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3:28:56 来源:网络 []

小说:祸妃惹不起

第八章 强吻

饭吃到一半,两名熊腰虎背的壮汉来到我面前。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我可怜的小桌前一下显的很拥挤。

“这位姑娘,我们爷,请你上去坐坐。”

“为什么他自己不下来。”我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继续低头吃我的饭。

“放肆!”其中一名壮汉大怒,手握上了腰间的大刀,另外一人见状,赶忙拉住他,对我笑道,“这位姑娘,我们爷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交个朋友。姑娘请移驾二楼小坐,如何?”

“不好,本姑娘想睡觉了,不想交什么朋友,麻烦二位让个道。”我站起身,顺了顺衣袖,也不看他们,径自叫道“小二,结帐。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下那位大汉也有些挂不住脸了,气氛一下变的很僵。我也分毫不让。

没必要忍让什么,反正我就一个人,无牵无挂,我高兴怎样就怎样!

“啪、、啪、、啪、、”这时想起一阵掌声。

“姑娘真是好胆略”一道充满霸气与磁性的声音在那两个大汉身后响起。

那两个大汉闻言立即站到两边,低首让出一条道来,这让我看清了来着的容貌。

只一瞥,我觉得我的心都被震慑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气质啊,怎么会有人把那种浑然天成的霸气与与生俱来尊贵优雅融合的那么恰倒好处,他就像一头雄师,草原霸主,王者之风,蓄势待发;举手投足,尽显优雅,又有如正在伸展的猎豹。

这是一个男人,一个纯粹的男人。推荐huijindi.com

我估摸他约而立之年,剑眉凤眼,性感的薄唇,刚硬的下巴,五官深刻,乌黑的头发用纯金发冠束着,配着一袭墨黑袍子,领口,袖口,腰间,下摆绣满了金色绿色相间的云豹纹,金翠辉煌,碧彩闪灼。

这哪里是普通的刺绣,这分明是那天卖衣服的老板口中和我吹嘘的,所谓“雀金”的手法,据说是用孔雀的羽毛拈了金丝织成的,价值连城,一件难求、、、、、、

这样的男人不是我这种小女生能玩的起的,还不如敬而远之。

于是我很快恢复镇定,笑着说道“这位爷,小女子今天好生累了,真是抱歉。”

男人回了我一个迷人的微笑,对着他身边的两个大汉说道,“青龙,白虎,听到这位姑娘说了没有,她累了,还不赶紧送她回我房间休息”,他还刻意加重了“我”这个字,自大又无耻的男人。

我刚想反抗,只觉得身上一麻,浑身顿时瘫软无力,刚想开口,哑穴也被点祝

可怜我只得任人宰割,被带到二楼上房中,丢在床上。

然后那该死的什么青龙白虎,就退出去了。

不一会,那男人便推门进来,走到床边,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我纵是心中有些惊慌,却也不愿被他小瞧了去,也直勾勾的看着他。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良久、、、、、、

“扑哧”他笑了出来,伸身解了我的穴道。

我立刻的防备的坐起身来,说道,“这位爷似乎很喜欢强人所难。”

“等一下,就不是‘强人所难’了,我保证!”然后他用手捏住我的下巴,靠近他,我非常不喜欢这种姿势,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待宰的可怜的兔子。

他的眸光,在我脸上、身上来回扫射,就像一个优秀的猎手在巡视自己的猎物般,灼热的眼神让我非常不自在,有种赤裸裸被扒光的感觉,在他的注视下,我全身起了莫名的燥热,我不自觉的吞了吞了口水。

天知道,我的动作竟是无言的邀请,他有力的胳膊铁条样的箍住了我圆润而柔软的腰,滚烫的唇就那样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他反复肆虐着我的唇,一遍又一遍,直到它红肿不堪。

他一定是个调情高手,在我身上肆意撩拨着,我这样的纯情小女生怎么会是他的对手,我只觉得自己全身瘫软,颤抖不已,不能自持。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天,你竟没有穿肚兜、、、”他呢喃着,听上去气息不稳。

他的声音,让我顿时清醒了过来,如一盆冷水从头灌彻底,天,我在干什么,此时我的外衫早就被扔在了地上,发带也被解开,秀发飘散,内衫也凌乱不堪、、、、、、

他的衣衫也半敞开着,露出精壮的胸膛。

“放开我”我大吼,赶忙拉紧了自己的衣服。

“怎么啦?”他捧着我的脸,眼睛迷朦的看着我,眼底还有着浓浓的情欲,“乖,让我疼你、、、”他出声诱哄着。吻又落了下来。

我拼命的抵抗着,无奈只是被越搂越紧,难道,我就要这样失身了、、、

我不甘心,泪就这样淌了下来,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妖媚的脸庞,他的棕发,他的慵懒,心中一紧,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我一把推开了他。

