。”

“好的好的,谢谢叔叔了。”

周铭这么说着,然后和剩下四户把国库券的价格说清楚了,就收过来放进小涵的包里了。

“魏大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两个小时以后就会回来找你,还有把叔叔的钱还给他们的。”周铭说。

“嗨!小意思,我们信得过小兄弟你。”魏大姐说。

“那好,我就先走了,再见。”

周铭说完就骑上自行车带着苏涵走了,而身后那些人在目送周铭离开的时候,也开始讨论了起来。

“魏小妹呀,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傻的人来收这个什么国库券呀!”

“可不是嘛,这个东西吃又不能吃用又不能用的,根本就是厂里那些领导坑我们工资用的,还美名其曰说什么支持国家建设。”

“那可不一定,搞不好别人是看这玩意花花绿绿的很好看也说不定。”

“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那种收藏什么的都是资本家和地主玩的东西,我看他呀就是在大城市待久了,沾染上了那种不好的习气,你看他刚才收这些国库券花了有七八千块钱呀!真败家,我看要是老周知道他儿子偷家里的钱来收这个国库券,非打死他不可。”

“嘘!小声一点,万一给那傻子听到,他要来退可怎么办?”

“钱都已经收了,他说退就退呀?是他自己傻,自己要来收这玩意的,我们可都没有逼他,就算闹到派出所我们都不怕呀!”

“那他说他两个小时以后还来收是不是真的?”

“我看八成应该是真的。”

“哎呀管他是不是真的呢!我先赶紧通知我哥我姐他们,让他们赶紧把国库券准备好,趁着这傻子他的父母还没回家还不知道这个事情,赶紧先把国库券给卖了再说。”

……骑自行车的周铭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扑哧的一声笑,周铭回头看去,只见苏涵一脸窃喜道:“这些人真笨,他们明明都吃那么大的亏,在给我们送钱了,还自娱自乐笑话我们是傻子,其实我看他们才是傻子,真不知道当他们以后知道国库券能换钱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周铭笑道:“那没办法,谁叫他们喜欢占小便宜的,如果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知道有人突然来收平时没用的东西,肯定有问题嘛!”

“所以还是周铭你最聪明!”苏涵称赞说,随后话锋一转,又说道,“只是那魏大姐也真是的,周铭你都给她十块钱了,她还在背后议论你,简直没有道德底线!”

“知足吧,他们说什么随他们说去,我们闷声发大财才是好的。”周铭说。“好了,小涵你就别说话了,你身上那些国库券可值一万多呢!你可要拿稳了。”

周铭这么说说着脚下用力蹬着朝县城银行的方向骑去。大约十分钟以后,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来到了县农行,把车停好,周铭回头才发现苏涵仍然还是死死的捂着装国库券的包包,周铭笑着拉开她紧握着都有些发白了的小手逗她说道:“好了小涵你不要那么紧张,你看你这么用力万一把咱们国库券给弄坏了该怎么办?”

苏涵吓得啊了一声,急忙松开捂着包包的手,但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放上去,嘴里小声解释说:“我……我是怕被风吹走了。”

听到这话周铭一愣,他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这么一句话,苏涵居然就这么信以为真了。

“别瞎想了傻丫头,风不会吹走的,我们进银行吧。”

周铭温柔的对苏涵说着,然后拉着她走进了银行来到柜台前,周铭对里面的大姐说:“大姐你好,我来兑国库券的,84年五年期三年期,85年三年期还有84年以前的五年期和三年期的国库券。”

“又是你呀,这一次你要兑多少?”里面的大姐问。

周铭把包从苏涵那里拿过来放在柜台上说:“一万。”

里面那大姐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随后她就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周铭。因为别人或许还不清楚,但是作为银行柜台的她却很清楚,这一万块面值的国库券,哪怕全是三年期的,至少也能兑一万三千多块钱,这笔钱都等于她七八年的工资了呀!现在却被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随便拿出来了,这怎么能不让她感到震惊。

对于这位银行大姐的表情,苏涵感到很开心,毕竟这种表情总比厂里面那些笑话他的人要好多了,苏涵也更为周铭能想到倒卖国库券赚钱的办法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周铭今天还想多收一次国库券,没空在这里看这位柜台大姐的脸谱,便催促道:“大姐,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要兑换,当然如果这个数目你这里不方便的话,你可以请示一下你的领导,麻烦你了好吗?”

听周铭这么一说,那位银行大姐才如梦初醒,她下意识里觉得周铭既然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国库券来肯定来头不小,就马上去请示银行领导了。

不一会就有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对周铭说:“同志你好,我是南晖县农行主任我叫戴振江。”

“戴主任你好。”周铭说。

戴主任点头说:“因为你一次性兑换的国库券太多,我们这里还从来没办过这么大的业务,你先跟我进里面来一下好吗?”

