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3:28:56 来源:网络 []

小说:祸妃惹不起

第八章 强吻

饭吃到一半,两名熊腰虎背的壮汉来到我面前。小说祸妃惹不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我可怜的小桌前一下显的很拥挤。

“这位姑娘,我们爷,请你上去坐坐。”

“为什么他自己不下来。”我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继续低头吃我的饭。

“放肆!”其中一名壮汉大怒,手握上了腰间的大刀,另外一人见状,赶忙拉住他,对我笑道,“这位姑娘,我们爷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交个朋友。姑娘请移驾二楼小坐,如何?”

“不好,本姑娘想睡觉了,不想交什么朋友,麻烦二位让个道。”我站起身,顺了顺衣袖,也不看他们,径自叫道“小二,结帐。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这下那位大汉也有些挂不住脸了,气氛一下变的很僵。我也分毫不让。

没必要忍让什么,反正我就一个人,无牵无挂,我高兴怎样就怎样!

“啪、、啪、、啪、、”这时想起一阵掌声。

“姑娘真是好胆略”一道充满霸气与磁性的声音在那两个大汉身后响起。

那两个大汉闻言立即站到两边,低首让出一条道来,这让我看清了来着的容貌。

只一瞥,我觉得我的心都被震慑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气质啊,怎么会有人把那种浑然天成的霸气与与生俱来尊贵优雅融合的那么恰倒好处,他就像一头雄师,草原霸主,王者之风,蓄势待发;举手投足,尽显优雅,又有如正在伸展的猎豹。

这是一个男人,一个纯粹的男人。推荐huijindi.com

我估摸他约而立之年,剑眉凤眼,性感的薄唇,刚硬的下巴,五官深刻,乌黑的头发用纯金发冠束着,配着一袭墨黑袍子,领口,袖口,腰间,下摆绣满了金色绿色相间的云豹纹,金翠辉煌,碧彩闪灼。

这哪里是普通的刺绣,这分明是那天卖衣服的老板口中和我吹嘘的,所谓“雀金”的手法,据说是用孔雀的羽毛拈了金丝织成的,价值连城,一件难求、、、、、、

这样的男人不是我这种小女生能玩的起的,还不如敬而远之。

于是我很快恢复镇定,笑着说道“这位爷,小女子今天好生累了,真是抱歉。”

男人回了我一个迷人的微笑,对着他身边的两个大汉说道,“青龙,白虎,听到这位姑娘说了没有,她累了,还不赶紧送她回我房间休息”,他还刻意加重了“我”这个字,自大又无耻的男人。

我刚想反抗,只觉得身上一麻,浑身顿时瘫软无力,刚想开口,哑穴也被点祝

可怜我只得任人宰割,被带到二楼上房中,丢在床上。

然后那该死的什么青龙白虎,就退出去了。

不一会,那男人便推门进来,走到床边,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我纵是心中有些惊慌,却也不愿被他小瞧了去,也直勾勾的看着他。阅读huijindi.com

良久、、、、、、

“扑哧”他笑了出来,伸身解了我的穴道。

我立刻的防备的坐起身来,说道,“这位爷似乎很喜欢强人所难。”

“等一下,就不是‘强人所难’了,我保证!”然后他用手捏住我的下巴,靠近他,我非常不喜欢这种姿势,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待宰的可怜的兔子。

他的眸光,在我脸上、身上来回扫射,就像一个优秀的猎手在巡视自己的猎物般,灼热的眼神让我非常不自在,有种赤裸裸被扒光的感觉,在他的注视下,我全身起了莫名的燥热,我不自觉的吞了吞了口水。

天知道,我的动作竟是无言的邀请,他有力的胳膊铁条样的箍住了我圆润而柔软的腰,滚烫的唇就那样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他反复肆虐着我的唇,一遍又一遍,直到它红肿不堪。