他的眼中充满了怒气,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房间内的空气刹时冰冻、、、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司慕政来,管他呢,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汇金地

“我不是自愿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样是强抢民女,王法何在?”我一口气吼完,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就是王法,还没有人能逃的出我的手掌心,你也不会例外。”他嚣张的说道。“不过,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而且那一天,很快!”他粗糙的手指轻拭着我的泪水。

我别过脸。

“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我捡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

他出手制止了我,“不用穿了,你今晚就睡这里吧。”

“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用怀疑我的话,我所有的侍卫都看见你进了我的房间,如果我让你出去了,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他挑眉说道。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我气结,刚想反驳,他用一个手指点住了我的唇。摇了摇头说,“你没的选择,这是我的底线。”

我恨恨的咬牙,憋着气,你够狠!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目前我只有忍了。

我负气的和衣躺在了床的里侧,背过身,然后我听见他也躺上了床,吹熄了烛火,室内腾然暗了下来,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尽量克制着自己的睡意,大不了一夜不睡,我绝不能让这个可恶的男人有机可趁。我默默的数着羊,从一到一千、、、也不知数到了多少,总之,我睡着了、、、、、、

———————————————————————————————————————

第九章 耳光

这夜,我睡得很香甜,美梦依人,腻腻不去,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窗外有一缕晨光,柔和的洒落在床顶。

我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正窝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是那么的契合。然后,我想起是怎么回事了。那个该死的自大的男人。

此时他正恬静的睡着,沉睡中的他一点也没有昨晚的嚣张与霸气,像个天使般,长长的蜷曲的眼睫毛微微颤动,性感的唇似有无穷的魅力,引诱着我。

我忆起了昨晚的那个吻,不禁羞红了脸。

轻轻的移开了他搂着我小腰的大手,我小心翼翼的起身,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捡起发带,把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

这个霸道的男人还在睡着,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这样的男人肯定是妻儿成群了吧,我可不想去凑一脚,当个N房小妾,然后整天和一群八婆斗来斗去。

我打开门,很惊讶门外居然没有人站岗,这样也太顺利了吧,我之前还在想着要怎么糊弄青龙白虎呢。

我赶紧回房取了我的包裹,飞奔下楼,坐上我一早就订好的马车,逃之夭夭了。

、、、、、、

就在我走出房门后,我身后的男人便坐起身来。

想到我那贼兮兮的样子,他不禁轻笑出声,他早就醒了,故意装睡而已,还没有哪个女人,如此躲他,好象他是洪水猛兽般。哪个女人不是他招手即来,挥手即去。

“扣,扣,扣”敲门声轻轻的响起。

“进来”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白虎走了进来,禀道“皇上、、”

司慕赢不悦的瞥了他一眼,俊眉微挑。

白虎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改口“五爷,昨天的那位姑娘,已经坐马车往江州去了。”白虎擦拭了下颊边的冷汗,伴君如伴虎啊,皇上平时对他们要求甚严,处罚也颇重,他已经说错两次了,今日皇上心情甚好,不与他计较,他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打听到她的名字了吗?”司慕赢起身整理衣衫。出门在外他从不带宫女随侍,女人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不过,有的例外。昨晚的小野猫,他很上心。

“未曾,只知姓蓝。”白虎恭敬的答道,“要不,属下派人去追回她?”

“不必”司慕赢大手一挥,“我在她身上洒了‘千里迷踪散’,跑不了,我们还有要事要办,你去准备,一个时辰后出发去漕夕镇。”

白虎领命,立即退出房间。

司慕赢转身,凝视着床头,他拣起了一根长长的秀发,细细把玩摩挲着,轻轻的嗅着,一阵清香。

“姓蓝,蓝、、、朕的蓝妃、、、你跑不了,我现在有要事要办,过段时间陪你慢慢玩,小野猫、、、”他嘴角掠过一丝邪恶的笑容。

、、、、、、

也许司慕赢太自信了,马有失蹄,人有失策,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野猫找不着了,而且一失踪就是大半年,再相见时,却已是物事人非。