“好的,没问题。”

周铭苏涵和张雷跟着戴主任走进了银行里面,来到一间接待室里坐下,一位银行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三人沏了三杯茶。

“首先可以给我看一下你们来兑换的国库券吗?”戴主任问。

“当然可以。”

因为是在县农行里面,周铭也不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把装国库券的包给打开了,戴主任就让银行的工作人员去检查清点和整理分类了。

这个时候,戴主任又问周铭道:“这位小同志,请问你是在哪里工作的?因为你所需要兑换的国库券的数目有点大,我们需要联系一下你们的工作单位。”

“戴主任,应该没这必要吧?”周铭疑惑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制度,没有联系工作单位的话,我们也很难办的。”戴主任说。

周铭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应该是这个戴主任以前肯定是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采取的最保守的措施,哪怕日后有什么问题,他也可以推给工作单位那边,这也是市场经济和金融经济没有开展起来之前,偏僻地方的银行干部对金融和国债的买卖没什么概念,所以才会有点死脑筋。

周铭不想和他在这里扯皮,就说:“是这样的戴主任,我这位朋友他现在是在760厂上班,我们的国库券也全是760厂的,我们都是760厂的厂子弟,戴主任你可以去核实。”

戴主任点点头,就让工作人员去打电话联系核实去了,不一会核实的结果就出来了,同时那边也检查清点清楚了。

“你们五年期的国库券一共是七千三百八十六,三年期的国库券一共是两千八百一十九,本金和利息加一块是一万五千三百三十四块五毛八,你们看一下。”

戴主任说完就把银行工作人员统计出来的清单递给周铭,周铭接过清单拿计算器算了一下,之所以不是一万整,是因为周铭在收国库券的时候都像魏大姐那样以破旧的名义少算了一些的,因此最后就多出来两百多面值。周铭清算完点头对戴主任说:“没错,我们现在可以拿钱了吧?”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不要在我们这里办个折子?这样就可以把钱都直接存进去了。”戴主任说。

周铭摇头说:“不了,谢谢戴主任,这个钱我还有用。”

“那好吧。”戴主任说完就让银行工作人员去拿钱了。

商界风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商界风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老钱推荐:法贝热彩蛋(Faberge Pelican Egg)——末代皇室最后的罗曼蒂克

    战斗民族的罗曼蒂克情怀,是什么样子的?铁血下的浪漫,羡煞旁人,也惊艳众人。法贝热彩蛋(FabergePelicanEgg),因浪漫而生,记录了俄罗斯末代皇室的悲欢离合。国王别出心裁的一个礼物,感动了皇后,也让后人为之一掷千金。FabergePelicanEgg解锁浪漫爱情俄罗斯年轻的王储尼古拉意外离世,身为未婚妻的丹麦达格玛公主悲痛欲绝,有人说公主眼底的星光都变得黯淡了。为了尼古拉的遗愿,她嫁给了尼古拉的弟弟亚历山大。一个是失去未婚夫的公主,一个是原本就有心上人的王子,因为对逝者的承诺,他们选择

  • 代驾APP,我在风里时,你却在云里

    “哎呀,这酒都满上了你还不喝,是不是看不起老哥我?”“不不不,我今天开车了,实在不能喝啊!”“怕什么,喝了我给你找代驾!”可这年前年后想要找代驾,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打开代驾APP发现基本找不到人,反倒是在这酒店饭店门口蹲守着一些代驾司机。“浦东?三百块!”虽然坐地起价可还是一驾难求。交警严厉查处酒驾,曾经给代驾APP带来前所未有的市场机遇。当“e代驾”们狂飙突进时,人们开始以为,又一个共享平台市场中的细分领域开始生根发芽。然而,遇到春节等大节日,就偏偏会遇到:越是需要代驾司机,app上越是找

  • 对不起,我吃素(觉性科学)

    春节免不了宴客访友,吃吃喝喝。很多吃素的人,内心也许会升起很多纠结,有时看到别人吃肉就烦;有时会要求别人也吃素;有时面对亲友的追问,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有时也担心自己的习惯给别人添麻烦。怎样才能让自己吃的欢喜,又能让他人不感到别扭呢?且听宇廷老师为我们支招。“吃素”的道理要清楚先从科学的角度谈谈吧。我们人体都是由细胞组成,细胞又是由原子组成,原子其实是由能量组成。人类是很多能量堆积组合出来的一个物质体,里面有个觉性,或者说有一个心在控制。动物也是一样,心和身体其实是有息息相关的能量层关系,这是科

  • 易经风水365 精彩讨论:厨房在正东会不好吗?为什么?