他一定是个调情高手,在我身上肆意撩拨着,我这样的纯情小女生怎么会是他的对手,我只觉得自己全身瘫软,颤抖不已,不能自持。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天,你竟没有穿肚兜、、、”他呢喃着,听上去气息不稳。

他的声音,让我顿时清醒了过来,如一盆冷水从头灌彻底,天,我在干什么,此时我的外衫早就被扔在了地上,发带也被解开,秀发飘散,内衫也凌乱不堪、、、、、、

他的衣衫也半敞开着,露出精壮的胸膛。

“放开我”我大吼,赶忙拉紧了自己的衣服。

“怎么啦?”他捧着我的脸,眼睛迷朦的看着我,眼底还有着浓浓的情欲,“乖,让我疼你、、、”他出声诱哄着。吻又落了下来。

我拼命的抵抗着,无奈只是被越搂越紧,难道,我就要这样失身了、、、

我不甘心,泪就这样淌了下来,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妖媚的脸庞,他的棕发,他的慵懒,心中一紧,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我一把推开了他。

他的眼中充满了怒气,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房间内的空气刹时冰冻、、、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司慕政来,管他呢,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来自huijindi.com

“我不是自愿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样是强抢民女,王法何在?”我一口气吼完,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就是王法,还没有人能逃的出我的手掌心,你也不会例外。”他嚣张的说道。“不过,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而且那一天,很快!”他粗糙的手指轻拭着我的泪水。

我别过脸。

“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我捡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

他出手制止了我,“不用穿了,你今晚就睡这里吧。”

“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用怀疑我的话,我所有的侍卫都看见你进了我的房间,如果我让你出去了,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他挑眉说道。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我气结,刚想反驳,他用一个手指点住了我的唇。摇了摇头说,“你没的选择,这是我的底线。”

我恨恨的咬牙,憋着气,你够狠!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目前我只有忍了。

我负气的和衣躺在了床的里侧,背过身,然后我听见他也躺上了床,吹熄了烛火,室内腾然暗了下来,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尽量克制着自己的睡意,大不了一夜不睡,我绝不能让这个可恶的男人有机可趁。我默默的数着羊,从一到一千、、、也不知数到了多少,总之,我睡着了、、、、、、

———————————————————————————————————————

第九章 耳光

这夜,我睡得很香甜,美梦依人,腻腻不去,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窗外有一缕晨光,柔和的洒落在床顶。

我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正窝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是那么的契合。然后,我想起是怎么回事了。那个该死的自大的男人。

此时他正恬静的睡着,沉睡中的他一点也没有昨晚的嚣张与霸气,像个天使般,长长的蜷曲的眼睫毛微微颤动,性感的唇似有无穷的魅力,引诱着我。

我忆起了昨晚的那个吻,不禁羞红了脸。

轻轻的移开了他搂着我小腰的大手,我小心翼翼的起身,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捡起发带,把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

这个霸道的男人还在睡着,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这样的男人肯定是妻儿成群了吧,我可不想去凑一脚,当个N房小妾,然后整天和一群八婆斗来斗去。

我打开门,很惊讶门外居然没有人站岗,这样也太顺利了吧,我之前还在想着要怎么糊弄青龙白虎呢。

我赶紧回房取了我的包裹,飞奔下楼,坐上我一早就订好的马车,逃之夭夭了。

、、、、、、

就在我走出房门后,我身后的男人便坐起身来。

想到我那贼兮兮的样子,他不禁轻笑出声,他早就醒了,故意装睡而已,还没有哪个女人,如此躲他,好象他是洪水猛兽般。哪个女人不是他招手即来,挥手即去。

“扣,扣,扣”敲门声轻轻的响起。

“进来”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白虎走了进来,禀道“皇上、、”

司慕赢不悦的瞥了他一眼,俊眉微挑。

白虎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改口“五爷,昨天的那位姑娘,已经坐马车往江州去了。”白虎擦拭了下颊边的冷汗,伴君如伴虎啊,皇上平时对他们要求甚严,处罚也颇重,他已经说错两次了,今日皇上心情甚好,不与他计较,他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打听到她的名字了吗?”司慕赢起身整理衣衫。出门在外他从不带宫女随侍,女人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不过,有的例外。昨晚的小野猫,他很上心。

“未曾,只知姓蓝。”白虎恭敬的答道,“要不,属下派人去追回她?”