可怜的白虎留在江州寻找了很久,也没有完成任务,也不能怨他,谁会想到去儿子的府上找老子要的女人的呢、、、、、、

只能说命运弄人。

话说我乘坐着马车,一路颠簸,终于在午后到达了江州。

江州是个大城,城墙建的很高,城楼上插满了金色的绣有“龙朔”二字的锦旗,气势恢弘。城门口似乎很拥挤,老百姓们正挨个排队进城,门口的士兵逐一在检查,这我之前了解过,主要是排查有没有携带兵器或禁品,目前,天下尚未统一,各国探子无孔不入,所以每个城市的边防都格外小心。

我下了马车,准备排队进城,队伍好长啊,也不知要等多久,我都快饿死了。早上匆匆逃离落日镇,没吃早饭也没带干粮。

正想着,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军摸样的人来到我面前,他旁边的跟班在他耳边说道“王将军,就是她”。

“请问这位姑娘可是叫蓝梦雪?”那个叫做王将军的人问道。

我有些惊讶,啥时候我这么有名了,呵呵。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安王请姑娘去府上小叙,姑娘这边请。”说罢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疑惑的跟着他们从偏门进入城中,也好,至少不用排队了,有了昨天的教训,我不想反抗什么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随遇而安吧。

不过安王是谁?这时我的脑子里浮起昨晚那张霸道的脸,完了,会不会是他???

我有些退缩,但是已经晚了,因为我已经坐上了去王府的马车。

不一会便到了。安王府的管事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见我一到,便领了我进去。

安王府的门面,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大红漆门,雕花门楣,三个烫金大字“安王府”,门口两个大石狮子。电视上见多了,不足为奇。

进到里面,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座花园。

花园里绿树成荫,古藤青苔满树干,树荫下是石砌的小路,树梢上开满了白色、红色、蓝色、黄色的繁花,花中蜜蜂飞舞。一个极宽的金鱼池镶嵌其中,石亭拥立在假山石之上,池子旁边,都是朱红栏杆,夹着一走廊。走廊尽处,一个拱型月洞,四扇金漆门。

穿过那门,里面豁然开朗起来,真是峰回路转,别有洞天。

第一进有三间楼宇,分别是荣熙堂,东雅厅和西雅厅。楼宇林立在流水,繁花,绿树中间。

真可谓是“桃红李白芬芳,柳绿青萝摇曳。金桥流绿水,海棠醉清风。磨砖砌就墙,白石铺成径。亭檐飞紫燕,池阁听鸣蛙。”

好一派春景!!!

管事的将我领进了西雅厅。厅外有四名护卫守侯,厅内两名丫鬟低首站立。

安王此时已端坐在堂中首位,一名老太监随侍在侧,

那容貌,那身段,竟然是他!!!!

我不由的松了口气,高兴的冲他喊到“司慕政,原来是你。”

“放肆”一声尖吼刺穿我的耳膜,“大胆草民,竟敢直呼王爷名讳!”老太监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来人!”老太监朝我身后的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掌嘴!”

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就被一个丫鬟按在地上,另一个丫鬟“啪、啪”就扇了我两耳光,打得我顿时眼冒金星。嘴角一阵咸湿,竟是血。

我莫名所以的抬头看向司慕政,只见他毫无反应,好似看戏一般、、、、、、

我愕然、、、、、、、

——————————————————————————————————————

祸妃惹不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祸妃惹不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陈谋|他笔下的人物画如此典雅诗意(75幅)

    陈谋作品欣赏

  • 春蒿

    春蒿是春天的白蒿,它是一种野菜,在我的乡下老家称之为春蒿。春蒿生长在原野里,叶如细丝,似初生的松针,色微青白,其气息稍似艾香。初春时节,春蒿的嫩苗初长,是这个时节尝鲜食春的美味,此时大多野菜还没有出现,所以吃春蒿是最佳时机。记得母亲常说:“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拔下当柴烧。”茵陈其实是春蒿的另一个名字。春蒿长得快,吃的时候是要朝夕必争的,春蒿吃的时日很短,吃的方法也极其简单。吃春蒿其实就是吃春,把美好的春意在唇齿间品尝,唇齿之间是美妙的清香,这清香是芝麻香油伴着鲜嫩野菜的清香,不过,这清香中也有淡

  • 能工巧匠张红安受邀参加葫芦小镇首届葫芦精品展

    能工巧匠,红安姓张,党员身份放彩光,七零出生,九零上岗,煤矿工作度时光,业余爱好,葫芦绘烫,作品内容罗万象,花开富贵,国色天香,松龄鹤寿延年长,天赐良缘,戏水鸳鸯,永结同心拜花堂,招财进宝,封侯马上,前程似锦风帆扬,连年有余,五牛御赏,百财聚来数钱忙,天下为公,欢喜和尚,赏壶得趣品茗香。2018.2.5题记本期作者:张红安,男,现年48岁,大专,中共党员,河南禹州人,1970年10月出生,1990年1月参加工作,现在郑煤集团杨河煤业机电一队工作。