    之前发布过几个讨论交流的日记易经风水365精彩:弥勒佛坐在冰柜上的讨论-这就是天人合一易经风水365风水上2018犯太岁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何化解最好?昨天群内交流极其热烈哦光卦断了好几个,还有风水,户型图讨论……其中精彩绝伦哦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就摘两个小片段分享下吧,更多欢迎加入【易经风水365】交流群,群主还给安排了很大的福利哦注:所有称呼是选取昵称的首字母Y同学发了入上卦Y同学:刚刚一朋友问,孩子一直口臭,说了20俩数字,起了个卦,空了看看是啥原因,如何化解?A同学:胃不好吧?土一直生金,泄

  • 楚云飞:“给我5000兵力,我可以横扫敌人8000旅团!”

    相信《亮剑》这部电视剧大家都应该看过,比较真实。不像现在的抗日神剧,完全没法看。《亮剑》中楚云飞曾经说过5000晋绥军可以干翻日本的一个8000人旅团。有人会问,这是不是吹牛啊?首先,楚云飞在山西地区作战,那时候日本还没有8000人旅团这么大的规模。据了解,山西的日军都是多个军部混合成的旅团,主要有炮兵、工兵、通信兵、侦察兵等部门组成的旅团,规模约在6000人左右。当然,即使是《亮剑》这样经典的电视剧,也会含有一些夸张的说法。在抗战历史记载中,日本还没有一个旅团有被歼灭过的记载。当时日本的军事实

  • 着急结婚是为了爱情 还是因为压力?

    01看见不少看起来不想结婚的朋友踏入了婚姻,他们说对的时间很重要,在对的时间,对的人才会出现、才会结婚。看到新闻上当红的明星分手一波接一波,令人惊讶不已、难以相信这么相配的情人交往多年还会分手?有的女孩甚至说:到我们这个年纪的女生,很想知道未来怎么下去…我们常可以发现,30岁左右适婚年龄的女生想要有人生的规划、未来的方向,当男生的脚步不同调,在没有共识,或觉得未来没有稳定的可能的时候,女生自然会犹豫感情继续下去的可能。我想每个女生都能深刻理解这样的心情。很多时候,交往多年的情侣突然分手,交往没有

  • 大年初八幸福返程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麦果资讯

    春节期间发生了一种怪现象:平时狂晒自拍的“名媛贵妇们”,突然安静了,她们都去哪儿了?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小孩也是适应力超强呢,点赞!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回家过年秒变土肥圆但是回家的感觉真好啊!一个超长的春节假期就这么结束了,伴随着返程,大批“妈妈牌”土特产也跟着一起回城了~~~天下的老爸老妈好像有一种共同的信念:“我觉得你的背包还很空,你的箱子还能放得下”每次回家都有一种扫荡的感觉每次离家前,不用你张口,父母就像打仗一样拼命往后备箱装东西。有一种震惊,叫“打开后备箱”有一种爱,叫“你妈觉得你吃

  • 年长皇帝10岁的宫女,凭借什么绝活可以让皇帝册封皇后?

    大明天顺八年正月,明英宗朱祁镇病死,太子朱见深继位,是为明宪宗。随着朱见深继位,中国历史上一场最离奇的恋爱正式开始了。朱见深的童年生活可以用“水深火热”概括,他出生两年后发生了“土木堡之变”,作为朱祁镇登基的交换条件,被立为太子。那一年,万宫女十九岁,朱见深两岁。宫里的人都知道他被废是迟早的事,所以没有谁愿意去接近他。作为一个太子,他的存在感为零,因此朱见深十分孤独,而此时,只有他心中敬爱的万姑姑陪着他。日子就这样过了三年,朱见深的太子之位就被废了,从此流落皇宫之外,过的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这

  • 将木块雕刻成逼真的食物

    日本木雕师SeijiKawasaki可以用一小块木头雕刻出任何常见的食材,再施以精湛的染色技艺,其逼真程度完全以假乱真。其巧克力作品一半是原来的木头,一半是雕刻出的巧克力,仿佛巧克力从木头中长出来一般。小辣椒、小咸鱼无论是质感与形态都极其逼真,将其当做筷子托十分别致有趣。大虾肉质饱满,色泽红润……一块木头竟然让人看得直咽口水~

  • 清透的水彩花卉——新春逢谷日,喜见艳阳天

    正月初八,中国人都很喜欢八这个数字,因为八和发谐音,有发财的寓意。花卉绽放,锦上添花,喜气洋洋。祝贺开工大吉!!新春逢谷日,喜见艳阳天。积雪融甘水,熏风醒沃田。农夫犁杖抚,童子马缰牵。汗洒粮仓满,敲诗赋盛年。作品作者:鱼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