“不必”司慕赢大手一挥,“我在她身上洒了‘千里迷踪散’,跑不了,我们还有要事要办,你去准备,一个时辰后出发去漕夕镇。”

白虎领命,立即退出房间。

司慕赢转身,凝视着床头,他拣起了一根长长的秀发,细细把玩摩挲着,轻轻的嗅着,一阵清香。

“姓蓝,蓝、、、朕的蓝妃、、、你跑不了,我现在有要事要办,过段时间陪你慢慢玩,小野猫、、、”他嘴角掠过一丝邪恶的笑容。

、、、、、、

也许司慕赢太自信了,马有失蹄,人有失策,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野猫找不着了,而且一失踪就是大半年,再相见时,却已是物事人非。

可怜的白虎留在江州寻找了很久,也没有完成任务,也不能怨他,谁会想到去儿子的府上找老子要的女人的呢、、、、、、

只能说命运弄人。

话说我乘坐着马车,一路颠簸,终于在午后到达了江州。

江州是个大城,城墙建的很高,城楼上插满了金色的绣有“龙朔”二字的锦旗,气势恢弘。城门口似乎很拥挤,老百姓们正挨个排队进城,门口的士兵逐一在检查,这我之前了解过,主要是排查有没有携带兵器或禁品,目前,天下尚未统一,各国探子无孔不入,所以每个城市的边防都格外小心。

我下了马车,准备排队进城,队伍好长啊,也不知要等多久,我都快饿死了。早上匆匆逃离落日镇,没吃早饭也没带干粮。

正想着,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军摸样的人来到我面前,他旁边的跟班在他耳边说道“王将军,就是她”。

“请问这位姑娘可是叫蓝梦雪?”那个叫做王将军的人问道。

我有些惊讶,啥时候我这么有名了,呵呵。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安王请姑娘去府上小叙,姑娘这边请。”说罢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疑惑的跟着他们从偏门进入城中,也好,至少不用排队了,有了昨天的教训,我不想反抗什么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随遇而安吧。

不过安王是谁?这时我的脑子里浮起昨晚那张霸道的脸,完了,会不会是他???

我有些退缩,但是已经晚了,因为我已经坐上了去王府的马车。

不一会便到了。安王府的管事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见我一到,便领了我进去。

安王府的门面,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大红漆门,雕花门楣,三个烫金大字“安王府”,门口两个大石狮子。电视上见多了,不足为奇。

进到里面,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座花园。

花园里绿树成荫,古藤青苔满树干,树荫下是石砌的小路,树梢上开满了白色、红色、蓝色、黄色的繁花,花中蜜蜂飞舞。一个极宽的金鱼池镶嵌其中,石亭拥立在假山石之上,池子旁边,都是朱红栏杆,夹着一走廊。走廊尽处,一个拱型月洞,四扇金漆门。

穿过那门,里面豁然开朗起来,真是峰回路转,别有洞天。

第一进有三间楼宇,分别是荣熙堂,东雅厅和西雅厅。楼宇林立在流水,繁花,绿树中间。

真可谓是“桃红李白芬芳,柳绿青萝摇曳。金桥流绿水,海棠醉清风。磨砖砌就墙,白石铺成径。亭檐飞紫燕,池阁听鸣蛙。”

好一派春景!!!

管事的将我领进了西雅厅。厅外有四名护卫守侯,厅内两名丫鬟低首站立。

安王此时已端坐在堂中首位,一名老太监随侍在侧,

那容貌,那身段,竟然是他!!!!