  • 写作素材:定局概说

    奇门遁甲是易学中衍生出来的一个影响较大的占测门类。它大约产生于汉魏以后。奇门遁甲以后天八卦,洛书,二十四节气时,空。数相配以构成基本格局和构架。这个格局和构架是多维的。占测时把具体时日置于这个格局之中,判断以某一点为中心,宇宙中具体时间具体方位万物的流变规律并构成的吉凶环境,从而给人们提供抉择行为的动向和时间的依据。这个占测门类为什么叫“奇门遁甲”?“奇门遁甲”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概组成。“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遁”

  • 写作素材:关于周石松天体运行八卦图与中华龙文化交流

    我于1995年撰写论文《八卦图是人类发展史上最早的天文地图》。文中有关章节中,用天文、地理、气象、历法和万物类象的内容与现代地图中的内容进行对比,说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第一张地图的诞生,证明现代地图中的内容都离不开八卦中的内容,同时说明了中国古代天文学在五千年以前就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在人类发展史上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但由于多种原因,本人论文一直没有公开发表。1998年,我获得《天体运行八卦图》和《人体运行八卦图》两图的专利,同时使我对八卦与龙的宇宙观的产生和演化过程以及中国龙伴随“易”学而走向世界的内

  • 音乐才女袁洁琼和逍遥派画家袁竹一唱一绘《梨花泪》

    兄妹联袂珠联璧合音乐才女袁洁琼和逍遥派画家袁竹一唱一绘《梨花泪》青年歌唱家、作曲家、钢琴家、诗人袁洁琼近日,人称“音乐才女”的粤籍青年歌唱家、作曲家、钢琴家、诗人袁洁琼发布2018年原创新歌,柔美发声《梨花泪》,唱响大江南北,川籍逍遥派画家根据其词意创作的同名国画作品一面世也引人注目,真可谓袁氏兄妹联袂,一唱一绘《梨花泪》,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成为新时代文化艺术圈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川籍逍遥派画家根据粤籍青年歌唱家、作曲家、钢琴家、诗人袁洁琼发布2018年原创新歌《梨花泪》词意创作的同名国画作品

  • 历史的温度,其实与我们很相近

    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可知“中国”二字的来源?悠悠五千年的历史,你可知真正统一的时间只有81年?文化灿烂的历代古都,你可知其轨迹为何总是“由西而东”、“由北而南”?二十四朝的风云变幻,你可知其疆域又是如何变化?变化中又蕴含着怎样的原理?扪心自问,我们真的了解我们的历史吗?我们真的懂得我们的文化吗?在这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急需将前路看得更清楚,就需要我们对过去回顾的更深刻,正如葛剑雄老师所说:“了解过去,才能认识现在,才有可能预测未来。”那么今天我就带大家来看一下有哪些杂志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们了解过去历

  • 为何日本人如此眷恋西服?

    来到日本或关注日本影视的人,会发现穿西服的日本人极其多。一般日本工薪阶层中的男性每天都必须穿西服,管理职不用说,连出租司机上下班都是西服领带外加白手套。那么为何日本人如此眷恋西服呢?来到日本,最大的惊讶就是无论走到哪里基本都黑压压的一片,因为在日本工作,大家都得穿西装。据日本新华侨报网在2014年的报道,在一个关于世界各国人民热衷穿着西装程度的排行榜中,日本被列入前五名。确实,在日本不仅仅是上班族穿正装,就连一些学校的校服也近似于正装。而平时在日本的街道、地铁更是随处可见穿着西装的人们。而且在日

  • 【街拍铜陵】春来

    春来甄杰

  • 进门玄关挂画风水禁忌,招财引运的关键所在!

    玄关作为进入居室的必经之地,作为连接着客厅与门口纽带的重要关键所在,所以我们在装修玄关的时候万万马虎不得。在风水学上玄关是可以起到调解室内室外的气流作用,甚至能起到兴旺家庭气运的作用!在风水学上一般建议客厅的玄关要设计成实心的,这样的作用是为了防止室内旺气的外泄,玄关的上部建议是以通透为主的,这样的话玄关的材料可以考虑选择通透的磨砂玻璃和博古架!玄关是进房的必经之地,假若没有足够的光源的话就会使得玄关看起来很阴暗,使得入室的第一感觉就是压抑!假若没有自然光源可以采集,业主不妨考虑下在玄关内适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