我不由的松了口气,高兴的冲他喊到“司慕政,原来是你。”

“放肆”一声尖吼刺穿我的耳膜,“大胆草民,竟敢直呼王爷名讳!”老太监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来人!”老太监朝我身后的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掌嘴!”

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就被一个丫鬟按在地上,另一个丫鬟“啪、啪”就扇了我两耳光,打得我顿时眼冒金星。嘴角一阵咸湿,竟是血。

我莫名所以的抬头看向司慕政,只见他毫无反应,好似看戏一般、、、、、、

我愕然、、、、、、、

——————————————————————————————————————

祸妃惹不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祸妃惹不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毒妃要出墙在线阅读

    原标题:毒妃要出墙在线阅读小说:毒妃要出墙目录预览:第一章网文写手戚如画第二章坑爹的被掐死了第一章网文写手戚如画戚如画是一个网络写手,在网文界小有成就,尤其写的一手人人羡慕嫉妒的纯古言文。她笔下的女主或清纯,或温婉,与男主情比金坚,至情至深,让读者爱不释手。当然,每一对儿痴男怨女背后都会有一个或者多个恶毒的女配破坏男女主在一起。这样狗血的场景,戚如画也会写,并且乐此不疲!这日,她的又一部呕心力作《独宠倾城侧妃》终于顺利完稿。这部历时四个月之久,足足一百万字的纯古言小说,可谓是耗尽了戚如画所有心血

  • 一丝悠然还如梦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丝悠然还如梦在线阅读小说名:一丝悠然还如梦目录预览:第001章真丑第002章吃了就跑第001章真丑希尔顿顶级酒店的露天阳台,傅清欢倚靠着栏杆,麻木的将酒灌入喉咙里,火辣的感觉顺着食道一路而下,灼烧了五脏六腑。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泪痕,脑海里忍不住回想起一周前的事情。那天原本是她和未婚夫陆厉琛结婚的日子,可在结婚典礼上,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傅馨雅闯入现场,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拿出一些不堪的照片,污蔑她曾经找高利贷裸贷过,不配做陆太太。陆厉琛没听她解释,就直接判了她的死刑。越想越气,渣男贱女不让

  • 他来自岁月深处在线阅读

    原标题:他来自岁月深处在线阅读小说名:他来自岁月深处目录预览:1、出狱2、裴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1、出狱北城郊区,某女子监狱。随着监狱那扇沉重的铁门被“哐当”一下打开,有少许雪花飘了进来,散在裴念的身上。“出去之后,好好做人。”女狱警看了一下面前这样美丽如玉,肤白胜雪的容颜,摇头叹息,“一直往前走,别回头。”裴念点了点头,出了大门。这里有一种说法,就是出狱的人,不能回头看,不走回头路。外面的雪已经积的很厚了,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她记得,她入狱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冬天,那天,她坐在警车上,一直望

  • 祸国医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祸国医妃在线阅读书名:祸国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怨恨,眼瞎心盲第2章重生,身陷青楼第1章怨恨,眼瞎心盲碧云苑内,凤夙歪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拿公公手中刺目的白绫,连带着一阵咳嗽声,喘息问道:“这,这是……皇上的意思?””拿奴掂了掂手中明黄的圣旨,道了声娘娘节哀,这才展开绢帛清着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凤氏为后,不思国事,善妒成性,屡次毒杀皇子,惑乱后宫,特赐死。”几句话,凤夙忍不住大笑出声,只是到底是缠绵病榻半年,一时间又是咳嗽不止。好半晌,凤夙方才止住咳嗽。凤夙倚在床沿上的身子抖了

  • 一只僵尸出墓来:逆天驱鬼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只僵尸出墓来:逆天驱鬼妃在线阅读小说:一只僵尸出墓来:逆天驱鬼妃目录预览:第1章三界唾弃的人魔第2章业火焚烧第1章三界唾弃的人魔一名颜如鬼魅的黑发少女被缚在巨大的石头上,粗大的铁链在她的强行绞绊下,发出激烈的碰撞的声音。“为何如此对待我。”少女仰头呼啸,翻飞的衣裳如在烈火中焚烧。一群又一群张牙舞爪的魉魅恶鬼在奋不顾身试图阻挡黑发男人前进的脚步时被狠狠撕碎,空断弥漫着缕缕黑烟,都被黑发男人张开双手驱散,像是踏着浓浓的血雾而来。四周一片黑暗,根本看不清楚男人的表情,那如恶魔般的紫瞳却让人有

  • 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和女神的Sola第2章为了尊严而战第1章和女神的Sola召唤师峡谷内比赛已经打到了27分钟,此刻已经浪成一匹马的我,犹如了吃了一盒炫迈是的根本停不下来。因为我的游戏ID叫风中追风屏幕上不断刷出队友们的求救信号!“打野爸爸!能不能来参团了氨“对啊!在浪下去就要浪输了!快来吧!一波了!”我看了看自己已经20层杀人剑.和20-1-8的战绩,霸天异形,卡兹克潇洒的在键盘上回复道!“OK!”接下来的团战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场单方面

  • 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目录预览:第1章没用的废物第2章废物十四年第1章没用的废物轩辕坟冢是北荒大陆最为神秘莫测的地方,在雕刻着千万年不曾褪色的“轩辕”字样的入口,一名长胡子垂地的白发老人恭敬的半躬着腰,态度十足虔诚的挥舞着手中的魔剑,口中念念有词。而在白发老人的身后,一名不因岁月略减英俊的中年男子面沉似水,目光如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却给人一种莫大的危险,仿佛面对的不是人,而是一头蛰伏的睡狮一般,多看两眼都会有杀身之祸。“来人!将那个没用的废物送进去

  • 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在线阅读

    原标题: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目录预览:第01章我想你第02章谁的长发?第01章我想你黑色的蒙迪欧缓缓停在了万源绿洲的地下车库里。看着已经在副驾驶位上睡着了的韩远,阿蓝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还说从来没醉过,这么快就醉了吧!”他那么魁梧那么结实,她压根儿背不动他,看来只有把他弄醒了。“韩大哥,到家了!”阿蓝推了推韩远。韩远打着轻微的鼾声,身体动了动,依旧闭着眼睛,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深夜的地下车库里安静得让人可怕,任何一点儿声音都会被放大,听得人毛骨悚然。阿蓝

  • 前妻来袭在线阅读

    原标题:前妻来袭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前妻来袭目录预览:001大意,惨遭陷害002阴谋,离婚谈判001大意,惨遭陷害“老公,几点了?”顾茗夏翻个身,想在身边温暖的怀抱中找个更为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一会。“六点钟了。”“才六点钟啊,还能再睡一小时。”抱紧身边人,顾茗夏梦呓般地嘀咕了一句,可没过两分钟,她又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猛地坐了起来。“嗨,美女,早上好。”一个长相近乎妖媚的男子,朝她眨眨眼睛。白皙的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昨夜睡的还好吗?”伸手在顾茗夏完美漂亮的脸蛋上摸了下,收回手的时候还顺便在嘴边亲了

  • 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1章睡错房间第2章突然大婚第1章睡错房间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吹拂在她的耳朵边。手指也攀附上她纤细的腰肢,拉入自己的怀里。腿顶上她的身体,禁锢住她。这异样陌生的感觉,伴随着细细碎碎的痒麻,让她的身体都跟着酥软了。“啊!”等那只手从上到下,就要越过三八线的时候,熟睡中的柳芽儿发出惨叫声。她被陌生感惊吓的浑身一哆嗦,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她身旁。看着眼前酣睡中,手脚不老实的男人。她真的要吓傻了,昏昏噩噩地瞪着